[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11.更新第三章 青梅的单相思)

nerv極:Re: [新人初投稿]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1.27.更新)
登場角色
倉島朋也,男主人公,高中二年級學生,喜歡妹妹,家務和學習都很擅長。被妹妹發現用她的絲襪自慰結果變成了妹妹的性奴隸。
倉島瑠衣,主人公的妹妹,國中二年級學生。發現哥哥用自己絲襪自慰後開始調教哥哥做自己的性奴隸。
南澤陽菜,主人公鄰家的青梅竹馬,和主人公在一所高中的不同班級,是生物部的部員。
木原春樹,主人公的同班同學,有風流的傳聞,和南澤陽菜同為生物部的部員,在追求南澤陽菜。

第貳章 夢幻不只昨日

清晨的陽光將我喚醒,我微微睜開眼,享受著鼻間的淡淡香味。
清新中帶著甜味的芬芳,本能告訴我這是妹妹的體香。
我這時才想起昨晚自己和妹妹睡在一起,而此時此刻我的身邊發出平穩的呼吸聲的,摟抱著我的就是我的妹妹瑠衣。

我悄悄起床開始做飯。
每天早上我要準備我和妹妹的午餐便當還有的早餐,習慣了早起的我今天起得比平時要遲一些。
為了不耽誤吃早飯和上學,我就這樣全裸著抓緊時間準備食物。

七點的鬧鐘準時叫醒了妹妹。她揉著眼睛從房間裡走出來。
「以後要記得來叫我起床喔,哥哥。」
「好的好的。」
我應和著用麵包機加熱麵包,同時用平底鍋煎雞蛋。
「要好好地和主人打招呼,用早安吻來迎接主人起床,明白嗎!」
妹妹跑到我身後,在我的腰間撓癢。
「啊,別鬧,我知道了啦,知道了,別撓啦,雞蛋要煎壞了。」
我馬上求饒起來,和妹妹貼著嘴唇輕輕吻了一下。
「什麼嘛,奴隸居然敢親主人的嘴,你要打招呼的吻是這裡吧!」
她指著自己的股間,我不得不趴下來在她幼嫩光滑的陰部吻了一口,妹妹才放過我,嘻嘻笑著跑去洗漱。

繼續全裸著和妹妹一起吃飯,妹妹一邊用腳玩弄著我的雞雞一邊美美地享用早餐。
而我只能苦苦忍耐著,心不在焉地三兩口吃完早餐等著她。
飯後終於被允許穿上衣服,我和妹妹一起出門去上學。
妹妹和她的好友千歲梨乃一同走別的路去上學了,我則和鄰居南澤陽菜同行。
南澤陽菜是我的青梅竹馬,如今也和我在同一所高中就讀。
雖然我們並不在一個班級,不過她是我在學校唯一的朋友。
陽菜和平時一樣與我談話,但我總是想著昨晚和妹妹做的事走神。
昨晚的經歷對我來說彷彿夢幻一般,我深深地迷戀著她肉體的味道,沈溺於她嬌軀的觸感,陶醉在她蜜汁的甘甜中。
一想到也許從今以後我都可以時常以性奴隸的身分和她親密接觸我就激動不已。

「朋也君,你有在聽嗎?」
陽菜拍了拍我的肩膀。
「啊,哦,對不起,剛才說到哪了?」
我回過神來,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
「你沒事嗎?感覺你今天表情很奇怪。」
「有嗎?我沒事啦,不用在意。說起來,你今天也要參加社團活動吧。」
我好像在掩飾自己變態的想法一般趕緊岔開話題。
「是喔,話說你從來不關心我社團的事吧。果然朋也君今天很奇怪啊。」
「都說了沒這回事啦。」
「你有事瞞著我對吧。」
陽菜敏銳地揭穿了我拙劣的演技。
「誒,這個...」
「算了,你不想說我也不是非得問明白,不過拜託你在別人說話的時候要好好聽啊。」
「好啦好啦,對不起,我會好好聽的。」

和陽菜閒聊著來到學校,我們各自去往自己的班級。
上午的課間,同班的自來熟木原春樹過來和我打招呼。
說實話我和木原並沒有什麼往來,也算不上朋友。
不過木原似乎是個輕浮的男人,我記得他上國中的時候有和女生做過,結果到了高中就把人給甩了。
他和我扯了幾句沒營養的話,然後開始問起陽菜的事。
這傢伙似乎看到我早上經常和陽菜結伴來學校,以為我和陽菜在交往的樣子。
我如實告訴他我們只是鄰居,交往當然也沒有這個意思,目前的關係只是朋友。

「啊,原來是這樣。其實我想追求南澤同學,倉島你覺得可以嗎?」
果然這傢伙也是想對陽菜下手啊,我很明白。
從國中的時候開始,就時不時有人騷擾我這種獨來獨往的家裡蹲,到最後都會發現是想通過我接近陽菜。
要說原因,陽菜確實是難得一見的美女。
恰到好處的身高,前凸後翹的身材,美麗溫柔的面龐,性格也是矜持穩重,就好像是小說裡描繪的大和撫子一般。
不過國中的時候陽菜可是出了名的難追,班裏純情的男生不知道有多少被她無情拒絕了。
作為青梅竹馬的我很清楚,至今陽菜還沒有被任何一個男生攻陷過。
對於木原春樹,我覺得他也會和那些碰壁的男生一樣在陽菜面前恥辱地被拒絕吧。
所以我毫不在意地回答他。
「沒有關係喔,你想追求她是你的自由吧,我只是她的朋友而已,不會妨礙你的。」
「既然如此那我有一件事想拜託你,我想知道南澤同學喜歡的餐廳,你可以幫我打聽嗎。」
我確實是被人這樣拜託就無法拒絕的類型。
「喔,這個我倒是已經知道了,告訴你也行。南澤她喜歡的餐廳是瓦古納利亞和拉彼特豪斯。」
前者是一家家庭餐館,後者則是咖啡館。
瓦古納利亞是南澤家經常去的家庭聚會地點,她也經常和朋友一起在那裡聚餐。
我也和妹妹還有陽菜在那裡吃過飯,各種菜品都很不錯,陽菜尤其喜歡這裡的芭菲,妹妹則最愛蛋包飯。
至於拉彼特豪斯,我記得是我國中畢業考試結束以後她邀請我去的,她說很喜歡這家的混合咖啡,老闆是個很囉嗦的老爺爺。
上課鈴響起後木原表示有空再一起聊聊,我則暗想這傢伙被拒絕以後怕是不會再和我有來往了吧。

午間陽菜來到我們班級邀請我一起午餐。
「我想嚐嚐朋也君做的便當,作為交換,把我的便當給你吃。」
「可以啊。」
於是我們交換了午餐便當。
我做的是妹妹喜歡吃的漢堡肉、煎得金黃的蔬菜春捲、炒菠菜再配上黃色小米和乳白色大米混合的米飯。
陽菜的便當則十分可愛,好像是家庭餐館的兒童套餐。
切成一公分厚的碼得整齊的炸豬排,上面是濃郁的蛋黃醬。
胡蘿蔔和土豆的咖哩澆在鋪著蛋皮的米飯邊上。
雞蛋皮上用番茄醬畫著可愛的笑臉,用筷子划開雞蛋下面是橙紅色的肉丁炒飯,看起來像是在某種咖啡廳有女僕給你念「變好吃吧」的簡易版的蛋包飯。

「今天的便當是我自己做的喔。」
陽菜滿懷期待地看著我。
「平時都是母親幫我做好便當,這次我自己試著做了一下,你幫我嚐嚐好不好吃。」
我咬了一口炸豬排,酥脆的外皮下包裹著濃郁的肉汁,是十分正統的炸豬排。
蛋黃醬則增添了一種特別的鮮美,以我的口味來說十分美味。
「嗯,這個很好吃喔。」
我稱讚道,又吃了一口蛋包飯。
「這個也不錯,陽菜你的手藝很棒嘛,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做便當。」
「是,是嗎,你喜歡吃就好。」

享受完午餐以後,陽菜似乎也對我放心了,我們開始閒聊。
我提了一下木原,陽菜說他是個不錯的人。
木原和陽菜都在生物部,這個社團的人很少,貌似只有四個人會來參加部活。
「木原同學是個很認真的人呢,他對人體很了解,知道很多生理知識。」
誒,那不就是個色狼嗎。
我暗自吐槽。
「生物部到底是幹嘛的嘛。」
「嗯,就是大家一起研究生物學的知識,一起學習的社團啊。」
啊,讓人有了很不好的聯想啊。
剛才才說到讓人覺得曖昧的生理知識,之後還說一起研究生理知識,我很快就聯想到一本正經的優等生們互相觀察彼此的生殖器的樣子。
「不說木原了,你們其他人平時都是做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我擅自在心裡把木原定義成在生物部每天研究下流的男女生殖知識的悶騷色狼。
「嗯...原田部長,很安靜,每天觀察植物,仔細做下紀錄。」
原田,我記得是個小個子男生,姑且是三年級的前輩,不過完全沒有威嚴。
「木下同學會給部長幫忙做分類,我覺得他們倆好像有點曖昧。」
木下我有印象,她是個個子很高的一年級女生,第一次見到時我以為她絕對是女子排球部的。
「他們倆?話說身高...」
「啊,是喔,木下比原田還要高一個頭呢,很好奇他們關係為什麼會這麼好呢。」
我腦補運動係的高個子女生和文藝係的矮小男生牽手,啊,果然那個部長是個m吧,絕對是。
我又擅自給生物部的部長下了失禮的定義。
「生物部都是些怪人呢。」
我發自內心地說道。
「你在說什麼啊。」
同樣身為生物部一員的陽菜氣鼓鼓地瞪著我。
「啊,我不是說你,我是覺得其他三個人...」
「真沒禮貌耶,他們三個也都是很好的同學啊,不可以背後這麼說別人。」
你不也是剛才也覺得原田和木下的關係很奇怪嗎。
我心裡這樣想,嘴上果斷承認錯誤。
「對不起,原諒我吧。」
我雙手合十請求原諒,然後不等她回應馬上使用轉移話題大法。
「我其實最想知道的是陽菜在社團都做什麼呢?」
「我...我嘛...」
果然陽菜被我的問題帶走了注意,不再追究我的失禮發言。
「我一直很喜歡小動物,所以部活的時候都是在研究怎麼養它們。」
陽菜的臉有些紅,說起自己的愛好果然還是有些害羞。
「生物部有養烏龜還有倉鼠,現在是我在負責照顧它們。」
對小動物有愛心的陽菜還是很可愛的嘛。
「還有這個,」
陽菜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巧的透明塑料管,管子的開口被用布扎了起來。
「這隻是日本弓背蟻。」
喔喔,是螞蟻,原來陽菜喜歡的小動物也包括蟲子嗎。
螞蟻在容器裡不怎麼動彈。
「這隻已經捉來好幾天,快死了吧。」
陽菜晃了晃塑料管,螞蟻才茫然地挪動幾步。
「那要怎麼辦?」
我居然擔心一隻螞蟻的死活。
「死了就扔掉唄,這種工蟻離開族群後是沒辦法獨自活下去的。」
「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處理呢。」
「我會好好看著它們走完生命的最後一刻,看著這種弱小可憐的小東西苦苦掙扎的樣子我就覺得生為一個人類真是太好了。」
陽菜的臉泛起一抹緋紅,眼神中露出讓我覺得危險的光。
現在的陽菜簡直就是個做了可怕的事的病嬌模樣。
「有時候有些平時很少見的品種,又漂亮又可愛,我會把它們好好做成標本。」
說起來確實在陽菜家見過昆蟲標本,原來是她自己做的嗎。
生物部果然全是怪人,對此我深信不疑。

下午的課程也和往常一樣度過,放學後回家部的我收拾好東西趕緊回家。
妹妹通常在五點鐘回到家,她有參加社團,沒有活動的時候也會和千歲同學一起玩,很少提前回來,所以我在她回家前就能準備好晚餐。

「哥哥在家裡是全裸的嗎?不要忘了性奴隸的工作喔。」
買過食材回到家的我看到手機上妹妹發來的訊息。
於是我脱成了全裸開始了平時的工作。
全裸著工作果然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不僅身上冷颼颼的,下體也總感覺時不時會碰到東西。
做飯的時候我圍上了圍裙,裸露的皮膚被油濺到的話肯定會留下疤痕的吧,妹妹應該也不會在這個地方計較。

正在將做好的菜盛進盤子裡的我聽到玄關的門傳來聲音,是妹妹回來了。
我瞥了一眼牆上的鐘,已經五點了,看來我的動作比平時要慢呢。

我以為她會和往常一樣說
「我回來了。」,
結果卻是
「主人回來都不知道迎接嗎,蠢貨!」。
啊,忘了這茬,我現在是妹妹大人的性奴隸,要更小心更仔細才對,不能像往常的習慣那樣行動。

我趕緊跑向玄關,然後跪在門口,低下頭。
「歡迎回家,主人。」
「誒,你這是什麼打扮啊。」
妹妹用剛脫下鞋的腳尖點了下我的肩頭。
我歪頭看到她屈著嬌俏可愛的大腳趾點著我圍裙的肩帶。
「這是,我在做飯,所以穿著圍裙。」
「真有趣,裸體圍裙誒,好像新婚的人妻一樣。」
我配合地應到
「晚飯已經做好了,主人是先吃飯呢,還是...」

「嘻嘻,當然是先調教你這個不懂規矩的蠢豬啦。」
妹妹用穿著短襪的右腳用力地踩在我的頭頂,讓我的面部和地板親密接觸,並且用力地輾壓著。
「主人回家的時候要像這樣全裸著在門口迎接。」
她拿開我頭頂的腳,用腳背撩起我的下巴,讓我仰望著她。
「現在主人剛回到家,在外面走了一天,腳累死了。」
我心領神會,伸手給妹妹的小腳按摩。
我用雙手捧著她的右腳,用指腹輕輕按揉她的腳底。
將腳底全部按壓一遍之後,再用食指和拇指逐個揉捏她的腳趾。
用同樣的方式把左腳也按摩一遍,妹妹忽然把腳踩到我的臉上。
「嗯,按得不錯,不過我不僅走累了,而且腳上還出了很多汗呢。」
「呃...」
聞著妹妹腳底的汗味,我有些猶豫,不確定妹妹是想讓我正常地幫她清理腳汗呢,還是要和我玩更刺激一點的遊戲。
「喂,蠢豬,奴隸在主人面前不能撒謊,懂嗎?想要主人的賞賜就說出來。」
她開始扭著踩在我臉上的腳,穿著襪子的腳磨蹭我的面部,同時腳汗的氣味也大舉入侵我的鼻腔。
「請讓低賤的奴隸用舌頭為主人清理腳汗。」
在妹妹的暗示下,我順從慾望懇求到。
「嗯,那麼先用嘴把襪子脫掉吧。」

我小心地用牙齒咬住襪子的尖端,把襪子拉扯下來。
妹妹潔白的玉足脫離了襪子,散發出誘人的濕氣。
我聞著妹妹酸臭的裸足,小雞雞不爭氣地開始抬頭。
「要仔細地全部舔乾淨,把髒東西都吃下去喔。」
妹妹在我眼前反覆屈伸著腳趾,讓我的眼神也追隨著移動。
屈起時,五個腳趾緊緊縮在一起,她的小腳顯得愈發嬌小,而伸開時,又故意把五個腳趾分得很開,讓我清楚地看見因為汗水而變得黏乎乎地趾間。
來回動的腳趾撥動我面前的空氣,把空氣攪和成它的味道。
「怎麼了,你很開心的吧,能夠舔妹妹的腳丫。」
「是,是的,我非常開心。」
我陶醉地嗅著裸足散發出的濕熱的酸臭味,伸出舌頭開始舔。
我先舔遍妹妹的足底,然後將腳趾逐個含進嘴中吮吸。
妹妹裹著黏糊糊足汗的腳丫鹹中帶著一點酸味,我仔細地品味著,舌尖在妹妹的腳趾間慢慢爬過。
「嗯,唔,吸溜。」
我盡量不讓口水流出來,用力吸吮吞嚥著。
「誒,好噁心,居然流著口水舔妹妹的腳,我流了這麼多汗的臭腳就這麼好吃嗎。」
足汗被舔進嘴裡,順著喉嚨咽下,同時好像又蒸發著,味道在嘴裡擴散。
「好吃,妹妹的足汗最棒了。」
我說出變態的發言,毫不在意地繼續舔吸。
就這樣把妹妹的足汗吞進嘴裡,吃進腹中,彷彿被全身都吸收掉,讓我有一種全身的細胞都被滲透了的感覺。
隨著我的舔吮,妹妹腳上的足汗漸漸被舔掉,我也逐漸嚐到妹妹乾淨裸足的甜美味道。
「非常感謝,主人的腳,十分美味。」
我戀戀不捨地放下妹妹的右腳,捧起左腳開始第二輪工作。
最後兩隻嬌俏可人的小腳丫都被我舔成了誘人的粉紅色,我還不願停下來。
「好啦好啦,你要在這裡舔到什麼時候,快去準備晚飯。」
妹妹不耐煩地一腳把我踢開,穿上拖鞋走進房間。
「好的,主人稍等,馬上就好。」
我一骨碌爬起來,愉快地跑向廚房。

......

「嗯,唔,吸溜,呸咯呸咯。」
在妹妹吃著我做的晚飯時,我在餐桌下賣力舔著妹妹的小穴。
奴隸和主人不能一起就餐、不好好侍奉讓主人滿意的話就不能吃飯。
被這樣命令的我只好忍耐著飢餓暫時先用妹妹的小穴蜜汁填肚子。
「噗啾噗啾,嗯呼呼...」
和妹妹滿是足汗的腳相比,她的蜜穴更加美味。
更重要的是,侍奉妹妹的小穴,讓她覺得舒服的話,我也感到很滿足。
用舌頭呸咯呸咯地撥弄陰蒂,然後把蜜穴大量流出的汁液嗤溜溜地吸進嘴中。
仔細地把舌頭伸進小穴裏,一點點地用舌尖撫弄顫動的內壁。
舌尖偶爾掠過小穴上面的迷你小洞洞——那是女孩子的尿道口——會滲出一點點帶著騷味的尿液。
「哥哥果然,很擅長口交呢。」
妹妹有些動情,用手按住我的頭開始動腰。
我用心地為她口交,直到感覺到她的身體開始痙攣,我張大口將她高潮時噴發出的汁液一滴不浪費地全部喝了下去。

妹妹吃完以後,將剩下的飯菜倒進大湯碗中攪合成了半固態的流質食物。
「哥哥的侍奉我很滿意,所以接下來獎勵你,親自給你餵食,要好好感謝我哦。」
她把盛有混合飯菜的湯碗放到地板上,我則像小狗一樣四肢著地跪趴在邊上。
妹妹坐在椅子上,將我用舌頭清掃乾淨的裸足伸進了碗裡。
她用腳趾挑起一團混合食物,半固態的食物有些黏滑,順著她的腳慢慢向下滑落。
「快過來,這不是都要掉下去了嘛。」
已經很餓的我伸頭一口包住妹妹的半個足尖,將她腳上的食物整個吮進嘴裡,咀嚼兩三下就咽進肚子裡。
妹妹用腳餵的飯並沒有什麼異味,畢竟我之前已經將她腳上的汗都舔乾淨了。
我順從地一口一口吃著妹妹用腳餵的飯,直到把碗裡的飯吃得差不多。
妹妹開始很難用腳挑起碗裡的飯了,結果她想到用腳趾去抓。
每次只能抓起來一點點,而且還會馬上掉下去,於是她迅速地用腳趾抓飯,然後粗暴地塞進我的嘴裡。
「嘻嘻,小狗狗吃得真香,妹妹用腳餵的飯好吃嗎?」
「好吃,非常美味,萬分感謝主人賞賜。」
就這樣吃完了妹妹特製的晚飯。
這之後學習、洗浴、玩耍、睡覺,全都是和妹妹一起親密地度過。
成為妹妹性奴隸的第二天也彷彿夢幻一般。
十六夜: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顶一下
podipoki: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會有放屁的劇情嗎哈哈
nerv極: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podipoki:2019-12-03 12:54 會有放屁的劇情嗎哈哈
这个不是我喜欢的play,不过可以写。
barbecue: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陽菜同学是病娇属性也很有感觉啊
ahahaha: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期待阳菜同学的足戏
heroqwe: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难得遇到这么高质量的改编!作者不管是文笔还是对心理活动的描写都非常到位!期待不要太监啊啊啊还有很多剧情可以拓展的,青梅竹马来一起调教啥的,另外作者大大期望简体字呀,繁体字看着不舒服的样子,当然实在不行就算了只是吐槽一下
superhlyb: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我也看过那个cg集,但是当时异常兴奋,我幻想的是,妹妹是被别的男人虐成那样的,然而在家里是我的S
nerv極: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heroqwe:2019-12-04 00:32 !!!难得遇到这么高质量的改编!作者不管是文笔还是对心理活动的描写都非常到位!期待不要太监啊啊啊还有很多剧情可以拓展的,青梅竹马来一起调教啥的,另外作者大大期望简体字呀,繁体字看着不舒服的样子,当然实在不行就算了只是吐槽一下
好的,后面用简体字更新吧。我在这个论坛看有很多用繁体的同胞,所以就用繁体写了。
2190688952: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好看
nerv極: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年底事多,放假前再更一次吧,大概这周末发。不过最近论坛经常进不来啊。
之后的话,1月中旬可以开始继续更新,应该能周更这样。
sunnow: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gkd!支持作者大大继续写下去!就是说嘛,怎么可以那样粗暴的对待自己的妹妹。记得看《和妹妹的一天》的画集的时候那叫一个郁闷,扭曲的爱最终让他对妹妹...啧啧啧,这种男人就该被妹妹踩在脚下!
nerv極: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2.更新第二章)
本章无h,所以马上还会更一章。

第三章 青梅的单相思

早晨 7:30
不知不觉四月已经过去了一半,上学路上的樱花也变得稀疏。春风渐渐裹挟上暖意,临近学校熙熙攘攘的同学们三两成对,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阳菜和我并排走在这充满青春气息的街道上,但我却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就像是大幅风景画角落里的一只毛毛虫。

连续多日的调教让我的身体变得有些虚弱,不过生理上的不适完全被心理上的愉悦掩盖,我自认为自己还是和往常一样普通地融入这群学生之中。
阳菜不知是第几次生气地大声喊我的名字,这样的场景在最近几天似乎发生得尤为频繁。
“仓岛朋也君!你真的完全,完全把我无视了呢!”
是这样没错,我和阳菜在一起时走神的情况越来越多,说实话作为青梅竹马我也感到很惭愧。
“抱歉啊。”
像这样没有任何解释地道歉也习惯了,矜持稳重的阳菜不会计较我的失礼,只要这样就好。
“朋也君,你果然......”阳菜忽然走到前面转身正面对着我。姣好的面庞此时露出的是泫然欲泣的表情,“背着我有了女朋友吧。”
乍一听到这样的话,我自然马上就想否认。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借着女朋友的名义掩饰,好像就能轻松地瞒住和妹妹之间的事了。
看着面前眼泪汪汪的阳菜,我又把话憋了回去。
“不,女朋友什么的,倒不是...”
我视线左右飘着,思索蒙混过去的理由。
“还是像之前一样什么都不愿意说!”
阳菜靠到我胸前,微微抬头看向我,我甚至可以感觉得到她呼出的气息。
“不要这样了,我受够了。朋也还在乎我的话,就告诉我啊。遇到困难的话,大家一起商量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一直瞒着我呢?到底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某种程度上被说中了,我真的没有办法面对这样的阳菜。
“对不起,”我后退一步,和贴在我身前的阳菜分开并保持距离,“不过这是和阳菜没有关系的事。”
阳菜转身背对着我,抬起袖子揉了揉眼睛。
“是吗?如果朋也觉得我是无关紧要的人,那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停顿的语言凝固了空气,阳菜像是要挣脱这窒息的氛围一样,一下子迈开腿向前跑去。
“阳菜......”
我不禁伸出手想拉住她,但却没有勇气追上去。周围的人群在我眼中变得模糊,而唯一清晰的阳菜的背影也越来越远,消失在视线里。

上午 10:00
打着瞌睡的我被下课的铃声吵醒,讲台上的数学老师收起讲义准备离开。
有几个学生上去和老师交谈,我也注意到一个此时我不想理睬的人朝我走来。

“哟,仓岛同学,清醒了吗?”木原春树笑嘻嘻地跑来骚扰我。看到这家伙我就想起早上阳菜的事,趴在桌子上的我索性闭眼装睡。
“仓岛同学,下课了哦,醒醒。”
真是不识趣的人,我抬头生气地瞪着他。
“仓岛同学好像很会做饭呢,每次的午餐貌似都是自己做的?”
“和你有关系吗?”我故意呛他。
“南泽同学也夸你手艺好哦。”
死皮赖脸说的就是这种人。
我感觉自己好像格斗游戏里的角色,被一通暴揍以后怒气槽蹭蹭地上涨。
“我也好想尝尝南泽做的饭菜啊,仓岛你有时间教教我吗,做饭的事。”
我的脑中响起“叮”的一声,好像是怒气Max解放了什么。
“每天唧唧歪歪好像一个苍蝇一样转来转去。顶着个傻帽一样的黄毛还以为自己很时髦?你以为这样拐弯抹角地示好就能打动阳菜?别做梦了。像你这样又蠢又丑还满是歪心思的闷骚男,光是知道你每天看的工口读物就让人感觉吃了屎一样恶心。对阳菜来说也许臭虫都比你要可爱吧。哦,不好意思,喜欢小动物的阳菜肯定觉得臭虫要比你可爱得多。麻烦你回家照照镜子,什么时候超过臭虫了再来吧。”
我歇斯底里地一通发泄,用恶毒的言辞攻击着木原,直到有点喘不过来气。
“呃......”
木原不知道是气极了还是惊呆了,他低着头站在我的座位边,看不清他的表情。
发泄完以后我也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反而开始觉得自己太过分了。
“看来仓岛同学是真的很讨厌我呢。”木原出乎意料地平静,“非常抱歉,我会用自己的力量堂堂正正地和你一决胜负的。我绝对,会让南泽阳菜成为我的女朋友。”
木原转身离去,我也如鲠在喉。当然不是因为和木原那样的人吵了架,然而也说不出是哪里难受。

中午 12:00
我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几口饭就开始睡觉,而此时在教学楼楼顶的天台上......
南泽阳菜独自一人心绪不宁地靠坐在天台的围栏边,天台的门这时忽然打开。
“木原同学?”
看见上来的是生物部的木原春树,阳菜有些意外。
木原擅自在阳菜的身边坐下,扬了扬手里的面包。
“午饭,想着随便找个地方解决一下,就到这里来了。”
木原春树看了一眼阳菜,她的手里捧着的便当盒还没有打开。

“南泽也在这里吃饭吗,真巧呢。”
“嗯...嗯。”
阳菜对木原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低下头打开便当。
垂下的发丝遮住了阳菜的脸,木原转头不再看着她。
察觉到身边打开饭盒的阳菜半天没有动口,木原问道:“怎么了,没有胃口吗。”
“嗯,今天身体不太舒服。”
阳菜转头和木原说话,木原却看到一张流泪的面庞。
“怎么,怎么了?遇到什么伤心事了吗?”
木原慌张地找着纸巾。
“唉,我哭了吗?”阳菜用手一摸脸,指尖果然感受到了湿润。

“没,没什么大事啦,就是不太舒服,没关系的。啊,这个,不嫌弃的话请你吃吧。”
阳菜把手里的饭盒递给木原,逃避一般地离开了天台。
木原看着手里画着笑脸的蛋包饭,陷入了沉思。


下午 15:00
为什么阳菜会说出那种话呢,明明只要和平常一样就好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保持原样就好了。
国文课上的老师讲着课文背后的故事,我想着心事,手里的笔转了一圈又一圈。
不知从哪飞来一个纸条,落在我的桌上。我扫视一圈,侧后方红着脸的伊波同学打着手势。是给我的吗?我将叠成四方型的纸条展开。
“伊吹艾草茂,无语苦相思。”
娟秀整洁的字透着可爱,诉说着自己小心翼翼的感情。这是一首单相思的和歌,我记得下一句是——
“情笃心欲焚,问君知不知。”
我轻声背诵出下句,将纸条叠好,拍了拍前桌的肩膀。
因为纸条的角落用小小的字写着“给大工君”。

“唉...诶?”
前桌的大工同学忽然发出很大的声音,一定是吓了一跳吧。女孩子给自己写情诗什么的,太浪漫了这帮家伙。
没想到大工无视讲台上推着眼镜注意着这边的老师,转头慌张地看着我。

“这,这是什么意思啊?仓岛同学?”
啊,搞砸了。
我不好意思地双手合十,“抱歉,忘了和你说了,这是伊波同学给你的。”
于是两个人都被老师训斥了。

风波平息后,我的脑中想着刚才的和歌。
“情笃心欲焚,问君知不知。”
我一心一意地想你,心如火烧一般,你知道吗?
一定不知道吧,知道的话,就不会让我如此煎熬。
这就是单相思,欲说还休,独自一人苦苦忍耐,等待心上人来发现。
呵。
我深吸一口气。
呼。
再把心里的抑郁吐出来。
阳菜,对不起,没有早点发现。
再次对不起,不能接受你。

下午 16:00
阳菜今天也有生物部的活动,而我得马上回家准备做饭。
“木原同学,早上的事,对不起。”我走向木原春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么?”
木原冷淡地回应。
“代我向阳菜说一句话,对不起,还有......”我顿了一下“对不起。”
“喂,你啊,”木原站起来,“伤害了女孩子的话,可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的啊。甚至不敢亲自去道歉,你是胆小鬼吗?”
好像不愿再听我辩解,他转身就要走。
“我待会还有事,之后会好好地和她说明的,所以今天就拜托你。”
我向着背对我离开的木原喊着。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至今为止人生一直顺利地度过着。
一直很顺利吗,好像也不是。陈旧的苦涩回忆好像海底捞上来的沉船一般,带着咸涩和铁锈味。
那是我最渴望父母陪伴的一段时间。
儿时的我不仅脑袋笨,还受人欺负。当父母不在家时,我和妹妹就寄宿在阳菜家。
那时我家邻居同龄的孩子们里有一帮调皮捣蛋的小鬼们。
这几个家伙对我颐指气使,把我当仆人使唤,最后终于开始对我拳打脚踢。

“你是没人要的杂草!杂草!”
我对辱骂和指使都能面不改色地接受,所以他们开始感到无趣。当我反应过来这几个比我要大的男孩把我和妹妹围起来的意图时,我能做的就只有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住妹妹。
她才五岁,被打疼了,会哭的吧。
寄宿在阳菜家的日子里,我和妹妹承受着这样的暴力。
啊,阳菜也是这帮人的一份子。
对弱小者毫无怜悯,只是为自己不是被欺负、被支配的弱者而暗暗庆幸。
那个阳菜的另一面,我是知道的。

后来怎么样呢,我只能说,改变是突如其来的。我和他们打了一架,那是我第一次向别人举起我的拳头。
巧合的是,我第一次的反抗和他们的意外发生在同一天。第二天,新闻报道了五个男孩溺水的消息。
这段记忆就此尘封,阳菜变成了稳重端庄的阳菜,我也变得越来越优秀。
顺风顺水成为我人生的主旋律,那段时光唯一给我留下的也许就是本能中的,对于三五结伴的“圈子”的排斥。
我成了现在的我,学习、运动各方面都很优秀、自信自立但是偏偏没有朋友的另类存在。
变成身边只有妹妹和阳菜就好的存在。

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把阳菜留在身边,此时此刻我只有将未来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
“相思积岁月,早已化深潭。”
ahahaha: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11.更新第三章 青梅的单相思)
楼主加油~
huashix:Re: [原创]妹妹大人的性奴隸(12.11.更新第三章 青梅的单相思)
简体的可以出吗?。。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