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lainnnn:【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趁着学校课间的一点时间,杨凝雪给张伟平丢了一个石头,这是他们俩之间的暗号,代表着计划不变,还是傍晚在郊外河边的草地处见面。张伟平慎重顿了一下,左手垂下来,做了个握拳的动作,杨凝雪便明白他收到了。为了这次幽会,她和她的那老爹推掉了今天的例行的授课,她都学了快十年了,家里那些祖传的医术自认也学得七七八八了,反正翘掉一两节也不要紧。今天放课早,让要好的女同学打了掩护,就说是受到邀请,去参加女同学家里的宴会打掩护。今年她可是满了18岁,按学校规矩都可以结婚了,既然是成人,那自己的事自己安排,说来也巧,她的生日正好是元宵节,趁着节日的气氛还没完全消失,生日后不久立马和青梅竹马的男友约定,今天就要幽会一次。
初春时节的风带着一丝寒意,草地上边的小树林边,张伟平搂着她的腰肢,她整个人躺在他的膝上,似乎要醉倒在他怀里,郎是郎才,张伟平在学堂中是有名的才子,写得一首好文章,女是女貌,软软白白的脸上嵌着星星一样的眉眼,身材又带着北方人遗传的基因,在南方的同学中算是出类拔萃,这样的情人间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从衣食住行聊到国家大事,眉头时而轻舒时而纠结。虽然微风带着寒意一路带走沿途的温度,却完全无法消减一丝一毫他们间的热情。夕阳即将落下,天快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他们渐渐有些把持不住,双手有些不老实,张伟平这有生花妙笔之才的大才子却在这个时候突然结结巴巴了起来“凝雪,我爱。我发誓会娶你,但,但,但是你能等着我吗,我可能会去一个地方,但是一定会回来找你,你会等我的,对吧”“没关系,多久都可以等,但你能告诉我要去。。。。。。”因为双唇被堵住,杨凝雪的声音夏然而止。不断的攻城略地,直到最后那一步要迈出的时候,杨凝雪突然猛的推开他,脸颊通红,望着他那夜色中映着远处微弱灯火的眼睛轻声说到,“现在太早,我。。。我会等你娶我的那一天”说完,她便飞也似的跑了出去,直奔给她打掩护的女同学家。
几个月后,他们正式从学校毕业了。关于毕业后的去向,同学们有人选择进工厂打工,有人决定去当兵,和态势已颓但还显猖狂的日本人拼个你死我活,杨凝雪自幼受到家里的爱国教育,自是不多让。家中本在北平居住,老爹也是个名气不大不小的医生,日子过得并不艰难,只因不愿意做日本人的奴隶散尽家财,一路经历千辛万苦搬到了重庆。老爹虽然对国民政府失望,但是各种政府举行的捐款都多多少少会意思一下,按他的话说,如果他妈的小日本赢了,我们就是亡国奴,生给日本人做牛做马,死了下去无颜见列祖列宗。所以她和许多同学一样,打算参军来报效祖国。后来偷偷的问过了平哥,他神神秘秘的告诉她,他所向往的是延安,他准备去那里接受最先进的思想来武装自己,然后传播给大众。虽然依依不舍,但是国难当头,各自约定好了联系方式,便从此匆匆离去。
一个偶然的机会,杨凝雪了解到有一所军校在招收技术性人才,学习通讯技术,于是她便在联系人处登记了信息,报了名。就这样,杨凝雪进了这所对外宣传学习通讯技术的军校,再正式踏出这里,便是恍如隔日。她和一群报名的女生在集合的地方被带上用帆布密闭的卡车,一路的颠簸使得车上好几个女生都吐了,她也不例外,吐得上腹下泄,直到旁边有人递纸过来,她缓过来后才道谢,仔细一看,是一张面值超大的法币,苦笑一下,这玩意早晚有一天会当手纸用。环眼望去,她给每个人都发了几张法币做备用,真是位大小姐啊,杨凝雪心中暗道。卡车过了一个大坎后缓缓减速,没多久就嘎的一声停了下来,随着门被打开,有人登上车,催促她们赶紧下车。下了车才慢慢从不适回过神来,她打量了一圈所处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大操场,不远处有几栋小洋楼,其他的看不清楚,营区靠近外围的周边有瞭望塔,外围的围墙很高,带着一圈一圈铁丝网。还没能看个仔细,便听得操场上有喇叭在喊集合,姑娘们便匆忙跑去,听口令按照身高顺序乱糟糟的排好了队,然后她才有时间注意这些将来的同学。总共有4排,每排听报数是12人,而刚刚报名的时候是24人,这就说明还有一半人是从别的地方来的,思考到这里,便听得有士兵向人群吼了一声安静,人群才慢慢的静了下来,过了一会才有穿着军官样式的人领着卫兵走来,走进了方才看清,来者是一名女军官,身着美式军服,戴着船形帽,手上戴着黑色皮短手套,最吸引人眼球的是她穿着一双特别高的皮制黑色过膝长靴,澄光发亮,其身后的女卫兵也是同样装束,只不过靴子是平底的。她登上台阶,待众人将目光都投向她时才笑眯眯的开口:“欢迎大家来到这里,大家将在这里学习成长,直到成为党国的栋梁。但是,”罗娜语气一转,神色凝重”对不起,我们把大家骗了”台下顿时嘈杂了起来,待到声音减弱,她才继续开口“现在我们的组织中缺少一批女特工去深入后方刺探敌人情报,至于有人不想上前线也可以,我们也有后方位置给你们。我们需要你们,你们是党国将来的希望,”讲到这里她顿了顿,阴沉的目光扫过人群“如果有人想退出,也是可以的。你们家人的情况我们都是非常了解的”罗娜冷笑着说。人群开始有些躁动,有脾气大的女生刚要上前理论,便有女卫兵一个擒拿把她放到在地,人群的躁动便停了下来。“第一个人是不清醒,可以原谅。第二个是蠢,是坏,谁想试试?”那女生不一会儿便缓了过来,竟然径直起身归队,大家看了便是再也没有说话。”杨凝雪在听到这番话时虽然有些抗拒,但想着反正是对付鬼子,便也不在乎了起来,一直冷冷的看着台上,没有更多的动作,所以在罗上校讲话时居然有些走神,平视着罗娜的靴子,只是有些惊讶在这水泥操场上可以没有一丝灰尘,皮革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罗娜讲着,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眼睛微微一偏,然后收回。“好了,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罗娜,军衔是少校,也是这里的最高负责人,你们以后都属于我管理。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领了衣服,把宿舍卫生整理好,下午开始训练。领衣服吧。”
言毕,她手下的卫兵拖来几箱衣服,分发给每个人。到杨凝雪手上的是四个布包,分完了衣服,罗娜便解散了队伍,大家都按着所给的方向找到了宿舍。宿舍是大房间,四个人一间,面积在三十见方大小,床对面有两张窗户,给人比较开阔的感觉。房里没有厕所,只有四张床和附属的杂物柜。杨凝雪进门便被屋子里的灰尘呛了一口,挥挥手,取过门边的扫把,开始了清洁。做了一会儿后,宿舍的人都来齐了,都是和她差不多同年龄的女生,一个叫童湘,18岁,是学生,另外一个叫王楚潇,19岁,和童湘一起来的。最后一个名为刘怡,20岁,就是那位在车上慷慨解囊的女生,自言家中经商。合力整理完了屋子,杨凝雪便拆开袋子打算对着墙上的风纪镜试穿一下。打开袋子,分别是四套衣服,两套是常服,也就是和罗娜类似的卡其色美式军服,另外两套是作训服,结实耐穿,应该是训练的时候用的。
常服有三件,衬衣外套和裤子,先穿衬衣,打好领带,再是裤子和外套,戴好帽子,然后是黑色的平底过膝靴,最后是白色手套。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杨凝雪觉得自己都要被这位英姿飒爽的女军人震撼到,心跳都有些加快,是不是以后也能成为教官那样的人呢,不经意间连脸上的表情都变得丰富多彩了。然后另一套作训服则是灰不拉几的,一点也不好看,所以试了一下大小就放回去了。大家都对着镜子换上了制服,一开始都被自己这幅军装模样小小的震撼到,后来不知道是谁开了个玩笑,这才恢复轻松的气氛。
下午,通知去训练场集合,作训服,大家情绪都有些不高,不过罗娜才不管这些,下达了体能训练的任务,一直围着操场长跑,测试每个人的耐力极限。跑完后,大家一解散就有些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过了许久才缓过来。
晚上的安排是听课,讲得是三民主义,大家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所以兴趣缺缺,不过教官好像不是太在意,只是说她们们一定会懂的,搞得神秘兮兮的。
熄灯前的一会,大家的交谈才开始活跃起来,从环境,教官谈论到未来,当谈及未来时,每个人都表达了对特务的厌恶,但是想到如果只是在后方分析情报倒是也没什么,可还是冷了场,直到熄灯号响起,宣告着一切活动的禁止。
第二天上午的课程是文的,也就是在教室里进行,总共两堂课,一门是基础间谍技术,教授的是一名男教官,看起来斯斯文文但是阴恻恻的,讲的课都不准记笔记,很是让人苦恼,杨凝雪有些抵触,但是还是努力的学着。另一门是武器装备知识,这个杨凝雪却是挺有热情,从子弹的发火原理到冲锋枪的保养都有了初步的了解。下午的体能训练照旧,只不过多了一项障碍跑,教官说,体能训练以后还会升级,做好心理准备。
如此过了三个月,姑娘们在这里学到了许多闻所未闻,甚至让人恐怖的知识,比如说收集情报和评价分析、秘密情报组织的部署和领导、特工盯梢和摆脱跟踪、发送情报、特别行动、侦察、伪装、邮电材料调查和使用毒药炸药。经过两个月的体能锻炼,她们也基本摆脱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形象,轻武器使用也算是入了门。两个月训练的最后一天,学校组织了一场汇报表演,来了一位没有穿军装而是便服的男人,看其左右随从的军衔肯定是个不得了的长官,由他宣布了汇演开始,姑娘们就穿着常服进行了阅兵的仪式,泥地过铁丝网,打靶及刺杀等表演科目。表演结束后,这个长官表示很满意,在讲话中提出要刻苦锻炼,成为党国的利刃等等一堆没人想听的话。
结束了这段训练,姑娘们总算好好的松了一口气,都提出是否能放假出去休息一番,但都被否决了,理由是特工训练是机密,未完成训练前严止外出,以防泄密。在这时,外面传来的消息让大家都欢腾了起来,日本投降了,全国都在欢庆这一大好消息。姑娘们也在想,既然抗战都结束了,那这里还有必要坚持下去吗?当即有上峰召集她们进行了讲话,表示战争还没有结束,你们都需要努力。有人猜到了什么,但是也只是憋在心里,不敢说出来。
接下来是最让人关注的分班,48名女生有16人进入了情报队,负责处理收集到的情报也就是后方的岗位。9人进入了行动队,这是干湿活的队伍,干的都是绑架逮捕的勾当,分到这里的女生似乎并不畏惧,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10人进入了电讯部门,还有3人分到了会计部门,还有两人不明,而她们剩下的8人则是分到了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部门。杨凝雪留意了一番,她们被选中的人无一不是有几分姿色,而她们宿舍除童湘外有三人被选中,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特别的关照。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好怪的味道”杨凝雪还没进这个没挂牌子的建筑就抱怨道。在外面看来,这个建筑是混凝土构造,外围呈灰色,长方形体量,三层框架结构,大概10米高,占地约600平方。每一层窗子极少,后面都挂着厚厚的窗帘,似乎幕后藏着见不得人的秘密。领头的教官刚打开门,就有一股让人难受的味道散发出来,强迫性的冲进每个人的肺里。
这行人中领头的是罗娜少校,这个基地的最高负责人,她听了姑娘们的抱怨,冷笑着回答:“早点习惯这个味道吧,以后说不定只有这个味道才能让你们愉快起来。”接着步入其内。进入建筑物的一层,卫兵将门锁上,大门关闭的声音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连一点灰回声都没有,仿佛这里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一般。
“啪啪啪!”听闻罗少校拍手的声音,杨凝雪回过神来,向她望去。“稍息!,立正!” 罗娜扫视了一遍眼前的队列,再次开口道:“今天是你们加入我们惩戒处的第一天,你们也许知道我们军统有七个处,但是本处是对外保密的。本处在上峰的大力关照下成立的,所以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满足上峰的要求。”话毕,她又扫视一遍队列,发觉姑娘们都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她,便表现出满意的神色。“我们的任务是,亲自惩处那些与我们不共戴天的罪大恶极之人,以此警告那些与我们为敌的组织。等你们都成长起来了,老板会亲自到场观看,到时候就看你们的表现了”听到这里,大家都是一头雾水,但是还是表现出了极高的纪律性,什么也没有说“好了,加入我们处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换制服,这是老板特别要求的,一定不能出问题。来,都抬上来”她一挥手,身后的卫兵将几个箱子搬了出来,道,“每人一件箱子,左边有换衣间,东西都存在那里,衣物不能带出去,都是进来后换掉,明白了么?”最后一段话声音陡然提高。“明白”,姑娘们也齐声回答道。领了箱子,向左走去,见一个大隔间,两边每边分为四间,每间已经标好了名字。杨凝雪的房价在左边第三间,走进去反手把门关上,开始打量这个小房间。房间没有窗,顶上有一个灯泡吊着,空间大概有6平方,有一个凳子,还有一个大一点的衣柜几乎占满了一边墙壁,剩下的空间摆下了一个柜子,门后挂着一张落地镜,可以映照出全身。她顺手把箱子放在凳子上打开,箱子里的是几个包裹,一个包裹里是一件比以前精美的美式军装外套、衬衣、帽子和领带,不过没有了裤子,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短裙,长度未到膝盖,然后是几双纯黑色的长袜子,看起来像裤子连着袜子一样,再是一双过膝的黑色皮靴,和原来的不同,这次的靴子有了三厘米的粗高根,头部也是尖尖的,看起来就很锋利的样子。最后是一双黑色皮手套,长度倒是和原来的一样,带上也很灵活。
对着镜子换好了这幅装束,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杨凝雪不禁恍惚了起来,自己身高就不算矮,174的身高加上3cm的高跟靴使得修长的身材更显挺拔。黑色的袜子在裙下与靴统之间露出一截若隐若现,显得更加诱惑。上半身是整齐的墨绿色军装上衣搭配领带,配合手部的皮手套,头上的船形帽和特意画的淡妆使得整个人看起来比以前在英气中显得有些妩媚。满意的审视着自己的打扮,觉得差不多了才迈出门集合。陆陆续续的有人出来,等所有人都到了,罗娜开始了训话:“给大家再次介绍一下我自己。罗娜,临训班第三期,历任干过行动处,也干过情报处。你们在这里会学习到惩罚敌人的一些技巧。好了,大家都看到了,我们现在的制服和原来有些不同。有什么地方不同,你说说。”话音刚落,她看向了杨凝雪。“报告,手套是黑色皮手套,靴子有根,裤子换成了裙子,多了一双袜子。”杨凝雪回答到。“很好,全对。不要小看了这套制服,你看,这丝袜和靴子都是美国进口的,都是特供的哟”她笑着说。“当然,这都是老板要求的,我们今天第一课训练这个。”卫兵揭开了面前几块布中的第一块。布下的是一些花花草草,看起来很是艳丽。“每个人有自己的一份,用靴子把他们踩成烂泥,快!”罗娜下令道。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姑娘们都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对着这些花花草草就是一顿猛踩,大厅里顿时回荡着急切的跺脚声。“你们才开始穿带跟的鞋,需要慢慢适应,到时候就能换更高更细的靴子了。顺带一提,每个靴子都跟是可以换的,现在是粗的,过几天就该换成细的了。你,用点力,把力量放在脚跟,我不想说第二遍”五分钟过去了,罗娜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一片烂泥,满意的点了点头,意味着通过了这次训练。“休息一分钟,下一个。”闻得此令,姑娘们松了一小口气,谁也不想第一天进处里就出什么岔子,虽然要做的事有些奇怪,但这个时候也只好不去想。伸展了一下身体,短短的一分钟就过去了,第二块布也被揭开,这次显现的是一堆鱼虾。同样的指令,同样五分钟后,这堆鱼虾便化为了一堆带有一丝热气的肉堆。姑娘们的心中开始有些隐隐的不安,接下来的东西也符合了她们的心中的不安-每个人的面前是一只被绑住的小猫或者小狗,口中时不时传来呜呜几声。她们带着疑惑不安定眼神望向了教官,教官冷笑到:“不过几只猫猫狗狗,心软了?还是五分钟,要快。这次有骨头,要求会低一些。”姑娘们默默的走上前去,在小动物面前驻足,小猫小狗看到面前的靴子便挣扎得更凶了,似乎知道危险的来临。“啪嗒”终于有人先下了脚,靴根剁在肚子上,小狗发出一声吼叫,挣扎的动作却似乎慢了几分。也许是觉得太吵,这个先下脚的女孩换了目标,一脚蹬在狗头上,小狗却只能发出一声微弱的吼叫,随着接下来几脚,渐渐的没了声音。有样学样,随着第一个女孩的行动,渐渐的大家都或前或后的开始了这残忍的屠杀。五分钟后,罗娜看着大家靴下比较完整的猫狗尸体,有些不耐烦,突然有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说:“你虽然你们只做到这样,但是我不怪你们,因为器不利。现在看我演示。”卫兵递上一只和学员们同款式的靴子,在靴跟旁找到一个小机关,“如此这般”,靴根脱落,然后接过卫兵手中的细跟,咔的一声接在靴下,这只靴子就改造成了细跟。“箱子里G号袋是装跟的,现在你们可以去换了。”女孩们的脸上带着些许未消退的潮红回到了更衣室,在刚刚的疯狂中她们在一段时间内都是处于一种类似走神的状态,现在想起了内心都有些想吐。杨凝雪坐在凳子上,一边换着靴跟,一边想着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她刚刚踩死了一只小猫!她不由得想起了原来养的那只三花猫,那只会自己外出捕鱼带回来给她们家的那只聪明小猫,对它的最后的映像是某一天的一个晚上它在自己的房间转悠了特别久,妈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后第二天就再也找不到它了,现在只希望它不要被捉了去,死在我这样的不明不白。叹了口气,换好了靴跟,站起来有些不稳,走了几部适应新的靴跟,出门前吸了口气,硬下心来想,“凝雪,你要从这里出去,这不是你的错,你只要按她们说的做就是了,你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脸上恢复了坚毅的神色,推门而出。
集合完成后,罗娜继续训话,“既然都换好了,我就要提出新的标准。能戳破的都给我戳破!!这里太干净了,不要怕弄脏了地板!”换好了靴跟后,大家都有些不适应,但还是走上前去,继续对着尸体踏下靴跟。换了细跟果然不一样,细跟轻易的没入肉中,拔出时带出一股血液溅出。“眼睛,脑袋!”罗娜在一遍双手背着提醒到。稀里哗啦一阵入肉的声音后,许多眼珠被拔出,依靠着几股神经连在眼眶周围。“踩碎了!”罗娜有些不耐烦的说。大厅里传来一阵眼珠在靴底下爆裂的声音,杨凝雪这时没有停止,对着猫尸的脑袋用力,多次用靴跟剁在同一个地方,多次后终于从靴下传来了颅骨爆裂的声音。用靴跟把大脑搅乱直到觉得差不多了,便抽出靴跟,猛吸一口气,一脚踏下,靴下便像西瓜开了瓢,又像是多了些牛奶,红白之物溅得周围一圈都是。罗娜望着杨凝雪,满意的笑了,“你第一个完成了目标,很好,值得奖励!”有卫兵递过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是两个银色靴跟,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跟上带着倒刺,让人不寒而栗。“谢长官!”罗娜嗯了一声,高声道:“好了,今天都实训课就到这里。接下来都上二楼,继续理论课。”
众人便排队上了二楼,走时没有人回头看一眼那些肉堆,半个小时前还是艳丽的鲜花,活蹦乱跳的鱼虾和受人怜爱的宠物,现在只是谁也看不出来,令人憎恶,散发着刺鼻腥味,留着血水的尸骸。等到清洁工来用扫把扫除,清水冲洗,他们便失去了最后一点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只有一些散发的气味混入空气中,试图提醒着来访的客人,这里并不和谐。
Villatd: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新人都是怪物。看标题是残酷向,感觉男主要凉
xccc: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哇支持,很不错
xccc: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哇支持,很不错
x3600x: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但求不要坑
rokkie3575: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哇哦,不错!
weixiefashi: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哇,新人好棒!残酷女特务什么的最喜欢了!非常期待后续发展!
ezzzzz: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好看好看嗷
duanzenghao: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很棒,期待虐心
lainnnn: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Villatd:2019-08-19 23:39 新人都是怪物。看标题是残酷向,感觉男主要凉
男主应该不会凉,嘿嘿嘿。。。
abc123def: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赞美新坑!
516123082: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哇,支持,长靴残忍向,很赞哦,期待楼主速速更新
lainnnn: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赶了一下,先发一点给大家看看,嘿嘿嘿


二楼的大教室内,摆着许多的标本,还有形形色色的尸体,也有男女老少的骨架,摆在一处只叫人汗毛直立。“怕了?早点适应早点上手,这么完整的标本可不多见喽”罗娜带着些许嘲讽的眼光瞟向她们,看得她们心中更加发毛。“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我来告诉你们。”她转身揭开背后黑板上的布,露出几张照片。“你们现在都心慈手软,我知道,所以接下来的训练就让你们开开荤”她拿起教鞭,指着第一张照片说,“上面准备了一批犯人,过几天就会送过来,这几天你们先拿动物练练手,到时候,呵呵,谁要是掉链子,我可饶不了她。”不去看罗娜的冷笑,第一张照片上是一群被五花大绑的犯人,背后是举枪瞄准的一群女特工,看衣着和她们一样。“这是你们的前辈,现在已经到其他的单位去了。接下来是这个,你们要用脚上的靴子处死犯人,但是不能让他们死得太快,要不然上峰会不满意,后果自己承担。”罗娜指着第二张照片说,“可以掺杂其他的手段,这个也会教,但是还要以靴子为主。”然后她指向最后一张照片说:“训练完成后会有上峰来考试,考试成绩按靴子的根高度下发,最高9cm,最低是3cm,就是那么现在的高度。听明白了吗?”罗娜的声音并不重,但是每个字都像是敲打在每个人心上。从此开始,她们将会是杀人犯,刽子手,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没有听到回答,罗娜笑了笑,转过身去,“做我们这行的,虽然脏了点,但是荣华富贵是少不了的,你们的家人在我们的保护下也会过得很好。还有问题吗?”“日本已经投降了,那我们的敌人是地下党吗”有人问道“蠢货,蒋先生说过,攘外必先安内,对这些地下党顽固分子都要过刀,过火,换种,你们还想包庇他们?这话别说出去,要不然谁都没好果子吃。还有谁有问题?””没有!为党国尽忠!”罗娜这时才转过身来,“很好,现在由庞教官给你们上课,庞教官和下周要来的二阶堂教官都是医学专家,他们会告诉你们哪些地方会致死,哪里会让人疼痛,这些知识,你们马上就要用到的。”她走了下去,然后上来一个中年胖男人,不苟言笑。
杨凝雪是医学世家出身,虽然被这惊人的事实所震得失了魂,但是多年的家学素养让她在接下来的授课中较快的恢复了过来,跟上了教官授课的速度。结束教学后,在换衣间换好衣服,回到宿舍。其他人还没有回来,宿舍楼显得空荡荡,她们三人在共同经历了这些后已经成了好朋友,所以会在小范围内秘密的相互倒苦水。“当初是哪个缺德鬼先下的脚啊,真的做得出来,太残忍了啊”刘怡叹到“应该不是我们宿舍的,是最右边的那个,这几个月我们都不怎么认识。” 王楚潇想了一会回答道。“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你想想罗教官说的,现在要是跑,就算逃出去了,家人怎么办?”大家都显得懊悔不堪,“是哪个变态想的这鬼办法,你要杀人一枪打死就是了,何必这么折磨他们啊。” 刘怡再次感叹道,杨凝雪安慰她,“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按他们说得做便是了,何必给自己找麻烦?你就当他们是死物,烂泥嘛,反正都得死,要不你偷偷给他们痛快一下得了。”“说得容易啊,他们会叫会动,你看一眼他们的样子,晚上还睡得早吗?”接下来的讨论便是想着如何逃离,结果自然是无疾而终。
接下来的几天里,每个人的靴下又多了几只小动物的亡魂,而且为了提高效率以及减轻痛苦,一下脚就是致命部位,罗娜看了只是冷笑,也不多言语,只是在一旁冷冷的看着,让人心里又毛了起来。
五天后,刚吃完早饭没多久,一辆卡车驶入重重关卡,停在一栋建筑前。一群人在随车押送的士兵的枪托下十分抗拒的下了车,随后在口子骂骂咧咧的士兵拳打脚踢之下站好,完成移交,然后带着几分畏惧立马驶出了营地。姑娘们听到卡车的声音便心里一沉,这一天还是到来了。换好衣服,穿上手套的时候感觉手上有些脏东西怎么也洗不掉,杨凝雪在凳子上一屁股坐了下来,一直给自己催眠,直到把心硬起来才站起来,对着镜子冷酷一笑,毅然跨出了门。
集合后,罗娜再次训话“你们也知道了,今天那一批货送到了。这次的货是在抗日战争中通敌的铁杆汉奸,顽固分子,今天把他们交给你们,把胆子练起来。没忘记枪怎么用吧?家伙什都带起了,听到没有?”罗娜面无表情的扫过众人。“是!”姑娘们齐声答到,左脚的靴子用力的跺了一下地面。“领枪吧。”罗娜挥手示意。姑娘们从旁边的架子上取过冲锋枪和手枪,检查好子弹数,确认保险和击发装置的完整,随后排队走出车门,上了卡车。
刑场有些远,卡车上杨凝雪还有些轻微晕车,不过刘妍这次苦笑着小说对她说“阿雪,这次我可没带纸了。。。”杨凝雪被逗乐了,连带着晕车都好了些。汽车到了目的地,嘎的一声停住,大家纷纷从车上下来,随即看到一群犯人已经被五花大绑捆住在杆子上,但是嘴里还叫着些什么。“你们狗日的,日你妈,大汉奸交了钱放跑了,拿老子顶缸,你。。。”话还没说完就被远处的士兵冲上来一拳打在下巴上。“妈的,哪个逼崽子绑的,嘴都堵不严实,我。。。”察觉到后面姑娘们的目光,他顿时转过头去,若无其事的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姑娘们站在指定的位置,面对这这些将要死在她们枪口下的人,心中还有些不适,只有杨凝雪不为所动,看得对面绑在柱子上的癞子脸激动的情绪都冷了下来,看着这群军装制服女兵,每一个人都是可以说是优秀的容貌,傲人的身姿摄人魂魄的长靴,他的下面竟然起了反应,头脑一晃一晃的,面颊潮红,似乎陷入了临死前的疯狂。
罗娜在远处一直张望着,直到一辆小轿车驶来,非常恭敬的弯腰等在车门的一侧。车门缓缓打开,一个面容阴沉的长脸男子步下了小轿车,正是那位大人物。“罗上校,这一批学员的质量怎么样?你保证会有惊喜,别让我失望啊。”罗娜在一旁笑到,“请老板放心,这一批之中有一个学员很有潜力,若是老板喜欢,还请考试之日,老板亲自审核。”那中年男子点点头,道一声“准备开始吧。”向众人走去,罗娜随即跑向领队的位置,整理好队伍,等待训话。“诸位,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为了磨炼你们的意志,锻炼你们的胆量,我特意申请了这批囚犯让你们练练手。这些人都是汉奸,他们在前些日子日本还没有投降的时候还打算帮日本人攻城,是背叛党和国家的罪人,这种人死不足惜。现在,把结果他们性命的任务交给你们,好了,开始吧。”话音刚落,罗娜便高声道“是!准备——”姑娘们打开保险,瞄准好目标,这时从一侧传来一道光和一声闷响,微微的把姑娘们的注意力都转移向了那里,随即明白,这便是她们所看到的照片由来。“执行!”罗娜下达了口令。哒哒哒的枪声从m3冲锋枪枪口发出,顿时掩盖了所有动静。不到二十米的距离,.45ACP手枪弹几乎是瞬时击穿了人体,造成一个又一个空腔,撕扯出血肉喷溅在草地上,囚犯们刚刚还高昂着的头颅瞬间低了下去。打完一个弹匣,罗娜命令她们冲上去练一练匕首。这时大家发现,杨凝雪面前的囚犯只是受了重伤,没有一处致命部位中弹。观看的男人的脸上有些变色,不过继续看了下去。杨凝雪随着大家冲了上去,大家只是对着尸体各个部位刺下去,拔出来,往往复复找找手感,而她则掏出匕首割断了绳子,癞子脸随即倒在了地上。她面不改色心不跳,抬起靴子对着癞子脸的下面就是一脚,随机不管他临死发出哀嚎,又是一脚,把靴根捅入了男人的嘴巴,直到不能再陷入。堵住了男人的嘴,另外一只脚随即移了上来,出发前在换衣间,他已经换上了上次的奖励——那对可怕的带倒刺的靴根,一下一下,男人的眼睛被喷出的血流盖住,只能仰望着视角中杨凝雪嘴角带着些许冷酷的戏谑表情,身体上的疼痛达到阈值时终于晕死了过去。杨凝雪停了下来,双足嵌在男人的身上,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抽出一只靴子,对着心脏的部位猛的发力,一下就透过肋骨间距,刺入了心脏,随后慢慢拔出,冲起一束血雾,不过都被靴底挡住,均匀的移动靴子,让下面染成红色,然后换另外一只靴子,如法炮制,然后开心一笑,随后又看了看尸体破损的头颅,厌恶的踢开。在一旁的阴沉男子看到这里,脸上逐渐浮现的诡异的笑,面色红润起来。对这次执行效率有些不满,罗娜要求杨凝雪不要玩花的,提高效率,她也答应了下来。
第一排的尸体被移走,第二排犯人被赶了上来,然后五花大绑。这次杨凝雪分到的是一个中年妇女,骂骂咧咧的劲头一点也不比男人差,在堵上嘴巴之前,杨凝雪已经从她嘴里听到了一些婊子之类的词汇,心中存着的对女人大度一点的念头也化作青烟消失。这次用的是M1895N左轮手枪,俗称七音子,因为有七发子弹而得名。“执行!”低一发打的是左膝盖,中年妇女吃痛斜向一边。第二发中右膝,这次她是差不多龟了下来。第三发第四发打在两腿中间,使得她双眼圆睁,嘴巴不停的摇动,似乎破布都要被晃出来。第五发对着右乳,这时她已经没有更大的反应了,只是做着无意义的挣扎。第六发中气管,动脉血顺着弹孔喷涌而出,顺带发出“嗬~嗬~”一般拉风箱的声音。第七发,手枪在空中画了一个圈,最终停在头的部位。嘭的一声后,妇女的头颅正中央出现了一个弹孔,其后的柱子被红白之物所覆盖。完美,杨凝雪嘴角轻轻的翘了起来,还行我的枪法还没有退步嘛。
上面的长官乘车走了,走的时候表示很满意,这使得罗娜的脸上也带了几分笑意。回到营地,在换衣室中,杨凝雪像往常一样清理掉靴子其他部分的污垢,唯独保留了被红色染透的靴底。挺漂亮的,她想,今年可是本命年,得喜庆些。
ezzzzz: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6666好看
guu123: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好赞,追了,严重期待后面的剧情
chiliastttt: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想知道特务和男友之后的发展啊哈哈,希望虐中带有爱吧
516123082: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哇,太爽了,居然不让玩花的,期待下次人体穴位图(斜眼笑),希待杨凝雪早日升职把自己的地下党男友圈养起来,天天看自己虐他的同僚
lainnnn: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516123082:2019-08-21 08:48 哇,太爽了,居然不让玩花的,期待下次人体穴位图(斜眼笑),希待杨凝雪早日升职把自己的地下党男友圈养起来,天天看自己虐他的同僚
哇,你好重口啊(手动斜眼)
lainnnn: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chiliastttt:2019-08-21 02:16 想知道特务和男友之后的发展啊哈哈,希望虐中带有爱吧
哈哈,敬请期待吧
lisansi:Re: 【新人渣作】(残忍向)残酷女特务的养成游戏
女女的剧情确实看起来更刺激,加油楼主,很期待后续剧情…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