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6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二(当做是十二吧)弹 枷(血腥监禁拷打虐杀踩踏不适自重)

weixiefashi:20120526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二(当做是十二吧)弹 枷(血腥监禁拷打虐杀踩踏不适自重)
到处都是肉块。
一直罩着眼睛的黑布滑落掉下后,我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地狱般的情景。
到处都是肉块。到处都是血迹。
躺在地上的男人,四肢被折向了非人的角度,而且支离破碎,几乎已经辨认不出是人类的形状了。而那尸体,浸泡在血泊中。
嗒——
高跟靴金属靴跟敲击地面的清脆响声传来。我浑身一哆嗦,对恐怖杀戮者的恐惧顿时笼罩全身。

在残骸前站住的女性,拥有维纳斯一样罕见的美貌,身体的曲线极为完美。只是,表情却如无机质一样,冰冷,残酷。像是要强调她的美丽躯体一样,女性穿着贴身的黑色迷你裙,裙子下方可以窥视到闪着晶莹光泽的白皙大腿。黑色的蕾丝吊带袜紧紧裹着美腿,四条黑色吊带贴着大腿往上延伸,一直没入到裙子深处。足下则是一双长及大腿根部的黑色过膝长靴。光滑的漆皮靴面反射着黑亮的冷光,让人看了不寒而栗;黑色长靴的靴跟是金属制成的,足有十几厘米高,又尖又细,锋利无比,更像是恐怖的杀人利器。女性的上半身则是衬着荷叶边的白色紧身衬衫和黑色的缎面长手套,把身体和双臂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而所有这些,都溅满了点点鲜血,像是许多美丽的红色斑点花纹。
女性熟练地取下男人脖子上拷着的板。这时候我意识到,自己脖子上也拷着同样的东西。
俗称的枷锁或者首枷。两块带有半圆形缺口的木板合在一起,把我的脖子和双手手腕紧紧箍住。并且,这首枷还用铁链吊在天花板上,让我仅能勉强踮着脚站立。即使稍稍放松一下脚踝,也会马上被首枷勒着脖子吊在空中。这个拷问具除了施加痛苦之外,还剥夺了我全身的自由——不,正确地说,是我们……

我听到了旁边传来的微弱的喘息,努力把视线移向那边。
那是一个和我一样,全身赤裸、戴着首枷的男人,没有蒙眼。看样子和我一样是二十多岁。
看他的表情已经没了血色,变成紫色的嘴唇格外显眼,并且全身都微微颤抖着。

我是从中途开始被半吊在空中的,但是腰部以下感觉快要被吊断了。他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他极端痛苦和恐惧的表情看来,说不定从那个男人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看了。看到那具男尸的惨状,想象着一个大活男人被折磨成这样一副非人模样的残酷过程——如果是我,我不知道会不会看到一半就疯掉呢?
他时不时地因为肌肉疲劳而放松双脚,但是随着又因为脖子被勒着吊起而不得不重新踮起来。膝盖摩擦产生苦闷的声音,同时被烧黑的喉咙一鼓一鼓,发出吱吱的刺耳喉音。那已经不是语言了,当然听不出他要说的是什么。不过,流着干涸的眼泪,乞求饶命的意思,是谁都看得出来的。
不断回响的声音,比喻的话,像是夏日的蝉的叫声吧?刺耳的喉音穿过耳膜传进我的耳朵,清楚地带来了他满心的恐惧。
当然我也害怕极了。
就剩下我和他两个人了。下一个被残杀的,是我还是他?
无论如何,最后都会变成地上那个男人的惨状吧。怎么办?好恐怖……身体颤抖着,心脏也在剧烈跳动,全身因为巨大的恐怖感而一片冰冷,喉咙因为恐惧而噎着,发不出任何声音。为何同样的状态,旁边的那个人却在拼命试图发出声音呢?不可思议。
漂亮性感的女性优雅地松开手,手中的两块枷板掉落在地上,发出清冷的声响。我感觉就像是听到了新的死亡歌剧的开幕暗示一样……








女性慢慢抬起头。我不敢对上她的视线,条件发射般地把目光移向地上那团肉块。
可怕凄惨的模样。但是我震惊地发现,那个几乎已经是肉块的男人,竟然还活着。虽然很微弱,但是确实还在呼吸着,还在忍受全身支离破碎带来的、凡人已经难以描述的恐怖疼痛。这也是我不久后的样子……被这无法否定的事实打垮,我绝望透顶,身体仿佛在深渊中不停坠落。
但是比起那遥远的、正在慢慢死去的肉块,眼前的女性才是真正的死亡的象征。
女王金属靴跟敲击地面的冰冷响声,有节奏地响着,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比一声接近,清脆、骇人,就像是死神来临的脚步一样,一声一声地扎着我的耳朵。我不敢看女王摇着性感酮体,踩着猫步走过来的美丽模样,只是死死凝视着远处地上的肉块。
很快金属高跟靴的敲击声停在了旁边那个人的附近。同时,还听见了那人因为惊恐失措而开始狂乱的声音。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当然谁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解脱。那个人惨死之后,下一个就是我了。

绝命的惨叫瞬间在狱中响起。
悲惨不堪入耳的惨叫就在我身边不远处发出。我不自觉得想塞住耳朵。但是双手被首枷箍住,一动也不能动。手和脸的位置是如此靠近,但却永远不可能为耳朵阻挡那令人神经崩溃的惨叫。
在这个恐怖的地狱中,他,还有远处地上的那个男人,都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吧?当然,我也一样。那么,在恐惧中等待必定会来临的惨死,这份煎熬,还有什么意义?但是当身边那个他的凄惨嚎叫一声高过一声地响起来的时候,我却又希望他的痛苦时间越长越好,那怕是多一分钟,我也不想被那样残酷地虐待。
脑海中自我矛盾着,越是思考,男人的悲鸣就越是刺激着耳朵。
不要看比较好。我告诉自己。这样做还比较轻松。反正结果早已经知道了,远处那个男人的惨状就是不久的下场了。而虐杀成那副摸样的过程,还是不知道为好。
比如在医院拿到的药,只要它有效就好了。药是什么成分、药是怎么发明的、发明者是什么样的人物、人物的时代背景什么的,普通人没有必要知道。我现在的状况也是一样。这么可怕的情形完全没有必要去看……所以,所以——
就像是嘲笑这份决心一样,被一声特别凄厉的惨叫吸引,我转过头去,然后我也一样地尖叫起来。
我马上就开始痛恨自己的好奇心了。但是同时,太过疯狂和血腥的场面,反而让我无法移开视线。
旁边的那个男人已经没有什么地方还是完好的了。
脸上的鼻子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大量的血液从脸部中央流淌下来,脸的下半部全都被染红了。肺部残留的空气通过受伤的喉咙,拼命试图发出声音,最后却变成怪异的、凄惨的尖叫。
很快,男人的耳朵也不见了,血沫飞溅,他再度大声惨叫。我体内的恐惧快速膨胀起来。但是双眼还是没有办法从男人脸上移开。
因此,我笑了。除了笑之外,我还能做什么?除了笑之外,我还能怎么样来保持自己不发疯?于是,我竭尽全力,挤出一个难看的笑。
就在这时,女王的身躯突然占据了视野中央。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她艳丽的头发,稍稍染了点黄色,并在肩膀上微微卷成两个螺旋,带来一种优雅贵族的风格。她的眼睛很大,像是冰冷的湖水一样,看不到底。在那眼瞳的深处,仿佛蕴藏着某些强大的力量。像是要象征她冷酷刻薄的天性一样,她的嘴唇很薄,但是却由于唇膏和鲜血的滋润而闪闪发光。
理所当然地,我的视线离开了凄惨丑陋的男人,转向了残酷美丽的女王身上。不知为何,好像身体中什么血液开始涌动,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升上来。站在眼前明明是那么恐怖那么残忍的杀戮者——但是,也是那么性感,那么美丽。不知不觉地,我的下半身开始发热。


因为恐惧而挤出的惨笑不知不觉消失了。
为什么要恐惧呢?她明明就是如此的美丽性感,如此的残酷冷血,她简直就是女神,掌管美丽与死亡的女死神。不错,我马上就要被她残忍地虐杀掉了,但是这又有什么?这难道不是值得庆幸的事情吗?多少人修几辈子的福都换不来的啊!
女王上身前倾,紧贴着满是鲜血和泪水的男人身体。女王脑袋微歪,近距离仔细欣赏着男人惨不忍睹的脸,那件自己用暴虐雕塑出来的残酷之美的艺术精品。女王的绝世美貌离男人血肉模糊的脸还不到三指距离,闪亮的粉色娇唇更是几乎接触上去了——
我,开始有点羡慕他了。


女王的长发微微随风飘动。
我贪婪地注视着她魅惑的肢体,目不斜视。时不时映入视野的男人,对我来说已经是遮挡视线的障碍物了。当然,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相比于正在忍受残酷死亡的男人,正在施加残酷死亡的女王有魅力得太多了。
明明相互缠绕在一起,却形成了如此鲜明的对比。
女王脱下了一只手套,用白玉一般的指尖轻轻抚摸男人的嘴唇。我的眼珠随着女王的手指转动,同时下半身越来越涨,越来越热。她慢慢地,将刚才撕下的耳朵强塞入男人的口中。随着白皙的玉手慢慢地插进去,最后大半个手掌都进入了男人的嘴巴里。男人的牙齿当然早就敲掉了。女王锋利的指甲在男人嘴中肆虐着,从男人腮帮鼓动的样子就可以想象出女王玉指在口腔中疯狂乱戳的情形。男人似乎想惨叫,但是嘴巴里被女王的玉掌堵住,只能憋出悲惨的呜咽声。很快,男人就满口是血了,女王玉一般的手臂也染得鲜红,十分漂亮。
这个时候,我的阴茎终于忍不住怒张起来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看不出女王的感情有什么变化。
女王抽出手。男人立刻反胃地干呕起来,带血的耳朵吐出来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剧烈咳嗽,大量的血和胃液也被咳了出来。
血淋淋的残耳掉在地上,女王的高跟长靴一脚踏上去。黑色长靴的前掌来回碾着,从残耳迸出的红色和漆皮靴和黑色对比鲜明,美极了。看着女王扭动细腰践踏男人身体残落物的美丽姿势,我深深地沉醉了,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只残破的耳朵,被她狠狠地践踏在黑色长靴底下。
就像是水被吸入沙中一样,我对她越来越崇拜。
女王的眼睛再次回到男人身上。深邃的瞳孔闪着冰冷的光,表情没有一丝变化,没有进一步的施虐,仅仅是注视着男人。被冰冷的目光注视着的男人,在压倒性的迫力下,已经陷入了半疯狂的状态,各种丑态都显现出来。哭喊、叫嚷、颤抖、哀求,惨不忍睹。
——如果那是我的话……我的话!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在她的身边……
妒忌在我脑海中卷成了漩涡。厌恶他、憎恨他……


女王的手轻轻触摸了男人的肩膀。男人吓得像是触了电一样,整个身子都弹了起来。看到男人无可救药的模样,我恨得发了狂。这时候,女王慢慢地,将沾满鲜血的手握成拳头,狠狠地殴打在男人的肚子上。染血的拳头陷入了肚子里,我的心也一下子抽紧了。

男人发出呻吟,同时身体被打得向后退去。但是,首枷和铁链勒住他的脖子,又把他的身体带回了原来的位置,而在原来的位置等待着他的,是下一波更猛烈的殴打。男人的身体不断地重复着被殴打、打飞、弹回来、再次被殴打的一连串动作。手肘、膝盖、靴尖、甚至尖锐的靴跟等,凡是女王躯体上最坚硬的部位,都集中殴打在男人的腹部。
砰!砰!砰……
残酷的殴打刚进行了十来次,男人沉闷的惨叫就消失了;二十次之后,男人的眼神都变得空虚了;三十次之后,他开始呕吐;超过五十次的时候,从喉咙中呕出来的已经是内脏破裂涌出来的大量鲜血了。
目睹这样美丽的残酷,我彻底被征服了。下半身的欲望越涨越高,几乎已经不能自拔。




全身鲜血闪闪发亮的女王,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男人。这才是美丽和丑陋的对比。
当然,不能否认的是,如果没有他,她也不会美得如此耀眼。正是有他的对比,正是施加在他身上的暴虐酷刑,才让她成为我全身心崇拜的冷艳女神。
女王用裹着黑色缎面手套的手抓住男人的头发,注视了几分钟男人又红又紫、两眼翻白的脸。然后扬起赤裸的,染满鲜血的另一只手,狠狠地扇在男人的脸颊上。男人整个头部都被这巨大的力量扇得扭了过去,然而几乎马上,女王反手又是一掌扇回来,男人另一边的脸颊迸出了鲜血,头部又被扇得扭向了相反的角度。
从左扇到右,又从右扇到左……耳光的暴风雨无情地肆虐在男人的脸上,肿胀变形的头颅左右摇摆,甚至身体也被她的耳光带得左右甩动着。渐渐地,男人的双脚失去了力量,变成仅仅是垂落的状态,但是箍在首枷上的双手却还是抽搐着。
——他的生命已经快被无尽的残虐消耗殆尽了吧。
我一眨不眨地观看着这场精彩的耳光虐,好几次我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就是在那边得到女王虐打的是我,而不是那个可恨的男人……
突然间,我似乎想通了什么。
是的,是那样!为什么到现在才注意到呢?
——他的遭遇,就是他的义务啊!为了成就她的美丽而奉献的义务。
不光是他,还有我,还有远处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那个男人,我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承受女王的残虐,为了给她增添魅力,为了成就她的残虐之美。




耳光声一开始是清脆的,但是渐渐地,变成了扇打破棉絮的声音了。因为男人脸颊上的皮肤已经完全被打得稀烂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耳光的暴风雨终于停歇下来了。
女王解开男人的首枷,男人的身体顿时失去了支撑,烂泥一样坍塌在地板上。
女王闪亮的漆皮黑色高跟靴重重地踢在男人的侧腹上。男人死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身体像垃圾一样被踢得飞了起来,然后仰面落在地上。女王的长靴踩踏在男人的跨股之间,时而轻轻的踩抚,时而狠狠地蹂躏,有时是用平的前掌践踏,有时是用锋利的金属高跟扎刺。看着男人丑陋的阴茎无助地任凭女王的长靴玩弄,我的阴茎也一跳一跳地渴望起来。
在长靴的爱抚和蹂躏下,男人的阴茎怒发暴涨。即使生命之火已经在残虐的暴风中摇摇欲灭,但最本能的器官还是乖乖屈服在了女王的靴下。
把男人的阴茎虐得勃起了之后,女王高高抬起一条美腿,然后瞄准睾丸狠狠踩下!锋利的金属靴跟一下子穿透了可怜的睾丸袋子,在地面上发出了美妙清脆的声音。然后,长靴美腿抬起来,再次踏下!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男人的睾丸被尖锐金属靴跟扎踩成了一滩血肉烂泥。但是同时,我的阴茎更加高昂膨胀了。两个睾丸都被踩成了血泥之后,女王猛烈的踩扎移向阴茎。男人的龟头很快就渗出血来了,像是要臣服于她的黑靴一样,马眼中喷出了血柱。
很快,随着一记凶狠的踩踏落下,类似面包破裂的声音响起,男人的阴茎彻底完蛋了。原本充溢在海绵体中的鲜血一下子全喷了出来,落在那只美丽漆亮的黑色长靴上。


我的嘴角不自主地上扬了。
看到那人的男人根源被踩烂,我兴奋极了。如果躺在那里被践踏的是我该有多好啊!

女王的狂虐还远远没有结束。
黑色长靴细细的靴跟整个插入了男人嘴里,一下一下的插进去拔出来再插进去;锋利的金属靴跟从嘴巴插进去,穿透了腮帮从脸颊上穿了出来,满口的鲜血从两个口子汨汨流出,浸满了女王的靴跟和靴底。女王顺势把脚一提,锋利的金属高跟狠狠地扯破了男人的腮帮肌肉,男人的“嘴巴”瞬间延伸到了耳根下——其中一半是原来的嘴,一半是血肉模糊的裂口。
女王又用长靴的前掌猛跺男人的头颅,颅骨破裂的声音多么悦耳啊。她伸出没戴手套的右手,用指甲一遍又一遍地刮着男人的巩膜,然后整只手指都插进了男人的眼睛里,在里面来回抠动,最后把破烂不堪的眼珠也挖了出来。
她不知从哪里取出了细长的小刀,把男人仅剩的一只耳朵也齐根割了下来,然后整个塞进了男人失去眼球的眼洞了,还用细细靴跟补上几下,硬生把残耳挤进头颅深处。女王仍然没有要停手的样子。她接着用那把染满血的小刀划开男人肚皮,然后伸手进去把肠子肝脏等内脏都扯出来、扔到地上,用两只闪亮的漆皮高跟黑靴狠狠地踩成肉酱。
女王的动作十分熟练和优雅,简直就是艺术家在雕刻自己的作品一样。
现在的他,跟最初被残杀的那个男人一样,全身都浸泡在自己的鲜血中、没有任何完整的地方了。



现在女王靴下的,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肉块。碎片。虽然曾经是人类,但是现在已经毫无生命的迹象了。
为什么呢?我的心中突然失落起来。
那个为什么不是我呢?在那里被蹂躏等死的应该是我才对!!
就在这时——
嗒。
死亡的高跟靴敲击声再次响起,并慢慢向我接近。
女王的视线也第一次落到我身上。
毫无感情起伏、像是在看蝼蚁一样的视线。
意识到这一点,我高兴地直打哆嗦。这次,这次终于轮到我了……果然靠他们是不够的,还是需要我……
激动和兴奋让我本来就高涨的阴茎流出了先走液。好像用手套弄暴涨到了极点的阴茎!但是双手都被首枷箍住了,自 慰什么的,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这样残酷的事情让我更加兴奋了。
来!快来折磨我吧!快来虐杀我吧!!我的死之女王!!!
skylancelot:Re: 20120526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二(当做是十二吧)弹 枷(血腥监禁拷打虐杀踩踏不适自重)
真重啊....我了个去的
heymrdj:Re: 20120526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二(当做是十二吧)弹 枷(血腥监禁拷打虐杀踩踏不适自重)
顿生一种叶公好龙之感……
bootsky:Re: 20120526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二(当做是十二吧)弹 枷(血腥监禁拷打虐杀踩踏不适自重)
怪不得觉得这么眼熟
原来是Black Onyx上的作品啊
同好握手~
huickd:Re: 20120526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二(当做是十二吧)弹 枷(血腥监禁拷打虐杀踩踏不适自重)
good boots and good taste
hzjlglm:Re: 20120526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二(当做是十二吧)弹 枷(血腥监禁拷打虐杀踩踏不适自重)
好刺激!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