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dodoki2005: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charming2020: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勃起了也就这么大,而且我已经五六年没。。。没勃起了。”

“那你是个性无能?”女友直接了当地问我。

“也不算是吧,毕竟我对你还是有欲望的。”我实话实说,女友的身材没的说,能追到她我可以吹一辈子了。“而且真的好想要你。”

“你的那里不行怎么要我?”女友不满地说“你为什么不早点说你没有性功能?你下面不举是个太监?我感觉我在和你浪费时间!我。。。”女友越说越愤怒,开始有点抽泣了。

“亲爱的,我有我的难言之隐,但是,毕竟我是爱你的,我希望得到你,即使得不到你,我也要想尽办法去满足你。我虽然配不上做男人,但是我爱你的心不比任何一个男人少。”我发自内心地去取得女友的谅解,她值得我这样去做。

我继续安慰着女友,不停地去解释我的苦楚。

“你。。。算了,那你想怎么样?”在我安慰了半天之后,女友也冷静下来。

“和你做一次,哪怕就一次。我喜欢你的腿和你的一切,你只需要让我和你的足做一次就满足了,这样我们分手都没有遗憾。”

女友一阵沉默,她现在虽然既惊讶又愤怒伤心,但她也是在乎我的。

“我可以帮你弄,但是这不算是做爱。你没有和我做爱的权利,你只能做我的奴隶。”她严厉地和我说。

“好的,我是您的奴隶,女王大人。”

“不,不是奴隶,是太监。对,就是太监。”女友修改了一下对我的称谓。“阉过了的那种。”

“奴才现在和被阉过了一样,没什么区别的。”

“呸,哪有你这种太监,阉割了还要足交的?太监连丁丁都要全部割掉。”

“是是,主人说的是。现在主人只有奴隶一人,主人对我的唯一恩赐就是帮奴才小小满足一下。除此以外,别无他求。”

“那好吧。。。”女友还是答应了,她收起身躯,把裸足伸向我的小鸡鸡上。

“可以穿着丝袜嘛?主人”我建议道。

“呸,变态丝袜控。”女友虽然这么说,但还是犹豫了一下,回身穿上刚刚褪下的丝袜。

“一只脚就足够了,你的那里那么小,没法用两只脚的。”女友开始给我揉搓。

“说好了,在我找男朋友这期间我可以帮你满足性欲,等我找到男朋友以后我就不会帮你了,那样是出轨,我需要你和我做个约定。”

“什么约定。”在胯下传来的快感让我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

“把你这里彻底割掉,全部阉割干净,做我的小太监。”

“好的,主人。”我不假思索地说,老实说,我也做过绿帽奴。前女友出轨几次都是我刻意安排的,对做绿帽奴并不陌生,也不反感。何况女友只是说说,也不会短期内真的再找一个男人。

回到现实,女友的美足几乎已经让我到了极限,我停止了短暂的回忆,开始留意眼前的快感,我甚至能看见女友裙下黑色的内裤。

“变态,去做太监吧。生来就是做太监的料。”女友一边动作一边和我说。

终于,在女友熟练的踩踏下,我的小鸡鸡射出了黄白色的液体,沾在了女友的丝袜上和足底还有床上。

“舔干净。”女友把丝袜再次伸到我的眼前,我能闻到上面浓浓的精液味道,而且还带着我的体温。

在我吃下自己的精液后。女友脱下丝袜,又脱下黑色的内裤,黑色的内裤上明显已经湿了一小块,脱下来可以明显看到上面粘着的液体和阴部拉丝。

“轮到你了,废物。”女友这是让我给她口交。

“刚刚还在电影院里面给你口过。”我没想到女友的性欲居然这么强,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要我给她口交了。

“怎么了?你只用舌头怎么能满足人家?人家都用自己的丁丁满足女朋友,只有你这么没用……”

“好了好了,亲爱的,我这就来。”我打断她的不满,跪在她的双腿间,轻轻分开她的穿着丝袜的美腿。

女友感觉自己的私处已经暴露在我的面前了,也就不在说话了。轻轻地“哼”了一声,就随着我的动作开始配合起来。

我闻着女友充满淫水的下体的味道,知道女友动情了,眼前的小骚穴想要了,我先分开她的阴唇,用舌头撬开阴部,舔舐着外围。

女友受到了这种刺激,忍不住身体开始颤抖,轻轻地呻吟起来。

和女友第一天交往我就知道她并不是处女,她和他的两任前男友都发生过关系。第一次给她口交的时候是在公园里,她半推半就地让我给她口了,那一次她刚刚和男朋友分手不久,两个人可能还打过分手炮。

眼前女友的小穴和曾经其他男人做过,而我只能用舔来满足她的性欲,用舌头在别人阴茎抽插冲刺过无数次的地方舔舐,想想就很令人窒息,对于被前女友戴过绿帽的我来说,可能这种刺激要远远比单纯地口交来得更强烈。

“我和其他人做过,你不在意嘛?”女友突然问我,她知道我认识她的前任男朋友,那是我的同学,虽然接触不多,但还是有点了解。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很壮很高,很擅长运动。

她第一次问了我这种问题,我突然感觉我无法适从,毕竟想象和实际不同,而且当着面问我这个问题是为了什么?坦白?对比?还是让我嫉妒和自卑?

不过她并没有留给我回答的时间,在我口舌的时候继续说:“你应该知道的,他、他是性能力挺强的一个小伙子。他……他在床上操、操我的时候很用力,也很刺激。”女友有点犹豫地说出来。

这是故意的!我心里想着,但不知道女友是实话实说还是故意刺激我。我继续听着,心理却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似乎还想听女友说更多。

“我想和他做,和他开房。”女友说出了她的真实想法。
.
葡萄昂:Re: SM,强制,丝v,踢蛋,羞辱,合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