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契约

16686a:魔鬼契约
“啊~!啊~!啊……”一间破烂的出租屋内,一个衣服被扯的稀碎的美女正被一个猥琐的男人骑在身上侮辱。美女泪眼婆娑,浪叫声中掺杂着丝丝痛苦,这已经是今天第十个了,连续不断的被抽插泄欲让她越来越痛苦不堪。
美女名叫萧淑婷,她的老公顾友达是个十足的赌徒,在输光了家产之后终于把她也输进去了。顾友达每当输掉赌局,就向对方吹嘘自己的妻子多么貌美如花,要用萧淑婷的美色来偿还赌债。
萧淑婷的美貌无需顾友达的吹嘘,她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虽然因为顾友达的败家行为,她无法像别的美女那样穿着高档的裙子、涂擦名贵的化妆品,但她每天都在悉心的打扮自己,看到自己喜欢却买不起的漂亮衣服,她就自己裁剪缝制,而她毫无瑕疵的美貌根本无需用名贵的化妆品来衬托,洁白如玉的肌肤,小巧挺致的鼻尖,香艳娇媚的双唇,极致勾魂的狐媚眼,让任何人都无法把持自己的原始欲望!
那些因为顾友达无力还债而不得不选择来享受萧淑婷的美色的赌徒们,有了第一次之后都会突然变的疯狂的专门找顾友达赌博,赢了赌局之后也不要钱,就指定以萧淑婷的美色来抵债。
顾友达为此而沾沾自喜,一天在出租屋里喝的醉醺醺的,向萧淑婷吹嘘幸亏他脑子好使,现在赢了就拿现钱,输了还不用往外掏,简直就是无本买卖!而他赢来的钱又和一帮狐朋狗友吃光喝光,根本不会给萧淑婷一分钱!萧淑婷无力的躺在床上看着得意洋洋的顾友达,只能默默流泪。她不是没想过要离婚,逃离这个人渣,但当她有一次鼓起勇气提出来时,顾友达就对她一顿拳打脚踢,还掏出一把匕首抵在她的脸上威胁说如果她敢离婚,就毁了她这张脸!
萧淑婷十分爱美,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美丽容颜,如果她被毁容的话,那对她来说比死还要痛苦一万倍。萧淑婷最终屈服在顾友达的淫威之下,守在出租屋里委曲求全,她没有身世,没有背景,没有什么有权有势的朋友,如果顾友达要害她,连个挡在她身前的人都没有!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萧淑婷都只能以泪洗面,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她当初被这个禽兽的外表所蒙蔽,从无数的追求者当中选择了最下三滥的一个呢?萧淑婷无奈的叹息着,强制自己睡去,毕竟明天还要接客呢……
骑在萧淑婷身上男人终于爽完了,他虚弱而满足的的将肉棒从萧淑婷的下体拔出来,爬下床提上裤子,正要离开时忽然看到萧淑婷躺着的枕头底下露出来一沓钱,“艹!还得给钱?”他指着那一沓钱质问道。
“不不!不是!”萧淑婷急忙将钱压到枕头下面。事实上今天来到这间出租屋的一共是11个男人,其中有10个男人都是迫不及待爬到萧淑婷的身上抽插起来,但有一个男人只是默默的放下了一千块钱就离开了。当时萧淑婷很惊讶,因为顾友达让她用肉体抵债,根本没有上完了还得给钱的说法,但那个男人不仅给了她一千块钱,还没有干她而是直接离开了,这让萧淑婷非常惊讶,当她想起说声谢谢时,男人早已经离开了。
然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根本不听她解释,直接就摔门离开了。正巧顾友达赌博完了刚刚回来,跟这个男人撞在一起。
“哎嗨,徐哥,玩的还满意吧?”
“满意个屁,你TM欠我钱不给让我玩你老婆,结果还得倒给你钱是吧?你TM怎么不去开妓院啊?!”
“不是,徐哥,没,没有收钱啊……哎哎,徐哥!徐哥!”
顾友达急忙要拦住徐哥,但徐哥暴躁的把他甩了个趔趄,很不爽的就走了。
“艹NM,贱表子!”顾友达一脚踹开房门,抄起门边的一根木棍,对着萧淑婷就抽了下去!
“啊~!”萧淑婷被抽在腰上,惨叫起来,她想往床角去躲,却被顾友达薅住头发一把将她拽到了床下,又扬起棍子抽打在她的背上!
“说!偷着收钱了是吧?!还是TM的跟哪个野男人鬼混来的?”顾友达一边抽打着萧淑婷一边喝骂道。
“没有~!啊~!没有~!是有人主动给我的~!啊~!”萧淑婷痛苦的在地上爬着躲着顾友达的抽打,哭泣着说道。
“艹NM!你得有多贱,别人才给钱上你?!我让你贱!”顾友达一脚踹在萧淑婷的头上,然后又一棍子甩在她的眼角,将眼角的皮肤抽的通红破皮,一缕鲜血顿时淌了出来。
“不要!不要打我的脸~!!”萧淑婷恐惧的喊道,她现在唯一自我安慰的方式就是自己还是个美女,当她看到来上她的男人们如狼似虎的饥渴模样时,至少说明男人们对她的美貌非常满意。但如果自己被毁容了,那她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妈的!我让你留着这张贱B勾引男人!”顾友达看到萧淑婷很在意她的美貌,顿时找了发泄的出口,他抓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哐”的把瓶底敲烂,对着她的脸扎了下去,萧淑婷哪有反抗的能力?她只能眼睁睁的看到啤酒瓶破碎的玻璃渣扎在自己的脸颊上!
顾友达还嫌毁的不够彻底,他摁住萧淑婷的脑袋,用玻璃渣在她的脸上“哧~”的划下来,一直划到嘴角!
感受着脸上的剧痛,萧淑婷的眼睛瞬间涣散,怔怔的躺在地上失神,任凭顾友达再怎么拿着棍子打她,她也没再哭过一声,她仅剩的骄傲也没有了,她知道自己已经完了,彻底完了……!
顾友达打累了,就坐在桌边喝起酒来,一边喝一边还在骂骂咧咧,早晚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的,就一头趴在床上,醉酒状态下还不忘把枕头下的一千块钱掏出来装进自己兜里,嘴里嘟囔的骂着萧淑婷睡死过去。
按理说,顾友达能用萧淑婷的肉体抵偿赌债,至少也还算个继续混下去的办法,本应该比萧淑婷更在意的她的容貌,但顾友达就是个只管今天爽个够,不管明天怎么吃饭的人渣,以后的赌债怎么办以后再说,大不了把自己的父母再抵出去!
萧淑婷躺在冰凉的地上,两行清泪从眼角流出,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混到了现在这副模样,当初追求她的人数之不尽,为什么自己偏偏眼瞎选中了顾友达?
不过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她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没用了,萧淑婷默默的爬起身,她现在唯一能做的还算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尽快结束自己的痛苦。
她恍惚的走出门去,午夜的冷风有点凉,但她丝毫不觉得冷,反而有种即将解脱的期待。萧淑婷所住的地方位于市区的最北面待拆迁的棚户区,再往北就是村子里的坟地了,她走到一片坟地之中,向一棵粗壮的树走过去,将手中的绳子扔到枝丫上又垂下来,就在这棵树上结束自己的苦难吧!
脚下铺了块石头,萧淑婷打好绳结,正要把脖子套进去的时候,突然发现树下好像……有人?
“好美啊~!”那人蹲坐在树下,全身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完全看不到容貌,而令萧淑婷惊讶的是,这竟然是个女人,刚刚说话的声音非常柔媚,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亲近。
“你,你是谁?”萧淑婷颤抖的问道,在坟地里碰上个美女,这可是令一般人都会紧张起来的画面,不过萧淑婷没想过的是,她自己现在就是个站在坟地里的美女。
“好美啊~!”女人重复着说道,“我喜欢你的容颜,能送给我吗?”她站起身靠近萧淑婷,张开斗篷搭在了萧淑婷的肩上。
萧淑婷终于能够看清女人的脸了,她张着一张毫无生机的惨白一片的脸,虽然只从容貌上看也算是个美女,但惨白的脸色加上赤红的双目,让萧淑婷对这张脸怎么也喜欢不起来,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
“鬼啊~~!”萧淑婷恐惧的大叫起来,但她发现自己竟然叫不出声音!
“这么晚了,吵到别人不好~”女人戏虐的说道,“另外我不是鬼,我是妖精,或者你也可以认为我是魔鬼!”
这难道不是一个意思吗?萧淑婷在心里无语吐槽。
“你受伤了~!”女人摸了摸萧淑婷的眼角,那是被顾友达一棍子打出的伤口,“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萧淑婷紧张的被女人摸了一下,等她的手拿开之后,萧淑婷惊奇的发现自己的眼角不疼了,她急忙用手去摸……伤口完全好了,就像从未受过伤一样!
“啊!你的脸也受伤了呢~!”女人的手再次摸向萧淑婷的脸颊,却在即将摸到的时候停住了,“想不想让我摸一下呢?”她明知故问的说道。
萧淑婷当然想,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容貌,但她也知道对方肯定不会白白给她恢复容颜,“你,你想得到什么?”她紧张的问道。
“很简单,就是你这张脸!”女人娇笑着回答道,但她的笑容在萧淑婷眼中是如此的恐怖,“你可以拥有这张脸三年,三年之后你就会死去,而我就会得到你这张脸!”
“魔鬼契约!”女人阴冷的补充道。
“好!”萧淑婷很坚决的说道。
“啊!”女人明显惊讶了一下,她没想到萧淑婷竟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
“你……可以……其实……能讨价还价的……”女人都替萧淑婷着急了,仅仅是恢复容貌而已,对她来说易如反掌,而她的生命近乎是无限的,为了得到萧淑婷的美貌,她愿意等一百年都没问题,虽然三年之后就弄到手的话对她更好,但她总觉的这样对萧淑婷来说未免太不划算了,“人类的整容技术也可以帮你恢复啊,你其实没必要接受这么苛刻的条件啊!我留了很大的空间让你砍价啊!”
“唉,我哪有钱做整容啊!”萧淑婷叹了口气说道,“而且我想换一个生活,即便是被魔鬼控制也比现在的生活好多了,哪怕只能再活三年我也满足了!”
“真是可怜的美人儿啊~!”女人轻轻的抱了抱萧淑婷,“那我就主动给你宽限一下吧,三十年!三十年之后你会死去,到时候你的这张脸就是我的了!”
“其实还能再砸价的是吧?”
“……”
“三百年行不行?”
“滚!”
“那就一百年好了!”
“……”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啊!我说着玩的,三年我都很满足,何况是三十年呢?怎么签订契约?”萧淑婷哄着女人说道。
“允许我附身就可以了!”女人讪讪的说道,她现在无比后悔自己应该一直摆出一副阴冷的高贵的魔鬼气质的,现在却弄的自己就像个要糖吃的小女孩似的了,还得让萧淑婷来哄她!
“那好吧,我允许你附身!”萧淑婷严肃中还掺杂着一丝恐惧说道,她在此之前可从没相信过还真会有超自然的生命存在,但现在她已经在同意让一个来历不明的魔鬼附身了!
“翁~!”一阵眩晕感袭来,萧淑婷大脑一片混沌,她好不容易勉强着没有倒下,等她恢复过来的时候,眼前的女人已经不见了,恍惚间她觉的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梦醒之后却还要面对结束自己生命的事实。
她不敢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啊~!”萧淑婷兴奋的叫了起来,她的美貌回来了!不过那也就是说……魔鬼真的附在自己身上了?
“向那些侮辱过你的贱男人复仇!”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去统治人类世界做女皇吧!”
“啊!做女皇?”萧淑婷难以相信的问道,她可从来没有过要做女皇的野心。
“哼!你以为你可以找个偏僻的地方,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三十年吗?你现在已经被我附身,我们共用一个身体,而这个身体需要榨取男人的精血来滋润,需要享受男人的膜拜来升华!你的肌肤会比现在更柔滑,你的容貌会比现在更妖艳,你的气质会比现在更高贵,你的命令会让男人争前恐后的去完成,你会让男人顶礼膜拜,甚至为你献出生命也心甘情愿!”女人在她的脑海中引诱的说道。
“啊!”萧淑婷惊叹一声,她太希望自己变的更美了,当男人看向她时那种眼神中的贪婪欲望,会让她有一种深深的满足感,只是附在她身上的这个女人说的这些话真的会实现吗?
“你说……男人会愿意为我去死?这是真的?”萧淑婷还是不太相信。
“你可以拿顾友达做个试验!”女人怂恿的教唆道。
“顾!友!达!”听到这个名字,萧淑婷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我要让他死!”她恶狠狠的说道。
“死?咯咯咯!那未免太便宜他了!你可以让他受尽折磨,痛不欲生,然后再将他囚禁在你的精神牢笼中,每当你不开心了,就把他召唤到脚下折磨一番,让他永远的活在痛苦之中!”女人狠毒的说道。
“我真的可以这样做?”萧淑婷看上去还有些犹豫,但从她兴奋的伸出舌头舔了舔香唇来看,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试试了!
“去吧!记住,你现在是魔鬼!!”女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从萧淑婷的脑海中消失了。
………………………………………………………………………
第二天早上,顾友达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但伸到一半突然卡住了,因为他看到萧淑婷正坐在桌前浅浅的品茶,看到他醒过来时朝他微微一笑。
顾友达怔住了,他分明记得昨晚对萧淑婷一顿暴打,将她的脸用破碎的啤酒瓶毁容了,但现在萧淑婷的俏脸竟然已经完好如初,而且……顾友达总有种感觉,萧淑婷比昨晚更美了,美的让人……不敢靠近……
顾友达急忙向怀中摸去,将那一千块钱掏出来,红灿灿的票子晃着他的眼睛,让他清楚这不是在做梦。
“哼!真是个贱货,都已经大难临头了,却还惦记着那点钱呢!”萧淑婷在心里鄙夷的想着。
“你……”顾友达慢慢的挪向萧淑婷,想知道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哗~!”萧淑婷扬起手,直接将滚烫的茶水泼到顾友达的脸上,“看什么看?跪下!”她高傲的命令道,这种颐指气使的刁蛮性格来自于附身在她身上的魔鬼女人,现在正渐渐的影响到了萧淑婷的性格。
“啊~!”顾友达被泼了一脸热水,疼的他大叫起来,“贱表子!”他恶毒的咒骂了一句,向萧淑婷扑了过去!全集加扣一六六八六七五八九五
起名字真难啊:Re: 魔鬼契约
这个能搜到吧?

【踩踏足虐文】魔鬼契约1-4 2万3千字 [复制链接]
电梯直达
楼主
阿西吧 发表于 2019-4-29 12:43:47 | 只看该作者
啊~!啊~!啊……”一间破烂的出租屋内,一个衣服被扯的稀碎的美女正被一个猥琐的男人骑在身上侮辱。美女泪眼婆娑,浪叫声中掺杂着丝丝痛苦,这已经是今天第十个了,连续不断的被抽插泄欲让她越来越痛苦不堪。
美女名叫萧淑婷,她的老公顾友达是个十足的赌徒,在输光了家产之后终于把她也输进去了。顾友达每当输掉赌局,就向对方吹嘘自己的妻子多么貌美如花,要用萧淑婷的美色来偿还赌债。
萧淑婷的美貌无需顾友达的吹嘘,她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虽然因为顾友达的败家行为,她无法像别的美女那样穿着高档的裙子、涂擦名贵的化妆品,但她每天都在悉心的打扮自己,看到自己喜欢却买不起的漂亮衣服,她就自己裁剪缝制,而她毫无瑕疵的美貌根本无需用名贵的化妆品来衬托,洁白如玉的肌肤,小巧挺致的鼻尖,香艳娇媚的双唇,极致勾魂的狐媚眼,让任何人都无法把持自己的原始欲望!
那些因为顾友达无力还债而不得不选择来享受萧淑婷的美色的赌徒们,有了第一次之后都会突然变的疯狂的专门找顾友达赌博,赢了赌局之后也不要钱,就指定以萧淑婷的美色来抵债。
顾友达为此而沾沾自喜,一天在出租屋里喝的醉醺醺的,向萧淑婷吹嘘幸亏他脑子好使,现在赢了就拿现钱,输了还不用往外掏,简直就是无本买卖!而他赢来的钱又和一帮狐朋狗友吃光喝光,根本不会给萧淑婷一分钱!萧淑婷无力的躺在床上看着得意洋洋的顾友达,只能默默流泪。她不是没想过要离婚,逃离这个人渣,但当她有一次鼓起勇气提出来时,顾友达就对她一顿拳打脚踢,还掏出一把匕首抵在她的脸上威胁说如果她敢离婚,就毁了她这张脸!
萧淑婷十分爱美,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美丽容颜,如果她被毁容的话,那对她来说比死还要痛苦一万倍。萧淑婷最终屈服在顾友达的淫威之下,守在出租屋里委曲求全,她没有身世,没有背景,没有什么有权有势的朋友,如果顾友达要害她,连个挡在她身前的人都没有!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萧淑婷都只能以泪洗面,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她当初被这个禽兽的外表所蒙蔽,从无数的追求者当中选择了最下三滥的一个呢?萧淑婷无奈的叹息着,强制自己睡去,毕竟明天还要接客呢……
骑在萧淑婷身上男人终于爽完了,他虚弱而满足的的将肉棒从萧淑婷的下体拔出来,爬下床提上裤子,正要离开时忽然看到萧淑婷躺着的枕头底下露出来一沓钱,“艹!还得给钱?”他指着那一沓钱质问道。

“不不!不是!”萧淑婷急忙将钱压到枕头下面。事实上今天来到这间出租屋的一共是11个男人,其中有10个男人都是迫不及待爬到萧淑婷的身上抽插起来,但有一个男人只是默默的放下了一千块钱就离开了。当时萧淑婷很惊讶,因为顾友达让她用肉体抵债,根本没有上完了还得给钱的说法,但那个男人不仅给了她一千块钱,还没有干她而是直接离开了,这让萧淑婷非常惊讶,当她想起说声谢谢时,男人早已经离开了。
然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根本不听她解释,直接就摔门离开了。正巧顾友达赌博完了刚刚回来,跟这个男人撞在一起。
“哎嗨,徐哥,玩的还满意吧?”

“满意个屁,你TM欠我钱不给让我玩你老婆,结果还得倒给你钱是吧?你TM怎么不去开妓院啊?!”
“不是,徐哥,没,没有收钱啊……哎哎,徐哥!徐哥!”
顾友达急忙要拦住徐哥,但徐哥暴躁的把他甩了个趔趄,很不爽的就走了。
“艹NM,贱表子!”顾友达一脚踹开房门,抄起门边的一根木棍,对着萧淑婷就抽了下去!
“啊~!”萧淑婷被抽在腰上,惨叫起来,她想往床角去躲,却被顾友达薅住头发一把将她拽到了床下,又扬起棍子抽打在她的背上!
“说!偷着收钱了是吧?!还是TM的跟哪个野男人鬼混来的?”顾友达一边抽打着萧淑婷一边喝骂道。
“没有~!啊~!没有~!是有人主动给我的~!啊~!”萧淑婷痛苦的在地上爬着躲着顾友达的抽打,哭泣着说道。
“艹NM!你得有多贱,别人才给钱上你?!我让你贱!”顾友达一脚踹在萧淑婷的头上,然后又一棍子甩在她的眼角,将眼角的皮肤抽的通红破皮,一缕鲜血顿时淌了出来。
“不要!不要打我的脸~!!”萧淑婷恐惧的喊道,她现在唯一自我安慰的方式就是自己还是个美女,当她看到来上她的男人们如狼似虎的饥渴模样时,至少说明男人们对她的美貌非常满意。但如果自己被毁容了,那她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妈的!我让你留着这张贱B勾引男人!”顾友达看到萧淑婷很在意她的美貌,顿时找了发泄的出口,他抓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哐”的把瓶底敲烂,对着她的脸扎了下去,萧淑婷哪有反抗的能力?她只能眼睁睁的看到啤酒瓶破碎的玻璃渣扎在自己的脸颊上!
顾友达还嫌毁的不够彻底,他摁住萧淑婷的脑袋,用玻璃渣在她的脸上“哧~”的划下来,一直划到嘴角!
感受着脸上的剧痛,萧淑婷的眼睛瞬间涣散,怔怔的躺在地上失神,任凭顾友达再怎么拿着棍子打她,她也没再哭过一声,她仅剩的骄傲也没有了,她知道自己已经完了,彻底完了……!
顾友达打累了,就坐在桌边喝起酒来,一边喝一边还在骂骂咧咧,早晚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的,就一头趴在床上,醉酒状态下还不忘把枕头下的一千块钱掏出来装进自己兜里,嘴里嘟囔的骂着萧淑婷睡死过去。

按理说,顾友达能用萧淑婷的肉体抵偿赌债,至少也还算个继续混下去的办法,本应该比萧淑婷更在意的她的容貌,但顾友达就是个只管今天爽个够,不管明天怎么吃饭的人渣,以后的赌债怎么办以后再说,大不了把自己的父母再抵出去!
萧淑婷躺在冰凉的地上,两行清泪从眼角流出,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混到了现在这副模样,当初追求她的人数之不尽,为什么自己偏偏眼瞎选中了顾友达?
不过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她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没用了,萧淑婷默默的爬起身,她现在唯一能做的还算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尽快结束自己的痛苦。
她恍惚的走出门去,午夜的冷风有点凉,但她丝毫不觉得冷,反而有种即将解脱的期待。萧淑婷所住的地方位于市区的最北面待拆迁的棚户区,再往北就是村子里的坟地了,她走到一片坟地之中,向一棵粗壮的树走过去,将手中的绳子扔到枝丫上又垂下来,就在这棵树上结束自己的苦难吧!
脚下铺了块石头,萧淑婷打好绳结,正要把脖子套进去的时候,突然发现树下好像……有人?
“好美啊~!”那人蹲坐在树下,全身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完全看不到容貌,而令萧淑婷惊讶的是,这竟然是个女人,刚刚说话的声音非常柔媚,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亲近。
“你,你是谁?”萧淑婷颤抖的问道,在坟地里碰上个美女,这可是令一般人都会紧张起来的画面,不过萧淑婷没想过的是,她自己现在就是个站在坟地里的美女。
“好美啊~!”女人重复着说道,“我喜欢你的容颜,能送给我吗?”她站起身靠近萧淑婷,张开斗篷搭在了萧淑婷的肩上。
萧淑婷终于能够看清女人的脸了,她张着一张毫无生机的惨白一片的脸,虽然只从容貌上看也算是个美女,但惨白的脸色加上赤红的双目,让萧淑婷对这张脸怎么也喜欢不起来,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

“鬼啊~~!”萧淑婷恐惧的大叫起来,但她发现自己竟然叫不出声音!
“这么晚了,吵到别人不好~”女人戏虐的说道,“另外我不是鬼,我是妖精,或者你也可以认为我是魔鬼!”
这难道不是一个意思吗?萧淑婷在心里无语吐槽。
“你受伤了~!”女人摸了摸萧淑婷的眼角,那是被顾友达一棍子打出的伤口,“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萧淑婷紧张的被女人摸了一下,等她的手拿开之后,萧淑婷惊奇的发现自己的眼角不疼了,她急忙用手去摸……伤口完全好了,就像从未受过伤一样!
“啊!你的脸也受伤了呢~!”女人的手再次摸向萧淑婷的脸颊,却在即将摸到的时候停住了,“想不想让我摸一下呢?”她明知故问的说道。
萧淑婷当然想,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容貌,但她也知道对方肯定不会白白给她恢复容颜,“你,你想得到什么?”她紧张的问道。
“很简单,就是你这张脸!”女人娇笑着回答道,但她的笑容在萧淑婷眼中是如此的恐怖,“你可以拥有这张脸三年,三年之后你就会死去,而我就会得到你这张脸!”
“魔鬼契约!”女人阴冷的补充道。
“好!”萧淑婷很坚决的说道。

“啊!”女人明显惊讶了一下,她没想到萧淑婷竟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
“你……可以……其实……能讨价还价的……”女人都替萧淑婷着急了,仅仅是恢复容貌而已,对她来说易如反掌,而她的生命近乎是无限的,为了得到萧淑婷的美貌,她愿意等一百年都没问题,虽然三年之后就弄到手的话对她更好,但她总觉的这样对萧淑婷来说未免太不划算了,“人类的整容技术也可以帮你恢复啊,你其实没必要接受这么苛刻的条件啊!我留了很大的空间让你砍价啊!”
“唉,我哪有钱做整容啊!”萧淑婷叹了口气说道,“而且我想换一个生活,即便是被魔鬼控制也比现在的生活好多了,哪怕只能再活三年我也满足了!”
“真是可怜的美人儿啊~!”女人轻轻的抱了抱萧淑婷,“那我就主动给你宽限一下吧,三十年!三十年之后你会死去,到时候你的这张脸就是我的了!”
“其实还能再砸价的是吧?”
“……”
“三百年行不行?”
“滚!”
“那就一百年好了!”
“……”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啊!我说着玩的,三年我都很满足,何况是三十年呢?怎么签订契约?”萧淑婷哄着女人说道。
“允许我附身就可以了!”女人讪讪的说道,她现在无比后悔自己应该一直摆出一副阴冷的高贵的魔鬼气质的,现在却弄的自己就像个要糖吃的小女孩似的了,还得让萧淑婷来哄她!
“那好吧,我允许你附身!”萧淑婷严肃中还掺杂着一丝恐惧说道,她在此之前可从没相信过还真会有超自然的生命存在,但现在她已经在同意让一个来历不明的魔鬼附身了!
“翁~!”一阵眩晕感袭来,萧淑婷大脑一片混沌,她好不容易勉强着没有倒下,等她恢复过来的时候,眼前的女人已经不见了,恍惚间她觉的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梦醒之后却还要面对结束自己生命的事实。

她不敢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啊~!”萧淑婷兴奋的叫了起来,她的美貌回来了!不过那也就是说……魔鬼真的附在自己身上了?
“向那些侮辱过你的贱男人复仇!”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去统治人类世界做女皇吧!”
“啊!做女皇?”萧淑婷难以相信的问道,她可从来没有过要做女皇的野心。
“哼!你以为你可以找个偏僻的地方,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三十年吗?你现在已经被我附身,我们共用一个身体,而这个身体需要榨取男人的精血来滋润,需要享受男人的膜拜来升华!你的肌肤会比现在更柔滑,你的容貌会比现在更妖艳,你的气质会比现在更高贵,你的命令会让男人争前恐后的去完成,你会让男人顶礼膜拜,甚至为你献出生命也心甘情愿!”女人在她的脑海中引诱的说道。

“啊!”萧淑婷惊叹一声,她太希望自己变的更美了,当男人看向她时那种眼神中的贪婪欲望,会让她有一种深深的满足感,只是附在她身上的这个女人说的这些话真的会实现吗?
“你说……男人会愿意为我去死?这是真的?”萧淑婷还是不太相信。
“你可以拿顾友达做个试验!”女人怂恿的教唆道。
“顾!友!达!”听到这个名字,萧淑婷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我要让他死!”她恶狠狠的说道。
“死?咯咯咯!那未免太便宜他了!你可以让他受尽折磨,痛不欲生,然后再将他囚禁在你的精神牢笼中,每当你不开心了,就把他召唤到脚下折磨一番,让他永远的活在痛苦之中!”女人狠毒的说道。

“我真的可以这样做?”萧淑婷看上去还有些犹豫,但从她兴奋的伸出舌头舔了舔香唇来看,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试试了!
“去吧!记住,你现在是魔鬼!!”女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从萧淑婷的脑海中消失了。
………………………………………………………………………
第二天早上,顾友达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床上爬起来,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但伸到一半突然卡住了,因为他看到萧淑婷正坐在桌前浅浅的品茶,看到他醒过来时朝他微微一笑。
顾友达怔住了,他分明记得昨晚对萧淑婷一顿暴打,将她的脸用破碎的啤酒瓶毁容了,但现在萧淑婷的俏脸竟然已经完好如初,而且……顾友达总有种感觉,萧淑婷比昨晚更美了,美的让人……不敢靠近……
顾友达急忙向怀中摸去,将那一千块钱掏出来,红灿灿的票子晃着他的眼睛,让他清楚这不是在做梦。
“哼!真是个贱货,都已经大难临头了,却还惦记着那点钱呢!”萧淑婷在心里鄙夷的想着。
“你……”顾友达慢慢的挪向萧淑婷,想知道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哗~!”萧淑婷扬起手,直接将滚烫的茶水泼到顾友达的脸上,“看什么看?跪下!”她高傲的命令道,这种颐指气使的刁蛮性格来自于附身在她身上的魔鬼女人,现在正渐渐的影响到了萧淑婷的性格。

“啊~!”顾友达被泼了一脸热水,疼的他大叫起来,“贱表子!”他恶毒的咒骂了一句,向萧淑婷扑了过去!
“嘭!”顾友达只觉的眼前黑影一晃,他的下巴被重重一击,人跟着就踢的仰了起来,狼狈的摔在地上!
萧淑婷看了看自己的高跟鞋尖,一脸的嫌弃,鞋尖触碰了顾友达的下巴,让她觉得染脏了这双性感的高跟鞋。这双高跟鞋很美,黑色的鞋面反射着冷魅的光芒,两厘米的防水台既显的阴魅又不失柔和,十二厘米的鞋跟纤细性感,锐形的鞋尖令人忍不住心生爱怜,这是她最后的财产了,她一直将这双高跟鞋藏着舍不得穿,现在刚穿出来就被顾友达弄脏了,让她的心情变的很不好。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顾友达惊惧的问道,萧淑婷今天所展现出来的高贵阴冷的气质,一脚就将他踢倒的敏捷身手,还有明明已经被毁容却又完好如初的相貌,这些都让顾友达惊疑不已,他毕竟与萧淑婷相处了很久的日子,对萧淑婷各方面都很了解,现在萧淑婷像是突然变了个样子,不由的让他不怀疑。
“他怀疑你了,杀了他!”脑海中那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正合我意!”萧淑婷嘴角微微翘起,眼神中暴露出毫不掩饰的杀意!
顾友达看到萧淑婷狠厉的眼神,更加确定对方绝对不是以前那个不敢反抗的柔弱女子,他爬起来就跑,拼命的要逃出门去。
“啊~!”顾友达刚迈出一步就惨叫起来,他还未迈出去的那只脚被萧淑婷踩在脚下,玉足轻描淡写的一拧,就听到“咔嚓”一声,他的脚踝被踩碎了!

“不要!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顾友达疼的冷汗直冒,他就算能活下来,下半辈子也是个瘸子了,但他现在已经没时间考虑下半辈子的事情了。
“奥?是吗?”高跟鞋的鞋底踩在顾友达的鼻子上,萧淑婷妖媚的说道,她无比享受复仇的快感,她想把顾友达的痛苦尽量的延长一些,好让自己多享受一会儿,所以并不急着杀了对方。
顾友达盯着眼前性感的鞋底,紧张的呼吸着,等待着萧淑婷的决定。鞋底突然加了力道,将他的鼻子踩扁,疼的顾友达直哼哼,但鞋底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踩下去,竟直接在顾友达的脸上踩出来一个清晰的鞋底形状的凹坑!
“哈哈哈哈哈~!”萧淑婷欢悦的笑靥如花,当她的高跟鞋从顾友达的脸上抬起来时,那里哪还有什么鼻子?早已混成了一滩血肉了!
“嗯~!你现在的样子倒是看着比以前顺眼多了!”萧淑婷纤指轻抚尖尖的下巴,端详着戏虐的说道,“你觉得呢?”
“呃呃呃~!”顾友达痛苦不堪,他不光是鼻子被踩的凹陷进去,实际上他的下眼睑也被踩脱,感觉极为刺痛,上嘴唇也被踩的翘起来,连说话都很不适应了,他想说些什么,但发出来的就只有呃呃的叫声。

“咯咯咯,你是在学狗叫吗?这可学的不像哟~!让我来帮帮你吧!”萧淑婷妖然的说道,对着顾友达的下体狠狠的跺了下去!
“嗷~!”顾友达惨厉的嚎叫起来,萧淑婷这一脚不是用鞋底踩的,而是直接用鞋跟刺的,细长坚硬的鞋跟直接刺穿肉棒下面的一个蛋蛋!顾友达只觉的全身骤紧,痛苦的颤抖起来。
“咯咯咯,这次叫的像了哟~!贱狗痛苦的时候都是这么叫的!”萧淑婷嫣然一笑,鞋跟“哧”的撕烂了顾友达的蛋蛋,也撕烂了他的裤子,那根肉棒焉头耷脑的垂在那里,显然是被萧淑婷的狠毒吓傻了。
“哎吆~!小可怜哎~!”萧淑婷用鞋尖挑弄着那根肉棒,温柔的搓弄起来,而肉棒在高跟鞋的刺激下,竟然渐渐的挺立起来了!顾友达也呼哧呼哧的喘息着,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垃圾!畜生!最贱的贱货!明知我要玩死你,居然还有闲心硬起来?”萧淑婷恼怒的想着,一脚踩在肉棒上,用力的碾踩起来。
“啊~!”顾友达惨叫起来,他的肉棒被萧淑婷狠狠的踩进了肚子中,完全的被踩扁了!
“贱货!不是让你学狗叫吗?怎么又叫的不像了?要不要我再帮你一次?”萧淑婷将鞋跟踩在仅剩的那只蛋蛋上,威胁的说道。
“我叫我叫!汪汪汪!”适应了上嘴唇翘起来的顾友达急忙摆手求饶,学着样子狗叫起来,连双手都弯在身体两边学着狗爪的样子。
购买主题 已有 2 人购买 本主题需向作者支付 25 金币 才能浏览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