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天下

16686a:女皇天下
“滴答!”清凉的冰水滴在凸起的钟乳石上,溅起优美的花朵。华美而暗沉的石窟宫殿里,众魔跪伏,高高的黑色石阶之上,暗金色的御座上慵懒的坐着一位身穿亮黑色紧身皮裙的美女,紫色的长发披洒至邪魅的腰间,精致的容颜令世间万物为之倾倒,包裹着玉足的黑色性感长筒高跟靴玩弄着一个全身赤luo的娇美女奴,精致黑亮的靴跟正随意的碾着女奴舔在石阶上的粉嫩舌头。女奴疼的眼泪不断流出,却不得不努力的亲吻着魅惑的靴跟,讨好着高高在上的妖娆美女。三个身材娇媚的侍女跪在御座四周,随时听候主人的差遣。
高贵妖娆的紫发美女玉腿优雅的翘起,性感的靴底在女奴眼前晃动着,“给我的靴跟口jiao!”她轻蔑的命令道。
女奴慌忙爬上前来,张开娇俏的嘴巴含住主人的靴跟拼命的吞吐着,纤细的玉手抚摸着自己的下体,俏脸上绯红一片,娇嫩的鼻子渐渐呼吸沉重。
“咯咯咯咯咯,”紫发美女看到女奴与自己的靴跟怍爱,还如此的欲仙欲死,被逗得咯咯直笑,魅惑撩人的娇笑声传遍整个石窟,跪伏在台阶下的群魔都忍不住伸手摩挲着欲望激荡的下体。
“一群贱货!”紫发美女鄙弃的看着跪伏在地的群魔,眼角的余光瞥到一抹艳红走进进洞窟,“咯咯咯,媚儿妹妹回来了!”
“哒、哒、哒”,一身紧致的艳红色旗袍勾勒出媚儿绝美的身材,闪亮的黑色高跟鞋踩在石窟的地面上弹出优美的旋律,如瀑的披肩长发飞洒在身后,典雅的齐刘海映衬着精致的俏脸,她迈着曼妙的步伐优雅的走近石阶,白皙的玉手中盘着一条黑色铮亮的铁链,铁链的末端缠在一个衣衫破败的女奴身上,拖拽着女奴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爬行着。女奴全身伤痕累累,满脸血污,明显受过很重的虐待和拷打,她身体颤抖,艰难的爬行着,似乎每一步都有可能倒下,但脖子上拉紧的铁链迫使她不得不紧紧跟上走在前面的这个极致魅惑的妖精优雅的步伐。
“这个贱货不是傲曦姐姐的奴才吗?她怎么得罪媚儿妹妹了?”紫发美女一边用妖媚的高跟靴玩弄着脚下的女奴,一边饶有兴趣的问道。
“嘭!”媚儿抬起玉足,一脚将女奴踹在地上,秀美的鞋底踩在她的脸上狠狠的碾着,性感的鞋跟伸在女奴的嘴边晃动着,“咯咯咯,舔啊!我的鞋跟不够美吗?”她轻蔑的看着脚下的女奴讥笑道。
女奴慌忙伸出舌头努力的舔舐着媚儿的鞋跟,眼睛里满是恐惧,她已经被这个妖精折磨的心胆俱裂。
“哼!这个贱货眼馋我的鞋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早上找到我,说她想用很重要的情报换取亲吻我的鞋底的机会,咯咯咯,”媚儿娇笑着,性感的鞋跟狠狠的插进女奴的嘴里,残忍的抽插着,女奴的嘴里鲜血飞溅,却并没有引起媚儿丝毫的怜悯,“你表现的不错,现在我就让你舔个够!舔啊!”媚儿一脚脚的跺在女奴的脸上,性感的鞋跟将一张俏脸扎的破碎不堪!
女奴痛苦的哀嚎着,却不敢躲开媚儿的践踏,她太膜拜媚儿的鞋底,能死在媚儿高贵的鞋底之下,是她一直以来所憧憬的梦想。但她完全没想到外表如此娇媚的媚儿,心肠却是如此狠毒,她在媚儿的脚下遭受到惨绝人寰的虐待,让她痛苦不堪,她乞求的看着让她无限膜拜的媚儿,只求能尽快的死去。
但媚儿对女奴的乞求却是毫不理会,她拉紧手中的铁链,将女奴的脑袋拽起来,对着她的眼睛凶残的一脚踩下去,十六公分长的性感鞋跟完全插进女奴的眼睛,残忍的搅动着。
“啊!!”女奴痛苦的哀嚎着,血泪喷涌而出,她的身体痛苦的颤抖着,扭曲的不成人形,双手紧紧的抓着媚儿的高跟鞋,哀求的仰望着残虐自己的媚儿。
“不要乱动!贱货!你身体晃动的让我踩着不舒服!”媚儿恼怒的骂到,“把你的贱手拿开!”
女奴颤抖着将双手拿开,她不敢违背媚儿的命令。
“哈哈哈,真是个贱货!”媚儿满足的浪笑着,“暗月主人,您还不知道吧?这个贱货对我说,傲曦女王昨晚感应到现世群魔觉醒,已经连夜开启传送阵,神临现世收取新奴了!”
“什么?!这个贱货!”正在玩弄女奴的暗月女王惊得花容失色,狠狠的一脚踹开正在与自己的靴跟口jiao的女奴。女奴被踹的滚下石阶,鲜血顺着嘴角溢出来,但她不敢出声喊疼,战战兢兢的跪伏在地上。
洞窟内跪着的群魔一片哄乱,都急忙把手从下体移开,跪伏在地,不敢出声。
暗月女王与傲曦女王联合主宰着暗界,一直是貌合心离,她们都是恨不得把对方踩碎在脚下,但是双方实力基本均衡,尚处于相互制衡的状态。傲曦女王的实力要强一些,但如果傲曦女王想灭掉暗月女王的势力的话,自己也要付出很大代价,这样一来,潜伏在暗处的势力很可能会趁机而起,将傲曦女王的统治推翻。所以,即便傲曦女王将暗月女王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剁其骨食其肉,但因为担心自己的统治会被其他势力所取代,也只能屈身拉拢暗月女王一起登上王座,共同主宰着暗界。而暗地里双方都在极力扩充自己的势力,这个脆弱的双女王联盟终将在某一天被打破,而彼时,必将会是血流成河,哀鸿遍野。
而这一天,随着现世群魔即将觉醒的消息传出,各方势力都在抓紧备战,一场可以预见的血雨腥风的势力争夺战即将展开。而最先赶往现世扩充奴仆的势力,必将在大战中占得先机!
“沙沙、沙沙!”刺耳的摩挲声不合时宜的传出来,一个跪在石阶下面角落阴影里的青白色的肥胖巨人却还在不知死活的摩挲着下体——也许可以勉强称作“人”,他全身上下不时的流出青色的脓水,肥厚的脂肪将身体撑作一个球状,光秃秃的身体没有任何体毛,突出的眼球微微眯着,硕大的嘴巴嘿嘿傻笑,正在享受着下体的快感。
被暗月女王踹翻在台阶下的女奴惶恐不已,她跪退着爬到胖子身边,抬起脚重重的踹在他那肥大的脑袋上,恶狠狠的蹬着胖子。胖子茫然的挠挠头,但他至少知道挨眼前这位美人的打是说明自己做错什么了,他什么也不敢说,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
暗月女王厌恶嫌弃的看了角落的胖子一眼,早晚有一天让你在我眼前彻底消失!她恨恨的想着,玉足轻抬,缓缓走下石阶,妖媚的双眼勾魂的看着媚儿。媚儿慌忙低下头,不敢与她对视。
“咯咯咯,媚儿妹妹真是忠心呢!这么重要的情报,也舍得说给我听,我是不是该赏赐你亲吻一下我的靴子呢,嗯?”暗月女王娇笑着,看着惊慌的媚儿说道。
媚儿急忙将鞋跟从女奴眼眶中抽出,跪伏在暗月女王脚下,亲吻着女王脚下的地面,“媚儿誓死效忠暗月女王,随时听候您的差遣!”她战战兢兢的说道。
“哼!那就好!”暗月女王不屑的瞥了一眼脚下的媚儿,“传令,即刻开启传送阵,前往现世!”
群魔磕头急忙领命,纷纷各司其职,忙于建立传送阵。御座旁跪伏着的三个美侍女,赶忙爬起身来,向传送阵中注入能量。
“媚儿也去与姐妹们一并注入能量吧?”媚儿抬起头,仰望着暗月女王。
“不必了,你先下去休息,传送阵建好后自然会叫你,傲曦姐姐的这个女奴呢,就赏赐给你踩着玩吧!”暗月女王抬起玉足,靴底在媚儿的头上踢了踢,命令她退下,轻抬玉手,指向阴暗角落里的胖子和luo体女奴,“你们两个,去把地牢里那个贱货带过来,一起传送到现世,单凭我一个人倒还不好对付傲曦姐姐,把那个贱货放出来,再给姐姐添点乐子,咯咯咯”,她娇笑着继续说道。
“是,贱奴遵命!”女奴急忙磕头,踢了一脚身边的胖子,“死胖僧,快起来干活!”她恼怒的命令道。
“奥,奥!”圆滚的胖僧迟钝的爬起来,跟在女奴身后离去。
媚儿向暗月女王恭敬的磕头,也跪退着离开洞窟,被她残虐的女奴努力的爬起身,颤巍巍的跪爬在她的身后。
“主人,您为什么不让我在这里杀了她?”暗月女王的身后,躬身站着一个侍女,看到媚儿离开洞窟后,不解的问道。
“哼!紫影,你觉得媚儿很弱吗?”暗月女王不屑的说道,“媚儿发起疯来,弄脏了宫殿你该当何罪?!”她转过头,逼视着紫影。
“对不起!主人,紫影知错了!”紫影吓得慌忙跪倒在地,不住的磕着头。
“行了,”暗月女王踢了踢惊慌的紫影,“先用胖僧的能力跟她玩玩,你再去干掉她!”
“是,主人!”紫影跪伏在地,恭敬的给暗月女王磕头,昏暗的光亮照射在紫影的脸上,映射着她那妩媚满意的笑。
“姊妹含笑!咯咯咯,当年本女王与傲曦姐姐结盟时,她赏赐你们四个侍女的名字为紫影、媚儿、寒珊、笑雪,谐音为姊妹含笑,”暗月女王娇笑着走向传送阵,“如今我与姐姐已经反目,姊妹含笑也就没有保全的意义了。你杀死媚儿后,也不必跟过来了,暂代我主持暗月宫的事务吧!”
“是,主人!”紫影跪在地上,恭敬的向暗月女王磕头。
“哗啦啦,噗!”一个被铁链缠绕捆绑的娇瘦的身影扑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主人,因为疏于管理,这个骚货在地牢里被各种魔物凌虐,已经只剩半口气了,请主人处置!”从地牢返回的娇美女奴跪在暗月女王脚下说道,她不知从哪儿弄了一件麻衣,随意的披在身上,遮住了私部。
“魅姬女王!咯咯咯,曾经的暗界女皇!”暗月女王娇笑着,“你可真是愚蠢透顶啊!竟然会被傲曦那个贱货勾引!连穿在脚上的靴子是你魅力与力量的来源,还有双足不敢沾地这样的致命弱点也敢说给她听!脱掉脚上的丝袜和靴子之后就被傲曦姐姐踩在脚下恣意凌辱,咯咯咯,现在更是连狗都不如!要你活着还有什么用!”她轻抬玉足,性感的靴底踩住黑靴女王干涩惨白的嘴唇上,狠狠的碾着。
“用你的舌头给本女王擦靴!”她轻蔑的命令道。
屈辱的泪水划过魅姬那娇媚的脸颊,不甘与懊悔充斥着她的内心,但她现在只能尽力的伸出舌头舔舐着暗月女王的靴底,只求能够少受这个婀娜的妖精的凌辱。
“哈哈哈哈哈!”看到昔日的暗界女皇拼命的舔着自己的靴底,暗月女王肆意的浪笑着,“贱货!本女王将会把你带到现世!傲曦姐姐现在也在那里,真希望看到你俩重逢时的样子啊,哈哈,哈哈哈哈!”
魅姬惊恐的瞪大双眼,挣扎着想要逃离暗月女王的控制,但是暗月女王的玉足犹如千钧之重,她完全无法撼动丝毫。
“嗯?怕了?你一定是对你脚上的那双靴子倾注进不少法力吧?你该不会是还在幻想着有一天,你的那些废物奴仆们会冲进暗月宫的地牢,将你那双充满魔法与力量的靴子呈奉给你吧?”暗月女王鄙弃的看着脚下的魅姬,“奥,忘记跟你说了,你的那双靴子,早已被我和傲曦姐姐亲手撕碎了,看着靴子里溢出五光十色的漫天法力化为乌有,还真是令人开心呢!哈哈哈哈哈!”她放肆的大笑着,脚下的魅姬泪涌如柱。
暗月女王用力的碾着脚下的魅姬,魅姬的脸被扭曲的不成人形,几乎要被踩碎,巨大的痛楚让她痛苦不堪,眼睛和耳朵不住的流出丝丝鲜血,终于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呸!”一口香痰吐在魅姬的脸上,“真是个娇惯的废物!”暗月女王轻蔑的说道。
“主人,传送阵已经准备好了,”侍女寒珊走过来,跪在暗月女王脚下禀报道,“只是,主人,寒珊不明白,我们为何要带这个废物过去?她只会成为我们的累赘!”她看了一眼魅姬,不解的问道。
“哼!这个贱货的那些残留的愚蠢的部下们,在她倒台之后,一直在暗界疯狂搜寻着她的那双靴子,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帮助这个贱货东山再起,却不知道那双靴子早已被我和傲曦销毁,他们就算是把整个暗界翻过来,也不可能找到那双已经不存在的靴子,不过我可没打算告诉他们靴子已经被毁了这件事,看着他们跟无头苍蝇一样乱窜,挺有意思的不是吗?咯咯咯,”暗月女王媚笑着,继续说道,“不过看多了也就腻了,我打算给他们找点事做。整个暗界都知道是傲曦姐姐推翻了这个贱货的统治。本女王把她扔到现世去,然后把这个消息放出去,那些蠢货们得到消息后,有能力开启传送阵的,就会跟到现世去寻找他们的主人,或者直接找上傲曦姐姐火并,而没能力开启传送阵的,就会在暗界袭击傲曦姐姐的大本营。以前本女王跟傲曦联手统治暗界,这个贱货的残部们都敢时不时的突袭骚扰,现在我和傲曦已经决裂,而傲曦又把自己的势力带去现世一部分,实力上削弱了很多,他们双方争斗的唯一结果就是两败俱伤,而我,只需要站出来收拾残局即可。”
“主人,”寒珊却还是有些不解,“她现在只剩一口气了,您为什么不干脆杀掉她?”
“嘭!”暗月女王狠狠的一脚踹在寒珊的脸上,将她踹倒在地,“贱货!你的脑子被狗吃了吗?!”
“主人,对不起!主人,寒珊知错了!”寒珊慌忙爬起来,跪在暗月女王的脚下不住的磕头。
“我把她扔在现世,不出意外她将曝尸荒野,就算她没死,傲曦那个贱货也会出手杀掉她,因为无论傲曦是否杀她,她的那些残部们都不会放过傲曦!但如果是我杀掉她,她的那些残余势力就会将矛头指向我!你这个贱货,是想害死我吗?!”暗月女王暴怒的骂道,狠狠的一脚脚的跺在寒珊的头上。
“对不起,主人!对不起!求求主人饶了寒珊吧!”寒珊被暗月女王踹的满脸是血,痛苦的在地上扭曲翻滚着,不住的求饶着。
“滚!”暗月女王一脚踢开寒珊,踩着性感的高跟靴走进传送阵。
笑雪看到主人走进传送阵,急忙跪下。暗月女王玉臀轻抬,坐到她的背上。寒珊赶忙爬起来,跪爬进传送阵,她怯懦的跪伏在主人脚下,身体战栗,不敢说话。
胖僧背起魅姬,挪动臃肿的身体,走进传送阵,身后跟着穿着麻衣的女奴,一起走了进来,跪伏在暗月女王脚下。
看到女奴一起跟了进来,暗月女王的柳叶秀眉跳动了一下,这次去现世,所带的奴仆,要少而精,她手下的紫影、媚儿、寒珊、笑雪战力基本相当,但媚儿仗着自己长相娇媚,越来越不服管教,并且逐渐显露出女王本性,现在有些魔物已经直呼媚儿为女王了,而媚儿却对此并不排斥。媚儿的存在,对暗月女王有一定的威胁,已经没必要留着了,所以这一次,她决定派四人中实力最强的紫影铲除媚儿,她自己则带着寒珊、笑雪前往现世,另外再带上胖僧,胖僧虽然智商很有问题,不过对暗月女王是很忠心的,而且实力也很强,但胖僧整天就知道跟现在跪在自己脚下的这个名叫梦灵的女奴腻在一起。现在想要带胖僧去现世,就只能带上梦灵一起去。
“什么时候本女王做决定,还要看别人的脸色了?尤其还是这个死胖子的脸色?!”暗月女王恨恨的想着,看到胖僧肩上扛着的已经昏迷的魅姬,忍不住讥笑道,“吆,死胖子眼光不错啊,看上魅姬女王了?这么温柔的抱着她?”
“嘭!”胖僧急忙撒手,魅姬重重的摔在地上,她痛苦的咳了两声,再度昏迷过去。
胖僧羞赧的看了一眼跪在暗月女王脚下的梦灵,但梦灵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她只是秀眉微微跳动了两下,便再度心情平复,只是顺从的跪在主人脚下,不再理会其他人。
传送阵光芒亮起,控制传送阵的群魔赶忙向其中注入法力,顿时光芒暴涨,六人瞬间被耀眼的光芒笼罩,顷刻间便消失不见。
………………………………………………………………………
媚儿离开暗月女王的石窟后,快步走在昏暗的甬道中,她秀眉微颦,不安的心情越来越重,她感觉到巨大的危险就埋伏在自己的周围。身后的女奴拼命的跟上媚儿的步伐,身上的鲜血四溢而出,染红了她脚下的地面。
媚儿的心里越来越恐惧,平时并不很长的甬道,现在却感觉像一个永远逃不出去的牢笼。她拼命的跑起来,身后却传来重物摔在地上的声音,原来她一直没有松开手中的铁链,刚才她发足狂奔,身后的女奴却跟不上她的速度,重重的摔在地上。
媚儿现在哪还有心情玩弄这个女奴,她扔掉手中的铁链,继续飞奔而去,身后传来了女奴微弱的声音,“主人,您中了暗月女王的暗月之影,所见的一切都是您凭空想象出来的虚幻,出不去的!”
暗月之影!
媚儿只觉得全身冰凉,她连什么时候中招都不知道!而且她太明白暗月之痕的可怕了,她曾多次看到暗月女王施展暗月之影,被暗月之影笼罩的奴隶、战俘,被她们任意戏耍,疲于奔命,最终在绝望中痛苦的死去,那种将敌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让她非常兴奋,而现在,自己变成了那个被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人!
媚儿环视四周,茫然无措,她颓然的倚在甬道的墙面上。
“不要!”女奴惊慌失措的大叫,但可惜已经晚了,被媚儿倚靠的墙面突然消失不见,现出一个大大的凹坑,媚儿站立不稳,向着凹坑摔去,凹坑里盘踞着一条青绿色的半透明的大蛇,正张大嘴巴等待着到嘴的食物!
“哧!”就在媚儿即将被大蛇咬中之时,一条铁链飞泻而下缠住她的脚踝,将她顿在空中!
抛出铁链的女奴惊出一身冷汗,急忙将媚儿拉了上来,铁链将媚儿的脚踝缠得很紧,看到媚儿性感的脚踝被勒出道道血痕,女奴急忙将铁链松开,心疼的流下眼泪。
“啪!”媚儿狠狠的赏了女奴一记耳光,将她扇倒在地,现在情势危急,她居然还在为这点小事伤心,让媚儿极为恼怒,“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为这点小事伤心!你找死吗?!”
女奴惊慌的爬起身,战栗的跪伏在媚儿脚下。
媚儿很想一脚踢死这个女奴,不过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青绿色的半透明大蛇沿着凹坑的墙壁爬了上来,浑身散发着绿色的氤氲,虎视眈眈的看着二人。
“这是个什么魔物?!”媚儿看着这条大蛇,自言自语道。她相信自己可以一脚踢死这条蛇,但是看它的样子,明显是身含剧毒,媚儿有些不确定该如何动手。
“这是胖僧的幻化万物,胖僧身上溢出的每一滴粘液都能够随意幻化形态。单个的幻化个体战斗力并不强,毒性也较低,不能持久,主人可随意消灭!”女奴跪在媚儿身后说道。
“嗯?”媚儿疑惑的看向女奴,正要说些什么,眼角的余光瞥到那条青绿色的大蛇向她飞扑而来!
“哼!”媚儿不屑的冷哼一身,曼妙的身姿飞旋转过,优美的玉足如一道闪电突唿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金色的彩光,性感的鞋底狠狠的踢在大蛇的七寸!
“噗!”大蛇瞬间被踢碎,漫天青绿色的血雾飞洒而下,有一些沾染在媚儿尚未及时收回的肉丝玉腿上,媚儿顿时感到玉腿上有些酸麻,不过没过多久,酸麻的感觉就渐渐减弱消失了,整个过程居然跟跪在媚儿脚下的女奴所描绘的一模一样!
“主,主人,您杀人的样子真的好美!”女奴跪在地上,激动的仰望着媚儿,秀美的眼中尽是膜拜。
“咯咯咯,想不想像它一样死在我的脚下?”媚儿扭动着性感的腰肢,踩着诱惑的高跟鞋优雅的走向女奴,娇媚的笑着问道,一颦一笑,尽显风媚妖娆。
“想!奴婢想!求主人踩死奴婢!”女奴激动的爬向媚儿,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
“啪!”媚儿伸出玉手,再次狠狠的赏了女奴一记耳光!“贱货!”她轻蔑的说道。
女奴摔倒在媚儿脚下,看着眼前黑亮妖媚的高跟鞋,她的下体一阵强烈的悸颤!她呼吸逐渐变得急促,定定的看着眼前这双让她无限膜拜,美到令她窒息的高跟鞋。
“嘭!”媚儿一脚踢在女奴的下巴,将她踢得高高的飞起,整个身体都腾离地面,随后玉足点地,柔媚的身姿飘然飞升,撩人的肉丝玉腿闪动着狐媚的色彩,媚儿玉腿伸得笔直,高高的抬起,闪着妖异邪光的黑亮色的高跟鞋的脚后跟划过一道令人迷醉的弧线,在空中留下一片邪魅的金色闪光,重重的砸在女奴的脸上,将女奴残暴的踹在地上!
“媚影!是媚影!!奴婢跪谢主人使用媚影赐死奴婢!呜呜呜,咦?”女奴正激动的哭着,却突然发现自己好端端的跪在地上,她抬起头,茫然的看着媚儿。
“你还有点利用价值,我暂时还不想杀你,刚才就是赏赐你这个贱货看看我最美时的样子而已!”媚儿看着茫然的女奴,讥诮的说道。
“主人任何时候都是最美的!”女奴跪在媚儿脚下,对媚儿顶礼膜拜。
“哼!”媚儿不屑的轻哼一声,她抬起玉足,一脚将女奴踹翻在地,性感的鞋底踩在女奴的脸上,“现在,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全集加扣一六六八六七五八九五
2190688952:Re: 女皇天下
好看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