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707: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都过去三周多了,楼主快点更新啊!!
畏惧者的: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707:2019-10-18 09:32 都过去三周多了,楼主快点更新啊!!
这篇可能得等隔壁那篇更新一到两章之后再继续
追在种子: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催个更~
mzr: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催更催更
追在种子: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再催!!
lkj2st: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分类最全的老司机福利网站,几乎你想要的类型都有,亲测可用:http://djhge486et.club/forum.php?t=1506268
追在种子: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好久没更了,是不是年底特别忙啊
畏惧者的: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Chapter D

昏暗的烛光,流逝的漏沙,巧笑语由微及著,喘息声亦步亦趋。

“还没到20分钟呢,坚持不住了?”摇曳烛影中,一位纤纤少女手举酒杯细细品味,而在她臀下,半身赤裸着的男生挥汗如雨,手肘和脚尖分别立在两张木椅上进行着平板支撑。那位品尝着红酒的少女正坐在进行着平板支撑的男生腰上,穿着名贵高跟鞋的双足悬空摇摆,她全身的重量一分一毫都没有浪费,全部变成了男生的重负。而在男生的背上放置着一只沙漏,流沙仍有小半在上仓。此时此刻,男生的身体剧烈颤抖,沙漏都要倾倒。

烛影摇红玉漏迟。鹊桥仙子下瑶池。

“我……我还能……坚持!”男生咬着牙边说边抖。

“给你几分助力吧。”少女前倾身躯,将散发着光与热的烛台握在手心,随后移动到男生的后背上空,将手中烛台微微倾斜……

“嘶!”男生发出痛苦的呻吟。那是因为烛顶滚烫的红蜡因重力和张力形成一滴一滴的蜡滴,纷纷滴在了他赤裸的后背上。

这可不是情趣专用的那种特制蜡烛,而是熔化状蜡油达80℃的普通蜡烛,每一滴都像一枚钉子狠狠钉进男生的身躯,让他感受炙热的灼烧!

“似乎很疼呢。你抖得更厉害了。”

时间流转,男生背负着的不再是纤细的女生,而是亿万吨的泰山!

“无法贯彻主人意志的狗,没有资格留在主人的足下。”就当男生的腰肢剧烈痉挛马上失去力量时少女轻吐芳言,她的声很柔,和风拂过柳枝一般,但话语内容很冷峻很残酷,寥寥数字就让被她当作座椅的男生心惊胆寒。

“主人……还有……还有多久?”

“目测三分钟?又或者五分钟?”少女满不在乎。

被少女当做椅子,男生仿佛一块海棉,随便压一压就会洒下如豆汗水。

不行了,不行了,再也坚持不住了——

“时间到。”

就在陶安恒打算放弃之时,鹿有笙从他的身上一跃而下,刹那间陶安恒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得像是一团云彩。鹿有笙从陶安恒后背上将沙漏拿起,放在陶安恒的面前,这只可以准确计时20分钟的沙漏,内里的沙子确确实实已经全部漏在下仓。

“作为板凳表现还不错。喏,这是奖励你的。”鹿有笙倾斜手中的酒杯,将其中的红酒倒在陶安恒的冒着烟的头上,“把它喝干净,地板上也不允许残留。”

“主人,可否赏赐奴隶亲吻您的鞋子?哪怕鞋底也行!”陶安恒盯着鹿有笙的那双款式很简约但价格很贵的Christian Louboutin高跟鞋,默默吞咽着口水。对于他这样的受虐狂兼足控,这双被精灵般美丽少女穿在脚下的经典细跟红底鞋简直如同小鱼干之于猫咪。

鹿有笙走到陶安恒面前,优雅地旋转一圈,将高跟鞋的每一个角度都展示给陶安恒,随后她妩媚笑道:“今天的你,不配舔它。”

不配舔少女的鞋子,这句极度侮辱的话,却让陶安恒的下体充盈到极限。因为鞋子被鹿有笙踩在脚下,所以变成了无比高贵的存在,而与九霄云上的鹿有笙相比,泥沼中挣扎的陶安恒仅仅被允许将头仰到极限,去远远地望着鹿有笙的足底,鹿有笙的一切对于陶安恒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珍宝,哪怕是她鞋子的鞋底,都是陶安恒跪地祈祷才能期盼的无上恩赐。

陶安恒毕恭毕敬跪在地上舔舐着鹿有笙赏赐给他的红酒,当一只脚踩在他的头顶上时陶安恒甚至觉得自己在被神灵抚摸简直兴奋坏了,而聆听着鹿有笙逐渐远去时嗒嗒的高跟鞋声音,陶安恒连忙回忆她之前所踩的位置,发疯般亲舔着被鹿有笙踩过的地板,他的下体终于充血到极限,嘴上舔着,裆下射着。

遵照鹿有笙主人的命令将地板上的红酒全部舔干净后,陶安恒才敢休息,他大口喘息着,拿出手机看看消息,然后他才发现,原来从他平板支撑开始直到现在也才过了19分钟而已。

鹿有笙显然是看穿了他的极限,在陶安恒马上坚持不住的时候放水了。这大概就是鹿有笙说今天的陶安恒不配舔她的鞋子的原因。但,怎么做到的?这只沙漏可是很准的。

是她的超能力?

鹿有笙会超能力,这是她亲口说的。但具体是什么能力,鹿有笙一直没明示。陶安恒明白,对于一位超能力者来讲,隐藏自己的能力本质是必要且关键的,所以他也没有主动询问。

但这几次调教之后,陶安恒对鹿有笙的能力也有了大概的印象。

陶安恒费劲给背后的烫伤抹京万红,涂完后穿上衬衫准备回宿舍。最近陶安恒很少去他跟苏晓的合租房,一方面是苏晓在备战学院的信息安全竞赛根本没空搭理他,另一方面学校马上开学,宿舍已经提前开放,两位舍友都回校了,还是跟沙雕舍友一块儿玩耍有意思。

他走在小巷里,感叹鹿有笙实在是神通广大,居然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调教室,虽然是在城郊,但拿三百平米的二层小楼专门玩游戏还是超出陶安恒的想象。

“你怎么在这里啊,安恒?”意外的人,出现在陶安恒身后。

“……晓?你,你来这儿干啥啊……”陶安恒顿时中气不足。

“前几天送你的那张电影光碟,看了吗?”

“……哦哦,是《危情十日》对吧?”陶安恒连忙支支吾吾敷衍起来。他光顾着玩电脑和约鹿有笙,哪里有时间看这比他年纪还大的上世纪电影?

“是啊,当女主角发现男主角并非她心目中的那个他时,女主角做了很过分的事呢。”苏晓微笑着,缓缓地向陶安恒走过来,“安恒,你这几天的行为就背离了‘我心目中的你’呢。曾经的你,并不是这个样子。”

寒光乍现,苏晓从背后拿出一把……一把匕首?!

其实陶安恒并没有隐瞒他跟鹿有笙的行为,反而有意将信息泄露给苏晓。因为陶安恒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让苏晓生气,然后气鼓鼓的女朋友就会蹂躏他,于是陶安恒就可以燃烧他的抖M之魂啦。

惹女朋友生气这件事陶安恒完成得很好,但苏晓的反应似乎也太强烈了点,有点驾驭不住!

“晓,别开这么过分的玩笑哈……”陶安恒吓得下意识后退。

“如果你是刚刚变心的,那么只要把刚刚的你杀了,就可以找回那个爱我的安恒了吧!”苏晓的眼瞳如同狩猎的狮子,不由分说冲着陶安恒扑了上来!

SCHOOL DAYS。陶安恒的神奇脑回路中首先浮现出这款十八禁游戏。想到男主角的结局,陶安恒脖子发痒,赶紧聚精会神躲避苏晓的攻击。

“你不是喜欢被我动手吗?好啊,这次我就让你心满意足!你不是期盼被我伤害吗?为什么要躲闪?!”

陶安恒在小巷里慌不择路,能跑多远就跑多远。然而即使陶安恒拼尽二十年的腿力,苏晓总会在下一个路口等候着他,于是陶安恒就只能掉头回蹿。

这是为什么??

苏晓是超能力者,她的超能力是使自己变透明,身为她的男朋友陶安恒很清楚这一点。但这个能力能让她做到在每个路口提前等他吗?

陶安恒宛若一位在迷宫中迷途的旅者,他焦急且茫昧地在陌生的领域内行走,然而,每当他逼近迷宫的边缘,正俯视着陶安恒与他所在的整座迷宫的高耸女神就会伸出她的纤细玉手,不由分说在陶安恒的前路上丢下一颗巨大不可撼动的石头,将出口彻底封死。

明白自己的逃跑是无用的抵抗,陶安恒停下了脚步。而在眨眼前还远在十米外的苏晓,眨眼后瞬间来到了陶安恒的面前,高高举起匕首……!

瞬移??这也是苏晓的超能力吗?她有两种超能力!?

就在陶安恒坐以待毙之时,一高一胖两位男生突然出现,“住手!再对安恒逞凶我们可不客气!”苏晓听到这声呼喊后眼神由迷离变得正常,她深深望了陶安恒一眼,从陶安恒身边走过,消失在街角。

陶安恒惊魂甫定,刚才手持匕首的苏晓宛若杀神,那种足可以摧毁对视者理智的冷峻眼神让他不得不重新认识他这位女朋友。

“兄弟们,扶我一下,我腿软了……慕今?钱达?”陶安恒颤颤巍巍回过神来,却诧异地发现他的两位舍友正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喂,你们怎么了?!醒醒!”

“陶,安,恒?是这个名字吧?”

少女的声音伴随着带跟皮鞋轻盈而富有质感的踏地声由远及近,在苏晓消失的街角,一道纤细的阴影浮现出来。因为逆光,陶安恒看不清那道身影,只隐约能注意到她那抹艳丽如烈焰的红唇。

“你……你是谁?”陶安恒只觉得今天真是诸事不宜,刚刚被亲生女友收拾了一顿,要不是哥们及时赶到说不定命都要没;现在又来了个不知底细的少女,看着两位舍友失去意识趴在地面上,这个妹子也肯定不是善茬。

“你问了第一个不该问的问题。需要惩罚。”

好疼!陶安恒还在琢磨少女的这句话,后脑勺突然如被重锤给猛击,剧烈的震荡使得陶安恒满脑子都是星星,身体平衡完全丧失,狼狈无助地朝着少女的方向趴伏。

陶安恒很确定身后不可能有人,这是凭空产生的打击,难道她也是超能力者?!

少女微微仰着头,背负着双手,像高傲的天鹅,缓缓向陶安恒踱步过来。

随着距离的靠近,陶安恒才得以看清少女的真面目。她比苏晓要更高更纤瘦,大概一米六五的样子,留着齐耳短发的她脸型小巧五官精致有大家闺秀的气质,但耳垂上两枚硕大的耳环和眼角下方贴着的水晶贴打破了她容貌上的恬静;身着水手服短裙过膝袜乐福鞋,乍一看像是日本高中生制服,但比之有了更多花边、刺绣之类的装饰,大概是自己在衣服上添加的。

怎么说呢,这明显是一副不良中学生的模样。

“我还以为陶安恒有多帅呢?就你这熊样啊。跟那些三流明星也没区别。”不良少女像在宠物商店挑选小狗那样毫不遮掩地将陶安恒上下打量了一个遍,随后嗤之以鼻。

“没PS没化妆你还想多帅?!等等,你为啥认识我?”

“你问了第二个不该问的问题,需要……”不良少女刚准备再给陶安恒一个惩罚,就看着陶安恒头也不回便跑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就知道跑跑跑?!你改名陶跑算啦!”

陶安恒可不管男不男人,先脱离战场靠谱点。然而他运气很差,才第一个转弯就跑入一条死路。一道铁丝网拦在小巷中央,网的那边似乎是块私人农田。

“慌不择路的小老鼠哟,进入死局了吧?”少女幸灾乐祸。

“哼,小朋友,你太小瞧我了!”

陶安恒略微估算了这道铁丝网的高度以及两侧砖墙上的通风窗位置,略微后撤后加速奔跑,一个箭步蹬在铁丝网上借助反作用力侧身扒住通风窗边,然后双臂向上引体又回头扑向铁丝网上沿,三下两下成功骑在了高达两米半的铁丝网上。

陶安恒用大拇指一抹鼻子,对着不良少女做出挑衅,一副有本事你也上来的模样。

“原来不是老鼠而是猴子?”

全程目睹他矫健身姿的不良少女居然毫不惊叹反而把他当猴看,这让陶安恒很是不爽,然而又有点心虚……赶紧准备跳到铁丝网另一侧溜之大吉。

而与陶安恒上蹿下跳形成鲜明对比,不良少女只是伸出手指尖,轻轻戳在了砖墙上,在少女奶油巧克力般光滑细腻的指尖与粗糙破败的墙体接触的一瞬间,铁丝网突然失去了原有的硬度,软趴趴垮了下来,于是骑在上面的陶安恒就随之狼狈不堪地从两米半的高度重重摔在了地面上。

“好玩吗?得意吗?觉得赢了?竟然敢在高处俯视我?”

被不良少女用脚踏住后,铁丝网瞬间如同活物动了起来,一根根原本相互拧结的铁丝纷纷解开化作无数条扭曲的银蛇,纠集成群围剿陶安恒。

“我勒个去!”陶安恒长这么大没见过这阵势,大脑空荡荡的只能迫切地发出赶紧逃命赶紧逃命的指令,然而纵使陶安恒的运动细菌非常出色,仍旧无法匹敌这些被超能力加持着的非自然物体,仅仅一个转眼,铁丝就蜂拥而上将陶安恒的脚踝缠住,并且进一步缘着他的腿攀爬上他的身躯,将陶安恒五花大绑。

陶安恒被铁丝牢固地捆住,身体完全不能动弹,连平衡都维持不得,啪叽一声摔了个七荤八素。

不行,凭人力是绝对不可能挣脱4.0mm线径的铁丝的。陶安恒用蛮力使劲挣扎,但铁丝们屹然不动,他知道抗争是无用的,还是省省力气准备挨揍吧。

“诶呀呀,如此简单就被抓住了?我还以为猴子很灵活呢?”不良少女迤然步向被铁丝绑成米其林轮胎人的陶安恒,踏住陶安恒的身子往前一踹,使原本面朝大地屁股朝天的陶安恒翻了个面,“不对嘛,刚才你高高在上的时候眼神可不是这样的。麻烦还原一下好吗?”

这少女是个变态吧?陶安恒一阵恶寒,他现在唯一期盼的,就是待会儿少女能留他全尸。

“怎么更怯懦了?不不不,刚才那睥睨天下的劲儿去哪儿了?这样吧,让我,帮!帮!你!”

不良少女走到陶安恒跟前,举起包裹着过膝袜的纤细的腿,向着陶安恒的脸毫不客气地踩了下去。乐福鞋的鞋底可不怎么柔软,底上还有些镶嵌在纹路里的小沙粒啥的,这一顿猛踩让陶安恒的五官扭曲,鼻梁骨就算没断也裂缝了,鼻血也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喂!!好恶心啊!怎么全是血!都把我的鞋弄脏了!”不良少女正一脚一脚地帮陶安恒找回刚才那股睥睨天下的脸,踩着踩着才发现陶安恒已经满脸是血,连忙后退一步,“陶安恒,你不会是看到我的蓝白条内裤才兴奋地流出色狼之血吧?”

“你踩得这么快,根本什么都没看见!”被冤枉的陶安恒非常不服。

要是真看见了说不定不亏。这后半句没敢说出口。

“啧,仔细看看你的身材算是不错。”

“算你有点眼力。”

“不知道把玩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呢?”

“???”

不良少女抬起一根手指,陶安恒随之被托举起来悬浮在不良少女身前,像是一位全麻的病人躺在手术台上静待开刀。

“一开始就用铁丝似乎有点暴力了。循序渐进比较好。”不良少女轻轻跺了跺脚,被她的乐福皮鞋踩着的水泥地面突然开始龟裂,一股清澈的水流汩汩出涌,在将她鞋底陶安恒的血清洗干净的同时,扶摇直上化为几条水柱盘踞在陶安恒的身旁。

陶安恒心里又惊又恐,这位不良少女的超能力似乎太过强悍,既能控制铁丝又能破开地面操纵水流。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超能力?

不对,这些只是表象。超能力的本质都是比较单一的,仔细想想这些表象之间有什么共通之处?

然而不良少女没给陶安恒思考的机会,在她的操纵中,水柱俨然化作灵巧而冰冷的手掌,撩起陶安恒的衬衣与长裤,向着更深入更私密的地方探索。首先是陶安恒那两颗小乳头,水柱用一个很快的频率拨弄着陶安恒的双乳,男人都知道,乳头被玩弄时心情会莫名其妙变得忧伤,但又会有种停不下来的悸动。陶安恒现在就是如此。

随后就是他的下体。水柱灵活地钻进陶安恒的内裤,将内裤跟外裤一齐脱到膝盖处,使得陶安恒的阴茎和屁股得见天日。“喂喂,不要!”陶安恒感觉不妙,再次奋力挣扎,但面对无数铁丝仍然是毫无作用,不良少女则冲着陶安恒的脸就是两巴掌,陶安恒只能我为鱼肉了。于是在不良少女的灼热目光下,水柱将陶安恒的下体缓缓包裹住,并逐渐在他的肉棒上收缩、舒张,这是个全方位无死角的按摩,陶安恒很快就有了感觉,肉棒开始充血放大。

“男人的变态之源就是这里吧。”不良少女打量着陶安恒的下体,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把它去除掉是不是就能挽留迷途少男呢?”

陶安恒下体一凉,连忙疯狂摇头:“姑奶奶,您打我骂我都好,饶了我的小兄弟好吗?”

“哼,我嫌你的血脏。”

不良少女指挥着一股水流从她的足底盘绕而上,由鞋底到鞋面将陶安恒的鼻血清理干净,随后这股水来到陶安恒嘴边。

“这可是我的洗脚水,身为变态的你很喜欢吧?”那团从不良少女鞋子上脱离出来的水流,径直朝着陶安恒的嘴巴飘了过来。陶安恒自然是坚守嘴巴不放松。

这哪里沾到你的脚了??虽然洗鞋水也不是不可以……陶安恒心底里吐槽着。

“张嘴,否则我就硬撬开。”不良少女指挥着铁丝在陶安恒眼皮子前面张牙舞爪,陶安恒担心万一不从会被铁丝把脸皮都撕破,心一横张开了嘴,不就是少女洗过鞋底的水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陶安恒一张嘴就后悔了。

这就是传说中被口爆的感觉吗?!陶安恒只觉得喉咙又肿又痛,上牙膛与牙龈被剧烈搅拌着的水柱冲击得很疼,嘴角被莫大的膨胀力扯得快要裂开。而陶安恒还没缓过神来时,他的内裤突然被撕开,比水柱要粗糙坚硬一万倍的铁丝冲进了陶安恒的后庭,陶安恒失声尖叫,但口中的水柱让他连痛吼都做不到。

不良少女右手食指一下一下向前戳,而响应着手指的动作,陶安恒口内的水柱以更粗暴夸张的方式呈现出不良少女的意志。与此同时,不良少女左右食指则时而弯曲时而伸直,那插入陶安恒后庭内的铁丝以坚硬冷酷的姿态折磨陶安恒。

是的,不良少女在用她的两根手指强奸着陶安恒。

“嘻嘻,太有趣了!”不良少女嬉笑叫好,在她面前,陶安恒的下体被无情蹂躏,后庭与嘴巴被残酷贯入。不良少女甚至通过试探找到了陶安恒后庭内的G点,然后仅仅是轻轻动一动她的左手指尖,就让陶安恒的前列腺被铁丝磨蹭得高潮,根本不需要用流水刺激他的下体就可以掌控陶安恒的性冲动,想让他射精就让他射精。

“求您了……啊啊!别,别……嗯!”

少女仅需指尖一弯,就会让陶安恒的阴茎迅速挺直,喷射出大量精液。而她也可以在陶安恒逼近高潮时停止动作,让陶安恒悬在不上不下的尴尬状态。每当陶安恒的阴茎逐渐软下来,不良少女就又会刺激他的前列腺,让他永远无法安歇。

少女主宰着陶安恒的性欲。

就在少女让陶安恒连续第5次射精后,她终于将水柱与铁丝抽离他的身体。陶安恒已经处在恍惚状态,他只能靠潜意识,喃喃说出:“我……我记住你了……小妹妹你等着……”

“报复我?我说陶安恒,你打得过我吗?你能伤到我的哪怕一根头发吗?嘻,杀了你,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呢。听着,对于我来说,你只是一只在我脚下爬来爬去的蚂蚁,我想抓住你就俯身抓住你,想踩死你,只需要将脚尖抬起来一公分再落下来呢~”

陶安恒就像一只人形玩具,即使他有一身肌肉,也无法反抗不良少女的意志,他连少女的一根手指都碰不到,只配喝少女赏赐给他的洗脚水。

“滴滴,咚咚咚哒哒,叮叮叮。”不良少女的手机突然响了。不良少女听到这段很是特别的提示音后瞬间将折磨陶安恒的事情丢到一旁,赶紧拿出手机查看来信。看来这是不良少女为某位很重要的人专门设置的铃声。

“哼,姐姐她真是很矛盾呢,明明之前差点亲手杀了你,可当我动手时又特地叮嘱我不要取了你的性命。”不良少女很扫兴。

“虽然不能杀了你,但让你生不如死总可以吧?我看,就把你这对狗眼给挖了好了。”

不良少女一手捧着陶安恒的脸,一手掌控着铁丝在她指尖形成致密的螺旋结构。陶安恒看得很清楚,那是铁丝构成的尖矛!

然而,就在铁丝拧成的长矛即将刺穿陶安恒的眼睛时,一阵若有若无的震荡从陶安恒与不良少女的中间寂静回响,那不是声音,甚至不是振动,但两人都感受到了异样。下一刻,铁丝长矛失去控制解体成若干铁丝掉在地上,捆绑着陶安恒的铁丝也丧失了力道软趴趴松开,陶安恒若有所察,连忙把一身的铁丝胡乱丢开,然后头也不回逃窜。

不良少女没有追,她愣在原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的超能力……失效了?”

她用意念指挥那些铁丝,但铁丝不为所动。不良少女有些惊慌,用两只小手狠狠拍自己的双颊,“哎哟好痛!用劲用太大了!”,确保自身清醒后再次驱动超能力,这次铁丝又乖乖听她的号令,随着她的意念做出各种动作。

“怪了?”
畏惧者的: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更了更了,每晚挤时间更新,好难啊。
llfyrxc: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oh神作
追在种子: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哇,久违了啊,太忙了更慢点没关系,不断更就好
追在种子: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诶,怎么直接从A章跳到D章了
svciga: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诶?中间的呢?
畏惧者的: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追在种子:2020-01-15 08:39 诶,怎么直接从A章跳到D章了
这是个秘密 [icon_cool.gif]
crystalsfootboy: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我是你的谁啥时候更新啊
追在种子: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畏惧者的:2020-01-16 15:16
追在种子:2020-01-15 08:39 诶,怎么直接从A章跳到D章了
这是个秘密 [icon_cool.gif]
难道是非线性叙事吗 [icon_eek.gif]
lqufdy89: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嘿嘿嘿大佬总是能给我们出些新花样
mzr: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很在意中间的部分。。
jokerxtreme: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肿么肥四?居然出了新角色呀
jokerxtreme: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月14日 chapter D
顶!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