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畏惧者的:【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这个世界,是虚假的。

她如此对陶安恒说道。

陶安恒无法否认,也说不上赞同。

然而,曾经、如今,他却分辨得出孰好孰坏。

不管是真是假,他只是想做些自己想做的事。

“你好,曾经。”
畏惧者的: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Chapter A

凌晨四点半,这个理应是在深度睡眠的时间点,却有很多不眠人。

“巴西被打崩了啊。内马尔和席尔瓦的缺席造成了天大的影响。”目睹德国的第三个进球后,陶安恒似乎对这一面倒的比赛不太满意,“卧槽,克罗斯又进了一个,这比赛已经结束了。”

“小声一点啦,我在写代码呢。”苏晓抱怨了一声,立马又全神贯注投入到工作中。

“截止时间是周日,不需要那么急切吧。晓,陪我看会儿球嘛。”

在一间不怎么宽敞的房间里,一位男生正观看着世界杯。而在房间的另一侧,一位少女则面对笔记本电脑飞快地敲击着键盘。

“晓,我们打个赌吧,上半场要是巴西能扳回一球,我就帮你写码,但你得帮我疏通疏通筋骨哈。”陶安恒跟苏晓商量。

“不需要。”

陶安恒看球看得郁闷,只想着发泄情绪,于是紧靠着苏晓坐了下来,装模作样地审了一遍苏晓的代码,然后指着屏幕说着:“晓啊,这些地方效率太低了,你答应我我就给你优化。”

“安恒,你不要总是这样。”苏晓非常无奈,陶安恒别的都好,就是这个喜欢被虐的古怪性格有点让她吃不消。而且不光如此,陶安恒为了“享受”到更刺激的虐待羞辱,他还会钓鱼执法,故意去挑衅别人激怒对方,使得报复来的更猛烈。于是苏晓就经常被陶安恒挑衅讽刺,真是苦不堪言。

“哪里有总是这样啊,我都忍了一周了,浑身都难受,我请你来修理我,你又不会少块肉,为什么不做呢?”陶安恒没好气地搂着苏晓的腰往自己身边拉扯,另一只手拿着一根绳子想塞进苏晓的手里。

“如果你一定要这样的话那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苏晓将陶安恒递过来的绳子一掌打飞,随后端着笔记本爬到上铺背对着陶安恒继续打码。陶安恒气得浑身哆嗦,他死死盯着苏晓的背影,愣了好久才推门离开,走的时候门都没关。

“想被玩弄都这么难……”

陶安恒一溜烟跑出合租房,郁闷地游荡在街头。

“跟女朋友吵架不是超级正常的事?别郁闷了兄弟,我带你去酒吧玩玩。”闻讯赶到的舍友刘慕今拍着陶安恒的肩膀安慰道。

据说那个酒吧里鱼龙混杂、各色人士俱全,陶安恒想了想,那大概自己期盼的人也可能会有。于是他打了个车就跟刘慕今去了。

一进酒吧,刘慕今就瞬间消失不见,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陶安恒倒也清闲,独自一人想逛哪里逛哪里。酒吧里很吵,节拍鲜明的电音和喧哗嬉闹声混杂在一起让陶安恒的脑子嗡嗡响。按理说现在正是世界杯比赛直播之时,但不知为何,酒吧里正播放着比赛的大屏幕周围居然没什么人。可能是比赛呈现一边倒的形势吧。

然后他就看到了舞台正中央的那个她。

聚光灯下,有一位齐耳短发身着露背礼服的女生正与另一位而立年纪的男人拼酒,空酒杯摆在两人旁边铺满了小半舞台。酒吧内的大多数人都围在舞台旁议论纷纷。只见女生不屑一顾地对着男子做出挑衅般的摇头,随后将杯中的马天尼一饮而尽。男子行动上不甘示弱举杯就喝,但握着酒杯的手却在打颤,最终还没等酒全部入口,他就摇晃着跌在地面上,杯中酒也洒了一地。

“老孟竟然被灌趴下了!”

“这个女娃娃真能喝啊!”

“这下有好戏看了。”

周围人议论纷纷,陶安恒却连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他被那位女生完完全全给吸引住了。女生简直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完美人物,精致俊美的仪容即使在光污染严重的酒吧舞台上仍然闪耀着动人的光芒,酥胸纤腰与笔直的长腿勾勒出摄人心魄的身材,但最令陶安恒心动的,则是女生裸背上的文身,如果没看错的话,那是朵欧石楠。

这是个有故事的女生。

女生踩着大约三寸高的高跟鞋,优雅地跨过地面上摆放着的几十个酒杯,走在洒了酒水的大理石地板上连晃都不晃,三步两步走到男子的身边,抬起右脚便踩在男子的脸上:“孟先生,履行承诺吧?”

孟先生孬好也是三十多岁了,被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踩在脚下的他显得无所适从,反抗也不是躲也不是。

“什么承诺啊?”陶安恒忙询问道。

“酒量PK,女孩输了就配男的跳一支舞,男的输了就给女孩舔鞋底。”一个观众解释道。

陶安恒的下体瞬间就充血膨胀起来。他有点尴尬,连忙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翘起二郎腿,掩盖着自己的下身。周围有些观众向陶安恒看过来,陶安恒以为自己的勃起被发现了,尴尬地不知道做些什么。

“怎么?想爽约?”女生居高临下俯视着足底的男人,脚跟徐徐用力,尖细的鞋跟毫不留情地刺进男子的面皮内,“也不是不可以啊,因为让你这种没有契约精神的人舔我的鞋子,是对我鞋子的玷污呢。”

孟先生被女生的话语羞得咬牙切齿,正被女生踩着脸的他斜视着女生,僵硬地说出:“你的酒量比我强得多,我愿赌服输。”

随着孟先生认命地伸出舌头去舔女生的高跟鞋底,女生掩口而笑。陶安恒注意到,女生之前将孟先生灌倒时脸色都平静如常,却因孟先生为其舔鞋而变得微微红润。看来那一大堆酒尚不如凌辱别人带给女生的刺激更大一些。

陶安恒心跳加速。

他可以看出,那位女生打心眼里喜欢羞辱别人。这,正是他苦苦追寻的人。

然而孟先生舔完后,女生竟向着陶安恒这边走来,当她看到陶安恒竟坐在那个座位上时,女生揶揄道:“嗯?我的位置又被占了?这位小哥哥,你也想跟我比一比酒量吗?”

陶安恒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坐下后有很多人偷看他。敢情之前的孟先生就是占了女生的这个座位才跟女生较上劲的。

然而陶安恒完全不知道情况啊!

“小哥,不知你想怎么喝?先各自来十杯?”女生端着酒杯向陶安恒致意。

陶安恒腿软了。他的酒量也不算少,但万万是喝不过这位女生的。(而且十杯酒好贵啊,喝不起!)但现在整个酒吧的人都死死盯着他,这让陶安恒进退两难。

就在这时,德国队攻进了本场第六球,陶安恒为缓解尴尬,连忙指着大屏幕说道:“德国又进球了,哈……”

然后围观群众一阵叹息,女生脸色有些异样,她幽然说道:“巴西缺了两位绝对主力,踢不过怎么了?而且,德国过了这关也未必踢得过拥有梅西阿Kun的阿根廷或拥有罗本范佩西的荷兰。”

请问如何用一句话惹怒球迷?陶安恒现场上了生动传神的一课。关键陶安恒本身就是巴西队球迷,这就很难受了。

权衡半天后,陶安恒站起来拿手帕擦了擦座位,然后对着女生堆笑道:“那个……还是不比了吧,可以直接给你舔鞋吗?”

周围的人哄然大笑。

“这是未战先降吗?”

“原来还有这种搭讪方式咯?”

“不行啊这个人。”

女生撇了撇嘴:“难道我的鞋子在你的眼里就像是公共冰淇淋吗?想舔就舔?不喝酒的话,你没有舔我鞋子的资格。赶紧从我的位置上滚开。”于是陶安恒得令滚开。

女生坐在了属于她的座位上,优雅地将双腿交叠起来,开始品尝杯中的美酒。结果好多男的一窝蜂涌上来想跟女生搭讪,女生倒是没有当即拒绝,只是对着这群追逐者道:“跟我喝酒可以,五杯起步,一口气喝完。”

大部分人被这个条件吓退,但还是有几位自视酒量达标的人愿意接受条件。酒吧老板都要笑出声来。但连喝五杯的压力要比想象中难得多,有一个大概刚成年的青年连喝五杯后直接原地昏倒过去,趴在女生的面前呼呼大睡。

“不要逞能啊。你这样,很让我瞧不起呢。”女生用鞋尖踢了踢青年的头顶,可青年仍旧不省人事,于是女生干脆将双足抬起来踏在青年的身体上,将青年拿来垫脚,“嗯,比起冰冷坚硬的大理石,还是踩着人更舒服。”

女生的每一个举动,全都落在陶安恒的眼中。他正躲在角落里,目光锁定在女生纤细白皙的腿上,此时此刻,女生的腿向前伸出,两只穿有绑带细跟高跟鞋的脚平踏在青年的后背上。随着酒吧内动感的节拍,女生的脚掌带着韵律抬起踏落左旋右转,于是她的鞋跟就化作两根钻头在青年的背上落落大方地玩耍着。看着青年的衣服一圈圈缠绕在女生足下的细跟上,看着青年的身体被当做脚垫任由女生踩踏,陶安恒终于忍受不住,他拿出手机打开相机,悄悄将女生踩着青年开怀畅饮的场景收入取景框,随后按下快门键……

咔嚓。

坏了,新手机的快门声忘了取消了!

陶安恒恨不能钻进地缝。

客观来讲,酒吧里很吵,拍照的人很多,小小的快门声其实根本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然而女生竟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的目光迅速捕捉到满脸涨红的陶安恒,又看到陶安恒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手机,于是她露出了罂粟花般的微笑,悠然抬起右脚,当着陶安恒的面,将右脚不偏不倚踩在了青年的后脑勺上,并慢条斯理地旋转脚踝用鞋底碾压着青年的脑袋,仿佛她踩在脚下的不是人头而是皮球。

如果人的心脏没有跳速上限,那么陶安恒的心脏大概可以跳得跟原子钟里的铯原子一样快。女生完全看穿了他的心思,并将这种对于普通人很恶心但对于他这种人很香艳的情景大大方方展示给了陶安恒。

陶安恒不敢抬头了,他只能俯下身子数手指头试图让自己保持镇静,但即使这样,他的下体还是硬得惊人且没有丝毫消退的征兆。

哒,哒,哒。有谁在向他走来。这个声音,如果没听错的话,是她!

果然,那位女生款款走到陶安恒身后,用指尖拂过陶安恒的后颈,红唇凑到他的耳边悄声说道:“没舔到我的鞋子让你很失落呢。没关系,来凤舞九天包厢,会有你更感兴趣的事情发生哦。”陶安恒连忙想拦住女生,但她早已走远,迈着猫步走向包厢区域。

这还能忍?陶安恒立刻将女生的话奉为圭臬,他赶紧去询问服务员凤舞九天的位置,顺着服务员的指向走出好几步后陶安恒又折返回来问服务员这间凤舞九天的使用人是谁。

“这个……哦,名字留的是鹿小姐。这里还有她的电话号码。”服务员原本不想透露客人的信息,但陶安恒“无意间”解开了衬衣的扣子,露出健硕的胸肌,于是这个女服务员就和盘托出了。

走到凤舞九天包厢的门前,陶安恒几次想要敲门却又放下手。就在他纠结之时,门内传来那位女生的声音:“不想进来的话就走,磨磨蹭蹭的好烦。”于是陶安恒只能鼓起勇气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包厢很豪华,定位符合它的名字。房间分为外厅和内厅,外厅空无一人,陶安恒就径直向着内厅走去。果不其然,进入内厅后,那位女生便坐在右侧的主宾位上,纤纤玉手从果盘中拿起一只橘子把玩,丝毫没有跟陶安恒打招呼的意图,仅仅用足尖点了点脚边的地面。陶安恒不是很明白女生的意图,只能走到了女生的面前。

“还站着干什么呢?”

陶安恒这才明白,女生的意思是让他跪在她脚边。陶安恒天人交战了足足一秒钟,终于是欲望战胜了理智,噗通一声就给跪了。

“有些人一看就懂。比如我,比如你。”女生没有去看跪着的陶安恒,而是专心致志剥橘子,剥下来的橘子皮随意扔在地上,“吃了它。”

“橘子皮……不好吃……”陶安恒努力克制着扑上去吃的欲望,试探性地问道。

“是吗?”女生这才第一次正视陶安恒,当她注意到陶安恒那很细微的表情活动时,她伸出腿,重重地踩在了橘子皮上把橘子皮踩得稀烂,甚至有微小的汁液溅出,滴在了陶安恒的脸上,“现在好吃了吗?”

陶安恒连忙俯下身子用嘴去捡地面上的橘子皮,当他咬住橘子皮时,头顶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让他的牙磕在了地面上,幸好地上有地毯,否则门牙肯定掉了。

陶安恒意识到,这是女生将脚后跟搭在了他的头上。

“被踩着脑袋,不怎么爽吧?”女生的另一只脚慢慢悠悠伸到陶安恒匍匐在地面上的手掌上,高跟鞋鞋尖精准又合拍地依次踩着陶安恒的四根手指,陶安恒猜测,她可能是把自己的手指当成了钢琴键在弹琴。

陶安恒恭敬道:“被您踩的话,不会有怨言。”

“哼,我当然知道不会有怨言,不仅如此,你还会很爽,所以我很不爽。我想知道,随着我的行为越来越过分,你由爽变得不爽的界限在哪里?那里,恰好是我最爽的点。”女生突然站了起来,于是她的体重完完整整地通过坚硬的鞋底传导到陶安恒的四根手指上,这让陶安恒疼得不由惊叫一声,手掌下意识地往回收,但女生的脚掌丝毫没有松开的意图,陶安恒观察着女生那穿着高跟凉鞋的双脚,以及在那之上的鲜藕凝玉般的脚踝和直挺秀颀的小腿,最终硬是忍住了手指上的钻心之痛。

“不错啊,通过第一关了。”女生重新坐回座位,发出下一条喝令,“把裤子脱下来。”

陶安恒偷偷环视四周,“这个包厢里没监控吧?”看了半天没找到,陶安恒这才站起来解开腰扣,将短裤脱了下来。

但女生冷冷说道:“就脱到这儿为止?你是觉得我让你脱裤是为了欣赏你的小熊图案的内裤吗?”

陶安恒于是乖乖又把内裤脱了下来。这下子他的宝贝就直挺挺地暴露在女生的面前。陶安恒还是第一次将自己完全暴露在除女朋友苏晓(和他亲妈)之外的另一位女性面前,这种被一览无余的暴露感让陶安恒很局促,但他的受虐之魂又使得他的身体激动得发抖,同时他又对女生接下来的行为充满期待。

看着陶安恒坚挺的下体,女生没有任何表示,甚至眼都没多眨一下,于是陶安恒十分忐忑地注视着女生,不知道她有什么打算。过了一段时间,女生拿起手边的一根手杖,围绕陶安恒的阴茎来回玩弄,手杖是铝合金材质的,很凉、很硬,再加上女生的动作不甚温柔,手杖就以一种充满暴力的方式伤害着陶安恒的下体。突然,女生抬起手杖后狠狠砸在了陶安恒的龟头上,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陶安恒疼得差点跪了。

“你这东西直勾勾地冲着我,我很不开心。”

陶安恒的痛楚没让女生收手,相反,女生不依不饶,手杖再次抬起来像砍柴一样朝着那阴茎抽,啪,这一次速度更快力道更大,陶安恒终于忍不住,捂着小陶打滚。

“还爽吗?”女生蹲在陶安恒身边,体贴地抚摸着陶安恒的寸头。

在被打的那瞬间,陶安恒一度以为自己要绝后了,那种钻心剐腹的疼痛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来找这位美丽但残忍的女生,但当女生的手摸在自己头上时,那种疼痛居然逐渐消失掉了,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疼,陶安恒又觉得其实还是挺爽的。

“我还挺得住!”陶安恒拍着胸脯道。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是虚假的,社会架构、关系构成、道德品格,无一不如此。只有这,才是真的。”女生的手杖指在了陶安恒的下体上,“那就是欲望。”

陶安恒倒不认为上述那三个东西是假的,但欲望是真的这个观点陶安恒不能更赞同了。

“我会玩死你的,你害怕吗?”女生轻启朱唇道。

“我……我不怕。”陶安恒重新跪在女生面前,这次他是主动的。

女生点头。她拿出一个内侧全是刺的项圈系在了陶安恒的脖子上,另一头则挂在了沙发腿。随后女生拉过一把高脚椅坐了上去并翘起右腿,于是她的右脚的高度已经超过了跪姿陶安恒的视线。她解开了鞋子的绑带,用她的裸足挑着高跟鞋前端,伸在陶安恒的双眼前不远处来回摇晃:“现在,你可以舔我的鞋子了。”

在这个仰视的视觉中,一袭盛装的她高傲若飞翀昊苍的鸿鹄,让人只得远远望见却无法触碰,陶安恒只觉得自己的心被她那靓丽精致的高跟鞋踩在下面蹂躏,自己的魂被她的纤纤玉手捏在掌心里逃脱不能。

陶安恒奋力将拴着脖子的锁链拉到最长,同时竭尽所能伸长舌头,只为用舌尖碰到那摇晃着的鲜红色高跟鞋底。但铁链的长度非常微妙,女生显然是算好了这段距离,陶安恒将铁链拉直后舌尖只差女生的鞋底一厘米,与此同时项圈内的细刺还刺得他脖子生疼。

女生咯咯笑了。虽然这无疑是充斥着羞辱的嘲笑,但陶安恒却觉得这笑声比天籁之音还要动听。他已经沦陷在这位女生的脚下,她是他的神。

“再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十秒过后你就再也没有资格来舔我的鞋底了。”女生摇晃着脚尖,华丽的鞋子像是乳房来回晃动,这让陶安恒失去理智。

十秒后,再也没有资格了。不能舔她的鞋子,这辈子都会后悔的!!

陶安恒抛却了一切顾虑,欲望完全支配了他的行为,他不顾颈圈内侧的尖刺,使劲向前探身子,那些虽然细但很长的刺直接突破他的皮肤刺进了他的脖子内,殷红的鲜血从几个窟窿内哗啦啦流了出来,有一根刺甚至刺破了颈前静脉,但陶安恒顾不上这些了,他的眼里只剩下那鲜红色的高跟鞋底,为了它,他可以付出全部!

加上刺的长度,陶安恒的舌尖终于碰到了女生的高跟鞋底。陶安恒心满意足地舔了舔,随后便脱力摔倒了。

我要死了吗?血流得好快……好疼……呼吸困难……

陶安恒胡思乱想之时,女生先是摘下了陶安恒脖子上的项圈,随后用手掌捂住了伤口。令人不敢相信的事情发生了,陶安恒只觉得伤口变得很热,然后又非常痒,没过几秒钟,疼痛消失,他愣愣地用手摸了摸伤口,发现那些伤口居然愈合了……

“有什么想说的吗?”女生说道。

“……有一个误会我觉得必须解开,那就是我其实也是巴西的球迷。”陶安恒想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

“……你挺有搞笑天赋的。”女生无语了。

“那个……我还想问一个问题。”陶安恒举手询问。

“不要管你的伤是怎么好的,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

“不是……我只是想乞求一个联系方式,手机号或者微信都行。”陶安恒五体投地非常诚恳。

“你倒是挺直接。”

女生把脚从陶安恒的头上拿走,陶安恒直立起上半身,见女生拿出手机,陶安恒立刻把自己的二维码调了出来双手呈给她,女生盯着陶安恒的手机看了几眼,扫完二维码后说道:“红色HTC One M8啊,国内还没上市吧。”

陶安恒见居然跟她有共同语言连忙顺着杆往上爬:“是从国外买的,你要是喜欢我就送给你……”

“算了,我不喜欢四下巴。”女生摆摆手拒绝了陶安恒的殷勤。她抚着裙摆坐在了沙发上,径直闭目养神。陶安恒明白刚才的超能力使得她很疲劳了,于是他也不耽搁,在给女生又磕了个头后,踮着脚尖走出了这座凤舞九天包厢。

陶安恒从包厢里走出来的时候还晕乎乎的,被凌虐出的伤全部愈合,身体的痛楚也消失无踪,整场调教仿若梦境。他拿出手机,看着新的朋友中,那位用自己的照片作为头像的申请者“鹿有笙”,陶安恒非常鸡动哦不激动。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鹿有笙吗……是个很美的名字。

走回酒吧大厅,陶安恒一眼就望见了刘慕今。此时此刻,刘慕今正凑在两位美女中间愉快的聊天。陶安恒不禁怀疑这位舍友到底是为了帮他散心来的还是就是自己想来。

“慕今,喜欢哪一个?”陶安恒凑近刘慕今,嬉皮笑脸地悄声对刘慕今说道。

哪知道刘慕今听到这个话题脸色突然大变,他松开抱在两女腰上的手,木然说道:“我只喜欢一个人。她们都不可能的。”这让两位美女面上有些挂不住,其中一位试图缓解尴尬,说道:“不知道你心中的她,哪里比我们好啊?我们可以学习呀。”但刘慕今仿佛着了魔,他站了起来与两女拉开距离,然后一字一顿道:“你们连她的一根脚趾头都不配相比。”

平日里为人处世八面玲珑的刘慕今,居然会说出这类折煞人的言语,这让陶安恒意外万分。两位美女被刘慕今这过分的话气得脸色苍白,其中一位甚至愤怒地将酒泼到刘慕今的身上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另一人也随之走远。

陶安恒本来是想活跃活跃气氛,结果搞成这个样子,他也有点愧疚。于是他打算去找那两位美女去道歉,但刚追到酒吧门口,他就被站在门口旁边的某个人给挡住了去路,陶安恒来不及躲闪,于是跟这个人撞了个满怀。

“疼疼疼……”那人被身材结实的陶安恒这么一撞,表现出很受伤的样子。陶安恒连忙道歉,这才注意到这人居然是位个子蛮高的妹子,戴着墨镜,拿着摄像机,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陶安恒身高接近一米八,体重七十多公斤,被高速移动着的陶安恒正面撞到,妹子居然没倒,只是退了几步,这绝非普通女孩子能够做到的。陶安恒不禁多看了她两眼。结果这一看不要紧,陶安恒发现这妹子还挺俊俏,琼鼻挺翘,薄唇玉润,肌肤又白又嫩,而且身材看上去也凹凸有致,完全没有肌肉女的模样,若是隐藏在墨镜下面的眼睛也好看的话,简直是超级美女。这可比刚才那俩漂亮多了,还追她们干啥?(不对,追她们是为了道歉,不是因为她们漂亮!算了算了,别自欺欺人了,要是两个丑八怪才不会去追。)

陶安恒觉得这是上天给他安排的另一场艳遇,于是他抓住机会:“您没有受伤吧?需不需要我送您去医院看看?”

妹子正在检查着手中的摄像机,看来看去确认没损坏后才长舒一口气,听到我的话,妹子连忙把她的脑袋摇成拨浪鼓:“没事没事,干我们这行的……不不,没事我没事。”妹子把摄像机护在胸前低着头溜了,让陶安恒摸不着头脑。

但是这个妹子仓皇逃窜的样子,陶安恒深深记在了心里。
for阿尔萨斯: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lei了
huihuxidekongqi: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大佬开新坑咯
crystalsfootboy: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大佬写两篇文啊好爽!支持,我是你的谁看得好爽
heifan: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突然发现这是一位大佬啊,写的两部作品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支持一下,(最后皮一下:可能也会一直追下去吧)
asdf12080: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这个开篇真惊艳,尤其是开头那个类似楔子的,寥寥几行文字就让人亟不可待往下翻。鹿有笙希望后面还有很多出场机会
insomnie: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顶顶,大佬加油
wm6274: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厉害,佩服!!!!
llfyrxc: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6666希望日更
追在种子: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太棒了!!太喜欢你的文了!
追在种子: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半决赛不看完就出门啊,我觉得我可能做不到哈哈哈
畏惧者的: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追在种子:2019-10-06 17:34 半决赛不看完就出门啊,我觉得我可能做不到哈哈哈
主队开场二三十分钟就被打爆完全看不下去了,不如溜了 [icon_cool.gif]
畏惧者的: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llfyrxc:2019-10-06 15:55 6666希望日更
我腿软了,这个要求好恐怖啊(能周更就谢天谢地了,一般两周更一次吧)
707: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鹿小姐才是真正的S啊,超好的,后面的记者就弱多啦,不知道基友是否也迷恋着鹿小姐呢?如果可以的话,男主的女友和后面的记者,能不能也成为鹿小姐的女仆呢?期待啊,两周太久太久了,至少也得一周两更才够看啊!
lemonaid: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太有趣了!!
大佬nb!!!!!
lqufdy89: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707:2019-10-10 15:16 鹿小姐才是真正的S啊,超好的,后面的记者就弱多啦,不知道基友是否也迷恋着鹿小姐呢?如果可以的话,男主的女友和后面的记者,能不能也成为鹿小姐的女仆呢?期待啊,两周太久太久了,至少也得一周两更才够看啊!
这样的话好像就变成单主角全部围绕鹿小姐转了?可能就变成单纯的爽文不好展开剧情了吧,看样子记者应当也是主角之一,作者的安排可能有很多人物呢。
707: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lqufdy89:2019-10-10 15:28
707:2019-10-10 15:16 鹿小姐才是真正的S啊,超好的,后面的记者就弱多啦,不知道基友是否也迷恋着鹿小姐呢?如果可以的话,男主的女友和后面的记者,能不能也成为鹿小姐的女仆呢?期待啊,两周太久太久了,至少也得一周两更才够看啊!
这样的话好像就变成单主角全部围绕鹿小姐转了?可能就变成单纯的爽文不好展开剧情了吧,看样子记者应当也是主角之一,作者的安排可能有很多人物呢。
记者也能当S吗?哈哈,反正只要作者别拖太久就好
crystalsfootboy: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两篇都喜欢,求大佬多更新
crystalsfootboy:Re: 【可能也会连载下去】你好,曾经 10月5日 chapter A
两篇都喜欢,求大佬多更新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