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奴

只显示guzihang123的文章显示全部
guzihang123:Re: 女奴
“啊!”冯晓莹激动的抬起头,等待着主人的命令,无论杨红命令她去做任何事,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去执行。
“其实呢,也没有多难,前几天三楼的马桶堵了,我本来是想尽快疏通的,但是主人又觉的把黄金赏给你吃的话会更有趣一点,所以这几天我将黄金全都堆在了马桶里,就等着你去吃干净呢!咯咯咯~!是不是要开心的流口水了呢?”
“啊!是,是,主人……”冯晓莹禁不住全身颤抖了一下,但还是急忙回应道。
积累了好几天的黄金……我能吃得下吗?冯晓莹心里忐忑的想着,内心十分恐惧。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杨红恣意的浪笑起来,“贱货!你以后就是我的厕所了!把衣服脱了,贱货!”
“是,主人!”冯晓莹赶忙答应,顺从的脱掉身上的衣服,不过脱到最后只剩一条内裤时,她犹犹豫豫的用手捂着下体,尴尬的看向杨红。
“嘭!”杨红狠狠的一脚踢在冯晓莹的下体上,“看什么看?还不赶快脱!”
“是,是!”冯晓莹不敢耽搁,急忙将内裤脱下,下体一片阴湿,让冯晓莹狼狈不已。
“啊哈哈哈哈~!”杨红大笑着一脚踹在冯晓莹的酥胸将她踹翻在地,性感的黑色高跟靴踩在冯晓莹荫穴上不住的碾踩着,“果然是个贱货呢!哈哈哈哈~!”她用靴底踩着荫穴一下下的揉搓,看着冯晓莹在脚下犯贱的模样,杨红的内心闪过一丝兴奋的悸动,玉腿之间的花蕊已经有些湿润。
“啊~!啊~!”摄人心魄的妖媚皮靴一次次的抚弄,让冯晓莹完全无法自持,她的双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大腿娇声淫叫,额头上的汗珠不住的滚落下来,眼神中透着紧张与兴奋。
“哼!”杨红看到时机已经成熟,极致勾魂的嘴角闪过一丝狞笑,将坚硬冰冷的靴跟插向迫不及待要释放出来的荫唇!
“啊~!!”冯晓莹痛苦的惨嚎出声,脸上的表情完全扭曲,她的荫穴被杨红用靴跟深深的刺了进去,十五六厘米高的靴跟就像一根坚硬的肉棒一样挤占着荫穴的内部空间,一直全部没入进去!
“咯咯咯~!用主人的靴跟艹你的狗逼还挺合适的嘛~!”杨红扭动着妖媚的脚踝,兴奋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她根本不在意靴跟是否伤害到冯晓莹的荫穴,甚至还故意将靴跟在荫穴里乱踩乱插,将细嫩的荫道扎出一个个淌血的伤口!
“呃啊~!”冯晓莹不住的惨叫着,杨红每一次扭动性感的脚踝,带给她的都是濒死的剧痛体验,她用双手拼命的想将杨红的高跟靴抬起来,但当她看到主人那冷魅的眼神时,吓的又急忙放手,不敢与主人的意志对抗。
“主人,求您!求您……”冯晓莹不住的哀求着,她的眼睛已经充血通红,浑身战栗不止,表情痛苦而扭曲,杨红的靴跟践踏的荫道不停抽搐,已经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
“求我?咯咯咯~!我最喜欢看着你无助的向我求饶,而我则会对你施加更加残酷的虐待,哈哈哈哈哈~!”杨红将靴跟从荫道中抽离了一下,然后故意挑起一个角度,再次凶残的狠插进去,她甚至能感受到震颤的穴壁在靴跟之下惨叫的“兹兹”声!
“啊~!~!”冯晓莹再次惨呼,看着将自己任意贱虐的性感高跟靴,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主人脚下的一条虫子,一条供主人任意玩弄踩踏的毫无权利的虫子!
冯晓莹终于认命,她彻底的臣服于杨红的高跟靴下,能被如此美丽高贵的高跟靴所蹂躏贱虐,用自己的贱命的痛苦来换取主人的快乐,又有什么遗憾的呢?
既然主人喜欢虐待自己,那自己就应该竭尽所能的承受主人的赏赐!能被主人的高跟靴所践踏,那是自己的荣幸,如果能被主人踩死,那将是自己所能得到的最大的荣耀!
冯晓莹看着正在残虐自己的高跟靴,心中升起一股难以名状的崇拜,荫穴在痛苦之中体验到了被虐待的亢奋,又在流淌出一缕缕荫水。
“呸!贱货!”杨红看着靴跟处“兹兹”喷溅的荫水,鄙夷的啐了一口痰液,吐在冯晓莹的眼睛上。
“啊~!主人~!”晶莹剔透的痰液浮在冯晓莹的眼睛上,承受着如此巨大的赏赐,她激动身体颤抖起来,下体的喷射变的更加激荡。美艳的高跟皮靴散发着黑亮的妖异光芒,诱惑的她无比饥渴。
“哼!你看上去很享受呀~!”杨红的嘴角浮起一抹媚笑,她轻抬玉足,曼妙的靴跟再一次狠狠的抽动,又残忍的刺了下去。
“呃啊~!”巨大的痛楚令冯晓莹几乎昏厥,她感觉相对于主人来说,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与微不足道,杨红可以随心所欲的玩弄自己,而自己所能做的只有承受这一切。
剧痛侵袭着冯晓莹的灵魂,而与之相伴的则是被侮辱,被欺凌,被践踏的快感,下体不停的流淌着鲜血与淫液的混合物,主人的高跟皮靴就是冯晓莹的灵魂天堂!
“哈哈哈哈哈~!”杨红感受到靴跟处荫穴的蠕动,放肆的将邪魅的靴跟急速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冯晓莹的叫喊声几乎连成一片,每一次抽插带给她的都是撕心裂肺的极骤痛苦与被残虐的快感。冯晓莹感觉自己的荫穴已经到了爆碎的边缘,鲜血与淫液四溢喷射,在她身下的地面上流淌出一大片血污。
难以名状的兴奋感充斥着冯晓莹的全身,她拼命的向上顶着荫穴配合靴跟的抽插,乞求在主人的脚下得到更加疯狂的宣泄!
“啊~!啊~!主人~!主人~!”冯晓莹膜拜的叫喊着,眼神中满是崇拜与兴奋,鲜血与淫液的过量喷射已经让她陷入虚脱状态,但冯晓莹此时已经完全癫狂,丝毫无法控制自己欲望的发泄,以至于荫穴中射出的液体完全变为红色的鲜血时,她却仍旧不知停歇的拼命的用穴道摩擦靴跟。
“呸!”杨红嫌弃的将靴跟从荫穴中抽出来。
“呃啊~!”冯晓莹惨嚎一声,整个身体都瘫了下去,冷汗顺着脸颊簌簌的淌下来。
“还没浪够呢!贱货!”杨红一脚踹在冯晓莹的嘴上,“要不要继续犯贱呀~?”她将靴底踩在荫唇上轻轻的揉擦着说道,而感受着女神的爱抚,那只已经射干了的荫穴竟是忍不住的一颤一颤的再次向外喷吐着混杂着大量血液的污浊。
“主人!主人!求求您!”冯晓莹恐惧的看着杨红的高跟靴,过量的消耗让她的脑袋有些眩晕,走向死亡的体验让她的神智清醒了一些,卑微的乞求杨红放过她。
杨红抬起玉足狠狠的跺在冯晓莹的脸上,“爬起来,你这个没用的废物!驮着主人去三楼,那儿有很多黄金等着你去吃掉呢!”
“是,主人,是!”冯晓莹不敢怠慢,强撑着身体爬跪在杨红的面前。
杨红轻抬玉臀优雅的坐在冯晓莹的背上,“走吧,贱货!主人留给你的黄金足够把你撑死!”
“是,主人……”冯晓莹驮着杨红蹒跚着爬着,努力的控制着身体平衡,一步一步的爬向电梯。
这栋别墅一共五层,分别为作为备用的地下一层、作为客厅和餐厅的地上第一层、作为卧室的第二层、作为活动室的第三层,以及第四层露台,所以安装电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电梯与楼梯是并排在一起的,冯晓莹实在没力气驮着主人爬楼梯了,她爬到电梯前时,看到主人随后摁下三楼的按钮,心里不由得长长出了一口气,如果杨红命令她爬楼梯的话,哪怕是累死,她也不敢不爬。
而冯晓莹所不知道的时,杨红其实时刻都在注意她的状态,杨红喜欢玩弄虐待冯晓莹,越残忍越开心,但杨红并不想虐杀女奴,一是如果踩死了就没得玩了,再就是也有可能引起警方的注意,所以短时间之内,冯晓莹暂时还会被杨红留着性命。
“贱货,快点爬!”从电梯里出来后,杨红用力的打了一下冯晓莹的脑袋,把她扇了一个趔趄。
冯晓莹赶紧努力的调整好身体,不敢让主人从自己的背上摔下来,她颤巍巍的在走廊内爬行着,荫穴里仍旧在淅淅沥沥的流淌着鲜血,顺着大腿淌在地上,形成一条长长的血线。
“在活动室的卫生间!”杨红揪着冯晓莹的耳朵说道。
“啊啊!是,主人!”冯晓莹坚持着爬着,终于到了活动室门前。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冯晓莹抬手轻轻一推,房门慢慢的打开,她急忙驮着主人爬进房间。
活动室大概有四五十平米,摆放着跑步机、健腰机、单车机等大型健身器材,以及哑铃、跳绳之类的东西,不过冯晓莹还看到墙上的铁架挂着许多各式各样的皮鞭,让她忍不住的一阵紧张。
活动室的一角是配套的卫生间,棕黄色的门紧紧的关着。
“废物!爬得这么慢,真是没用!”杨红从冯晓莹的背上走下来,狠狠的踹了一脚呵斥道。
“对不起,主人!”冯晓莹急忙赶紧向主人磕头认错。
“嘭!”高跟靴凶残的踹在冯晓莹的额头,将她凶暴的踩在地上,坚硬冰冷靴跟插进冯晓莹的嘴里胡乱的搅动着,“真是个没用的废物!”杨红恼怒的骂道。
美艳的靴底遮住了冯晓莹的视线,但从靴底来回摆动的缝隙中,她仍旧能够看到主人那不屑的笑容,黑媚的长发妖娆的披散在香肩,高耸的双峰骄傲的挺立着,黑色的束身皮衣将杨红的身材曲线勾勒到完美极致,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着紧致的美腿,令她无比膜拜的过膝高跟皮靴正在她的脸上肆意踩碾,看的她全身发酥发颤!
“咯咯咯~!你这个贱货的嘴巴给本美女擦靴底倒是挺合适的呢!”杨红轻蔑的看着脚下的冯晓莹,“哼!随便玩弄你几天再弄死算了!”
冯晓莹心里不禁一颤,她不知道主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无论是不是真的,她只能选择服从。
“是,主人……”冯晓莹含糊不清的答道,她愿意为主人而死。
“呸!贱货!”杨红轻蔑的看着脚下的冯晓莹,嘴角微微翘起,那一抹微笑足以令世间万物融化。
冯晓莹看到杨红朝自己微笑,身体如同触电般剧烈的一颤,下体迅速的有了反应,又在往外喷血,她尴尬的伸手遮挡,却哪里能逃脱杨红的眼睛?
“噗!”性感的靴跟凶残的跺在冯晓莹的下体,将荫穴踩的抽搐颤抖!
“呜呃~!”冯晓莹痛苦的哀嚎出声,身体不由的卷曲起来,忍不住的要伸手将高跟皮靴从荫穴上抬起来。
“大胆!”杨红暴怒的吼道,“竟敢私自触碰主人的皮靴!把手放在地上!”
“呜……”冯晓莹懊悔于自己的鲁莽行为,主人的高跟靴是多么的高贵圣洁,岂是自己这个下贱的女奴可以触碰的?她赶紧伸出手放在地上,乞求主人拿它狠狠的出气。
“哼!”杨红冷哼一声,高高的抬起玉足皮靴,对着手掌凶狠的踩跺下去!
“哧~!”
“啊~!~!”
尖利的靴跟刺穿了冯晓莹的掌心,狠狠的跺在了坚硬的地板上!
“咯咯咯~!喜欢吗?”杨红轻笑着问道,扭动着令人迷醉的脚踝,尖利的靴跟在冯晓莹的掌心凶残的搅动着。
“啊啊啊~!是……是……贱奴……喜欢……”冯晓莹痛苦的浑身颤抖,牙齿打颤,她强忍着剧痛极力的讨好着这个美貌与狠毒并存的妖精。
“哧~!”杨红将靴跟蛮横的撕扯着抬起来,带着掌心的血肉飞溅,“贱货!现在主人暂时还不打算把你玩死,滚去看看主人特意留给你的礼物吧!就在卫生间的马桶里,你知道该怎么做吗,贱货?”
“啊!是,是,主人!奴婢知道!”冯晓莹浑身剧烈的一颤,急忙紧张的回答道。
“那还不快去!”杨红一脚踹在冯晓莹的脸上命令道。
“呜~!是,主人!”冯晓莹急忙打开卫生间的门爬进去,卫生间内的便器盖是合着的,而当她掀开便器盖的那一刻,浓重的大便的气味扑面而来,有如实质的臭气将她熏的眼泪直流。
“哈哈哈哈哈~!”杨红站在卫生间门外,看着冯晓莹的窘相笑的花枝乱颤,“贱货看到快要品尝到主人黄金的滋味,都激动的哭了呀!还不快赶紧吃掉!”
“呜……!”冯晓莹不敢违命,她定了定心神看向便器里面,深绿色,暗红色,金黄色,各种颜色的黄金或粗或细的盘旋拧在一起,已经将便池完全堵塞,散发着浓重的臭气。
“呼~!”冯晓莹不敢耽搁,她深吸一口气,吸入鼻腔内的屎臭味道让她感到眩晕,胃里翻腾不止,有种强烈的呕吐感觉,酸酸的胃液冲进喉咙里,她急忙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强行憋回去。
冯晓莹鼓足勇气,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便池里的黄金,味道又苦又涩,饱含着黄金特有的屎臭气息,让她忍不住皱起眉来,但主人的命令是必须执行的,她不得不认命的低下头,张开嘴咬了一口大便,顿时浓重的腥臭味道充满在她的口腔!
“呕~!”冯晓莹忍不住要吐出来,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但苦涩的黄金实在无法下咽,而如果吐出来的话,主人是绝对不会饶恕她的。冯晓莹屈辱的跪在便池前,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出来。
“贱货!快点吃!大口的嚼!好好品尝主人的黄金味道!以后主人还要把你当成厕所用呢,拉屎拉尿都会在你嘴里进行,你怎么能吃不下!”杨红站在卫生间外娇怒的命令道。
“呜呜!”冯晓莹急忙点点头,她用手紧紧的捂住嘴巴以防吐出黄金,艰难的咀嚼起来,屈辱的泪水划过脸庞,不住的往下流淌。
她的嘴里充满屎臭的味道,熏的她十分眩晕恶心,但冯晓莹只能强撑着嚼动,一直嚼的差不多碎了,便开始努力的吞咽,总共咽了五六次,才勉强将嘴里的黄金全部咽下去。
“呼~!呼~!呼~!”冯晓莹满头密布虚汗,大口的喘息着,而她每一次呼吸,都能清晰的闻到从自己的喉咙里呼出的屎臭气息。她闭上双眼再一次将头埋进便池中咬了一口黄金,刚要抬起头时却忽然感觉脑袋一沉,整张脸都被深深的踩进便池之中!
“哼!贱货你是故意拖延时间吗!吃的这么慢!如果不赶快吃完这些黄金,就活活的闷死在主人的屎里吧,哈哈哈哈~!”杨红的高跟靴将冯晓莹的脸死死的踩进大便里命令道。
“呜……”冯晓莹的脸被完全踩进屎里,她的口鼻被黄金堵得死死的,眼睛被熏臭的味道刺激的十分肿痛,脑袋被主人踩着在大便里拱来拱去,窒息的感觉越来越严重,她不得不大口的吞咽着便池里恶臭的黄金,渴望能从黄金的缝隙中获得几缕空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冯晓莹像狗一样贪婪的吃屎,杨红放荡的大笑不已,“你就是我脚下的一条贱狗!你只配跪在我的脚下承受主人的虐待羞辱!主人靴底的灰尘都比你高贵无数倍!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主人的肉便器,喝我的尿,吃我的屎,我就是你的神,任意支配你这条贱命的神!”
她抬起踩在便器外面的玉足皮靴,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冯晓莹的脑袋上。冯晓莹的脸被杨红踩进冲水口,她不得不吃尽堵在冲水口的粘稠的屎尿才能获得一丝喘息的机会,她的脸被死死的压在便池的底部,眼睛疼的无法睁开,只有“呜呜”的叫声表明她暂时还活着。
“咯咯咯~!”高贵的靴跟插进冯晓莹的后背残忍的拧转着,杨红的嘴角挂着肆无忌惮的邪魅的笑。
“呜呜~!”冯晓莹疼的哀嚎起来,但她不敢张嘴大叫,因为一旦张嘴,她嘴里的屎尿就会喷溅出来,这可是好不容易才吃下去的黄金,无论如何都不能吐出来。
“哈哈哈哈哈~!”杨红肆虐的狂笑着,玉足之下更加残忍的贱虐着冯晓莹,轻蔑的欣赏着冯晓莹对她既狂热又卑贱的忠诚。
冯晓莹口中的黄金一次次的顶到嘴边,又一次次的被她艰难的咽下去,这让她感到无比痛苦,但只要能听到主人开心的笑声,她就会感觉这一切都非常有意义,非常值得。
“你在我的脚下表现的越下贱,对我越忠诚,我就越想狠狠的虐待你!看着忠于我的奴隶在我的脚下被残虐的死去活来却又疯狂的膜拜着我的样子,我就会特别兴奋!哈哈哈哈~!”杨红放浪的笑着,性感的靴跟一次次的扎在冯晓莹的背上,又一次次的抬起,带飞片片血花。
“呜呜!”冯晓莹艰难的呜叫着回应杨红,她的后背已经血肉模糊一片,剧烈的刺痛着她的神经。
“哼,贱货!”杨红不屑的轻哼一声,轻抬玉足从冯晓莹的背上优雅的走了下来,在高跟靴落地的一刹那,性感的靴跟恰巧踩在了冯晓莹撑在地上的手上,尖利的靴跟划过冯晓莹的手指,“哧”的一声带起一股飞溅的血花,疼的冯晓莹又是一阵惨叫。
“咯咯咯~!”杨红欣赏着自己被冯晓莹的鲜血染红的高跟靴,“贱货,洗干净你这身臭皮,滚到社区医院处理好伤口!主人在家等你!”她说完便踩着高跟靴离开了洗手间。
冯晓莹听着主人的高跟靴踩在地上远去的“嘚嘚”声,感觉如同醉心于最美的仙乐之中。直到杨红远远离去,再也听不到高跟靴踩在地上的声音,冯晓莹才艰难的爬起身,打开洗手间的淋浴器冲刷着自己的身体,她的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后背鲜血淋漓,手掌上的血洞触目惊心。
这些都是主人的赏赐啊!冯晓莹想及此处,激动的跪了下来,朝着杨红离去的方向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她挂念着主人的命令,草草洗了洗身体,便急急的穿上衣服,忍着身上的剧痛,咬牙坚持着来到社区医院。
枫林苑作为别墅区,社区医院的规格也是相当高的,而且医生们的素质也很高,他们只会满足就诊人员的要求,从不过问其他不相干的事情,像是冯晓莹身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只要冯晓莹不说,就不会有人来问。
“好了,你的伤口包扎完成了,伤重的地方都打了封闭,做的保守处理,还需要进一步治疗,”医护人员说道,“不过我的建议是你这段时间最好先在家好好养伤,等恢复之后再出门吧。”
“谢谢,我会注意的!”冯晓莹向医生道谢之后便离开了社区医院,拖着残躯回到家里,已经打过封闭的身体基本感受不到之前所受的伤害的疼痛与不适,不过冯晓莹知道,这只是药效起作用了而已。
走进客厅,冯晓莹看到主人正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翻着一本杂志打发时间。她急忙下跪爬到杨红的脚下,给主人恭敬的磕头。
“伤好了?”杨红斜了一眼手上打满绷带的冯晓莹问道。
“是的,主人!”冯晓莹回答道。
“这么快就治好了,看来主人下脚还是太仁慈了呢!那你想不想……”杨红将高跟皮靴缓缓的伸到冯晓莹的视线,然后继续向前伸着,一直踩在她的双乳上轻柔的蹭着,“接受更加残忍的虐待呢?”
“主人~!奴婢~奴婢想~!”冯晓莹被杨红挑逗的全身酥软,她抬起头仰望着杨红,而她所看到的除了主人诱惑的笑容,还有另一只高高翘起的靴底,那极致性感的靴底还残留着之前虐待她的血迹,无比魅惑的勾引着她爬向灵魂的天堂。
死在主人的高跟皮靴之下,让冯晓莹有一种梦寐以求的饥渴。
“你真的愿意被我玩死?”杨红戏虐的问道,性感的高跟靴轻轻的踩在冯晓莹的额头上,靴底的纹路近在冯晓莹眼前。
“乞求主人玩死奴婢吧!”冯晓莹激动的说道,她感受到靴底的泥土沾染在自己的额头,心中无比膜拜。冯晓莹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下体一阵阵难以言喻的骚痒。
“哼!真是个贱货!能死在主人的脚下就让你这么兴奋吗?”杨红抬起踩踏冯晓莹双乳的右脚,性感的靴尖一次次的轻轻踢在女奴的下体上,把冯晓莹骚弄的连声淫叫,“不过主人也能理解,像你这种贱货,主人能大发慈悲将你踩死,已经是对你莫大的赏赐了,对吗?”
“是,主人,是!啊~!啊~!”冯晓莹已经完全无法自持,她感受到下体传来的阵阵微痛和酥痒,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身体激动的颤抖着,脸紧紧的贴在高跟靴的靴底,承受着主人的赏赐。
邪魅的高跟靴尖慢慢的滑下冯晓莹的额头,踩进她的眼窝里,一下下的踩按着,冯晓莹感到自己的眼睛有些鼓胀,却丝毫不敢乱动,任凭主人随意戏弄。
“哼!”杨红玩腻了女奴的眼睛,便将靴尖再次向下滑动,慢慢的踩在冯晓莹的嘴上,“把你的贱舌头伸出来,舔干净主人的靴底!”她轻蔑的命令道。
“呜~!”冯晓莹赶紧伸出舌头,大口的舔舐着主人高贵的靴底,靴底的泥土被她吞咽进肚子,内心激动兴奋的简直想哭。
“咯咯咯~!真是个合格的擦鞋布呢!”杨红娇笑着抬起美腿一脚将冯晓莹踹翻在地,从沙发上拿起一个手提袋,掏出来两副金属镣铐砸在冯晓莹的脸上,“自己把自己的手脚都铐起来!”
“是,主人!”冯晓莹顾不得疼痛,急忙爬起来用镣铐将自己的手脚铐住并卡死,然后恭敬的跪在主人的脚下。
杨红又取出一卷胶带,绕着冯晓莹的眼睛缠了很多圈,“看不见的未知恐惧才会更有意思不是吗?”她戏虐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冯晓莹说道。
“是,主人!”冯晓莹附和着主人。
“贱货!”杨红鄙弃的说道,后退了几步,然后快步冲上来,高跟靴狠狠的踹向因为看不见而毫无防备的冯晓莹。
“嘭!”皮靴凶残的踹在冯晓莹的脸上,靴底传来“咔”的一声脆响,冯晓莹的鼻子直接被踹断,鲜血顺着鼻孔喷出来!
“呜嗷~!”冯晓莹翻倒在地,用手捂着折断的鼻子,痛苦的哀嚎不停。
“咯咯咯~!”杨红踱着步子欣赏着自己这一脚的杰作,突然抬起脚狠狠的踩了下去,尖利的靴跟残忍的扎在冯晓莹捂着鼻子的手上狠毒的踩碾!
“呜呜呜~!”冯晓莹紧皱着眉头,咬牙承受着主人的虐待,嘴中不时呜呜的惨叫。
“嗯?”杨红秀眉轻皱,她看着冯晓莹手上缠着的绷带,本以为在坚硬的靴跟之下会被踩碎,不过当她用力的踩踏几次之后,只是出现了一个靴跟踩出的凹印,并没有破掉。
“哼!”她不满的哼了一声,走到厨房里拿了一把小刀出来骑在冯晓莹身上,握着小刀将刀刃扎在冯晓莹的手背上,“哧”的一声将缠在手上的绷带划破,同时也将冯晓莹的手背划出一道深深的刀痕!
“哧哧哧~!”血液瞬间喷洒出来,有几滴血珠溅射到杨红妖媚的美腿上,看上去极度邪魅又令人迷醉。
“嗷嗷嗷~!”承受着手背被割破的痛苦,冯晓莹不停的哀嚎起来。
“咯咯咯~!你不是喜欢受虐吗?贱货!贱货!让你贱!”杨红抬脚将靴跟狠狠的插进冯晓莹的嘴里,残忍的践踏着她的舌头,疼的冯晓莹呜嚎乱叫。
“哼!”将冯晓莹踩的满嘴是血之后,杨红站起身从手提袋里取出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塞进冯晓莹的嘴巴里,“这是主人穿了一周没洗的臭袜子,在主人虐杀你的过程中,好好的享受主人脚上的味道吧!”
“呜呜!”冯晓莹激动的点着头,用被靴跟踩烂的舌头舔舐着主人的酸熏黑丝袜,浓郁的脚汗化成汁液流淌进她的喉咙,冯晓莹忘情的吞咽着主人的脚汗,完全忘记了手背上的伤痛。
“嗷~!”她正拼命吞吃脚汗时,突然又惨叫出声,她的后背被杨红用小刀深深的刺了进去!
“咯咯咯~!你这个贱货穿着衣服挡住了后背上的绷带,幸好主人还记得掀开看一下,如果有绷带挡着的话,主人的高跟靴踩在你的后背上,你就没有那么痛苦,也就没有那么享受了对吗?”杨红媚笑着握住小刀在冯晓莹的背部一下一下的用力划着,将后背上的绷带割的稀碎,也割碎了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后背,鲜血不住的喷溅出来!
“呜呃呃~!!”冯晓莹含糊不清的嚎叫着,之前在社区医院打的封闭完全无法减轻她的痛楚,她的身体痛的极度扭曲,剧痛让冯晓莹忍不住的在地上翻滚,求生的本能让她哀嚎着向前爬行,乞求能逃出主人极致残酷的虐杀。
“怎么了,怕了?”杨红戏虐的看着吃力爬行的冯晓莹,“现在才知道逃跑,哎呀~!晚了呢!”她狠狠的踩在冯晓莹的脑袋上,将女奴的脸死死的压在地面,“你就乖乖的死在主人的脚下吧!”杨红一刀贴近冯晓莹的额头,顺着她的额头轻轻的划下,将蒙住冯晓莹双眼的胶带划开,然后“哧”的一声将胶带撕开,露出了冯晓莹的一只眼睛。
“呜……”冯晓莹望着杨红高高在上的踩着自己的头,曼妙的身姿极尽妩媚,黑色的皮衣上血迹斑斑,更显女王的残忍与妖媚,高傲的媚眼中满是对脚下卑贱女奴的鄙夷与不屑。
“主人很美对吗?”杨红高高在上的问道。
“呜!呜呜!”冯晓莹激动的想要讨好主人,却因为嘴里塞满了丝袜而只能像狗一样呜叫。
“哼!你不觉得你这么肆无忌惮的看着我,是对主人的亵渎吗?”杨红轻蔑的说道。
“呜!”冯晓莹赶忙将视线移往别处,但主人的皮靴却已经踩了下来!
“呜嗷嗷嗷~!”她剧烈的惨嚎起来,冷魅性感的靴跟竟是凶残的插进了冯晓莹的眼窝!
“能够被这么美的靴跟踩瞎眼睛,你是不是很幸福呢?”杨红用力的将靴跟插进冯晓莹的眼窝残忍的搅动着,拽出塞在女奴嘴里的黑丝袜戏虐的问道。
“幸……幸福……主人……谢谢……”冯晓莹的表情极为痛苦扭曲,汗液混杂着血水不住的淌下,浑身战栗不止,她忍受着极度的痛楚向杨红讨好的说道。
“呸!贱货!”杨红鄙弃的说道,“哧!”的一声将靴跟从冯晓莹的眼窝中抽了出来,狠狠的踹在女奴的脸上。
“贱货!贱货!贱货!”杨红不住的骂着,满是血污的靴底一次次的跺在冯晓莹的脸上,尖利的靴跟将她的脸刺的破碎不堪,每一次靴跟的落下都伴随着冯晓莹痛楚的哀嚎,每一次靴跟的抬起都带起飞溅的血花。
不知被踹被踩跺了多少脚之后,早已满脸血污的冯晓莹从最初的惨痛嚎叫变的渐渐没了声息,只剩主人的皮靴一次次的跺在她的脸上发出沉闷的噗噗声。
“嗯~!”杨红踩的累了,她娇喘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抬起玉足皮靴用力的踩在冯晓莹的脖子上,另一只玉足轻轻抬起,整个人的重量完全压在冯晓莹的脖子上!
“呜噗~!”瞬间的窒息让已经昏死过去的冯晓莹再度转醒,她大张着嘴巴却无法吸进一丝空气,舌头渐渐伸长,终于吐尽了最后一丝气息……
………………………………………………………………………
冯晓莹再睁开眼时,看到窗外正午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感觉十分刺痛,床铺的很柔软,让满身绷带的她躺着很舒服。
我没死吗……冯晓莹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回忆着被主人虐待的过程,又四处看了一下,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卧室里。
视线上小了很多,她轻轻的摸了摸左眼,那里曾经插入过主人的一整只靴跟,当时的感觉有多疼已经忘了,只记得主人真的是好美啊!
又美又狠毒的主人,简直就是完美的女神!
“嘤~!”冯晓莹羞的满脸通红,她的下体又开始骚动了。
“吱呀~!”房门被轻轻的推开,杨红小心翼翼的走进来,怕打扰了冯晓莹的休息,不过当她看到女奴已经转醒时,温柔的脸庞瞬间罩上了一层冷霜。
“嘭!”杨红将手中的食盒砸在床头柜上,“给你煲的粥!”她冷着脸说道。
“谢谢主人……”冯晓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伸手打开食盒,她可不敢劳烦主人动手。
“是主人亲手做的饭菜啊!”冯晓莹看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激动的说道。
“饭店里外带的!你觉的我长的像会做饭的女人吗!”杨红不屑的瞥了一眼冯晓莹说道。
“啊啊!对不起……”冯晓莹尴尬的笑了笑,正想吃饭时,食盒却被杨红夺了过去。
“既然你想吃主人做的饭菜,那主人就做给你吃啊!”杨红坏笑着说道,将食盒放在地上,脱掉裙子和内裤,一泡热尿“哗哗”的浇在饭菜上!
“咯咯咯~!可以吃了呢!”杨红将食盒重新放到桌上,“被热腾腾的一熏,感觉尿更骚了呢!”她扇动着鼻子前的空气,皱着眉头退出了卧室。
这大概是冯晓莹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饭了,她不仅将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甚至连食盒也舔了个干干净净,一直舔到再也闻不到主人的尿味才失落的将食盒放在床头柜上,无比期盼着下午饭的到来。
傍晚时,杨红又带饭来了,当冯晓莹打开食盒的那一刻,一股极度熏臭的味道呛的她眉头紧紧的皱起来,她看到一碗温热的饭菜上面,还堆砌着主人刚刚拉出来的橙黄色的屎……

后面没了,就这些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