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qsxdrghlz124:(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这是一个追求刺激和兴奋的欲望超越了道德的时代!
为了追求更新更高的兴奋,最终的娱乐出现了。
被坚固的铁丝网包围着的八角形擂台,四周环绕着陶醉在禁断快乐中欢呼不已的观众,而在铁丝网擂台中,上演着残酷而精彩的格斗比赛。
那么,那究竟是怎么样的格斗比赛呢?



砰。
现在,有一场比赛完结了。
一个男人重重地仰面倒在坚硬的水泥地板上,后脑勺与混凝土相撞,飞溅出美丽的鲜血之花。
男人的脖子折向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很明显地,男人的颈部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力量的打击。
男人已经没有了意识,脉搏也不再跳动了。
当然,这个男人已经在被扔到混凝土地面之前就已经断气了。



呜哇——
工作人员将已经彻底扭曲变形了的男性失败者尸体拖离擂台。
仰望着残酷胜利者优美动人的身躯,观众们狂乱的欢呼声如雷般响起。
以压倒性强大力量扭杀了男人的制霸者脸上是工作结束后的轻松表情,美丽的黑色长发随风飘扬,熠熠生辉。
装饰着金属铆钉的比基尼紧紧包裹着胜利者的美丽酮体,迈着模特一样优雅的猫步,在血泊上尽情展示自己的飒爽英姿,面带富余的表情微笑着频频挥手回应观众们的欢呼。


在这病态的年代,这种女性残虐男性的游戏开始引入。
犯下了性骚扰,被判处极刑的男人的死刑,不知不觉就转在这个擂台上举行了。
但是仅仅是死刑实在是太轻松了,应该让男人们临死之前认真地认识到自己的罪行,并且因为剧痛和屈辱而后悔!那冒犯了女性的手,就应该被一点一点地虐榨,直到痛苦地死去!
从去年开始的这个提案很快就落实了,并在深感男人弱小的女性当中迅速拥有了极高的人气。
那些曾经试图以女性为食的卑劣男性们,就以生命为代价,向美丽的女性死刑执行官们付出代价吧!
从国内外征集而来的女性死刑执行官们,都是美丽、强大、嗜血、极度渴望践踏欺侮男性的超一品超残虐美少女,是美少女的精英集团。
美少女们充分利用她们压倒性的强大力量,冷酷、残忍而又天真烂漫地虐杀着男性们,给予他们痛苦的死刑。
而观众们则倾倒在美少女们的冷酷残忍之下,一边目睹男性们痛不欲生的样子一边兴奋地欢呼不已。
现在这个公开处刑,已经成为人们至高的秀场并逐渐成为传说。



然后,今天的主要节目开始了。
对于弱小的男人们来说是女神的存在,人气NO.1的处刑人美少女,雅美出场了。
观众们狂热地迎接雅美。藏青色的超高连体泳装,膝下是超高跟的白色编织长靴——这就是雅美在折磨杀死男人时的正装。
雅美是原女子游泳队的国家选手,美丽高挑的身体十分吸引人眼球,虽然已经退出现役,但是雅美的身体仍然非常强大,身体的几乎所有部位都远远凌驾于男性之上,在战斗中这具娇美的魔鬼身躯却是令人恐怖的杀人机器。
可怜的男人们开始的时候往往会被雅美傲人的巨乳和丰满的臀部深深迷住,而最后却被那诱人的乳沟和股沟压榨着,痛苦地窒息而死。



和这样的雅美对阵的,是一个强奸杀死了多名女性的死刑犯。
一个依靠电棍和安眠药偷袭得手,从不正面袭击的卑劣男人。
完全没有与强者正面打斗的经验,并且身体瘦弱。
这种情形在高挑的雅美面前显得更加突出了。
雅美从比赛泳装中伸出来,没有布料覆盖的身体肌肤白皙、光滑,闪烁着豪爽健康的强大之美。
而男人则只穿着一条破破烂烂的裤子,连如坏牛蒡一样的肮脏肉棒都半露了出来。
在高个骄傲的雅美面前,男人满心恐惧。
身高、手腕和脚的长度强度,还有肩膀后背的宽度……所有的部位都存在着压倒性的差距。
你就一个人跟那位女神战斗,如果赢了的话就无罪释放你。男人从看守所的人那里获知。
但是,要面对这种美丽恐怖的强大怪物啊……



“嘿嘿,已经知道规则了吧?”
身穿藏青色比基尼的雅美,挺着傲人的胸部俯瞰着贫弱的男性问道。
“我可不喜欢一声不吭被虐杀的对手哦~~~~难道你不想被无罪释放吗?在这里把死刑执行官的我打倒,就可以被释放了哦~~难道不想好好捉住机会么?你迄今为止已经让很多女人哭泣过了吧?那时候你可曾试过对女性迟疑过?不过嘛,以你的这种程度,让你三分钟好了,这期间我一概不还手,如何?这可是绝佳的好机会哦~~~”
做吧!
面对雅美的强大震撼力,男性竭力鼓起斗志。
身后的铁丝网已经被锁上了,就算男性在擂台里被虐得如何痛哭流涕也不可能逃掉了。
做吧!
男性一边从喉咙发出低吼,一边操起角落准备好的铁管。
“呜哇!”
男性笨拙地挥动铁管向雅美打去。


砰、砰、砰。
不想死!想要自由!男人疯狂地持续殴打着雅美。
雅美果如其言,一点还击动作都没有,只是用双手保护着头部而已。
铁管敲打在雅美身上,发出激烈的肉体打击声。
不就是个女人吗!不就是个女人吗!我要让你后悔!男人大口地喘息着。我要逃脱死刑重获自由!
男人很快就汗流浃背,但仍然竭尽全力挥动铁管击打着雅美。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不能再三分钟之内打倒雅美,等待着自己的会是多么凄惨的下场。
“怎么!能够!被你这个!死吧!死吧!被处刑的,是你啊!”
男人一边吼叫一边再次举起铁管的那个瞬间……


“啊拉~~~~”
雅美单手接住了挥下来的铁管。
“辛苦了~~三分钟到~~~~~”
“什么!”
男人双手抓住铁管,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抢回他唯一的武器,但是被雅美单手握住的铁管却纹丝不动。
“啊……”
男人的双臂因为脱力而开始颤抖。
雅美笑了,轻轻抬起手臂,把男人连着铁管一起提了起来。
经过三分钟全力的狂暴殴打,男人已经呼吸凌乱、浑身是汗,但就算如此,冷汗还是一个劲地从后背流下来。
“霍~~拉~~~还是快点还给我吧,这是为了让比赛更有意思一点儿特别为你准备的道具~~~”
男人还是用双手紧握着铁管不放,试图从雅美的单手抢夺这唯一的救命稻草。
雅美也没有怎么用力,她脸带从容的微笑俯视男人,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她在玩弄我!男人强烈地感觉到。
男人的体力逐渐用尽,喉咙大口喘息着,拼命想扭转这压倒性不利的状态。
反观雅美,被铁管狂殴了整整三分钟,却连一点伤痕都没有,甚至连气都不喘一声。
身体能力,压倒性的差距……
“呵呵,这个样子,三小时的让赛恐怕都不够呢~~~~~~~”


“嘿~~~”
雅美小臂用力一摇晃,男人的双手被从铁管上甩开,一屁股摔坐到地上。
雅美甚至连一点体力都还没消耗,她面露富余的微笑,身上结实的肌肉仿佛也在得意地笑着。
接下来,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雅美缓慢的把玩着铁管,带着很开心的表情,半是卖弄一样,当着男人的面,徒手把铁管生生地扭成了对折。
男人的脸上没了任何血色,相反,观众们全体为雅美恐怖的怪力而狂喜大呼。
但是这还没有结束,雅美带着富余满点的笑颜继续扭着手中的铁管,随着卡啦卡啦的金属声音,铁制的管子很快就变成了麻花。



咣当。
混凝土地板上,被扭成了牛角面包一样的铁管滚到男人脚边。
这就是刚才男人使用过的凶器,为了挥舞这根沉重的凶器,男人曾经不得不用尽全力。
而这个沉重的铁器现在……
“如何?为了让弱小的你也可以使用,我好心帮你扭短了哦,呵呵~~~~~~~~~”
面目全非的凶器,还有美少女因暴力施虐欲高涨而跳动不已的肌肉,使得男人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迅速冷掉了,牙齿也开始因为恐惧而打战。
男人终于知道为何会特意为自己准备这样武器的原因了。
不是为自己提供有利条件。
事实就摆在眼前,在雅美美丽恐怖的强大肉体面前,什么样的武器都只会为雅美的施虐增加乐趣。
清楚地认识到这点的男人,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小小的斗志,被威压感完全吞噬消失了。



“救、救命啊!”
男人一时间把什么规则都忘了个清光,面对着步步走近来的雅美,开始四处逃窜。
和这样的怪物战斗,哪里还有命剩!
自己也会像那根铁管一样,被轻松地扭得不成样子,破破烂烂地扔到一边的!
恐怖感从脚到头顶布满了全身,男人竭尽全力逃避着雅美。
但是,四面八方都被铁丝网包围住,唯一的出口也已经被锁死,进入擂台的男性在被虐死之前根本无路可逃。
这些都是男人事前已经知道了的,但是精神被巨大的恐惧破坏了的男人已经彻底失去了冷静。
weixiefashi: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好老的文章了……
日本版是零几年的,12年有人翻译成中文……
1249009401: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不全发出来呢
zjq0155: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继续啊
abc123: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求后续
qsxdrghlz124: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对。挺早的文章了。不过标题不太明显。我改动了一点
qsxdrghlz124: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这些都是男人事前已经知道了的,但是精神被巨大的恐惧破坏了的男人已经彻底失去了冷静。
被无路可逃的绝望现实击垮而开始哭泣的男人轻易地被雅美抓住了。
“哎呀哎呀~~~~~~~~~想放弃比赛?嘛,时不时也有这样的人啦~~~就像你一样,明知道逃不了的,却还是四处逃窜,真是令人困扰呢~~~~”
但是雅美的表情却表明她从这种猫捉老鼠的玩弄中获得了极大的快乐。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矮小软弱的男性死刑犯被雅美捉着头发,慢慢地提了起来。
头顶上传来的剧痛使得男人放声痛嚎,悬在空中的双脚无力地乱踢着,样子真是凄惨啊。
“和我战斗这件事情啊,它本身就是死刑了啦~~~~~~~你啊,要先好好理解了再行动嘛~~~”
“求、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
“到现在才求饶太自私了吧~~~你啊,可是被宣判死刑了的哦,不过安心吧,我这么温柔的少女怎么会轻易杀你呢~~~杀,是留到最后的~~~~~~~~也就是说,就如你所愿,让你~尽~可~能~长时间地活着哦~~~~~~~虽然很快你就会受不了而求我杀了你的啦,不过,随随便便就死掉什么的,我可不允许哦~~~~怎么样?很高兴吧?”

卡啦~~~~~
巨大的声响的同时,男人的头部重重地撞在铁丝网上。
男人被雅美抓住头发,像是导弹一样在空中飘舞着,然后不停地撞击到铁丝网甚至是铁制的支柱上。
很快男人鼻子就破碎掉了,脸上也全是鲜血。
但是雅美可不会给男人休息的机会,她又用手抓着男人的裆部和脖子,把男人高高举起刀超过两米的空中。
在雅美钢一样强大的身体面前,身体虚弱的男人犹如豆芽菜一样无力,只能任凭雅美把他放在宽厚的肩上,男人身上响起了嘎嘎嘎嘎的骨裂声,脖子和大腿发生了不规则的扭曲,然后,雅美把男人的身体从两米的空中摔下来。
“呜哇!”
冲击声传来,男人的后背重重摔在坚硬的水泥地板上,巨大的力道使得男人的身体甚至反弹了起来。而等待着反弹起来的男人的身体的,是雅美天真烂漫的嗜血微笑和霸道的拳头。
被雅美拳头打得贴在混凝土地板上的男人感到似乎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碎了,有生以来从未尝试过的剧痛遍布全身,随着剧烈的咳嗽,红色的血液和褐色的胃液从嘴中喷薄而出。
“还早着呢~~~~还有更多更棒的享受要让你体验呢~~~~~你看,客人们也无聊起来了哦~~~~~~”



作为最强最残酷的处刑美少女,雅美知道观众最想看到的是怎么样的嗜血场面。
不是玩弄意味的,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男性虐杀,映衬着冷酷、残忍、毫无怜悯心的‘终极最强女王’的美丽身姿。
对于这样的观众,雅美总是以最好的力量和技巧回应。
感受到观众们因沉浸在处刑美女的强大、残酷中而陶醉、狂热的视线,雅美的身体也越来越热,越来越兴奋嗜血。
qsxdrghlz124: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今天也是一样,雅美服务观众的时间开始了。
在看台上狂热观众们的声援下,雅美在铁丝网擂台内,在弱小的死刑犯身上,尽情展示着残酷血腥的美丽。
就像是在向隔着铁丝网的观众们炫耀一样,雅美不停地换用各种不同的格斗技巧痛虐着毫无反抗能力的死刑犯。
雅美抓住他的头,胳膊向上举。被举起,变成了离地20cm左右的状态。
“真的,好轻啊~,呵呵”
用一只手轻轻举起70公斤的男人,脸色很平静。
“好了好了。已经不会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以你这种程度的力量,还不如我一个胳膊的力量?”
男人想办法甩开那个抓住他的手臂。他用双手抓住雅美的前腕,不过没有一点作用。

雅美突然松开了手,在男人掉下来之前,豪腕伸到他的背上接住了他。
因为雅美个子高,他的脚浮在空中。与其说被抱紧了,不如说是bear hug的感觉。
最初,雅美丰满的爆乳被压上的感觉很舒服。但是,渐渐地雅美的双臂开始注入力量,考虑那样的事的马上被抛在脑后。
……咕嘟咕嘟
“唔啊啊啊啊啊…っっ!!!”
被难以置信的力量束缚住。
现在才发现,刚才那副怪力样子,好像对雅美来说只是保持肌肉的力量。
手臂,腰,脊梁骨吱嘎作响。
“恩~~真想用接近全部的力量去抱住人啊~”
雅美漫不经心地说着那样的话。但是,被紧紧抱住的人却不能忍受。
“呀,住手……唔啊啊啊啊!!”
意识变得奇怪起来。太痛了,他快要晕过去了。
如果是柔道的勒紧技能姑且不论,这种被抱紧了的疼痛,也不知什么时候结束·····。
“咦?眼睛像白痴一样,已经到极限了?真可怜~”
雅美一边嘲笑,男人被解放了。

而其他时刻是把男人扔到角落里,用坚硬的长靴雨点般地踢打着,踹踩着。随着激烈的动作,雅美的两个乳头在空中舞动着,下方的蜜穴很快就流出了快乐的淫水。雅美一边用手爱抚着跨股之间的快乐地带,一边继续用脚踢打着可怜的男人。自慰和施虐的绝顶双重快感使雅美忍不住发出高亢诱人的连连娇喘。
有时是用手腕勒住男人的脖子,然后在背后用膝盖乱撞,聆听着骨头碎裂发出的美妙声响。
有时则是用她恐怖的握力握住哭泣男人的后脑,把男人的脸面狠狠按在铁丝网上,然后强行按着男人的头部在冰冷粗糙的铁丝网上拖动!很快,男人的脸就变得血肉模糊,而男人脸部拖动过的铁丝网上则留下了一行行美丽的鲜血和鲜嫩的肉碎甚至小块的碎骨。男人发出非人的惨叫,而雅美却在观众的欢呼声中得意地哈哈大笑。
有时雅美为了展示她高超的摔角技,特意用豪迈的阿根廷式大背摔把男人狠狠地砸到坚硬的混凝土地面上。脊梁骨断裂的声音伴随着惨绝人寰的悲鸣在擂台上此起彼伏,形成了一支动听的乐曲。
有时雅美则抓住男人的头发,以豪爽无比的动作展示了人类螺旋桨的摸样,然后男人在离心力的作用下飞出去,重重地撞到铁丝网。
……
砰、砰、砰!
在雅美各种强烈的痛虐技巧下,原本十分结实的铁丝网也抵挡不住雅美强劲的力道而开始摇摇欲坠。



就算是十分强壮的身体,在如此恐怖力量的残虐下也不可能支持多久,更何况是这个瘦小软弱的男人。
每次雅美将男人举起到空中,她那亚马逊女战士一样强壮健美的身体就与弱小的男人形成鲜明对比。放佛在嘲笑男人的皮包骨头一样,雅美的腹肌隔着比赛泳装也可以清楚地分成六块,并随着豪迈的殴打动作摇动着,尽显健美动人的美丽。
观众席上传来了狂热的杀了他、杀了他的欢呼声,而雅美就在这欢呼声中,当场再次自慰起来!



另一边,被狂殴痛虐的男性死刑犯像是块破布一样随便扔在地上,由于被多次按到铁丝网上痛击殴打,还几次被以人类螺旋桨的模式摔撞到铁丝网上,男人身体各部位都烙上了明显的铁丝网网格痕迹,密密麻麻的,就像是烤焦的烤鱼一样。
“呵呵,好悲惨啊~~~~~哎,我说,你这个样子,还能算是个人吗?”
“啊,啊……”
请饶命啊。男人想这样说,但是却说不出来。
嘴里的牙齿大部分已经被打得稀巴烂,面部被殴打得异常肿大,一只眼球不知何时挂在了铁丝网上,另一只也因为浮肿而睁不开了,下颚和面颊的肌肉和骨头也被打得支离破碎,连完整地发出音节都办不到了。
不过就算他口齿清晰地求饶了,也只会让冷酷的处刑人雅美更加兴奋,更加加倍地折磨回去。



“呐,你知道吗,曾经在日本很流行的处刑方法?~~~~~~~那就是绞刑啦~~~~~怎么样,学到有用的知识没有?那么现在就开始表演了哦~~~~~~作为带去冥土的土产很不错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了服务观众和满足雅美自己施虐欲望而拖长的这个残酷的处刑秀,终于也到了该完结的时候了。
男人的头已经没有什么地方的皮肤还是完好的了,但是雅美修长、健美的长腿仍然毫不留情地缠了上去,充满暴力美的筋肉从两边冲压着男人的头部。
男人拼尽最后的一点点力气,决死地挣扎着,但是,雅美的美腿不仅白皙光滑,同时也强力致命,它的强度甚至可以将子弹反弹回去!男人感觉自己的头好像是被两根电线杆夹着压迫着一样。
不仅一点点的氧气都吸不到,就连脖子本身好像都会随时被勒地断开似的。猛烈的压迫使得男人的血液无法循环到脖子以上的部分,男人的头部很快就涨成猪肝色。
然后……




“下辈子可要记得不要再对女孩子失礼了哦~~~~那么,再见~~~~~~”
啪咔,啪咔、啪咔。
都结束了。
从杀戮亚马逊美少女,雅美比赛泳装伸出来的健美大腿之间,可怕的声音传了出来。
男人无谓的挣扎,完全停止了。
男人细小软弱的脖子内部,气管、血管、骨头、一切的一切都被勒成了粉碎。
翻着白眼,伸着舌头的男人的脸,凝固了。
处刑完毕。



啪啪啪啪啪啪啪!
这一天最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在观众席中爆发出来。
在欢呼声中,雅美抓住死刑犯尸体胃部附近的部位,一只手将其高高举起,摆出了胜利的姿势。——就像她在现役时代,在颁奖台上领取奖牌的时候一样。
雅美炫耀一般在擂台上四向示意,接受观众的欢呼。而在她手上,尸体的四肢在重力作用下垂吊下来,失去脖子支撑的脑袋如钟摆一样来回摇曳着……

“雅美!雅美!雅美!雅美!!!”
尽情欣赏着魅惑的超残酷美少女的处刑秀,观众们深深折服在雅美残忍、强大的魅力之下,狂热的欢呼久久不能平息……
weixiefashi: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时隔多年再次看到自己年轻时候翻译的文章,感觉好羞耻……
hekelong: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哈哈哈 活捉大佬
记得从那时候开始你就翻译了好多类似的小説
qsxdrghlz124: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weixiefashi:2019-09-13 00:19 时隔多年再次看到自己年轻时候翻译的文章,感觉好羞耻……
活捉大佬,(◎`・ω・´)人(´・ω・`*)
加了一点自己喜欢的熊抱元素。嘿嘿
qsxdrghlz124: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再发点最近机翻的短篇吧 懒得改了_(:з」∠)_

地下牢里女人的声音在回响。
是还可怜的少女的,悲痛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玛利亚和神官,1对1的战斗还在继续。
被缠绕在腰部的神官双臂上,玛利亚对这种疼痛和痛苦只能发出悲鸣。
脖子上依然缠着厚厚的魔性锁链,一直被神官的责备玩弄着。
「呼呼,怎么了?虽然你又很了不起,但你不是什么都做不出来吗?”
「啊!呜呜……!唔……闰……喂!沉默……啊啊!”
「くく……你看,你看,我随时都能折断你的脊梁骨”
神官不断地增强手腕的力量或减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次增强,玛丽亚就大声地喘息。想忍耐声音,受到压迫的每次,象被推出一样地喘息泄漏了。
想方设法脱离神官的手臂伸出双手,但每当被勒紧时力量就会被夺走,手就会脱落。
“哼哼,简直就像乐器一样。每次勒紧腰部,都能听到高贵女性的美丽喘息声,这想必是著名的器具吧”
“呼……开玩笑……啊!不……然后……啊啊!”
“哎呀,不过这好像不只是音乐。”
每次受到压迫。玛丽亚的身体受到冲击,上下前后都扑通一声跳了起来。
每次跳跃,那丰满而柔软的乳房也像跳跃一样摇摆着。
“什么……!?怎、看哪……啊!”
“真是让人捏一把汗,不光是听,观众也很艺术呢,你呢。简直就像波浪滚滚,波浪在摇晃”
在神官的面前,玛利亚的胸部像要被撕碎似的摆动着。
凝视着她的样子,她的脸除了痛苦之外,还因为羞耻而染红。
「什、什么……!什么……无耻的……啊啊啊啊!”
“哼哼哼,稍微把曲调调升高点吧。”
神官缩短力量的强弱间隔。放入拔出,紧紧地随意地对玛利亚的身体传达冲击。
“还是算了……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哎呀!”
与bikunbikun,连投入最早力量的缓冲也不能给予的玛丽亚的身体,象断了线的操纵偶人一样,只是一味地冲击阻止跳起来。
“嗯!啊啊啊!啊啊!嗯哼!呜呜!客人!嗯啊啊啊啊!”
胸部包裹着自己的内衣和衣服像不突破一样地乱跑,复杂地在衣服上持续刻画张力和松弛的花样。
“呵呵,散发着芳香……每当左右胸口随意一摇,就会散发出强烈的雌性气味哦,公主”
「呜呜!是……闭嘴!闭嘴!怎……多么……即使被侮辱……呜呜!我……输了……没有啊!……啊啊啊啊!”
“没错,公主殿下。在这种程度上发出声音的话,勇者后裔的名字就会废除”
调皮话……脖子上缠着的锁链摩擦发出声音。
“啊……啊……!”
慢慢地,锁链再次开始紧缩。玛利亚的脸和嘴都张开了,对于被勒紧脖子的感觉,惊呆了。
“因为,我的攻击还是从这里开始的!”
然后一口气紧紧地锁住玛丽亚的脖子。
“哇啊!啊啊啊啊啊!!”
再加上腰紧的手臂也增添了更多的力量。
「呜啊啊!呼……哼!啊呜!啊啊啊啊!!”
脖子被锁链,腰被神官的手臂,同时被勒紧。
“呵呵!阿布!啊哈!来啦!来……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玛丽亚的身体弯成弓形,脚反射性地到脚尖象棒一样地伸长,咻咻地痉挛。
“酷酷、痛苦折磨的你的喘息声,是让人想永远听下去的美丽音色。”
「恩啊!啊啊!滴溜溜……喂!哎……初次……死了……!”
“哎呀哎呀,不是刚刚说不会输吗。那么,请再努力一点”
“还是算了……哎!啊!哦……拜托……!也……已经……哎……哎呀哎呀!啊——!啊啊啊啊啊!!”
强烈而执拗的结束。在这种责备之苦面前,玛利亚的身体再次迎来了极限。
痉挛遍及全身,脸上沾满泪水和口水,汗水滴落全身,湿润她的肢体。
“呵呵,这附近就是极限了吧。真是可怜的公主殿下”
“嗯!”
突然力量被解除,玛利亚又无法抵抗,被神官的怀抱住了。
“啊……啊……啊……”
双臂无力地垂下,将身体交给神官的胸膛,被泪水沾湿而涨红的脸,只是反复呼吸。
看到他的身影,神官有些失望地说道。
“稍微……真没出息啊。虽说是多么脆弱的少女,但单方面到这种程度……”
“啊……啊……”
玛丽亚慢慢地抬起头。那张脸不是战斗的公主的脸。
眼睛空虚,嘴巴张开,散漫的舌头都伸到嘴外。
“……虽然那张脸也很美,但还是想看到那张毫不折断地绽放的凛然的脸呢……”
“嗯……嗯……”
玛丽亚难过地吐出了呼吸,终于抬起颤抖的指尖,将双手轻轻地放在神官的肩膀上。
然后在肩膀上,像抚摸着纤细的手指一样爬着。
“……干什么?
从公主那里温柔地触摸自己等等。神官被那个动作夺去了意识。
玛利亚正等待着那仅有的空隙。然后,没有错过。
在口中快速完成咏唱,反过来紧紧地用双手抓住神官的头。
“什么!?”
「吃吧……真空之刃,巴基!!”
风卷着旋风,聚集在神官的脖子上。
“哇!?”
神官立刻抛弃了玛利亚的身体。由于用力被抛出了的事,玛丽亚的手从头偏离,身体被摔在地板上。
“哎呀!”
风的奔流即将变成刀刃。但是有效果。
「呜呜!呜呜……!嘛,没想到会有这么厉害的手……!”
神官的头上冒出了血。被扔出去的玛丽亚,一边忍受着袭击身体的疼痛,一边四肢爬行离开神官。
这时,我发现锁链已经没有力气,垂在脖子上。她急忙从脖子周围解开锁链,只觉得用手摸起来也很脏,扔到地板上。
“啊……啊……哈……”
玛丽亚一边用手抚摸着脖子疼痛的锁链的痕迹,一边调整呼吸。
“……到底应该说呢,这个坏主意是从两个王子那里学到的吗……。现在有点危险哦,公主”
神官手上点着微弱的绿色光芒,在伤口上浇上回复咒文,与喷出的血一起封住伤口。
“果然,不能太天真了。就算是女人,也是罗德的后裔,下次请让我稍微小心点哦……哦”
神官不由得发出赞叹声。当他给自己放哨的时候,玛利亚也对自己施加了咒语。
比神官的东西明亮数段,纯洁的光。包围着她的身体,神圣地闪耀着。
“是贝克耳吗?听说从小就擅长复原咒语,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治愈之光……”
身体受到的伤害并不是全部治愈了。但是很快就站了起来,恢复到了瞪着神官的程度。
“知道了吗?不管你怎么伤害我,都是徒劳的。你所受到的伤害,就这样消失了”
泪痕不消失的脸,不,是泪水还湿润的眼睛,毅然地凝视着神官。
对于玛利亚的态度,神官突然开始拍手。
“……很棒,虽然实力差距如此之大,但还能以这样的表情看着我……。我想看这个。在绝望的深渊里,绝不折断地绽放的花朵。你才是罗特的公主,月亮堡的公主玛丽亚”
“喂,什么突然……!?”
唐突的掌声和赞词的言词。玛利亚对神官不可思议的言行感到困惑。
但是神官的下面的话,她冻住了脊梁。
“能够用力量将作为唯一存在的你,屈服于此,这种光荣不称之为幸福,该说什么呢?”
狂喜。在神官压抑的语调的背后,黑暗中有着堕落身亡者的喜悦。
玛丽亚不由得抱起双臂。从正面偏离身体,到她身体的芯侵犯身体,抵抗神官歪曲的狂喜的思念。
“而且,明明马上就要结束了,还撒了贝克米,再回到出发点什么的……。这样的话我又能大摇大摆地享受你,谢谢……”
「唔……!要想取胜就得意洋洋!我已经知道你的内心了!怎么能这么简单就让它过去呢!”
玛丽亚像是要消除缠绕在自己身上的神官的邪念一样,甩开手臂摆出架势。
脏兮兮的衣服、凌乱的头发、泪痕、全身汗水的味道……。虽说伤口已经痊愈了,但用疲惫的身体,仍然坚定地瞪着神官。
“呵呵,真好啊。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强势的脸,是非常珍贵的哟……。那么,让我们开始更加斗争的宴会吧……”
在迫近的黑暗面前,玛利亚胸中抱着一线光芒,仍继续抵抗着那猛烈的威胁。
erizo: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samuelpokok: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支持
qsxdrghlz124:Re: (M格斗)美女行刑官擂台虐杀
哥哥教育
这个大妹妹不光是大个子。可怕的身体能力。一切都和我不同。今后不能损害真奈美的心情。大叔,阿姨,快点回来吧。
“嘛,真奈美,哦,你厉害的是因为哥哥很了解你啊。不吃晚饭了吗?今天哥哥给你做你喜欢的东西哦!”
“诶……你在说什么呢?哥哥。还不能吃饭哦”
「啊?什、为什么?”
“因为现在吃完饭,哥哥就会全都还回来了。因为,从今以后,哥哥就要被我惩罚了。已经忘记自己出轨了吗?哥哥好像一点都没有反省的样子。惩罚也得严厉点!
裤子,裤子
插图:
前投稿Case2
/ Y丸
迫近的大妹妹。我只能被那压倒性的魄力所压倒。
“喂,哥哥?做好觉悟了~?」
觉悟是一辈子都做不到的。
「呀,住手,真奈美。哈,说的话就知道了!所以,所以!”
“那么绝对不会再花心了吧?”
「哇,知道了,不做了。」
“嗯。太好了♪”
微笑着抓住我的肩膀的真奈美的手中笼罩着非寻常的力量。诶?
但是,惩罚是惩罚哟?觉悟吧,哥哥♪”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奈美用一只手紧紧地抱住我。我胸口收紧的手臂比我的身体还粗。然后真奈美的巨大爆乳被压在我的背后和后脑勺上。
「じ、じうう、や、やべで、ぐでぇ・・」
“刚刚开始,已经放弃了?哎呀,明明是今后啊~”
被解放的我无力地倒向了那个地方。真奈美貌似不是那么认真,但对我来说是十分致命伤。
“对了!你刚才不是说哥哥要垫在屁股上吗?”
那,没说那种事!
“哼哼~♪那么,从现在开始给你做!”
啊,这样啊。真奈美将我转到身后,牵着双手移动到床边。理所当然的我,已经没有尽全力去挥动真奈美的手了。即使力量残留也不行吧。然后在我的面前是完美地突出的dodokahipu。已经逃不掉了。
《いっしょっと♪》ズンションット
如字面那样在屁股里(上)铺了我真奈美在床里(上)坐下了。
Muguuu Mishishi Mishishishi Pokipokiki
近400kg的重压袭击了我。肋骨咯吱咯吱地叫起来。我在一个连呼吸都不被允许的状况下。已经踢到连投降的意思也不能表现了。
嘛,真美,这,我投降了!因为已经什么都听的了所以这个以上啊啊啊啊!
希望内心的呼喊能传达到真奈美。
“咦?哥哥在屁股下累吗?哎呀,已经像格洛克一样了。我一点都没有拿出真本事来~,真没出息啊~”
“啊・・・下巴・・・”
真奈美的装模作样的言词能听见,不过,我已经说的精神没残留。
“哥哥?你在听吗?这就明白了吧?你在反省吗?”
“ウグ、ウグッ(コククリ)”
“委员长已经有女朋友了,我拒绝了!”
“ウグ、ウグッ(コククリ)”
“已经不能再花心了!”
“ウグ、ウグッ(コククリ)”
“世界上最爱真奈美吗?”
“哼!?・・・・ウグッ(コクリ)”
《呀!》好高兴!哥哥,最喜欢你了!」
咕嘟咕嘟!
发呆!
「ハギャャァ・・・ガクッ」
真奈美的惩罚是手下留情的东西,不过,这个拥抱没有手下留情。我被真奈美的巨大爆乳和巨大的肌肉用尽全力夹住失去意识。
到明年春天为止我能忍耐真奈美的超肉体的拥抱吗?然后这个姐妹离开哥哥的日子会到来吗?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