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第四章②』「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Luciferss:Re: 『更新第三章②』「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圣水可以有!楼主加油啊,很好看的!
zxywan:Re: 『更新第三章②』「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气味系赛高!虽然现实实在一言难尽…
枻葉:Re: 『更新第三章②』「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摸鱼看看论坛
感谢各位的支持~~
下一段内容我基本已经构思好了,预计明天抽空写出来(稍微剧透一下,是帮行动不便的若叶洗澡
s54ef6rdf:Re: 『更新第三章②』「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以后都會走類似現在的輕口模式嗎?不太想看到哥哥被太過分對待
枻葉:Re: 『更新第三章②』「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s54ef6rdf:2019-09-10 17:32 以后都會走類似現在的輕口模式嗎?不太想看到哥哥被太過分對待
放心吧,我个人很不喜欢疼痛、殴打类,踩踏已经是我自己能接受的伤害类极限(不过个人口味倒是偏爱窒息)
不过既然涉及气味系,后续虽然整体也会比较轻口,但有些内容还是会比现在略微重口一点的(黄金无法接受,极限到体臭、圣水、放屁之类的就差不多了)
可能我m度不是很高呢hhhh比较喜好屈服、被捉弄而非虐待类,所以若叶和若桜只会停留在喜欢恶作剧的强控制欲小恶魔的程度上啦~~绝对不会变成有些作品中的拿着蜡烛和皮鞭、穿着紧身衣一边用高跟鞋把男奴踩出血一边辱骂男奴的「无情女王」的。
wu0ming:Re: 『更新第三章②』「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枻葉:2019-09-10 17:51
s54ef6rdf:2019-09-10 17:32 以后都會走類似現在的輕口模式嗎?不太想看到哥哥被太過分對待
放心吧,我个人很不喜欢疼痛、殴打类,踩踏已经是我自己能接受的伤害类极限(不过个人口味倒是偏爱窒息)
不过既然涉及气味系,后续虽然整体也会比较轻口,但有些内容还是会比现在略微重口一点的(黄金无法接受,极限到体臭、圣水、放屁之类的就差不多了)
可能我m度不是很高呢hhhh比较喜好屈服、被捉弄而非虐待类,所以若叶和若桜只会停留在喜欢恶作剧的强控制欲小恶魔的程度上啦~~绝对不会变成有些作品中的拿着蜡烛和皮鞭、穿着紧身衣一边用高跟鞋把男奴踩出血一边辱骂男奴的「无情女王」的。
哇,感觉楼主和我差不多的喜好……我也不喜欢殴打那种,喜欢腿夹脖子,手掐脖子,捂嘴这种,不过就是,臭味的话,还真不太接受,嘿嘿……
装束的话,清纯系的反差萌,或者就是魅惑系,女王系,都喜欢,嘿嘿
枻葉:Re: 『更新第三章③』「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第三章③ 照顾妹妹(下)

「哗哗哗哗哗.......」
「咕噜咕噜咕噜.......」
灯光昏暗的洗手间里,水龙头唰唰地放着水,若树站在洗漱台的前,一遍又一遍地漱着口。
「哥~哥~」站在洗手间门口的是刚吹干头发的若桜。身上简单地套着一件纯白的圆领衫和在家常穿的一条浅粉色睡裤,若桜看起来十分慵懒和孩子气。由于刚洗过澡,白嫩光滑的皮肤上还残留着热水泡过的淡红痕迹「呵呵呵~~还在漱口啊?我的气味有那么浓吗?」
若树没有理她,甚至连头都没有转过去,继续认真地用牙刷漱着口。
若桜一边说着,一边踮起脚尖,用脚趾在拖鞋上轻轻扭来扭去。「我洗澡洗得很认真哦~~一会儿要不要......尝一尝是什么味道?要是哥哥想试一下的话....等若叶睡着后我到你房间来.......」
从若桜满是期待的眼神和挑逗的语气中不难知道,若树此刻要是禁不住诱惑或是随口答应,若桜今晚一定会说到做到,就算要将自己的哥哥绑起来。
「别开这种玩笑啦……」若树放下杯子和牙刷,用毛巾擦了擦手和脸,走到若桜面前,一边用手在她头上揉来揉去,一边无奈地苦笑着说道,「我为你做这种事可不是因为自己喜欢,谁叫你是我的妹妹呢,算我倒霉好吧……」
被心爱的哥哥温柔地摸着头,若桜的情绪很明显高涨了起来。「明明哥哥之前还像个小婴儿吸食母乳一样陶醉地吮人家的脚趾呢~~呼呼呼~~现在傲娇起来了,说‘不是自己喜欢’啦?」
「算了,懒得跟你解释了......我去准备做饭了,你把若叶从沙发上扶起来吧,我做好晚饭就拿到客厅来」若树回想起下午在保健室舔舐若桜的脚趾时的自己的样子,也感到有一丝不理解「我当时真的看起来很享受吗?怎么会这样呢?」但没有再多想,若树走进了厨房,专心地为大家准备起晚上的饭食.......
...............
「我吃完啦~~多谢哥哥~~」若叶一脸满足,就像受伤的事从来没发生过似的。
「吃饭不要吃那么快啦,对身体不好」若树如往日一般,以兄长的姿态教训着若叶,但态度比起平时缓和了一些。
「我也吃完了~~哥哥做的炸猪排真棒~~不过.....」若桜也吃完了饭,用手指轻轻点在下唇边,轻声细语地评价着。
「不过什么?我今天炸的时候面包糠放少了?」对自己的厨艺信心满满,若树有点不相信有人会嫌弃自己做的菜。
「若桜觉得嘛...果然还是那天的.....更美味~~」说完,若桜纤细修长的手指在嘴唇上轻轻一划,露出了妖媚的表情。
「那天?你在说上那么啊?」若叶完全无法理解若桜的话,感到十分困惑,又隐约有股醋意。
「啊~~哥~哥~」若叶皱起了眉头,脸蛋气呼呼地看着若树,「你给若桜开小灶啦?偏心~~你给她做什么好吃的了?人家也想尝尝嘛~~」一边说着,若叶一边抱着若树的手臂摇来摇去。
若树当然知道,若桜正在暗示着那天傍晚在床上的那个深吻,他十分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将手从若叶怀里缩了回来,有点不耐烦地说道「哎呀……若叶你别闹啦……那个东西不要再问了……你想吃什么下次再说…………」
「够了!」若叶突然大声吼叫起来,声音中似乎带着愤怒而悲伤的情绪。「我知道了………哥哥就是更偏心若桜嘛……」若叶一边咬着嘴唇低声说着,晶莹的泪滴也一边扑簇扑簇地不停滴下来。
「不是!若叶你误会了!我从来没有偏心过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哥哥对你们的爱是平等的……」若树知道自己欠考虑的话语和举动伤害了若叶,蹲到若叶的面前双手搭在她肩膀上解释着。
「那么…哥哥为什么……」若叶的身体随着抽泣的节奏不停颤抖着,抹了抹眼泪,上气不接下气的继续说着,「为什么……老是瞒着我和若桜做什么呢…………难道是怕……怕若叶打扰到你们吗……」
若树用手帮若叶擦拭眼泪,双手捧起若叶的脸,将自己的额头贴在她的额头上。「傻丫头,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每个人都有点小秘密嘛,你要是觉得我和若桜最近单独相处的时间太多了,那我也单独陪陪你,今天晚上就可以,好不好?我是你们两个人共同的哥哥,不会偏心你们中的哪一个的。乖~不要再哭了,虽然你哭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可是我看着你这样感觉好心痛的」
若桜看着若树和若叶十分亲热的样子,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一想到若叶被弄哭自己也有责任,便打消了醋意,只希望自己的双胞胎姐妹恢复平日的笑脸。
「对不起……若叶……」若桜也伸手抚摸起若叶的头。「我只顾着捉弄哥哥,没有体谅若叶的感受,让若叶不开心了,是我的不对。若叶你不要伤心了,哥哥他不会偏心谁的,他一直是平等地爱着我们两人的………你今天被哥哥抱去医务室的时候,在哥哥怀里就像被王子拯救的公主一样~,我也很羡慕呢……总之,如果你觉得哥哥最近有点冷落你了,那么今晚就让他好好陪陪你吧。你别生我和哥哥的气了,好不好?」
若树站起了身,准备收拾饭后的餐具。「若叶你还没有来得及洗澡吧?这样吧,若桜,你帮一帮若叶好吗?她腿擦伤了还缠着绷带,洗澡和穿衣服肯定很不方便。我现在先去把碗和盘子洗干净,收拾好了我就来抱你到我卧室去,我陪你好好聊聊天好吗?」
「不要」若叶用手拽住若树的衣服一角不让他走,低着红扑扑的脸小声说道,「若叶……若叶想要哥哥帮我洗澡」
「我?!这……」若树一时有些为难。「我上次帮你洗澡时你还在念小学吧……现在你已经十五岁了……是不是不太好……」若树的脸也变得有些红。
「没关系,我来洗碗就好了」若桜按按握紧了拳头,十分不甘心,但为了让若叶不再难过,她咬了咬牙坚持说着,「哥哥你就去帮若叶洗澡吧,洗完正好直接把她抱过去」
「这样…真的好吗?」若树一脸犹豫地看了看若叶,转头问若桜。
「不要再废话啦!赶紧去啦!」若桜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忍不住反悔了,赶紧一把推开了若树,端起餐具就朝着厨房走去,为了不让哥哥看到自己正偷偷滴着眼泪,经过若树面前时她始终低垂着头,用头发遮住自己的脸。
「那么…既然如此,」若树看着若桜的背影,领会到了若桜的苦心,「来吧,若叶,我帮你洗澡吧」
「嗯嗯~那就辛苦哥哥一下啦~~」若叶的脸上又一次浮现出了阳光的灿烂笑容。
…………………………
「哗哗哗哗哗…………」
淋浴间的花洒不断喷洒着热水,弥漫的水蒸气让整个空间变得朦朦胧胧的。
在花洒下,若叶和若树正分别坐在两个小板凳上,若树紧闭着眼睛,帮若叶用洗发露轻轻搓揉着头发。
「哥哥……」若叶此刻一丝不挂。「很不方便吧…………你其实不用闭着眼睛啦……我是你妹妹,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我小时候早就被你看过好多次裸体了………我不会说你占我便宜啦…睁开眼睛吧」期待着哥哥的回应,若叶感觉自己的心怦怦直跳。
「没……没关系,不影响的,我这样也可以帮你洗的」若树拒绝了若叶的提议,仍然紧紧闭着眼睛,继续帮若叶洗着头。
「我要冲水咯,若叶你闭紧眼睛,小心泡沫进到眼睛里」若树闭眼摸索着,将花洒的方向调整到朝向若叶的头。
「哗哗哗哗哗…………」
「你的头发很软呢,而且很有韧劲呢,摸起来好舒服」若树夸奖着自己手中的若叶嫩青色的美丽长发,想让妹妹开心一点。
「呼呼呼~~哥哥你嘴突然变得好甜呢~~说得人家好开心」被若树一番赞美,若叶露出了幸福欣慰的表情。「呐~哥哥,晚上我和你一起睡吧?我允许你将脸埋进我的头发里哦~嘿嘿,我的头发一定是超~级~香的,你闻着它睡觉,一定会做个美梦。试一试吧?」
「呵呵呵,今晚想在我卧室睡吗?可以哦。不过,要我把脸埋进你头发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我知道,我妹妹的头发一定是香喷喷的,不过像那样做,我觉得还是有点不太合适」若树又一次拒绝了若叶的提议,这让她有点不开心了。
「哼~还说不偏心呢」若叶有点赌气,白里透红的小脸涨得鼓鼓的。
「好啦好啦~不要耍小脾气了,乖一点~」若树用毛巾帮若叶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朝脚边伸着手像是想要拿什么。「来,自己往身上擦一下沐浴露吧……咦?去哪儿了……」可是,来回摸索了好几遍,若树始终找不到沐浴露去哪儿了。
「不对啊……我刚刚记得是放在板凳旁边的啊…………」若树十分疑惑,可是不敢睁眼看。「若叶,不好意思,帮哥哥看看沐浴露去哪儿了好吗」
「自己睁开眼睛不就找得到啦?人家身上又没长什么奇怪的东西……好多男生还巴不得偷看一眼呢!就哥哥你好意思嫌弃,还非要闭着眼睛……」若叶嘟囔着,娇声娇气地抱怨若树。
「那……你用这张浴巾稍微遮一下吧……我稍微睁开一下眼睛,找到沐浴露就闭上」若树一边说,一边递了一张大浴巾给若叶。
「好啦好啦,我遮好啦,你快睁眼找你的沐浴露吧」
「有那么快吗……」虽然有些怀疑,若树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的妹妹,睁开了眼睛。「啊……灯光好强,有点刺眼……」
「?!」若树勉强地张开了眼睛,但映入眼帘的是若叶的胴体,浴巾被她扔到了板凳边。
在浓密的水蒸气中,若叶吹弹可破的肌肤显得更加白皙细腻,一层淡淡的光泽附着在湿润的肉体上,到处都是清晰可见的水珠和水痕。若叶的身材苗条而不干瘦,恰到好处的肉感让手臂、大腿以及腰腹等处的曲线显得柔和又性感。在若叶那两团尺寸傲人的软绵绵的胸部上,淡粉色的一圈圈乳晕簇拥着两颗小巧玲珑的粉红色乳头,由于淋浴室内较高的温度以及与哥哥一起洗澡而兴奋不已的情绪,它们现在变得略微有些翘起;在若叶大腿根部的尽头,光滑紧致的小腹下方,若树看见一条白嫩中略带淡淡红色的肉乎乎的缝隙,那狭窄肉缝的中心处,粉色的两朵肉瓣隐约可见,那就是若叶的小穴。
「你不是说……」若树被妹妹诱人的胴体惊得鼻血都淌了出来,吞吞吐吐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哈哈,哥哥你流鼻血了诶~~」若叶一边说,一边用手捧起水,帮若树擦干净了脸上的鼻血。「怎么样?若叶的身材还不错吧?哥哥你还把持得住吗?嘿嘿嘿……」一边说,若叶一边稍微挪动了板凳,靠近了若树。
若树一边用手阻挡着若叶继续贴近,一边用另一只手捂住了眼睛。
「没…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哼哼~~还在害羞呢」若叶突然轻蔑地笑了笑,一把抓住了若树的一只手,将它按在了自己的一侧胸部上。「你刚刚已经看过你十五岁的妹妹的裸体了,就不要再故作扭捏啦~~来~哥哥,帮我涂一下沐浴露吧」
一边说着,若叶一边将沐浴露抓起,倒在了自己胸口上。
「若叶……你……」被迫用手揉捏着妹妹的酥胸,若树感觉脑子有点充血,变得晕乎乎的。
「快点动起来啦~~沐浴露都要流到下面去了,难道说……比起帮若叶揉洗胸口,哥哥你更想用手帮若叶洗一洗裆部?」若叶露出了带有威胁意味的眼神,将若树的另一只手也拽了过来,更用力地将它摁在另一侧乳房上。
「好吧……我帮你洗就是了……你答应我……下面……自己洗…」若树不情愿地开始在若叶胸部上轻轻揉搓,将沐浴露均匀地涂抹开来,并且搓出了大量的泡沫。
若叶的胸部不仅柔软,令若树的手指像是要陷入肉中似的,而且还充满了弹性,就像捏到柔韧的胶制品,有着奇妙的手感。
「哥哥~~明明是第一次,你上手得却很快呢~」若叶自满地挺了挺胸脯,「是不是因为若叶的胸揉起来感觉太棒了?或者是因为前天晚上的调教很成功,哥哥已经变成甘心侍奉我的抖m了?」
「不要胡说啦……」听了若叶的话,再联想到被裹在妹妹们胸部中反复窒息的那一夜,以及下午自己卖力舔舐若桜脏脚丫的丢人样子,若树感到十分羞耻,涨红了脸。
「差不多了吧?揉胸有那么令哥哥上瘾吗?该洗一洗其他部位了吧」
若叶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撑住若树的肩膀,面对面骑坐在了他的腿上。
「你干什么?!」若树对若叶的举动感到十分惊讶。
「洗完若叶的胸部,也该帮若叶洗一洗屁股吧?」一边说着,若叶一边用双腿缠住了若树的腰,这一姿势让她的屁股翘得更厉害了。
「就这个姿势吧~」若叶握住若树的双手,将它们引向了自己白嫩的屁股。
「像刚刚揉我的胸部那样揉一揉我的屁股吧~~不然恐怕洗不干净呢~~」
若叶将脸贴在若树耳边,以充满魅惑的声音轻轻地向他发出邀请。
「那…我就帮你洗一洗咯……」若树吞了吞口水,强行让自己镇静一点,然后双手一边揉洗一边轻轻抓挠着若叶两团柔嫩的臀瓣。
「唔…好软…」若叶的臀肉比胸部有着更松软的质感,不仅让若树的手指逐渐往里陷,甚至有种逐渐主动包裹住若树手掌的感觉。
「怎么样?使劲揉捏着妹妹的屁股,让哥哥感觉很舒服吗?呵呵呵」见哥哥自己揉动起来,若叶不再摁住若树的手,转而温柔地揽住他的脖子和头。「刚刚哥哥帮人家洗干净的胸部……想尝一尝吗」若叶将一团丰满的胸部贴在了若树脸上。
「若叶……」被妹妹骑坐在腿上,双手反复揉洗着她的双臀,若树的心智似乎已经逐渐受到影响,无法再进行平时那般理性的思考,越来越屈服于快乐。
「我…开动了……啊呜」在若叶温暖甜蜜的拥抱中,若树被欲望逐渐侵蚀,反常地接受了若叶诱惑力十足的邀请,一口将妹妹的粉嫩乳头含进嘴里,露出十分享受的表情,不停地亲吻吸吮着。
「哈哈哈~~哥哥果然堕落了~~」若叶见若树终于显露出抖m的性质,十分兴奋,高兴地将他抱得更紧了,几乎要将自己的半个乳房塞进他嘴里。
「妹妹软绵绵的胸部很美味吧?哥哥」感觉到哥哥略有些粗糙的温热的舌头正在自己乳头周围反复舔舐着,若叶全身都有些酥麻,就像即将在性爱中达到高潮一般。一脸幸福、满足的若叶低下头,以十分温柔的眼神默默注视着怀里正撒着娇的若树。「呼呼呼~~你像个吃奶的小宝宝呢~~~乖哦~乖哦~‘妈妈’在这里~~慢慢来~若叶的乳汁肯定是非常美味的哦~~哥哥你一定要好好品尝一下」
实际上,由于若叶年龄太小,若树并不能从她的胸部中吮出乳液,若叶自己也深知这一事实。但是,若叶仍然以充满母性的姿态持续给怀里意识恍惚的若树喂着奶。因为,就算不能真的给哥哥喝下自己的乳汁,仅仅是像这样让哥哥尽情品尝自己的胸部并沉醉于其中,已经让若叶感到无比快乐。
对于若叶来说,这不仅仅意味着与心爱的哥哥一起享受快感,更是对若树进行新一轮的调教,使他距离若叶和若桜心目中的完美的抖m哥哥形象越来越近。
yinyang:Re: 『更新第三章③』「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哇哦。。。。。。
zxywan:Re: 『更新第三章③』「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甜死了!
jokerxtreme:Re: 『更新第三章③』「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想看穿鞋子的踩踏,踩手之类的
shizizhanzheng:Re: 『更新第三章③』「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看到妹妹就进来了
Mnan:Re: 『更新第三章③』「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很不错很不错,支持一下
枻葉:Re: 『更新第三章④』「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第三章④ 纠结

「哥哥!若叶!你们还没有洗完吗?已经超过一个小时了哦~」
正当若树与若叶逐渐忘我,沉迷于互相取悦之时,若桜的声音将他们拉回了现实。
「呃……啊!」清醒过来的若树赶紧松开了嘴,红着脸将头扭开了。「抱……抱歉……若叶……我……我不是……」
「我……我也没想到会………会变成这样…………我刚刚……有点太兴奋了………」若叶的脸也变得通红,不敢直视若树。
「我……我们赶紧洗完出去吧…………」若叶一边说着一边从若树腿上离开了,坐回了自己的板凳上
「嗯……嗯………我帮你把泡沫冲干净吧……」为了不直视妹妹的裸体,若树没有将头转回来,稍微调整花洒的朝向后,下意识地将手伸向了满是泡沫的若叶的胸部和屁股。
「不……不用哥哥帮忙啦!若叶自己就来就可以了……」出乎意料地,若叶用手挡在了自己和若树之间,不让哥哥碰自己。
「对…对不起…………」对自己之前有悖道德的行为感到十分羞愧和后悔,若树闭上了眼睛,低着头向妹妹道歉。
没有回答,若叶只是静静地继续清洗着身上的泡沫,以及若树残留在她乳头周围的口水。
「哗哗哗哗哗………………」
在黑暗中,若树仿佛听见连水声都在责备自己,作为哥哥,却无法抵抗自己妹妹肉体的诱惑,理智失控地和她做了兄妹间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情。
若树将一只手按在自己胸口上,露出了十分心痛的表情。
…………………………
「你们好慢啊………难道在里面发生了什么?」若桜坐在沙发上,一边用电吹风帮若叶吹干头发,一边不安地问着坐在另一边若树。
若树仍对刚刚的事耿耿于怀,皱了皱眉头说道「没什么事啦……若叶腿上还有伤所以不太方便嘛…………就慢了些」
此时若叶仍是没有说话,只是红着脸低下了头。
若桜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是吗?只是因为若叶的伤吗?」为了不使气氛变得更加尴尬,她没有再追问。「不管啦!反正我觉得你们出来时的样子怪怪的,脸都红得像猴子屁股,而且低着头不说话………」
突然,若桜的眼神中流露出惊恐与痛苦的感情。虽然十分细微,但若桜还是注意到了,若叶的乳头周围有一圈淡淡的红色痕迹,那绝对不是乳晕,而是外力导致的淤血。
【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哥哥…吸过了吧……若叶的……】
想象到刚刚在浴室中发生的事,若桜感觉心像是被人揪住了一般隐隐作痛着。
「既然哥哥你不愿意说,那就算咯。反正今天晚上说好了你要陪她,你们自己慢慢聊吧!」
若桜没有说出自己的猜想,只是狠狠用牙齿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然后猛地起身,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若桜……」若树看出若桜有心事,但刚才在浴室里发生的事实在令自己羞于启齿,想拉住若桜却又将手缩了回来。
若桜再次转过头时,白皙的脸上似乎挂着两道浅浅的泪痕,晶莹的双眸微微颤抖着。「哥哥……答应我」声音中略微带着哭腔,「今天是最后一次……以后不许偏心任何人,做我和若叶两人的抖m哥哥,好吗?」
「我……我没有偏心!」若树看见若桜十分痛苦的表情,自己也感觉心快要碎了,激动得甚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要用行动来说明哦」若桜笑着摇了摇头,「哥哥~~今晚你先好好陪一陪若叶吧~~」说完便关上了卧室的门。
「唔……」若树回头看了看若叶,可是她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若树仍然感觉得到,若叶此刻也十分纠结地痛苦着吧。他攥紧了拳头,为自己的无能深深地自责着。
…………………………
将若叶抱到自己床上后,若树在地板上铺了一层床单,自己睡在了地板上。
「若叶……我要把灯关上咯」见妹妹还是没有开口,若树的心里很是难过,担心自己伤害了妹妹,担心自己破坏了若叶与若桜之间的感情。
「晚安……」
【既然纠结也无济于事,不如先不要考虑那么多】
一边这么想着,若树一边关掉了卧室的灯,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
「哥哥……」突然,一直沉默着的若叶开口了。「对不起……若叶太得意忘形了………」紧接着便是一阵抽泣的声音。
「不!不是若叶的错!是哥哥不好……」若树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
「那……哥哥你能陪若叶聊一聊吗?」若叶用手擦了擦眼泪。
「当然可以!你想聊什么都可以」若树赶紧答应。
「到床上来吧……让哥哥睡在地上……若叶会自责的」若叶将被子掀开了,示意若树到里面去。
「好………」若树钻进了若叶的被窝。
「嘿咻~~嘿嘿,我捉到你了,哥~哥~」若叶翻身抱住了若树的腰,将头靠在了他肩膀上,嫩青色的头发还未完全干透,散发着清新而迷人的香味。
「你…」突然被抱住,若树又有点紧张了。
「放心吧,若叶不会像之前那样乱来的~~只是,想稍微对哥哥撒一下娇啦」若叶轻轻的用头蹭着若树的肩膀。
【我……为什么变得有些奇怪了?】
可是,若树却不能简单地如从前一样任由妹妹在自己怀中撒娇了。因为他明显地感觉到,经过这几天的事,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对妹妹们亲近自己的举动,逐渐有了不自然的反应。
「不要那么粘人啦……想要和哥哥聊一聊的话,就好好聊啦……」若树不敢直视若叶,将脸扭开了。
「呐~哥哥」若叶强行将脸继续凑近了,「你是怎么看待我和若桜的呢?」青碧色的双瞳忽闪忽闪的,在光线阴暗的卧室里仍显得十分晶莹明亮。被若叶如此认真的眼神盯着,若树无法继续逃避。
「问我怎么看……当然是‘可爱的妹妹们’啦……」若树说着与往常一样的回答。
「嗯~嗯~不对哦」若叶摇了摇头,「我觉得哥哥现在应该逐渐把我和若桜当作女孩子来看呢,你看~~」若叶一边说,一边将手伸向了若树微微涨大的裤裆。
「嘻嘻嘻嘻~~明明鸡鸡那么兴奋,哥哥却说谎呢~~」若叶用手轻轻揉着若树的下体,虽然隔着内裤和短裤,仍然给若树带来了极强的刺激。
「不……不要……若叶……」若树羞红了脸。
「还说什么‘只是妹妹’呢~~哈哈哈~~哥哥大骗子」若叶露出了小恶魔一般的微笑,眼神中露出一丝淫靡。
「奇怪~~为什么……哥哥会对妹妹的拥抱有这种反应呢?」若叶稍微加大了力度,揉捏着若树肉棒的根部。
「我……我也不知道………」正被妹妹玩弄着下体,自己却感到有些兴奋,肉棒甚至也变得更大了。强烈的羞耻感让若树感到无比慌张。
「哥~~哥~~不要害怕啦~~」若叶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你越来越把我们当女孩子看了,这是好事哦~~这也说明……你离成为合格的抖m不远了呢~~」若叶越说越兴奋了起来,甚至将刚刚欺负过哥哥下体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偷偷自慰起来。
「唔……我才不管那些呢!什么‘当女孩子看待’也好………什么‘合格的抖m’也好………都是与我不相干的事!」
若树趁机从若叶的被窝中逃了出来,睡回了地板上。
「如果……如果你想聊的就是这种事………还不如好好睡觉呢」若树为了转移话题,也为了让自己怦怦直跳的心和兴奋异常的下体冷静下来,自顾自地宣布着‘今晚的聊天结束’。
「晚……晚安!若叶你早点睡……」
「晚安~~哥哥。呜…………」
若叶一边向哥哥道着晚安,一边因自慰而发出了娇喘声,这诡异的声音自然也传到了若树的耳朵里,但他一边欺骗着自己【只是听错了】【若叶不会做那种事】,一边强迫自己入睡。
枻葉:Re: 『更新第三章④』「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稍微有点胃疼的一段文戏过后
就是给第三章画上句号的刺激剧情咯~~正在码字和修改,请稍微期待一下吧
zxywan:Re: 『更新第三章④』「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疯狂发糖!
枻葉:Re: 『更新第三章⑤』「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第三章⑤ 背德

「窸窸窣窣…………」
黑暗的卧室里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响动,似乎有个黑影钻进了若树的被子里。
【唔……什么东西……好重………鬼压床吗】
若树感觉有个奇怪的东西压在了自己身上,这突如其来的重量让自己有些难受。
【不对劲……不是在做梦!是谁?!】突然察觉到自己并非身处噩梦之中,若树赶紧用手撑起身子想要坐起来。
「嘘~~小声点,会把若叶吵醒的」若树的嘴被压在他身上的人影用手轻轻捂住了。
「唔……你…你是……若桜?!」若树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卧室内黑暗的环境,认出了趴在自己身上的妹妹。
「这么晚了……你……你干什么?」为了不吵醒熟睡中的若叶,若树压低了声音。
「嘿嘿嘿~~问我干什么,当然是……」若桜一边微笑着看着若树的脸,一边用手缓缓地脱掉了若树的短裤,「……来抢在若叶之前,宣誓对哥哥的所有权啦~~」
若树的短裤刚一被脱下,内裤下的肉棒便不自觉地挺立了起来,在股间撑起了小帐篷。
【这……怎么会?!】
正当若树感到不解时,若桜先自言自语了起来「太好了……看来还没有………」
「若桜……你这是在干什么……」从若桜兴奋的神情中,若树隐隐感受到一丝不安。
「看啊……硬邦邦的……好厉害呢……」若桜一边说,一边轻轻抚摸着若树的下体。伴随着轻声喘息,若桜口中不断冒出热气,体温也逐渐升高。
「哥哥早就在强忍着了吧?辛苦了呢………不过…也到极限了吧~~」突然,若桜扯下了若树的内裤,这让原本就兴奋地高挺着的肉棒立得更高了。
「你要干什…唔唔!」若树的话被若桜香甜的软唇堵住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充满热情的舔舐、吸吮,两人口中传来粘哒哒的口水声。
「呜……嗯……哈~~~多谢款待~~哥哥~~」将哥哥的话用亲吻打断后,若桜满足地舔了舔嘴唇,「不可以随便讲话哦~~小心将若叶吵醒呢~~」
「呃……你这家伙………」若树对若桜的捉弄感到无可奈何,只能轻声抱怨着。
「我来……帮哥哥放松一下吧……哥哥你只需要…乖乖躺在那里~~」
若桜用手扶住若树兴奋的肉棒,逐渐抬高了自己的屁股。
「?!」若树这才发觉,若桜只穿了上衣,下半身现在正毫无遮拦。借着微弱的光线,若树可以看见自己的肉棒顶端已经快要碰到若桜粉色的嫩穴。
「若桜…会给哥哥做……舒服的事哦」若桜满脸绯红,温柔的眼神中带着下流的气息。
「住……住手……不可以啊……」若树对即将发生的事感到十分恐惧,用手撑住若桜白嫩大腿的内侧,想将她的胯部抬起。
「不用假装不情愿啦~~」若桜没有理会若树的抵抗,一边拨开了他的手,一边调整着肉棒的位置,将它对准自己的洞穴。
「呼呼呼~~哥哥总是很温柔呢,所以这时候才不忍心推开若桜,对不对?」若桜伸出手,抚摸着若树的脸颊「我和若叶都很喜欢哥哥的这一点呢~~不过,这一次不好意思了……若桜想要抢在前面呢」
「你……」若树似乎明白了,若桜为何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
【之前在浴室的事……若桜一定是有所察觉了,所以感到很不安吧?所以担心哥哥被人抢走吧?所以才会想要做这种事吧?】
「呐~你看你看~若桜的这里……变得湿湿黏黏的了~~都是因为哥哥哦」
趁着若树因思考而分神的空隙,若桜完成了最后的准备工作。
「若桜的小穴……很期待呢……迫不及待地……要吃掉哥哥的鸡鸡了呢……」
「不…不要!」
「我开动咯~~」
若桜的屁股终于还是落下了,白嫩柔软的臀部撞在了若树的股间,传来「叭」的一声轻响。
「啊~~全部……进来了呢……」若桜似乎有一点疼,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又恢复了幸福的笑脸。
「呜呜……」若树对‘自己的肉棒插入了妹妹的身体’感到难以置信,全身都僵硬得动弹不得。
「哥哥真是不诚实呢……刚刚还说着‘不要’……现在却完全进到了若桜体内……不仅勃起了…还在里面一抖一抖的呢」若桜用手温柔地轻抚着小腹,就像在抚摸着自己体内的肉棒一样。
「不…不要再说了………」若树的呼吸逐渐变得有些混乱。
「若桜知道的哟~~哥哥……的鸡鸡……插进来了的话……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射出精液呢………因为……在若桜的小穴里…太舒服了吧?」若桜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上下挪动着胯部,用体内柔软紧致的肉壁摩擦着若树的肉棒。
「呃……不要动了……」若树之前从未有过性体验,肉棒第一次插入女性的阴道内,带来了极上的刺激。在异常强烈的快感的刺激下,感觉浑身无力,完全无法抵抗。
「不许说谎哦……哥哥……鸡鸡明明觉得很舒服呢……我知道的……因为它现在非常硬挺呢……」可是,若桜却丝毫不准备放过他。
「哈啊……呜……在若桜身体里……哥哥的鸡鸡被狠狠地欺负着呢……呵呵」若桜说着十分淫荡的话语,缓缓发力收紧了小穴,毫不留情地将若树的肉棒绞紧着。
不仅只是异常紧密的包裹感,肉穴内粘滑淫液的触感搭配着缓缓升高的温度,给肉棒带来十分刺激的奇妙体验。在这难以想象的快感冲击下,身为处男的若树完全地被击败了,几乎被逼迫到了射精的边缘,只能凭仅存的理智强忍着。
「不要再忍耐了………乖乖地放弃吧……将精液射在自己妹妹的小穴内吧」若桜充满诱惑的话语让若树的忍耐变得更为艰难了,肉棒的洞口处慢慢溢出了温热的液体。
「呼呜…………嗯…………哥哥…要是你实在不想射在若桜体内……也可以哦……只要…你满足我的一个小要求………」
「唔……什么……什么要求…」听到若桜的话,似乎看见了一丝希望,若树用仅剩的余力从嘴里缓缓吐出了话语。
「呜……只要……哥哥你说‘最喜欢若桜了’………我就考虑一下………嗯嗯………帮哥哥把鸡鸡……拔…出来……」若桜一边加剧了扭动臀部的幅度,一边给出了条件。
「我…我说………最…呜……最喜欢…嗯呃………」若树赶紧艰难地开始说了起来。
「不……不行哦…说得不完整的话……嗯嗯……若桜可听不清呢……快…快说啊………」似乎是故意加大难度一般,若桜的小穴动得更厉害了,若树的肉棒被反复揉吞着送进了更深处,几乎要顶到子宫口。
「最…呜……最喜欢若桜………」
「嗯…不行……听不清哦……难道说……哥哥你其实想要射在…唔唔……若桜身体里的吧………」
「呃啊啊……」若树已经到了极限,尽管被若桜的小穴紧紧包裹住,肉棒仍剧烈颤动着,似乎一触即发。
「怎么了……哥哥……说不出来的话…就要…………」
「最喜欢若桜了!」若树拼尽了全力,终于说出了若桜要求的话。
「噗噗……噗噜噜噜………」
但是,与此同时,不争气的肉棒也在若桜的体内射出了,将充满耻辱的白浊液体灌满了自己妹妹的小穴。
「啊~~真遗憾~~」若桜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那股暖流,「虽然,哥哥说出来了……但是却已经忍不住,射在若桜体内了哦~~」
【我……射在若桜……身体里了?】
若树被难以置信的事实惊得有些神智不清,呆呆地张着嘴,无神的双目盯着自己与妹妹的结合处,那里正缓缓溢出热乎乎的白色液体。
「哥哥刚刚叫得好大声呢~~呼呼呼,好在没有吵醒若叶呢」若桜扭头看了看床上仍在梦乡的若叶。
「刚刚哥哥说的话………若桜可是当真了哦」若桜的眼神,就如那天在她卧室里强吻若树时一般热忱,若树从中感受到了过于沉重的爱意。
「哥哥你射了好多呢………」若桜低下头,看了看两人股间,用手指蘸了一点流到自己大腿上的精液放进嘴中,一脸享受地品尝了起来。
「你……不要……嗯噗!」对妹妹的举动感到有些惊讶又有些害怕,若树勉强张嘴说着,但立马便被若桜的吻打断了。
「唔呜………嗯嗯……唔嗯…………」若桜的吻似乎比之前还要深情了。
「嗯……你呜……不……不要……」
「嗯呜……咕姆……唔……哈啊~~~哥哥的唾液……也很美味呢……」若桜的双唇终于离开了,让若树有了喘息的空间。
「不过……果然…若桜还是更想要品尝哥哥的精液~~」说完,若桜继续用甜蜜的吻堵住了哥哥的嘴,原本已经缓缓离开的小穴,也再一次将若树的肉棒包进了里面。
「嗯嗯……这种事……住…唔嗯……手呜……」刚刚射出过巨量精液,疲惫不堪的若树已经没有抵抗的力量,既不能将亲吻着自己的柔软蜜唇推开,也无力抬起紧贴自己下体的若桜的嫩臀使肉棒得以拔出,只能被动地享受着欢愉。
「唔……呵呵呵~~让哥哥在体内射几次,再放哥哥走呢?」若桜停止了亲吻,温柔地注视着若树痛苦而享受的表情。
「现在……现在就离开我……不要再……」若树几乎是在向她乞求,但这对抖s的若桜毫无作用,反而只会刺激其嗜虐心,起到相反的效果。
「那就……100次吧~~」说完,若桜脸上露出了漫溢着幸福的笑脸。「哥哥~~我们不仅是彼此的‘第一次’,直到第100次都是,好吗?呵呵呵呵~~」
「不……不唔…不要呜嗯…………」
若树在晕过去之前,所留下的最后的意识,便是再一次贴上来的若桜的双唇。
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整个梦里,自己都沉浸在恍惚中,被若桜压在身下,毫不留情地一遍又一遍榨取着精液…………
模糊的意识被无边的粉色所笼罩,香甜软糯的东西牢牢堵住了自己的嘴巴,下半身不断传来湿润又温暖的感觉,肉棒被一团软绵绵的东西紧紧包裹着反复揉挤………………
s54ef6rdf:Re: 『更新第三章⑤』「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這是要走修羅場路線嗎(察覺)
枻葉:Re: 『更新第三章⑤』「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s54ef6rdf:2019-09-12 22:10 這是要走修羅場路線嗎(察覺)
不会是修罗场路线的啦hhh让两个妹妹稍微争一下宠更有趣不是吗
按我现在的想法,下一章两人就会继续一起欺负哥哥了,无止境的回合制争宠就没意思了
若桜喜欢‘偷吃’,可以说是为了表现她性格中的病娇部分;而若叶倒是更执着于‘将哥哥变成抖m然后好好欺负他’
枻葉:Re: 『更新第四章①』「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第四章① 躲藏

【呃啊………头好痛…………】
课堂上,若树满面愁云,用手轻轻揉着额头。
【都是若桜那家伙………………昨天晚上休息得好差…………】若树逐渐回想起昨晚与若桜如梦似幻的一夜缠绵,【我该怎么办才好啊……这下…………明明是兄妹…………却做了那种事…………】
「宫水同学,你起来回答这道题」
「哦……哦!」在开小差时突然被老师点了起来,若树有些慌张。
【糟了……刚刚完全没在听课……】
「答案是C」坐在后排的木野同学轻声提醒了一句。
【诶?】
「这…这道题选C!」若树没有多想,按照木野同学的提醒回答着。
「嗯,没错,这道题的答案是C。你坐下吧,看你刚才的样子,是有点不舒服吗?要是影响了听课,记得及时去找医生看看」
「嗯…嗯!谢谢老师」说完若树便坐下了。
「木野同学,谢谢你……帮大忙了……刚刚」往后仰了仰身子,若树对刚刚帮助过他的木野同学说着悄悄话。
「没什么,不用谢」甚至没有抬眼看一下,木野扶了扶眼镜继续写着笔记,轻声应答着。
【唔嗯……是叫木野…木野理纱是吧………只知道她是优等生……以前貌似从来没有怎么说过话呢,突然帮我一把,稍微有点吃惊呢…………还是多谢她啦,不然肯定会很难堪的】
若树在木野的帮助下摆脱了窘境,深呼吸了一口,准备打起精神好好听课。
………………
又到了午休的时间,大家纷纷从包里拿出各种面包、便当,准备吃午餐。
由于妹妹们的强烈要求,若树不可以再给自己准备便当,必须等若叶和若桜来给他喂食,所以他今天包里连面包都没有带。
【若叶她们……会给我准备正常的便当吗…………还是说……又是那种……………】
一想到妹妹们上次在便当里加入的那些奇怪东西,若树感觉一阵恶寒。
「前辈你好~~请问宫水若树在教室里吗?」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若树惊得打了个寒战。
【来了!】若树四下张望着,【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开…我宁可不要吃东西……也不想…………有了!这个柜子可以……】
在躲进柜子前,若树转头对周围的同学悄悄嘱咐着,「各位……帮我个忙!就说我不在!谢谢你们!」
然后,若树便迅速躲进了教室后的储物柜。
「前辈们好~~」
「啊~~你们好~~是宫水同学的两位妹妹啊,你们是来找哥哥的吗?」
「嗯嗯~~我们来给他喂便当哦~~」
「呐,前辈~~哥哥他现在在哪里啊?」
「他……他不在哦」
「可是…听之前门口的那位学长说,哥哥他就在座位上啊」
「那个………你们哥哥………」
周围的同学有点不知如何回答。
【拜托了!各位!请你们一定要帮我骗过她们……】
若树躲在柜子里连大声喘气都不敢,双手合十,一边祈祷着,一边偷听着外面的对话。
「若桜,你看这有好大一个柜子呢」
「诶?难道说…哥哥藏在里面?」
「宫水同学……你们……那个………」
「不如,我们打开看看吧」
脚步声逐渐靠近了,若树的心跳也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急促。
【不在!不在!我不在里面!不要打开!不要……】
「你们哥哥刚刚被老师叫去帮忙了哦」
【是……是木野同学的声音!】
「诶?老师有说是去帮忙做什么吗?我们想去找哥哥」
「老师一边说就一边把宫水同学拉出去了,我没有听清呢」
「啊~这样啊……那真是太遗憾了」
「谢谢前辈告诉我们~~那我们回去吧,若桜」
「嗯,也没办法了,好可惜呢,我还想喂哥哥吃我的特制饼干呢……」
「呼………」若叶和若桜的声音逐渐远离了,若树终于放松地长舒了一口气。
「咦?我怎么听到哥哥的喘气声?」
突然,若桜似乎有所察觉,停下了脚步。
【糟糕!她还没有走出教室!】
「没有吧?宫水学妹你一定是听错了。呵呵呵呵……怎么可能听喘息声就能听出是你哥哥嘛。而且我们都没有听见谁在喘气哦」
「应该是……听错了吧」
「若桜你还在教室里吗?我们快点回去吧,一会儿要来不及睡午觉了」
【太棒了!谢谢你!木野同学】
终于,在各位同学们的帮助下,尤其是木野同学的机智应对下,若树度过了危机。
「哈……哈……谢谢大家了……」若树从狭窄的柜子里钻了出来,放松地喘着粗气,感谢着大家的帮忙。
「不用谢啦……哈哈」
「我们倒是觉得有点奇怪呢……」
「对呀,宫水同学你为什么要躲着你的妹妹们呢」
「这个……我……」若树一时有些不知该如何解释。
「这个我们就别管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嘛」木野同学一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一边帮若树打着圆场。
【木野同学,你又救了我!谢谢!】
「嗯,这是宫水同学的私事,我们就不再多嘴啦」
「谢谢大家的帮助和理解,谢谢各位」若树做出万分感谢的样子。
「哈哈…你不用这样啦」
「能帮上忙,我们也很高兴啦」
同学们纷纷继续忙起自己的事,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若树身上。
若树起身悄悄坐回了座位。他转过头看着似乎即将起身的木野同学。「那个……木野同学,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
木野同学没有停下动作,一边走向教室外,一边轻声回答着,「不用那么感恩戴德啦,举手之劳而已。你要是真的遇上什么难处,记得一定要找我们帮忙哦,至少我会很愿意帮你的」
【木野同学……真是个好人啊……因为她挺内向的,以前一直都没怎么注意到她………能成为朋友的话……她生日的时候送点什么礼物吧………】
注视着木野同学离开的背影,若树开始考虑起如何回报她。
………………
放学了,在悠扬的铃声中,学生们逐渐吵闹了起来,或是互相约着一起去哪里吃东西,或是一起抱怨着‘老师留了太多作业’。走在嘈杂的人群中,若树有些烦闷。
【要…回家了呢……今天中午躲掉了她们……晚上回去,会被做什么奇怪的事吗………】
一边焦虑着,若树一边和同学道别,走到了教学楼门口,打开鞋柜准备换上自己的鞋。
【咦?这是什么东西?】突然,若树注意到自己的鞋柜内,有一个奇怪的锦袋,上面贴着一张纸条,写着「送给宫水同学,请打开看看」
【又是哪位女生送的巧克力吗?可是现在距离情人节还有蛮久呢,怎么会突然……总之,先看看吧】
若树带着疑惑解开了锦袋的绳子,放在眼前望里面看着。
【什么啊?里面什么都没有啊………诶?有股莫名其妙的…香味………好……好奇怪………我怎么感觉……头好晕……快要…站不住了………】
若树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手脚逐渐失去了力气,身子歪歪斜斜地倒了下去。就在这时,忽然有人从身后撑住了若树,让他没有倒在地上。
「宫…宫水同学,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是……是木野同学……】若树勉强地转过头,认出了扶住自己的人。但是,若树现在仅仅是保持不要闭上眼睛就已经很艰难了,想张嘴发出声音简直是天方夜谭。
「啊!谢谢前辈!哥哥真是的,太不小心了」
「诶?宫水同学的妹妹…你们………他这是怎么了…………」
「没事啦,哥哥交给我们照顾就好啦~~」
「嗯嗯,哥哥有低血糖,这是老毛病了。一定是因为中午没好好吃饭……我们给他喂点糖,带他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是…是吗……那就……再见了哦…」
虽然有些怀疑,但木野同学出于外人身份不方便继续追问下去,将若树交给若叶和若桜后便离开了,
【不…不要……她们…在说谎……】
「呐~~哥哥,真是好过分呢~~居然想躲开我们」一边扶住若树,若桜一边凑到若树耳边轻声责备着。
「嘻嘻嘻系~~怎么可能逃得出我们的掌心呢~~来,哥~哥~吃下这颗糖吧~~然后美美地睡一觉,醒来后,和我们一起做点美妙的事~~」说完,若叶往若树嘴里塞了一颗糖球,它散发着与刚刚锦袋里的气味相似的味道。
【不好……绝对……不可以现在晕过去………不然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
若树竭力想保持清醒,但是在药效的作用下,还是逐渐失去了意识…………
枻葉:Re: 『更新第四章①』「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迟来的祝福
祝各位中秋节快乐hhh
接下来要写双人气味系惩罚了好兴奋hhh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