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第四章②』「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枻葉:『更新第四章②』「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新人开坑~预计今晚开始不定期更新(也有可能拖到周末hhh
由于完全是兴趣使然的作品,主要内容估计会严重暴露个人癖好wwwww
希望爱好共同的各位指点和支持(>^ω^<)
于是,我去码字了,如果今晚不能及时开始更新请各位见谅
samuelpokok:Re: 「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支持
huihuxidekongqi:Re: 「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前排期待下
templar:Re: 「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支持
枻葉:Re: 「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序章

「滴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滴…………………
滴滴…啪嗒!」
「吵死了……给我安静点!」
被突然响起的闹钟声吵醒,难得的清静周末没能睡到自然醒来,宫水若树的起床气猛地发作,十分不耐烦地拍翻了吵闹着的闹钟。
「呜~」若树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揉着惺忪的睡眼。
阳光透过百叶窗射进了屋内,照亮了绀青色的发丝下隐藏着的白皙的脸庞,明明是男生,却有着少女般清秀俊丽的面容,微微皱起的英气双眉下,一对深蓝色的眼瞳如宝石般闪闪发亮。
「可恶~明明我记得昨天晚上睡前关掉闹钟了的」
瑞树转头看着刚才被自己打翻在地板上的闹钟,无奈又懊恼地抱怨着。
「既然已经醒了,再睡倒回去也没必要,不如我去给妹妹们把早餐准备好吧」
一边这么考虑着,少年一边穿上了拖鞋,推开门径直朝着冰箱走去。
「糟糕,是时候去超市买点鸡蛋了,冰箱里只剩下两个了呢。算了,今天就先将就一下吧,鸡蛋就煎给她们吃吧」
若树熟练地系上围裙,点燃灶火开始为家人准备起早餐。
从两年前起,若树便离开父母独自一人在这间房子里过着枯燥的备考生活,每天准备早餐和便当让若树的厨艺在朋友同学间享有盛誉。学校里暗恋他的女生们,也常因自己厨艺不如若树而不敢和他分享便当,感到十分苦恼。
一个月前,若树的双胞胎妹妹们升入了与若树相同的高中,于是她们一同搬进了这家里,与年长三岁的哥哥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受着若树的照顾。
「明明已经快十点了,她们怎么还不起来」
若树将煎好的鸡蛋盛进盘中放在了桌上,拿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算了,我去叫她们起床吧」
一边这么想着,若树一边走到了妹妹们的卧室前
「起床啦!若叶、若桜」虽然叩响了房门,房间内没有传来半点动静。
「早餐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快点起来」若树逐渐提高了音量
「真是的……那么,我就要开门进来咯。失礼了!」耐心在几分钟内便消耗干净,若树最终无可奈何地推开了妹妹们的房门。
「呃……你们两个………」
刚一进卧室,若树便对眼前的惨状感到十分无语———桌子上的电脑还没有断掉电源,鼠标已经失踪;作业本、教科书被随手丢在房间各处;床上原本有两床被子,若叶和若桜却缩在一个被窝里,另一床被子不知被谁踢到了房间角落里;衣柜门敞开着,校服、私服从衣柜中散落出来,堆在床边;上周两人吵着要若树买下的巨型泰迪熊头朝下正被丢在衣物堆里…………
「我说……两位‘宫水同学’………你们是不是该老实起床了?赶紧起来将屋子收拾好,然后去吃早餐!」感到有些生气的若树不再扮演‘好脾气的温柔哥哥’,暴露出了轻微洁癖和极度嫌麻烦的本性,一边大声呵斥着,一边掀扯着被子,试图叫醒床上睡得正香的两人。
「唔嗯~~哥哥~早上好~~」睡眼朦胧的若叶看向若树,一边打哈欠一边向哥哥亲呢地道着早安。
「啊!」可是,若树却赶紧用手捂住了眼睛「对…对不起!若叶!我不是有意的,我……我不知道你没有穿衣服!」
原来,若叶有着‘睡觉时只穿内裤’的习惯,和父母、妹妹分居两年的若树对此几乎一无所知,毕竟这是他头一次主动在妹妹还没起床的情况下进这间屋子。
「嗯……什么啊……哥哥进来了吗?嘿嘿嘿~不要吵啦,我们一起睡觉吧~~」
另一边,穿着白色纱裙的若桜也被吵醒了,她正爬向床边将双臂伸向若树。
「好啊~好啊~哈哈哈~~哥哥你也和我们一起做个美梦吧~~~」
若叶不顾自己正赤裸上身,和若桜一起扯拽着由于看到妹妹睡相而手足无措的哥哥,试图将他拉到床上来。
「你们不要乱来!走开走开!呜哇!」
妹妹们已经不再是只到自己身高一半的小孩子,若树在两人的突然合力下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被硬生生地拉进了被窝里。若叶、若桜从前后紧紧地将若树夹在了中间,两人一起用双臂揽住若树的肩膀和脖子。
「靠得太近啦……你们…放开一点……」妹妹们细嫩光滑的肌肤正在若树的身上蹭来蹭去,这让他感觉十分紧张,毕竟两人都算是校内知名的可爱女生,像这样抱在一起,就算是亲生哥哥也有些招架不住。
「嘿嘿嘿~~哥哥~~不要紧的~~我们小时候不是经常一起睡觉吗~~~」
若叶将身体贴得更近了,同龄人中发育异常良好的柔软胸部毫无遮拦地紧紧压在若树身上,背后传来的弹软触感让若树更加紧张无措了,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诶?哥哥你的脸好红啊,而且好烫」若桜用青碧色的双眸温柔地看着若树的脸,突然发觉了异样。
「哥哥你发烧了吗?我的体温比其他人稍低一点呢,我来帮你降降温吧~~~」
若桜一边说着,一边毫不客气地将若树的头揽进了自己的怀抱里,轻轻地来回抚摸着哥哥的头,就像一位安慰哭泣的孩子的温柔母亲。
「唔呃……够唔了……我才没有发烧……放开我……」脸被埋进了若桜惊人尺寸的胸部里,若树说话呼吸都变得有些不畅,而且脸比刚刚还要红,就像快要煮熟的螃蟹似的。
若树一边大声叫嚷着「放开我」,一边奋力在妹妹们的拥抱中挣扎着,终于推开了若叶和若桜,从床上逃了出来。
「好了好了!真是的……你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不可以像这样再向哥哥撒娇了」若树用手遮住脸,一方面为了让自己不看到若叶裸露的胸部,另一方面让妹妹们不要再注意自己通红的脸,灰溜溜地朝卧室门口走去。
「对了,你们穿好衣服收拾好房间,就到外面来吃早餐。我给你们煎好了鸡蛋,牛奶冰箱里有,自己拿来倒吧」临走前,若树想起了自己进屋的原因
「好~~谢谢哥哥~~~」若叶和若桜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好不容易从妹妹们房间里逃出来的若树躲进厨房用冷水洗着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若叶和若桜都是你的亲妹妹,怎么可以对她们有奇怪的反应呢?!若树,快点清醒过来!!!」
然而,若树此刻对两位妹妹的本性,以及即将发生在他们三人之间的怪异故事,丝毫没有察觉。宫水若叶、宫水若桜,远不仅仅是「喜欢对哥哥撒娇的妹妹」,她们是更加可怕的,更加让若树头疼不已的存在。
枻葉:Re: 「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序章只是交代一下背景啦,接下来才是正戏hhh
这周末找一天将第一章(或者应该叫节?哎呀不管啦)内容写完更新(´・ω・`)
7991cde:Re: 「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加油!论坛好久没有新鲜血液了
gogogoww:Re: 「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看着不错呀~~~~LZ加油!
daisuki:Re: 「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看上去很有意思,大力支持
generali丶:Re: 「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hydssg:Re: 「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感觉不错呢!加油!
a12345aa:Re: 「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前来冒个泡,支持新作
枻葉:Re: 『更新第一章(上)』「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第一章(上) 妹妹的秘密

「呼啊~~终~于~搞定了」
晚上十点一刻,做完了成堆的功课,若树放松地瘫倒在了床上,伸着懒腰享受着难得的休闲时光,脸上洋溢着解脱、慵懒的神情。
「唔...若叶和若桜现在也是高中生了呢,时间过得真快啊~明明以前只是两个喜欢跟在我后面到处跑的小孩子,现在却连胸部的尺寸都变得那么.......」突然,早上被若叶和若桜拉进被窝抱在一起的画面又浮现在了若树眼前,妹妹们柔软身体的触感和淡淡的体香仿佛再一次萦绕在自己身边,若树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
「不对不对!我在胡思乱想什么?!他们可是我的妹妹.........对了!我们学校可是以作业题难又量大在全市闻名的,现在若叶她们一定还在很辛苦地做着功课吧,不如我削点水果犒劳一下她们。嗯,就这么办!」
为了展现作为哥哥对妹妹们的关心和体贴,也为了让自己赶紧打消从今早开始的胡思乱想,若树决定将水果切好送进妹妹们的房间。
「嗯嗯,切得很漂亮呢,不愧是我~这下就算是从小就不喜欢吃水果的若桜也会乖乖吃掉这些苹果了吧~」对自己的刀工感到十分自满,若树兴致勃勃地端着两盘切好的苹果和雪梨,悄悄推开了妹妹们卧室的门。
「若叶~若桜~学习得很辛苦吧?我给你们切了水果哦,稍微休息一会儿吧~」
然而,映入若树视野的是一副令人难以理解的画面,这让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若叶面朝电脑蹲坐在椅子上。嫩青色的微卷长发被梳到头的两边,用白色丝带扎成了双马尾。遮掩不住傲人胸围的浅黄色吊带背心和装饰着红色小蝴蝶结的纯白三角内裤让若叶看起来像少女偶像般清纯可爱,同时又为其增添了一份性感。
她将一只脚高高地抬起,几乎快要贴到电脑的摄像头上,小巧白嫩的五根脚趾缓慢地张开又轻轻合拢,充满了挑逗、诱惑的意味。从这个角度若树无法看到若叶的表情,但可以听到若叶正用轻蔑的语气对着电脑轻声斥骂着,「什么?想舔人家的脚趾?就算没洗脚也没关系?甚至没洗脚更好?!你们这些家伙.......呵呵,呵呵呵呵呵~真是一群无可救药的大~变~态~去死吧!废物们就给我好好舔电脑屏幕,然后下地狱去吧!」
「那....那个.....若...若叶......」对眼前的一切感到惊讶和错愕,若树已经明白自己进屋的时机似乎不太妙,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奇怪东西,支支吾吾地讲不出话来。
「啊!哥哥你怎么可以不打声招呼就随便进女孩子的房间!」另一个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同时,若树的视线被若桜白皙修长的手指和柔软温热的掌心遮挡住了。
「不...抱歉....我不知道......我给你们切了水果......」若树慌张地解释着,但没有试图拉开若桜的手,或许是因为自己也觉得不应该继续看若叶正在做的事情。
「谢谢哥哥~~没关系~~你把水果给我吧~~~」若叶的声音变得十分接近,似乎已经走到了若树面前,并将他手中的盘子接了过去。
「水果我们收下了~~谢谢哥哥~~不过,哥哥还是不可以继续待在这里喔~~快转身啦~出去出去~~」若桜一边继续蒙住若树的双眼,一边催促着让他赶紧离开她们的卧室。
「好...好啦!我知道啦,我现在就出去....」
若树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结束这尴尬的气氛了,他快步朝着门外走去。若树的额头上已经满是因紧张流下的汗珠,手心里也捏了一把汗。
「哥哥~」若叶的呼唤让若树的神经继续紧绷起来。
「在...在!还有...有什么...么事吗……」由于紧张过度,若树额头上冒出了更多汗水,说话都变得有点结巴。
「刚刚你看到了什么吗?」从若叶的话里,可以听到毫不掩饰的威胁的气息。
「什....什么?你在说什么呀?哈哈哈哈......我很抱歉啦……算...算了!不骗你了….....我看到了!看到....你的内裤了.......非常抱歉!不过....很...很可爱哦....很适合若叶呢……呵呵...呵呵呵........」若树竭力掩饰着刚才发生的事,想通过装傻和转移话题来蒙混过关。
「哈哈哈~~谢谢哥哥的夸奖~~~不过,下次进来记得打声招呼哦~~」
「嘻嘻嘻嘻~~哥哥居然夸奖若叶的内裤呢~~下次也给哥哥看看若桜的内裤吧~~~到时候哥哥你也要好好夸一夸哦~~~」
「够...够了!你们两个!不要取笑我了……我...我好歹也是你们的哥哥......我也不是故意要看若叶内裤的.....好啦,抱歉啦!我走了,你们吃完记得把盘子放到厨房,我一会儿洗干净」若树见妹妹们没有继续追问,似乎自己的装傻充愣起了效果,心里悬着那颗石头总算落了地,逐渐开始回归日常的相处模式。
「好~」「好~」妹妹们异口同声地答应到
可是,走出妹妹们卧室的若树仍然隐约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桌前双目出神地盯着空无一物的桌面,挠着头反复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她们真的相信我说的吗?若叶刚刚是在干什么呢?为什么她要对着电脑做那种事?」
众多的疑问萦绕在若树的脑海中,这让他完全静不下心来,看来今天晚上是注定睡不了好觉了,这让他更加焦躁不安了。
然而,被疑问冲昏思绪,陷入苦恼中的若树完全没有警觉,一股熟悉而危险的气息正悄悄靠近着自己........
枻葉:Re: 『更新第一章(上)』「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下)的内容就是妹妹们对哥哥的玩弄啦~~
嘿嘿嘿嘿~~我已经构思好了接下来的内容,请各位稍稍期待一下~~
mzr:Re: 『更新第一章(上)』「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太赞了,期待下篇
枻葉:Re: 『更新第一章(上)』「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第一章(下)第一次直播

回到自己房间已经快要一个小时了,若树还是没有从困惑中解脱出来。不仅如此,反而有更多的疑问正不断地涌进他的脑海中,若树原本秀美的脸庞上现在正密布着愁云,双眼也有些黯淡无神。
「哥哥?」若桜甜美的声音打破了房间内快要凝固的压抑空气。
「怎么了?水果不够吗?还是还想吃,我去冰箱里再拿点来切」若树转过头,勉强自己露出微笑,毕竟自己也不想让可爱的妹妹们被自己的负面情绪所传染。
「啊,不用不用!哈哈哈,哥哥还真是温柔呢~就像我们小时候一样~~」若桜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若树的背后,双臂环绕上了他的脖子,轻轻地将头靠在若树肩膀上。
若树从小就作为撒娇的对象被若叶和若桜依赖着,是她们常向外人炫耀的“温柔可靠的好哥哥”。自从两年多以前独自搬来这里之后,不再和家人一同起居的自己和妹妹们的关系已经生疏了很多,刚刚把妹妹们接来这个房子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和她们打招呼。现在,自己再一次被妹妹当作值得依靠、信赖的哥哥,这让若树感到十分温暖和平静,刚刚的烦闷似乎消解了很多。
「我们都长大了呢,呵呵呵,不再是小孩子了」若树勉强的假笑逐渐转化成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可我和若叶永远都是哥哥的妹妹呀,这是不会改变的喔~~绝对不会~~」一边说着,若桜一边将若树的脖子抱得更紧了一点。
「好啦,好啦,你不要再撒娇啦。已经不早了,马上就十一点了,差不多该去休息了吧?」若树不再纠结之前在妹妹们卧室里看到的事,用兄长的口吻催促着若桜赶紧去休息。
「好吧~不过,我有个小要求可以吗?」
「什么要求?只要不是太过分就行」
「呐~哥哥,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的身体比若叶差,经常生病,所以不能跟着你们到处跑。但是哥哥你没有嫌弃我太娇弱,反而是背起我到处玩呢~~」
「嗯……是有这么一回事呢~呵呵呵....那个时候背着你出门可累了,说不定就是因为这样,我那时候比其他小孩子都强壮呢~」
「那么....若桜如果说,想要哥哥再背我一下....哥哥你会不会觉得若桜很任性?」
若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哈哈哈...我还以为你说的‘要求’是什么呢,原来就是想要我背你一下啊?好啦好啦,我背你一会儿,然后你乖乖去睡觉吧?」
说着,若树蹲在了床边。
「来吧,若桜还知道怎么到哥哥背上来吧?」
「嗯~~」若桜露出了喜悦的笑容,脱掉拖鞋走到了床上,用手轻轻提起镶有蕾丝的裙边,慢慢爬上了若树的背。
「当心,我要站起来咯」随着若树缓缓站起身,若桜顺势抱住了他的肩膀,双腿紧紧地缠上了哥哥的腰。
「唔....」为了将妹妹背起来,若树下意识地用手抓住了她的腿,可是由于重量的影响,若树的手逐渐滑向了若桜大腿的根部,几乎已经要触碰到她的屁股。自己的双手接触着的已经不再是白色的长筒丝袜,而是若桜白嫩柔软的肌肤,不只是这触感,就连体温都顺着指尖传递了过来。若树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了早上发生的事,脸上微微有些发烫,十分难为情。
「哥哥?你怎么了?是若桜太重了吗?」
「不....不,不是若桜的错........我没事....你不要担心」若树强忍着尴尬和紧张,可是逞强并不能带来什么实际的效果,他仍然十分紧张,就连手心都有点冒汗了。
「嘿嘿~~哥哥你休想骗过我~~你是因为摸到女孩子的身体所以不好意思了吧~~~」
若桜最终还是察觉了若树的不对劲。
「明明是妹妹,有什么好害羞的~~小时候不是还一起在家里洗过澡吗~~真是的~~~看招~~~」
「你要干嘛?!不要乱来啊,若桜!」
突然,若桜将身体向后猛地一仰,这让她和背着她的若树一起失去了平衡,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好在床垫足够软,若桜和若树都没有受伤。
「你这家伙....真是太调皮了....刚刚还一副温柔的样子...害我给忘了...小时候你虽然身体弱,但是比若叶还淘气呢!」若树回想起了若桜小时候调皮鬼的本性,摇摇晃晃地想要从床上爬起来。
「嘻嘻嘻~~哥哥你才想起来吗?不可以跑~~今天晚上陪我们好好玩玩吧~~」
虽然若树已经坐了起来,可还是被若桜拉回了床上,而且手臂和身子都被若桜用双腿死死地箍住了。
「你干嘛啦?不要胡闹了,放开我,快点!」
若树使劲扭动着,想要从若桜的束缚中挣脱,可是,缠上自己身体的双腿十分柔韧,不仅分毫没有松开,若桜还更进一步地抱住了他的头。若树的后脑勺几乎完全陷入了妹妹胸前的两块柔软的肉团中,几乎已经可以听见她的心跳了。
「若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还有,你刚才说‘陪我们玩’是什么意思?」
「呵呵呵呵~~~哥哥真是迟钝呢~~」突然,若叶走进了卧室,手里还抱着笔记本电脑,从电脑上显示的画面看,似乎正开着摄像头和直播软件。
「哥哥你刚刚进我们房间的时候,看见了吧?若叶的表演」若桜用审问的语气轻声在若树耳旁讲到。
「你...你们在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
「不要装傻了~~亲爱的哥哥~~~我们可是最喜欢你了,难道你忍心欺骗你的妹妹们吗?」若叶将电脑摆放在了若树的书桌上,摄像头对准了倒在床上的正在自己妹妹怀里挣扎着的若树。
「既然刚才哥哥已经看到了~~你应该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吧?」若叶也爬上了床,跨坐在了若树身上,这让他更难从若桜的双腿间逃脱了。
「我不管我看到了什么.....我不在意!你们是我的妹妹,你们有什么爱好是你们自己的事!这与我无关」
「啊,若叶,哥哥这么说,看来是承认他看到了吧」听到若桜的话,若树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的发言是多么愚蠢。
「怎么会与哥哥无关呢~~你这样说,我们会伤心的哦~~」若叶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开始脱掉若桜腿上的丝袜。
「亲爱的哥哥~~你知道什么是‘抖s’吗?我和若桜都是喔~~」说着这话的时候,若叶和若桜的可爱脸蛋上,同时浮现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恶的笑容。
「我和若叶之前在网上找到一个地下直播网站,那里有很多人想被我们骂呢~~而且光是对着电脑露出脚丫或者辱骂观众,居然就可以收获好多人的关注和礼物呢~~~」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直播,就像哥哥刚才看到的那样~若叶像这样做的时候,不仅自己感到快乐,还能让电脑屏幕另一头的那些变态们也兴奋不已呢~~」若叶一边说,一边将刚刚从若桜腿上脱下来的还带着体温的长筒丝袜套到了自己的脚上,由于两人是体型相近的双胞胎,丝袜的尺寸刚刚好。
「哥哥你看,那些观众迫不及待地想要看我们欺负你喔~~礼物好多呢~~~」若桜用手指着电脑屏幕上的直播间界面。
「不...不要啊....若叶、若桜,我是你们的哥哥啊……为什么要为了这种事伤害我呢?你们....你们也不想做这种事的吧?只是被这些变态的家伙送的礼物欺骗了吧?不要勉强自己做这种事了,答应哥哥好吗?」感到十分不安的若树竭力想要让自己误入歧途的妹妹们清醒过来,也为了让自己不要遭受奇怪的虐待,他不断地劝说着若叶和若桜。
然而,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让若树体会到了冰冷刺骨的绝望。
「没有勉强啊~~我们是真心想要欺负我们心爱的哥哥的~~~」
听到妹妹们的危险发言,恐惧与不安传遍了若树的全身,他开始剧烈的挣扎,然而被两人一上一下地拘束着,若树的反抗只能沦为白费力气。
「那么,哥哥~~我们的直播调教就要开始了哦~~~~」
「今晚的调教过后,哥哥一定会成为我们专属的抖m奴隶吧~~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疼爱你~~~」
「那么,首先让哥哥品尝一下我们热腾腾的袜子吧~~呵呵呵呵」若叶一边说着,一边将穿着丝袜的脚丫贴近了若树的脸。
「好了~~先在这里停一下吧~~」若桜用手将若叶的脚挡住了,让它刚好停在若树眼前大约四五厘米的位置。
「嘻嘻嘻~哥哥,你看~~这是你心爱的妹妹的香喷喷热腾腾的脚丫喔~~这条袜子上沾满了我的香味呢,现在它被若叶穿在脚上,两人份的香味你能受的了吗?」
虽然若叶的脚还没有接触到自己的脸,可若树已经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咸酸的脚臭味,其中还混杂着淡淡的少女特有的芬芳。
「若叶....够了....我不想...」
若叶的脚突然落下,盖在了若树的鼻子和嘴巴上。
「不可以拒绝~~~哥哥没有这个权利~~」
「哥哥你乖一点,只要你快一点爱上被我和若叶欺负的滋味,今晚的调教就快一点结束,到时候你就可以休息了~~~」
「唔唔~~唔唔唔嗯~~~」
被若叶的脚底牢牢蒙住了嘴,若树只能勉强发出一点声音。
若叶的脚底和脚趾十分柔软,牢牢地包裹住了若树的鼻子,这让若树苦闷异常,因为他能呼吸到的空气十分稀薄,几乎只有一点点空气能钻过丝袜和脚趾的缝隙,而且这空气还杂糅着若叶、若桜两人混合的脚臭味。
被闷热的丝袜脚丫堵住口鼻的若树感到十分无助与羞耻,往日深受自己疼爱、照顾的妹妹居然有着抖s的恶劣癖好,而且正合伙用强暴地方式欺侮着自己,想让自己堕落成她们的专属玩物。一想到自己今晚可能一直被若叶和若桜“调教”下去,若树绝望地流下了眼泪。
「啊!哥哥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都是若叶你的错啦!肯定是你捂住哥哥的时间太长啦,他呼吸不了了,快让他换口气!」
看到心爱的哥哥痛苦地流泪的样子,若叶和若桜十分心疼,若叶赶紧将脚从若树脸上拿来了,若桜也开始温柔地用手轻抚若树的头发和脸颊,用袖子替他擦干净脸上的泪水。
「等一下,哥哥你先休息一会儿~我看一下直播间~~」若叶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电脑「哇!从刚刚开始有好多人在看!而且,而且他们送了好多礼物哦~~哈哈哈哈~~~」
「太好啦~~看来哥哥你也很受欢迎呢~~」
若树现在并没有心情关心什么“直播间”,他仍然不放弃劝说自己的妹妹们。
“够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有什么意义吗?就算你们像这样做,我也绝对不会屈服的。更不要提什么‘爱上被你们欺负的感觉’了!”
可是,斩钉截铁的拒绝似乎并不能起什么积极效果,反而让若叶和若桜更来劲了。
「哥哥不听话呢~」
「对付不听话的哥哥应该怎么做,若叶你知道吧~~」
两人抬起头对视了一下,用眼神交流着。
「那么~从现在起要加大调教力度了哦~~刚刚的就是最后的休息~~~哥哥,请做好觉悟吧~~~失礼了!」
说罢,若叶将丝袜脱下并揉成了一团,塞进了若树的嘴里。「哥哥请再忍耐一下~~你一定会爱上这种感觉的~~~就当作是为了我们,请不要再固执下去了」若桜将若树的头抱得更紧了,牢牢地将他的头面朝着前方固定起来。
「可能刚才有丝袜让哥哥不能好好品尝我的味道,现在我将它脱掉了~~丝袜的味道哥哥就用舌头好好感受一下吧~这边的话,像这样~~」若叶将两只脚一起抬起,压在了若树脸上,白嫩的脚底轻轻地来回揉搓着若树的脸颊,这让若叶脚底黏糊糊的汗水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怎么样?没有任何阻挡直接被若叶的脚按摩脸有没有让哥哥你感觉很舒服?若叶,不要忘了气味~~」
「放心吧~~哥哥,像这样怎么样?脚趾这里的气味应该是最棒的吧?我用这里蒙住你的鼻子,你尽情享受一下吧~~这味道肯定香甜得让人上瘾~~」
收拢的小巧脚趾聚成一团,将若树的鼻子牢牢包裹着,比先前更加浓厚的咸酸气味不断钻进若树的鼻子,扩散至他的全部呼吸。被妹妹的脚臭味强行侵犯着嗅觉,若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而且之前塞进自己嘴里的丝袜也散发着咸湿中带着一丝辛辣的味道,这味道溶化在唾液中,顺着喉咙流入若树的体内,他感觉自己的身心都在受着煎熬。
「哥哥~~你现在喜欢上我们的香味了吗?」
「若叶你看,观看直播的人越来越多了~~"
『对诶!哥哥你快看,好多人在看我们呢~~~大家都期待着看到你被我们调教完成的样子呢~~~"
「哥哥你再坚持一下,就一下下~~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为我和若叶的专属抖m的~~所以请你快点放弃抵抗吧,变成我们的东西吧~~~」
「哥哥.........」
「哥哥...........」
「.....................」
被拘束在妹妹的怀抱........被另一个妹妹用臭烘烘的双脚‘按摩’着脸.......鼻子和嘴巴都被妹妹们以不同的方式侵犯着..........
若树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也不再哭闹,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难逃一劫........
至少今晚,他不可能睡个好觉了。
放弃抵抗和思考的若树像个乖巧的玩具,任由若叶和若桜蹂躏着自己。
若树眼中的世界逐渐褪色,逐渐变得黯淡.......
.............
这是若树和妹妹若叶、若桜的第一次直播。
是若树被若叶、若桜折磨到失去意识的第一个夜晚。
是若树逐渐变成妹妹们的专属玩物、逐渐沦为沉醉于被妹妹们欺负的抖m的起点。
枻葉:Re: 『更新第一章(上)』「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好累好累,第一章就到这里了,第二章随缘更新(暂时肝不动了,高产是不可能高产啦
伤神:Re: 『更新第一章(上)』「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细节描写的太好了
daisuki:Re: 『更新第一章(下)』「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随...随缘...
枻葉:Re: 『更新第二章(上)』「非虐杀,年下向德国骨科」妹妹们在做抖s向直播?!
第二章(上)逃避or面对

今晨的阳光异常刺眼,由于昨晚睡前没有关好百叶窗,光线直直地穿过了玻璃,照射在了若树的脸上。
「嗯……… 」少年俊俏的脸上挂满了疲惫,头发也乱糟糟的,他有气无力地睁开眼睛,马上便被阳光闪得有些难受,试图抬起手来遮挡。
直到这时,若树才惊觉———自己腰上搭着两条白皙光滑的腿。回过头一看,果然自己躺在若桜的怀里,若叶不知道去了哪里。
「昨……昨晚的事………不是噩梦吗………」忽然清醒过来的若树有些无法接受现实。
「不……不可能………若叶和若桜从小就是好孩子!她们…她们不可能做这种事情………这是个梦!没错!我……我还在梦里!」若树惊慌地推开了仍未醒来的若桜,踉跄地从床上怕了起来,一路跌跌撞撞从卧室跑到了客厅。
「什么?!已经早上十点钟了??糟了!我赶不上早上的课了!」若树抬头看到了客厅墙上的挂钟,慌乱又懊恼地哀叹着。
「不要在那里大呼小叫啦~~」突然,身着一件白色衬衫的若叶出现在了客厅旁,她的头发披散在肩上,看上去像是刚刚洗过澡。「我已经打电话给学校里,替我们请好假了,我说我们互相传染发烧了」若叶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着话,一边拿起一盒牛奶往杯子里倒着。
「若……若叶………你和若桜昨天晚上………」若树仍然不敢相信昨晚经历的事情,支支吾吾地想向若叶做最后的确认。
若叶将一侧的长发撩到耳后,露出一部分白皙的脖子,这让她看起来有种不合乎年龄的妩媚。「呵呵呵~对啊~~我们讲过了吧,我们是‘抖s’喔~~而哥哥你现在是我们的专属‘抖m’了~~~」说完,若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脸天真烂漫的样子,让人完全无法相信这是个欺负心爱的亲生哥哥并将过程直播出去的小恶魔。
「哥哥~你醒啦~~」另一边,睡眼惺忪的若桜从卧室门走了出来,一边慢慢踱着步,一边还打着哈欠。内扣的微卷秀发在阳光照射下闪着光彩夺目的青碧色,与她嫩白透红的肌肤十分相衬。
「够了吧?你们……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们就当没来没有发生过,好不好?以后我再也不乱进你们的房间……你们做什么直播也和我没有关系…」
「你在说什么呢?」若桜一脸无辜呆萌的表情,「为什么哥哥你以为还有退路呀?」一边气呼呼地说着,若桜一边走到了若树面前,举起手机开始播放一段视频。
「这…这是?!」视频中播放的,正是昨晚的直播录像。
「若桜!快…快把这视频删掉!」若树伸手想要抢过手机。
「才不要!」若桜将手机一把拿开,塞进了乳沟中。「嘿嘿~哥哥你要是非要抢~~就过来拿呀~~~」
看见若桜的举动和她得意的表情,若树感到十分焦躁。
「你…你为什么………」
「不要让我们一直重复嘛~」若叶突然插话道,「现在,哥哥你已经是我们专属的‘抖m’哦~~,你休想从我们掌心里逃脱!否则……」若叶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否则我们就把这一段视频公开出去~~」若桜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机里的视频快进了一段,再一次开始播放起来。
若树被视频中的内容惊得完全说不出话,甚至感觉呼吸有点困难。
视频中的若树不断重复着‘我是若叶和若桜的奴隶’‘我喜欢被我的妹妹们踩在脚下’‘若叶的脚好香甜啊,我要一直舔下去’,而且还卖力地舔舐、吮吸着紧贴自己面部的若叶的裸足。
「这……这些内容………是什…什么………」若树忽然感觉四肢无力,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若树终于想起来了,昨晚在经历了长达数个小时的‘调教’过后,自己实在忍受不住妹妹们的折磨了,选择满足她们的要求来换取自由和休息睡眠的权利。而妹妹们的要求,就包括说这些话以及舔若叶的脚直到上面每一处都沾上自己的口水。
「哥哥~~要是你这时候反悔的话~~我们就把这些视频公布到公开的网络上哦~~」
「现在只有那个地下直播网站的观众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可是一旦发布到公共网站………嘻嘻嘻嘻~~哥哥就只能承认自己是个抖m变态了吧?哈哈哈哈哈~~~”若叶和若桜一起威胁、挖苦着陷入混乱的若树。
「不……不………」若树无法接受现实,他痛苦地蹲坐在客厅的地上,双手紧紧攥住头发,眼泪扑簇扑簇地直往下掉。
就在若树感到极度地绝望与无助的时候,突然,有人温柔地揽抱住了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胸膛上。
「好啦~好啦~不要哭鼻子啦~~」原来是若叶。
「没关系的~~哥哥~~只要你乖乖做我和若叶的奴隶,就什么不好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哦~~你只需要享受我们的疼爱就可以了~~~」
「嗯嗯~从小就只是哥哥单方面的在疼爱着我和若桜,现在是时候让我们回报一下哥哥了~~~不用担心喔~~~」
说完若叶便站了起来,朝着若树伸出了一只手,那慈爱的姿态仿佛是入凡间拯救苍生的天使。
「站起来吧~哥哥」若叶碧色的眼睛清澈又明亮,闪烁着宝玉一般的光彩。「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我们开始教你…………」
若树感到十分迷惑。「你们要……教我什么?」
若桜走到若树身旁,凑近若树的耳朵,用甜美诱人的声音轻轻说道「当然是教哥哥做一个合格的抖m~~呼呼~~」
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其他选择,若树无奈地走进了浴室,开始搓洗身体和头发。由于昨晚被若叶用臭脚和若桜的袜子‘调教’的时间太长,若树的脸上、嘴里似乎仍然残留着妹妹们的体臭,他用香皂反复揉洗了好几遍才勉强让气味淡了一些。
从浴室走了出来,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和裤子,若树用毛巾来回擦拭着湿润的头发,原本绀青色的发丝由于浸水的缘故变得像是透着一丝蓝意的黑色。
「哥哥你洗完澡啦~~呵呵呵~~快到这里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的若叶率先注意到若树洗完了澡,迫不及待地招手叫他过去,她现在正穿着一件白衬衫,从尺寸看应该是若树的,衬衫下没有穿裙子或裤子,从某一角可以隐约看到一条淡青色的内裤,和昨晚若叶穿着的偏孩子气的款式不同,这条内裤显得更加成熟也更具有诱惑力。
「如果更想先被若桜调教~~我也不介意哥哥先到我这边来哦~~嘻嘻~」若桜正站在自己卧室门口,故意撩起了白色的蕾丝裙边,露出了白嫩的大腿,用手指轻柔地在上面来回抚摸着,柔嫩的肌肤上被手指摁得留下了涟漪般的痕迹。
若树虽然已经尽力告诉自己‘保持冷静’但面对这状况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涨红了脸的他羞耻地低下了头,不敢将目光停留在任何一个妹妹们所在的方位。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