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17日更新系列第42篇)

街篮SD: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0月5日更新第39篇)
楼主简直是希望之光!!!!!!!!!!!
永远爱楼主!!!!!!!!!!!
每天一遍!!!!!!!!!
盖上被啤: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0月5日更新第39篇)
那个,楼主大佬可以继续翻译むーちん的小说吗,真的喜欢
m60a3tts: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0月5日更新第39篇)
感謝您的分享,扶她最高
街篮SD: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0月5日更新第39篇)
永远爱你!!!!!!!!!!!一定请继续!!!!!!!!
街篮SD: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0月5日更新第39篇)
永远爱你!!!!!!!!!!!一定请继续!!!!!!!!
zhaoyu233: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4日更新番外)
该系列的作者已经有1个多月没更了,所以先找了一篇以前机翻过的文润色了一下发上来


ふたなりナベリウス様
几天前,一位自称是娜贝流斯(是72魔神柱里的纳贝里士,不过这篇文里指的应该是手游恶魔72里的角色,就选择了一个偏女性化的名字)的女子来找我借宿。
我们家虽然没有多余的地方,但据说这家伙很能干。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让她担任我的女仆来抵自己的住宿费用。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她的主人了。
“谢谢!主人!”
“我帮您冲洗一下后背吧。”
浴室的门一下子打开了,裹着浴巾的娜贝流斯走了进来。
虽然没有拜托她,但我感觉不坏。
“那么,就使劲地搓洗后背吧。”
原以为女人的手会很软弱没有力气,但与外表相反,这家伙却意外地有力量。好舒服啊。
接下来是前面。
前面也要做吗?不过我并不会因为身体被人看到而害羞。
“等一下,请把腰上的毛巾拿掉。”
等一下。
在我制止之前毛巾就被拿掉了。
“啊,主人的小鸡鸡好可爱啊!”
这家伙……!
你在嘲笑男人的阴茎吗?明明没见过别的男人的阴茎还好意思说这种话!
“虽然没有看过别的男人的,我自己的倒是经常看呢。”
……诶?
娜贝流斯站起来,开始取下缠在身上的毛巾。
形状很好的胸部出来了。好大。不由得咽口水。
下面是肚脐。收紧的腹部形成一条纵线,可以看出表面脂肪下隐藏着紧实的肌肉。
毛巾还没完全放下。
很粗的肉棒看到了。很长。几乎到了大腿的一半了。这是……
“呼,主人,这是我的阴茎啊!”
很大。
即使是现在垂着的样子,也要比勃起的我的阴茎要大得多吧。
“主人和我的阴茎,互相来比较一下吧!”
我们的胯股彼此紧密相连。
“你看,果然很可爱”
我的小阴茎完全输给了娜贝流斯的阴茎。
,不,只不要光因为大小就说我的很可爱!
“可是,我的龟头早就突破了包皮,热烈起来了呢?而主人……”
说完她将我们的阴茎摆在一起开始摩擦起来了。
“马上就会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了! !”
她的肉棒不停地增大。
好烫。热量从她的巨根传来。能够感受到她阴茎的血管里奔涌着的血液。
“啊,我勃起了。”
在我的阴茎面前,随着红黑色的血管脉动着露出龟头一颤一颤的巨根耸立着。
“不仔细看的话都看不到主人的阴茎啦。”
她弯下腰来,同时她的巨根一下子推倒我的阴茎。
所以,大小是无所谓的啊!因为精液才决定了雄性的地位!
没错。阴茎的大小形状只不过是为了取悦女性,能够孕育出生命的精液才是重要的!
“是这样啊。那么,我们一起射精来比较一下谁的精液更加优秀把!”
哈哈!正合我意。
毕竟是女人的阴茎。想也知道精液肯定会很稀薄。
“嗯~ ~,我想和主人一起手淫的,但是长度不一样所以不可以。还是分别自己射精吧。”
你就得意吧。我马上就让你知道你只是一个雌性。
伸出右手,拉住包皮,然后又恢复,周而复始的开始撸管。
嗯……不会马上就射精。那家伙怎么样?
偷偷的看向她。
主人、主人、主人
她双手握住肉棒,狠狠的拉到底部然后又恢复,使劲地撸着。
“啊……好棒……舒服……”
尖端流出的透明的先走液浸湿了整根肉棒。
什么啊那个……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忍耐汁? !?
娜贝流斯的手淫变得更加激烈。
我也可以更加激烈!
“啊,主人终于开始手淫了吗?”
哈……哈……胳膊累了……
……好…已经……!
咻咻,咻咻……………
完了,射精了。
令人遗憾的心情虽然也有,但是确实射出了比平时更浓的精液。
“主人已经射了吗。我也要努力射精!”
相当豪爽的手淫。与此相比的话我的动作是那么不起眼……不,这样的事没有关系。怎样都好。
娜贝流斯终于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啊,啊!我要射精了! !”
びゅぶびゅぶぴゅっぶぴゅっぶぴゅっぶぴゅっ
ビュクンッビュクンッビュクンッビュクンッ
ビュッビュッビュッ……ビュッ……ビュッ……
ぴゅっ,ぴゅっ
娜贝流斯的精液把整个地板都染成一片白色。
“呼。啊,对不起!我的精液覆盖在主人的精液上面了。哈哈!这那样就不知道主人的精液的浓度了……”
连射精量也无法相比。
现在只剩下我精液的浓度了。
“但是,主人射精的时候,看到的是半透明的淡淡的精液”
吵死了!住口!
现在我的精液已经和你的精液混合在一起了,这样没办法决定胜负了!平局!
“嗯,是啊。这次是平局啊。”
明白了吗?那我去泡澡了。
“你在说什么吗?”
娜贝流斯忽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臂。
“那就再来一次就好了啊。你看!”
ズクンッズクンッズクンッズクンッ
娜贝流斯拳头大小的金玉在跳动。
我已经不能再射精了……不要……
我想靠体重拉回手臂,但被抓住的手却纹丝不动。
ビキビキビキッ,ビクンッビクンッ
“阴茎是可以多次射精的,快做吧!”
微笑着的娜贝流斯抱起我。
“你看,主人的小鸡鸡也勃起了。我也忍不了了!”
再一次比较了阴茎的大小。
我的阴茎再次输给了她。
我已经无法战胜这个女孩子的阴茎了。
我……要一辈子都给娜贝流斯大人的阴茎服务……所以……已经……住手…………拜托了……
“咦?不是要比较作为雄性的优劣吗?……呼呼……”
“主人很可爱哦。”



ふたなりナベリウス様に奴隷を調教してもらうはずが……
啪啪啪
“该死,该死!”
我一心扑在刚买来的奴隶身上。
“我是男人,是可以孕育女人的男人。”
自从阴茎输给了娜贝流斯之后,我就变得十分粗暴。
花掉了为离开村庄积攒下来的钱,为了满足自己的自尊心,买了一个奴隶。
即使用阴茎击败我之后,娜贝流斯对我的态度依旧没有变。
即使我都让她不要再叫我主人了,她还是会叫我主人。
那家伙并不认为她的阴茎比我优越。但是我不一样。
“喂,女人!夹紧一点!再夹紧一点!”
奴隶瞥了我一眼,又把头扭向一边。
“就算你不说话也没关系!喂!我要让你怀孕! ! !”
咻咻咻咻……
“啊,我把所有的精液都射到你体内了。”
抽出变小了的阴茎。
被侵犯过的奴隶依然静静地面对着墙壁。
笃笃笃
“主人,我进来啦~ ~”
“娜贝流斯,不要随便进来,等我喊你再进门。”
“对不起,不过我想应该可以帮上主人的忙。”
“帮忙?”
“是的!其实我是一名调教师。平时只是调教动物,也调教过奴隶哦!”
她似乎很得意地说起这件事。
“很多人都说,我调教过的奴隶都会性欲高涨,就像重生一样。”
听人说这家伙确实是调教师。但是,好不容易买到的奴隶却暂时不能使用,我无法忍受。
“没关系,只要现在借我一会儿时间,马上就会有效果的。”
“……好吧。但是如果没有效果的话,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虽然让这家伙使用我的奴隶很生气,但性方面还是舒服一点为好。)
在让拿奴隶发泄后疲惫的身体得到休息的时候,我决定让她帮我调教。
“谢谢!那奴隶,没有时间了,直接让我插进阴道里吧。”
说着,娜贝流斯慢条斯理地脱下了裤子。
噗通
男人的手指也无法合围的粗壮,褪下包皮的龟头高高耸立。
垂下的金玉上有很多粗壮的血管,仿佛可以听到制造精子的声音。
(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很厉害。即使不愿意也要比较。)
“什、什么……那是……”
看到娜贝流斯的巨根的奴隶第一次开口说话了。
“什么啊,是和主人一样的阴茎呢。接下来我要插进你了。”
这么说着,她把龟头顶在了奴隶的阴道上。
“不行!不行!完全不一样!这个根本不能插进来! !”
“吵死了。”
“咕嘟咕嘟!”
根本不理会奴隶的拒绝,一口气深入到里面。
“这是对你的调教。请保持沉默。……咦?”
“啊……!”
“难道我只是插进去你就泄了吗?”
就算奴隶没有说话,但她的行为也变现出来了。
(我做的时候一次那种反应都没有出现过。明明很用力的捅了好几次的)
“嗯~ ~,有点太弱了啊。啊,或许是第一次被插到这么深的地方吗?”
“啊,不要,……已经不行了,已经到最里面了……”
“是啊,已经到里面了,不过我还没有全部进去。”
面对恳求的奴隶她微笑着说道。
“我明白了。那接下来我就抽出来,等你可以忍受的时候再开始吧!”
她抓住奴隶的屁股,慢慢地向后抽出巨根。
“呵呵呵~,请继续努力!”
“~ ~ ~ ~ ~ ~ ~ ~ ~ ~ ~ ! ! !嗯,在出去了! ! !”
“是的,这是第一回合。”
继续把巨根抽出。
“停!啊~ ~ ~ !出去了?出去了! ! !”
对奴隶的话置若罔闻。
“好的,接下来要第二回合,这次已经出来一半了哦~ ~ ~”
奴隶的身体好像要跳了起来。
“第三回合?这样下去就要全部都出来了。”
奴隶的娇喘不绝于耳。
就在她的龟头不停抽出的过程中,一团白色混浊的东西和黏液一起掉落在地板上。
“咦?有什么很薄的东西漏出来了。”
她的视线从奴隶身上移开,注视着漏出来的东西。
“啊,对不起主人。好像把主人的精液给挖出来了。”
我为了让奴隶怀孕拼命地动腰射出的东西。
为了确保怀孕,尽可能的在深处射出的精液。
“为了不让奴隶受精,故意在浅处射精,主人真是温柔啊。
但是,如果有了孩子我会照顾的,所以请不用在意”
她笑着和我说话。
我知道这家伙没有恶意。有了孩子的话她也的确会帮我好好照料。
“等我调教完之后,再给主人射精。下次再射到更深的地方!”
她这样天真的说道,一边转向奴隶。
不管我射精多少次,不管插到多深,只要她把阴茎随便的抽出来就能把我的精液给掏出来,一辈子都不会怀上我的孩子。
我的精液从被龟头扩张的阴道里流出来。
“啊˝! !啊啊~ ~ ~ ~ ~ ~ ~ ~ ~ ! ! ! !”
“好了,已经完全拔出来了。”
随着一声很大的娇声,阴茎忽然全部拔了出来。
与气喘吁吁的奴隶相对的,娜贝流斯一滴汗都没出。
“嗯,忍耐力这么差。主人那时也是这样吗?”
娜贝流斯朝这里看过来。纯粹是在怀疑的表情。
和我做爱时的奴隶面无表情,有时还会一边夹紧阴道一边看着我的反应眯起眼睛。但是,我不可能说那样的话。
“保持沉默,果然是这样啊。那也没办法了,我来惩罚一下你。”
娜贝流斯走近痉挛的奴隶,把她身体摆正对着,把手扶在她的腰上。
“嗯!”
她轻轻地喊着口号,一下子就把奴隶举了起来。
“奴隶酱,接下来会侵犯你很多次,我想你会受点罪的。”
突然被抬起来的奴隶吓了一跳,似乎不知道说了什么。
“……就算哭也不会停止的。”
阴茎猛烈地插进了奴隶的身体。
啪啪啪啪!
她上下摇动着奴隶,自己也开始激烈地活塞运动。
啪啪啪啪啪!
作为男人的我也能把女人捧起来。但是在这种状态下根本不能激烈地扭动腰部,更别说让女人动起来了。
啪啪啪啪啪!
肌肤碰撞的声音响起。
她根本不用弯腰,只是用手臂的力量去移动奴隶,不停歇的挺腰。
忽然,我注意到娜贝流斯的手臂。比我纤细、略瘦的手臂,每当举起奴隶的时候,就会有肌肉浮现出来。但是,放下的时候又恢复到原来女性的美丽手臂。
看自己的胳膊。粗细应该和那家伙差不多。但是,摸了一下就软绵绵的。用骨头和脂肪做成的手臂。
如果和那家伙扭打在一起,我还能反抗回去吗?差点要被她强暴时,能甩开她的手臂逃走吗?
咻咻咻咻咻咻!
我的目光转向声音更加激烈的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下面的腰和大腿。
有弹性的翘臀。丰满笔直的大腿。
那家伙有一高兴就扭腰的毛病。我每次都想抓住她摇晃的屁股尽情地揉一揉。
而现在,它们又像要贯通奴隶一般猛烈地运动着。
每次挺腰都可以看到比我更粗的浮现出肌肉的大腿。如果被那大腿夹住,肋骨会很容易折断吧。
无视了奴隶的娇喘。
娜贝流斯无言地继续活塞。
“我说过了啊,就算你哭也不会停止。”
奴隶的流着泪请求也不答应。
奴隶的情况发生了变化。
目光呆滞,脸部松弛。
“啊,好棒,好厉害”
嘴里发出甜蜜的声音。
“呵呵,总算好了。发出更舒服的声音吧!”
ゅんばちゅんばちゅんばちゅんっばちゅんっ
眼看着奴隶的样子变化。
“好啊。就这样,我也很愉快了吧。”
她身体的动作更加激烈。
汗水和爱液到处喷洒,呛人的淫臭充满房间。
“啊,好厉害,插到好深的地方!”
“再多说一些让主人高兴地话!”
“主人,啊啊主人的大肉棒好厉害啊啊啊~ ~ ~ ! !”
随着漆黑肉棒的出入,奴隶大声喊了出来。
很明显奴隶说的主人不是我。
“您,主人啊,请更加、更加插进来,好舒服,拜托了”
和我做爱时甚至连声音都没有的奴隶现在是那么混乱。
那家伙已经被她的性爱俘虏了。不论我插了几次,插到哪里都没有发出声音的奴隶,被她用阴茎改变了。
我没能做到的事,那家伙在这短时间内……
一瞬间,感觉娜贝流斯朝这边笑了。
“做得很好。作为奖励射给你精液!”
被激烈的性爱震慑住的我一下子回到了现实。
“住手……”
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有些嘶哑,被进入最后冲刺阶段的撞击声所淹没。
“啊啊啊,我也要出来了,我要一起去。”
“不错。嗯,不过,今后也要用这种语气说话啊!”
住手!那是我的奴隶!我付钱买的!我的奴隶!
我的啊,为什么会这样……
“哇!要怀孕了!”
呼呼!!!噗嗤!噗嗤!
噗嗤噗嗤地嗤嗤嗤
“啊~ ~我要好好珍惜~ ~不要浪费了~ ~”
随着最后的脉搏结束,奴隶和娜贝流斯的脚边积起了白色的水洼。
她拔出阴茎,温柔地把奴隶放在地上。
“好。……啊,对不起!主人。那个……,我不小心中出了。不过,主人今后也会中出很多,那个……可以吧?”
娜贝流斯用俯视的眼神表达着歉意。现在也仍然坚硬的阴茎还在流出精液,在地板上聚成一滩。
我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
“嗯,不过,好久没调教过了,一切顺利比什么都好,身体也舒服多了。”
虽然进行了那么激烈的性行为,但她本人似乎只认为进行了轻微的运动。
“好吧。”
她抓住射精后的阴茎。
轻轻处理,挤出尿道里面的精子。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超过了我的射精量。
“这下奴隶就变成了肉便器了!只要被插入就会变得疯狂,说一些可以勾起主人的情欲的话哦!”
“……是吗?”
我已经知道了。对于奴隶来说,主人已经不是我了。
“现在再来一次进行精心的调教也可以,不过主人已经久等了呢!我去洗澡了,主人请慢慢享受吧”
“啊,还有,我也努力了!请多夸奖我吧!可以摸摸我的头哦!”
哼了一声,摇晃着腰等着被夸奖。
“……啊,一会儿见。”
“太好了!请不要忘记。一定哦!……啊!”
或许是想像着能被我抚摸,娜贝流斯按住了刚刚射精后却又勃起的阴茎,匆匆走出房间。
房间里的是淫乱的奴隶和大量的精液,还有勃起着短小阴茎的我。
我摇摇晃晃地接近奴隶。
我抓住她的腰,一把抱起奴隶。
我的阴茎勃起到极限了,然后放在阴道处。
噗嗤
尖端进入了。但是奴隶没有出声。
噗嗤
全部进入了。阴茎被浸没在温热的液体里,感觉很不舒服。
啪啪,啪啪
狠狠地用力,想让腰动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
“呐,你在做什么?”
奴隶第一次发出了声音。
“做爱游戏吗?那我帮你”
忽然阴道被收紧了。
到目前为止从未感受过的仿佛处女一般的紧迫感。
“啊,啊……!”
噗……噗……
我在阴道里射出了全部的精液。
“你在颤抖,难道已经出来了吗?要我更夹紧一点吗!”
“不,等一下,我已经出来了!”
嗯啊啊啊~ ~ ~ ~ ~ ~ ~ ~ ~ ~
“哇!啊!啊!”
我全身无力,像要崩溃一样倒在了地上。
“啊,漏出来了。”
从阴道里脱离的瞬间,再一次射精了。
我的精液落在地板上她的精液里,仿佛是水滴落入大海一样已经无法找到了。
“那我去做爱了啊。˝主人会好好的和我做爱的。”
奴隶站起来,朝着娜贝流斯所在的浴室走去。
马上野兽一样的娇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传来了。
“啊!好舒服! !做爱好舒服! !好喜欢主人啊! ! ! ”
她的主人也不是我了,而是那边的房间里的人。
dlr: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4日更新番外)
过节一样开心~期待楼主更多作品
街篮SD: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4日更新番外)
像过年一样开心+1!!!!!!!!!!
楼主还在继续实在是太棒了!
yanghc: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4日更新番外)
开心
水吟空: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4日更新番外)
好棒啊!感谢
街篮SD: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4日更新番外)
楼主建个群吧,发现喜欢FUTA SPH的还不少,但是真的没有组织
zhaoyu233: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4日更新番外)
40.雌太郎(体格差、传说、鬼女)
老奶奶把顺着河流下来的桃子带回家和老爷爷一起吃,没想到两人都恢复了年轻,老夫妇相隔五十年再次做爱。
“恩,哦,哦,真好啊,老头子你的雌穴真棒啊,没想到时隔五十年你的雌孔还是这么舒服,在收紧一点你!臭老头你的屁股很喜欢扶她强壮的阴茎吧。”
“哈!好厉害,老太婆你的鸡巴,时隔五十年后再也没体会过的强壮的鸡巴感觉真好!可恶啦,我的短小鸡巴输给了女人,要惨绝人寰地射精了哟!”
“喂,败北吧,雌性老头!输给返老还童的我,时隔五十年后变成母体怀孕,怀孕的雌性老头,喂,你的雌穴给我全部接住,喂喂,快出来了,要在你的雌穴里中出了——!”
どぶばっびゅぼっびゅべりゅぶっびょばびゅぶっ、ぶどばぼぼどぼべぶりゅぶびゅっばぼびょっぼぉおおお!
 だぼっっっっぶばぁっびゅぼっびょぼべっ、どぅりょっぼびゅぶるるっぶびょぼびゃびゅぐぅうううう!
 ぴゅっ。
“啊啊啊好棒——嗯!老太婆你的精液好厉害,把我惨烈的射精完全比不上的强大精液射到我的雌穴里吧!喂,好凄惨啊,作为男人,我无法战胜老太太,只能输给老奶奶的女性鸡巴了……!”
“恩哈,还没结束呢,爷爷?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年轻,所以要更加……时隔五十年,我会教你败北给扶她的快乐……喂!”
“哇,好棒!老奶奶大人,要做老奶奶大人的雌性奴隶了!输了,输给奶奶,惨败给女人了!”
就这样,老奶奶连续三天三夜将五十年间积存在金玉里大量的浓厚女性精子倾注在老爷爷的雌穴里,结果,老爷爷顺利地生下了婴儿。
因为是成为了雌性的爷爷生出来的,这个孩子被命名雌太郎,雌太郎在年轻的老夫妇身边成长着,突然开始说想去消灭鬼等让世人迷惑的事。
于是,就这样一个人乘着小船来到了鬼岛,但没想到鬼岛上的鬼居然全员都是漂亮的美女,而且都是穿着只遮住了胸部和臀部的可怕又无耻的服装等待着。
并且最重要的是,鬼之女都是巨大娘。
这个时代的男性身高是五尺,大概一百五十厘米左右,不过,最初发现了雌太郎的看守的两只鬼都是很轻易达到三,四米的高个美女。雌太郎也对此感到了恐惧,但不知为什么,从小就被村子里周围的女性嘲笑着长大的雌太郎,由于被自己的功名心冲昏了头脑,鲁莽地向有自己身高两倍以上的女鬼砍去。
“哈,我抓到你了。小小的英雄先生?”
“那样渺小的个子还想单骑攻略鬼岛什么的,你只有那个胆量是值得承认的—”
被两个身材高大的美丽鬼女抓住双手双脚,变成了被悬空吊着的样子。
刀被铁棒干脆地砍折,被铁棒的柄尾敲打的地方扭曲了。
时间都不超过十秒。
白色皮肤和褐色皮肤的两只鬼,象是要对捕捉到的雌太郎进行评定一样,一边把他悬挂起来一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作为男人屈辱之极,想方设法拼命逃跑而发狂,但在鬼强健的肌肉面前却无计可施。她们乍一看只是个大美人,但腹肌完全裂开,肱二头肌比雌太郎的头还大,只靠胳膊就超过了雌太郎的宽度。
“输给女人是怎样的心情呢?不甘心吗?明明想着一定能赢,却被女人轻易地打败,真是很不甘心啊?”
“喂,雌太郎……来着?只是你看着我们说话真没意思。让我们开心起来吧。”
“呀,讨厌,讨厌,干嘛呀,你这个混蛋。”
被有自己二倍大的鬼女悬在空中,雌太郎拼命挥舞着手脚闹腾当然也没有意义。
不仅如此,鬼女们面露出的滑稽的笑容也越发伤害了雌太郎的尊严。
“我说雌太郎君是吧?为什么要这么无谋地想消灭鬼呢?”
“哎呀……喂,这孩子勃起了吗?”
在空中玩弄雌太郎的同时,近四米的鬼女们注意到在他的胯股之间很小地隆起。
“听说过,人类的男人陷入生命危机后,为了要留下后代会性欲变强而勃起。”
“原来如此,所以才让雌太郎小小的勃起呢。很可爱”
“啊,好可爱啊,日本第一的雌太郎……啊”
抱起想说什么的雌太郎,两位巨大娘从前后开始用柔软的肉体完全夹住压迫起了雌太郎。
被又大又强的她们温暖柔软的女性身体包围,迄今为止没有女性经验的雌太郎无法抗拒。
“哇,莫非是被我们紧紧挤得太兴奋了?”
“输给鬼女心情非常好的话,那打退鬼什么的真是痴人说梦啊。”
当然,那个胯间的小性器以象压在她们身上一样的形式坚硬地勃起了,而被她们提及的雌太郎越来越蜷缩在鬼的身体里。
于是鬼们就好像想到什么似的相互对视之后说道。
“喂,这个人……要不要把他变成我们的自慰器?”
“那也不错嘛,到被玩坏之前就让他当我们的飞机杯了。”
“哎,哎,讨厌……”
鬼女体型巨大的话,当然阴茎也是相应地很大。
轻易超过三尺,两个鬼级的鸡巴突出到雌太郎面前。
自己简陋的短小鸡巴无法与之相比的,是强壮雄性的象征。
作为男人过分巨大的格差,让雌太郎凄惨的勃起没办法停止。
“啊,啊,好大,鬼女的鸡巴……”
“对于鬼是理所当然的。鬼的鸡巴也是鬼级别的。”
“把鬼的鸡巴……如果同时塞进雌太郎的嘴和屁股里的话……”
变成那样的话很糟糕。因为不管怎么说,鬼的鸡巴有雌太郎身长的一半以上。
“绝对很舒服,对吧!”
“你看,这边也是——!”
“啊,好可爱!”
但是败北的雌太郎没有任何办法。自己数十倍大的男性器官同时塞进上下的孔里,用鬼的体力毫不留情地抽插搅动,小小的鸡巴不停摇晃着,只为雌性的快乐而狂乱。
“啊,这家伙被这样侵犯了还勃起着。喂,雌太郎!我正在问你是否很开心!你这凄惨的雌性!”
“怎么可能答得出来,因为我的鸡巴已经进到喉咙里面去了,哈!喂,喉咙再用点力!鬼女的鸡巴光用嘴巴是不能舒服起来的!”
“嗯唔,唔唔,呜呜呜呜呜——……!”
二人合计超过二米的鸡巴从前后开始侵犯雌太郎,所以不可能回答。但他的小鸡巴,却如实地表现出被“强大”的女人所侵犯的喜悦,一点一点流出了可怜的先走汁液。
“哎呀呀,好舒服啊,这个雌洞,就这样在雌太郎的雌洞里射出鬼的精子,全部都接住吧,喂,这个雌穴里,要射出来了,嗯呜,呜呜,呜呜呜—!”
“哇噢噢噢噢噢噢噢,这边也要出来了雌性,喝下从鬼的鸡巴里射出的鬼精子,和从下面来的鬼精子一起在肚子里搅拌,喂,喂,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どずぅううう! ぶぼびょっばびゅぼぶっびゅばぐびゅべりゅぼびょぼっぼぼおおっ、ぶどばびゅぼびょぼびばびゅべびゅぶっっっっばびょぼびゅるるるるるるるる!
 だぼぶょぼっっっっどぶりゅるるるるるっぶびゅぐりゅ、どぶどどばっぼびょびぇべびゅっぶべべびょぼばっだぼぼぼぼっびょぼぉっぶびぇべりゅるぐびゅぼびょばぁあああ!
 ぴゅっ。
“啊……出来了,好久没出来了,这只雌穴。真的是最棒的使用感觉啊”
“恩,哦……我也射出了很多,这只雌性,嘴巴也很合适啊。这个就一直放在鬼岛上给我们做鬼便器吧?”
“但是这样的话……首先要向头领请教。把这只雌性带去问问看。”
于是,巨大鬼娘们就在上下的洞里咕嘟咕嘟地射出女性精液,然后轻轻抱起沉浸在喜悦中的抖M雌太郎前往鬼岛的中枢。
“那么,就是说这个小男人是入侵者吧。”
“啊好可爱!”
穿过鬼头领之间的空隙,在像小行李一样被扔掉而心情变得很好的雌太郎面前,那个头领沉重的脚步声慢慢地响起来。
统帅着鬼之岛的鬼女们,鬼的头目。“她”也是美丽的女性鬼,乍一看拥有着温柔的容貌和礼貌的措辞。
她的身体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之前的女鬼们在她面前看起来像孩子一样,肌肉也不寻常的那样隆起。六块腹肌每一块都像榻榻米那么大,胳膊像大树,雌太郎只到她的膝盖左右。体重也是成人男性的三倍吧。
如此柔软的美人、宛如肌肉块一般巨大的鬼之头领,用手指捏起赤裸着下半身悲惨的雌太郎,对着手忙脚乱的雌太郎咯哧一笑。
“您这么贫弱,还有勇气到鬼岛来啊。呵呵……为了向你这种鲁莽的勇气表示敬意,现在开始和我一对一决斗吧?当然如果赢了的话,岛上的财宝就全部给你了”
“什么……该死的,这个……喂,别把我当傻瓜……”
在如此有利的情况下,鬼女的头目却执意要求一对一决斗。
但是对雌太郎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好机会。
即使在这里刺错了,只要打倒她,鬼们就会一片混乱,之后就算自己死了,也会留名青史。
作为男人绝对不能输的战斗,在鬼女们的见证下拉开了帷幕。
“哼,你已经投降了吗?武器也给你了,却连我一根手指都赢不了,所以抱住我的腿了吗?现在,在我手中拼命地挣扎着,这还算是战斗吗?”
雌太郎在超绝美人、超绝巨大、过于强大的女鬼面前轻易败北。
因为不管怎么说,鬼的头领单凭她的手指就有雌太郎的手臂那么大,一只手就能很容易地握住他全身举起。
现在,雌太郎一边被鬼女们嘻嘻嘲笑着一边在巨人级的鬼女头领的手中拼命地挣扎,然后太过难看地因为兴奋而雌性勃起了。
“在我的手中,有一点小东西变硬了呢?你的性命在字面意思上那样被鬼握在手中,就这样可怜地悲惨勃起着吗?你真的很愚蠢啊。”
“呀,讨厌,这个,放开我……啊啊、要出来了、要输了啊……”
噗。
在鬼女的手中,雌太郎之前也被培养出败北的癖好,所以很容易地惨败并射精认输。
其他鬼们也能清楚地看到了那个样子,嘲笑声从全方位传来,让他沉浸在更加凄惨的余韵中。
“哎呀哎呀,居然在我手中漏了。这就是胜负的关键所在吧”
“呜、呜呜……”
“对于这样就输了的雌太郎,作为鬼头领的我自己……我会用这个来侵犯你的”
这样说着,从放下雌太郎的鬼之头领的胯间露出来的阴茎,仅仅如此就已经是雌太郎身体两倍的超级恶劣女性器官了。
粗细也是雌太郎双手环抱的程度,刚才侵犯雌太郎的鬼女的那个在这个面前看上去简直可以算是可爱了。
当然,如果被这样强大的东西插入的话,之后后果无法想象。
“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嘛,虽然会玩‘坏’了……不过我会忍住只插入一半左右……所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外水平的超巨大鬼阴茎,一半左右被雌太郎的肛门吞下。
虽说在那之前已经被鬼的阴茎扩张过了,但是这规格外的头目阴茎即使只有一半也容易成为致命伤的一击,不过,从这里开始头目就会让那个过于优秀的巨大躯体充分暴露出来,把雌太郎作为男人的尊严完全「破坏」。
“喂,你看怎么样?雌太郎!这样一个人,那个弱小的身体和鸡巴!知道想要消灭鬼是鲁莽的行为吗!?你看,是在凄惨的短小勃起吗?雌太郎!日本第一的败北雌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恩,好啦,这个母洞,恩,哦,我射精了,射精了哦。雌太郎,好好地接住鬼女头领的射精,成为雌便器,哇——!”
どぶっっっっっぼばびゅぼびゅどぶぼびょばっぶびゅるるるるっるうううう、ぶびゅぐびゅぼりゅぶっばびゅべびょぼっびゅばぐりゅりゅぶべゅぼびゅぼびゅぶどぶびゅぼぉおおおお!
 ばぼどぶびゅっばびゅぼぼぼぼぼぼっ、ぶどぶっばびゅぼぶべびゅぐりゅっべりゅぶびゅぶびゅっぼびょぼぼばっびょぼぎゅるびゅぶぶぶうぅううう!
 どぶどぶどぶぶっべぶびゅっばびゅぼごびょぶびゅっばびゅぼばぁああああああっ!
 ぼびゅっ、ぼびゅぶっ、ぶっびょぼぉおおお!
过分大量的,确实象鬼头领一样的女性射精相比于过分悲惨的败北雌性射精。
暴露在鬼们面前,留下了他完全屈服于鬼女的证据。
鬼的头目的语气很温和,不过,射精的时候确实象野兽一样的不停大声叫喊,然后精液从肛门进入胃,并且通过食道——。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哦,哦,哦,哦,哦……呵呵,我的精液终于从嘴里出来了,但是射精还没有结束,就那样从嘴里吐出鬼精子出来吧雌性,哇,哦哦哦哦哦——!”
是的,从嘴里大量吐出了鬼女的精液。
贯穿整个身体逆流的鬼女精子。正是雌太郎完全输给鬼的瞬间。
但是,对于雌太郎来说战败了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被这个又大又强壮的美丽鬼女们强大的阴茎侵犯,记住了从雌穴到嘴里吐出精液,懊悔凄惨地心情舒畅,非常幸福的事。
“哼,哼……这只雌性的雌穴的确很不错。呵呵,从今往后你就一直是鬼女的便器了”
满足了的鬼之头目从雌太郎体内抽出巨大的阴茎,又用巨大的脚踩着从上下的口垂下精子的日本第一的败北抖M一边说了。
“之后鬼们想用的时候就要随时伸出那个洞,让我们进行性欲处理。明白了吗?明白的话,就从你那个小小的雌性阴茎惨不忍睹地漏出来吧!”
噗。
作为屈服鬼女的证明,雌太郎又用难看的射精回应。
雌太郎对无论是体格,还是强壮,还是阴茎,都完全败给了女性这件事非常开心。
今后,他一直作为鬼岛的便器,含住鬼女们的阴茎得到她们的射精,作为性欲处理工具一生都幸福地生活着。
可喜可贺。



(终于更新了,而且是我第二喜欢的巨大娘。)
dlr: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14日更新系列第40篇)
巨大娘+futa,这可真是盛宴啊,如果有长篇就更好了哈哈
街篮SD: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14日更新系列第40篇)
futa和高女啊啊啊啊啊啊 太棒了!!!!!!!!!!!
jack289642: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14日更新系列第40篇)
桃太郎
zhaoyu233: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14日更新系列第40篇)
41.变成雌性吧(学生・京都方言)
初中修学旅行之后的十五年,我人生第二次来到京都。
因为想见的人在这里。
在夏天即将结束的京都站,把这个地方作为等候场所,一心一意地等待着“她”。
“恩……时间稍微早了点……哦?”
“啊,那个,是酒井桑吗?”
穿着水手服奔跑过来的黑发长发的少女,在呼唤着我的名字。
应该是初次见面却知道名字的她,正是我期待已久的女孩子。
“是小郁吗?”
小郁是在SNS上认识的异地恋的女朋友,这是我们第一次直接见面。
聊了很多之后关系变好了,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是这样的关系。
因为是学生,所以她很难去我那里,但如果有空的话,她邀请我来一趟。
因为是比自己小十岁以上的现役学生,即使不愿意也会情绪高涨。
“不,在电话里觉得你声音很可爱,但真的很可爱呢。”
“那,怎么会这样啊?咱一点都不可爱,让人失望了怎么办”
低着头扭扭捏捏的样子也很可爱。
话说回来,虽然知道是京都出身的,但说话真的是用京都方言。
外表也给人一种古式的大和抚子的感觉,现在还有那种体现了日本女性美的女孩子,真让人感动。
“工作方面没事吗?”
“啊,除了周六周日,周一也有带薪休假。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介绍京都的各种景点。”
“就算你这么说……出乎意料地很难介绍当地的情况。”
“哪里都行,只要和小郁在一起的话就好了。”
我们一边交谈着,一边并肩走在京都的街道上。
带着这么可爱又年轻的女孩走路的我,毫无疑问已经站在了男人人生的顶峰了吧。周围的视线很舒服。
“……但是果然,京都方言真的很可爱。”
“哎呀哎呀哎呀,京都腔很可爱,咱不是也很可爱吗?那个……我想尽量用标准语说……”
“没有那样的事,小郁说的话很可爱哦。”
“真的……?呼呼”
啊,真是个可爱的好女孩。
像这样,在学生时代从未有过的和可爱女孩子一起聊天,不过这样的青春现在开始也完全不晚。
“酒井,有决定好住宿的地方吗?”
“啊,不是约好了在小郁家住宿吗?”
“哈……我能只能给你上酱汤吗?”
“哎?这是什么啊,不准让我住宿?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小郁用手捂着嘴噗嗤地笑着说“开个玩笑”,因为小郁很可爱,所以就原谅她了。
就像之前用短信交流的一样,今天是在她家过夜。
然后晚上和她……多么性急啊。
但是,我知道小郁她很宽容,一定会用京都腔可爱的喘息着。
为此,我积蓄了一周的时间,鼓足干劲把小郁变成女人。
从现在开始的事,好好地「反省」不使之做。
“呵呵……不可能不让你住吗?因为……是吧?”
于是她露出了妖艳的笑容,轻轻地耳语。
那个言词让我也最大限度高涨,一想到总算要摆脱处男的话就快喘不上气来。
嘛,虽然感觉有点太妖艳了,但是像这样老实的孩子意外的H。
今晚将是最棒的一夜。
“啊,菜也很好吃,小郁真是太棒了。”
“哎呀,没什么大不了的。”
十分满足小郁亲手做的料理,在只有两个人的家里度过悠闲的时光。
还陪我喝酒,真像个贤惠的理想媳妇。
虽然看起来不习惯男人,但是这种会照顾别人的女孩子是很珍贵的。
“哼哼哼,酒井真是个有趣的人。”
“是吗?虽然我只能抱怨工作”
这样说着,小郁靠近过来贴着我的身体。
“小郁?”
“真奇怪啊,咱还没怎么喝酒呢。怎么全身都热起来了。”
小郁一下子把身体紧紧地靠了过来,开始缓慢地抚摸我的大腿。
这明显是在诱惑我。这样判断的我终于决定越过和她的界限。
“……喂,小郁,差不多……”
“男人真是很容易理解啊”
从那个反应来看她不是处女吗。
不对,不管是不是处女,我都喜欢小郁,对方也应该这样。
“小郁,做爱,做爱……噗!”
但是,我的脸被打了一巴掌。
在愣住的间隙她站了起来,然后撩起了裙子——。
“……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吗?侵犯咱……不,你打算侵犯咱吗?”
「诶、だ、因为现在不是在诱惑我……啊!”
然后,从那里露出的“那个”让我说不出话。
黑发的说着京都方言的大和抚子的胯下,与她的脸和语言不太相称的,过于凶猛的雄性象征发出沙沙的声音勃起了。
“嗯,我确实说过。但是酒井桑,明明是男人,却想着能和女人做爱?只要稍微亲密一点就轻易地靠过来了,真是没办法啊”
“可是、可是”
“其实,我非常喜欢反过来用阴茎打败男人。如果觉得一个人很有打败的价值的话,就说了‘要不要见面吧’,结果就简单地钓到了呢”
那、那种。
那么,小郁从一开始就打算拿我当玩具——。
“男人不可能侵犯女人吧?因为女人的阴茎更‘强大’”
“啊,啊……”
“哇……抖M童贞的身份暴露了呢……被你现在还是‘处男’吓了一跳呢,这也太夸张了吧。”
「ち、ちが、ど、ど、ど、不是处男、不是处男……」
赢不了。
我无法战胜这个女孩子“雄性”。
雄性象征的“强度”实在是太不同了。
“还是怎么说?酒井桑的鸡巴比咱的“强大”的话会考虑吗?嘿,让我们互相比较一下吧?”
这样说着,小郁一口气脱掉了慌张的我的裤子,看到了从刚才开始一直兴奋不已的我的肉棒——和她那不可同日而语的弱小。
看,然后就“确信”了。
“什么呀,果然是小小的,还没有剥开皮……赤裸裸的童贞”
“啊ひ、あひい……”
对我来说,这个男人的阴茎就只有这种程度了。
明显地雌雄,优劣,强弱在两者之间被决定了。
我很弱,小郁很强。
弱者会被强者侵犯。
如果变成——。
“你打算用那么软弱的小鸡巴来侵犯我吗?果然酒井桑真的是‘有趣’的人啊”
“呀,讨厌,不要欺负我,小郁,啊哈……”
她用那么可爱、温柔的京都方言,好像大和抚子的幸存者一样,现在完全作为“支配者”蔑视着我。
要想办法恢复男人的尊严,必须用阴茎让她屈服,让她明白才行——。
“啊,别瞧不起我的鸡巴啊!”
“嗯?我们只是在确认哪边的鸡巴很强,哪一方是『犯』者啊。”
就像是要对我穷追猛打一样,作为男人的身份差别太大的小郁的女孩子肉棒压住了我的小鸡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如果酒井桑的鸡巴更厉害的话,把咱搞到乱七八糟也没关系……不过这对你来说是不可能的啊。”
ごりぃいいいっ!
“啊——嗯!好强啊,糟了,鸡巴强行扭来扭去的,欺负我,欺负我的小鸡鸡啊!”
“就算说欺负人,酒井桑也会在这种状态下悲惨的拼命勃起吧?是真的想被咱侵犯,所以就邀请到京都来了?欢迎光临,迈向抖M的——雌性的世界”
“嗯……”
被侵犯。
被她的“雄性”侵犯。
明明是男人却成了“雌性”。
“差不多该决定了吧?哪一个鸡巴更“强大”……啊!”
“啊啊啊啊啊啊——!”
噗。
“啊啊啊啊,啊啊,出来了,小鸡巴输得一塌糊涂……”
轻易地分出了胜负。
只要她想要“让我败北”,我就总会“败北”。
一瞬间,作为男人的对决就结束了,到底谁作为“雄性”更优秀的问题也非常明显。
事到如今,绝不能抵赖了。
“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如果没有的话,转过身去伸出屁股来。”
「哎呀,哎呀,哎呀,输了啊,被肉棒变成雌性了……呜呜呜呜!”
“啊,吵死了,先塞进嘴里让你闭嘴。”
在被侵犯雌穴之前,小郁站着将那根五十厘米的雄性肉棒塞进我的嘴里。
一边压住我的脸让我绝对不能逃跑,一边把喉咙像是飞机杯一样使用粗暴地侵犯。
“啊啊啊啊,好美味的喉咙飞机杯啊。嗯,男人就应该那样做,被女人的鸡巴上下都侵犯,恩,成为飞机杯对男人来说是最好的?好好地做好自觉,成为雌便器吧?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这个便器很合适啊……!”
“唔唔,唔唔唔,呜呜呜呜——!”
一边说着京都方言乱七八糟地蹂躏,我口腔里到喉咙都被开发成女性器。
而且用脚狠狠地踩着我的短小阴茎,连那种快乐也变成受虐的快感。
“恩,哦~哦,已经要射精了,要在雌便器里射满了女孩子精液,要好好地全部喝完哦便器,恩~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どぶびゅっびゅぶどびょぶびゅぶるるるるるっ、ぶぼばびゃっぶどびゅぶびゅびゅびゅるっ!
 ばびゅぶっ、ぶびゅぶびゅっぐりゅぶびゅぶっ、びゅっぼびゅぶぅう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孩子的,小郁的射精好厉害,精液好浓啊!出来了好多,女孩子射精多到喝不完,被当作便器,被当作便器的我的喉咙飞机杯呜呜!)
噗。
被她口内,不,喉内射精了的幸福感又让我败北惨烈射精了。
“啊哈,那个难看的射精。一边用喉咙接受咱的射精,一边开心的雌性抖M阴茎,一边被踩着噗噗地漏出精液。太弱了,你射精的心情怎么样?”
“嗯,嗯,嗯嗯,嗯嗯——!”
“你真的好幸福啊。那么就把“雌”的幸福投入更加悲惨的抖M吧。这次一定要把屁股伸出来。”
拔出把喉咙侵犯堕为女性的男性器官,小郁一边显示着勃起高涨的她的「强大」那个一边作为压倒性的强者「命令」弱者……。
事到如今,我只能服从她。
因为对于阴茎败北的男人,只能服从女孩子成为性欲处理马桶。
“喝了精液之后就变得坦率了。那么,我会尽力去干你的,你放宽心。”
“哈哈,哈哈,郁大人的鸡巴,鸡巴……好棒!”
毫不留情地,她那京都风的女子阴茎逐渐变大!一口气挺近了深处。
没有丢掉处男就被夺去了处女。
接下来的瞬间,郁大人用极尽暴虐的极限般的活塞,像破坏我的雌穴一样,就好像对待着一次性飞机杯一样。
“去啊!雌性马桶!怎么可能赢过女人呢!去吧,不,去死吧!没用的小鸡巴去死吧!输了心情变好去死吧!”
“啊啊,好厉害,哎呀,要输啊,不要输啊,不要输给女孩子的肉棒啊!”
无论怎么哭喊,郁大人超过五十公分的阴茎毫不留情将雌穴连同雄性尊严一起“破坏”掉。
虽然粗暴、乱七八糟、用语言来骂我,但是因为心情舒畅、幸福而发出像女人一样的声音是无法阻止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变成雌性的啦,不要变成雌性的啦,输给女人啊啊啊啊……啊啊!”
“好吵的雌性!你不是男人,是输给女人的雌性!自觉吧雌性!去死!从很短很小的小鸡巴开始悲惨的死去吧!”
好舒服。
好舒服。
输给女人被侵犯,快要射精了。
到现在没有过的,迄今为止最舒服,快要败北雌性射精了——。
“啊啊——不行,要悲惨的射精了!输给小郁,输给女孩,完全屈服于郁大人而射精啊,讨厌,讨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是蠢透了!蠢透了!快屈服成为便器!这个抖M!认为能战胜女人的雌性!看吧!难看的射精,看,喂,快去!”
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后出来了,又出来了啊啊啊啊……”
与其说是射精,不如说是接近“泄漏”的凄惨的东西。
射精这个行为本来是将阴茎插入阴道,将龟头压在子宫的入口处强行使之孕育作为支配的证据。射精应该是作为男人最大的快感。
反过来,输给女人,被人按在地上,凄惨地朝向床射出精液将之完全浪费,完全成为输给女人的证据的「雌性射精」的形式,得到了作为男人最不能得到的快乐。
(心情真好,输给女孩子的射精感觉,很舒服……)
但是,比自己年纪小的京都方言的女朋友看到那个男人难看的样子不但不高兴,而且从心底里涌出了愤怒。
虽然擅自败北而射精,但对于那件事却不表示感谢,以雌性的身份随意地高兴。
而且自己用这个马桶,还只射精到上面的嘴巴上。
“惨不忍睹的射精射完,连报告都没有?真的是因为雌性抖M座便器太笨了,脑袋里只想着要射精这样难看的心情呢?你看!”
“啊!啊!好厉害!对、对不起、哦、结束了、射精结束了啊……屈服于大人而稍微泄露出来,心情舒畅的凄惨的抖M射精结束了啊啊啊啊……”
太难看了,射精结束了的事的报告。
一边被打屁股一边结束,我内心越来越满足屈服的愿望,心情也变得舒畅起来。
现在,我只想作为这个黑发清秀的京都风美少女的雌性奴隶而活着。
“哈……太弱了?好了好了,我“也”会让你成为我的便器,感谢我吧”
(你……“也”?)
虽然有点在意,但是对于被刻入败北抖M的快乐到无所谓程度的我来说,是不可能理解的。
郁大人一边用脚踩着我的屁股,一边向我这样变得太难看了的崩溃的青蛙宣言。
“还有两天是在京都吧?呵,我会再彻底地侵犯你,把你调教成完整的母便器带回去。今后如果再联系的话,不管是东京还是工作中,都请马上到京都来。那是因为女人方便的雌便器啊?”
“哈……”
“啊,工作要好好干。今后每月内都要给我进贡。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还有别的马桶,尽可能努力赚钱吧”
不仅是阴茎输了,连钱都要每月进贡。
而且必须根据她的心情随时到京都被侵犯。
这样的郁大人,对于我这个丑陋的雌性抖M座便器来说,就等同于女神了。
“啊哈……我是郁大人的工具,随时都可以变成精液处理马桶,所以请用郁大人厉害的阴茎狠狠地侵犯我……啊啊!”
太幸福了,太幸福了,我又悲惨地“嗖”的一声,一边射精一边发誓。
zhaoyu233: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16日更新系列第41篇)
42.在漂浮在空中的雌男座下(天文部·前辈)
我觉得男孩子这种东西,是会一度沉迷于宇宙的。
自己所在的地球是多么的渺小,包围着这个星球的太阳系和宇宙本身是有多么的巨大,对这些怀抱着雄伟的浪漫。
我没有能抛弃那样的浪漫,我在入学的学园里找了天文部的活动室。
“请问,这里是天文部……对吧?”
“是的……哟?部员只有我一个人……因为我要应试所以面临废部时间。”
在那里的是三年级的,黑发就像银河一样闪闪发光的美丽的前辈,还有只剩下一个的望远镜。
“你……喜欢星星吗?……虽然到夏天了,但是可以两个人一起看星星……看吗?”
“哈,是的!”
虽然设备和人员很少,但是补充起来还是有剩余的。
和神秘又美丽的前辈,两人独处的天体观测不是很棒吗?

“天宫前辈,准备好了。”
“嗯……谢谢你。那咱们走吧。”
于是,我们出发去独一无二的天体观测。
在即将引退的夏夜,我离开都市,登上空气清新的乡村低山,看星星。
“天气晴朗真是太好了。”
“是啊……而且,有人给我拿望远镜,真是帮了大忙了”
只身一人作为天文部活动——虽然这么说,但好像具体的事情什么也没做的天宫前辈一边拿着自己的行李,一边突然笑了起来。
对她来说是第一次,并且也是最后的天体观测。
因为是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去爬山是很危险的,就算想去也去不了。
“你能来真是太好了。一开始就是最后的活动了……对不起。”
“不要在意,今天就多看看星星创造回忆吧。”
“嗯……是啊”
说话方式几乎没有抑扬顿挫的天宫前辈,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神秘感,给人一种脱离尘世感觉的美少女。
那样的前辈,今天晚上只和我两个人在山里。
如果说完全没有用心的话,就会变成谎言。
我今天打算向前辈表白。
入部以来几个月,到今天的观测为止,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两个人读有关于天体的书。
温柔又漂亮又不可思议,我迷上了宇宙般的天宫前辈。
“到了,前辈。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
“嗯……你把望远镜拿给我。”
登上小高山,两个人一起眺望满天的星空。
比任何天象仪都美丽,在黑暗中象推翻宝石箱子一样的景象随处可见。
天宫前辈在旁边呼了一口气。
“好漂亮……那一瞬间的每一颗都是星星,而那光芒是几万年前的,直到现在才抵达的吧。”
“是啊,真是浪漫啊。”
“更加……还想看更多呢。”
“前辈……”
那样说着抬头仰望星空的她的侧脸,好像很寂寞。
但是那一瞬间消失了,天宫前辈对我笑了。
“但是,今天能看到这样的星星……太好了。谢谢你。”
让人觉得即使把天上的星星全部集中起来也无法比得上这般美丽,这正是只在一瞬间才会显现出来的六等星的光辉。
我觉得前辈淡淡的微笑是宇宙中最珍贵的。
就那样冲动。
“前,前辈!我喜欢前辈!”
“…………”
我在银河之下,呼喊着与星星相比太过短暂的一生中只有一次的话。
对于拼命的告白,前辈稍微沉默了一下,不久笑了。
“在夏夜……满天的星空下,告白什么的。你真是个浪漫主义者啊。”
“啊,不,只有今天才会告白。”
“不过,我并不讨厌这种说法。”
诶,真的吗?
OK吗?
那么,就这样两个人,在星空下……怎么回事?
这里只能去了吧。
把我的童贞献给这位漂亮的前辈,成为难忘的回忆。
“……有没有想过什么色情的事情?”
“嗯,不,那是……”
前辈一动不动地眯着眼看着我。
这种程度是不是太心急了,正着急的时候她又笑了,甚至说“……好啊”。
————。
“啊,侵犯的是我……”
“呃……”
这么说着,天宫前辈站了起来,撩起裙子,把内衣拉到极限,显示出“那个”。
她那热烈得仿佛要发出声音的男性器就像天体望远镜一样又长又粗,又大又“强”。
它充盈着只有女性才能有的“雄”的强大力量,颤颤巍巍地搏动着侵犯的对象——为了寻找“雌”而屹立着。
“啊,啊,这是……”
“难道就这样……你以为会可以袭击,所以才在这种地方告白吗?黑漆漆的,没什么人气……发出悲鸣也没人来……对吧?”
被侵犯。
她那过于粗壮的巨大雄肉棒,在无处可逃的星空下被侵犯了——
被当作“雌”。
脱掉内裤,随时可以侵犯雌性状态的天宫前辈,又一步一步逼近过来。
“看啊……那是雌男座。明明是男的,却被女方狠狠地打败,看起来像雌性一样被强暴的样子,所以叫做雌男座……从以前开始,男人就面对着女性的阴茎——‘败北’了的吧……”
“这、这、这,这种星座我可没听说过……”
设法回避最恶劣的事态试图逃跑,但双腿无力无法活动。
被她太强的阴茎所迷惑,雌性的本能想要随意地屈服。
天宫前辈这样自言自语地说道:“哼……这样啊。从正面开始,必须让你败北”等嘟哝之后干脆地抓住我,一直逼近到能够接吻的距离。
“那,和我比比看阴茎……做吧?如果你比较大的话,你可以侵犯我。阴茎大的一方侵犯小的一方,这是一定的……嘛,对吧”
“啊、啊、那、但是、但是……”
相对于她六十厘米的天体望远镜,我的那个充其量就是放大镜。
作为男人的“强度”实在太不同了。
“呵呵,你看……果然。小小的、男孩的小鸡鸡……”
“啊,不要看,不要看……”
被轻易地扒下裤子看到了,可怜的短小阴茎。
只有天宫前辈十分之一左右,太过悲惨的男性器官。
在那里她的“强大”的东西恶狠狠地挤了一下我的。
“啊啊,啊啊,前辈的肉棒,大肉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厉害啊!”
“……太弱了。虽然我拼命地蹭着它,但是一点都没有快感啊。哎呀,毕竟只有这样一点大小也是没办法的啊……男人的小鸡巴,对女人的大肉棒‘绝对不会赢’……”
天宫前辈用平日无抑扬的声音絮絮叨叨地吐出破坏男人尊严的话语,用十倍以上的强大阴茎让我的鸡巴舒服起来,我只能无奈地发出凄惨的雌声。
“啊,讨厌,要赢,赢,不想输给女人,不想输,啊啊,不行,要出来了,败北精子就要出来了……!”
咻。
“啊……出来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我出来了,输给女人的鸡巴,惨不忍睹地射精了……”
从心底看不起作为男人的我的前辈低声说道“よっわ”。
因此我的尊严完全被破坏,再也不能成为“男人”了。
剩下的道路只有一条。
“那么,阴茎败北又射精了的你……变成雌性……希望你能让我开心起来吧。”
“啊,啊啊,原谅我,原谅我……”
“不行。在我所犯下的那一边,你……”
来。
来了。
名副其实的、破坏自己的及其巨大肉棒望远镜。
“要侵犯了,侧过身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念头,就塞进了我的雌穴。
然后就那样毫不客气毫不留情,从平素的神秘感中无法想象的粗暴,挺动着要肆无忌惮地侵犯了我。
“喂,喂,雌男!快叫吧!在星空下凄惨地进行雌性射精吧!暴露出你的丑态,成为满足我的阴茎的便器吧!看,看,看!习惯成为便池,成为我的性欲处理工具吧!”
噗嗤噗嗤噗嗤…………………………
“啊呜呜,啊呜,不行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前辈的鸡巴好厉害,屁股都快要被撕裂开来了!”
“没关系,我会用到不会让你死的程度!所以再叫出声来!发出雌声吧!啊啊,好舒服啊,侵犯雌性的心情真好,真是忍不住把男人当成雌性来发泄……哼,哼,你看,再夹紧一点,闭紧你的雌穴,抖M便器!”
天宫前辈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强大的阴茎使劲儿,以力量和雄欲来侵犯我的雌穴。
赢不了。
绝对赢不了。
她的男性器官每抽插一次,我就会在细胞层面彻底地体会到这一点。
“啊啊,不行啦,要凄惨的雌射精了,前辈那个肉棒好厉害啊!”
“好啊,你也要难看的射精了,我也要全都射到你身上,跟你的凄惨射精不同,我要‘雄’射精,你全部接住吧。抖M便器,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然后就这样,我的雌穴感受到了前辈射精时爆炸的感觉,被灌入了灼热的岩浆。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咻。
与前辈超新星爆发级别的射精气势相对,我没有丝毫男子气概的凄惨败北抖M雌性射精是在是太少了。
尽管如此,这只有一点点的射精就会让我感到最悲惨、最舒服、最真切的幸福。
“啊,太好了——嗯……!输了,输了,完全败北雌性射精了啊啊啊啊啊啊,前辈的精液好烫啊,好厉害,满满的……我是前辈的精液便器,哇哇,好幸福,我变成雌性马桶了哇……!”
“更加……再射精一点,啊……你是我的,只属于我的天文部专用便器,是女孩精液处理便器……恩,肉棒,大肉棒在雌洞里很高兴啊呜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呜呜,呜呜,呜呜哦哦哦——!”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咕嘟咕嘟嘟嘟……………………
咻。
与我可怜的第三次雌性射精相反,天宫前辈像无限广阔的宇宙一样不断地射精,把令人羡慕的精液“遗弃”在我的体内。
一边感到作为抖M便器,雌性飞机杯的幸福,我在星空下一边射精一边失去了意识——。
“……对不起。太激烈了。”
“不……没关系”
恢复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头枕在前辈丰满的大腿上,仰着睡了。
总觉得在双腿之间,还有一根大腿。
天宫前辈抚摸着这样的我的头,润湿了银河般的眼睛。
“最初也是最后的天文部的活动……多亏了你,我很开心”
“前辈……”
“然后……天文部就到此为止了……你也可以成为我的雌便器……今天就结束了,可以吗?”
“那,那是……那是……”
在阴茎上输给女性的男人会被女人夺走全部的绝对女性上位社会,不过,那个女人有决定男人的全部的权利,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自由地去做。
虽说得到了雌性便器,但也只是实现了一次天体观测的她的慈悲吧。
如果在这里点头,男人的尊严说不定能恢复。
说不定有一天他会用阴茎赢得其他女人,然后作为雄性让女人屈服。
但是——。
“我、我……”
然后前辈退部毕业,渐渐地天文部废部了。
虽说如此,我们的关系并没有断绝,我还是被已经成为大学生的天宫前辈侵犯,变成了雌性。
“……看,这里又搞错了。如果要和我上同一所大学的话……这种程度的问题都没办法解开的话,呐……!”
“啊,啊啊,是啊,因为前辈,前辈还在一边插着我一边教我学习,好棒!」
没有必要让一次的天体观测会结束。
只要在大学里两个人再仰望星空就好。
为此,我要以自己的方式努力,追赶天宫前辈。
“抱怨的话……再侵犯你到昏厥为止……不,就算不说抱怨也还是会狠狠侵犯你……因为你自己说要成为雌便器嘛”
“啊,不行,前辈那个大肉棒,喜欢前辈的大肉棒,被欺负啦,哎呀,变成雌性啦,变成雌性了嗯嗯!”
“真的……你,是宇宙中最奇怪的人……是啊。射精了,把出来的浓密的全部都射出来……”
为了在满天的星空下,和前辈一起仰望星空。
那个夏天,两个人再体验一次。
7991cde: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17日更新系列第42篇)
新的两篇设定好棒。非常感谢翻译。
yanghc:Re: 【个人渣翻】 ふたなりのペニスに負ける男たち 扶她主题,不喜误入(11月17日更新系列第42篇)
好看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