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该主题正在进行投票:妖女道或者生存游戏,先填哪个坑比较好?,若须参与投票,请跳转回源站
zhuanyongj: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一楼按照惯例用来絮絮叨叨:

大概在一年前的时候,道长找到我丢给了我一大堆要求让我写一个以妖女为主题的小说,当时写了一点之后就鸽掉了,后来又断断续续地补了补大纲,昨天在飞机场等飞机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把这个小说的第一章完整版写了出来,然后丢到了群里,还搞了个投票问了问大家想看我把哪个坑(妖女道与生存游戏二选一)填完。

投票结果一面倒地给了妖女道。

我寻思着,是不是我第一章肉戏加太多了呢?

算了,既然群里人喜欢,我就把这篇放到M系上了,目前只有一章一万字。预计第一卷总共写十章,每章一万字,道长手里有大纲为证。

更新时间不定,什么时候有闲心了什么时候写。

发了第一章之后发现,这一次码字的时候我没有每一段中间加一个空行,以至于发帖之后排版不是很好看,如果觉得不舒服留言说一下,我争取改一改。或者直接看word版。

2019年8月13日02:35:24←倒时差熬夜中

简介:
自上古封神以来,神州大陆,偶尔有妖女的传闻,惑人心智,蚀骨销髓。男人遇之,无不被其奴役,浑身精元被吸干才会罢休。少年卞是非,便在刚刚出村游历的当口,被一位赤裸着身体的绝世美人,用麻袋请进了自己的宫殿之中……
zhuanyongj: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楔子


自盘古开天辟地,女娲捏泥造人以来,大陆变迁,逐渐分成东西两块大陆,而其上人种,也因地理迁移,多有不同。西方大陆人类多为金发碧眼,皮肤白皙,而东方大陆人类多为黑发黑眸,皮肤发黄。随着大陆变迁,东西大陆相隔越来越远,自此人种相异,姓名相异,隔海而互不自知。
东方大陆之上,故老相传,上古封神之战,有三位绝世妖姬,千年狐狸精,玉面琵琶精,九头雉鸡精,受大神女娲所托,以美色诱惑之法,颠覆破败的商朝。然而这三位妖姬却倒行逆施,创造炮烙,断骨观髓,杀人无数,惹得天下间天怒人怨,无不恨之入骨。虽然并未有违女娲之嘱托,行事作风却不甚讨喜,更是徒增女娲业障,是故被兴周八百年之姜子牙最终斩首于法场,肉身与头颅用三昧真火焚烧殆尽,火焰三日三夜未曾熄灭。
而西方大陆之上,类似的传说也流传了下来。有绝世妖姬名曰潘多拉,受到众神赐福,拥有绝世美貌,是众神为了惩罚偷火下凡间的普罗米修斯而送给他的弟弟埃庇米修斯的不祥之人。众神给了潘多拉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霍乱天下的种子。潘多拉因为勾引普罗米修斯最终被普罗米修斯所杀,而她在临死之前终于还是打开了众神给予的魔盒,将灾厄的种子悄然种下。
自此之后世俗界的历史之中,便常有妖女惑世的记载。
“先生,这本《妖女道》的记载,也太不可思议了吧,简直假的不能再假了!这世间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所谓的妖女?”少年放下手中的书卷,抱怨了起来,“你看看小荷,纯洁得就像是池塘里的荷花,不着半点淤泥。”
少年指了指旁边面红耳赤和他一起读着私塾的少女,不屑一顾地将封面上写着《妖女道》的书卷丢在了一边。
破旧的小木屋内,只有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人,他眼窝深陷,目光迷离,头发枯槁,身着一身破旧的洗的看不出颜色的长衫。虽然只有三十多岁,看上去却苍老如五六十岁。少年看上去有十五六岁,身上的粗布衣服打满了各种颜色的补丁,而一边的少女也是同样的年龄,正红着脸,专心研读着手中的《妖女道》。
“是非,不管你信不信,这世间就是有着各式各样的妖女的。”骨瘦如柴的先生眼神依旧迷离着,淡淡地指了指门口,说道,“等你以后走出了这个小村子,去到外面的世界,就会知道,究竟有多少女人,贪图男人的阳精,想方设法也会将你占有,然后每天没日没夜地榨取你的阳精,直到你成了人干她们也不会善罢甘休,还会给你吃能让你恢复的药,等你回复得差不多了又会继续榨取你的阳精,周而复始,最终你只会变成一个只知道射精的行尸走肉,化作一具干尸。”
被称作小荷的少女哪里听过如此刺激的描述,连忙闭上眼睛堵住了耳朵。而少年也皱起了眉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不管先生你怎么说,我卞是非如果以后能走出这个小破村子,一定要亲眼见见,先生所言的妖女,究竟是什么样的。”
“不错不错,先生我给你取名卞是非,就是希望你能够明辨是非。既然不相信,就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吧。明天就是你十六岁的生日了,也正好,去外面的时间,长长见识。”
“先生不怕他被那些……那些……妖女……给……那个……那个……”小荷怯生生地问道,她还是没法开口说出太淫秽的词语,支支吾吾却满是关切之意。
“放心吧小荷,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妖女,都是先生写出来编故事的。你看你娘亲,还有管叔家的婶婶,还有柳奶奶,不都是好人吗?”少年却丝毫不在意,“不过先生你终于肯放我出村了,我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放心吧,清荷,先生早就给这小子卜过一卦,乃是逢凶化吉之相,恐怕这小子吉人自有天相吧。我也能放心让他出村增长见闻了。” 先生合上了手中破旧的书卷,淡淡说道,“不过清荷你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因此不能和是非一同出村。”
“既然如此,便听先生的。”小荷低声说道。
先生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道:“已经不早了,今天的课就到此为止吧。我去为是非准备临行的行囊了。”随后便一言不发地推开了身后的门,走进了小木屋的里屋。
“放心吧小荷,等我回来,一定会带好多好吃的好玩的给你的。”卞是非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是非哥哥,你打算离开多久?”
“不知道呢,也许是一两个月,也许是一两年。出去历练嘛,总之不可能时间太短的。”卞是非摸了摸鼻子,笑道,“而且,我还想去西方大陆看看那些传说中的金发碧眼的人们究竟长得什么样子呢。”
“那我……我等你回来……”清荷害羞地说道,“等你回来了,可要兑现小时候说过的话哦……”
“小时候?”卞是非挠了挠头。
“对啊,你不会忘了吧?”
看着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明清荷一脸期待的表情,卞是非还是没有说出自己早就不记得小时候许过什么样的承诺这种话了。
“当然记得,等我回来的。”他敷衍地说道,之后随意地撩了一下明清荷垂在双肩上的青丝,“回家吧,太晚的话你娘亲又要怪我带坏她女儿了。”
明清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阴沉沉的快要下雨,连忙说道:“那好吧,我就先走了,等明天早上再来给你送行。”
卞是非挥了挥手,自顾自地走了小木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带有些许泥土芬芳的潮湿空气,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环顾四周,熟悉的景色没有任何波澜。这一百多人的小村子就是他长大的地方,从小不知父母是谁的他被先生抚养长大,在这个小村庄里度过了人生中几乎全部的时光。村子四面环山,想出村必须翻过其中的一座,只有特别熟悉山路的人才能从中走出去。卞是非三年前的时候曾经试过,却最终在山中迷路,被先生捡了回来。
想到这些往事,卞是非摇了摇头,又看了看身后收拾好东西走出来的明清荷,微笑着挥了挥手,没有言语。
“再见啦,是非哥哥。”
zhuanyongj: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第一卷 道可道,妖女道

第一回 画魂魄初解妖女道,失心神千里美人图

轻纱曼舞遮不住,凝脂白玉锦宫绸。
凤眼不见人间色,红烛朱泪兀自流。

红墙朱瓦的宫殿之内,一声声“嗯~啊~”靡靡之声不绝于耳,伴随着“啪啪”的轻微地液体响动的声音,整个宫殿都充斥着淫靡的声音。宫殿内挂满了粉色红色与紫色的丝织帷帐,伴随着若隐若现的熏香,有一股油然而生的魅惑与神秘感。而四周的墙壁其中的三面上都挂满了或黑白或彩色的挂画卷轴,细看之下,竟全部都画得是赤身裸体的男女交合的场景,画中的男人无一不是形容枯槁,骨瘦如柴如同干尸一般,而脸部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死气,反而一个个如同极乐一般,充满了幸福与欲望。而画中的女性,则或赤身裸体,或酥胸半露,眼神中吐着欲望,媚态十足。再仔细看,所有的挂画的女性都似乎是同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如今正坐在宫殿正中的玉座之上,身上只着红色轻纱,露出修长而雪白的双腿。她的双脚分别踩在两个匍匐地跪在地上的赤裸男人的头上,而双腿分开,正享受着胯下另一个赤裸男人卖力吞吐的舌头。身后的男人则一脸呆滞地揉捏着女人的香肩。
所有的男人,都被绳索牢牢实实地捆着,脖颈之间也缠上了项圈,项圈上连着的绳索,将他们拴在了玉座的四条腿上。
而宫殿的下首,跪着一个全身都被黑色长袍包裹的人,脸上也带着黑色的面具,看身材应该是个男人。
“唐护法,交代你的事情,都办妥了吗?”
女子的声音慵懒而魅惑,让人感觉听上去非常舒服,还像继续听下去。
“后面的,你没吃饱饭吗?让你捏肩,怎么一点力都没有?”
后面正在捏肩的男人吓得不敢吱声,连忙跪在了地下,脑袋贴着地面,一动也不敢动。
“梅儿何必如此厚待这九等男奴呢?捏肩这般无上荣耀的事情也做不好,要他何用?”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轻笑着说道,“唐某可是又帮梅儿弄来了许多新的男奴,其中似乎还有品质不错的童男呢。”
“唐护法,既然如此,就快快把新男奴带上来吧,正好这四个我已经有点厌倦了。作画的事情,还得麻烦护法呢。”
“唐某这就去。”说罢,黑衣男子便亦步亦趋地退出了宫殿。
“唐淫啊唐淫,作为门内最好的灵画师,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哦~”女子忽然感觉自己胯下的舌头运动的速率慢了许多,心生不快,喝道:“你们是不是听说本宫找了新的男奴而觉得自己地位不保了?”
四个赤身裸体的男人顿时身躯疯狂颤抖,一个个匍匐在地上不敢说话。
女子看到此情此景,心中轻笑,说道:“既然如此,本宫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四个一起上吧,如果能取悦到本宫,本宫可以考虑留下你们。否则,结果你们知道的……”
说着,便将身上的轻纱扔到了一边,露出了全身赤裸的胴体,丰满的胸脯透着诱人的芳香,直冲四个男奴的鼻息,只一呼一吸的功夫,四人的呼吸便已经变粗,下体更是不受控制地膨胀了起来,如同四个通红的烧火棍,齐齐地指向了他们中心那个媚态横生的女人。
“来嘛~~~~~”
一声娇嗔,更是让四个男奴顿时失去了理智,一个个站了起来,然而苦于自己的手和上半身全部被绑在了一起,而脖子更是被拴在了椅子上,一个个挣扎着扑向了中间的女人。
“别着急嘛,一个个来~”
女人双手一左一右握住了两根肉棒,只一接触,柔软的手感便让两个男奴脸上露出了升天一般的表情,随后她稍稍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强烈的触感更是让两个男奴欲仙欲死。
随后她轻轻抬起玉足,抵在了之前在舔她阴户的身下的男奴的脸上,轻轻说道:“你的舌头还不错,今天就奖励你了。躺下吧!”
腿上用力,将男奴踹倒在了地上,随后她走下玉座,对准了男奴勃起的肉棒,轻轻坐了上去。那男奴只感觉自己的宝贝如同正一点一点挤进了一个装满蜜的蜜壶之中,然而却异常柔软。肉棒插入,蜜壶中那透着异香的蜜顿时满溢了出来,全部流到了男奴的双腿中间,灼热而粘腻。
“后面的,你也过来,本宫今日用嘴奖励你。”
后面的男奴正苦于自己的肉棒无处释放,听到这句话,如获大赦,连忙将自己的肉棒伸向了女人红艳的嘴唇前。而女人也毫不避讳地将那前端还滴着液体的肉棒含在了嘴里,用舌头轻轻绕着龟头舔了一圈,将上面的液体全部咽了下去。
然而男奴还没等享受这片刻的欢愉,一股强烈的吸力便从肉棒的顶端传来,钻进了他的马眼,将他好不容易才积攒起来的精液一股脑地包裹起来,向外拉扯。而肉棒内外传来的快感,更是让他难以自持,精关只一个回合便大开如同泄洪,将自己积攒的精液一并全都射了出来。
随后,女人用舌头将有些微软的肉棒送了出来,一股脑全部咽下了男奴射出的阳精,一脸满足地说道:“啊,阳精真是什么时候都这么好吃……”
说罢,舔了舔嘴唇,那贪欲的眼神再次瞄向了自己左手中一直紧握并且微微套弄的肉棒上。
“该你了,小朋友~”
女人伸出了舌头,轻轻地舔在了上面,将前端滴出的晶莹液体轻轻吸入嘴中,发出了“吸溜”的一声,拉出了一条长长的线,那诱惑的场景,直接让身后刚刚射出精华的男人的肉棒再次勃了起来。
她一脸戏谑地看着左手边的男奴,左手停止了动作,而她的右手,套弄的动作却加剧了。那男奴只觉得全身血液都聚集在肉棒上,只想要一次疯狂的射精,结果全部的刺激都停了下来,哪里还受得了?他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腰,想要通过这样的移动好让自己的肉棒能够稍微蹭到女子的手,只是他却没能如愿,女子早就松开了自己的手,轻轻刮了刮之前射出精华的那根肉棒前端流下的液体,送入了自己的口中。
“看来你还有点存货嘛……哦呵呵~”
看着左边男奴痛苦的表情,还有后面男奴惊恐的表情,还有他们因为被下了毒而无法说话只能“呜呜”地声音,女子媚笑着将右手边的肉棒送进了自己的嘴里,只一瞬间,早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的肉棒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毫无防备地射出了积蓄良久的阳精,男奴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表情。女子陶醉地咽下了全部的阳精,然而这却并不是结束。那男奴只感觉肉棒上传来的吸力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如同旋涡一样包裹拉扯着自己的肉棒,钻进自己的马眼,想要将自己整个精囊都榨干。他这才想起,身下的女人,正是远近传说中有名的妖女,名字正是萧梅儿,只要是她盯上的男人,没有一个能活着爬出她的胯下,所有的人都无一例外地被她榨干洗成了干尸。他的脸色一点一点从享受,变成了惊慌,他害怕自己也难逃被吸干的命运,害怕自己成为干尸,更害怕自己……
以后再也享受不到萧梅儿诱人的红唇媚嘴了。
想到这里,精囊中的精液连带着血液,再也没法控制,顺着尿道,一股脑全部冲向了那双诱人的红唇中。而萧梅儿,则一脸享受得不停地吞咽着。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那男奴已经全身枯槁如同干尸一般,这才终于从萧梅儿的嘴里逃了出来,倒在了一旁,脸上却挂着升仙版的幸福。
“这就没了?真没用。所以说你们只能是九等男奴。好了,接下来就该你们三个了。”
吸满了精血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显得更加妖艳了。
左边和后边的两个男奴见状,早就已经吓得瘫软了,生怕自己待会也会是同样的命运,而下方一直在萧梅儿蜜穴中的男奴,肉棒却挺立异常,而看他的脸,更是眼神迷离,一脸痴呆。在刚才吸精的过程中,他一直机械般地挺动着自己的腰,上面的事情如同和他无关一般。
“你们两个,是不是很好奇本宫身下的这个为什么一直不为所动?反而一直在享受?”
两个男奴完全不敢说话,甚至不敢与萧梅儿对视。
“告诉你们吧,本宫的柔情蜜壶,可是天下间男人都不可能抗拒的至宝,只要男人将肉棒插进去,脑袋里就只会想着交合,不会再想其他。你们想不想也尝尝呢?”
见两个男奴双双摇头,萧梅儿媚笑一声,运起丹田之气,联通自己的淫穴,狠狠地一坐到了底。
“呃呃……”早已不能说话的男奴发出了嘶哑的叫声,肉棒顶端似乎顶到了一处风穴,里面传来了无穷的吸力,精关再也把持不住,大开门户,放出了他全部的阳精。他只觉得全身的精血不受控制地向自己的身下涌去,然后被那个女人吸入自己的蜜穴之中,而他自己的灵魂也仿佛一并被吸走了,身形迅速枯萎,失去了光泽。
“本宫的柔情蜜壶,一旦陷进去,可就拔不出来了。”
看着身下的男奴已经干瘪的尸体,两个男奴更是害怕得想要逃走,无奈自己早已被拴在了玉座之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梅儿一脸媚笑地望着自己,心中只剩绝望。
不过,萧梅儿却没有继续管他们,她站起身来,回到了玉座之上,一挥手,之前丢下的轻纱便回到了她的身上。随后媚笑着对一旁正在作画的唐淫说道:“唐长老,这次的素材可还好?梅儿这次可是希望能把这两个男奴绝望的表情也加进去呢。”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唐淫哈哈笑着,手上的画笔挥动得更快了。
而这宫殿中所有发生的一切,都一字不落,连一个娇喘一个呻吟也没有拉下地被麻袋中卞是非听到了。
“这里到底是哪,为何抓我来这里?”卞是非心中大骇,却是一字也不敢出声,他大气也不敢喘,生怕自己喘气的声音被人听到,到时候怕是和之前听到的所谓“九等男奴”一般的下场了,“出村之前,先生对我说世间有妖女,我居然还不相信,想要亲眼去看看,没想到啊没想到,卞是非,你才刚刚离开村子多久,今日可算是长了见识了。”
卞是非回想起自己刚刚出村时候的情景,只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到了家。

“先生,我这就出发了,你可要照顾好小荷啊。”卞是非接过先生为自己准备好的包裹,走在了出村的小路上。身后来送行的,也只有明清荷以及骨瘦如柴的先生二人,村里的其他人也都因为现在时间太早,而没有前来。
“是非哥哥,你现在就走,是不是太早了啊?”明清荷摸了摸眼眶的泪水,红着眼关切地问道。
“原本我这么早走就是想躲开你的,没想到却被你识破了……”卞是非心中无奈,但嘴上却又是另一番说辞:“这不是怕柳奶奶她们舍不得我嘛……等以后柳奶奶问起来,你可不要和她如实说,就说我很快就回来。”
“很快是多快?”明清荷又问。
“很快就是……”卞是非从路边拾起一根干枯的树枝,迅速比划了两招,“其疾如风,迅如闪电!就是这么快!”
明清荷却是被卞是非逗笑了,她笑着看了卞是非良久,才说道:“是非哥哥,你可要快点回来啊……”
“放心放心,我又不是第一次出村了。俗话说得好,一回生二回熟,我第一次在山林里迷了路,这第二次有了先生给我的地图,怎么可能再迷路呢?”
听到卞是非忽然提到自己,骨瘦如柴的先生这才如梦初醒一般,从昏睡之中清醒了过来,说道:“好了,是非,该教你的东西,先生已经全都教过你了,粮食与衣物还有些银两都在给你的包裹里,从今以后,路你就要自己走了,是从此扬名立万衣锦还乡,还是刚一出门便遭逢大变早早回来,就看你的造化了。
”先生你又站着睡着了!”卞是非哈哈笑着,也把一旁的明清荷逗笑了,而先生则仿佛习惯了一般,再次闭上了眼睛,似是睡着了。
“好了小荷,我走了!”
“一路顺风,早日回来!”

“所以我原本应该顺风顺水的旅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卞是非蜷缩在麻袋里,只觉得身边有几团东西在蠕动,透过麻袋之间微小的缝隙,卞是非确认了,是和自己所在的一样的麻袋,而里面多半也关着几个和自己一样的倒霉蛋。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卞是非的这位“麻友”似乎是刚刚醒过来,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只知道自己突然被绑了,立马大声地喊了起来,“我家里很有钱!放我出去,给你多少钱都可以!”
“哦?这就是你说的质量上乘的货色么?”萧梅儿只着轻纱地轻靠在自己的玉座之上,之前的四个男奴中已经有两个被她吸成了人干,尸体就在萧梅儿的玉座之下,而她却仿佛丝毫没有在意。剩下的两个男奴大气也不敢喘,在萧梅儿的玉足之下长跪不起继续当踏脚凳,头也不敢抬。
而在一旁专心作画的唐淫则一脸微笑地回答道:“梅儿,这个质量,看的可不是他们的品行啊……”
“哦?”萧梅儿媚笑一声,“唐护法,难道说这也有讲究吗?”
“当然有了,这个大少爷,虽然生在富贵人家,可经过我们检查,是个货真价实的童男哦~”唐淫笑眯眯地说道,“这样的大少爷,可是世间少有的呀。”
“难道是个无能废物?”萧梅儿杏眼微眯,问道。
“若是废物唐某又岂能带给梅儿呢?”唐淫手中的画笔一直没有停下,“既是生在富贵人家,却又依旧是童男之身,能想到的也只有两点了。”
唐淫的毛笔落在了画中美人赤裸的左边胸前,轻轻一点,正是乳头的位置,随后一只几乎完美的巨乳便跃然于纸上,如同真的一般。
“这第一点,便是他修炼了什么必须要保持童男之身的内功。”
听到此处的萧梅儿,也露出了一个恍然的微笑,勾魂摄魄,看得唐淫心神几乎为之一荡,手中的毛笔更是不受控制地将她的微笑画了出来,就在他刚刚点好的乳晕之上。只不过墨色重叠,如果不是行家,根本看不出其中的门道。
随后他运笔如飞,将手中毛笔悬停在了另一边的酥胸之上,落笔一点,如同之前点好的胸部一起,构成了一副绝美的景色。
“这第二点可能,便是他是被某个人豢养起来的禁脔。”随后他又在乳晕之中添了几笔不为人知的小动作,然后将手中毛笔收了起来,“梅儿,画好了。”
萧梅儿听到唐淫的前半句话,眉毛不由自主地挑了挑:“哦?你是说……他有可能是别的妖女豢养起来留给自己享用的禁脔?”
“唐某只是说有这种可能。”唐淫又拿出工具,将手中的话装裱了起来,随后起身,挂在了空着的第四面墙上最靠左边的位置,“倒是梅儿已经习惯了自己这个妖女的称呼了?”
“哼,妖女又怎样,七曜圣女又怎样?我们七曜宫的曜字,也不过是妖字的谐音罢了。”萧梅儿罕见地露出了一副悲伤的表情,“自从我踏上这条路开始,就再也没办法回头了。”
“你这妖女,快放我出去!但凡我出了点事情,我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在二人对话的功夫,那个被绑的大少爷居然一直没有停止呼救,连卞是非也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的勇气与毅力,只不过明明身边就有一个大嗓门一直在喊着,为什么自己能够清清楚楚地听到二人的对话呢?
卞是非受到先生的教诲,见到什么事情喜欢刨根问底提出问题,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也许是因为他们都身负内力?听先生说,这世间有许许多多的高人,身负绝技,想来这萧梅儿就是妖女,而这唐护法大概便是这样的身负绝技之人了吧……”卞是非很快便想通了事情的关键,只不过他现在还身陷囹圄,双手双脚也都被捆着,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从此脱身。
而这一会儿,旁边麻友大少爷的喊声渐渐小了下来,似乎是已经喊累了,也似乎是见两人一直在说话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便终于不再叫了。
“梅儿,这个大少爷可是在一直妖女妖女地叫你呢,要是以前的你,可是会暴怒地把他做成花肥的呢。”唐淫坏笑着说道。
“这种嘴上不饶人的家伙,调教起来才更有快感啊。”
萧梅儿的声音越来越近,可奇怪地是,卞是非并没有听到什么脚步声。
“原来先生那部《妖女道》里面说的妖女,竟然是真的?”卞是非心中颇为疑惑,那本破旧的册子竟然记载着这么惊世骇俗的秘密?原本他只是把那部妖女道当做一本普通的情色小说来看的,而现在,实实在在的妖女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还把自己抓走了,怎么想都觉得如同海市蜃楼般不现实。
然而现实偏偏如此,一只洁白的玉足如今就在他的眼前。哪怕隔着一层麻袋,也能够清楚地看到,甚至上面大红色的凤仙花涂成的指甲也能够看得一清二楚。与平时嬉闹时看到的明清荷的不同,这只脚看上去更加的诱人,诱人想要捧在手心,诱人想要一亲芳泽,诱人想要跪地膜拜。
在卞是非的注视下,女子轻轻用脚尖轻轻一划,便将身边那个公子哥的麻袋划了开来,一个五花大绑身着却非常华贵的公子哥这才从里面探出了头。而当他看到面前的女子身上只着一件薄纱的时候,眼睛都快直了。
因为他跪在地上的高度,抬头映入眼帘的正是萧梅儿在轻纱下若隐若现的耻丘,连每一根阴毛都能够清楚地看到。随后他的视线又不由自主地顺着萧梅儿修长而白皙的双腿下移,一直到地面上那双洁白的玉足上。
萧梅儿似乎无意识地动了动脚趾,更是勾得那少爷的心一颤一颤的。
“小少爷,怎么不继续喊了?”
那少爷这才如梦初醒般地从萧梅儿身上的惑人魅力中挣脱出来,用力地摇了摇头,这才让自己勉强清醒了一些,大声呵斥道:“妖女!快放了我!小爷我可是凤回城朱家的大少爷朱玉,你们得罪的起吗?”
“凤回城?”萧梅儿似是不知有这么一座城,询问地看了看一旁收拾画具的唐淫,“唐护法,这凤回城有什么来头?”
“哼,凤回城不过是我七曜宫琴宗治下的一座小城罢了。不过这位小少爷既然是凤回城朱家的少爷,那刚刚唐某说的那种可能,便十有八九了。看这小少爷,似乎连自己早已经成为了那抚情宗花使的花肥都毫不知情呢。”
“抚情宗?花使?花肥?你们在说什么?”朱玉显然并不知道在他面前的一个面具男一个全裸女都是什么来头,更不知道所谓的花使与抚情宗是什么意思。他唯一知道的是,他父亲以前的来客中,有过几次神秘的蒙面女子。那女子虽是蒙着面,身上却透着毫不逊色于面前裸女的魅惑之气,只是远远看一眼都能让人心跳不已意乱情迷。
只是,他却完全不记得,那蒙面女子的声音究竟是什么样的。
看着面前那红粉玉足的主人,朱玉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梅儿,打算怎么做?”
“哼哼,既然是我那好姐妹特意留下来给自己偷偷享用的禁脔,那本宫自然不用客气喽。那婊子表面上对本宫客客气气,实际上心中早就盘算着让本宫死掉,把画魂宗据为己有,以为本宫不知道吗?”
说着,萧梅儿抬起玉足,一脚将朱玉从麻袋之中踢了出来,朱玉在地上滚了一圈,似乎感觉身上被封住的穴道,连同捆着全身的绳子,一并都解开了。
事实上,因为卞是非不会内功,连封住穴道都免了,只是单纯用了绳子。
“看来你们也知道小爷我身份尊贵,知道把我放出来了?”朱玉开心地活动了一下身子,“不过这位姑娘,你真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人,如果不是小爷我身负童子功,说不得要把你强娶回家,好好疼爱一番,算了算了,既然你们也放了我,咱们就两不相欠,小爷我还急着回家呢。”
说着,朱玉便头也不回地撒腿就跑,想要趁着萧唐二人不注意的时候,用轻功溜出去,可谁曾想,还没等他运起轻功,便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原来朱玉的身上,竟不知何时,被一条长长的红色轻纱,缠住了。
随后那轻纱更不安分,三下五除二便将朱玉倒吊在了房梁之上,头朝地,脚朝天,而他的面前正对的,正是那双令他魂魄荡漾的赤裸双腿。
“小朋友,你说说看,本宫的双足,美吗?”
朱玉下意识地再次看了看那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双足,修炼多年的童子功竟然有了松动的趋势,下体的怒龙,竟隐隐有些充血。
“美……不美……关我什么事?”
朱玉依然在嘴硬,哪怕他的心中早已经知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双足,嘴上依旧不承认,因为他不知道,面前的女人究竟还有什么圈套等着他。更何况,他修炼的童子功,在大成之前绝对不能泄了元阳,一点泄了元阳,便前功尽弃,还会让吸走元阳的女人大补特补。
“当然和你有关了。”萧梅儿呵呵一笑,声音透骨销魂,“因为你一会就要舔她们了,如果她们不美,你舔起来,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呢?”
听到“舔”字,朱玉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再次看了看那双玉足,以及上面那涂满了大红色的指甲,心中竟没来由地想要舔上一舔。
“不好,是媚功!你是妖女!”朱玉连忙运功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清明,作为武林中的世家子弟,他自然听说过世间有很多专门吸人元阳的妖女,而面前这一位,更是其中佼佼者,用一双脚,就差一点让他着了道。
“本宫是妖女这一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萧梅儿媚笑一声,一脚踩在了朱玉的脸上,而朱玉被红纱完全捆绑,浑身上下除了舌头与嘴,根本无法动弹,他本想闭住呼吸,只是那玉足上面突然传来的香气,再一次让他失了魂。
“这是什么味道,脚难道不都是臭的吗?为什么这么香?不对!这是妖女的媚术!我绝对不能着了道!我要保持冷静……好香啊……我不是已经屏住呼吸了吗?为什么还是这么香?”
一时之间,朱玉的思绪竟是神游了起来,他修炼多年的童子功,在萧梅儿的香足下,没有丝毫抵抗的余力。
很快,朱玉便感觉到自己的双唇边,有一个冰冰凉却带着丝丝温暖的圆滚滚又有着棱角,正轻巧而又缓慢地移动着。
那正是萧梅儿的脚趾。上面的红色指甲,鲜艳如血。
“不舔一舔吗?小狗狗?”
朱玉早已经魂飞天外,萧梅儿的话,更像是解放天性的玉旨一般,让他终于伸出了舌头,乖巧地舔了舔萧梅儿的脚趾。
“哈哈哈!像你这样的童男,本宫有成百上千的手段让你就范。现在开始,乖乖地做本宫的狗吧!”说着,大手一挥,缠绕着朱玉身上的红纱渐渐褪下,其中竟隐藏了一条铁链,牢牢地扣住了朱玉的脖颈,随即朱玉落在了地上,身体吃痛,这才清醒了一些。
“妖女、你!”他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铁链项圈,勃然大怒,“你做了什么?”
“舔了本宫的足,本宫就允许你做本宫的一条狗,至于狗,当然需要项圈了。”萧梅儿牵着狗链,冷笑着说道,“乖乖爬好,本宫可以给你些奖赏。否则……哼哼。”
说着,萧梅儿便牵着朱玉,一步一步地走回了自己的宝座,而朱玉,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那狗链也不是吃素的,只要他稍稍反抗,便会疼痛加身,只能跟随者萧梅儿,爬到了她的宝座之下,任由她踩着自己的头,高傲地坐下。
“唐护法,可以开始了,本宫可是很期待你的新作啊。我的千里美人图,可就差这最后的几幅了。”
“梅儿,那剩下的三个,该怎么办?”唐淫却是早已准备好纸笔,就等萧梅儿一声令下了。
“当然是丢进千里美人图,好好调教一番了。”说着,萧梅儿素手一挥,那西侧墙壁上的各色美人图,竟无风自动,形成了一副长卷,围绕在了卞是非以及他的另外两个麻友周围,直接将三人吸入了图卷之中,只留下三个空空的麻袋和他们身上的随身衣服。
“梅儿的道行,又精进了啊。”说着,唐淫便提笔沾墨,开始描绘起了面前的美人与狗的景象。
“不过是些毫无功力的普通人罢了,等他们出来,就是我忠实的奴隶了。还是调教这位嘴硬身体诚实的大少爷比较有趣。”

卞是非只觉得一阵眩晕,身处的环境便突然换了一番景象,四周弥漫着缥缈的雾气,那黑色的雾,如同水墨一般,缠绕着他,让他平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虽说是平躺,可身下的触感也并非地面,反而如同躺在云端,不着边际,也毫无重量。而他的面前,正跨坐在他身上的,正是他从麻袋缝隙中看到的绝世美人,萧梅儿。
而那姿势,正是画魂宗宫殿内众多画卷中的一个,只不过现在,男主角换成了卞是非。
“咦?这是怎么回事?”卞是非心中惊疑,他并没有看过画魂宗宫殿中的画卷,现在的情形对于他来说很是新鲜,而又不明因果,“我刚刚还在被麻袋捆着,为什么一转眼之间便全裸着被这位……萧梅儿姑娘坐在了身上呢?这个意思,是要像先生那本妖女道中说的一样,榨干我吗?没想到我卞是非出师未捷身先死,没等出村就要被榨干了。”
而很快,还没等卞是非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身上的萧梅儿便媚笑着动了起来,她只是稍稍碰了碰卞是非胯下的肉棒,那原本蔫哒哒的肉棒便瞬间充血,伴随着一股异常强烈的性欲径直冲向了卞是非的大脑,一时之间,他竟感觉到就在不久之前,自己还在接受着萧梅儿的调教,在她的调教下,只有做一个顺从的男奴才能够得到奖赏,不听话就要吃鞭子。他当然知道这样的思想不对,但当他想要反抗这种想法的时候,身上竟然会产生被鞭子抽过的火辣辣的痛感。
比起经历调教,卞是非现在所经历的,更像是被直接灌输了“调教的结果”。而那结果,正是被唐淫刻画在画中的奴隶们所接受的。换句话说,卞是非,以及剩下两个被一同抓进来的男奴,正在体验着以前被萧梅儿调教的奴隶们所经历的事情,而这种调教,只有结果,没有过程。
如同画魂宗的宗名一般,这个过程,是将“你是我萧梅儿的奴隶”这件事,强行画在了进入画中的人的魂魄之中。
卞是非却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现在脑海中正在被强行烙印的奴隶印记折磨不堪,而越是抵抗,那鞭子抽过的记忆就越明显,就好像自己真的被抽过一般。只是事实上,他身上的萧梅儿根本一动都没动过。
而现在,那萧梅儿却开口了。
“你是奴隶。”
那魅惑的声音在卞是非的脑海中回响了起来,让他的心竟是渐渐平静了下来。
“对啊,我是奴隶。我为什么要反抗呢?”
“我是你的主人。”
“我的主人如此美丽,我为什么要反抗呢?”
“你是我萧梅儿的奴隶。”
“是的,我是萧梅儿的奴隶,萧梅儿是我的主人,我是萧梅儿最忠实的男奴,我生下来的意义就是为了能够舔主人的玉足,能够服侍主人,能够将我的精元献给主人!”
此时此刻,卞是非的灵魂,终于还是被画上了奴隶的印记。
萧梅儿却笑了,在卞是非眼中,那已经成了他活在世上的意义。随后,她径直地坐在了卞是非早已经充血的肉棒之上,如同之前跳过了调教过程一般,那快感也跳过了累积过程,直接爆发,瞬间便充斥了卞是非的全身,让他射出了人生中的第一笔精华。此时此刻,他忘记了自己的姓名,忘记了自己的过去,只知道他是全世界最幸福的……
奴隶。
而他的精元,也一而再再而三地喷发,很快便形容逐渐枯槁了起来。
只是,还有一件事,他没有忘记,那就是,曾经跟先生学习过的,妖女道。
“原来,这就是妖女啊……先生错了,妖女明明是世间最美丽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应该叫做仙女,怎么回事妖女呢?仙女……妖女……”
似乎经历了天人交战一般,卞是非的心中想要叫萧梅儿仙女,但是他曾经学习过的妖女道,却在他的脑海之中,化作了文字,将妖女二字,印在了上面。
“不!她们确实是妖女!”
而就在卞是非领悟了这个事实的时候,一篇莫名的心法竟是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脑中,不由自主地运行了起来,而他原本已经有些干枯的身体,竟渐渐变得红润,反观他身上的萧梅儿,竟也变得更加美艳动人了起来。

“咦?千里美人图里,似乎有些异样……”而在美人图之外,画魂宗的宫殿之中,萧梅儿一边享受着脚下朱玉那如同痴狂的狗一般的舔技,一边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会呢?梅儿,你是不是想多了?”
“罢了,算算时间,那三个凡人也该画魂成功了,就放他们出来吧。”
turquoisem: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顶一下
ilzy100: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功力深厚,作者太牛了。
tuo_tuo: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这文笔太神了
moonlighte: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好看
心中的黑暗: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膜拜大神
buer: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这个必须支持 写得实在太好了
Leitz: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好文好文
kuailedexiaoerB: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这是从画心师来的灵感咩哈哈
newman3301: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这篇文好喜欢,期待后续哦
1145223: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顶一下,招数很新颖
luyang19901227: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好文 作者加油
sulizhao1995: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大神大神
magicstaff: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精彩还在后面
zryd47: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支持支持啊,仙侠妖精什么的太好了
ysw123: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支持支持支持
白夜黄泉: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好看,期待,求更
yzhao117:Re: 妖女道(2019.8.13新作登场)
支持支持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