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

wsq7400578: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挖坟
BTHentai: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催更,GKD!
weiwei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母上大人..."明日香看到母上里沙那高傲的眼神后,弱弱地低垂下了头,而里沙在用眼神恫吓明日香时,
还不忘示威性地重重地一咳。
"咳~!!!"
随着里沙地重重一咳嗽,她的柔软无比的声带仿佛是虎口一样狠狠地一咬我的龟棱之下地冠状沟,我立马张开了之前因为过度紧张而闭上的眼睛,双手紧抓床单,瞪着天花板,几乎快要脱眶而出,下体处积蓄子孙液的膨胀感带着剧烈地胀痛,仿佛要撕扯我的输精管。

甚至感觉到冠状沟因为里沙声带的音波震动,在她柔软地喉管处不断地跳颤着,酥麻感从龟棱出发散而开,在随着里沙每次的咳嗽声结束之后,她又使劲的一吞咽,发出e的一声蠕动,剧烈地柔软喉头肉产生的研磨感是我从未体会过的。

而这次剧烈的快感也超出了我的预料,不同于之前的应激反应下的大声叫嚷,快感突破了极致,则连我的声音也变得紧绷得放不开了。

她的冷冽,令我感受到和她一起似乎正处在战场的敌对士兵,在慌乱没有顾及之时,人妻里沙的‘软喉研磨’就如同钢刀一般,突地一下,从我的后背处的心脏部位插入,然而如此还不罢休,她的双手紧紧抓住着我的臀部,将她的嘴往我的下体处重重贴靠,仿佛‘士兵里沙’正一步一步地贴近,感受到后背处贴来的柔软、身体内部的冰冷,‘钢刀’原来已经从我心脏处插到了底,我的声音便如同滴血:
"啊......里...沙......啊......"
仿佛喉咙卡着血一般,有气无力,像是阵亡前的兵士发出的最后呻吟。

而她雪莲般带着两颗美人痣的玉颈处,从外表的扩张动作来看,做着缓到极致的吞咽,明明可以给眼前的敌人瞬间贯穿,然后扬长而去,但是却偏偏选择这种方式折磨着敌人,令她身前的敌人痛苦。

残忍无情,不,施虐成性。

"里............沙.............啊啊.....啊..................."
仅仅能剩下的这不规则的埋怨语气和求饶之词用来承托我内心的感受。

下体已是承受不住了,人妻里沙操纵下的剧烈快感,引导着如同炸裂般的疼痛,身体的感受让我不得不屈服于她的淫威之下,望向里沙的眼睛已经转变成弱者求饶时的眼神,而里沙视线察觉到我的悔意后,带着轻蔑瞥向了另一头,带动玉颈剧烈地一转。
"啊.."

"啊....明...明.日香."声音不由自主地滴落出来,终于让颤抖地声音念出了女儿的名字。

"爸爸..."明日香不太忍心了,闭上了双眼。

而里沙见到这个场面,眼神中的阴毒不减反增,似乎更是兴奋,带着得意的哼声,将她白皙地玉颈带动了起来,开始左右摇摆起来。

"啊~~~不....行了.....里....沙...."

雪白的脖颈不断地摇摆,而里沙突出的喉结部分正是我的肉棒,正被里沙呛着,然后重重地吞咽挤压,里沙操控着喉咙如同一个摆钟,左右摇摆,两根垂下的橘红色发丝不断瘙痒着我的大腿根,柔软地声带完美地包裹住我的冠状沟、包皮系带、龟棱,而龟头前的铃口部位则在里沙重重地吞咽下,原本铃口的竖直开口,被夹扁成横向,而再往内里走3cm就是子孙液堆积的高度,在人妻里沙的妖术下,始终不能往前再出一步,以供里沙好好地享受一番折磨我这个‘家族背叛者’的快感。

里沙简直就是雄性动物的天敌克星,她身上每一块肌肤都美透了,整块玉体雪白如同羊脂、包括气味也引人入胜,包括她的美脚,她身体任何部位散发出的,都不啻于最贴合于那位男性身体最猛烈媚药,她身为人妻,同时兼备温柔、撒娇与女王的一面,对待上司,拥有最贴心、知书达理的一面,对待女儿明日香,拥有者严母的一面,里沙仿佛能变换成任意一个男性所渴望得到的类型,并能轻易让男性乖乖上缴身体最深处的精华,而一旦让里沙认定为背叛者,她绝对会是你最难忘掉的噩梦。

里沙开始了新一轮的酷刑,她的喉咙变得更加有力,在一次吞咽后,她保持喉咙对我龟头的夹紧,随后她看了我一眼,看着我眼中的悔恨,她眼中流露出了以往那样调皮的狡黠。

随后里沙的臻首猛地往后一拖,环绕在冠状沟处的喉咙软肉猛烈一收,龟头连同肉茎的根部被里沙的喉咙紧紧咬往外一扯。
"啊!"
这一下仿佛要将我的肉茎扯断,然而人妻还不满足,又故技重施的拖动几下,肉茎被拖动,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连里沙的喉咙也这么有力,仿佛她天生就是为榨干男性而生的,每个部位都是最致命的榨精机器。

而里沙在扯动肉茎之后,她喉咙的软肉则往回凑,软肉往龟头处挤压,刮滑着肉棒,引得下体又痒又疼。
wsq7400578: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居然更新了
blackstarbg: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更新了
aaawshmjz: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流口水啊
Ftkcounter: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好看!
charaznable: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666 大佬加油
weiwei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嗞~嗞~嗞~~"
里沙借着声带轻微的震动打在了龟棱上,似乎在蓄气酝酿。
突然猛地一回首,似乎想要将我下体扯断一样,直到她的喉头肉无法在抓握住我的冠状沟处,深入里沙喉腔的坚硬肉茎便像拉紧放出的皮筋一样,发出“倏”的一声,整根粗长的肉棒都几乎要从里沙的嘴中蹦出。
"啊!"

在肉棒本要逃向自由天地之时,里沙贝齿却向里轻轻一合,肉棒上的肌肤便在里沙雪白坚硬的牙齿刮滑下,停了下来,被硬生生扣在了这温柔炼狱中,只留下她喉中的粘液,顺着肉棒缓缓往下留。

"嗤嗤~!"里沙的眼睛眯成月牙,两边嘴角弯成一个邪魅的弧度,得意地笑着出气。

冠状沟之上的敏感肌肤,因为里沙贝齿的倒勾,陷了进去,坚硬的质地深深的触动着我的痛觉神经,而后里沙的小舌对着弹进她口腔的软弱龟头,舌尖搅动,好生地欺负了一番软弱的龟头。
"丝~qiu!"
"啊~!明日香!"
人妻里沙压倒性手段带来的过激反应差点让我忘记了,肉茎下方的卵袋部分,女儿明日香还在温柔地靠着舌苔不断地刷动着褶皱,痒痒麻麻的游离在卵袋四周,卵袋红红的,里面就像沸腾了一般,玉丸在其内跳动着。

感受到卵袋处一股凉凉的刺激,原来肉棒上附着的里沙口腔液顺着棒身已是缓缓流了下来,在空气的降温的作用下,随后流向了刚刚被明日香小舌不断刺激的升温部位,或许是内里已经滚烫不堪了,凉凉的津液显得特别清晰,顺着纹路滑了下来。

明日香的侍奉突然停下来,她将小嘴打开,粉嫩的小舌伸出,抵在我卵袋的下方,等待着其母缓缓滑下来的口腔液,终于,其母上残留于棒根的那团液体被明日香完全接住,随后明日香一个吞咽,只是似是还不满足,她完全伸出舌苔,贴向我的卵袋,仿佛要将褶皱纹路上剩余的里沙津液全部搜刮进去,而其母里沙则是停了下来,眼中流露出病态的欣慰喜悦,打量着头也不抬,认真进行’搜刮工作‘的听话孩子——明日香。

这样子的明日香我似曾相识,没错,就是一开始穿着很薄,站在夜晚街头紧张观望,那个瘦弱的明日香,她身上仿佛压了千斤重担一般,憔悴的脸色却是坚忍的神情,只是此刻她因为我而变,气色好了很多,却又回到了那个之前的她。

"明日香,别这样。"

明日香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刮弄起来。

"都快要死了,还担心别人,夫君真是,哼哼哼!"

随着里沙吐出肉棒,整个肉棒连同龟头都有些变紫了,冠状地带还残留着里沙的齿痕,在渗血,坚挺,却倒向了右腿边。

"明日香,可以先停下了。"

里沙冰冷的话语之后,明日香停下了舌头,像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才抬起头,将视线打向墙角。

"那么就来吧!亲子丼!"
ddddffff2006: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不错
ACEHAO: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谢谢分享。。。。。。。
星见: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分类最全的老司机福利网站,几乎你想要的类型都有,亲测可用:http://wrhuv743jge.vip/forum.php?t=1475990
weiwei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ACEHAO:2019-11-28 21:16 谢谢分享。。。。。。。
原创
aaawshmjz: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喜大普奔,更新啦
luyang19901227: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更新了 大佬牛逼
weiwei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
冬季的房间并非是干燥而又寒冷的,相反,一股湿热久久缠绕在我的周身上下,这种滞涩粘腻始终挥散不去,身体会不自觉地和这种感觉对抗,额头冒着汗珠,四肢绷紧,身体虽躺在床上,可却犹如攀岩一样,手里攥紧的床单仿佛是唯一的绳子,即使身心并不安稳却也要拽住的绳子。
身下,肉棒肿胀、发紫,上端如同抖动的火山口。
"好重!",旁边的女声惊讶道,她的声音像是极为高兴。

是的,全身的血液都几乎涌入了下体处,肉棒没有向后倒向腹部,而是被血液硬生生的衬托起来,与身体垂直角度,肉茎上的静脉血管清晰可见,细小的分支血管已经产生红色的血丝,犹如地裂一般,一个坑一个坑的在肉茎两边分布开,显然毛细血管已经爆裂,而顶端的龟头已经快被血液撑破了,早已堪比鸡蛋大,随着呼吸、心跳,整个肉茎内里血管细微却有力的收缩扩张,而这一切,在旁边的那个一直关注着的女人来看,似乎象征着生命的赞歌一般,在她悦动的眼神里,我仿佛看到了初生的嫩芽破开土壤,张开她细嫩的绿臂温柔地怀抱整个世界。

卵袋就像吹鼓的气球,其中的玉丸,好不容易沉淀了下来,这使我整个身体都在尽力保持着一个平衡,一个由里沙和明日香进行下一步动作之前、带来的“中场休息”,但我知道中场休息不会长久,只要稍微一碰,下体便又会沸腾起来,所以,我不得不紧紧抓住那支绳子。

"明日香~"温婉可人的声音,仿佛并不是以母亲的身份叫着,而是一个知心大姐姐。

"起来了呢!"里沙拉着蹲在墙边的明日香。

明日香抬起头,我才发现她的眼眶带着红红的湿润。

"来,脱衣服,送爸爸最后一程!"

明日香不愿意动,里沙使劲把她扶上来。
"啊~!"果然,下肢越靠近肉棒,就越敏感。

明日香先坐在了我膝盖之上的大腿处,她贴在灰色的裤袜的臀肉始终不愿意动,不过光是感触到丝滑,下体就沸腾了几波。

"抬臀了,明日香。"
明日香木讷地抬起屁股,眼神与我一瞟而过,随后里沙将双乳靠近,两只手在明日香地下体处一扒,"卡拉~"尼龙丝断裂的声音,然后在其母亲地继续努力下,开口越来越大,直到下体地两个洞全都露处,从中间分开的灰色的裤袜便紧紧地勒住少女丰满白嫩的臀瓣,臀瓣放下,然后明日香的穴口便距离我垂直的肉茎不到10厘米的距离‘遥遥相望’,磅礴浩气的肉茎似乎对着这患有幽闭症的少女花穴如同蒸汽烟筒般的吐了几口气。

"明日香,起来动啦。"里沙循循善诱道,可几次扶住明日香的屁股快贴向肉棒,都被明日香有气无力的屁股垂下来躲开了。

里沙缓缓推着明日香的臀部,不断往垂直挺立的肉棒处贴靠,想让鸡蛋大的龟头贯穿明日香幽闭的穴口,然而,明日香始终有气无力的垂下臀,她接连几次善诱后,动作语气依旧亲和,但我能感觉到她的眼神中的不耐已经快要压抑不住了。

"明日香,"三阴交汇"不可逆转,施术后的身体,其内的阴会被聚集在一处,失去平衡的阳气会从体内喷薄而出,先天之精便只能如同无法熄灭的柴薪一样,燃烧至尽了,就算我不管他,他也会暴汗力竭而亡。"里沙缓缓说道。

"暴汗而亡。"难怪我这么难受,心里苦笑了一下,还是说道:"又穷,又做援交妹,又还要立牌坊,扭捏成啥样。"

明日香微微愣了愣,而里沙也是一愣,思索之后,眼神寒到了极致,带着些许狠毒的颜色。

"就送你爸爸最后的一程吧,让他快乐的死去。"里沙声音充满了随意,不再掩饰她女王般高傲的本性。

"嗯。"明日香应答着说。

"3"

"2"

"1"

"女儿的处女穴来咯!"里沙惊喜地说。

肉棒如同手臂一般,其上方的龟头如同手掌一般,将明日香的灰丝臀部稳稳地撑住,紫红色的龟头抵在明日香的穴口,承受住了明日香整个上半身的重量。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欣赏着明日香光洁无毛的下体,不由感叹一句。

明日香其穴外的两瓣蚌肉如同羞赧的贝壳一般紧紧合上,守卫着主人最静谧的花园,而里沙则是扶住明日香对好位置,随后去握住明日香的臀部,纤细的手掌张开贴上,光泽白皙的手筋有力地紧绷起,那涂满樱红色的尖锐指甲刺进其女儿娇嫩的臀部肌肤中,待其扣住因为刺激而带着小鹿乱颤的屁股后,再将其拨弄置肉棒之上,明日香脸颊带着些许羞红,她很是被动,但尖锐的刺痛令她怠惰的身子不得不跟随着身下的樱红指甲。

里沙食指往外一扒弄,花穴处上方的豆豆完全展露在我面前,随后其下的中指、无名指也依次将女儿最后地一块遮羞布拨开,终于,花园的大门打开了,扑面而来的一口幽幽气息带着甜腻,宛若清晨花露混杂着蜂蜜般的甜蜜,穴口之下蜷缩着第一个小洞,紧紧合上,而下方的处女地则是像娇羞的姑娘,便如同其主人现在的出境一样,收缩着,拧动着,似乎在躲避我的视线而采取地不安的行动,里沙似乎觉得还是不够,她也起身坐了上来,丰满的白丝臀上的蕾丝束腰小腹紧贴住明日香的黑丝屁股,随之而来的一对巨大的双乳贴靠在明日香背后,给予其女儿温柔支撑的同时,纤细的双手指甲抓得更深,不忘将其女儿的小穴拨得更开,让其内的处女膜暴露在空气中。

"啊~!好美!"

"对吧!夫君!她可是我的孩子哟!完完全全是被我养大的噢!"里沙得意骄傲地说,压坐在我腿上的白丝臀部淫靡湿意多了几分。

"嘤~!不要....太大!"明日香放不开的声音说道。

的确,现在的龟头可不是过去那般的贫弱了,虽然明日香的穴口被其母拨弄开,但是其扩张开的穴口如何能塞下鸡蛋大的龟头以及小臂粗细的肉茎呢?

"不要!母上大人!我怕!嘤~啊~!!!"
紫红色的龟头还是未能抵进关口。
所以里沙仍旧一点不怜惜,相反地,她的白丝跨部往前送来,不再给明日香任何的退路,白丝跨部直逼我卵袋下方,紧紧抵住明日香的灰丝后臀,樱红色指甲深深烙进灰丝臀肉中,细长的手臂向后拉,明日香那成M型的柔韧下体便如同被拉动弓弦的弓一般,弓臂被拉弯至极限。

"嘤....啊~!!!"
鸡蛋大的紫红龟头已被硬生生地挤进了穴口!然而我也不好受,胀大地龟头显然神经已经敏感到了极致,过度紧张下,少女在外地两片蚌肉不由自主地包裹着我的冠状沟,摩擦着,舒爽到了极致。

然而此间仍有一处处女膜没有破开,抵挡在前面,令明日香颤抖着坐在龟头上厮磨着,显然她也不知道是进是退。

"hola,明日香,快点坐下去了,不然怎么让爸爸快乐地死去呢。"
里沙的臻首贴近明日香的耳旁轻语,如同恶魔般地低语,双眼皮的眼睛盯着我狡黠的连眨,同时妩媚娇艳到了极致。

"难道女人为了那10年的青春,就真的那么..."

"啊!好爽!"
感受到龟头被花穴内的软肉研磨,明日香已经是主动地动起来了,只是动的同时,自己有些抖地支撑不住了,牙关紧咬住。

"这孩子,让我来帮忙吧!"里沙充满用着人妻的口吻叹着气说,简直是一个体谅孩子艰辛的温柔母亲形象。

"啊..母上...不要....我自己来...嘤~!"

不料里沙的双手却并不温柔地将灰丝臀往下拖曳,引得明日香本能地抵抗着,甚至用上了双腿去抵抗住其母亲给予的压力。

母女两人就在我面前表演了这场拉锯战,虽然两人目前的目的都是一致的,但是其母显然是失去了耐心,在半天没有达到目的后,里沙挂起残虐的嘴角弧线和一抹凌虐意味的眼神。

其母马上张开女儿灰丝臀部的双手,温柔地抱在了明日香地双乳处,就在明日香以为她母亲愿意给予她耐心内心还稍有些放松时,里沙的两条纤细诱人的白丝腿向两边张开,做出一个教科书般的"一字马"。

就在我犹疑思考里沙绝美的容颜上刚刚的那一抹狰狞的神情时,两条修长而又迷人的白丝腿,突然向里合拢,攀在了明日香灰丝裤腰处,如同沉重至极的镣铐一般,拉动着明日香的身子迅速往下,猛地一沉。

"咵唧!"

"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bksheep: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12.7✔
这种榨死文竟然没人回复,就是你们不对了,期待便当。
lzx002478: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12.7✔
期待下一期榨死
wsq7400578: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12.7✔
论坛活了,大家出来搞事情了
zariba: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暗黑IF篇(榨死向)12.7✔
更新了,赞!
很期待接下来的发展...if线完结后还会有后续吗?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