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足痴足痴乐园: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snake4021: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加油楼主加油
gongkai12302: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我擦这剧情喜欢死了我要冲了鸭!
snake4021: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坐等更新的
shuishang: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更新更新!
wsswk: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顶,马上要到女儿了吧?高潮来临
snake4021: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吗
weiwei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明日香!连声道别也不会吗?"

"再见。"明日香仿佛有气无力。

里沙见状,准备继续说教一番,然而后者却自顾自地头也不回,消失在人群中。

"真是的!回来之后要好好教训一下!"里沙一副气恼的模样喃喃道。

"呵呵...不要紧的,叛逆期总是这样的呢。"我看着副驾座的里沙,微笑安慰。

"mo~!真是的,还不是夫君你宠的,那孩子以前不是那样的,可听话的说呢!~~❤"里沙幽幽怨怨道。

"好了,是我的不对了,时间比较紧了,赶快去会社吧。"

"好的,龙川课长❤!"里沙温婉一笑,若有若无的媚态从她的眼角发散开来。

汽车行驶过山道,转了几个山头,快到了城区。

"啊!里沙,你做什么!"我一急,不由得脚猛地一踩刹车,还好还是在郊区,前后没有车辆。

"当然是~咯咯~!"里沙不明说,两只肉丝脚已经是踩在了我的裤裆处。

"很危险地,好不好!"我不满道。

那只芊芊的两只肉丝脚,带着里沙的温热气息,其中一只压住裤子固定,另一只用脚趾夹住裤链,将我的职装裤链拉开,里面瞬间搭出了一个帐篷。

"阿~拉~!"里沙调皮的坏笑。

"里沙~!不行,真的很危险的。"

"肉~丝~脚~来~咯!"

两只肉丝脚极为熟练的压在帐篷处,大脚趾极为灵活的钻开一个开口,随后肉丝脚掌一压枪的两边,里筋瞬间从篷顶破开蹦出。

"真棒呢!一郎君的肉棒❤!"里沙露出尖牙,粉舌一舔,一副赞赏的神情,但是她身体始终坐正,两条肉丝美腿则是伸向侧方向,将我的龟头夹住,往她的方向拖拉。

"里沙,求你了。"

"夫君拒绝也行哦!把身子挪开不就行了吗?"里沙一脸正色说道,仿佛她的脚还放在车底下一样。

"过分了啊!"我大叫道。

"哦?是吗...那为什么会这般坚挺呢?"

肉丝脚挤压肉茎,将包皮往下一拖,引得肉茎更加地坚挺,龟头也在过度充血下变得程亮。

"看吧!夫君,这些日子来,还是没白过呢!你的肉棒变大了呢!小女子的肉穴功不可没呢!"

"饶过我吧!"

"说什么傻话呢!上次给夫君足交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记得很久以前呢!"里沙思索道,两只肉丝脚在肉棒上一搓一搓的,似乎在热身。

"才两个星期以前好吧!"

"阿拉!两个星期啊!很久的说呢。"里沙感叹道,一只脚环肉茎后方,里沙她那柔软的脚底板被当做沙发一样,坚硬的肉棒陷入里沙的肉丝脚肉里,而另一只脚的大脚趾顶在铃口处,按压住进行一番蹂躏。

"夫君一共被几个女人足交过啊?"里沙一副狐疑的神色。

"啊~!就你,啊~!"

"哦?是吗?我不信呢!"铃口处正施与蹂躏的大脚趾又加大了几番力度和幅度。

"住手啊!里沙~~~啊~"

"说实话!"

"真的就你一个人了,没有别人了!"

"嗯哼哼!"里沙一副阴冷的表情,显然对这个答案极为不满,她的大脚趾比我的龟头大,完全将纤弱的龟头压住,脚趾的不断地往下蹭动,龟头都已经不成人样了,看上去就像一只毛毛虫,被压得变形,好像随时都会被踩爆一样。

"说!"

"呲~!"

大脚趾从下面的冠状地带,猛烈地往上一弹,将尼龙布料的摩擦感打在了铃口上,刚刚被蹂躏得极为敏感的龟头,哪里抵挡得住,刺激得我一阵哆嗦。

"两个~人~啊~!"

里沙略微思索,脚趾也跟着略微停顿一下,随后肉丝大脚趾还是继续从下往上使劲的弹弄。

"真的了!"

"那个人是谁?"

"你..你问这些做什么?"

"嗯哼哼,没做什么,爱人之间不是该坦诚相待吗?"

"可以不说吗?"

突然肉茎后方的肉丝脚沙发还是了行动,也开始了酷刑伺候,脚趾开始往我的龟棱处爬去,连同下方铃口系带处的脚趾,一并将我的龟头包了起来,十只脚趾如同豆蔻一般,透过肉色丝袜还能看清里沙那樱桃红的脚指甲,此刻虽然如同豆蔻一般拥有可爱迷人的外表,却是酷刑的实施者,将龟棱下方的冠状沟往里去顶,里沙层次不齐的樱桃红脚指甲如同长矛一般,刺了进去,随后往上挑去,顶住纤弱的龟棱,龟棱被顶得外翻,十只脚趾也划过了龟棱,电得一阵哆嗦。

"呲~!啊~!"

"哼哼!知道厉害了吧!夫君劝你快说!"

"不!"

"你知道华夏国有一句古话吗?"

"啊~什么?"我卖力忍住里沙的肉丝脚酷刑,牢牢把握住方向盘。

"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hola!!!"

"啊~~!"

里沙脚趾猛得往上一推,十只脚趾指甲刮擦在龟头上面,我确信已经被樱桃色的指甲磨破了皮。

"不~行!不能说!"眼下必须要咬紧牙关冲过去了,我不禁踩了下油门,在拥挤的街道上左右穿梭起来。

"你.."里沙细眯的眸中全是冷意,整张脸都阴沉了起来,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我,这样不受她掌控的我,这种事在她看来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她很是气愤,满脸都是黑线的说。

不过在生气的模样之后,又是一脸平静,绝美的面容上像是覆盖了一层黑纱般的阴影,毫无任何表情。

十只脚趾也停止了推动龟棱,相反的是,一只脚又成为了肉沙发一样,将肉茎垫在上面,肉棒贴在上面,仿佛是一个审讯台,又或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罪孽深重的人一样,紧接着,那只空出来的脚开始动了,大脚趾的樱桃色指甲从冠状沟处轻柔地划了过来,令我的肉茎一阵抖动,不知道’她‘想要拷问何处。

直到,那闪着光亮的樱桃色大脚趾在铃口位置处比划了一下,我才终于明白里沙要干什么。

"不~!"

里沙平静地看着我,伸出的大脚趾上的樱桃色指甲犹如钢刀一样,做着试探,划过肉囊、冠状沟、龟棱、最终来到了最为薄弱的铃口位置。

"呲~!"指甲隔着肉色裤袜,划开我闭合的铃口,往里面伸去。

"啊~!不要啊!里沙!!!"

樱逃色的趾甲虽然不长,但也足以钻进铃口,龟头和脚趾头相顶,自然是里沙的脚趾显而易见地胜出,较为柔弱的龟头被顶得变形,向后示弱退却,于是里沙的樱逃指甲又深入了铃口几分。

待里沙的另一只肉丝脚将我的肉茎凑着给另一只脚趾相顶,她的趾甲深入到了极限,在铃口其中不断的裹搅,并被肉色裤袜不断的磨蹭,那锋利的指甲刮弄着敏感的尿道极疼,而外部的龟头在里沙的肉丝脚趾的蹭弄下却极为舒爽,就像被里沙新开发出了一个快感点,整个身体有种被牢牢操控的感觉。

"说!"里沙这次带来地是剧烈的快感和疼痛进行拷问

"不~啊~!"

不能说,也不能张口说话,因为一张口就会忍不住叫出来的。

下方的里沙脚趾在裹夹趾甲于铃口中磨蹭时,犹如一阵阵凉风从胯下吹过,后腰一阵阵触电感,大量的先走液被毫无阻塞地带了出来,沾染在里沙的裤袜脚上。

"里沙..还有....2km....左右....就到会社了呢!"强忍着说完后,又紧咬住牙关。

"快说!"里沙变得急不可耐的神情,脚趾速度又加快了几分,铃口中的痛感又加大了几分。

"哼..哼!里沙...马上...就要到了...在会社里...你必须要...表现出...毕恭毕...啊啊啊啊~!"

面对我的挑衅,里沙的另一只脚干脆开动了起来,紧张的较量下,她的那只脚底板已经出现了汗湿,即使隔着内裤,也能感受到温热湿气,而那只湿湿的肉丝脚底板,开始死命地踩在我肉囊处,使劲地摩擦挤压着其中的玉丸。

"hola!!!"

"啊!我要射了,里沙!!!"

"你这家伙!快说啊!说啊!说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纤弱敏感的神经已经快要承受不住快感了,随时都有断裂的迹象,而里沙,早已抛开人妻该有的形象,一副焦躁难耐的神情,两只肉丝脚不断地施刑拷问,即使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她也不肯放过我,。

"啊~!我射了啊啊啊!"

"噗呲~噗呲~噗呲~????????"

竟然!竟然!竟然!射精被里沙伸进铃口中的脚趾甲打断了!

"啊~啊啊啊!里沙啊,放过我吧!"

里沙阴沉着脸,缄口不言。

起初射精的强烈的快感犹如连环爆破一般,炸断了我的神经,随后里沙的那只折磨我肉囊的肉丝脚使劲踩住我的肉茎的前端部分,将其中的管道踩得闭合,通向外界的管道又被内里里沙的趾甲紧紧地阻隔住,那伸入的坚硬的趾甲在另一只肉丝脚的压力作用下,趾甲深深地扎进了我的尿道管壁中,原本精液通过此处碰到这处的壁肉时,会产生强烈的快感,然而此时被刺伤的尿道壁肉变得更加敏感,肉茎在自己不断的抖动着,内里的肌肤像是想要避开里沙的趾甲,做着本能的反应。

我知道一旦被里沙释放,那种快感绝对会令我疯掉,犹如从高空坠落谷底,并且越高越疼。

"里..里..里沙...放过...我..我吧!"我用着痛苦的声音哀求着。

"快说!"

"..."

"是吗?"

施与肉茎压力的那只肉丝脚只是轻微的一松,后方的精液便迅速涌出,似乎是要冲破里沙的趾甲阻隔,往上撞去,却始终撞不穿,唯有相互打在尿道周围的敏感肌肤处,快感比平时射精强烈了几百倍,却得不到丝毫的释放。

而里沙在确认好我不会射出来后,她的那只空出来的肉丝脚便开始继续推动着射精反应,脚底板踩住肉囊,压着其中的玉丸不断的转动,感受到射精管一阵一阵收缩,又被弄出来了几波子孙液。

"快说!!!"

"里...里沙.....啊啊啊啊.....我快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别弄了啊.....我说啊!"

"嗯?"肉丝脚停了下来。

"是...是...风俗店的那位小姐...帮我弄得足交,就这一位了。"

里沙听到后,面色一缓,又变成了温柔可人的人妻样。

"嗯,这还差不多嘛!夫君~~❤!嘛!曾经去过风俗店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的说呢,但是以后希望不要瞒着我了哦!就算是坏事,也~不~行~的~说~哦!夫君~~~❤!"

"嗯..."我点头,强颜欢笑,早知道随便撒个谎了。

"那么,夫君,马上要到会社的说呢,要赶紧处理下啊!"

"里沙..你!"

"嗯嘤~!"

里沙捏住肉茎,不让肉汁随意射出,随后,她拉开安全带,臻首凑了过来,两瓣嘴唇刚刚还涂抹过鲜红的唇膏,将我的肉茎含了进去,那条粉嫩的小舌刷弄着龟头,红唇在口腔的吸力的作用下,紧紧地包住肉茎,随后手一放开。

"啊!里沙,我射了!"

"嗯。"

"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

待射精完后,里沙邀功似地张开她的小嘴,让我看清堆积在她舌床上的白色液体,随后喉咙一动,全部吞进去了,眼角还留着幸福的笑意,随后将裤链衣服之类整理好。

"到了呢!辛苦你了呢!"真是一趟辛苦的通勤啊,今天的精力全部被里沙给吞进去了。

"hai!龙川课长!"

......
lwjs: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喔喔这个拷问棒啊~什么时候上亲子丼?
weiwei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lwjs:2019-09-06 16:01 喔喔这个拷问棒啊~什么时候上亲子丼?
最后,里沙除了勾引上司外,总得要有一个正常母亲的形象吧
wsswk: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周指活系列
twlzcnm12138: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等更新.
Mn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哇哇,很不错
言峰绮礼: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gkd
zxyw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修罗场冲鸭!
yzz9977554: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明日香!明日香!明日香!
今宵: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weiweian:2019-09-06 17:22
lwjs:2019-09-06 16:01 喔喔这个拷问棒啊~什么时候上亲子丼?
最后,里沙除了勾引上司外,总得要有一个正常母亲的形象吧

看了那么多榨精文之后我居然思考了一会作者说的话……

果然不管是道德伦理上还是思想上我都已经偏离常理了🐴……

但是果然还是希望看到纯爱情节啊😭😭😭
上白浊慧音: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gkd!!!
triplility: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好看留名赞。
mzh11111: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真的牛逼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