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snake4021: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加油楼主加油
今宵: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求更求更
Getshenguixiong: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求更
gongkai12302: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很期待后续这个人物剧情设定很喜欢
GP___02: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肉戏写的真赞
感谢创作!
wsswk: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催更
weiwei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QQ:3325767023
weiwei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高潮余韵,是里沙泛起水蜜桃红的鬓角,倩倩一笑,是里沙表现出人妻温柔的眼波,我痴醉地望着赐予我最终追求的女人,这个年龄的里沙正如盛夏里的水蜜桃那般诱人,鲜艳欲滴的外表下是一颗情意多汁的心,自上之下无一不绽放出女性最迷人的风采姿容。

而自里沙坐在我身上起,她两只美眸便从未移开过我的脸半刻,两条双腿伴随着她的爱意迸发愈加紧锁住我的下肢,虽然引人注目的是里沙她带着两点红晕的水滴型乳房,可里沙里沙紧锁大腿的示爱方式令我不得不与她含情脉脉的眼神直直对视。

自始至终,我的肉茎被黑丝破口处的花穴温柔地裹含在体内,一刻也没有分离过,不论是喷射前的坚硬肉茎还是喷射后软弱的肉茎,从未停止过感受里沙花穴里的动人温情,那温热的穴肉花壁此时正随着里沙引人迷醉的呼吸,做着发情的收缴,内里纤弱的穴肉刚刚还因交淋过的滚烫汁液颤栗不已,女主人也已经停下了下肢丰臀的上下运动,甬道还是不断收缩,变得细窄,而穴芯的中心,是无能的肉茎,只能被穴肉继续挤压欺负着,好好地浸染上里沙的花蜜。

"一郎君~❤!!!"
随之而来的则是里沙的香吻,微启的红唇贝齿之间还粘着唾液银线,似是里沙有意将自己口腔中的唾液弄得黏腻不堪,微微裹着小舌,轻闭双眼,一副任君采摘的可爱模样袭来。
见到里沙如此相邀,只好上半身起身,吻住她的嘴。
"咝~!"
怎料和里沙的第一次接吻,舌头相触时却是电感传来,本以为只有初吻才有触电感受的,她拉回头,脸颊变得更红了,缓缓睁开眼帘,动情的望着我,眼神中带着怯怯地幸福笑意,
"一郎君的初吻,我收下了哦!"
伴随着她柔柔弱弱的嗓音落下,里沙又闭上眼,温柔地贴上来,她的小舌卷起,将我的上颚弄得痒痒的,感受着口腔中不时的触电感,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她下身的穴肉也是愈发收紧,愈发嗜血起来,她两条黑丝腿使劲往我的后腰处一环,伴随着她感情的高潮,死命夹住,将下身的花穴继续往肉棒的深处推进,两半蚌肉挤开除肉棒之外无用的皮肤,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耻骨上,而肉棒被花穴深处吞噬掉了。

口中是温柔夺命的里沙香舌,下身却是榨尽生命精华的里沙穴肉。

香舌继续的裹搅,黑丝臀继续的往里压紧。
"呜呜呜呜~!"不成规则的声音。
又喷射了,仅仅被里沙索吻,仅仅被里沙的黑丝屁股压住,又仅仅被里沙的黑丝腿夹住,一发一发的,从肉茎里喷射,却并没有染在花壁穴肉处,而是直接射进了宫口,全部被收纳在里沙的子宫内了。
此时里沙敏感的子宫似乎承受着滚烫汁液的灌浇,她嘴中的小舌在身下滚烫汁液的刺激下做着疯狂的裹搅,她似乎因为过烫的刺激想要紧咬住贝齿渡过难关,可却因为我在内,每次放下的贝齿压在我的舌头上欲要咬合时,里沙又会努力张开。
她的盖上的眼帘在颤抖着,她可爱的两腮在颤抖着,
"嘤..嗯...嗯....嗯"她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里沙,实在受不了就先休息吧!"
"不~!一郎君~!我还要!"里沙的眼神充满了坚定,又立马闭上眼索吻,这回她柔弱的娇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将我紧紧抱住,丝毫不想分离,下体颤抖的蜜壶又压紧了几分。
"嘤~!"她被烫得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呻吟,黑丝臀在剧烈地打着摆子,左右晃荡,顺滑的尼农布料被带动着在我两腿间研磨。

也难怪会是这种反应,料想一个女人,连作为女性象征最神圣的子宫都被顶开,而宫腔内还要直接承受滚烫的汁液浇灌,那种感受可不是每个女性都能承受的!也正因为是女性,所以天生有一种贴靠强大男性的感受,天生会追求被优秀男人插入的感觉,这是她们基因决定的,是始终无法脱去的最终愉悦基因,而我,可能恰巧做到了这一点,所以,里沙会忘情地向我靠拢,将她身体最美妙的姿态呈上,正如现在里沙的宫腔在已被填满了我的子孙汁,小腹不断地膨胀隆起,而里沙却仍未停止索求我的汁液。

"里沙,我..."我望着里沙迷离的媚态,身体已经吃不消了,曾经习惯性拒绝里沙的我此刻竟然无法说出拒绝的字眼。

"我要~!啊~~!"
身后里沙的黑丝双脚紧紧攀住我的腰,里沙的黑丝腿开始一段一段的节奏夹紧,开始了不断地上下挺动腰肢,左右挪动黑丝臀,而她的头后仰着,着重用宫口摩擦着我的龟棱,黑色尼龙布料的摩擦着我的肌肤,推动的则是名为里沙的‘花穴榨精机器’。
"嘤啊~!"
又是欲要喷射的感觉,这回是快要竭尽全力的感觉了,精华快要出去时,身体仿佛蜡烛一样快要燃烧至尽,压倒性的快感袭来,花穴裹夹着凹凸不平的穴肉,一层层环绕住我纤弱的龟头,里沙将黑丝美臀往前一凑,两人的性器互相贴紧挤压,再挺动腰肢,借着腰肢的摇晃,用内里的穴肉裹夹着肉茎往外一刮滑,穴肉的褶皱被翻开一一与肉茎摩擦。
"啊~里沙~我又要!"不知道是否已射尽,导致这回的喷射高潮拖得老久,我始终逃不开身体内的濒死感,或许这发射去,我就彻底步入坟墓,精尽人亡。
"啊~!里沙,呜呜呜~!"高潮喷射时分,里沙又吻住了我的嘴,痒痒的小舌分享去我射精时的快感。
"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
一发一发的,已是停不下来,一发一发的,填满里沙的子宫,高压下爆出,又继续在花穴内堆叠,感染到子孙汁液的穴肉立马贴来。
"噗呲~噗呲~噗呲~~~~~~~!啊啊啊....里沙.....快停下啊!"
"嘤哼~!"里沙的黑丝臀不断地裹着肉茎摇摆,里沙宛如一个马背上的英气少女,她紧咬牙,双腿驾驭着身下的马往前奔腾,黑丝臀不时地因为马的剧烈晃荡而抬离马背,而她会立马收紧小腿,猛烈地将胯部砸回予以惩罚,而每次的猛烈一砸,大量的子孙汁液喷发出来。
"啊啊啊~!里沙~!"
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闪过一道白光,带着晕晕虚弱的感觉,再也承受不住里沙黑丝胯部猛烈的砸击,身子向后仰去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
"里沙...."我的意识恢复过来。
"啊~,龙川课长,太好了,终于醒了,我还在想要不要..."里沙陷入沉思,在我投来疑惑的神情时,她巧笑了一下。
里沙的头一直贴在我胸膛处,从睡眼惺忪中醒来,伸了个懒腰起身,挺了挺傲人的胸脯,下意识地还遗留着课长的尊称。
"里沙..."
"啊!真是抱歉呢!课长大人!"里沙慌张道。
揭开被子,才发现她在昨夜一直紧贴着我,下体也从未分开过,花穴正紧紧地压在我的小腹处。
里沙双手撑着床板,保持着鸭子坐的姿势将黑丝屁股缓缓的向上抬,而肉茎也在迎接着新一天的早晨而变得昂扬挺立,肉茎被一寸一寸的吐出来,上面还残留着白沫,看来,大部分精华已经被里沙消化掉了。
"里沙,这样会不会怀孕啊?"
"当然会啊,我的子宫里面可是满满地装上了课长大人的子孙汁哦!嘻嘻嘻~~!"
"啊~!不好吧!"
"都三十岁了,是时候生孩子了!课长大人!"里沙甜蜜地笑着。
...
和里沙洗完澡后,就退了房,昨天明明都被榨晕过去了,今天为什么这么快就恢复了,元气满满,被里沙牵着手的我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
"那我送你回家吧!里沙!"
"嗯!"里沙带着甜蜜的笑意。

里沙的住处,
"我回来了,今天有客人要来噢!"里沙进屋后喊道。

"tatatata~"
少女从楼梯处走下来。
"妈妈,是谁啊?"少女漫不经心问。
突然,看到少女的模样后,我顿时一惊,而少女脸色也有些异样。
"嗯,这位是妈妈交的男友哦,叫龙川一郎,你先叫龙川叔叔吧!"
...
chenraccoo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终于和自己女儿见面了,期待后续
shtyy9: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哦吼,休闲党的胜利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