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

snake4021: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加油楼主加油
今宵: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求更求更
Getshenguixiong: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求更
gongkai12302: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很期待后续这个人物剧情设定很喜欢
GP___02: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肉戏写的真赞
感谢创作!
wsswk: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催更
weiwei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QQ:3325767023
weiwei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高潮余韵,是里沙泛起水蜜桃红的鬓角,倩倩一笑,是里沙表现出人妻温柔的眼波,我痴醉地望着赐予我最终追求的女人,这个年龄的里沙正如盛夏里的水蜜桃那般诱人,鲜艳欲滴的外表下是一颗情意多汁的心,自上之下无一不绽放出女性最迷人的风采姿容。

而自里沙坐在我身上起,她两只美眸便从未移开过我的脸半刻,两条双腿伴随着她的爱意迸发愈加紧锁住我的下肢,虽然引人注目的是里沙她带着两点红晕的水滴型乳房,可里沙里沙紧锁大腿的示爱方式令我不得不与她含情脉脉的眼神直直对视。

自始至终,我的肉茎被黑丝破口处的花穴温柔地裹含在体内,一刻也没有分离过,不论是喷射前的坚硬肉茎还是喷射后软弱的肉茎,从未停止过感受里沙花穴里的动人温情,那温热的穴肉花壁此时正随着里沙引人迷醉的呼吸,做着发情的收缴,内里纤弱的穴肉刚刚还因交淋过的滚烫汁液颤栗不已,女主人也已经停下了下肢丰臀的上下运动,甬道还是不断收缩,变得细窄,而穴芯的中心,是无能的肉茎,只能被穴肉继续挤压欺负着,好好地浸染上里沙的花蜜。

"一郎君~❤!!!"
随之而来的则是里沙的香吻,微启的红唇贝齿之间还粘着唾液银线,似是里沙有意将自己口腔中的唾液弄得黏腻不堪,微微裹着小舌,轻闭双眼,一副任君采摘的可爱模样袭来。
见到里沙如此相邀,只好上半身起身,吻住她的嘴。
"咝~!"
怎料和里沙的第一次接吻,舌头相触时却是电感传来,本以为只有初吻才有触电感受的,她拉回头,脸颊变得更红了,缓缓睁开眼帘,动情的望着我,眼神中带着怯怯地幸福笑意,
"一郎君的初吻,我收下了哦!"
伴随着她柔柔弱弱的嗓音落下,里沙又闭上眼,温柔地贴上来,她的小舌卷起,将我的上颚弄得痒痒的,感受着口腔中不时的触电感,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她下身的穴肉也是愈发收紧,愈发嗜血起来,她两条黑丝腿使劲往我的后腰处一环,伴随着她感情的高潮,死命夹住,将下身的花穴继续往肉棒的深处推进,两半蚌肉挤开除肉棒之外无用的皮肤,重重的压在了我的耻骨上,而肉棒被花穴深处吞噬掉了。

口中是温柔夺命的里沙香舌,下身却是榨尽生命精华的里沙穴肉。

香舌继续的裹搅,黑丝臀继续的往里压紧。
"呜呜呜呜~!"不成规则的声音。
又喷射了,仅仅被里沙索吻,仅仅被里沙的黑丝屁股压住,又仅仅被里沙的黑丝腿夹住,一发一发的,从肉茎里喷射,却并没有染在花壁穴肉处,而是直接射进了宫口,全部被收纳在里沙的子宫内了。
此时里沙敏感的子宫似乎承受着滚烫汁液的灌浇,她嘴中的小舌在身下滚烫汁液的刺激下做着疯狂的裹搅,她似乎因为过烫的刺激想要紧咬住贝齿渡过难关,可却因为我在内,每次放下的贝齿压在我的舌头上欲要咬合时,里沙又会努力张开。
她的盖上的眼帘在颤抖着,她可爱的两腮在颤抖着,
"嘤..嗯...嗯....嗯"她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里沙,实在受不了就先休息吧!"
"不~!一郎君~!我还要!"里沙的眼神充满了坚定,又立马闭上眼索吻,这回她柔弱的娇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将我紧紧抱住,丝毫不想分离,下体颤抖的蜜壶又压紧了几分。
"嘤~!"她被烫得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呻吟,黑丝臀在剧烈地打着摆子,左右晃荡,顺滑的尼农布料被带动着在我两腿间研磨。

也难怪会是这种反应,料想一个女人,连作为女性象征最神圣的子宫都被顶开,而宫腔内还要直接承受滚烫的汁液浇灌,那种感受可不是每个女性都能承受的!也正因为是女性,所以天生有一种贴靠强大男性的感受,天生会追求被优秀男人插入的感觉,这是她们基因决定的,是始终无法脱去的最终愉悦基因,而我,可能恰巧做到了这一点,所以,里沙会忘情地向我靠拢,将她身体最美妙的姿态呈上,正如现在里沙的宫腔在已被填满了我的子孙汁,小腹不断地膨胀隆起,而里沙却仍未停止索求我的汁液。

"里沙,我..."我望着里沙迷离的媚态,身体已经吃不消了,曾经习惯性拒绝里沙的我此刻竟然无法说出拒绝的字眼。

"我要~!啊~~!"
身后里沙的黑丝双脚紧紧攀住我的腰,里沙的黑丝腿开始一段一段的节奏夹紧,开始了不断地上下挺动腰肢,左右挪动黑丝臀,而她的头后仰着,着重用宫口摩擦着我的龟棱,黑色尼龙布料的摩擦着我的肌肤,推动的则是名为里沙的‘花穴榨精机器’。
"嘤啊~!"
又是欲要喷射的感觉,这回是快要竭尽全力的感觉了,精华快要出去时,身体仿佛蜡烛一样快要燃烧至尽,压倒性的快感袭来,花穴裹夹着凹凸不平的穴肉,一层层环绕住我纤弱的龟头,里沙将黑丝美臀往前一凑,两人的性器互相贴紧挤压,再挺动腰肢,借着腰肢的摇晃,用内里的穴肉裹夹着肉茎往外一刮滑,穴肉的褶皱被翻开一一与肉茎摩擦。
"啊~里沙~我又要!"不知道是否已射尽,导致这回的喷射高潮拖得老久,我始终逃不开身体内的濒死感,或许这发射去,我就彻底步入坟墓,精尽人亡。
"啊~!里沙,呜呜呜~!"高潮喷射时分,里沙又吻住了我的嘴,痒痒的小舌分享去我射精时的快感。
"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
一发一发的,已是停不下来,一发一发的,填满里沙的子宫,高压下爆出,又继续在花穴内堆叠,感染到子孙汁液的穴肉立马贴来。
"噗呲~噗呲~噗呲~~~~~~~!啊啊啊....里沙.....快停下啊!"
"嘤哼~!"里沙的黑丝臀不断地裹着肉茎摇摆,里沙宛如一个马背上的英气少女,她紧咬牙,双腿驾驭着身下的马往前奔腾,黑丝臀不时地因为马的剧烈晃荡而抬离马背,而她会立马收紧小腿,猛烈地将胯部砸回予以惩罚,而每次的猛烈一砸,大量的子孙汁液喷发出来。
"啊啊啊~!里沙~!"
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闪过一道白光,带着晕晕虚弱的感觉,再也承受不住里沙黑丝胯部猛烈的砸击,身子向后仰去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
"里沙...."我的意识恢复过来。
"啊~,龙川课长,太好了,终于醒了,我还在想要不要..."里沙陷入沉思,在我投来疑惑的神情时,她巧笑了一下。
里沙的头一直贴在我胸膛处,从睡眼惺忪中醒来,伸了个懒腰起身,挺了挺傲人的胸脯,下意识地还遗留着课长的尊称。
"里沙..."
"啊!真是抱歉呢!课长大人!"里沙慌张道。
揭开被子,才发现她在昨夜一直紧贴着我,下体也从未分开过,花穴正紧紧地压在我的小腹处。
里沙双手撑着床板,保持着鸭子坐的姿势将黑丝屁股缓缓的向上抬,而肉茎也在迎接着新一天的早晨而变得昂扬挺立,肉茎被一寸一寸的吐出来,上面还残留着白沫,看来,大部分精华已经被里沙消化掉了。
"里沙,这样会不会怀孕啊?"
"当然会啊,我的子宫里面可是满满地装上了课长大人的子孙汁哦!嘻嘻嘻~~!"
"啊~!不好吧!"
"都三十岁了,是时候生孩子了!课长大人!"里沙甜蜜地笑着。
...
和里沙洗完澡后,就退了房,昨天明明都被榨晕过去了,今天为什么这么快就恢复了,元气满满,被里沙牵着手的我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
"那我送你回家吧!里沙!"
"嗯!"里沙带着甜蜜的笑意。

里沙的住处,
"我回来了,今天有客人要来噢!"里沙进屋后喊道。

"tatatata~"
少女从楼梯处走下来。
"妈妈,是谁啊?"少女漫不经心问。
突然,看到少女的模样后,我顿时一惊,而少女脸色也有些异样。
"嗯,这位是妈妈交的男友哦,叫龙川一郎,你先叫龙川叔叔吧!"
...
chenraccoo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终于和自己女儿见面了,期待后续
shtyy9: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哦吼,休闲党的胜利
snake4021: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牛啊,加油楼主
snake4021: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牛啊,加油楼主
snake4021: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等更中,好文章
sp_chenjie: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厉害厉害 双收 梦想生活
lwjs: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是真的好,敲碗等更!
冰河葬寒心: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惊天地泣鬼神
weiwei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自里沙以及明日香迁居过来已经是晚上时间了,带着两位母女特别是‘刚来的’明日香介绍了一下屋子的大概,

里沙便主动请缨,承担了一个家庭主妇的职责,仅靠冰箱里的少量食材,做出了大量的美味佳肴,我和明日香都吃得饱饱的。

"今晚早点睡,明天爸爸早起送你去学校"

明日香对着我瞥了瞥嘴,头一歪,轻蔑的神色自然是不把我放在眼里的意思。

"明日香!"里沙的声音变得有些愠怒了。

"哼!"

"那个,亲爱的!你先去吧!❤"愠怒的神色转头看向我时,却立马变为温柔可人的人妻。

随后在明日香敌意的目光下,回到房间,沉下身躯倒在了大床上。

没过多久,就听到屋外吵闹的声音。

"明日香,我这些年是白将你带大了,你怎么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呢?"里沙质问。

"礼貌?对这种人需要礼貌吗?"明日香的声音仿佛极为不满。

"请不要用这种人去形容他,他可是你的父上大人!!!"里沙斩钉截铁说道。

"哼!"

"你!"

怒不可遏的里沙想要挥手打下,然而明日香已是梨花带雨。

"你打吧!从小到大,我就没有爸爸,我以后也不会再有爸爸的!!!"明日香踏着拖鞋声气鼓鼓地走向了归属于她的房间,随后“咚!”的一声,门被合上了。

留下里沙哀怨的叹气声。

"一郎君,不要怪她,好吗?她也是没办法,从小就没有享受到过父爱呢。"

里沙带着幽幽歉意迈着莲花般的步子进了门,灰色的裤袜脚踩在高档的木制地板上,那份脚肉的柔软完全被地板的触声给衬托出来,正当我仔细聆听时,里沙却是上了床,撩起那套白色的睡衣裙,两条灰丝美腿已是坐于我胯下的两边。

"呐!一郎君,再给予她一段适应时间,好吗?"里沙已经是垂下头,不断轻撩一下她的橘色发丝,而她两大腿根之间单纯附着灰丝的臀缝已经是贴合在我愈发坚硬的肉棒周围,只需要我应一声,她便会挪动她的灰丝美臀,用她两腿之间只余丝袜覆盖的耻户,对我进行温柔的人妻侍奉。

"嗯。"

果然,她开始缓缓晃动了,似乎是保留着刚开始的羞涩,还是那么轻轻缓缓地,不过确确实实地让我隔着睡裤的巨鸟好好地体会了下臀缝间的灼热气息。

"老公~我爱你哦!"里沙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说着,上半身已经是伏下,臻首凑进,喷薄香气,一对蜜桃般的双唇已是凑来,粉嫩小舌像是最灵巧的鱼儿,在我嘴中摩挲,

而在同时,里沙的膝盖夹住我的腰,

里沙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将我的睡裤连同内里的内裤一并往下褪,两只丝袜脚往一踩,极为干净利落,下半身完全裸露下来,接着跪伏在床板上的两只灰丝膝盖顶住床板,再将她那丰满的蜜桃灰丝臀向后一翘,即使我躺于床上,也能透过里沙的耳根边的发丝欣赏到,那挺翘无比的杀人美臀在室内白炽灯光下的诱人,原本就已经是极度的丰满并且令异性心血澎湃了,而在再加上一层灰色裤袜的包裹之后,更是令人血脉喷张,翘起的灰丝蜜桃臀仿佛是满月时分的一只狼王,在对着银色的“月光”嚎叫着,而“它”,马上就要嘴刃她身下的猎物了。

果然,在里沙翘起灰丝臀做出一个开动状之后,便扑向今晚的猎物了。

看来,今晚的她能展现出真正的姿态了,灰丝臀向下压来,凑动着外附灰丝的蜜户,两半蚌肉极为小巧诱人,将灰丝撑出她的户型,阴蒂之上还包着一层矮矮的阴户肉,她继续往我上半身凑来,利用她的上层的袋状蜜肉,将我挺翘贴在腹处的肉棒龟头缓缓套住,然后灰丝臀往后拉,动作极为灵巧地将我坚挺的龟头拨离我的小腹,途中灰色裤袜的丝滑触感在耻户的加热下放大了无数倍。

口中的里沙小舌离去,她作出了一个调皮的暧昧笑容,双臂撑在我的头两边,作出了一个平板支撑状,同时外层的蜜户套住我的龟头,在不断地打着转,将尼龙的触感完全的打在了我敏感的龟头上,同时龟头将她的耻户处的丝袜顶得愈来愈向里深入。

"咝!"见我发出舒服的声音,里沙眼角的笑容愈发的得意,开始大胆的动起来,原本膨胀地紧紧贴在小腹的肉棒此时被

她的外层小穴拖动地,幅度愈来愈大,根部也是传来被四处拖曳的疼痛的感,而那种大幅度的摇摆美臀,却将龟头处的丝袜触感放大,颇有一种丝袜足交按摩的感觉,不过,我的根部也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里沙外层穴肉的柔软,反作用力下,将她的穴肉挑得泥泞不堪。

"嘤啊~啊~啊~! "里沙闭上眼不由自主地发出害羞的声音。

"怎么?你不是说你老公的龟头很贫弱吗?现在怎么,就受不了了?"

"哼~!像你这种贫弱的龟头!"里沙幽怨一声,嘴上不服输道,显然是被我纤弱的龟头钻得她的裤袜蜜穴口一片狼藉,并且内部还有几滴蜜汁在撑开的灰色丝袜内部游荡,里沙像是想到一个法子,她挺起美臀,手指在蜜户开口处戳了戳,内里的汁水全部顺着那个被指甲破开的小口缓缓流出。

"我倒要看看呐!。"

说着她除膝盖跪着,上半身整个直立起来,同时朝自己胯下看去,调整硕大丰满的肉臀堆在龟头的上方,她的双腿往里夹紧,利用大腿根将肉茎彻底夹住,随后促使我的龟头寻找到那个小破口后,便开始三百六十度旋转起来。

"呲~!"身上的里沙臀部这一旋转一来,瞬间感觉快要酥死了,三十岁的里沙虽然小腿纤细绝美,但她的大腿可是极为丰满的,大腿肉将灰丝裤袜撑得极为诱人,而此时,不同于刚开始的只摩擦龟头,她可是整个大腿都利用了上来,灰丝大腿肉将我的肉茎给的环住,上面的肉穴将我的龟头给套住,缓缓的拖动着穴肉摩擦,整个肉茎,完完全全地处在了里沙的处置之下。

"hola~!"伴随着里沙的一声得意与张扬的叫嚣,她臀部倏地一甩,大腿肉连同外部的蜜穴口瞬间来了个回转,整个肉茎受到了一次三百六十度的灰丝大腿肉摩擦。

"咝~!"

"hola~!"又是一次臀肉回转,这回速度更加快了。

"里沙...轻点...!"

"咯咯~!"听到我说的话后,里沙立马改为温柔的摩擦,利用两腿之间的灰丝温情地刷弄着肉棒。

可正当我放松下来闭上眼,准备慢慢享受这如同日光浴一般温和的快感时,里沙的美臀却突然猛地一个回转。

"hola!"

"啊~!"

这强烈无比的灰丝臀肉旋转却是带着触电感而来,电得我下肢一阵哆嗦,而始作俑者,却是嬉笑着脸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hola!~hola!~hola!"

"~啊~啊~啊!"

一瞬间打出三个臀肉回转,我自然是受不了。

"里沙~!!!"

"好的,夫~君~❤"里沙从调皮中又重回那份人妻般的温柔,又开始轻轻柔柔的摩擦抚慰,灰丝美臀在打转时会往下压坚挺的肉茎,在回正挺直时又会带动大腿肉处的灰丝回勾我的龟棱,每一次里沙人妻的温柔流转都会将我带上一个快感的高度。

"hola!"里沙突然又恶作剧一般的甩动臀部,我瞬间像抽风了一般。

"啊~!里沙,不是说不要这么快吗?"

"嘻嘻!你们男人不是最喜欢九浅一生的方式吗?看招!Hola~!"

"啊~!"

"不行了,里沙小姐,我快撑不住了!"

"哈?真没用呢!"里沙停下来,用手指抠了抠下体处,"嗯!裤袜马上就破了呢!麻烦夫君好好忍住,人家要用全力了呢。"

里沙话毕,我开始咬紧牙关,开始迎接里沙的猛烈灰丝臀挪攻击。

里沙见状,却是一副极为玩味的表情,仿佛是期待着目睹接下来我狂喷四溅的狼狈样子,她跪在床板的膝盖又稍稍调整了下位置,紧紧地夹住我的胯部,她直立起并郑重地吸了一口气,随后美臀往下压去,待接触到龟头后又确认地打了几个转。

"嗯!"里沙像是很满意这个姿势,开始缓缓的动了。

里沙的每一次挪臀,我的龟头尖端都会研磨里沙灰丝裤袜处的小口,小口越来越大,里沙挪臀的速度也越开越快。

"啊~啊~啊!好~快~啊!"

终于,里沙的丰臀来回打转的速度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而那灰丝臀在里沙腰肢的疯狂扭动下,一波一波的产生了灰丝臀浪,而里沙操控地极为熟练,每当完成一个回转时,她的臀肉会立马放松,此时因为迅速放松而产生的臀部软肉传递至里沙的大腿根将那份柔软打在我的肉茎上。

一波一波的,极为快速,没过多久,我也要喷射了。

"里沙...我要...射了啊啊~!"

里沙眼中流露出的轻蔑一览无余,而她的灰丝臀丝毫没有要减速的意思,甚至是更加卖力的摆动。

"啊啊!"

"啊~啊~噗呲~噗呲~噗呲~~噗呲~~噗呲~~!"

被环绕在中心的肉茎,仿佛是一个被欺负的小孩,已经被欺负得流出了懦弱的眼泪,却依旧没有换来灰丝臀的可怜,依旧拳脚相加,想要逃跑,却四处碰壁,被大腿惨绝人寰地拍打阻隔。

"噗呲~噗呲~噗呲~噗呲~~~~!"

"里沙....快...停下.....我快....受不了了啊~!!!"

"嗯哼哼!"里沙极为得意,看到我的软弱后,露出残酷狰狞的笑容,伴随着我止不住的喷射,下体的灰丝臀浪可从未有一丝缓和的余地,相反,还愈加兴奋的鼓动起她全身的肌肉,将整个身体的力气都用在她的灰丝臀上。

"里沙..."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喷射是这样漫长,为什么止不住的喷射,已经超过了我的想象,我在阻止里沙的时候已经是极为虚弱的声音了。

或许,这才是里沙真正的面目吧,温柔可人的人妻外表其下,其实是一颗嗜虐的心,而那只蜜桃灰丝臀,就如同她膨胀的野心那样,那般丰硕而具杀伤力,不断晃荡的水蛇腰肢,承载着里沙内心的征服欲,将灰丝臀之下的我榨干。

"噗呲~噗呲~噗呲~!"

终于停住了,而里沙也跟着停了下了摇动黑丝臀,她绝美的脸上显现出一副嗤笑表情,打量着已经将身下灰丝尽乎染白的那只纤弱肉茎,已经是有些疲软了呢,她伸出灵巧食指,一抹我龟头上的白色肉汁,伸进嘴中好好的品味了一番,然后,她就凝视着我,试图捕捉到此时内心的想法,那双眸子直勾勾地紧盯我,简直想要将我内心所想全部洞穿,她像是察觉到了我虚弱表情下内心掩盖住的恐惧,她便流露出高傲而又得意,只是身为人妻的身份让她注意到,或许该委婉些,舌头便裹动着口腔内的肉汁,妩媚一笑,做出一个极其浪荡的拉丝,以及一副欲仙欲死的表情,又回到了温柔人妻该有的样子呢。

"里沙...是你吗...?"

"ala~,夫君,怎么了?"里沙盈盈一笑,风情万种。

"额...没什么..."

完了,这一辈子都完了,就不该让里沙住进来的,早知道玩玩就好了呢!可是现在...

"夫君在想什么呢?"里沙突然凑了过来,两只宝石一般会笑地眼睛一眨一眨地,观测到我放大的瞳孔,她像是在小憩一般,娇躯压住我的肉棒,两条灰丝小腿向后直立翘起,纤细的双手轻浮地抚弄着我的下巴极脸颊,用着不能再亲密的距离打量着我。

"额...没什么。"

"里沙,那个,今天有些晚了,明天还要送孩子..."我眼巴巴地望向里沙的双眸。

然而,里沙并没有支声回应我,不如说,里沙并没有答应我,只是她保持着人妻的自我修养,不会表露出拒绝的姿态,或者说是...

嗯...就连最基本的商量余地也失去了。

而此时,正当我和里沙纠缠时,卧室的门静悄悄地被打开了一条门缝,一只眼睛凑了过来。

......

(未完待续)
zxywan: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冲冲冲!母女之间的修罗场想想就刺激!
snake4021: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期待啊,继续努力楼主
yzz9977554:Re: 身为中间管理层的我对某贫困母女的恻隐之心(丝足向)
啊啊啊~想看明日香的戏份!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