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雾》现代/卧底 (10.9 更新第9章)

瓜码:《黑雾》现代/卧底 (10.9 更新第9章)

1.
2021年8月3日 北京
金南原在哈瓦那被捕后,我立刻启程赶回了中国。
六年半的卧底生涯,一起牵扯全球的特大毒枭暴力公司案,终于随着金南原被扣押后恶狠狠看向我的那一眼而画上句号。我不敢多逗留,金南原“暗鸦”公司的余党已经知道了我的卧底身份,必须尽快回到中国才能得以脱身。
三个月前,我从电视机上得知了暗鸦董事长金南原和其两位女儿被引渡至美国接受审判的新闻。他们被判处了三十年大牢。
我本以为组织能给我放个长假,没想到在给我匆匆颁发一枚勋章后,他们立马把我派往了下一个任务。这次在中越边境的望翰城(虚构)。我很喜欢这个地方,既有现代都市的伟岸繁华,也不失山水园林的自然风味。不过,一想到到这个地方是为了执行一项也许会搭上命的生死任务,我就无心在意这个城市美丽与否了。
“白塔公司,表面以贩卖药物为由,暗地里毒品,军火,禁药,黑色产业无处不沾。”老黄把目标公司的文件拍到我眼前,“跟暗鸦比起来,白塔真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暂时还没在中国境内猖狂获得,但在几个东南亚国家和东欧,南欧,中东,他们已经是声名远扬了。”
“这么厉害?”
“他们的老总,据我们的线人报道,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这女人绝色天姿,几乎是单纯凭借出卖肉体就俘获了柬埔寨新国王,现在他们垄断了柬埔寨的所有命门产业链,整个国家被一个异国公司控制住了。最要命的是,他们的军火实力十分强大,有遍布整个东南亚和中东的私人武装部队。前几天刚和保加利亚边防军血战一场,保加利亚方面跟我们取得联系时简直气坏了。这家公司的保密系统做的非常好,我们根本不清楚他们在中国境内到底有多少武装,所以我们需要间谍。”
“以什么身份?”
“白塔公司从美国聘请的台裔杀手,叫做吴山。白塔方面没有任何关于这个杀手的信息。他在乘火车从北京驶向望翰的时候被我们的人秘密截获,白塔方面不知道。”
“前几年让美国头疼死的超级杀手,你们怎么这么轻易就解决了?”
“轻易?”老黄苦笑一声,“光是买通他的前雇主,我们就花了几千万美刀。我自己都搭进去不少钱,这才刚到了他的行踪。为了抓捕他,我们搭进去三个干员的命。收拾收拾明天上路吧,我向你保证,这是你的最后一次卧底任务。这次完成,你就能在电视台的簇拥下上台领奖了。”
“我倒不是很想领奖。”我说,“只是六年六年地耗,谁受得住啊,我已经快三十了,个人问题不考虑么?”
“凭你这张帅脸,六十都有人要。”

8月5日 望翰
“白塔药物”四个大字高高地挂在华丽的大厦的最上面。从这里往南开车三十分钟,就进入了越南。确认过身份后,前台小哥带我到了四十八层办公室。办公室极其华丽宽敞,到处是珍惜古董和西洋风格的装饰。我以为这里就是老黄所说的那个天资绝色的老板,没想到只是白塔手下杀手组织的头目而已。更好玩的是,同样是个女人。我根本看不出这个女人和杀手二字有何关联,她穿着黑色的旗袍,露出两条美丽诱人的长腿,踏着名贵的黑色高跟鞋,气质逼人。她翘着二郎腿坐在旋转椅上。
前台小哥紧张地低声喘着气,带着我走到了女人的面前。还未等我开口介绍,他立马单膝跪下行礼,嘴唇贴了一下女人的右脚高跟鞋。
“凌小姐,这是美国赶来的吴山先生。”
我不知所措,这家公司的奇葩企业文化让我有点无所适从。我正考虑是否要如他一眼见过自己的新上级(虽然是以卧底的身份),凌小姐却先发话了。她以诱人而性感的姿势撑着自己的头,麻酥酥地说道:“我以为来的是个杀手,没想到来的是个男模。”
“小姐过奖了。”我故作腼腆地低头笑了笑。开玩笑,我在韩国把金南原的两个千金玩通的时候,靠的不就是这张脸吗?
“入乡随俗,来吧。”凌小姐翘起一条腿,头靠在靠背上,朝着我妖精似地笑了笑。
基本的职业素养并没有让我犹豫太久。双膝跪下,嘴唇轻轻贴在高跟鞋冰冷的外边上。
“按道理,应该是单膝。”凌小姐说,“但双膝看起来也不差,一个像骑士,一个像奴仆而已。”
好家伙,果然漂亮女人都喜欢满嘴跑火车。。。
“小王,先带他在公司走走吧,把他需要认识的人都介绍一下。这一趟也花了好几天时间,别让吴先生太忙太累了。”
从被唤作小王的人的嘴里,我了解到凌小姐叫做凌玥。他们的老总并不在这儿。出于人身安全的考量,她没有固定的据点。眼下据说在刚开拓的意大利安科纳处理打通到西欧的策略。




asdf12080:Re: 《黑雾》现代/卧底
赞背景设定和剧情,期待凌小姐武力表现,还是说是以手腕管理组织
banshee:Re: 《黑雾》现代/卧底
希望反派能赢……
banshee:Re: 《黑雾》现代/卧底
希望反派能赢……
qq4752452:Re: 《黑雾》现代/卧底
支持一下
2356278881:Re: 《黑雾》现代/卧底
支持反派
abc123def:Re: 《黑雾》现代/卧底
支持反派+1
diguomeiyoutanxi:Re: 《黑雾》现代/卧底
支持主角把反派一网打尽,最好把头抓起来枪毙那种
gzhys:Re: 《黑雾》现代/卧底
主角必须得赢啊,跟毒品扯上关系的都得死!
warriormark2005:Re: 《黑雾》现代/卧底
支持一下
ees:Re: 《黑雾》现代/卧底
和毒品扯上关系的都不应该有好下场
ees:Re: 《黑雾》现代/卧底
反派还是输了比较好
cuiyi:Re: 《黑雾》现代/卧底
输赢无所谓,期待后续肉文内容
cuiyi:Re: 《黑雾》现代/卧底
输赢无所谓,期待后续肉文内容
xmzg:Re: 《黑雾》现代/卧底
留个句号先
桐谷和人:Re: 《黑雾》现代/卧底
想起了龙泉升的那个足文,期待后续,加油,很好看
桐谷和人:Re: 《黑雾》现代/卧底
想起了龙泉升的那个足文,期待后续,加油,很好看
桐谷和人:Re: 《黑雾》现代/卧底
想起了龙泉升的那个足文,期待后续,加油,很好看
瓜码:Re: 《黑雾》现代/卧底

2
2021年7月 美国堪萨斯
金素媛和金安年两姐妹从埃德蒙顿局长的身体上跨了下来。身强力壮的局长摸着自己刚才被两位东方美人玩弄到高潮的性具,空落落地看着她们。
“这就没了?”埃德蒙德不无失落地问道,“这才刚进入正戏呢,美妞?”
两姐妹生得美艳动人,雪白光滑的肌肤,诱人火辣的身材,一举一动都充满贵气。姐姐金素媛笑道:“局长还没答应我们呢,再怎么做也没兴趣没感觉不是?”
密苏里州警局局长埃德蒙德叹了一口气:“三十年大牢逃起来哪有那么容易?这要是查出来,我和我的一家老小怎么办啊?”
“那也可以。”妹妹金安年故作委屈地嘟起了嘴巴,“那我们就进大牢,你继续当你的局长,我们进去。我们去受那些黑女人的暴行,三十年后带着一身的伤疤肮脏地走出这里。”
金安年笃定埃德蒙德是真心想把她们留下。她对她和姐姐的美艳十分有信心。也对男人的天性十分有信心。
“可别这么说,我的宝贝。”埃德蒙德坐起身,想要抱住金安年。
金安年气鼓鼓地闪开:“想要我的身体,但又不想帮我们忙,你到底爱不爱我们?”
“爱,爱,当然爱。”埃德蒙德跌跌撞撞地扑过来,浑身赤裸,眼睛里闪着未燃尽的浴火,想要捕获那具诱人的胴体。
金安年再次矫健地躲开。姐姐金素媛用眼神迅速传达了一个信号,但妹妹快速而坚决地摇头拒绝了。
二十三年的姐妹时光,这两人几乎形影不离,巨大的默契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传送出一条重要的信息。
金素媛趁这个机会杀了他。金安年不肯。
“你再说,我们是不是你这四十年来遇到的最美的姑娘?”
“是!我的小宝贝,别跑了,把这一次做完吧。”
“你就这么甘心把你最美的姑娘扔进大牢?”
埃德蒙德忽然镇静下来,一屁股瘫倒在地上。“我是真怕这个风险。。查出来不得了。”
金素媛赤裸的玉足搭在埃德蒙德的小鸡鸡上,轻轻地揉动着:“你随便找两个亚洲女人,偷偷绑票扔进大牢假装是我们姐妹二人不就好了?你想想,是两个你从来没有谋面的女人对你更重要,还是两个承诺服侍你一生的美人更重要?”
埃德蒙德只觉得被金素媛的足功带到了高潮。他惊呼着射了出来。金素媛笑了笑。也不管贱了一腿的精液,埃德蒙德的眼里全是欲望和贪婪,从小和无数男人打过交道的她觉得胜券在握。
“我的美人,对不起。嗷,对不起,让我帮您舔干净。”埃德蒙德伸出舌头就要扑过来,金素媛也不反抗。埃德蒙德跪在地上抨着她的脚,狂热地扇动着舌头。
两周之后,在埃德蒙德给二人租的公寓内,金安年杀死了他。
姐妹二人搞到了一切想从埃德蒙德那儿搞来的东西。钱和护照。他在密苏里并不一手遮天,但既然已经决心酿成大错,自然也就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只能不断接受姐妹二人一次又一次提出的要求。为了补偿,埃德蒙德几乎一天光顾一次,在两位东方魔女的夹击之下一次次被榨干身体。护照到手之后,金安年用双腿活活夹死了他。

圣路易斯
两姐妹进了一家黑帮杀手组织。搞钱。
黑帮头子起初并不清楚这两个亚洲女人到底是不是疯子,直到一分钟过后,金安年一人打翻了黑老大手下的五个打手。、


2021年八月 中国望翰
我再走进来凌玥的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有两个人。
凌玥不必多讲,第二个人 - 躺在她的脚下。
好像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很清秀,也有点肌肉。身子骨好像全都是伤疤。。不过好像,已经没了血色。
我乘着跪下亲吻凌玥高跟鞋的瞬当,瞟了瞟凌玥脚下的那个男孩。
果然,没有呼吸。
“特殊爱好而已,不必惊讶。我踩死了。”凌玥还是一贯的麻酥酥的声音,充满了只要是男人就抵挡不了的诱惑,“吴先生,你知道我们公司是怎么对待叛徒的么?”
“怎么样?”为什么第二天就找我谈这个话题?难不成已经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了吗?想着这个被活活踩死的男孩,我有一些战栗。我甚至没敢站起来,就一直跪趴在她脚下,眼睛刚好只能平视她搭在上面的一条腿的脚。也就是我刚刚吻过的那只高跟鞋。
凌玥也不喊我起来,还顺便把两条腿搭在我的两条肩膀上。
“十天前,从白塔走出去一个辞职的杀手。为了填补那个人的空缺,我们才从美国把你请过来。”液体在玻璃杯晃动的声音此时也有一些刺耳,应该是掌在她手里的红酒。
“所以,你的第一个刺杀任务,就是她了。”凌玥把一张照片丢下来,用高跟鞋把我的头往下压了压,让我更看得清一些。是一个长着短头发的女生。眉眼间全是逼人的冷淡与凛冽,“她很精明,不往国外跑,因为除了西欧,非洲和美洲,到处都是我们的根据点。她往中国内陆跑了,线人提供的信息是,她在北京。”
“她。。她是叛徒吗?”
“不知道,应该没有直接贩卖我们的信息。但是叛徒得被杀死,出走的白塔员工也得被杀死,所以她跟叛徒没什么区别。”
我的心一颤,好狠啊,这算是给我的下马威吗?




瓜码:Re: 《黑雾》现代/卧底

3
2021年 8月
意大利 威尼斯 市长办公室
马尔科·米利安是市长的儿子,刚从剑桥大学建筑学院学成归来的他在父亲的推手下凑成了一门与卢森堡公主的婚姻。婚礼完成过后,这位帅气的万人迷本该到卢森堡去当他的米利安亲王,但从小就不愿离家远行的他还是抽了三个月,带着妻子回故乡来了一趟,一是昭告父老乡亲,而是为了和自己的父母亲再做一个最后的道别。
市长的另一个儿子,也就是马尔科的哥哥,普利亚斯,是意大利最大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在威尼斯,他与白塔公司的总裁进行了一场长达三天的全封闭会谈。总之结果就是,在全意大利高声疾呼赶走臭名昭著的白塔公司的情况下,普利亚斯提供让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给白塔,并与白塔立即签约了几十个新项目。
马尔科是来向哥哥问责的。在罗马尼亚归入白塔手中之后,整个国家完全崩塌,毒品与枪支开放交易并完全被白塔垄断。这样惨痛的教训,普利亚斯居然视若罔闻,一意孤行地出卖了公司的利益,甚至打开了祖国通往地狱的大门!
他把哥哥和白塔集团的总裁约在了市长办公室内,意气风发的理想主义青年眼里满是愤怒。
卢森堡公主迪莉娅在门外等候丈夫。
迪莉娅很奇怪,丈夫刚进门的时候,房间里经常能听到马尔科暴躁的呐喊与厉声问责的声音,但三十分钟过后,居然很难听到一点点声音。
“可能是骂累了吧。”迪莉娅摇摇头,一向公主脾气任性的她推门而入,随后便看到了令她瞠目结舌的一幕:

一席白色风衣的东方女人坐在黑色无靠背的椅子上,一只脚正搭在了跪趴着的男人的背上,另一只脚则被一个西装革履的白人男子捧着。。舔了起来。东方女人生来一副贵气,说是国色天香也不为过。迪莉娅呆呆地看了半晌,迅速认出了跪在地上舔脚的人是自己丈夫的哥哥,对各种高级晚宴应付从容的普利亚斯!
迪莉娅尖叫一声,冲到东方女人的身前。东方女人缓缓张开眼前,看着这个受惊的小欧洲公主。
迪莉娅再仔细一看,原来那女人根本没坐在椅子上,而是坐在了。。马尔科的身上。
“马尔科!”迪莉娅气愤地大声叫了起来,“马尔科!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你。。你是谁!”
“迪莉娅公主,这是尊贵的邵小姐,从中国来的高贵客人。”普利亚斯微笑着说,用嘴把邵小姐的红色高跟鞋穿了回去。
邵小姐还是一副冰冷夺人的样子,只是把头撑到了一只手臂上。她索性将两只踏着高跟鞋的脚都踏在了普利亚斯的背上。普利亚斯不知怎地,竟然俯下头亲吻了迪莉娅的黑色皮靴。
“你在干什么!”迪莉娅后退了两步,随后立马冲过去,想把马尔科从邵小姐臀下拉出来,但普利亚斯抓住了她的脚腕:“我的公主,马尔科正在全心侍奉这位尊贵的小姐。”
“疯子,疯子。。”迪莉娅气急败坏,瘫坐了下来,不经意窥到了马尔科那若隐若现的陶醉笑容。
“我要告诉父皇,我要摧毁这桩婚约!”

邵月然对新药的研发十分满意。
这是白塔进行了整整五年的项目,聚集了全世界的科技精英,终于在上个月取得了重大进展。虽然实验部还未进行大规模实验,邵月然已经要了两瓶带到了威尼斯,亲自进行试验。
她把药倒到咖啡里,在普利西斯和马尔科喝下十五分钟后,药效已经明显起了作用。这种药的目的十分纯粹:
让男性对女性感到绝对的卑微与被征服感。
男性眼里的女性诱惑力越大,这种感觉就越大。

北京 一家地下钱庄
吴山是全世界最顶尖的杀手,但我不是。
我只是顶了吴山的名字而已。但起码,我是个精英杀手。我很少执行杀手任务,但每次都能顺利完成任务。在韩国的卧底任务时,我杀的人不多于五个。
在地下通道的一个小卖部大镜子后边,我找到了通往钱庄的路。灯火昏暗得出奇,也符合这个不敢见天日的灰暗地带的气息。下面人不多,只有六七个,我拔出匕首,吓走了所有人。我本以为这是一步臭棋,我担心我的刺杀对象:南映秋会随着人群一起逃出去。但这个女人显然有几分胆识,一脸镇静地坐在开账的房间外的椅子上。
“白塔的吧。”南映秋手里夹着一根烟,见我缓步走来也没有丝毫惊慌。
“凌小姐派来的。”我慢慢去摸黑色风衣背后的匕首。
“凌玥的狗,直说就行了。”她灿然一笑,拍拍皮靴的灰尘站起来,“她的脚好闻吗?”
我羞红了脸,虽然没有直接侍奉过她的脚,但起码当她的脚垫,也算是某种男人无法接受的羞辱。
“这是规矩,我也懂。”南映秋说,“另一条规矩是,新杀手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刺杀刚出走的杀手。”
“还有这个规矩?”我立马转移话题,但手里的匕首捏得越来越紧。
“我明天就走了,去加拿大,你们管不到的地方,从我这儿滚开,告诉你主子我死了,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南映秋擦拭着黑色的露指手套,“给你一个机会。”
我把这当做她示弱的信号,放松地笑了起来:“懦夫是我最看不起的人。”
说完,我起身飞踹一脚,南映秋反应及时,迅速躲闪,我踹到了背后的墙壁上。我一转身,立即打出一套组合拳,南映秋全程防守状态,让我有些自鸣得意。忽然,她的脚踏在墙壁上跳跃了好几米,等我再反应过来,她已经落下来,黑色的皮靴顶在我的胸口上,把我踹得连连后退。
“现在改变主意了吗?”南映秋脱下黑色外套,只穿着紫色的内衣。我不禁打量着这个女人。她有一种非传统的,也许可以被称之为英姿飒爽的美。但那对韩国姐妹的美丽我都见识过了,还会对这种女人把持不住吗?
“南小姐有些实力,这是不假。”我故作轻松地说,“但吴山这个名字,你可曾听说过?”
“美国第一杀手?”她皱了一下眉头,“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知道就好。”我借着桌子腾空而起,双拳下压朝她扑去。南映秋以我全然想不到的敏捷度立马挥出一道鞭腿,又一次击打在我的胸口上。我摔倒在地,但立刻改变战术,在地上扑向她的脚。南映秋被我抓到地上,我想凭借自己的力量优势控制住她,不料她在地上宛如一道水螅,灵活无比,一来二去,居然用双腿死死夹住了我的头。
“这是吴先生自己要求的吧?”南映秋把我固定在双腿间,轻松地往我脸上吐了口唾沫。我找准时机抽出背后的匕首,朝着南映秋的脸门刺去,她躲避不及,肩膀上挨了一刀。“什么美国第一杀手,不过只是搞阴招的流氓而已!”
剧痛感让她放开了我。我抓住机会,一脚把她踢到墙上。
“真行。。”南映秋惨笑道。
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便走到她眼前,掏出匕首准备直接解决掉她。可她忽然狠狠提出皮靴,直接击打在我的下体上!我躲闪不及,只觉得痛苦万分,惨叫一声跪倒在地。我正运气预备再战,南映秋的靴子又一次使出全力击打在我的裆部。随后,南映秋骑在我身上对我连连砸下重拳。
我眼前一黑。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