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麽女王 丝足向 续更

BTHentai:Re: [原创]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麽女王 丝足向 续更
前面的肉戏简直无敌啊啊啊!
祝楼主考研成功,好好写写妹妹的剧情
z121454abc:Re: [原创]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麽女王 丝足向 续更
清风拂云,一轮皓月挂于夜空,蛙声连绵,惊鹿不断击打在石盘,水流潺潺,夜中带有一点月露清新,此间地往里去正是上任神乐家主的卧房
,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御三卿回忆起过去,面露感慨之色,想到他离家去华夏寻觅仙踪,想到膝下两女因为家中权力的争斗,将神乐一族搅得天翻,便一时觉得,他虽得仙人妙法,靠着持戒修心,但是后辈的事总是令他不能脱身,完全置身于空,而导致修行已经事停滞了许久,起初是怨恨,到现在,已经是接受了。

"如果师门演算得不错的话,那么,那位持剑人是时候出现了!"御三卿望向冥冥远方,自语道。

他从师兄处得知,天下即将被搅动得天翻地覆,此处的天翻地覆,并非仅仅是世俗界,而且,还包括在这凡俗之上的世界,他为神乐家的未来担忧,毕竟,神乐镇守和之国,若是惊天般的变化,则必不可能完好无损,他已是交代好了身后的事宜,并用祖训再次教导了坂香一回,这回是彻彻底底地放权,将祖上禁地的令牌传给了她,家族的祭祀一事交给了她,从此之后,坂香就能靠此统领全族了,再三嘱咐,让她和伽榴香从此好好相处,将一枚锦囊交给了她,此锦囊名为“玄机辟地夺妙化锦囊”,危难关头打开,能将锦囊中偷摄的地气,释放出来,改变周身玄机,一改凶吉,往往持此锦囊者,能劫后余生,此本是师兄交给他最终的保命之物,非寻常法宝可比,他的师兄告诉他,若是他像在师门中那样修行,不为外物所动,则今日功力足以应付这次的凶劫,他却当日自信已经斩断了世俗凡心,但他师兄还是为了保险起见,授予了他一枚保命锦囊,此算是师兄人情,让他在危难关头拿出来,便可保命。

“御三卿身负师命,定将持剑人安全护送回师门,万死不辞!!!”他眼神坚定起来,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从他原本年迈老朽的身上散发出来,周围原本幽雅静谧的庭院中被扰得风吹草动,他随后纵身一起,身形快似一道箭,融入远方的黑空中。

时间回转至今日昼时,远处华夏国一处小山,此山相对其他群山,山势低矮,远无高耸挺拔的俊俏之意,然山体碎石遍布,总有山石滑落,寻常人很难攀爬,处在群山中毫无起眼之处,若是近处看,则毫无灵秀美感,若是处在远方看,则免不了被周围群山遮蔽,但是若处在远方高空看去,不难发现此处地界,山灵水秀,诸天飞鸟无尽,尽情翱翔,周围人皆以为此处是由于高山峻岭遮蔽隔绝世俗,形成天然屏障,才生出这般灵秀仙地。

在这不起眼的小山顶上,云雾缭绕飘过,其中内里闪过几点人影似幻似真,寻常人的眼力看去,当是以为寻常雾气飘过,不以为意,但若真浮空穿过高空,则如同触动水帘一般,当是进得另一妙界。

妙界中,则是一片无尽汪洋,水幕一处穿过,明显是一搁浅水岸,水岸处有船家摆渡,其中还未远去的一只舟上渔夫豪情歌道:
“大周山起大周落,不以金乌分阴阳。地气纳尽无穷尽,仙宫楼阁氤氲生!”

而在行舟之上空,不时有人驾灵禽而去,俯瞰汪洋,也有人直接御使虚空,散发各色玄光,各显神通。

此处汪洋尽头,某一大陆上,远而望去,一座座楼阁拔地而起,只是望去,仿佛仙音缭绕,
一股祥瑞之气向外散发出,且站至高处,也未能望见大陆尽头。
而地上亦有寻常街市,仍然保留着华夏国古风的街道一般,街上倒是热闹,年轻行人也与外界不同,各个生得标致,带着一股灵气,老人鹤发童颜,不似那呆头呆脑的寻常百姓,此方地界,皆为属周家势力管辖范围。

在从岸口往内向东大概百里路程,海天一色的景象变了,银瀑若从天而来,冲刷着郁郁葱葱的山谷,滋润着绿植,在银瀑一旁大约百米靠左之处,背悬崖峭壁,一题名“登临阁“的高阁,楼阁中窗口中,一名扎着银发、模样十分俊俏的道童端坐在蒲团上养精蓄锐,自他缓缓将气息吐纳后,手指掐算,自眼睛散发出一道光亮,犹如星辰,以为是唇红齿白的男童,然而音色却听起来是一悦耳女声,只是偏孩子气一点:
“看来师弟是未把我的话听进去。”

“若是师兄要师弟去救的话,现在还尚可。”一玄色服饰的俊俏少年郎出言道。

“不必了,皆是命数。”道童淡声说,随后又进入了打坐当中。

“未来如何,尚未可知。”少年郎提醒道。

然而道童却置若罔闻,一呼一吸之间,紫气萦绕周围,当是在运转周天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去救!”俊俏少年郎出言道,踏步生云,已是走在了半空中,回首望着道童,发现道童既不赞成,也不反对,便心里生出一股自得之意。

只是在空中,一道金剑飞来,俊俏少年郎接过一看后,面色变得很凝重,哀声叹气的摇了摇头,便往原来的反方向飞去了。

和之国,深夜。
“玲奈!等等!”一头梨色长发,带着圆框眼镜的可爱少女奔跑着,似乎是追着前方正在像是逃离一般的少女,只是前方少女头也不回。

“嘟嘟嘟~!”火车驶过的声音,梨发少女不得不停下,身后一可爱齐耳短发的黑发少女跟了上来:“姐姐,别追了,总有机会的!”

“可恶!还差一点点!就大橘已定!呜呜呜~!我的玲奈酱!”少女不满地抱着刚刚跟过来的妹妹,在她怀中的软肉搓弄至变形,引得她咯咯的笑“不要啊~姐姐!”。

玲奈走在寂静的街头上。
“为什么!为什么!哥哥!不是说好了吗?”她想着平静,可是平静不下来,刚刚在游轮上,本来想着什么都不去管的,可当她待在房间中闭眼的时候,压住的念头就如同鼹鼠一般钻出来,打不尽,当她跑进那个充满着青春男女气息的房间中后,大声质问着哥哥为什么不遵守约定,遵守此生只有她一个的约定,而她的哥哥,在不断的抽搐中给她道歉,那副模样就真如同丧家犬般,而她前方的少女也不觉得尴尬,也没说什么,倒是一副看待陌生人的眼光看待到来的她,在她愤怒的质问下,哥哥连忙认错,可却做着嘴上说不要身体却不老实的事——一副拔不出来的样子。在银发少女绪方雪一副月牙弯弯的表情下,玲奈当场就泪崩了。
“算命了!算命了!小姑娘来算吗?”玲奈走过桥下时,桥洞旁一佝偻矮小的老人问道。

“我身上没钱!”

“不用钱哦!今日权当日行一善。”老人慈祥地笑着。

“日行一善?”玲奈从黑暗中抹了抹眼角后走近。

“日行一善乃是老叟的功课。”

“那么,我就问一下,请问在下的心上人能否能够回心转意?”玲奈问。

“把手拿来。”

“嗯,并不存在回心转意这一说法。”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就别乱说!”玲奈说着,有些恼怒地将声音提高了三分。

“当然知道,你的心上人和你是禁忌之恋,有违伦理,简单地说,对于目前的这个世界来说,很难的。”

“所以还是不行吗?你这个招摇撞骗的骗子!”

“在下并未说以后不行,只是说目前还不行,目前,你仅仅是个学生,没有收入,没有社会地位,更没有权力,根本不可能斩断这世界的束缚”

“废话!看我不砸了你的招牌!”玲奈恼怒地,一脚就是往桌案踢来。

“女施主息怒!”老头淡然伸出一指,顶在了玲奈的鞋底,随后将玲奈推得往身后一倒。

“啊!”

老头接着手中出现了一金鱼符文,对着玲奈,叱喝一声,自金鱼当中闪出阵阵流动波纹,束缚着玲奈不往身后倒去,而玲奈则是眼神涣散地看着面前地金鱼,瞳孔地颜色也变为了金色。

呆滞、麻木、厌恶、恐惧、欢喜、忧愁、悲伤、愤怒、不同的情绪浮现在玲奈的面容上,随后伴随着金鱼落在老者的手中,玲奈站稳,脸上已经是一片迷茫。

“斩阳师叔。“老者对着面前双手抱拳作了一揖。


几辆幻影车型从外面呼啸而过,在经过桥洞底下时停了下来,划出刮擦地面的声音。
一身皮衣黑高跟的金发贵妇下了车,一大堆黑衣人也围了过来。

“咯咯咯!这不是神乐家主神乐·御三卿吗?这么着急,去哪儿啊?”

“师叔,今日,我定当将你护送回山门。”御三卿望着身旁的迷茫少女,少女只是呆呆地点了点头。

“八荒合纵拳!!!”只见矮小身形地御三卿身影变换地飞快,每个黑衣人身前出现一道御三卿地进攻身影,或是直拳、或是鹰抓、或是推掌脚踢。

“啊~!”不过一眨眼的时间,黑衣人应击群倒地,场中只剩下金发美妇一人。

“不错的嘛!咯咯~!提醒一下,假如老爷子刚刚进攻妾身,妾身已经倒地的说呢!咯咯咯~!?”金发妇人妩媚一笑。

御三卿眼中有些凝重,他不敢贸然进攻这位诡异的女人,特别她身上散发出的妖异气场,仿佛是一个漩涡,令周身黑衣人的气都朝她涌去。

“这诱人的阳气,那么我便要进攻了哦!” 金发妇人舔着舌头妩媚地说。
…...
baixiaojy:Re: [原创]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麽女王 丝足向 续更
竟然更新了!
baixiaojy:Re: [原创]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麽女王 丝足向 续更
竟然更新了!超想看玲奈被欺负!
1479697330:Re: [原创]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麽女王 丝足向 续更
好活
音雪天少:Re: [原创]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麽女王 丝足向 续更
舍不得玲奈被欺负的亚子啊
z121454abc:Re: [原创]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麽女王 丝足向 续更
音雪天少:2020-07-04 16:18 舍不得玲奈被欺负的亚子啊
绝对不会的,玲奈去华夏国学艺去了
魑魅魍魉44:Re: [原创]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麽女王 丝足向 续更
期待!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