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2.±1

lemonaid:[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2.±1
Paragraph0 独白
Paragraph1 潜台词


恢复更新中……
lemonaid: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备用
test
yhxyhx: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阔以
天衣无缝: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太棒了,写得实在太好了
zcr2635529: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写的好,继续加油
Vace: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支持樓主!
13911361049: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超级喜欢!一定要继续写啊!
for阿尔萨斯: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资瓷资瓷
lemonaid: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Paragraph 0
0
虽然我知道自己是恋物癖,但我没想到会严重到这种程度。
严重到看到她脱下鞋子就无法忍受的程度。
严重到为了避免鞋子内气味的衰减躲在公共厕所自慰的程度。
回忆着刚刚她的脚步,自己充血的生殖器在她刚脱下不到五分钟的圆头皮鞋内抽插着,我竭力忍住不发出呻吟,以免被厕所隔间的人听到。
脸将一只鞋子顶在墙壁上,鼻子装在里面,用尽全力呼吸鞋子里残留的哪怕一丝她的气味。
另一只鞋子摆在座便器上,用好几张纸手帕分隔开,避免那纯净的鞋底被下体玷污。
我双手撑墙,笨拙地扭腰以让鞋子充分地摩擦下体,尽管这种自慰方式并不比用手好多少,但每次抽插都让我回忆起她脱下这只黑色皮鞋时穿着的蕾丝边白袜,想象着自己污秽的下体被她践踏,这种心理上的享受使得枯燥的自慰变得无比快乐。
但是,所闻到的究竟是怎样让人着迷的气味呢?明明是臭味,明明是脏的东西,越是吸鼻子就越兴奋起来,以至于我如同剧烈运动完一样疯狂地喘息着。
它迷人的气味呼唤着我伸出舌头,品尝着诱惑的气息的源头。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用唾液去污染那鞋垫,但身体所渴求的除了鞋子便无法给予。
汗水所蒸发成的甘饴在味蕾上奔腾,我虔诚地舔舐着,品尝她分泌出的神圣的汗液。一遍又一遍的搜刮使得鞋垫几乎失去了味道。
我踮起脚,让身体的受力集中在阴茎上,集中在鞋子内部,尽可能地用皮鞋柔软的顶端摧残自己的下体——这种物理刺激很快让我兴奋起来。我顶在水箱上挪动着阴茎,企图能让鞋尖更剧烈的摩擦龟头。
我完全将脸埋进鞋子,将支撑身体的力全部移到上面。双手捂住耳朵,闭上眼睛,我能够看到她换上了这对皮鞋,一步步走来,鞋跟与地板清脆的响声越来越近,黑色的皮鞋踩到了我的身上踩到我的脸上踩到了——于是我射精了。
我射精了。
很遗憾,没有人会穿着鞋子径直踩到我的下体上。
于是我将纸手帕包好扔进蹲便器,我看着它和水流一起消失在黑色的坑洞里。
再把两只鞋子装进真空袋,放进包里。
剩余的尾款发给她后,我登上了归家的地铁。


Paragragh 0 独白 End


——
Paragraph 1
1.1
拖着疲惫的身躯在走廊走着,昨晚在鞋子里一次又一次的泄出足够让人到早上都还疲惫不堪。
不过我没有想到,也根本不敢想象在这里遇见她。
回头看向路过的女生所穿的鞋子,与她离去时换上的那双别无二致。
尽管那是一双毫不起眼的普通的白色跑鞋,但那一瞬间所记下的,鞋底附近染上的灰尘的痕迹仍历历在目,于是我完全确定她就是昨天把鞋子卖给我的那个女生。
这样的惊喜让我几乎暂停了呼吸。
我立刻取消了原本去洗手间的计划,装作自然的跟在她几米后。她与同行的人正说笑着,想必不会在意到身后的目光。
于是我变本加厉地,将视线锁定在她的袜子上——并不是昨天那双蕾丝装饰着的白袜,而是一双灰色的袜子。
我凝视着她的步伐,仔细记忆她走路的姿态,鞋子一次次的抬起,短袜在其中的时隐时现,近距离地观察更是让我有幸一瞬间捕捉到了她的鞋底,在脑内发酵的妄想让我决定了今晚必要好好用这一幕作为配菜了。
然后那双鞋子一扭,转进了门后,我才意识到享受已经到了尾声。

很快便到了下午,心中早已按捺不住回去闻着柜子里藏起来的那双皮鞋。
早上的所见已经让我几乎发情了一整天,催促着我回去自慰。
收拾着包,背后突然被人猛拍了一下。不用看都知道是老余了。回头后他一脸猥琐地看着我,“走那么早?赶回去打飞机?”
“去你的,滚去种花。”
我没好气的怼回去,老余的贫嘴从刚认识我就见识到了,认真的回复反而会让他更开心。
“草,别忘了兄弟,有好看的记得带回来。”
他撇一下嘴,溜了出去,看来只是无聊来消遣一下。我庆幸着,以为自己今天忍耐着的欲望会显眼到被看出来。
学校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参加社团,所幸各种划水的社团也百花齐放,让我这种懒人能有一个避难的地方,虽说活动成果有点麻烦,不过喜欢团体活动的人会把大部分任务都包揽,也方便我摸鱼。
而老余尽管看起来吊儿郎当,但每天都雷打不动地去园艺社摆弄花花草草,实在令人敬佩。
我走上了回家的路。
因为学校离家近所以每天都走路上下学,但老余那种离家远的,学校也会提供住宿的床位。似乎是离得太远,老余一个月才回家一次,所以才会托我带点配菜回去。

晚上,我从柜子的暗层里拿出那双鞋子。
确认锁好门后,我开始仔细嗅闻起来,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我拉下裤链,回想起白天看到的她的足姿,握住下体套弄起来。很快那穿着白鞋的样子在脑内重构出来,一步步地走着,发出清脆的脚步声。
她踩过来了,这次我能看到她的鞋底,虽然只是一瞬但我还是记下了那些纹路,清晰地附着灰尘。越来越近,直接踩到了我的下体上,又把我当成地毯,踩到我的脸上。她就这样来回走着,往返踩踏着我的脸和下体。
妄想中,清晰可见的鞋底在我眼前放大又缩小,这样剧烈的刺激让我的阴茎已经处于跃跃欲试的状态。
但是——我看不到她的袜子。
尽管能看到裹住她脚踝的一圈,但鞋子里的是怎么样的?和露出的部分一样,是整只都是灰色吗?还是因为时间里面的部分已经发黄了吗?又或者,里面其实不是灰色,而是有着鲜艳的颜色,或是可爱的图案,或是花哨的装饰吗?
于是她的脚悬在半空中没有踩下。
我立刻摸出手机。
“今天的袜子出吗”
“20,不包邮,不面交”
“给我拍个照看看”
“先付一半”
我咂咂嘴,明明我还没有说要买,但下体已经不容我想那么多了。
将10元发给她,没过多久,袜子放在袋子里的照片就发了过来,正是今天那双。
“袜底也看一下”
过了许久,她终于发过来一张照片,白墙为背景,她拎着那只袜子——只能看到手,灰色的袜底对着镜头。
啊。
是灰色的。
没有任何图案,甚至连毛球也没有,如同新的一样。
于是她脱下了鞋子,踩在我的脸上,灰色的袜底瞬间覆盖了我的视野。
我小声呻吟着,最快速度地双手搓弄着下体,甚至没有去闻鞋子——一瞬间近距离看到的袜子就是此刻最好的配菜,她用穿着袜子的脚在我脸上,下体上毫不留情地踢着,以每一个角度展示着她美丽的足形,当她第八次踩到我脸上时,我的阴茎如水管一般喷出了精液。
我喘着粗气,过了许久才能睁开眼睛。
“恶心”
5分钟前的消息记录这么显示着。


1.2
她穿着短裤在几米开外,鞋子里刚过脚踝的粉色袜子,可以想象得到40分钟的体育课之后这双袜子会有多诱人。
虽然不在同一个班,但很幸运我们是一起上体育课的。我尾行在她后面,小心地保持这一段距离,盯着她的脚步。看着她鞋底随着步伐时不时抬起,我很快就沉浸在了妄想中。
她光着脚——准确的说是穿着袜子,就是她现在粉色的这双,在我的身上跑动着。
我变成了跑道,仰视着她的足底——已经开始被汗水浸湿,吸了汗的袜底变成深粉色,在我身上留下足掌形状的汗水——很快我的全身各处都被她的汗迹所沾染。
她开始加速,更加用力地蹬在我的身上,也让那足印越来越清晰。我才发现自己不是跑道而是跑步机,恰好她就踩在我的脸上飞驰着。她的袜子里已经开始透露出淡淡的酸味,然后随着她脚掌一次又一次的踏下留在我的脸上。在我脸上的汗已经晕开而不成形状了,像是一个水洼一样,气味也越来越浓郁,很快她又要加速——
“小伙子在看什么呀?”
突然右肩被人拍了一下,我正想回头,却猜到这肯定是老余了。我看向自己左肩。
“草,你有毒啊”
我不爽的骂了一句,跑快了几步,但还是被追了上来。
“别跑嘛,在看妹子就说”
他坏笑着说,“帮你打听不在话下。”
他的话匣子开的时候没人拦得住。我继续加速着,可在运动方面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他保持着我的速度跟在一边。
“啧啧,没想到你还喜欢这种类型的,”他回头自言自语道,“怎么你带的就不是这种呢?”
还不是你要求的,整天只知道巨乳。我心里吐槽着。
不过说起来,我好像还没看过她长什么样子。
“唉,年轻人就知道害羞。”旁边的人仍没停下口舌,“我就帮你去问问她叫什么吧!以后别忘了报答我。”
他拍了拍我的肩,快步跑开了。
……
托你的福,袜子也没得看了,我心里咒骂起来。
现在减速到她后面太不自然了。我只好也开始加快脚步。
但我能回想起,超过她时看到的,只有一瞬的。
好漂亮。

幸运的是,同城的快递还是很及时的。
我将箱子中的密封袋取出,的确是昨天那双。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今天出吗”
“30”
“……为什么比昨天贵了”
“我心情不好,介意的话下次再买”
我心中骂着,但是,今天的袜子没有让我放弃的余地——应该说以后的每一双,体育课后的每一双都不可能再放弃。
付了15元后,她和昨天一样把袜子的照片发了过来。
我依旧请她再拍张袜底的照片,但这次却没有了回复。
我期待着,小幅地摩擦着已经跃跃欲试的下体,却只能逐渐失望起来。
只好拿东西替代了——我拆开袋子,把一只袜子盖在眼睛上,另一只塞进鞋子里倒扣盖住鼻子,很快下体就膨胀了起来。
然而,尽管视野已经被袜子填满,呼吸也充满了汗味,我还是无法达到射精的状态。
是因为味道不够重吗?手中的袜子的确没多大味道,甚至还散发着洗涤剂的香味,可和鞋子混杂着也已经足够诱人了。
是因为白天的意淫没有结局?我能看到她的袜子,也能闻到那股味道。但是,无论怎样端详怎样呼吸,却无法回忆起她的步伐,如同机械地摆动四肢一样,这样想象着让人提不起一丝兴趣。
“恶心”
她踩着我的脸,突然从口中吐出这两个字。
下体非常迅速地勃起了,脑海中响起她的声音,——尽管从未听过她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骂声越来越悦耳。越是听到她的责骂,就越像是要去证实自己有多恶心,更加起劲地呼吸起来。她的脚在我脸上碾动,像要踩死一只虫子,或是踩扁一个塑料瓶一样。
她露出了嫌恶的表情——可我却嗅闻着踩在我脸上的袜子的气味。
我紧盯着那没有生机的两个字。
然后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1.3
刚洗浴过的身体还有几滴水珠,我用纸巾把它们擦干净,赤裸的跪在了床上。
门已经锁好,窗帘也紧紧地拉着,12点家里人也都睡着了。
我跪在床上,将六个密封袋打开,一双鞋子,五双袜子。我把鞋子整齐地摆在面前,清点着袜子,两双灰色,一双白色,一双粉色,还有一双黑色比其它几双长的多,准确的说它是一双及膝袜。
五双袜子捧在手中,我将头缓缓埋下,嗅闻着鼻腔中渐渐浓郁的汗味,直到鼻子与袜子零距离紧贴在一起。为了这一刻,我特意在沐浴时没有用任何洗浴用品,所以这股气味完完全全来自于少女足下产生的汗香,这么想着,让我的下体挺立起来,耷拉在两腿之间。
直到鼻腔里溢满了袜子的气味,我才放下手,用膝盖和手肘支撑着身体。我把黑色的膝袜套在手上,松垮着恰好盖住了小臂。再用头撑住床,将两双灰色的袜子绕在下体上,用橡皮筋勒住,由于袜子的厚度下体几乎没有痛觉。白色的袜子放在阴茎,用龟头正对着。最后一双粉色的袜子摆在自己的正前方,位于鞋子后面的几厘米处。
身体的敏感已经让我开始喘息,但我仍然坚持着进行这套仪式,将头叩下。
“请允许我闻您的鞋子”
许久,我抬起头来,用膝盖爬行两步,再将头埋下,把鼻尖塞进鞋口。将近一个星期,我只是隔着袋子看着它自慰,将它奉若神明。而今天长袜终于到手,我才将它从袋子中取出,乞求它原谅我的亵渎。这股熟悉而陌生的酸臭味袭进鼻腔,直接让我发出了声音,完全勃起的下体已经在呼唤着被刺激了。
身体发出风箱般的声音,不是为了呼吸而在将气体泵入体内,而是为了让这臭味持续地侵占感官。我尽力将臀部提起,以免阴茎触碰到床单,在这样的情况下,龟头敏感得只需摩擦两下就会立刻射精。
终于,直到我被吸入的空气呛到,我才把头抬起。过度呼吸和臭味让思维稍微眩晕起来。我再次将头叩下,以表示对鞋子的感谢。直到下个星期再拿到袜子,我都不能再嗅闻到它的芬芳了。
我退后两步,第三次磕头。
“请允许我为您清理袜子”
我将手放在背后,下巴和膝盖撑住身体,将鼻子沉浸到袜子所散发出的汗味中。之所以采用这个姿势,是因为这样不仅能在清理袜子时闻到它的气味,还可以通过注视保持对鞋子的崇拜。
眼前是我所信仰的神,那双鞋子。鞋内白色的布料,鞋外黑色的皮革,无不彰显它的优雅与崇高。我在注视它时不由得自惭形愧,将头埋到最低以尽可能仰视它。我所犯下的罪都被它接纳,它温柔的,允许我为它清理袜子,让我赎罪,让我在它的鞋跟下被净化。于是我卖力地舔舐起来,尽管这双袜子从第一次买来就被我清理过许多次,但无需用力地舔仍能尝出汗水的美味,也能闻到它所挥发出的香气。我逐渐越来越虔诚的,越来越投入到清理袜子的工作上。
三种刺激同时混合着,已经让我的思绪飘飘然起来。我上下摆动着腰,让阴茎顶到白袜上,用那光滑的触感对肉体实施处罚。作为亵渎了鞋子的代价,我必须在崇拜着它的同时清理这双袜子,而射精就是让这份惩罚记忆更加深刻。很快我就来到了射精的边缘,为了让惩罚继续下去,我减缓了在布料上摩擦的速度,以防自己射出来。
然而我完全没资格违逆袜子的命令——它毫无余地地要求我射精,我急忙抬起腰,憋住下体传来的感觉,却还是无法控制地感受着精液在下体拥挤着。面对袜子,身为鞋子的信徒的我自然只有服从一个选择。所幸,通过挣扎我还是避免了射精,只有几滴精液滴了出来,对鞋子的崇拜也能继续进行下去。
我将袜子上的精液擦掉,除手上的袜子以外四双一起摆到阴茎正下方。
是的,今天所要清洗的,是两个小时前刚拿到,带着最新鲜的汗味的及膝袜。重新回到一开始用膝盖和手肘支撑的样子,我将下体缓缓放下,压在八只袜子上,只是搓了一会就重新挺立起来
我左手死死捂住鼻子,粗重的喘息着,伴随呼吸的节奏一下下扭动腰部,在袜子上自慰。同时将右手手指塞进口中,将袜子里蕴含的残留的汗液舔干净,随着唾液咽下,
——只是一口我就被浓重的咸味刺激的舌头发麻,只是一吸鼻腔里就充斥着醇厚的酸臭味。这更加让我兴奋起来,下体粗鲁地在袜子上搓着,尽情地宣泄欲望。双手都捂住鼻子,让呼吸的空气经过袜子后充满汗臭,直直地刺向嗅觉神经。舌头在掌心游走,将撑开的袜子上的汗舔的丝毫不剩,味蕾如同被腌制了一般,只剩下麻痹感。嗅觉和味觉同时刺激着,我也用尽全力地在袜子上摩擦着下体,于是很快袜子就下达了射精的命令,这次我没有再试图抵抗,毫不犹豫地射了出来,精液喷到了身体左侧的床单上。
我保持着原本的姿势,恍惚好久才让身体倒下,仰视着天花板。
身边摆满了袜子。
“身边摆满了袜子。”我小声地说。
我睡了过去。


1.4
“她叫莫纤绮”
老余坐到旁边的空位上,“是文学创作社的,我把五班认识的问了个遍才知道这点。”
“文学创作社……?怎么听都没听过,确定不是文学社?”
“我也没听过。”他耸耸肩,“我还去社联打听了下,的确有这个社团,但只有她一个人。” “不如你加进去,二人世界?”他又贫起嘴来。
“滚。”我给了他一拳,“一个人能开社团么?”
“好像只要有指导老师就行,”他看了看表,“下次再聊,我养花去了”
“快滚。”
他匆忙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我也背起包决定好了接下来的目的地

我趴在桌子上,打了个哈欠。
“文学创作社吗……”
要不是这句话,我几乎忘了自己是文学社的。为了得到和她有关的信息,不知道时隔多久地我又出现在了这里。
和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的喧闹。三三两两的人聚集在一起,激烈地讨论着。当然像我这样悠哉的也不在少数,有的甚至已经没有在看书,毫不掩饰地拿出手机消磨着时间。实际上的社员比在这里出席的人多得多,大都是为了躲避学校奇怪的要求,自己可能连文学社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吧。我也是为了应付才来的这里。
不,理由其实还有一个。
我将低下头,将目光撇向几个桌外的一名女生。
文学社社长,杨晴雪。
她穿着过膝的裙子,洁白的小腿暴露在外。据老余说她的人气在全校也是排的上名号的。
可她太干净了。我看向她的鞋袜,白色的鞋子,白色的袜子,映衬着她短袖长裙下暴露出的肌肤,给人的印象只有干净,如她的名字一样。因此我虽然因为她加入了文学社,但把她当做意淫对象的时间也屈指可数。
不过谁会讨厌好看的女生呢?我回想起第一次社团参观时,她穿的仍是白鞋白袜——她可能只有白色的袜子吧?更夸张的是,她可能那双白袜到现在都没有换过。
那么她现在脚上肯定有很浓的气味吧?不,她即使不换袜子也肯定是淡淡的酸味,夹杂着少女的香气。那么我跪在她脚下,她将脚从鞋中抽出,香气便在桌底下弥漫开来。我含住她的脚,为她清理起袜子来,淡淡的汗味丝毫没有让人厌恶的成分。隔着布料吮吸着她的脚趾,袜子的汗味就淡了下来。我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穿了一个月的袜子还没有异味,全凭我每天的清晰。今天,明天,后天,今周,明周,准时地在这间阅读室里,准时地在这种桌子下跪好,她会脱下鞋子,把脚塞进我的口中,去做自己的事情。而我仔细地,将这双白袜积累一天的足汗舔干净,同时一次次地射精。
然后我终于能舔到她的鞋子,我在清理完袜子后将舌头伸入了鞋子。同样散发出可人的酸臭味,我把整张嘴都塞进了鞋口,舌头在鞋垫上游走着,将足汗尽数舔如口中——
“那个……同学?”
“啊——!?”
突然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然后我妄想中鞋子的主人出现在了我面前。
“那个,虽然不好意思打扰你,但差不多要走了呢”
我扫视周围,聚集起来的人那么快就都散尽了。
“啊……抱歉。”
我连忙将没打开的书还回到书架上,收拾好东西出了图书室。
慢吞吞地走了几步,我看着她将门锁上,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
“杨社长,有件事情想问一下”
“叫社长就可以了”她确认门锁好后将钥匙放进口袋。转过来露出标志性的微笑,“请讲。”
“社长有没有听说过文学创作社呢?”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她的表情抽搐了一下。
“知道哦,是莫同学创办的吧。”她恢复了恬静的笑容,“原本她是文学社的副社长,但我们对文学社的定位似乎有点冲突,她就自己创立了一个社团呢。”
“这样,“我捏了一下下巴,点了点头”谢谢,那么我就先走了。”
“请慢走。”
我低头致谢,瞥了一眼她的鞋袜后离开了。
果然还是太干净了。


1.5
不过,偶尔换换口味也挺好的。
我在一张远离人群的桌子边坐下,把随意抽选的一本书翻开在桌上,开始端详那双白皙的双腿。周围四五个人围坐在她旁边激烈地讨论着,看来她受欢迎也不止限于外貌方面。
和旁边几个随意的坐着的女生不同,她端正地并拢着双腿,让人没有一丝欲望。
好无趣。
我目光扫向她旁边,还有两人也穿着裙子,虽说腿型都比不上她,但其中一个翘着腿,鞋底可以很轻松的看到,倒是个很不错的素材。我让那双帆布鞋踩在我的脸上,用皮肤为她清理鞋底。
似乎是被发现了一直在盯着那边看,她转过头来,我赶紧低头装作全神贯注的阅读着。然而余光还是瞥见她与周围的人打了个招呼,向我这边走来。
“又见面了呢,程同学”
“社长好。”我不得不抬头看向她,“真没想到社长居然会认识我”
“因为社团常驻的就只有十几个人,遇到新面孔我可是很感兴趣地去查了。要是以后参与讨论时候叫不上名字,会很尴尬吧?”她笑着将我桌上的书捧起来,“比起这个,程同学还真有意思,上次是高数,这次是数学分析。”
“……我想文学社和数学没有过节吧?”
我内心咒骂着将教辅放到推荐书目上的人。
“啊,没有没有,请随意。”她连忙放下书,不好意思地摆了一下手。“其实说是文学社这边更像是自习社呢,当时莫同学就是因为这个才退社的。”
莫……
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
“那么,社长是为了原副社长来开除我这种人的吗?”
“嘛……请不要这样。”她露出无奈的表情,坐在了我的对面。
虽然不知道她坐的为什么离桌子那么远,但能看到鞋袜当然来者不拒。我紧盯着那包裹着脚踝的白色棉袜——假装成继续看书,等待着她的下一句话。
“只是想问一下程同学是怎么了解到文创社的,所以不用那么有敌意哦。”
先过来的明明是你吧?我思考着要用什么借口掩饰过去,却发现她原本端正地摆着的双脚竖了起来,因此鞋底完全暴露在了我的视线中。
“是余……的一位同学告诉我的,他是社联的人,碰巧看到有一个单人社团就和我提了起来,我也是感兴趣才问的。”
“噗”似乎被逗笑了,那双脚开始悠闲地摇晃起来,“没想到程同学还会用余这种词,那么不介意的话也把他的名字告诉妾身吧?”
“唔,社长需要知道这个干嘛呢?毕竟是别人告诉我的东西,不保密似乎不太好。”
已经快要勃起了。我抑制着欲望,却无论无何都无法说服自己将视线从那双鞋上移开,目光完全追逐着鞋底的一开一合。
“说的也是呢。”鞋底突然又踩到了地上,回到原本端正的姿态。“的确是我太好奇了,毕竟莫同学离开文学社后创立了新社团的消息,社内就只告诉了我而已。要是她有意愿开展活动的话,我可是很希望和她合作呢。”
“啊……啊,这样。”
鞋底从视野中消失后,我终于能够冷静下来。
“那告诉社长也无妨,他叫余无霜。昨天和我一起来的那位就是,但他没坐多久就提前走了。”
“啊,我当时还奇怪,为什么有人在社员名单上找不到呢”她微笑着点了点头,“非常感谢能满足我的好奇心,那么我先告辞了。”
我凝视着她站起身,回到她原本的位置上。
她的鞋底是脏的。

我回到家,毫不犹豫地掏出那双白色的袜子,把它捂在鼻子上。
她就是穿着这样的袜子,用那双鞋底完全被泥沙尘土勾勒出花纹的白色鞋子,从我身上踏过去。迈着优雅而自然的步伐,每一步都在我背上在我脸上在我骨头上踩出一个个清晰可见的鞋印。
她在几步之外站着,抬起脚来,示意我爬过去成为她的地毯。
婀娜着的白鞋,羊脂般的白袜,如此纯洁的景象却暗藏着那样肮脏的鞋底,在这幅美景中格格不入,却那么诱人,只要看到她那染的漆黑的鞋底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一定是在那之下被跺得粉碎。
就好像猪笼草一样,自己一定会跌落进去。
不要过去,那鞋子太干净了,可是抬起的鞋底用上面斑驳的污渍反驳了我,我只好这样爬过去。
嘭。
我听到自己骨骼断裂的声音,那只鞋子毫不留情地,将我的脊柱踩塌。我还能感受得到,她在我背后留下的足迹,清晰地在我眼中浮现,那样晃着。
她漫步起来,就好像在放松一样,就好像回到自己同伴的身边一样,然而脚下的不是地板,而是我——但不如说我就是地板。突然她踩到一个软软的,凸起来的东西。
大概是虫子吧,她没有理会,步伐丝毫不变的踩过去,先在上面留下自己的鞋印,再缓缓用力,直到将那只虫子硬生生的碾碎,从中喷出白浆。
我喘息着,将袜子从口鼻间拿开。用力得甚至已经让布料都黏在上面——我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女生穿着的鞋子的鞋底。
回过神,我想了想要怎么补偿老余才好,还是带点东西给他吧。
毕竟他除了园艺从来就不会去参加其他社活。


1.6
那么我为什么又来文学部了呢?
我凝视着她的小腿,或许这就是答案。
她双腿叠坐着,一只脚微微晃动,然后竖起,把鞋底暴露了出来。
我咽了口口水,似乎灵魂出窍了,在那黑色的鞋底上游走着,忽然她的脚踩了下来,我便被她的鞋底拦腰截断,被碾成了齑粉,沉积在鞋底的凹槽里,就这样永远化作了她鞋底下的尘埃。
她将脚竖起,似乎在炫耀是如何用鞋子毫不费力地将我抹杀的,黑漆漆的鞋底上赫然是我的残骸。于是我又向那处刑台下冲去,如飞蛾扑火一般,她便将脚抬起又放下,轻松地将我粉碎,就如同呼吸一样轻而易举而又理所当然。
紧盯着她脚上那双竖立着的鞋子,她将它们晃动着,劝诱我乖乖地过去继续被踩碎。
仰视着她的鞋底,只是这样轻轻的一跺,我便从内到外碎裂开来,我的心已经被被踩碎了,于是身体的毁灭也是必然的。我毕竟是一个有着不止于幻想的人类,寄托于现实的人类。
所以我对着她的鞋子妄想也是被允许的吧?我思索着,昨天是我第一次中断了自慰前清理的仪式,打开快递时那白色的袜子立刻唤起了我的中断的幻想,所以我所谓的脏与不脏是一场借口吗?这也无关紧要,我只需记得,那场幻想的主角确乎是她,是她的鞋子。
她将双脚交叉着,一只脚竖起,这样的目的太明显了,她在用鞋面诱惑我,让我去躺在她的鞋子上被踩死,于是我照做了。仔细观察她的鞋面,才发现自己眼神已经无法移开,思绪已经被束缚着等待着处刑。
多么美丽,洁白的鞋子,温柔地安抚着我,让我停止了挣扎。她的另一只脚轻轻抖动着,是在说我就要被碾成灰尘了。就像一只毛虫在沁白的雏菊田里,突然被路过的活泼的少女踩成肉泥一样,她不会在意到自己可爱的蹦跳易如反掌的毁灭了它。而我比毛虫唯一的优点,就是能够碾死更多次罢了。她上下晃动着脚,鞋面与鞋底一次次地相接触,我便一次次地被踩碎了。
轻轻抖了抖脚,将我的残渣抖落在地,再擦在了鞋底上。尔后她的双脚踮起,鞋跟高高抬起,这样做的目的更加明显了,为了提高效率,她索性用更有力,空间也更多的脚后跟来碾碎我。我乖乖躺下,仰视着厚实的鞋跟,却发现她只是一下下地踮着脚,好几次几乎要踩到地上却又抬了起来,我这才明白她并不只是打算碾碎我那么简单,她在警告我,我的任何一丝都不可能从她脚下逃脱,我今天注定要于此完完全全被毁灭。她在展示自己的鞋跟有多么高贵,她在提醒我被踩死是一个必然,她在阐述我的卑贱是无须证明的公理。我不再颤抖,我的罪恶已经被洗礼,她施舍的践踏是给予我的福音——一瞬间她的脚后跟跺下,我宛如肥皂泡一般破裂开来。
她踩住鞋后跟,轻轻地将一只脚从鞋内提起,露出了裹着白色棉袜的脚背。她为了更快地踩死我居然不惜做到如此,这计请君入瓮显然是无比成功地刺在了我的软肋上。我努力地挤进她的鞋子里,在她的足弓下,能隔着她柔顺的白袜下细嫩的肌肤。我呼吸着温暖而芬芳的足汗,安详地等待着她踩下。
而我并没有等到,忽然鞋子里多了一丝空隙,我更使劲的挤进鞋子里,疑惑之余才发现她的脚已经从鞋中抽出了。
我明白了。
她不是想要踩死我——她不希望自己的脚被弄脏。
她的脚后跟踩在鞋口上,密密实实的将鞋子里变成了毒气室。我在她鞋子里窒息了,从她足中排出的滚烫的汗蒸汽可以迅速地熏死在她鞋内逗留的一切。呼吸着浑浊的空气,在她鞋中垂死挣扎着的我试图将她的脚撞开,却终是蚍蜉撼树,那软嫩的脚后跟对我来说神明一般不可亵渎,我又企图从她的鞋子的缝隙中逃脱,可那密不透风的鞋子却如监狱一般,没有一丝气息会从中泄出,也没有一点空气会从外流入——我缓缓地,却一定会死在这里了。
她骄傲的竖起脚掌,把纯白色的袜底展现给我的视线中,她就是用这双袜子下的双足杀死了我。
她将鞋子拎起,把我的残渣从鞋内倒出,我自然是不配在——
“好看吗,程同学?”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
“啊,当然。”我抬头看向她,“社长这次又有什么事呢。“
“那倒没有,只是我很想知道什么书能让社员入迷得不知道社活已经结束了。“她微笑着将我的书拿起,“这次是自我与本我,看来程同学和文学有些过节呢。”
“啊……确实这本书非常引人入胜……”
“那程同学确实是唯乐原则的拥护者。”她将书放下,“你知道我指的好看是什么吧?”
“既然是文学社社长,当然关心的是书了”我站起身,将包提起,“话说回来,既然活动结束了,那我应该可以离开了吧?“
“是的,但我想你会想要这个。“
她将一对鞋子摆在桌上,从中抽出了鞋垫。
“这两个角落没有监控,如果你想要的话现在就可以把它们穿在身上。“她解开头发,将马尾放下”当然,我可以借你橡皮筋。“
“我……“
脑袋里一片空白。
我接过她的皮筋,从桌上拿起那两只白色的鞋垫。转过身去。
“很惊讶吗?“她笑了,”我很早之前就对你感兴趣了。“
“我……?”
“是的,程渡同学。”她弯腰将鞋子穿上,“第一次来文学社的时候,你的眼神非常与众不同呢。既不是对文学感兴趣,也不是对我感兴趣。”
“而是对鞋子。”
“所……所以……”
“所以我想做一个实验”她蹬了蹬脚,将鞋子踩进去,“你会配合我的吧?”
“……”
我呆立着,完全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
“嘛,总之你先回去,大概一到家就会用我给你的自慰吧?”
我木然地跟在她后面走了出去,一言不发地看着她锁上了门。
“那么我也要回去了,欢迎程同学下次再来哦。”
“应该说,你肯定会来吧?”
她对我笑了笑,往上楼的阶梯走去。
我走了几步,回头看向她的背影。
好干净。

Chapter 1潜台词 End



Paragraph 1潜台词 End


——
Paragraph 2
2.+1
我尽量说服自己是为了打听更多关于莫纤绮的消息才来到了这里。
“程同学请跟着我哦。”她推开文学社的门,向着书架走去。
“啊……好。”看到桌子边的人都看向了她,我赶紧低下了头。
和这种明星单独相处实在是让人紧张,于是我跟在她的背后稍远一些的距离。
然后我开始确信自己的确不应该再来这里,但我实在找不到拒绝她邀请的理由,更何况老余的眼神像是要把我强奸了一样。
“除了你随便找的那几本之外,程同学还喜欢什么书呢?”
她突然向转头我问道。
“咦……其实我并不怎么看书来着……”
“那来文学社真的就是为了看我的鞋子吗?”
她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又转了回去。面对这样的问题我只能再次低下头。
“我的话呢,想推荐这本哦。”
从书架间穿过时,她停了下来,抽出一本书。
“捕蜂器……”
她喃喃着,“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阴暗的故事,但这的确是本很棒的书。”
“而且,指不定看过的书哪一天就会派上用场吧?尽管我觉得看书并不是为了得到什么。”
一大堆自言自语后,她将书塞了回去。
完全接不上话。
于是我们两个人沉默着,一起向着图书室的深处走去。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啊……程同学很着急嘛,看来是猜到我要做什么了?”
她略微加快了脚步,来到接近最后的一个书架停下
我紧张地站到她旁边。
饶了我吧……我来这不是为了看书的……
“昨天回去之后,有好好用我的鞋垫吗?”
“啊……啊?”
“昨天,有用我的鞋垫,自慰吗?”她转过身,踏着缓慢的节奏一步步走来。
“没……没没啊……”
我口吃起来,试图躲开她,却发现后退到了墙边。
“嘻嘻。”她小声地笑了出来。
“跪下。”
“等……等等……”
没来得及把疑问说出来,思维突然像宕机了一样。
我低头看去,那只白得干净的鞋子踢在了那里。
虽然只是被微弱的钝痛,大概没有用力,我下意识地去捂住裆部。
“跪下。”
但在这之前,就传来了使劲忍住才没喊出声的疼痛。
她的鞋子又。
我保持着捂裆的动作——应该说是握着她的鞋子,试图制止她下一次的踢击。缓缓地跪下。
配合着我跪下的过程,她的脚也缓缓放下,不过仍然顶着我的下体。
“到底……为什么……”
“现在我们来看看到底有没有吧。”
无视了我的提问,她轻轻地用着力,不停地送来那种奇妙的钝痛。
“不要……”
我试图阻止她的动作,不过似乎我的小臂甚至没有她的脚部力量大
然后,她开始前后快速地摩擦自己的鞋子——完全不顾我的努力,快速地摩擦着。
那股疼痛扩散开,变成一种奇妙的感觉。
很疼,但是很舒服。
像自慰一样……
“啊……”
我失去了手上的力气。
“这样的表情你还能说没有自慰吗?”
她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没……啊……”
然而她无视了我的争辩,甚至开始加速了。
“那么痴迷于人家的鞋子,你一定用鞋垫撸了一晚吧?”
“没……”
“要是没的话就让你的下面软下去啊?为什么你被鞋子弄硬了啊?”
完全无法开口。
连话都构建不出来。
不像自慰,而是强几倍的快感。
和自己用手不一样的感觉。
明明已经积攒了那么多快感,平时早就已经射了。
但下面像是堵住了一样。
“没话说了?不撒谎了?你这么想在鞋子上射吗?”
她鞋子的运动突然停止了下来。
她的脚落在了地上。
“自己来蹭。”
我跪着爬过去,全身放松,让下体倒在了她的鞋上。
滑稽地前后挪动着身子。
从头上传来轻笑,大概是她的笑声。
然而我握着她的脚踝,盯着她的鞋子,什么都没法想象。
突然身体像泄出了什么东西一样,我像是痉挛一样快速地又蹭了几下,失去了力气。
“很好。”
听到她的声音我缓慢地抬起了头。
仰视着。
“这是你乖乖配合的奖励。”
余光看到她另一只脚抬起,然后是什么掉到地上的声音
她带着灿烂的笑容,将那只仍温暖的袜子扔在我的脸上。


2.-1
在知道有人卖穿过的衣物之前,我就发现自己就对图片里的视频里的女主角没有丝毫的兴趣,而是一直看着她们的服饰,尤其是鞋袜。
我抱着尝试的心态把所有同城的卖家都翻了一遍,把她们,可能是他们,发布的照片都仔细浏览后发现了她,发出来的图片都是贵得吓人的鞋子——远超原本的价值,无人问津。
但她的顾客大都是冲着她的袜子去的。
她挂出的鞋子下的评价都是穿着这双鞋时的袜子的图片。没有任何图案的白色棉袜,带条纹的灰色棉袜,最花哨的装饰也只是白边的蕾丝——在所有的袜子之中,唯有她的朴素却最诱人。就像一个跟踪狂一样,我将她每张的实物图都保存下来当作自慰的配菜。
所以我终于对一双黑色的皮鞋无法按捺住欲望。
尽管她带着口罩,但是脚下的鞋子让我一眼就认出了她。我亲眼看着她将那对我朝思暮想的鞋子脱下,换上白色的跑鞋,和她里面穿的白袜颜色一样——这一幕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我几乎快当场跪下接过她的鞋子,可她拎着递了过来。
她应该没有看到我眼中的崇拜吧?毕竟我也带着口罩。
但是我也没有看到她的眼神。如果我跪下接过了她的鞋子,会怎么样呢?
她会将我踹倒在地上,因为我卑微的姿态让她感到恶心。
没来得及换上另一双鞋,她在我身上跺着,就像对待地板一样不留余力,但是我捧着她的鞋子,所以不能用手去抵挡,因此我身体各处都发出沉闷的响声。
大概是对踩踏身体柔软的部分感到厌倦,她转而踢向我的头部,应该说,是往地上狠狠地踩去,甚至在瓷砖上发出沉重的响声。当我的头弹起后,她再立刻用力地踩下,就像一个皮球一样。这样的撞击让我意识变得沉重起来。
但她意识到了,自己柔软的双足根本无法给我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所以她取出替换的跑鞋——白色的那双,与她的袜子相称。她往我肋骨上狠狠一踹,这次成功了,我的肋骨断开,发出清脆的响声。
跑鞋的橡胶底帮了不少的忙,她踢向我的大腿,我便趴倒在了地上;她踢向我的手臂,我便松开了鞋子。所以我向鞋子匍匐过去,用自己残留的能活动的下肢,当我好不容易将脸倒在鞋子旁时,她向我的头踢来——我的脖子断了。
我侧躺着看向那双鞋子,然后她的脚跺下,将我的头像一个西瓜一样踩碎。
所以我的下体勃起了,如同垃圾一样的待遇让我勃起了。
她轻轻地踩下,让阴茎躺在地上,然后用后脚跟猛地一磕——它便断了,像一条死蛇,直挺挺的,却仍在膨胀着。于是她高高的抬起,我和脑浆一起碎开的眼珠子还能看到那鞋底——跺了下来。
我的阴茎爆裂开。
我松开手上的皮鞋,这毫无保留地将精液喷射在了鞋子里。
你说,你的崇拜是什么呢?
还是你不会读亵渎两个字。
13911361049: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1.1
最喜欢鞋子了 :mrgreen: :mrgreen:
crystalsfootboy: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1.1
太好看了吧,快更新吧
cgj63026: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1.1
好文顶一下,希望有更多气味系内容
crystalsfootboy: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1.2
神了简直!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
wsbdjg: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1.2
哇这么细腻的吗,大神大神
辉辉狗: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1.2
突然发现神作!这个设定太棒了
13911361049: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1.2
神作
lemonaid: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1.3
神作属实不敢当呀……
adhilik: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1.3
加油啊 超级喜欢
adhilik: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1.3
加油啊 超级喜欢
adhilik:Re: [原创/长篇]Monologue /恋物向/ 更新1.3
加油啊 超级喜欢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