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7991cde: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本论坛原著资源请转:viewtopic.php?f=18&t=30937



十年前,《家畜人鴉俘》的作者天野哲夫以82岁的高龄逝世。今年我才拜读这本旷世奇书,深受震撼之余,不禁起了画蛇添足的心思,于是有了这个短篇。原著洋洋洒洒百万字,我最喜欢的是德莉丝·琼森这位洋溢着纯真、残忍和善良的美少女。可惜她虽然独占四章,对她的正面叙述其实总是浅尝辄止。

巧合的是,其中一章叙述的就是十年后的德莉丝。这个时间段位于全书时间线的最后,给予了我充足的可创作空间,也与现实的时间照应,以此致敬这部鸿篇巨制。尽管原著充斥着令人困惑的炫学主义和令人唾弃的纳粹主义,但我相信读者能够正确地辨别现实与幻想那条决然不可逾越的界线,仅将原著及派生出的本文用于色欲高涨时排解的佐料。

原著设定琐碎而广博,本文难免有与其脱节之处,烦请谅解。另外,即使是未曾看过原著的读者,也请放心的阅读本文,并不会遇到任何不解,顶多是减少些许趣味。可能还有小部分读者会注意到构成本文的三小节的标题的言外之意,在此,我必须说明,若不是想起这三张反击陷阱卡,我根本对编织出本文的剧情无从头绪。
7991cde: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1 神之通告

如今的德莉丝·琼森已不再单纯是十年前那个清纯烂漫的18岁少女。的确,她的金色短发依然浓密丰盈,碧蓝的杏眼璀璨深邃,容貌仍旧美丽娇艳,脸部轮廓更显硬朗,嫣红的唇柔嫩可爱。德莉丝的肉体同样愈发成熟。马球衫不再能遮掩丰满的雪乳,纤细的腰肢下的臀部也愈加挺翘。她的双腿也更加修长紧致——毕竟少女时期,她的身高就达到了180公分,在邑司帝国中已经独树一帜,而现在比那时还增加了5公分。

德莉丝能有如此的天性肉体,除了她自身后天的努力,也离不开她体内流淌的高贵血统的作用。琼森侯爵家的历史可追溯至邑司的开端,深入参与帝国的每一场开拓和变革,始终是皇家得力的支柱。如今的当家,爱德兰·琼森,德莉丝的母亲,身兼帝国副总理、世袭天鹰星系总督二职,是政坛文治开明派的领袖,深受女王陛下的宠幸,加上千余年积累下的家财万贯,权势自然首屈一指。因此,尽管德莉丝是母亲与男妾诞下的子嗣,她依然能成为准男爵,并跻身于贵族院七十二人之中。

由于身为庶出,德莉丝自然不能拥有侯爵的继承权。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邑司帝国由此得到了一位无与伦比的奥林匹克运动员和行星探险家;而邑司的首都亚伯丁的天马球队,也由此获得了一位天赋异禀的主将。得益于体坛上十余年的活跃表现,尽管没有母亲爱德兰那样身份显赫、地位尊崇,德莉丝依然在国内拥有许多死心塌地的拥趸。

而接下来的猎物,德莉丝就打算在其中寻觅。

对于邑司的女性贵族来说,拥有一大堆甘愿赴汤蹈火的平民追求者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甚至不乏平民寄出空白卖身契求爱的事。卖身契,是债务者无法清偿债务给债权者时,愿意自贬为契约中所载身份而无异议的证明文件。身份栏空白就是空白卖身契,即赋予对方生杀大权。在琼森家居住的天狼星系中,这是一种普遍的求爱表现,在习惯上视为情书的一种,但对于平民来说,在法律上却具有效力。

由于邑司女尊男卑的社会风俗,这种告白方式仅由男性向女性提出,而且通常是确定双方关系前的临门一脚,因此不会出现将空白卖身契付诸实现的情况。但是,这不适用于男性平民中偶尔出现的心理变态者。他们明明自己没有可以作为贵族女性男妾的美貌,还是抱着几乎与飞蛾扑火无异的心态向自己的倾慕者寄送出空白卖身契。

因此,那些身居高位的女神们也乐意让这些自甘堕落者名副其实,毫不客气地使用自己的权利,将这些平民做成各式各样的家畜。明明原本是身为万物之灵的白人,如今却和遵循白神信仰的鸦俘一样,竭尽所能地侍奉自己的下身,这在邑司的贵妇间是相当值得炫耀攀比的有力资财。

然而,德莉丝打算狩猎的新猎物,并非是寻常的平民。

她想赢得贵族的空白卖身契,再找个理由指控这个倒霉蛋犯罪,剥夺他的爵位,就可以顺利成章地将他调教成自己的家畜,享受摧毁自由意志的洗脑之乐。由于是前贵族,这种精神上的愉悦将会是前所未有的至极体验。因为将前贵族调教成家畜,即使放眼邑司帝国两千年历史,也找不到除了瑞克以外的案例。

瑞克,是德莉丝对少女时期的情人之一,理查德·库洛冯德准男爵的昵称。十年前,由于一场震惊全国的案件,剥夺爵位的瑞克后被罚缩小成7公分长,当十年的阴道瘙痒小畜,其中便曾侍奉过德莉丝。

18岁时的德莉丝已是亚伯丁马球队的冉冉新星,常年经受运动的锻炼,再加上青春稚嫩,她臀部和大腿白里透红的肌肤自然绚丽夺目,双腿间的私处薰香扑鼻,在养尊处优的贵族女性中可谓独一无二,令瑞克心醉神迷。况且,瑞克和德莉丝曾是情人,德莉丝也难以完全相信瑞克确实是真凶,因此在那段时间中,德莉丝对瑞克特别温柔。这令瑞克始终难以忘怀。

于是,十年刑期结束后,瑞克造访已然成婚生子的德莉丝,恳请用当年递交的空白卖身契,将其做成阴道瘙痒小畜,甘愿在五年的寿命中死于德莉丝的阴道内。然而,尽管德莉丝对瑞克并不抱有任何恶意,反而还由于当年的情谊怀有好感,但灵机一动泛起的嗜虐心激发了德莉丝潜藏的本性。她摆出尊重瑞克的姿态欲擒故纵,同时大大方方地向瑞克展示自己无暇的胴体,诱惑着瑞克成为自己的阴道极小畜,否则免谈。结果,瑞克无法抗拒德莉丝双股间的天堂。即使寿命将只剩一年,身长缩小为3.5公分,他还是应允了。

这是半个月前发生的事。很快,瑞克的故事就传遍了邑司帝国,连皇太女玛格丽特都不禁啧啧称奇。毕竟贵族天生高人一等,是万物中最伟大的生灵,物质极大丰富的他们中几乎不可能有平民间的扭曲心态。现在,邑司帝国上下几乎所有贵族都会谈论起德莉丝与瑞克的故事,这令德莉丝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也令她为这件前无古人的创举深深着迷。前贵族奉献余生侍奉着自己的性事,这该是多大的诱惑!因此,尽管现在瑞克还活着,德莉丝已经开始寻觅新的猎物,以替代终将一死的瑞克。

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事,德莉丝盘算,说不定要等待数十年时间才能找到下一个目标。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她很快就想到了可能的人选。巧合的是,他与瑞克同名,也叫理查德,全名是理查德·纳梅尔。

纳梅尔家族是近来的新兴贵族,由于纳税数额巨大,被女王特封为准男爵。作为家族的长男,理查德今年19岁,是位风姿绰约的金发美少年。他身段优美,举手投足都风度翩翩,身材虽然纤细,但强健的肌肉仿佛前史时代的古希腊雕塑,因此在邑司闻名遐迩。四年前,上一届星际奥运召开的时候,他作为“三色系驾赛跑”项目的选手亮相并夺冠,全程姿态之美,为他在邑司俘获了一大批支持者,也使纳梅尔家族声名远扬。德莉丝最初认识理查德·纳梅尔,也正是在四年前的这个时候。

然而,当时15岁的理查德,已经暗自恋慕德莉丝·琼森长达七年的岁月。理查德初次见到德莉丝,是在自己8岁,德莉丝17岁的时候。那一年,亚伯丁马球队在星际天马球赛中击败了参宿七星的代表队,而德莉丝就是出场的所有骑士中最年轻的那位。而位于看台的理查德在母亲的陪伴下,观看完整场比赛。尽管理查德才8岁,但德莉丝飒爽的倩影就如烙印般铭刻在他脑海中,七年以后都清晰如初。

17岁的德莉丝手握球槌,一袭别上领尖扣子的宽格条马球衫十分美丽,白色的马球裤比一般的造型更为合身,包紧丰满的翘臀和修长的双腿,性感的双脚踏着一双泛着淡红色光泽的天马皮革长靴,右靴的靴筒中插着一根长鞭,靴后跟连着银光闪闪的马刺。这副蕴藏坚毅与柔韧的玲珑身段,立刻就贯穿了年幼的理查德的心房。

从此,理查德就偷偷地追随德莉丝征战体坛的身影。得知德莉丝打算在星际奥运中斩获现代五项的冠军,他开始训练身体,希望自己也能出现在赛场上,借此吸引德莉丝的注意。很快,三年过去了。20岁的德莉丝初次挑战现代五项,可惜以20分的微弱差距屈居亚军。而12岁的理查德则刚好满足“三色系驾赛跑”项目要求的年龄下限,却由于过度紧张在临近终点时失误,只拿到了第五名。铩羽而归的两人只好各怀惋惜,翘首以盼下一届奥运。

光阴似箭。四年后,理查德15岁,德莉丝24岁。意气风发的德莉丝证明了自己,以舍我其谁的绝对优势赢得了现代五项的金牌,享受全邑司贵族的恭贺。而厚积薄发、备战七年的理查德在“三色系驾赛跑”项目上大放异彩,震撼了全邑司人。因为在长达千年女尊男卑的邑司社会中,一切体育项目也都是女子成绩比男子成绩好。理查德作为男性,竟然能在男女混合比拼的“三色系驾赛跑”项目击败女性选手夺冠,自然令他万众瞩目。

因此,记者特意对理查德进行了采访,询问他取得优异成绩的经历。借此良机,他终于可以自豪地吐露心迹,表明是他对德莉丝·琼森准男爵的爱慕指引他踏上了竞赛的道路,认识了体育的瑰丽,成为他精神上始终熠熠生辉的灯塔。

由于科技的进步和物质的极大丰富,邑司人的平均寿命长达两百岁,因此各项生理体征的到来也自然延后。当时15岁的理查德才刚刚觉醒第二性征,离初次梦遗还有三年之久。因此,这番坦诚磊落的真挚表白被邑司人视为情深意切、美好纯真,比惯常地寄送空白卖身契更加浪漫,并且顺理成章地成为德莉丝的又一个美谈。尽管德莉丝六年前就已结婚,但在视女性贵族(无论是否成婚)涉猎男色为理所当然的邑司社会,这并不会引来任何道德上的非议。

当时的纳梅尔家还是平民,获封准男爵是三年后的事。即便如此,由于舆论的作用,以及德莉丝自身也对这个年少的支持者抱有好感,在赛后的庆功宴上,她破格邀请理查德和他的家人前来参加这场原本仅限贵族的盛会。尽管是平民出身,而且年龄尚小,理查德英俊姣好的面容和非凡卓尔的谈吐很快就征服了在场的宾客,没有人会想到理查德为了今天已经准备七年之久。宴后,德莉丝诚挚地邀请理查德再来她位于亚伯丁郊外的宅邸做客。就这样一来二往,地位悬殊的两人便愈发熟稔。

可是,两人对这段交谊所持有的心态却完全不同。德莉丝大理查德足足九岁。对于这个身份比自己卑微的美少年,德莉丝更多持有的是天然的母性带来的保护欲。她将理查德视作自己可爱的后辈,并想尽其所能去关爱和呵护他。然而,随着第二性征的渐渐觉醒,以及梦遗的到来,理查德不再能像年幼的时候一样,单纯将德莉丝视为值得憧憬和敬佩的大姐姐。他得知了男女之事,不可避免地爱上了德莉丝饱含着成熟女性魅力的身体,并且无法自拔。他觉得自己很难再和德莉丝正常的对话。

这种情况,在邑司其实并不稀奇。按照惯例,理查德只需交给德莉丝空白卖身契,以两人间的关系,德莉丝断然不会肆意处置他,而是会欣然召他作为自己的男妾;或者将空白卖身契还给理查德,表明自己的态度。理查德知道,以德莉丝的率真性格,即使德莉丝退回空白卖身契,她也不会和他断绝来往。理查德之所以不敢给出空白卖身契,是因为他渐渐发现自己对德莉丝抱有的心情,并非健全的爱慕。

理查德其实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异常。十一年前,8岁的他观赏17岁的德莉丝在马球赛场上挥洒汗水的时候,眼中就并非瞬息万变的局势或德莉丝的风采,而是仅有德莉丝的下身,即她的马球裤与长靴所包裹的部位。

没有什么事比男性爱慕女性更为自然。然而,心理健康的男性所爱慕的对象,是女性的整个身体和内在灵魂。只对女性的局部抱有爱意,这是鸦俘才会持有的“局在神信仰”。所谓鸦俘,即黑人以外的一切有色人种,被视为白人的家畜和用具,并不被当作人类看待。而黑人则是白人的奴仆,侍奉着白人的起居住行,以及为白人培育和调教鸦俘。白人则是一切生灵的主宰,但内部也分为皇室、贵族和平民,后者与前两者间有难以逾越的鸿沟,很多情况下都能被前两者任意戏耍、随意处置。而贵族中所居住的星球离皇室的远近、所持有的爵位与职位的高低,也决定了贵族身份的差异。“白人是神”,毋宁说“贵族是神,而皇室乃神上神”。

不过,理查德一介平民,好歹也算人,却用有鸦俘的思想,这在邑司社会被广泛看作令人作呕的变态心理。鸦俘,白人的家畜和用具,是将黑人以外的有色人种进行大量人工繁殖,然后再进行统一的手术改造与思想洗脑制造的畸形生命体。前文叙述瑞克的故事时提到的阴道瘙痒小畜和阴道极小畜,指代的正是经过缩小手术及肉体改造后的白人女性用具。前者被缩小为7公分,经过特殊处理的口腔能贴合女主人的肉壁,噬咬褶皱间的死皮和汁水,以消解女主人的瘙痒感;后者则被缩小为3.5公分,仅在交欢时进入女主人的阴道,在男主人射精前用大口含住其马眼,经过特殊处理的躯干便能承装精液以避孕。

鸦俘种类繁多,名目各异。德莉丝为了护理她的那双的天马皮革长靴,就会在宅邸进门处饲养“鞋靴工具畜套装组合”,即穿靴奴、捧靴奴、舐靴奴、磨靴奴和洗靴奴的合称。其中最值得介绍的是洗靴奴。由于天马皮革的特性,只有痛觉刺激泪腺时流下的泪水中含的“痛苦素”才能维持其良好的光泽。因此,德莉丝在每场马球赛后,都必定唤洗靴奴跪在脚前,在它的背上“咻咻”地抽打鞭子,使其以泪洗靴,清理尘土的同时还能护理长靴。

更惊人的是,其实天马也是鸦俘的一种,除了皮革能制作衣物鞋履,舌头还能割下做成马鞭。至于骑乘天马,是贵族专享的娱乐,而天马球赛,又限定女性才能参赛。德莉丝的天马名为“阿瓦隆号”。和其他天马一样,它有着高不可攀的身躯与遮天蔽日的双翼,朝天而立的丰盈绿色鬃毛下是人类的脸庞。不过,“阿瓦隆号”可是具有两千年前源远流长的王室血统,是自尊心非常高的一匹悍马,唯独对德莉丝俯首帖耳。女神与天马之间的羁绊,至今已十余年。

鸦俘深入邑司社会生活的每个细节中。之所以如此丰富,正是因为它们的用途大多单一,甚至琐碎到训练出单能具肉便器——要么在前承接尿液,要么在后承接粪便,不可两者兼有。在过于富裕的邑司社会,这是奢侈的自然表现。但如此庞大的鸦俘群体,必然会带来管理上的困难。因此,必须对它们施加宗教洗脑,手段便是“局在神信仰”。

将各种功能单一的鸦俘进行洗脑,让它们自幼便顶礼膜拜自己所将要侍奉的白神的身体部位,并附加上各种繁文缛节,比如学习礼赞歌和膜拜“御真影”。因此,它们会将自己的辛劳视作献身,从而心甘情愿地为侍奉白神那个部位而感到快乐。这种快乐纯粹是自身价值实现的崇高愉悦,脱离了低级的生理需求,便不会从中产生性快感。于是,它们并不在乎所侍奉的白神的容貌,而只在乎自己所要侍奉的那个部位的美丑。也就是说,那个部位便是“神”,而白人则是“神上神”,这便是用以洗脑的“局在神信仰”。

那么,理查德是想侍奉德莉丝的下身吗?答案是肯定的。理查德对这点确信无疑,源于今年初春时对德莉丝家的造访。经过客套的寒暄,在一番谈天之后,理查德有意无意地问道:

“说起来,德莉丝。”由于已经结识四年,而且纳梅尔家去年已荣膺准男爵,理查德直接以名字相称,“今年夏天的星际奥运,你真的报名了黑奴马项目吗?”

“是啊。”德莉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澈爽朗,“现代五项既然已经夺得冠军,我就无意再重复自己;而天马球队那边,还是把机会留给更多年轻人好。现在我的兴趣主要在于探索未知的外星球,但也不想就此放弃奥运,因此选择了易于准备的黑奴马项目。而且,或许还能带动其他选手加入这个新项目。”

之前说过,在法律上被视为“半人类”的黑人,是服侍白人起居住行的奴仆,以及为白人培育和调教形形色色的鸦俘。事实上,他们所做的不止于此,还包揽了所有的第一产业,为白人输出他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农林牧渔产品。而白人只需要坐享其成,自在地从事脑力工作或特种职业。然而,黑人尽管照样像以往那样被白人奴役驱使,地位还是远高于作为鸦俘的其他有色人种。他们也未曾经受鸦俘那样的“局在神信仰”的强制洗脑,而仅是被教育要敬爱白人。因此,其中难免有人口是心非,持有黑人与白人别无二致的错误观念。

对于这些虚与委蛇的黑奴,一旦发现,就会进行强制教育,将他们贬为黑奴马,使他们懂得“成为白人女性的马匹的喜悦”。然后,他们脊背上的肌肉就会按照预先留好的模具整形成马鞍,以完美地与其主人的臀部吻合。不过,与身高5米的畜人马不同,黑奴马身材矮小,原本不值得骑乘。然而,黑奴的脚力非比寻常,最近在法律上又拥有了一定的市民权,为了让他们也能在奥运赛场上展现自我,因此,邑司奥委会决定在今年将黑奴马列入正式项目。

与“三色系驾赛跑”中12-15岁的白人美少女美少年驾驭黑奴和鸦俘各一只拖曳的战车赛跑三千米类似,黑奴马项目是由白人女性骑乘在匍匐的黑奴马身上进行两千米的比拼。黑奴马的鼻中隔的软骨上会被打洞,穿上逆心形鼻环,鼻环两边各自伸出细长的锁链,连接在左右马镫上。白女神只要一踩,就能刺激臀下黑奴马的鼻软骨的神经,以此对乘畜发号施令自如驾驭,从而无需缰绳和马刺。对于像德莉丝这样期待挑战的马术名家,这种仅用鞭子和鼻蹬的策马自然令她跃跃欲试。

“我们家饲养的数万名黑仆中,有一百多匹黑奴马。”德莉丝抽着激素雪茄,悠悠道,“其中83匹背上的肉鞍,都是按照我的臀部的形状制成。最近,我正在逐一挑拣,遴选出最合适参加奥运的那匹。”

“说起来,我还没见过黑奴马骑乘呢。”理查德回应道。

“是吗?那看来你很少去皇太女玛格丽特的领星,作为起源地的那里可是每年都举办‘公主赛马’呀。正好现在还早,不如一同去马场,我向你演示一下。”

德莉丝将理查德视作自己亲密的后辈和诚挚的拥趸,因此穿着家居服便迎接了理查德,此时还需要换成骑手服。由于并非要驾驭天马,因此不必特意穿戴天马皮革长靴,而仅需套上普通的畜人皮马靴。显然,顾名思义,畜人皮马靴是用鸦俘的皮肤鞣制而成。实际上,邑司社会生活中的一切皮革与衣物,都取自于鸦俘的皮肤。其中,贵妇专享的定制品甚至是将年少的鸦俘活鞣制成。没有人会觉得这很残忍,毕竟它们已作为家畜和用具的存在长达将近两千年。

“走吧。”德莉丝朝理查德招呼道。

马场绿草如茵,一望无际。淡蓝的天空如海水一般澄澈洁净。管理马厩的黑奴前来跪拜迎接。德莉丝和理查德则相继对着黑奴的头顶轻轻踢了一下,是名为“足蹴礼”的答礼。等待黑奴牵来德莉丝所要的黑奴马的时候,站在德莉丝身后的理查德出神地注视着她背上火红的斗篷。理查德知道,十年前的时候,但凡德莉丝骑乘畜人马的时候,便必不可少这件彰显率真强势的火红斗篷。

“不过……”理查德问道,“黑奴马的速度远不如畜人马,还需要披斗篷吗?它可能不好迎风飘扬。”

“哈哈。”德莉丝开朗地笑道,“十年前我还是少女的时候,倒确实是为了帅气潇洒而披戴斗篷。不过到了现在,我已经将这身视为驾驭阿马迪欧时的正装。这些黑奴马的脚力虽然远不及阿马迪欧优异,但并未实际犯罪的他们身份上始终高于鸦俘。为了褒奖他们知错能改的精神,我身为饲主,自然应当披上斗篷以示郑重。”

阿马迪欧是十五年前德莉丝精心挑选的畜人马。年仅13岁的德莉丝,就在驯马方面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尽管阿马迪欧将她从脖颈上三度摔落,最终,年幼的女孩依然令阿马迪欧从此惟命是从。不过,尽管德莉丝认为阿马迪欧始终是她至爱的畜人马,但从刚才的话中便能听出,在她心中,实际上忠心耿耿跟随她十五年之久的阿马迪欧,仍不如她可能此前从未听说、甚至还曾在思想上认为自己能与白人相提并论的那些黑奴马重要。

要更深入的阐释这点,必须得费些笔墨介绍阿马迪欧的过往。其实,虽说几乎所有的鸦俘都具有智慧,但畜人马由于经过完整的教育,全都是博览群书的饱学之士。阿马迪欧的智商高达179,至今仍孜孜不倦地进行畜人神学的研究。然而,对于这些,德莉丝自然一无所知,也漠不关心。在她眼中,智商远高于她的阿马迪欧不过是愚蠢弱智的牲畜。因此,德莉丝会用抽打在背上的鞭子、踢向胸部的马刺、勒紧嘴巴的缰绳,毫不留情地传达出身为白女神的绝对意志。而当阿马迪欧漂亮地越过障碍、疾驰如风的时候,德莉丝也绝对会温柔地抚摸它的头顶,以示赞赏。然而,德莉丝从不使用言语。这点便可看出,阿马迪欧在自己崇拜的女神心中,始终是匹绝对的牲畜。不过,它也绝对地为此甘之如饴。

这时,黑奴马已经戴上鼻蹬,备妥在德莉丝脚前。确实,见惯身高5米的畜人马,理查德觉得,黑奴马的构造未免也太过简陋寒酸了。畜人马的脖子后安置颈鞍,在大如蒲扇的双耳上打洞以穿过缰绳,将树干粗细的双臂紧锁在背后作为骑士登马的肉踏台,这才是理查德熟悉的场面。可黑奴马只要把用于支撑上半身的小型三轮车收起,穿上衣服遮掩背上的肉鞍,摘下鼻蹬仅留原本用于装饰的鼻环,就和寻常的黑奴没有任何差别。理查德的认知不禁动摇:原来从人到马……这么简单吗?

德莉丝用力踩在那匹黑奴马的脖子上。这叫足项礼,是比足蹴礼更为正式的答礼。德莉丝收回玉足,朗声问:“你的胸号是?”

琼森家的黑奴,绝大部分都在衣服的胸前别有编号,以此代替姓名。毕竟他们只是仆从,没必要费心记住他们的姓名。

“回夫人,小的是吉姆,十年前在水晶宫担当兽医。”

水晶宫是德莉丝的姐姐在新地球上的私人别墅。兽医专门负责治疗黑奴与珍贵鸦俘,因为白人嫌弃弄脏自己,所以仅由黑奴担当,是黑奴中薪水最高的职业。正因地位非凡,吉姆才无需以胸号代指。这么一提,德莉丝便想起来了。

“我记得。十年前你被终身为我的黑奴马。之所以选择我,是因为你对我一直思慕不已,对吗?”

“是的,夫人。”如今37岁的吉姆热泪盈眶,“十年前,小的便一直渴望能作为一匹马驹,被夫人骑乘。被夫人的马鞭抽打在大腿时鲜明的刺痛,承载夫人透过肉鞍压迫脊髓的重量,夫人垂在两侧的长靴皮革夹紧侧腹时光滑的触感和有力的压迫,无一不让小的感受的生命的充实,赞美活着的喜悦。十年来,小的一直勤学苦练,就是为了有资格能配得上夫人骑乘。”

“很好。”听闻吉姆情真意切的告白,早已习惯黑奴们长年累月的爱戴的德莉丝只是以惯常的口吻淡然回应,“如果你能在83匹中脱颖而出,我就允许你亲吻。”

“亲吻”当然指的是亲吻德莉丝的靴尖。对于任何一个黑奴来说,这都是生命中至高无上的荣耀,何况是吉姆这种思想曾经犯错的黑马奴?听闻如此隆重的厚赏,吉姆感激涕零地叩谢。德莉丝并不理会,只一个动作,便轻巧地骑上吉姆的脊背。

为了展示给理查德看,德莉丝骑得很慢,因此理查德看清了每一个细节。暖和的春日投射在德莉丝的宽檐帽上,将她柔顺浓密的金色短发映得熠熠生辉;宝石般的深蓝色眼眸明亮而坚定,将她的意志与自信展露无遗;硬朗的面部轮廓的下方,饱满的胸脯随着身体的律动欢欣雀跃,与柔韧苗条的腰肢构成美妙的无暇曲线。

可是,理查德目不转睛盯着的,仅有德莉丝肚脐以下的部位。被紧致的畜人皮马裤包裹的硕大臀部,从幼时的丰盈成长为臀围超过一米,就这样毫不留情地坐在吉姆的脊背上,与那背上触感灵敏的肉鞍吻合得天衣无缝。尽管潜心锻炼十年的吉姆如今虎背熊腰,可在高达185公分的德莉丝的沉甸甸的臀部下面,就如同一只柔弱无助的羔羊。应该是难以担负的沉重吧,理查德想,可吉姆的脸上分明洋溢着崇高的幸福。那么,如果是自己在下面承托着德莉丝的身体,他也会和吉姆一样感到幸福吗?

“不错啊。”德莉丝夸赞道,然后侧身向理查德,“你要继续看吗?不然我就往远处骑咯。”

“去吧。”理查德立刻说,“我在这儿也能看清。”

德莉丝微笑着点头回应,马鞭抽下。一抹鲜红的血痕留在吉姆漆黑的大腿上,与马上雪白的德莉丝形成颜色的冲撞。吉姆确实所言非虚,载着德莉丝朝地平线飞快地冲去。金色短发下的火红斗篷随风飘扬,在理查德的视网膜中烙下熟悉的映像。啊,德莉丝女士,德莉丝·琼森女士,流淌着家世两千年的琼森家的高贵血液的德莉丝准男爵此刻的心情,该是多么愉悦呀!而他,他是否也能献给德莉丝同等的,甚至更多更好的快乐呢?

理查德想起四年前自己参加“三色系驾赛跑”的经历。他之所以能击败女性,夺得冠军,并非因为他的实力胜于女性,而是他理解脚下战车前黑奴与鸦俘的心情。正由于他能体恤这种为白神奉献的崇高的幸福,他才能更妥善地驾驭他们。在他心中,他们不是工具、不是畜生,而是并肩作战的同志。这才是他能赢得金牌的真正秘诀。

当然,理查德并不是真的抱有白神信仰。神仅是德莉丝,或者更准确,仅有德莉丝的局部才是神,而德莉丝是神上神。想象自己正承托着德莉丝沉重身躯,想象她浑圆丰盈的臀部隔着肉鞍压迫他的脊髓,想象她90公分的强健双腿夹紧自己的两肋,想象她马靴的芬芳沿着鼻镫传入他的体内,想象那充满无限甘美的私处就在背上咫尺之遥,理查德便难以抑制地一柱擎天,从德莉丝骑上吉姆的时候便开始了。因此,他叫德莉丝赶快骑远。与那双湛蓝深邃的明瞳对视,他怕自己的灵魂被彻底吸入其中。他完全没想到,也是在德莉丝骑上吉姆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他胯间怒勃的阴茎,只是她什么也没说。她把这当作自己的魅力使然,因此并不恼怒。可是当瑞克的事发生后,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
810798904: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有点厉害...
asdfghjkl12345: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楼主可以把《家畜人鴉俘》原著复制上来吗?因为我不能下载,感谢!
digimon04: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7991cde:2018-11-30 20:57 本论坛原著资源请转:viewtopic.php?f=18&t=30937



十年前,《家畜人鴉俘》的作者天野哲夫以82岁的高龄逝世。今年我才拜读这本旷世奇书,深受震撼之余,不禁起了画蛇添足的心思,于是有了这个短篇。原著洋洋洒洒百万字,我最喜欢的是德莉丝·琼森这位洋溢着纯真、残忍和善良的美少女。可惜她虽然独占四章,对她的正面叙述其实总是浅尝辄止。

巧合的是,其中一章叙述的就是十年后的德莉丝。这个时间段位于全书时间线的最后,给予了我充足的可创作空间,也与现实的时间照应,以此致敬这部鸿篇巨制。尽管原著充斥着令人困惑的炫学主义和令人唾弃的纳粹主义,但我相信读者能够正确地辨别现实与幻想那条决然不可逾越的界线,仅将原著及派生出的本文用于色欲高涨时排解的佐料。

原著设定琐碎而广博,本文难免有与其脱节之处,烦请谅解。另外,即使是未曾看过原著的读者,也请放心的阅读本文,并不会遇到任何不解,顶多是减少些许趣味。可能还有小部分读者会注意到构成本文的三小节的标题的言外之意,在此,我必须说明,若不是想起这三张反击陷阱卡,我根本对编织出本文的剧情无从头绪。
家畜人鸦俘的作者不是沼正三吗?
7991cde: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digimon04:2018-12-01 03:08 家畜人鸦俘的作者不是沼正三吗?
沼正三是假名,真实身份是天野哲夫。
for阿尔萨斯: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那么王兴为什么要自杀呢
huahaijing: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文笔真不错啊
wssbgundam: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真没想到家畜人是这么有历史的作品……看完LZ的大作感觉有必要拜读一下原作
7991cde: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for阿尔萨斯:2018-12-01 14:25 那么王兴为什么要自杀呢
我也和东方阳一样好奇啊……顺便当初下载的时候忘了感谢你的资源分享了,现在补上。如果没有你的资源也不可能有这篇作品(以及还有一篇新作)的诞生……
charname: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家畜人鸦俘的同人!先给楼主点赞。自己读这部神作时也有许多感想和想象,可惜文笔不行,没法变成文字
家畜人的作者对政治正确是极尽讽刺的。另一方面从撸文的角度看,贵族制度,纳粹的高等种族至上,洗脑与个人崇拜,这些与女权femdom结合时是能产生极度YY的效果,正如原著中阐述的慈畜主义一样,虽然鸦俘在贵族女主人看来只是工具和消耗品,但在它们自己看来邑司又何尝不是天堂呢?
zhangqing: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家畜人作者死了?
ggh9: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续写啊,得利斯驯马很震撼。台湾版5卷本通读了
z121454abc:Re: 德莉丝的早餐(《家畜人鸦俘》同人)18.11.30-1/3
来了来了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