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希

aaadde:小希
打算自己写个小文,感觉自己的G点很难被满足,不如自己动手吧。没写过文,写得不好轻喷。
内个,里面包含一些亲身经历,但我实际操作经验其实不多,所以有不合理的地方就见谅吧。
INDDUCK:Re: 小希
em
然后捏
aaadde:Re: 小希
那年我26岁,工作也有三年多了。我在外地工作,工作也是比较辛苦那种,但收入还算过得去。故事就从那年的冬天开始讲起吧。
第一次认识她是在一个比较大的歌厅里。那天我刚从外地工作回来,几个朋友商量着一起去歌厅唱歌。刚唱了两首歌,这帮人吵吵着要找陪唱。其实我个人是没这方面爱好的,但是有人有这个需求当然还是满足一下吧。于是过了两分钟,一大堆女孩走进屋里,排成一列,挨个自我介绍自己叫什么、来自什么地方。按照惯例每人选一个,我其实没有太在意选的女孩长相如何,只记得她长得蛮文静,说话声音也不大,所以应该不会打扰我唱歌吧,于是就选了她。
对她第一眼的印象是:脸型瘦小,但眼睛小小的,看起来好像是一直在眯着一样。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说实话,大冬天的穿这个还真是难为她了,但是为了工作赚钱,没有办法呢。她个子不算矮,但是跟我这种五大三粗的站在一起比较还是瘦小了一点。她落座以后也是不太说话,而我明显属于麦霸级别的,除了喝酒就是唱歌。玩了一个多小时,除了拉拉手之外,我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呃,在朋友面前我可是一个非常本分的男人。
beibei1171:Re: 小希
666
aaadde:Re: 小希
可能因为我不太搭理这妹子,可能她自己也觉得尴尬。恰好她来了个电话,就出门接电话去了。这时几个朋友开始起哄,说我是不是同性恋,还是性无能这类的。过一会这妹子回来了,坐在我身边,把两只脚往桌子上一搭,就默默地看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狼嚎。这时候我才瞥了一眼她的身材,呦,这小腿细的,感觉跟我胳膊差不多了。主要是她那双黑色的皮鞋真是亮,带那种亮光的,真是亮瞎我的眼了。说实话,这双鞋子还真是吊起了我的欲望。但是这一大屋子人呢,我也不能随便暴露我的嗜好,只好默默地忍着吧。
歌厅嘛,唱歌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喝酒。因为卖出去的酒越多,妹子们挣的提成也就越多,于是妹子们开始轮番敬酒。没过多久,我身边这妹子扛不住了,直接去卫生间里一顿吐,回来的时候脸和手都是湿的。我想这时候该我表现了,于是赶紧扶过来坐下,递纸巾献殷勤。又过了半小时左右,这妹子好像是缓过来了,开始主动掏我的烟抽,然后问我抽不抽。我其实烟瘾很重的,但是那天实在是抽得太多了,感觉再抽就要吐出来了。于是我对她说,内个,你能不能吸进去然后吐给我?我想吸你吸过的。她掩嘴一笑,说,那试试吧。于是就实践了一下。经过妹子吸过一遍再从嘴里吐出来的烟,还真是没那么烈了,而且好像带点香味,其实应该是她身上的香水味吧。就这样她吸,吐出来我再吸。旁边的人一看还有这种操作,也是纷纷效仿。
aaadde:Re: 小希
又过了一会,我们喝的都比较多了,动作也开始更随意了一下。这期间她又去了趟卫生间,回来的时候鞋子上沾了水,于是她坐回我身边,抽了两张纸巾埋头开始擦鞋子。我一看这时机不做,而且好像应该也不算过分,就一把夺过她手里的纸说,来,我给你擦。还没等她应声,我就直接把她一条腿抱过来放在我膝盖上,开始认真地帮她擦鞋子。这时边上的朋友开始起哄,什么暖男啊,体贴啊。我哪有工夫理会他们,谁知道我醉翁之意不在酒呢。终于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这只鞋子,还真是很亮很亮,闪闪发光的样子。沾上了水,再一擦干净,感觉就更亮了。说实话,我内心里的冲动是真想上去舔一下,但是开玩笑,一大屋子人呢,朋友怎么看我,妹子怎么看我,以后在朋友圈还怎么混。所以说我这人还是很克制的,假装一心一意为她擦鞋子。擦完了这只,她把另一条腿也放我膝盖上,说,这只也帮我擦一下呗。我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啦。
就这样闹腾到晚上十二点多,结完账,该散的也就散了。临走时妹子如果看你顺眼,就会给你留联系方式。估计妹子也是看我表现不错,主动找我要联系方式,电话、QQ也都给了(那时微信还不太流行)。这时候我才想起问她名字。她说她叫小希(我还很不应景地问了句那个“希”,真是神特么尴尬),家在离这里三十公里远的一个小县城。我说我今年26岁了,叫姐姐还是叫妹妹,她大方地告诉我她22岁(虽然看上去也就18、19岁的样子)。
这就是第一次见面的情况。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特殊的经历,因为歌厅嘛,大家都是逢场作戏,谁又把谁放在心上呢。谁能想到后来我们发生了那么多故事,我为她改变了那么多,她也为我改变了那么多。
aaadde:Re: 小希
就这样,我继续回去上班。因为我们上班都是在野外,平时说实话,根本看不到女人。同事平时有需要的就去当地找小姐,但我的需要就比较特殊了,找小姐吧没法满足,找女王又不得要领,所以当然只能自己在宿舍找文章或者视频自己解决啦。偏偏是集体宿舍,就连这样的机会也是非常少的。所以我上班期间基本都在压制自己的需要,过了三个月才再次回到家,那欲望可以说都要破口而出了。
我自己的欲望就比较奇怪,有点阶段性质的。比如说,这次我觉得踩踏很过瘾,下次我就会感觉舔脚才比较爽,再下次可能会觉得舔鞋子才能满足我。这次我的欲望就比较严重了,我特想给一个女人口交。这就比较麻烦了,因为舔脚踩踏之类的,大不了可以找个女王解决一下。舔鞋的话,多留意一下别人家门前可能还会有意外收获。但是口交这个操作,女王一般都不接受,找小姐的话危险系数又太高了。
其实我在自己的城市里找过两次女王,但是说实话,她们都太应付了,很难满足我,所以有了两次经历之后觉得不值,还不如自己在家看片呢。于是我自己又注册了一个QQ,开始疯狂而盲目地找附近的人,聊了两句就直奔主题,然后无一例外地全被拒绝了。过去我是真觉得,我给你口交唉,吃亏的不应该是我才对吗?但是网上接触了很多女人之后发现,她们对这种事还是持保守态度的,并且害怕“我口腔里会有疾病”。我整个人就斯巴达了,没办法,退而求其次,找个女孩甜甜脚总可以吧。这次搜索范围扩大了一点,周边的小姐、黄群里的网约女我也挨个问了一遍,没想到还是被拒绝了,理由基本都是“无法接受”、“做可以,那个还是算了”。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能聊上两句的,我提出,你也不用做别的,就是我躺下,你坐在床上把脚放在我脸上就行,钱我可以多给点,结果又一次被无情的diss了。
当时真是感觉,脸都要丢尽了。厚着脸皮去求人家给人家舔脚,人家都嫌弃你,而且还是被一班小姐给diss了(当然我并没有歧视这个职业的意思,但是当时我内心的想法确实就是这样的),当时可以说是非常绝望了。于是我想,要不问问认识的人呢?
aaadde:Re: 小希
要说口,我觉得歌厅妹子这个群体还是略靠谱的。第一她们轻易不出台接客,这样起码安全性比较高;第二她们一般都晚上工作,而且经常会有休息时间。给我留联系方式的歌厅妹子其实也还是不少,于是我在QQ上翻了翻,突然找到小希这个名字。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个妹子眼睛小小的好像一直在眯着,我印象不错,当然不仅是身材不错,主要是那双鞋我真是印象深刻。当然,我是自己这么想的,谁知道人家接不接受呢?
于是我鼓起勇气,在QQ上跟她打招呼。可能是工作比较忙吧,过了一个多小时她才回复我。因为平时练习歌厅妹子基本都是订包间、找陪唱的,这次我突然想把她叫出来玩,感觉还是挺突兀的。
我:你们平时出来玩吗?
她:一般不出去,咋的有啥想法直说
我:内个……出来玩玩呗,聊聊天也成
她:(停了能有五分钟)我出去很贵的,要是吃饭啥的可以,要是大活你还是找别人吧
我:只要你愿意,价钱好说
她:(停了能有两分钟)那行,我星期六晚上有时间,你来找我
她:一次1500吧,行就做
我一看有戏,赶紧答应。
我:好好,没问题
她:我在XX小区住,我电话你有吗(这时候我才发现,她不知道我是谁)
我:有有
我觉得这是个关键节点,要想实现我的想法,必须大胆点提出我的要求。这时候我心跳加速,心都快蹦出嗓子眼了。我转念一想,反正她也不记得我是谁,就算被diss了也不丢脸吧。于是我鼓起勇气,继续跟她谈。
我:内个,我想舔下面,行不行呢?
她:(停了能有五分钟)没做过,要口的话你加钱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是……我舔你
她:(停了能有两分钟)这样啊,那也行,但是你别吃辣的
我:(笑)那不能
然后我想了想,鼓(厚)起(着)勇(脸)气(皮),继续提出要求。
我:舔多久都可以吗
她:你要不嫌累就舔呗
我:那……我只想舔,行不行
她:(停了能有两分钟)只舔,不做?
我:嗯,只舔不做
她:那你图啥呢?
我:(犹豫了一下)就是有这个想法想实践一下
我:还想舔脚,可以吗
我觉得这个时候我如果被拒了,我直接跳楼的心都有了,还好——
她:(停了能有两分钟)可以,1500先妹妹后脚
我:OK
敲定这件事,我紧绷的心也突然放下了。但是随后我就忐忑了,毕竟我也没干过这事,我到底行不行呢?
1240715956:Re: 小希
严!肃!求!更!
a505922673:Re: 小希
求更,太对我胃口了
上白浊慧音:Re: 小希
期待
wwta:Re: 小希
作者是行业福利挺好的啊,热烈求更!!
aaadde:Re: 小希
那天我早早就做好了准备:衣服洗得很干净,也提前洗了个澡,连牙都刷了两遍。我们又联系了一下,约定时间在晚上十点以后。说实话,我内心很忐忑,到时候会不会被diss会不会被笑话我是一点底也没有。为了壮胆,我还喝了点酒,酒壮怂人胆嘛。结果到了九点多我准备出发的时候,她突然发QQ:
她:有个客人还没走,挺磨叽的,可能要等一会,晚一点啊
我:没关系,先把客人陪好
她:好(笑脸)
她住的小区离我家还真不是太远,于是我想反正没啥事,就直接走过去吧。当时是五月初,天气已经转暖了。走了大约两公里,我感觉身上开始出汗了。尤其是脚,明显地感觉在出汗。我心里有点不详的预感,这要是到了人家家里,身上有味道,尤其是脚上有味道这得多尴尬。没到十一点,她发QQ来说到家了,让我现在就去她家里。因为那个小区我实在不熟悉,中间绕了两次路,感觉身上又出了很多汗。
坐上电梯到4楼,按照她的指示,我在一团漆黑中小心地摸了过去,看到有一个门虚掩着,里面有灯光露出来,那就是这里了。
我推门进去,这是一间小屋子,里面摆着一张双人床和一件沙发,床对面的墙上电视机正在响着,沙发前面的玻璃茶几上放着烟和烟灰缸。她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吸着烟,看我进去赶紧打招呼。她今天穿了一件蓝色的连衣裙,脚上穿了双蓝色的坡跟凉鞋,小小的眼睛还是好想睁不开一样。说实话,她并不属于那种看上去很惊艳的女孩,顶多算是不难看吧。但是无所谓了,机会难得呢,我当时也真是觉得饥不择食了。
她见到我第一句话是:“啊,你是那个那个……给我擦鞋那个大哥对吧。”我靠,现在才想起来我是谁。算了,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也就不计较了。她招呼我坐在床上,帮我把外套脱下来,然后接着说:“你抽烟吧,”,说着递过来一根烟帮我点上,我们抽的居然是同一个牌子的烟,“刚才有个客人非得要拉我出去,怎么说也不好使,一看就是喝多了。”她吸了口烟,“吐了好几回,好不容易给送走了,我这才回来。”
说实话在这种地方见面,还是人家家里,我还是感觉挺尴尬的。考虑到我的情况,我觉得先说明一下比较好:“内个,刚才走了挺远的路,好像有点出汗了,有味。”她一指卫生间:“没关系没关系,你先去洗个澡吧,我这里能洗澡的。”我一听就解脱了,这样当然是最好的,于是走进卫生间里准备洗澡。这时她在外面来了一句:“别着急,我等你,我洗完了。”
呃……洗完了……这句话真算是终结我幻想的一句话。我当然是想品尝原味的,洗过了就觉得没意思了。但是我毕竟第一次干这事,而且跟人家又不熟,怎么好意思跟人家提要求呢。而且洗都洗了,再说什么也晚了。我走进她家卫生间,这卫生间还是挺大的,里面有个马桶有个浴缸,卫生间对面就是厨房。我走进去脱下衣服(在人家面前拖个精光我就觉得尴尬了),热水器还是挺好操作的,于是我开始洗澡。呃,马桶旁边的纸篓里还有白色的卫生纸,这勾起了我的欲望。我想了想,趁着水流打在地上噼里啪啦的声音,我从纸篓里拾起一小片卫生纸来。这片卫生纸拿着还是湿润的,应该是刚刚用过的,太好了。我把它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呃,有一股很浓烈的骚味,顿时我觉得下面就硬了。
如果不是今天这种状况,估计我就会品尝一下了。我刚上班的时候参加培训,男女都住在宾馆的一个楼层里,卫生间只有两个独立的蹲便,上面写着男女。有次我上厕所,刚进去关上门,对面传来声音,关上门走了。我突然觉得有利可图,内心煎熬起来。等了两分钟,外面没有声音,我就打开门悄悄地走进写着女的那间。呃,要是被发现了大不了说走错了,或者没地方了呗,谁叫两间紧挨着呢。我进去一看,蹲坑边上扔着一片卫生纸,我用手一摸全是湿的。我赶紧抓起来,飞速地返回男厕,把它放进嘴里,那种味道是有点酸的,很浓烈的味道,加上纸巾本来就有的香味,但综合起来还是觉得有点恶心。我含在嘴里嘬着,抓紧时间打飞机,那次打得真爽。
我定了定神,这次可真不能这么干,一会还有正事要干呢。我认真地把自己洗干净,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什么想法都有一点。我穿的外套,钱全在外套口袋里,她会不会趁着我看不见把钱顺走呢,会不会是仙人跳呢。
很快我洗完了,走出卫生间,呃,她已经换上睡衣了,只露出深紫色的小裤,躺在床上等我呢。因为在别人面前裸露着我实在觉得尴尬,所以我把内衣内裤都穿上了。她一看我这身穿的就笑了:“你就穿这身做吗?赶紧脱了吧。”脱就脱吧,我慢慢地把衣服裤子脱掉,她也脱掉睡衣和小裤,赤身裸体地面对我,她的乳房,嗯,有点小,但我真的没兴趣欣赏这个,我心里想的都是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怎么内裤不脱了呢?”她看我还穿着小裤,就过来想帮我脱下来。我连忙阻止了她:“别别,等一会。”说实话,我当时的表现真地像个啥也不懂的小男生,肯定是让人笑死了。于是她趴在床上,“不脱怎么做呢,还是你想干点别的?”
我心想,这还是把我当成普通嫖客啊,靠。算了,直奔主题吧。于是我“勇敢”地对她说:“内个,我说了我想舔下面嘛。”
这话说出口,我自己都觉得十分尴尬。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只想舔,不干别的?”我连忙说:“嗯,对。”她顿了两秒,幽幽地说:“那就好了,那我省力气。”说着平躺在床上。说实话这个体位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我的设想是她坐在沙发或者床边,我跪在下面舔;或者哪怕是她站着我跪着,我觉得也是挺刺激的。但是她躺着,我趴在她下面舔,这个还真是没想过。算了,这机会难得,我也就不挑了。
aaadde:Re: 小希
于是她舒服地躺着,我爬到她胯下去。真到要实际操作的时候,我又犹豫了,以前真是没做过呀。我摸着自己的脸笑着,赶紧很尴尬。她赶紧安慰我:“没事,你有啥想法……怎么想的就怎么做,没关系的。”好像一个大姐姐在安慰小弟弟一样。“以前没这么干过,只是想过,第一次,”我尴尬地说,“不知道怎么弄,弄得不好你就指导我一下。”“没关系,我也第一次,我会告诉你我的感觉。”
这下我算是消停了,埋下头开始研究她的阴户。我以前跟女人上过床,片也是看过不少的,但真正近距离观察一个女人的阴户还真是第一次。我没理会别的,直接用嘴把阴唇拨开,舌头用力地伸进去,心里想的只是怎么找到正确的位置,怎么用力舔得更深。她先是“啊”了一声,但马上就恢复平静了。呃,第一次亲密接触这里,这应该是阴蒂吧,我想,于是我在上面上下地舔着。味道嘛,真是没有什么味道,只是感觉有点酸有点涩,毕竟是洗干净了嘛,有点失望。可能舌头太没力气了,也可能舔的方式真是不对,舔了五分钟她居然一点反应没有,注意力还集中在电视上。于是她开始下指令:“舌头在那上面转圈地舔。”说着用手指转圈比划着。我服从指令,开始卖力地转圈舔着。她的小穴已经湿润了,因为没有味道,不知道是我的口水还是她的爱液,但是我都吸到嘴里,咽了下去。这样舔了十分钟,她好像开始有感觉了,自己开始用两只手揉搓自己的乳房,胯部也开始有了起伏的运动。
又舔了一会,说实话,这个姿势还真是挺难受的,我自己挺着个脖子,没多久脖子就觉得酸了。“唉,”我停下来揉揉脖子,“脖子疼啊。”她连忙坐起来,“哎呀,你别弄出脊椎炎,不行咱们换个姿势。”于是她翻过身,趴着把屁股撅起来,招呼我说:“来,你好好舔。”我爬过去,看到了她绽放的菊花。说实话,我第一次看到菊花是啥样的,呃……原来是这样的,好小。我想如果我在她的菊花上舔两下会不会让她感觉更好呢,又一想算了,人家又没同意,舔湿了人家会不舒服。于是我把嘴埋在她阴户的位置,继续舔起来。这个姿势还真是不太好,因为只能舔到一小部分,感觉有点难受。于是这样舔了一会,她又换成了躺姿,左腿支起来,我反过来吧嘴凑到她胯下,继续舔着。
就这样舔了半个多小时吧,虽然她那里已经全是水了,但除了酸酸涩涩的味道没品尝出别的。我舌头有点酸了,毕竟第一次做啊。她也感觉有点累,就问:“你是想把我舔出高潮吗?”我一边舔一边点头,支支吾吾地回答是,她接着说,“那我得自己弄。”于是她坐起来,又发出指令:“你躺着,来。”说着给我拿了个枕头,让我枕着平躺在床上,她直接跨过来骑在我脸上,两只手抓住床头,开始在我嘴上摩擦。其实我舌头已经很累了,只是机械地努力向前伸着,给她提供一个摩擦点而已。好在我还有嘴唇,她好像抓住了上下我的两片嘴唇,用阴蒂在上面用力地摩擦着。因为第一次被人骑在脸上,我完全不知道一个人的重量居然有这么大。而且她的动作幅度逐渐加大,甚至摩擦到了我的鼻子,我突然有了窒息的感觉。呃,窒息的感觉并不好。我用手托着她的屁股,她开始加快了速度。突然她身子剧烈地抖动了一下,伴随着一声“啊”的长音,她停了下来。呃,这是高潮了?可是我感觉没舔到什么?女人高潮不是也会有液体喷出来吗?
她从我的脸上下来,从床边抽了两张纸巾擦拭她的阴户:“啊,挺爽。”我感觉没尽兴,又把嘴凑过去,仔细得品尝她的阴户,“没什么味道啊。”她笑而不语,就任凭我品尝着。这时我嘴边已经全是液体了,于是又舔了一会,她推开我:“好了,洗洗脸去吧。”唉,我只好自己跑去卫生间洗脸。
这期间我自己有没有硬呢?一开始是这样的,而且是异常地硬。但是我自己不用手刺激的话,我是射不出来的。后来她骑在我脸上之后,我就渐渐软了下来,想的也只是怎么更好地伺候好她。呃,可能因为紧张和兴奋,这事我都完全忘记了。
aaadde:Re: 小希
洗干净脸,我走出卫生间,她已经感觉疲惫地躺在床上了。呃,我还想做下一步,于是我轻轻地对她说:“我想舔脚。”她没有应声,只是点了点头。于是我躺倒在她脚下,开始舔她的左脚丫。她的脚丫有点瘦小,但是脚趾确实很修长的,趾头的根部那里有点粗。这也是我第一次舔脚啊,不得要领,那就想想视频里的操作有样学样吧。我先把大脚趾含在嘴里,嗯,有点咸,但没什么味道,毕竟洗干净了。含了一会,又吮了一会,实在是没味道,我又开始吮二脚趾。吮二脚趾的时候,另外两个脚趾戳在脸上,有点别扭。又吮了一会,我干脆把每根脚趾都吮了一遍,于是用嘴巴拨开她的两根脚趾,开始用舌头舔她的脚趾缝。刚刚舔到她的脚趾缝里,她好像感觉痒,脚突然蜷了起来,两根脚趾正好夹住我的舌头,大脚趾的指甲刺到了我的舌下根。好疼,我连忙缩回舌头,待她把脚慢慢放平,我用把嘴凑过去,轻轻地继续舔她的脚趾缝。她好像感觉很舒服,在我舔的时候用两根脚趾轻轻地抚摸我的舌头。舔了一会,还是没味道,于是我起来抽出两张纸巾,把她的左脚擦干净,又开始舔她的右脚。她把左脚支起来,安静地让我一个人操作。她的右脚同样没什么味,只有咸咸的味道。我挨个吮过她的脚趾,又舔了脚趾缝,最后尝试把她的整个脚都吞到嘴里。呃,吞下了一点,这个操作比较难,我放弃了,于是侧身躺着开始舔她的脚心。她好像感觉有点痒痒,脚丫不停地蠕动着,把脚上的口水都蹭到了我脸上。这时她想把左腿放平,但碰到了我的肚子,又缩了回去。我大方地把她的左脚拉过来,搭在我腰上。呃,想着我躺在一个女人脚下,让她的一只脚压着,而我舔着她的另一只脚,这感觉还是很爽的。
舔了一会,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我想就这样吧,于是我抽出纸巾把她的右脚擦干净,对她说:“嗯,搞定了。”她翻了个身坐起来,脸上满是疲惫,“那睡觉吧,睡觉。”于是她起床去上厕所。呃……还要睡觉吗?好吧,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当然得服从了。她从卫生间出来,把电视和灯都关了,指着床对我说:“你睡那(左)边吧。”我幽幽地想,刚尿完尿唉,下面应该会有味道吧。但是我已经说搞定了,不能再搞了。呃,好吧,于是我们盖上一床被子开始睡觉。
她好像很累了,没多久就睡着了。而我,呵呵,我真是一个人习惯了,旁边有个人,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707:Re: 小希
这不是更不值吗?1500才舔了那么一下,其它什么都没做,说实话趴着舔最累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后来还有进一步的发展吗?
话说楼主你又抽烟又喝酒还五大三粗的,很难想象你会有文中描写的那种羞态呢。。
aaadde:Re: 小希
睡眠中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天亮了。这一夜我基本没怎么睡好,因为她一翻身我就醒过来。天一亮我就睁开眼睛,大概六点多吧,无事可做,我翻开手机开始看新闻。看到七点多,我起来上趟厕所,看她翻了个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我又钻进被窝里,轻轻地捅了捅她:“内个,我还想舔一下,行不行。”她睁开朦胧的睡眼,很不情愿的样子:“哎呀大哥,你还没够啊。”我轻轻撩起被子,看着她赤裸的身体,心里的欲望又涌了上来:“再让我舔一下吧。”她不情愿的翻过身,懒洋洋地对我说:“那你先去刷刷牙,因为你昨晚舔脚了,我那有一次性牙刷。”呃,我急急地跑到卫生间,用最快的速度刷了牙。出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平,正在看手机,于是我撩起被子钻到她胯下。
可能天亮吧,虽然蒙着被子,但是被子并不厚,视线居然比白天还好。有了昨晚的经验,我觉得可以慢点来,不用太着急。于是我压低了脑袋,选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先亲了亲她的大腿内侧,弹后伸长了舌头舔弄她的会阴。这样的舔弄好像让她有点痒,她支起腿来,把腿张开,身体轻轻地扭动。于是我在她的股沟上舔了一下,她颤抖了一下,左手隔着被子摸到了我的头。我从被子里探出头,她还在看着手机,于是我询问她:“难受还是舒服?要是感觉难受的话就算了。”她犹豫了一下,说:“没事,挺好,你继续吧。”于是我继续钻进被子里,舔弄了两边的股沟,就用嘴衔起她一边的阴唇,慢慢地吮吸起来。不是说,阴户是女人下面的嘴吗,白天这样近距离地看她的阴户,我感觉,这张嘴好大啊,简直能把我的脸吞下去了。吮了一会阴唇,我用嘴巴扒开她的阴唇,开始认真地为她口交。这次我连鼻子都用上,把鼻子捅进去摩擦她的阴蒂。然后我喘了口气,用舌头用力地舔进去,这里,呃,应该是阴道吧,或者是尿道?不管了,反正我只想舔得越深越好。不久,被子外面响起手机的声音,呵呵,蒙着被子我也看不到她的表情,只知道她在上面悠闲地玩着手机,我在下面卖力的伺候她,这画面不要太美好吧。这样舔弄了二十分钟吧,她好像又来了感觉,右手伸进被子里扶住我的头顶,胯部开始配合我做上下起伏的动作。唉,舌头还是不太中用,舔不到太深的位置,而且很快又没了力气。还好,我发现我的嘴唇真是个好用的工具,尤其是上嘴唇,她好像特别喜欢用阴蒂从下往上摩擦我的上嘴唇。这样继续了一会,她的动作开始越来越大,这时我基本就是在配合了,她一会用阴户上下地摩擦我的嘴,一会又左右地摩擦我的嘴,我只是努力伸出舌头应付着。想想自己还真是没用,被人家女孩按在胯下,还得人家主动去摩擦我的嘴才能有快感。就这样,她的动作越来越疯狂,我的下半张脸都被沾满了液体,尽管我努力地吞咽还是抵挡不住,她的阴户就像一只大嘴一样疯狂地吻着我脸。突然,她加快了动作频率,右脚从我脑后盘住了我的头,右手也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头发,快速地在我嘴上摩擦了几下之后,她的身体一阵剧烈地颤抖,恢复了平静。我把嘴张开包裹住她的阴户,准备接受里面喷出的液体。呃?还是没有?骗人的,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她平静了一下,把被子撩开,腿从我的头上跨过去,拿了两张纸巾开始擦拭阴户。她看到我的样子笑了:“哎呀,你看你,脸上都是,赶紧去洗洗吧。”我仍然处于梦游状态:“你喷出来了?高潮了。”“对啊,”她一边擦一边回答,“喷出来了。”我仍然表示疑问:“没感觉有液体啊,这(指着我脸上的液体)我都分不清是你下面的水还是我的口水。”她乐了:“你的口水有那么咸吗?你的口水有那么……黏黏的吗?哈哈。”
这一通操作比昨晚还要猛烈,我的嘴唇都感觉有点麻木了。我去卫生间把整张脸洗干净,喝了两口水。天已经大亮了,我准备向她告别。我穿上衣服,从口袋里数出准备好的1500块钱,递给仍然躺在被窝里的她。她接过来数了一下,从里面数出500块钱递给我:“你舔我,我应该给你小费,哈哈。”呃,我是不介意省钱的,毕竟我工薪阶层。她继续说:“你怎么喜欢舔妹妹呢,又不做?”我连忙回了一句:“啊,就是有这种爱好呗。”虽然我舔过她下面,但是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她我的全部嗜好,毕竟还是陌生人啊。她把钱扔在一边:“你走吧,赶紧回家吧,下次记得再来啊。”
我仍然是头脑空白的状态,下楼打了车,都不知道身上是不是还有味道。因为没睡好,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回到家,躺在床上,我回想着这一夜的经历,才想起来自己打飞机。
aaadde:Re: 小希
707:2018-11-04 13:22 这不是更不值吗?1500才舔了那么一下,其它什么都没做,说实话趴着舔最累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后来还有进一步的发展吗?
话说楼主你又抽烟又喝酒还五大三粗的,很难想象你会有文中描写的那种羞态呢。。
我也同意,纯趴着太累了,不过第一次真是没经验,呵呵
说实话找个女王现实都在500起步,1500我觉得还可以接受吧,关键当时也没觉得会经常做这种事
我嘛,的确又抽烟又喝酒还五大三粗,而且生活中我基本也是纯爷们。但是,我内心确实不是这样啊,没办法,五大三粗不是我的人设,只能说我天生就长这个德行。我也想长个小白脸,关键基因不允许啊。
707:Re: 小希
aaadde:2018-11-04 16:09
707:2018-11-04 13:22 这不是更不值吗?1500才舔了那么一下,其它什么都没做,说实话趴着舔最累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后来还有进一步的发展吗?
话说楼主你又抽烟又喝酒还五大三粗的,很难想象你会有文中描写的那种羞态呢。。
我也同意,纯趴着太累了,不过第一次真是没经验,呵呵
说实话找个女王现实都在500起步,1500我觉得还可以接受吧,关键当时也没觉得会经常做这种事
我嘛,的确又抽烟又喝酒还五大三粗,而且生活中我基本也是纯爷们。但是,我内心确实不是这样啊,没办法,五大三粗不是我的人设,只能说我天生就长这个德行。我也想长个小白脸,关键基因不允许啊。
以后还会经常做这种事咯?话说你找她,每次都要给1000嘛?
aaadde:Re: 小希
很快,我又回去上班了。前面我说过,我这工作出去起码就两个月,很多时候都需要三个月才能休息一次,但一次能休十多天。自从第二次见她一个月以后,有一天我在上班,她突然发来QQ消息:
她:在哪里呢?啥时候还来啊?
呃……我以前还真没想到,还有人能惦记着我呢。是惦记着我的人呢还是惦记着我的嘴呢,还是惦记着我的钱呢?我仔细想想,应该还是后面两个多一些吧,尤其是最后一个。毕竟我只知道她叫小希,她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我:上班呢,在外地呢
她:啥时候有时间回来找我啊
我:嗯,等我放假回去的
从那天开始,我就热切地盼望着能回到家。可是偏偏单位那一阵比较忙,我作为一个方面的主管领导又脱不开身。一个月又过去了,我回家还是遥遥无期。恰好这个时候她又一次发来QQ消息:
她:骗人呢,还没回来啊
我:工作比较忙啊(哭脸),暂时回不去
她:回来找我啊,亲爱的,想你了
我:嗯嗯,等我回去就找你去
没想到这一干又是两个月,等我终于休假回家的时候,都是夏天了。因为长时间的奔波劳碌,我先在家仰卧了两天养养精神,然后才去找她。没想到她回老家了,三天后才回来。呃,欲望没处排解,天天在家看小片看文,自己撸。终于等到第六天,她发来信息说从北方回来了,下午四点的火车。我想这好啊,为了献殷勤我得去火车站把她接回来吧。
我提前半个小时到了火车站,天气很热,身上一直在出汗。我在出站口向里张望,不久她跟着下车的人流走了出来。她还是那个样子,小小的眼睛是她的标志。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脚上蹬着一双白色高跟鞋。嗯,虽然鞋跟很高但还是没有我高。她没有化妆,脸上现出几个红色的疙瘩,头发梢染成了紫色。说实话,以前真是没有注意看,这真的是我很得意的女孩类型啊。看她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地走出来,我连忙向她摆手。她一脸惊喜,小跑着向我奔来。一见面,一拳打在我肩膀上:“我操你他妈还知道回来。”我这人不太会说客套话,只能干点实事了,连忙把包和行李接过来:“OK今天我就归你调配了。”
很快我们到了她家里,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些闲话。虽然我们也算有过肉体关系(个屁)了,但毕竟这才是我们第三次见面,彼此之间还不算熟悉。她招呼我坐在沙发上,一边自己收拾行李。我看着她忙来忙去,打量着她的身材,唉,还真是个苗条的妹子。说实话,她不算那种看上去特别惊艳的女孩,但看起来很亲切的、容易亲近的女孩,这可能跟职业有关系吧。她收拾完东西,一边拢着头发一边说:“是不是想我了。”我连忙搭茬:“是啊,想你了。”“那,你是想我这里呢,”说着她两只手按了按自己的胸,“还是想这里呢?”说着她把手放在裆下撩起来。我得说,这个姿势真的是撩到我了。
“你先看电视,”她把电视打开,准备脱衣服,“我先去洗个澡啊。”我一看她又要去洗澡,连忙站起来拉住她:“洗澡干啥呀,就这样不挺好吗?”她转过来,皱着眉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说:“我操我坐一天火车了,你不嫌……那个有味啊?”我感觉又一个关键的节点到了,要么我赶紧清楚地说出我的想法,大不了被diss了就离开呗;要么以后就干脆不要再见面了。我把心一横,拉着她的手说:“不嫌不嫌,我就喜欢原味的。”她想挣脱我的手,“别闹,”但是我稍稍用点力,一个妹子又怎么能拗过我呢。于是她澡也不洗了,干脆坐在沙发上抽烟:“你口味挺重呗是不是,来来来,我看你还能不再重一点。”说着她就准备脱衣服,我一看连忙单膝跪地,一把拽住她的衣服:“别脱别脱……你看……这衣服多好看。”我靠,这句话说完我差点一口血喷出去,智商瞬间就为负了。她拉着自己的衣服,娇嗔到:“操,澡也不让洗,衣服也不让脱,你就喜欢纯野生的呗,你说你是不是喜欢纯野生的?”
我连忙双膝跪在她面前,拽着她的裙角。她一脸嘲讽的表情,用手摸着我的头,说:“唉不是听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吗,你这是咋了?这么猴急?着急啊?着急想舔下面啊?洗个澡都来不及啊?来让我看看你有多着急。唉你这头发咋剃的这么难看。”我其实平时留很短的平头,跟光头差不多了,但是头发帘留的比较长,从上学的时候就开始这样了,于是我就坡下驴,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头帘上:“这不给你留的吗,你抓抓看,你看能抓住不。”她用手拽住我的头发,很合手的样子,于是她笑了:“呦,这还有个把手呗,哈哈哈。不脱衣服行,你让我把鞋脱了,都他妈穿一天了。”我连忙说:“别的,姐姐,鞋也别脱了,你就坐沙发上,我伺候你。”
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表情开始变得认真了:“跪舔啊?是不是想跪舔?崇拜我啊?我是你女神啊?我是不是你女神?”
我看着她小小的眼睛,突然觉得我可能离不开她了。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