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人妻的惡魔交易(26)

wmud:[12.15]人妻的惡魔交易(26)
(零) 序言

  夜幕已然降临在有火炉之称的W市,远离了人声鼎沸的市中心后驱车往市郊移动,路上的行人突然少了许多,毕竟是闷热的三伏天,即使在夜晚依旧是吹著黏腻的焚风,大家自然乐得在家里避暑,尤其是富贵人家群聚的北市郊,家家户户都装有空调,如果没有必要更不可能出来街上自讨苦吃了,而在这个W市精英人口聚集的地方,一处名谓「白神社区」的高级別墅群落更是北市郊的蛋黄区域,里面的住户非富即贵,每一栋別墅都是单独按住户需求建造起来的,或有巴洛克式、哥德式、罗马式等欧风,也有各种宛如从唐诗宋词里复印出来的中国风建筑,而其中还有一栋独树一格的建筑,却是采用极简的日式庭院风,乍看之下与附近那些个豪华大气的各式別墅十分格格不入,不过仔细观察却可以发现从敞开的大门所延伸出来的步道,几乎贯穿了整个「白神」社区,两旁的绿色植被以及参天的老木营造出了古代驿站传递君王讯息的马场通道的气氛,显得此中人家的尊贵不凡,走在其上似乎可以感受到凉风拂来,为燥热难当的身躯注入一丝活力。

  不过此时却传来了几声叩!叩!叩!的奇怪声响,斑驳的树影下出现了一道修长的靓丽身影,一看居然是一位身材性感的高挑美妇,一件简单的低胸吊肩式白色T恤穿在她身上却显出了爆炸的效果,只见内里似乎没有胸罩的衬托,受到摩擦而勃起的乳尖就这样把T恤顶出了一个明显的形状,雄伟的F罩杯巨乳在行进间受到地心引力的牵扯而夸张的上下晃动,但是却出奇地没有下垂外扩的情形,如此天赋异禀的人间「胸」器只能说是上帝的恩赐,足够让其他女人为之忌妒与疯狂;而翘挺的蜜臀几乎要把紧身的黑色包臀皮热裤给撑破一样,随着她妖娆的猫步露出了让人大喷鼻血的微笑线,她脚上的黑色长筒尖头高跟靴更是极尽诱惑之能事,靴缘紧紧的勒住那肉感丰腴的大腿根部,亮面的漆皮靴筒把她修长的美腿雕塑的更加笔直,上面的几道折子让人不禁想要跪在她的面前帮她抚平,油亮的靴尖在夜光照射下闪烁著摄人的光芒,极细的金属靴跟足足有十五公分高,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看来刚刚的叩叩声就是从她脚下传来的。

  然而事情似乎不是这么简单,突然间美妇停了下来回头一看,那是一张与性感火辣的身材不太一样的东方柔美脸庞,虽然她的头发竖起绑了个简单的单马尾,却并不掩盖她冷豔高贵的气息,有些出汗的脸上似乎可以看出一些岁月雕凿的痕迹,应当是个四十出头的熟女,不过左眼角下方的泪痣却又增添了些因为人生阅历而带来的妩媚,只是略施淡妆就足以绽放出属于她这个年龄的美艷,细长的凤眼里夹杂著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是快乐?还是悲伤?此刻她轻轻的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朝着后方树丛里说道:「你们这两个废物!还不赶紧跟上?」,也许是被刚刚被这位美妇所惊艷,没有仔细端详,此刻定睛一看可以发现她的芊芊玉手上却是握住了两条细铁链,接着只见她握住铁链的手一抬,又是不协调的叩!叩!叩!声响起,原来并不只是美妇的高跟靴声音,很快有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从树丛中出现,借着皎洁的月光照射下来,居然是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以及一名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小男孩,让人惊讶的是,他们并不是走着出来,而是四肢著地用爬的爬出来,他们全身赤裸著,脖子上都戴着钢制的项圈,其上的铁环勾著锁链,而末端正是握在美妇的手上!更可怕的是他们的双手双脚都被特制皮束带绑起来对折收在一个有几道小锁的拘束皮套中,皮套的收束末端分別被焊上了马蹄铁,只能依靠手肘和膝盖来行动,每爬行一步,沉重的马蹄铁就会敲打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这才是刚刚那些异声的真正来源!

  完全没想到!这种只在色情片里看过的SM调教场景居然会出现在超高级的「白神」社区,熟女美妇活脱脱就是从片子里走出来的职业女王,而脚边的一大一小两位男性则是她的奴隸,只见她居高临下的扫视著自己的两名奴隸,嘴角泛起了一道邪魅的嗜虐笑容,接着缓缓地拉下包臀皮热裤的拉鍊,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蕾丝丁字裤,两名奴隸赶紧低下头直视地板,她的美眸中闪过一丝夹杂著失望与不屑的眼神,接着把脱下的热裤随手扔在地板上,中年奴隸一个激灵赶紧爬过去用嘴叼起来,又偷偷嗅了嗅其上浓郁的汗蒸皮革味和来自女王神秘花园的幽香,情不自禁的瞇起了双眼陶醉在这种催情的混合味道里,看起来严肃的国字脸上此刻却是那么的猥琐,女王似乎已见怪不怪,直接一屁股坐在中年奴隸的腰上,也许已久经训练吧,中年奴隸虽然正下贱的闻着女王的皮热裤,但却没有丝毫晃动,很好的承接住了女王的体重。

  「发什么呆!贱货,爬过来喝本女王的圣水吧!」女王的手一扯,稚嫩的童奴就这样被粗暴的拽到了她的胯下,「张开你的狗嘴!」女王冷酷的命令著,接着她拨开了蕾丝丁字裤,『嗤嗤~』温热的澄黄圣水呈现了一道完美的拋物线射进了童奴的口中,「啊~」的一声,女王忘情的叹息著,似乎十分享受这种往奴隸嘴里排泄的感觉,从圣域中激射而出的兇猛圣水很快地充满了胯下童奴的口腔,『咳咳咳!』稚嫩童奴看起来被呛得不轻,然而他却不敢造次乱动,甚至连眼睛都是紧闭着的,不敢直视女王的神祕花园,只是满脸崇拜的企图用嘴巴接住圣水,屏住呼吸拼命的鼓动喉头,大口大口的吞咽那来自女王的赏赐,不过还是有许多来不及喝下的圣水沿着他的下巴和胸膛流淌到了地上。

   满足过后,女王看到了地面上大片被圣水打溼的痕迹,美艷的脸庞上闪过一丝阴霾,刚想发作却看见了胯下童奴胀红了脸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样子,冷酷的表情不由得柔和了起来,出现了犹豫和不忍的神色,狗链又一扯,「行了,睁开眼睛吧。」女王把稚嫩童奴的脸仰了起来,缓缓开口说道:「知道当私奴的辛苦了吗?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只要你现在开口反悔,妈…」,然而没等女王说完,稚嫩童奴却好像著了魔一般充耳不闻,只是伸出舌头靠近那还往外冒著热气的神秘花园,想要替她清理残余的圣水,咚!的一声,女王似乎气不打一处来的把他用力地掼倒在地上「混帐!谁准许你乱动了?就这么喜欢喝圣水吗?看来都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把你调教成厕奴了!」,说罢狠狠地踢了他的下体几脚,却发出了奇怪的金属碰撞声,原来童奴那未发育完全的细小阴茎居然被锁在一个金属贞操带里,现在正可耻的起了反应而一抖一抖著,「嗯?听到厕奴居然兴奋了,还是说…你也想要被我固定在坐便椅下方,以我的黄金为食呢?」,话声刚落,童奴单薄的身躯跟著颤抖了起来,似乎感到十分恐惧,而脸上本来带着一丝惆怅的女王见状后凤目精光一闪,好像猎手找到了猎物一般,美脚隔着高跟靴把童奴的贞操带踩在了他的小腹上,尖锐的金属靴跟则踩上了他的阴囊,巧妙的辗压着里面躁动不已的蛋蛋,第二性征才刚刚开始出现的小男孩怎么可能受的了这种职业级的榨精手段,很快的就从贞操带开口流出了稀薄的精液,看到脚下童奴的精液被自己榨了出来后,女王脸上残忍的神色开始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后悔和不甘,叹了一口气后站了起来,用力地把仰躺在地上的稚嫩童奴给拽正,接着赏了中年马奴两巴掌,把他嘴里的皮热裤拿回来穿上,脸上惆怅的表情缓缓消失,最后恢复了一开始那个冷豔邪魅的职业女王风范,手上的两条狗链一扯,开始往日式建筑的大门走去,女王一手牵着奴隸们前进,一手轻抚著自己的腹部「那个贱人的肚子应该饿了吧…」,最终她轻轻的关上大门,只见旁边的门牌上写著「鯰川宅」…

(一) 欲望的开端

  我叫鯰川蜜江,看名字很明显的是个日本人,不过现在邻居们亦都唤我作张太太,因为我嫁给了一个中国人,只有一些比较熟识的朋友才叫我蜜江,而我的先生叫做张超,是国内知名科技公司新晋升的财务长,我们还有一个孩子取名作张扬,今年十二岁刚升上初一;以四十几岁的年龄就晋升为总揽公司所有帐务的最高主管,我的老公可谓是公司里的明日之星,於是在公司的补贴政策下,我们在半年前搬进了W市中政商名流云集的「白神」社区,当然了,没办法和中心区域那些客制的豪宅別墅相比,我们一家人只是住在社区边缘的华厦里,但即使如此也算是相当好的房子了,这半年来我们一家三口渐渐的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环境。

  我本来是一个日本女子短大的毕业生,其实我根本也不会念书,唯一擅长的就是网球了,从高中到大学我都是校内女子网球社的主将,然而出了社会后网球技巧并没有甚么用处,只能随便找了一所在东京的小商社做起文职工作,在日本社会高压兼且男女极度不平等的工作环境中,我只能一边怀抱着许多日本女性都有的全职主妇的美梦一边困苦的生活着,没想到有一次在商社和一家中国的科技公司共同合作时,双方举办的网球友谊赛中,知道我会打网球的课长相中了我代表部门参加男女混赛,当时我的对手之一正是我现在的老公:张超。

  友谊赛结束后他居然用日文和我攀谈了一番并且索要了我的联络方式,从那之后我们联络的越来越频繁,其实我当时身边也不乏追求者,但也许这就是女人的悲哀,因为我的容貌尤其是身材非常出众,虽然我完全不作打扮而刻意显得土味,可是OL套装里的F罩杯巨乳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其实我早就谈过几个男朋友也不是处女了,但我总是觉得那些追求者的眼光十分淫邪,并不想把后半辈子交给他们,然而张超不同,长了张严肃的国字脸,身高刚好一米七,如果我穿上高跟鞋后还要高出他一个头,总体来说和帅气两个字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是他刚毅的脸庞和壮实的身躯带给我极大的安全感,渐渐的我们交往了,我也把身体交给了他,虽然他的阴茎有些短小,作爱技巧也很差劲,但是当时的我并不在意,很快的他回到中国了,期间我们透过越洋电话互诉情衷,我也笨拙的学习著中文,过没两年,在一次他又飞过来日本找我出游的时候,他在东京晴空塔下当众向我求婚,我也羞涩的答应了,於是我辞去工作办理结婚入籍等等事项,最后和他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中国W市。

  一晃眼十几年过去了,我也从二十几岁的小女人变成了奔四的熟女,虽然在这里的生活不算空虚,但是对于当初我所向往的那种日复一日的家庭主妇生活,我却开始觉得似乎少了些甚么,之所以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完全是因为上个月的那件事,一件突然其来的…下流的事。

  上个月老公又去上海出差,儿子也参加了学校举办的郊游活动,家里面只剩下我一个人,这时候我收到了一个小小的包裹「咦?这个包裹怎么没有寄件人的署名。」,本来我想丟在一旁,等待有空的时候打给货运公司问一下,不过也不知道当下怎么想的,我居然按耐不住好奇心打开了包裹,也许当时不要打开就好了…

  「这是甚么!?」我吓了一跳,里面竟然是一只超大号的,比我交往过的所有男性都要大上许多的电动按摩棒,冠状沟的地方镶满了许多奇特的珠子,棒身上布满了细微入致的青筋,那精美的作工犹如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很快的我不再那么惊慌,毕竟早已久为人妻,对于男女之事再也熟悉不过,仔细地端详著按摩棒上面的纹理,不知道是甚么材质,那种跟真的男人的一样,弯曲的、猥亵的形状,又鼓起勇气轻轻的摸了一下,居然不是想像中冰冷的触感,而是带有一点温度的感觉,瞬间就勾起了我身为女人的欲望,「啊~」我轻轻地呻吟著,已经很久没有和老公做爱了,自从孩子出世了以后,我身为女人的那一部分几乎被封印了起来,即使我在产后还去报名瑜珈、游泳甚至是健身课程,企图保持我对老公的吸引力,然而再完美的身材也是有腻味的一天,况且他正处於事业上升期,对于做爱这档事更加的兴致缺缺,看着自己为了枕边人所悉心维持的那娇豔欲滴的性感身材几乎失去了用处,再想到当年在东京时,身边五花八门的追求者看向自己身体时的狂热眼神,不禁有些苦闷,於是在那一晚后,我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再也不能够回头了。

  那一晚,穿着粉色薄纱情趣内衣的我一个人坐在厕所的马桶上打开了那根妖异的电动按摩棒的开关,果然不管我怎么诱惑老公都没有用,还好有这根宝贝「哈啊~哈啊~噢!kimochiii~~」我忘情的化身为雌兽,配套的粉色蕾丝内裤早就被我褪到大腿根部,操著最熟悉的语言浪叫起来,我一边感到无比的羞耻与害怕,害怕隔壁臥房的老公被我吵醒,看到他的老婆居然是这么一个淫荡的女人,但是一边却又无法停下动作,拼命地扭动身子,让那硬的不像话的乳尖不停的在薄纱上磨擦,右手使劲握住那疯狂震动的按摩棒,左手剥下阴蒂上的包皮,熟练的捻动着直到它充血肿胀,很快的我那已经变得滚烫的肉体,逐渐熊熊燃烧了起来,「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啊~蜜江」我的口中喃喃自语了起来,然而手上的动作却不是那么一回事,「蜜江~妳是有老公的女人,不可以~~啊~~~哈啊~~iku~iku ~iku~i~~~~ku!!!」我很快地就攀上了第一次高潮的巅峰,在高潮的愉悅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右手上的那根巨大按摩棒顶到了我痉挛的子宫口,在高亢的呻吟声中,我那黏腻的花蜜,源源不绝地从不断开合的蜜穴中冒出来,我的身体也瘫软的从马桶上跌落,接着趴在地板上的我一不作二不休的把开关切到最大…

  这几个礼拜以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躲到厕所里用著那根诡异的粗大按摩棒偷偷自慰,即使我一直在内心谴责自己,明明身为人妻人母,怎么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下流事情?但是每次高潮时所感受到的激烈余韵,完全不同于我和张超那种例行公事般的乏味性爱,那种愉悅直到隔天都可以在我体内回荡著,无法忘却。

  『嗨!早上好啊!张太太。』,今天是资源回收车过来的日子,我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分类垃圾到了社区的集中回收场準备丟弃,突然被一个陌生的声音叫住,回头一看是住在社区中心区域的路太太;我们这种外来户,身分地位都不是中心区域的住户瞧的上的,平常大家都是点头之交也不曾多说两句,尤其是这个路太太,平常不管对谁总是冷著一张脸,连招呼也不喜欢打,不过她也确实有这个本钱,才三十岁出头的年纪,年轻俏丽兼且身材高挑,我一米六八的身高在东方女性中已经算是出类拔萃的了,但她仅穿着平底鞋就明显高过我一个头,估计有一米七几,身材不同于我那种肉感丰腴的样子,而是像超模般标準,而且她还喜欢穿着裤装蓄著短发,整个人给人家一个精明干练的感觉,有传闻她老公是省里面的高干,这个年纪就已经到省里当官,肯定是有权有势的红二代了,不过我倒是从来没有看过她老公。

  话又说回来,既然人家今天主动打了招呼,我自然也不能怠慢,「早上好!路太太,妳也来扔垃圾啊?」,路太太对于我的问题不置可否地反问道:『我远远就看到妳站在这里了,妳站在回收站里想甚么呢?』「没…没有啊。」我自然不可能跟她说我再回味着昨晚的高潮,『喔?是吗?』她轻轻地笑了起来『呵呵~可是今天是不可燃垃圾的回收时间,妳手上那些?』,我赶紧低下头来看着我的分类垃圾袋,上面印著大大的「可燃」两字,「哎呀!我弄错了,谢谢妳啊路太太,我可要赶紧回…」没等我说完,我发觉到她整个人靠了过来『张太太~我也看过妳好几次了,妳不像这么糊涂的人啊,妳这么心不在焉的,一定是有甚么心事吧?』「这…这个…」,说着说着路太太又靠近了一些,整个人几乎要贴在我身上,然后露出诡异的笑容,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是不是,张先生都忙于工作,忽略了妳,不能让妳得到满足呢?』

  突然间心事被说中,我不禁慌乱了起来,把头扭过去想要躲开路太太乎在我脸上的热气「哪…哪有!我老公对我很好很体贴的。」『嘻嘻!真的吗?看起来…我好像猜中了呢?』接着路太太的手不安分的攀上我的肩膀,把我转过身去,继续在我耳边吹气道:『没关系的,张太太~我可是知道有个地方,可以让妳舒服一下的唷~』「地方!!?」『哈哈~张太太妳果然很感兴趣嘛!』调笑了我一下后她又有如恶魔的耳语般继续说道:『那是一个能够让太太们体会到,作为女人最极致的乐趣的地方唷~』「可…可是,我是一个有老公的女人啊。」『哈哈哈哈哈!!张太太,没想到妳这个年纪了还像个小女孩一样啊,老公?我也有啊。』路太太无情的嘲笑着我,顿了一顿又继续鼓吹著我『有老公又怎么样呢?我们也是女人,就算结了婚,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啊!』「啊~~~」,她本来扶在我肩膀上的手,不知道甚么时候滑向了我的胸部,趁我心慌意乱的时候托起我那沉甸甸的乳肉大力的揉捏著,『妳好像有感觉了呢?张太太?没错吧,嗯?』,虽然我的内心很抗拒她的举动,想要拒绝她,可是现在的我,我的身体已经开始会做出不受我控制的举动了。
stockingslover1: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WMUD 大神的新文章 必須支持!!!
一定又會成為一篇新的經典!!
很想知道蜜江會有什麼變化!
stockingslover1: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WMUD 大神的新文章 必須支持!!!
一定又會成為一篇新的經典!!
很想知道蜜江會有什麼變化!
soushuba1234567: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很棒
553559787: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母子sm好棒啊
moonlighte: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楼主,你的这篇文章我之前在天地看到过,进度比目前这里的超前了好多。没想到你居然是M系论坛的巨巨,我对这篇文章印象深刻,是很好的文。期待你能更新,我也有段时间没追你的这篇文了。我记得我看到的进度大概是说女主和丈夫在双方不知情的前提下,男主被女主调教,回到家,女主叫男主过去,当时的文章就到这里。
wmud: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moonlighte:2018-10-12 09:43 楼主,你的这篇文章我之前在天地看到过,进度比目前这里的超前了好多。没想到你居然是M系论坛的巨巨,我对这篇文章印象深刻,是很好的文。期待你能更新,我也有段时间没追你的这篇文了。我记得我看到的进度大概是说女主和丈夫在双方不知情的前提下,男主被女主调教,回到家,女主叫男主过去,当时的文章就到这里。
還有的
M系這裡我會慢慢放,畢竟盜文嚴重

剛剛看下一站的黑暗版也在愛足出現了,所以之後QQ跟我討文的我也不再接受好友申請了
勇者真红: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熟女文给力
skylancelot: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刚想说转帖请自重,原来是作者本人
ilzy100: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同上,想不到是本人。
等了2个月了,由盛夏等到了深秋。
ilzy100: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同上,想不到是本人。
等了2个月了,由盛夏等到了深秋。
martyr: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奈斯啊大佬,期待后文
joh169: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滿吸引人的開頭
digimon04: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wmud:2018-10-12 10:13
moonlighte:2018-10-12 09:43 楼主,你的这篇文章我之前在天地看到过,进度比目前这里的超前了好多。没想到你居然是M系论坛的巨巨,我对这篇文章印象深刻,是很好的文。期待你能更新,我也有段时间没追你的这篇文了。我记得我看到的进度大概是说女主和丈夫在双方不知情的前提下,男主被女主调教,回到家,女主叫男主过去,当时的文章就到这里。
還有的
M系這裡我會慢慢放,畢竟盜文嚴重

剛剛看下一站的黑暗版也在愛足出現了,所以之後QQ跟我討文的我也不再接受好友申請了
這裡也開始連載了?
即是QQ裡你說快將重新寫作是真的, 沒騙我囉 :mrgreen:
期待你在友站繼續更新
zcr2635529: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大佬冲冲冲
a12345aa: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支持大佬回归
lzx002478: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之前在之家看到过更多的内容,是大佬你写的啊
faction: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嘛 第一人称女性角度叙述 很少见哦
xbody: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女主那边看过,一直支持!赞!不过,说实话,气氛最好的就是M站了。
faction:Re: [新連載]人妻的惡魔交易(序~一)
求更新后续内容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