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第二十七節 12月25日更新

girlkickme:《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第二十七節 12月25日更新
這一篇是番外篇,之前的正文在下面連結
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s/142370.html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
第一节

和妻子Winnie關係轉變後,我每天過著與皮鞭、貞操褲、聖水和黃金…等等為伍的日子,似乎也快要習慣去享受這樣愉虐的生活。只是我還是惦記不忘的是,之前那些被Winnie和Maggie凌辱時被拍下來的那些照片,深怕一個不小心惹得她們生氣,把這些照片流露出去…

三個月後

Winnie和Maggie對我的凌虐日漸加劇,她們已經習慣沒有把我當成是人來看待,晚飯不再給我任何的剩飯及菜肴,我每天的飲料和食物就只有是她們的聖水及黃金。

到後來,她們更會把一些大便留在密封不透氣的保鮮食物盒內,叫我帶回公司,午飯時間把自己鎖在公司廁所裡吃。其實這些大便這樣保存會很容易滋生細菌的,吃了會很易生病,但既然這是Winnie和Maggie主人的命令,我也只可以照辦。

然後Winnie又說我現在每天上班午飯都是吃她們的大便,那幾拾元的零用錢就可以省下了,於是Winnie就給了我一張八達通用作乘車時支付車費,其他開支就一概沒有了。

長久下去,我的身體營養就越來越不足,越來越虛弱。有一天,我在公司暈倒了,同事便叫救護車把我送進醫院去,院方見我身體這麼虛弱,身型這麼瘦削,便安排我留院作詳細檢查,並通知了我的妹妹Crystal和妻子Winnie前來探望我。

我這時還稱呼Winnie為妻子是因為我們兩個至今還未有真正的離婚,在法律上她仍然是我的妻子,而除了Winnie 和Maggie外,也沒有其他人知道Winnie現在是我的主人,我只是Winnie腳下的一條狗,一個奴隸。

院方在通知Crystal和Winnie說我進了醫院後,我的妹妹Crystal比Winnie更先來到醫院探望我,她看見我的身體這麼瘦削便十分擔心,害怕我會得了癌症或其他甚麼嚴重的疾病,吩咐醫生一定要給我做個詳細的身體檢查。

Crystal:「哥,你的身體出現什麼毛病了,為何會這麼瘦削?看見你這樣,我很擔心。」
我:「妹,不用擔心,哥沒事,除了是有點營養不良之外,我的身體其實很健康,很精神,妳不用擔心。」
Crystal:「營養不良?你妻子Winnie平常都給你吃什麼的?為什麼會營養不良?」
girlkickme: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第二节

我:「…」
Crystal:「哥,你為什麼不答我?是嫂嫂她難為你嗎?她究竟平常都讓你吃什麼的?會讓你營養不良了。」
我:「不,她沒難為我,我…我吃得很好…我平常吃的都是別人吃不到的好東西。」
Crystal:「別人吃不到的好東西?有什麼好東西會吃到你現在都這麼瘦了?」
我:「妹,我們別談這個了,我吃得很好就是了。」
Crystal:「…」「哥,你現在餓不餓,要不要我現在和妳去吃點東西?」
我:「妹…不吃了…我現在這樣吊著葡萄糖的,行動不便,不隨處走了。」
Crystal:「那麼你喝不喝?我去倒杯水給你喝,好不好?」
我:「不用了,我不想喝水。」
Crystal:「不想喝水?哥,你為什麼現在會連水都不想喝了?不喝水怎麼可以?尤其是身體有病了,更應該要喝多點水。」
我:「妹,真的不用了,我…我不可以喝水。」
Crystal:「不可以喝水?哥,你為什麼不可以喝水?」
我:「因為…因為水喝多了會想上廁所。」
Crystal:「想上廁所就去啊!有什麼好擔心的?」
我:「不…妹,我…我不能夠隨便上廁所,就算上到了廁所,也沒有用。」
Crystal:「沒有用?上廁所不是要小便的,就是大便啊!怎會沒有用的?哥,你不會是身體的泌尿系統出現什麼問題了吧!?」
我:「不…妹,我的泌尿系統沒有問題,大便小便我都正常,只是…只是我不方便去。」
Crystal:「不方便去?廁所,有便急的就要去啊!有什麼方便不方便的啊!」
我:「不,妹,我…我現在習慣了只有在家裡時才會上廁所。」
Crystal:「哥,你這都是些什麼奇怪的習慣啊!為了怕要在家外上廁所而專登不喝水,對身體不好的啊!何況你還可能要住院三、四天的,難道你就要忍著三、四天不上廁所嗎?」
我:「…」
girlkickme: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第三节

此時的我,心裡真有著說不出的難堪,自從Winnie要我穿上貞操褲後,我一天就只有早上起來、下班回家和臨睡前三段短暫的時間可以上廁所,偶爾遇著Winnie心情欠佳時,更會連這短暫的如廁時間都被取消掉。

我試過因為忍不住尿急而在家裡撒出來,結果便被Winnie用皮鞭抽著把自己撒的尿舔回去。自此之後,我都不敢在家外面隨便多吃東西及多喝水,只吃只喝Winnie為我準備的東西,就算Winnie為我準備的都是她和Maggie的屎屎尿尿,我也只能夠吃這些、喝這些,而免其他東西吃得多拉得多,一個不小心在街上拉出來就麻煩了。

這些事情,妹妹Crystal當然是不知道,她見我現在這麼瘦削,叫我要多吃東西多喝水,我當然理解,三個月了,這三個月以來我吃的喝的幾乎都是屎屎尿尿的,難道我會不想去吃碟燒肉飯,喝罐冰涼的啤酒嗎?但我的苦衷,除了在病人褲下仍穿著一條貞操褲的我,還有其他人知道嗎?妹妹Crystal現在叫我要吃東西要喝水,對我其實是種多大的煎熬,她又能明白嗎?

這時候,一名護士走到我的床尾來,拿起床尾上掛著的排板翻了翻,然後道。

護士:「病人潘偉文,Simon是你嗎?」
我:「是,我是。」
護士:「今天有大便過沒有?」
我:「沒有!」
護士:「那有小便過沒有?」
我:「早上起床時去過。」
護士:「那大約時幾點鐘的事?」
我:「大約是早上的6時30分吧!」
護士:「嘩!那差不多都有9個小時了,這麼久不上廁所怎麼行,你不急尿嗎?」
girlkickme: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第四节

我:「不不不…我不急尿!」
護士:「都9個小時了,你還不急尿,一定是水喝的太少了。那位小姐,你和病人是什麼關係?」
Crystal:「喔!我是他的妹妹。」
護士:「妹妹,你快倒兩杯水給哥哥喝吧!」
Crystal:「是,我現在就去!」

於是,妹妹Crystal就斟了兩大杯水回來,把水杯遞到我嘴邊說。

「哥!快喝點水吧。」
護士:「恩,病人你快喝,兩大杯全飲掉。」
我:「是。」

我看該護士非要看著我飲完兩杯水才會離開似的,於是便免為其難地把兩杯水全喝光。

護士看著我飲完兩杯水,便拿出了個小玻璃瓶,放在我床邊的桌子上說:

「病人潘偉文,你要驗小便,一會兒有尿急要上廁所時,把一點點尿液排在瓶子裡,我晚點來收,知道嗎?」
我:「額!我知道了。」

護士:「還有,你今天有吃午飯嗎?」
我:「午飯…?有呀。」
護士:「午飯吃了甚麼?」
我:「吃了…吃了妻子給我準備的…便當。」
護士:「喔!便當,便當裡都是些甚麼?」
我:「…便當…便當就是『便』丼呀!」
護士:「什麼便當就是便當,我是問你便當入面有甚麼吃的東西啊!」
我:「這個…有必要問得這麼詳細嗎?」
護士:「當然要啦!你現在都營養不良了,我們有需要知道你吃過甚麼的,看看你的飲食習慣是怎樣的,會否缺乏甚麼養分了。」
我:「這…這個…」

這時候,Winnie終於來到了。

護士:「剛來的那位,你和病人是甚麼關係?」
Winnie:「我是牠的擁有人,我叫Winnie。」
我:「她是我的妻子。」
護士:「喔!Winnie嗎?病人剛才說午餐吃了妳做的便當,問他便當有甚麼吃的,他吞吞吐吐的,半天也答不出來,那麼你給他的便當其實是有甚麼吃的呢?」
girlkickme: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第五节

Winnie:「那個便當嘛,其實沒什麼特別的,都是些經我『處理過』的食物而已。」
護士:「經妳處理過的什麼食物?」
Winnie:「就都是些經我處理過的魚、肉、菜、飯等等。」
護士:「奇怪,那食物營養應該會很均衡才對唷!」

這時,我真的很佩服Winnie的急才,我被那護士問了大半天都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的,Winnie卻想也不用想的就能夠如實地回答了。可是,如她所說的『處理過』,又有誰會想到是經過她的消化系統處理過呢?經她這樣處理過的魚、肉、菜、飯等,都要變成大便啊!是屎來的啊!

護士:「病人,你真的有吃了妻子處理過的那個便當嗎?」
我:「有…」
護士:「有全部都吃完嗎?」
我:「有,全部都吃完了…」
Winnie:「吃完還有給我舔乾淨嗎?」
我:「有…吃完後就舔乾淨了。」
護士:「很好吃的嗎?吃完還要舔乾淨。」
我:「好…好吃…」
護士:「你很喜歡吃妻子為你處理的便當嗎?」
我:「我很喜歡…」

其實我被那護士這樣質問我有否吃完Winnie做的便當,會感到十分羞恥的,這好像是我在別人面前承認自己食屎了似的。因此,特別害怕護士能意會到我吃的就是大便,偏偏Winnie就像唯恐人不知似的,還問我有沒有舔乾淨,這對我來說真是一種讓我感到又害怕、又羞恥的折磨阿。

護士:「噢!太太,看來你是很會做菜的呢?丈夫這麼喜歡你處理的便當。」
Winnie:「那裡?這只是基本的生活需要,人人都會做啊!」
護士:「你太客氣了,有時間真要你教教我,讓我也做給男朋友吃。」
Winnie:「好呀!學會了的話,隨時找我老公先試吃也可以唷!」

客套說話說完後,護士就放下我的排板走到其他病床去繼續工作了。

這時候,我的病床邊就只剩下妹妹Crystal和妻子Winnie,可她兩人卻互當對方透明似的,不要說是對話,就連眼神接觸及基本的打招呼都沒有,氣氛一度尷尬起來。
girlkickme: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第六节

其實我的妹妹與妻子向來都不咬弦,互相見面時沒有吵架就已經是給我留面子了。至於她倆關係為何會這樣,我也很清楚。

這是因為,在我未結婚前,我最疼愛的人就是我的妹妹,兄妹的感情十分融洽,當然,天下間那有哥哥不疼愛自己妹妹的啊。可是,在結婚後,我搬離了家中和Winnie一起生活,這就令妹妹覺得是Winnie搶走了她的哥哥,倆人見面時就經常因為些瑣碎事爭吵,現在沒有爭吵就已是體諒我是病人,不想為難我了。

我見當時氛圍這麼冰冷,而我又有點尿急,便向Winnie說:

我:「Winnie,妳能不能陪我上廁所,我急尿了,還有,剛才的護士說我要驗尿呢!」
Crystal:「哥,你上廁所不可以一個人去嗎?為什麼要嫂嫂跟你一起去?」
Winnie:「好啊!妳這樣說我就不和你哥去了,看他一個人上廁所能不能小便咯。」
Crystal:「哥,她這說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一個人上廁所就無法小便嗎?」
Winnie:「我不陪他上廁所,他也許能小便個屁的。」
Crystal:「說到妳這麼重要的,難道妳的嘴巴是我哥哥的尿壶?沒有妳的嘴,我哥尿不成嗎?」
Winnie:「呸!妳這臭丫頭,你哥才要飲我的小便呢!」

這時,我真的很害怕我是Winnie奴隸的事會給妹妹知道,還要是每天都得去飲她的尿,吃她的屎的奴,這樣羞恥的事給宣揚開去的話,叫我日後怎樣面對我的家人、我的親戚,這使我不禁對妹妹破口大駡。

我:「Crystal,妳夠了,不許再在這裡胡鬧了!Winnie,別跟她孩子氣的,妳陪我去廁所吧!」
Winnie:「不去了,要去你自己去!」
我:「Winnie,求求妳,不要這樣,我真的是急尿了,妳陪我去廁所吧!」
Crystal:「哥!你幹嗎要求這個賤女人,去小便這種三歲小孩子都會的事,你幹嗎要求她呢?」

這時候我真的急壞了,「啪」的一聲,一個清脆的耳光就扇在妹妹的面上。
553559787: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感觉没有爱,只有各自的欲望,或许一时会很爽,但终究不是理想的生活状态。
xbody: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553559787:2018-08-27 20:56 感觉没有爱,只有各自的欲望,或许一时会很爽,但终究不是理想的生活状态。
是的,一旦没有爱,夫妻就没有意思了,但这样会很难写。
zcbxxxz: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ziye19900616wl: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原文链接打不开呀 楼主可以贴出来吗?
girlkickme: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ziye19900616wl:2018-08-28 07:51 原文链接打不开呀 楼主可以贴出来吗?
連結無問題,可能要翻牆
digimon04: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我最難忘寫妻S夫M小說的香港寫手是leetommy兄, 可惜他好像暫時擱筆了
樓主可以寫調教情節時加上女王妻子穿漆皮女王裝嗎? 這是一個戀物癖的小小要求...
girlkickme: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digimon04:2018-08-29 03:16 我最難忘寫妻S夫M小說的香港寫手是leetommy兄, 可惜他好像暫時擱筆了
樓主可以寫調教情節時加上女王妻子穿漆皮女王裝嗎? 這是一個戀物癖的小小要求...
OK,請耐心等候這段情節的出現。
digimon04: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girlkickme:2018-08-29 06:21
digimon04:2018-08-29 03:16 我最難忘寫妻S夫M小說的香港寫手是leetommy兄, 可惜他好像暫時擱筆了
樓主可以寫調教情節時加上女王妻子穿漆皮女王裝嗎? 這是一個戀物癖的小小要求...
OK,請耐心等候這段情節的出現。
先謝謝啦 :mrgreen:
黄天化: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写的挺好的,期待下文
girlkickme: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第七节

我:「叫妳別胡鬧,還要在給我生事端,滾!妳給我滾!」

妹妹一隻手掩著被我扇過的面龐,面部又熱又紅又痛的,兩行眼淚就不禁湧了出來,她的面很痛,但是還不及心裡的痛。

Crystal:「哥!你打我,你從來都沒有打過我的,我只是擔心你,你卻為了這個女人打我,你要我滾,好!我滾!」

妹妹惱怒地拿起她的包包就往病房門外走去,一邊抹拭著眼淚。我望著自己的手掌,心想,這一記耳光,扇在她面上連我自己的手都感覺到痛了,妹妹的面一定比我的手更加痛吧,然後,自己也禁不住流下眼淚來。

站在旁邊的Winnie也被我剛才扇出的耳光愕住了,好顯然,她也從沒有見過我對自己妹妹這麼動氣,也停止再丟難我了。

Winnie:「怎樣了?是不是要上廁所了,還不快行。」

於是,我便推著我那吊著葡萄糖的支架,提起那個驗尿要用的小玻璃瓶,和Winnie一起走進了一個供傷殘人仕使用的廁格。

把廁所門鎖上後,我便連忙脫下我的病人褲,露出那條和我形影不離的貞操褲。

這條貞操褲是用硬皮革制的,前面陰莖位置有一個罩,可以把穿著者的生殖器官罩住,褲頭的活動皮帶在收緊後可以加上小鎖,而那小鎖的鑰匙就只有Winnie才擁有。

由於罩著陰莖的那個罩是密封的,沒有Winnie為我解鎖的話,我額根就無法自瀆和小便,便急到忍不著時就只能夠撒出來。

而我現在極有可能要留院三、四天,Winnie又不可能經常留在病房裡照顧我,於是,我便跟Winnie說。

我:「Winnie,我可能要在這裡留院三、四天,妳能不能先解鎖,讓我除下這條貞操褲,待我出院後才穿回。」

Winnie聽見後,「啪」的一聲,一個耳光就扇了過來。

Winnie:「這裡現在就得我和你了,你要怎樣稱呼我?」

我才醒起我忘記了,連忙改口道。

我:「主人。」
Winnie:「快跪下!」

我就在病房的殘廁中跪在了Winnie的腳前。
girlkickme: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第八节

由於Winnie應該是在工作期間收到院方通知我進了醫院的消息,趕過來醫院的她現在仍然穿著她返工時穿的行政人員套裝,跪下來的我面部正好對著她腰間以下的部位,看見她短短的套裝短裙下的雪白大腿被晶瑩通透的肉絲包裹著,很是性感,使我馬上又對Winnie產生出崇拜之情。

「啪、啪、啪、啪」Winnie一連扇了我幾個耳光。

Winnie:「你那個臭妹妹是不是想氣死我了?我現在不好好教訓你,受了的氣怎消得下?」

「啪、啪、啪、啪」又幾個耳光扇在我的面上。

Winnie:「還說我是你的尿壶,誰才要飲誰的尿啊?快!張開你的狗嘴!」

我馬上張開嘴,Winnie稍微揭起了她的短裙,把肉絲和內褲拉了下來,對著我的嘴嘩啦嘩啦的屙起尿來,騷餲的尿液就如猛烈的花灑頭般直接射入到我的口中。

由於過往我都只有在家中喝Winnie的尿,今次竟然是在人來人往的醫院中喝,我竟然還有特別羞愧、特別刺激又特別滿足的感覺。

Winnie:「賤狗,喝著我的騷尿竟然還能這麼滿足,我告訴你,你妹妹要是再敢惹怒我,我就在她面前要你像現在般喝我的騷尿給她看,知道嗎?」

喝完Winnie的那一泡尿,我用手背抹一抹嘴巴,點了點頭道。

我:「知道了,我的主人。」
digimon04: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27日更新
girlkickme:2018-08-29 06:21
digimon04:2018-08-29 03:16 我最難忘寫妻S夫M小說的香港寫手是leetommy兄, 可惜他好像暫時擱筆了
樓主可以寫調教情節時加上女王妻子穿漆皮女王裝嗎? 這是一個戀物癖的小小要求...
OK,請耐心等候這段情節的出現。
怎麼了, 不寫了嗎?
girlkickme: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30日更新
第九节

接著,Winnie為我解開貞操褲上的小鎖,我馬上把我儲存了9個小時的尿液釋放出來,然後還留了少許屙進那個小玻璃瓶中。在我小便時Winnie跟我說道。

Winnie:「賤狗,我明天會拿便當來給你吃,你就把那便當帶進這兒慢慢品嘗吧!」
我:「是的,謝謝主人。」

在我小便過後,我以為Winnie會讓我脫去貞操褲,待我出院時才穿回,誰知道Winnie卻是把我的褲頭收緊,再次鎖上那個小鎖,然後說。

Winnie:「本來我也想讓你這幾天不用穿貞操褲的,誰叫你妹妹卻來惹怒我,你就一直穿著我贈你的這條褲子直至出院吧!」

我本來想提出抗議,但後來心裡又想,我現在只是Winnie腳下的一條狗,一個奴隸,Winnie現在能為我做到這樣已是恩寵了,再多的抗議只會惹怒她,然後又不知會怎樣對付我了,於是也只好接受。

正在我們想離開廁所,再次打開殘廁的門時,一幕差點就能讓我心臟病發的景象出現在眼前,原來妹妹Crystal不知何時又折返了,她還站在殘廁的門口聽著,我馬上驚慌地問妹妹道。

我:「妹妹…妳…妳何時站在這裡了?」
Crystal:「哥…你…你」

妹妹沒有把話說完,然後又轉個面,邊跑邊拭抹著眼淚離去。

我原本想馬上追上去把妹妹欄下來問過明白,看看她究竟聽到了些甚麼,但吊著葡萄糖的我又怎能趕得上健步如飛的妹妹呢,於是,也只可眼巴巴地看著她的身影遠去…
girlkickme:Re: 《變成妻子奴隸的經過》番外篇(一) 8月30日更新
第十节

妹妹走遠後,Winnie陪我返回到病床,剛才的護士走過來,收走了載有我小便的玻璃瓶,然後,Winnie看一看手錶之後說。

Winnie:「明天要見客,今晚還有些文件要準備,我也差不多要走了。」

我點了點頭,卻伸出手去握著Winnie的手,有點捨不得她。不竟這些日子以來,我每晚都飽受著Winnie各式各樣的虐待,身體雖然是痛苦,心靈上卻是很滿足的,想到今晚我將要孤單一個地在醫院渡過,忽然就覺得很空虛。

Winnie把我的手放回到病床上。

Winnie:「賤狗奴,你是被我虐到上癮了,不虐你還不習慣嗎?」

說完後,Winnie走進到女廁內,不久後又返回到我的病床邊,把一樣東西交到我手上。

Winnie:「賤狗,這是我今天返工穿過的絲襪,剛脫下的,還有腳味的,今晚要是睡不著,會想我的話,就拿出來嗅吧!」

我手握著Winnie的絲襪,手感很軟滑,仍然可以感覺到Winnie的體溫,心裡十分的感動,竟然還有種想哭出來的感覺,我衷心地向Winnie道謝,比平常在家中被Winnie鞭打時,口中還要說著的『多謝主人』要衷心得多,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是多麼的需要Winnie虐待我。

我:「謝謝妳,謝謝主人。」

Winnie伸手過來像撫摸狗隻般摸了摸我的頭說了聲「賤狗」,似乎是感覺得到我很需要她。

我記得曾聽人說過,有句說話比『我愛妳』更能打動女性的,這句說話就是『我需要妳』,雖然我沒有跟Winnie這樣說,可是,此刻的她,好像是感覺到了。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