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另求原标题与原作者

smz24:〔转载〕另求原标题与原作者
rt,不知道原作者和原文标题是什么,觉得写的不错就转一下顺便求大神解答一哈

周末,小镇北边的一片公寓式小区。
我看着手机里夏莹在QQ上发给我的地图定位,一路边骑边找,终于还是来到了这个即将要改变我的一切的深渊。不管我多么恐惧,但事实就在不久后等着我,无处可逃。
  我叹了口气,挥散脑海中各种纠结在一起的胡思乱想,鼓足精神在QQ里向夏莹发去了一条文字信息:“那个.....我到小区了...”
很快便有一条信息回复来,还是一条只有3秒长的语音“B栋306,快点滚上来!”
轻柔的声音中充满着一种令人厌恶的轻视和戏谑,我以前从未听过夏莹用这样的声音对任何人讲过什么。
  看来她一直在等着我...这不是什么好消息,走进公寓前,我抬起头,想最后看一眼那边无忧无虑的蓝天,却一眼便看见三楼的阳台上,那个熟悉的,却在这短短几天内令我体会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恐惧的娇小身影,她静静的依靠在阳台边沿,正笑着注视着我。

  是的,是那抹熟悉的轻蔑冷笑。一时间我几乎不知道该还以什么表情,可能是面容僵硬的露出了一副像虚弱饿狗乞食时的卑微模样吧,我低下头大步走进了公寓,一瞬间的轻松好像是已经躲开了这次劫难似的。但马上迎来更深的失落:我不得不尽快的一步一步的上楼,去自己迎接更深万倍的羞辱。
  “你是狗!”
“你是狗!”
“你是狗!”
   夏莹突然发来了文字信息,虽然是常人难以接受的羞辱,但对于现在的我和她来说压根算不上什么,我反倒搞不清楚,马上就要见面了,为什么她会特意发这样无关痛痒的信息
  我有点不明所以。
  306室转眼便在面前,我伸手拉了拉门把,发现并没有打开,只好敲了敲门。门内响起一阵软底鞋子的脚步声。
  “你是谁?”门边上一个喇叭有些失真的传出了夏莹的声音,语调很平淡,就好像从前的夏莹一样恬淡温柔。
  可是我却一下子明白过来了。“我...”一时间喉头有些哽住了,我紧张的看了看同楼层的其他房间,嘴巴却是一点也发不出那几个字的音节
  “外面都是人呀,求求您了,你说过会保密的....”颤抖着发了一条文字过去。门后是一阵令我畏惧的沉默。
  “请问你是谁呀?”还是那样轻柔的问话。伴随而来的是QQ里发来的一张截图:那个要命的文件的发送前选择界面。
  我一下子就崩溃了:“我是狗!”我带着哭腔大声喊道:“不要发,求...不要..”
“你是狗呀?哈哈,那你是什么狗呀?”我听见门后夏莹轻笑了起来,轻柔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勉强能够理解前几天那次卑微的臣服。


  “贱狗!我是贱狗!下贱的劣狗”卑贱就像是一个开关,现在已经被夏莹毫不留情的踩碎,我无力地半蹲了下来。用带着轻微哭腔的声音认真的回应着女主人戏谑的疑问,这是夏莹她最喜欢的环节之一“我是主人的贱狗,一条完完全全臣服在主人脚底下的贱狗,贱狗来服侍主人了,求求您开门,求求您恩准让贱狗服侍您。”我的声音越来越低,即使无可奈何,在门外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噩梦一场。更令我恐惧的是夏莹完全不在意保密的事情。我完全不敢想象之后的情景。


  防盗铁门打开了,我下意识的抬头望向门内,夏莹今天没有穿校服。身上换上了一件暖和的棕黄色呢子风衣,修长纤细的双腿包裹着洁白的厚白丝踩脚裤袜,仿佛是在讽刺着什么,夏莹竟然放下了长发,梳了一个姬发式,如墨般的乌黑披肩长发几乎要垂到腰际。额前的刘海,发丝拉得直直的盖住了额头,轻掩眉梢。显得秀气端庄。我认得出来,那是两周前我带队和同学们去W市漫展玩时,夏莹为了COS知世公主特意梳的。当时自己还心不在焉的和几个男生嘲笑了夏莹的简陋的COS服装几句。那时候初来乍到的夏莹唯唯诺诺的样子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


  我慌张的低下头,不敢再直视夏莹。当初做过了什么,现在都是时候报应回来了。我记得夏莹吩咐过的规矩。后脑勺被踩破的那一块皮时刻提醒着我。我自觉的双手撑地,缓缓跪伏在地上,蜷曲着背,一下一下地膝行着,向夏莹的脚边爬去。头部不能高于膝盖,使我只能注视着夏莹的双脚。夏莹的脚上还是穿着那双蕾丝花边的公主短袜,看得出来这几天她真的穿得很厉害,脚背部分的布料都开始发黄起球了,与脚底部分相接触的侧边是一块接着一块的黄褐色,全是浸透后发干的汗渍印记。光侧边就这么脏,真是让人不敢想象脚底下的惨状。


夏莹站在玄关内,微微倚靠着墙直身站立着。右脚踏前一步,包裹在白袜里的脚趾头微微翘起,似乎在高傲地命令着什么。夏莹双手抱胸,俯视着此刻正在她脚下匍匐着的我,嘴角挂着一弯轻蔑的弧度,曾经温柔可人的美目中现在只剩下了鄙夷与一丝意义不明的贪婪。

像条蠕虫一样的爬行很快便到了尽头。我的视野中,只剩下了那双主宰着我的白袜美足,它高傲地稳稳踩在地板上,丝毫不为我的卑微膝行所动。我抬起头,乞求地看向夏莹。夏莹不再微笑,只是冷冷的看着我。伸手拉上了门以后,这才向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我松了一口气。但丝毫不敢表现出来。只能露出更加卑谦的模样。我把腰弯得更低了一些,努力的把头压向夏莹脚边的地面。跪伏的姿势几乎低到了尘埃之中。
我闭上双眼,如同礼拜神佛一般,虔诚地亲吻着夏莹那秀美的足弓下踩着的实木地板,唇间传来的的冰冷触感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少女的温热。睁开双眼,眼前的世界里只剩下那双套在夏莹脚上的白色公主袜。看着几天前曾雪白的袜边上现在沾染的一片又一片的黄褐色汗渍,几乎可想而知。为了在今天请我好好地“享受”一番,夏莹同学这几天真的是做了不少的运动呢,轻轻一呼吸,呛人的难闻脚味瞬间便征服了我的鼻腔,被闷在不透气的旧皮靴里穿了这么多天的袜子实在是可怕,酸臭中隐隐有股腐败的发酵味,浓烈的气息如有实质般的粘稠。仅呼吸了一下便呛得我呼吸都断了一个拍子。一时没有忍住竟咳了出声:“咳,咳,咳”
这可真是坏事!我吓得猛的打了一个冷颤。


“哈哈哈,班长大人,您这是感冒了吗?还是说....小莹的脚很臭吗?”夏莹好像看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一样,轻笑着问道。银铃般的笑声在窄窄的玄关里打着转儿。听上去,好像这位少女现在心情很愉快一样。

但我清楚的知道事实是什么,短短几天前,仅仅是因为给这位“温柔”的少女垫脚时体力不支稍微抖动了一下让她受到了一些轻微的惊吓,她便二话不说踩到我的头上,用穿着松糕鞋的脚狠踏了十数下。活生生碾破了我后脑勺上一块头皮才勉强作罢,
  
 我用力的在玄关外的瓷砖地面向夏莹磕起头,边磕边抬头贱笑着对夏莹乞求道: “不,不!主人的脚怎么会臭呢?主人的脚很香,好香啊!求求主人恩准贱狗多闻一闻吧....贱狗..贱狗好喜欢主人您的足香啊,汪汪汪...”


 夏莹的微笑渐渐变得冰冷,眼见脚下的我这般低贱,晶莹的美目中的鄙夷之色更是浓重。声音中再也没有半点温柔笑意:“香?我穿了整整6天的臭袜子会香么?也就你这种爱闻女生臭袜子的死变态会觉得香了吧,贱货!但是既然你这么喜欢...又这样子低声下气的求我了...让善良的我怎么拒绝你这个下贱的变态的哀求呢?哈哈。那么....主人我今天就特别地开恩,准许你这个恶心的家伙好好的来享受享受我的“脚香”吧。哈哈哈,快点滚过来,爬到我的脚底下去,你这个臭袜奴!”
夏莹戏谑地看着匍匐在她脚下的我,娇笑着抬起脚。等待着我自己主动去沦为她的足下尘埃。秀美的脚掌悬在半空中,轮廓生的很是优美的小巧脚趾头似乎不受控制般地微微翘起着,把偏薄的棉质袜子撑出一个诱人的饱满幅度。终于露出了真面目的袜底可真是脏的让人不敢直视,虽然只能观察到前脚掌的部分,但是对应五只脚趾头位置的那五个发黑发粘的超浓汗渍积垢却已经向我暴露了整片袜底大概会有的模样。


如果这要是换了一个普通的男生,在被一个同龄的美少女同学如此羞辱后还要卑躬屈膝的去舔这样她脚上这么脏的臭袜子,可能会羞愤得去自杀呢。
  还好我的确是一个喜欢女孩子们的臭袜子味道的死变态呢,被当成贱狗来羞辱什么的...也完全没关系!生而为一个下贱之人真是太好了!
幸好这辈子和“人”没有什么关系。我很庆幸的想着...
  
  一直在空气中飘荡着的脚汗味简直是专属于我的最好催情剂。鸡儿早已梆硬的我几乎是手足并用的爬到了夏莹的那只散发着“梦幻气息”的白袜脚边。此时我的脸上肯定是一副活像一条饥饿到死亡边缘的的饿狗见到了食物一样的愚蠢又贪婪的表情。我无比渴望地盯着近在眼前的纤细小脚,恨不得马上撕开自己的嘴巴将好好它含在嘴里。永远含着。但是,事实上我不敢,夏莹讨厌任何在她控制之外的行为。她将会会毫不留情的放逐我这个不听话的奴隶,与此同时,我将永堕入身败名裂的地狱中。


  无尽的渴望在下体的炙热膨胀中迅速演化成一种实质性的痛苦,但痛苦的欲望却不得不将自己置于在主人恩赐下的尖刺枷锁中。我望向夏莹的乞求眼神没有得到回应,只好低下头去亲吻那块还留有余温的地板聊以自慰,贪婪的快速舔舐干净残留在地板上的汗液湿气。然后才转身仰面躺下。看着我“节俭持家”的行为,夏莹没好气的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连我踩过的地面你都能发情么?那我家的地板可能够你舔上几个星期了”。


这有点太低估我的能力了,我急忙陪着笑回道:“不用几个星期的主人,有水的话我一天半就能全部舔干净,外室半天就够。剩下一天全用来舔您的卧室和卫生间,保证绝对干净。”


  “才不要!恶心死了!”夏莹娇嗔着一脚踩下,狠狠的踏在我的嘴巴上,脚指头灵活的夹住我唇上的软肉,然后用力踩住,踮起脚跟用前脚掌发力来回地用力碾着。剧痛一下子袭来,唇肉被踩到坚硬的牙齿上一下子便被碾破了。我痛苦的眯起了眼,身体不自觉的微微蜷曲扭动着。双手下意识的伸出去想去扶那只给我带来痛苦的脚。但还没摸到我便想起了夏莹的定下的规矩,马上像被胡峰蛰了一样放了回去。勉强地忍住,即使在剧痛中也不敢再乱动。
  
“班长大人的记忆力可真是好呢。”夏莹不屑而略带一些意义不明的惋惜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脚下却是更加用力的碾动了几下,竟然活生生的把我的嘴唇踩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啊啊啊”这下子痛得我眼泪都掉了下来,嘴被踩着不能发声,喉咙里忍不住颤抖着发出一阵轻轻的哀鸣。


  “现在,睁开眼睛看一下”说着,夏莹抬起了脚,对我轻轻地问道“好好看看,现在我的袜子漂亮么?”
moonlighte:Re: 〔转载〕另求原标题与原作者
看着不错,估计是短篇
7991cde:Re: 〔转载〕另求原标题与原作者
哇,写得真的好,但并不知道原作者是谁……
crystalsfootboy:Re: 〔转载〕另求原标题与原作者
太棒了,还有吗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