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給仕エミリア 分支三 BAD END

skyx123456:女給仕エミリア 分支三 BAD END
大家好,一直以來潛水著,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於是翻譯了一小段,也做為掏磚引玉之用。這是我的第一次翻譯,
使用了機翻與腦補,如果翻的不好的話,
歡迎有人潤色我的文,並且重新發在小說文字區,
畢竟有很多日文的狀聲詞都不太會翻譯,謝謝大家。

也歡迎有人翻譯這系列的第二話  
『第2話:エミリアのお仕置き』: http://mon110.sakura.ne.jp/main/055.html

從舊文 【轉】淫魔榨精 http://forum.mazochina.com/viewtopic.php?t=27645 中的下列一段開始

艾米莉亞淡泊地洗陰莖。
手指的腹的部分,一邊摩擦龜頭一邊爬轉——
像用指尖胳肢一樣地,洗掉包皮裡面的陰垢——
用大拇指與食指做出圈,好多次好多次擦弄著龜頭——
「嗯,呵……阿阿阿阿……」
對簡直要讓人發瘋的甘美刺激,青年的忍耐那麼的蒼白無力。
如果在這裡漏出來,就要再從最初開始洗。
明明知道那個,卻依舊在過分的觸覺中快要忍耐不住射精了。
在那樣的甜美的拷問中,青年——

咬牙忍住,忍耐住了射精感
輸給了快樂,屈服在艾米莉亞的股間清洗之下 <----

「啊啊啊……好舒服……」
之前的忍耐也忘記了,青年沈溺在艾米莉亞的股間清洗之中。
隨著ぐしゅぐしゅと的聲音與在胯股之間爬轉的手,以及被泡沫所包裹的自己的肉棒,
用鬆緩的脸一邊眺望著那個景象,青年將身體交給了快感。

「……」
艾米莉亞敏感的察覺到了那樣的感情變化。
失去了努力忍耐的意圖,屈服在快感之下---
「……墮落了嗎。遊戲結束了呢。」
突然地,艾米莉亞的手掌包住了龜頭。
接著,在包住的情況下開始用泡沫グニグニ地搓揉。
「啊! 啊啊!!」
對唐突地訪問的强烈快感,青年以射精--這一肉體的现象來反應了。
咕嚕咕嚕溢出的精液,又弄濕了艾米莉亞的手。
「……怎麼了? 如果不忍耐的話、會一直清洗下去喔?」
然而,這句話對這個已經放棄忍耐的男性來說--並沒有被了解。
接著,艾米莉亞甘美但殘酷的手指繼續在青年的胯股之間爬轉著。
溫柔的洗著肉棒,接著則是導向快感世界的泡沫愛撫。
對手掌ぐにゅぐにゅ的搓揉龜頭的動作,青年的快感輕而易舉的爆發了。
「唔啊啊……! 啊啊!」
「由於僅僅的清洗動作而苦悶,多麼下流……」
搓揉著龜頭的手掌,掛著滿滿的吐出的精液。
「稍微的、連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就忍耐不住就射精了。不覺得悲慘嗎?」
對於在冠狀溝中細心戲弄的手指,青年以黏呼呼與白濁的液體污染了--作為回答。
「骯髒……我的手被滿滿的弄髒了,就那麼滿足嗎?」
肉棒全體的搓揉,咕嚕咕嚕漏出的精液。
青年被艾米莉亞的指技翻弄著,如所想的那樣一直被搓揉著。
而被泡沫沾滿的胯股之間,則被踏踏實實地清洗著----
好幾次好幾次,甚至是數不清的情況下,在艾米莉亞的手中高潮了。

我要回去工作了。主人,請就在這裡等一星期吧」
「那、那樣……吃飯……」
「這個魔牢會給予束縛的人養分、並且剝奪人的疲勞以及時間的感覺,所以——」
「啊……」
不給青年說話的機會,艾米莉亞離開了房間。
哐當——門被關上的聲音在監獄裡面回響。
於是青年就這樣在監獄裡面關上了一個星期。
不過,艾米莉亞所說的話並不錯。
在這個監獄裡面,完全沒有餓和累的感覺,一個星期感覺就像一個小時一樣。
接著艾米莉亞回來了,繼續著甘美的清洗責備。
在清洗結束之前忍耐的話,就能從這種情況解放的前提下--
青年早已放棄了忍耐,而艾米莉亞也預料到了。

「唔啊、啊啊啊啊啊……」
 艾米莉亞清洗的手法,隨著日子而不同。
有時溫柔細心的清洗,也有被泡沫沾滿的手掌激烈的摩擦的時候。
這次則是用滴著泡沫的手掌握住了肉棒,並且激烈地摩擦了。
柔軟的手掌與泡沫帶來的黏滑的摩擦感---轉眼間青年已經陶醉在那個感覺了。
「好舒服……這個……、啊……」
 「只是清洗的動作、為什麼會得到快感呢?」
艾米莉亞用沾滿泡沫的手掌,從左右把肉棒夾擠了進去,並且把手掌合在了一起。
那個,就像是祈禱的手勢---在其中,肉棒變成了三明治,被手掌所包覆著。
就這樣,手掌對肉棒くにゅくにゅと的扭轉著。
「啊、啊……! 啊……」
在肉棒的周圍,合著的手掌ぬちゅぬちゅ的摩擦著---
對於過於舒服的感觸,青年輕易地往快樂的世界出發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在意咕嚕咕嚕溢出的精液,艾米莉亞繼續用祈禱的手勢戲弄著肉棒。
隨著ぐちゅぐちゅぐちゅ的聲音與淫亂的動作,手掌繼續摩擦著肉棒。
「啊……! 啊、啊……!」
「怎麼了嗎? 如果有想說的話,不清楚說出來的話――」
「稍微……休息一下……啊!!」
青年的請求,被艾米莉亞的手搔著,被打消了。
隨著艾米莉亞用祈禱的手勢更加激烈的清洗著,並且慢慢的往上滑著--以龜頭為主要目標。
用泡沫包裹的雙手將脆弱前端的部分夾擠著,並且搓揉清洗著。
那則是以清洗的名義欺負著龜頭。
「啊……!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請不要亂動、主人」
如果要說是抵抗的的話,不如說是忍耐著刺激,不斷地擺動著身體--
不管是哪一種,對於被艾米莉亞壓著的事實是沒有變化的。
青年一邊掙扎著,另一邊肉棒則是被ニュルニュル的持續責備著,雙手之中來回的戲弄著龜頭---
接著,一轉眼就被榨出了白濁的精液。
「啊、啊啊……」
對著咕嚕咕嚕吐出精液的龜頭,艾米莉亞沒有停下攻擊。
夾擠著肉棒的右手稍微的離開,並且輕輕地盛起了泡沫,覆蓋在龜頭上面。
就這樣龜頭被充滿泡沫的手掌右手所包覆著,わしゃわしゃ的激烈地搓揉著。
「啊、啊啊……! 啊、啊啊啊……!!」
對著那個暴力的快感,青年發出了快樂的悲鳴。
與其說是撫摸著龜頭,不如說是激烈地搓揉著的刺激。
「哈啊! 啊啊啊……停、停止……」
「怎麼了嗎? 聽不見喔?」
當然,艾米莉亞責備的手是不可能停下來的。
用手掌ぎゅっと的握著並夾擠著,放鬆了下來,再度的被夾擠---
伴隨著泡沫的黏滑感,艾米莉亞徹底地欺負著龜頭。
「啊……! 哈啊、啊啊啊啊……!!」
「隨著摩擦著骯髒的地方,骯髒的液體垂下並流走了呢――」
無視著暈倒的青年,艾米莉亞繼續輕柔的搓揉著肉棒。
青年的腦內染上了雪白--接著,那個甘美的脈動開始了。
「啊……! 啊、啊、啊……!」
撲通撲通,與脈搏重疊的青年喘息著。
沉醉於晃動龜頭的快感,青年什麼也不做的,在手掌中高潮了---
確實,艾米莉亞所帶來的快感是讓人甘願承受的。

「又弄髒了自己的性器官了呢。要重新清洗了呢――」
隨著わしゃわしゃと的聲音,繼續著搓揉龜頭的艾米莉亞---
被甘甜的感覺支配了腰部,有著不可思議的脫力感---
接著,從尿道中,開始有微微的液體漏出來了。
那並不是精液--而是尿。
「啊拉啊拉、主人……意想不到的失禁呢……居然漏出了什麼的……」
「啊、啊啊……」
艾米莉亞的手掌包裹著,漏著尿液的青年呻吟著。
那個樣子,儼然就是個廢人了。
對著漏著尿液的龜頭,艾米莉亞用溫柔的動作來回撫摸著。
「真是羞恥呢、主人。在女僕的手中、不只是精液,連尿液都漏出來了呢……」
「啊、啊啊啊……」
在艾米莉亞手中體驗的失禁,伴隨著向溶化一般的恍惚感。
青年一邊受著女僕的輕蔑,一邊將身體交給了那甘美的感覺。
不久後,尿液的勢頭減弱了,就那樣停止了。

「舒服嗎,、主人……?」
用蓮蓬頭清洗著尿液,艾米莉亞詢問著。
「唔唔唔……」
青年在溶化的意識之中,也自覺到好像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失去了。
那個,則是被稱之為人的尊嚴的東西,而在那時,也不被思考到了。
最後,青年開始覺得在女僕的手中失禁是開心的了。

「那麼、主人。再度,開始清洗了呢――」
再次地、艾米莉亞那沾滿泡沫的手掌,往胯股之間伸過去了。
「唔、唔啊啊啊啊……」
對於細心出現在肉棒的快感,身體也好,心理也墮落的青年。
他則是永遠的,淪落在被艾米莉亞持續的戲弄著的情況之中。
今天也是,在艾米莉亞的宅邸之中,他的胯股之間持續的被清洗著。
快樂與屈服的白濁精液,滿滿的從艾米莉亞的手中射了出來----

BAD END
暗淡的星星:Re: 女給仕エミリア 分支三 BAD END
绝了
duanzenghao:Re: 女給仕エミリア 分支三 BAD END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