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l19900513:Re: 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還是翻了一下後面的

就懶了,有興趣的看看沒興趣也別噴:)



在那個偏僻角落的陰暗房間中,只有一根孤單的蠟燭帶來些許的光亮
在牆上映出的兩個影子猛烈的緊密纏繞在一起,
房間中只有年輕男性粗重的喘氣聲以及女性嬌滴滴的,幾不可聞的嬌喘
將情緒帶向高峰的頂端
昏暗的燈光之下,兩具火熱的肉體狂熱的摩擦的
彼此意想不到的很少陰部,討厭的水聲。
互相交合又分離的性器傳來噗哧噗哧的水聲
沒過多久,聲音的男人和女人逐漸成長,運動更迅速成為。
須臾,男性的粗喘及女性的嬌吟越來越密切,動作也越來越快
低低的悶哼一聲,房間又再回到寂靜當中
唯一在房間回響的只有高潮後的粗重呼吸聲


夏洛斯躺在床上,鼻息沉重的大口吸氣、吐氣
目光停留在赤身裸體的少女身上
白色的皮膚上被燭光映透出高潮過後顯得誘惑的潮紅
現在還沒有喀秋莎女僕,美麗的長發就走上順利的雙肩和胸部。
女僕美利的長髮散落雙肩垂至胸前的雪乳上
柔軟的皮膚表面佈滿綺麗的細汗
香汗隨著呼吸上下起伏的乳房滑落


面無表情的少女坐起,依偎在少年懷中使夏洛斯沉浸於這份綺旋的風景中
可愛的嘴唇重疊在他的唇上
夏洛斯的意識被口中的這份甘甜奪走,自然而然的接受起口腔內香舌及甘美液體的進入
唾液交換的淫靡的聲音迴盪在房間中
女孩的臉遠離夏洛斯,兩人口中拉出一條銀色的絲線


淫靡的粉色氛圍當中,少女用小嘴漫漫的靠近夏洛斯的後頸,
而粉色的嘴唇輕輕的向夏洛斯的喉頭愛撫
舒適的讓夏洛斯閉上眼睛不由自主的輕輕呻吟起來
少女漸漸向下舔吻他的鎖骨、並咬住胸部的乳頭,輕輕的吮吸起來
令人銷魂蝕骨的感覺不斷的衝擊夏洛斯,口中悶哼聲不斷傳出
豔麗的舌舔過腹部,向剛剛射出精液的陰莖前端吞吐著
夏洛斯的下身已經沾滿精液與她的愛液
少女的容顏向夏洛斯的耳後,香舌帶走他的疲憊也帶起令人驚異的舒適感
她精心設計的動作逐漸放鬆了夏洛斯疲憊的身體


(艾娜...)
在夏洛斯保持意識最後一刻,疲憊的口中發出的呻吟是愛娜的名子
自從奪走艾娜的處女後,已經過去了十天。
在這中間,每天都會跟艾娜進行性交行為
就算只有一點點,艾娜也能夠發現隱藏在夏洛斯內心的慾望
而她的順從與態度也一直助長了夏洛斯內心的性慾
對現在的夏洛斯來說,少女已經成為不可取代的存在


然而,夏洛斯自己知道現在的行為的確是不對的
對於結婚對象以外的女性維持著不純潔的關係,在倫理上是不正確的
對於當權者來說,這種程度的好色不是一個大問題
但是,對於志向遠大的夏洛斯來說,與他內心的信念互相衝突
但是默許這種狀態的,是因為夏洛斯不願放開眼前的婀娜身影。
他是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少年,
一但初嘗禁果,這慾望就不可能簡單的從頭消失。


早晨,夏洛斯緩緩張開雙眼,聽到了側面傳來的動聽的聲音
“王子,早上好”
女僕艾娜像往常一樣,恭敬的站在夏洛斯的床前
她美麗的皮膚如同白玉一般,沒有受到昨晚的干擾,面無表情的臉上找不到任何昨晚激情的痕跡
雖然如此,夏洛斯卻無時無刻意謂到眼前的妙齡少女
她的仕奉比所有女僕都來得優越
儘管如此,在這近乎完美的面前夏洛斯卻只感覺越來越不耐


「萊拉隊長,晚上的巡邏辛苦了」
「謝謝你,ファロア(雜兵?)。今天的護衛,我們是同一隊的」
祝君武運昌隆,依然不能輕怠王子的安全
「是」


被ファロア呼喊的女劍士帶著清脆的弓以及輕裝備,率領著隊員離去
看不見隊員的身影後,萊拉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清晨的陽光、溫暖的早風吹撫過宮殿
但這份舒適卻在她的心情中半點都感受不到


最近的巡邏當中,夏洛斯王子總是嚴令禁止不准護衛靠近他的臥室
從小到大陪伴在王子身邊的我,因為這個命令感到寂寞
儘管如此,仍然遵從的夏洛斯王子的命令
(王子,好像不久之前踏入了成人的階梯,而且,還是不能公開的原因。這對自尊心強的王子來說似乎有點詭異)
女性特有的敏銳嗅覺可以察覺到有一些令人疑惑的事情
感覺王子身邊最近好像有一些女性的味道殘留,但只能把疑惑擺在心中

「今天一切順利,萊拉隊長」
來到兵舍食堂,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劍士向萊拉招呼著。
萊拉從她手中街過一杯水,說著感謝的話。

「謝謝了,昨天晚上的巡邏風有點問題,讓我有點掛心。好像有些人在策畫著些什麼陰謀」。
喝下一口水,往角落吵鬧的桌子望過去
十幾人的女性隊員中,只有我一個人坐在一邊
兩側的兩個年輕人坐的特別靠近,近到手肘互相碰觸,兩手重疊
她們好像正打算比腕力
身材嬌小的女隊員笑著說道:
這是鋼和 跟瑞莎(渣翻譯見笑了),她們對自己有自信所以正打算比力氣阿
這點我還是知道的。萊拉苦笑
女性隊員還是會自己找些樂子的,但萊拉對這些事情沒有太大的興趣


「萊拉隊長,你覺得誰會贏?」
「鋼和」
「咦? 為什麼呢? 瑞莎在隊原之中也是頗有力氣的阿?」
「那要賭一把嗎? 如果鋼和贏了,你今天下午就當我的訓練對手」
「欸--這樣子的話..」

萊拉是個沒有架子的長官,隊員們都認為她很容易親近
並且她的劍術及容貌讓她成為高人氣的隊長
當然,最可怕的是她訓練時半點都不懈怠的訓練
雖然萊拉的指導是十分有幫助的,但這種魔鬼訓練會讓人筋疲力盡,嬌小的女隊員娜瑞亞猶豫了一下。


娜瑞亞考慮了一下,開口說出心中的盤算
「如果我猜對的話...我要津柿蛋糕!」
「真的嗎?」
娜瑞亞一邊想著許久以前嚐過的美味甜點一邊點著頭說道
然而,她很快就會後悔
「隊長,你為什麼認為鋼和會贏?一般來說不是瑞莎比較有優勢嗎?」

「我觀察過,鋼和有技巧性的挑撥著瑞莎讓她在比賽前就浪費了許多力氣
而且,她信心滿滿的樣子,想必還有什麼對策。」
娜瑞亞驚訝的張大可愛的雙眼
就在她們這麼說的同時,比賽已經開始了

數秒之間,紅頭帶女孩佔據優勢主導地位,她戲弄著將手腕向外側壓過去
周遭的人或著歡呼,或著發出嘲弄的聲音
她對面的金髮碧眼的女孩儘管手臂顫抖著,但仍然無所畏懼的說道
「你只是比較大隻一點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嘛」

『哼,你這種人我一次可以對付兩個』
紅頭帶女孩展示著她的強壯,眼見就快要取勝了
周遭的歡呼聲一波接著一波

『順便說一句,我想問你』
『什麼?”
『聽說今天中央軍部的先生交給你一封情書?”
『嗄? 什..你?”
被瑞莎打亂了呼吸,一口氣被扭轉了勝負

『好了,我想我贏了,按照約定,我們該去射擊場了
『你用這種骯髒的手段,根本就沒有人放什麼情書』
面對鋼和的酷臉,瑞莎雙手握緊不服氣的說到

『據我得到的消息,聽說最近軍部有個活躍的年輕軍官...
是不是h開頭的先生阿?
鋼和的話讓周遭的女兵都陷入了騷動
......這邊跳過,翻了好多段跟h文都沒關係...


大意就是描述夏洛斯王子與麾下的dosrat文武雙全並且關係十分密切



夏洛斯被預言是天生的賢王,與生俱來的統治者
他能夠順間判斷情勢,並且用大膽的手法尋求創新
已故先王得突然死亡雖然造成了一陣子的混亂,但也被他逐漸展現出的才能解決。

然而最近,他跟艾娜持續發生的肉體關係讓他的這份敏銳判斷力無法發揮出來
今天早上,夏洛斯的心中被持續的焦躁感給佔據了

堆積如山的報告書上,他沉悶的坐在坐位上
眼光能見範圍內的報告書很多,但卻完全沒有減少的跡象
跨谷間的高昂從來就沒有消停過的持續不斷的干擾他的思路。

夏洛斯無法將精神集中,淫穢的思想一點都無法從腦袋中驅離,慾望傳遍全身
淫靡的光景將理性吞噬,慾望的聲音如同惡魔的低吟般纏繞在耳邊
陰莖不斷的膨脹、興奮著,將夏洛斯的思想全部佔據
『該死的....
夏洛斯為了分散心情,起身外出

宮殿周圍的庭園,自從建國以來就經歷了漫長的時光,一直都有許多園丁照料著
因為有相當大的規模,所以夏洛斯漫無目的的走著

『阿,王子』
突然響在耳邊的聲音,讓夏洛斯回頭尋找聲音的來源
然後,瑪娜進入了視線當中
『果然是王子殿下』
元氣飽滿的,無憂無慮的笑容
艾娜的雙胞胎姐姐瑪娜,是皇后莉蒂亞的女僕

『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從遠處就看到王子的背影,然後偷偷的跟過來,而且這裡只有我知道喔』
『怎麼會?
『王子殿下也會來這種地方? 像王子殿下這種高貴的人怎麼會出現在我們這種下人常來得地方呢?

突然,瑪娜像個小貓咪般露出狡黠的表情,緊緊抓住夏洛斯的手臂
夏洛斯無法避開突然襲擊的瑪娜,被她抱在懷中
乳房的柔軟手感透過衣服仍然清楚的傳達到他的手臂,他的眼睛迅速變紅
雖然跟艾娜已經有過幾次性行為,但這些只讓他對女性跟沒有免疫力
看著無辜的獵物,瑪娜露出幸災樂禍般的笑容

『瑪娜...你.你有什麼事?
『呼呼,這樣子的話,看起來就像王子殿下的戀人一樣呢,令人心跳加快
『王子殿下...您...討厭我嗎?

瑪娜一邊用自己的胸部摩擦的夏洛斯的手臂,並用濕潤的雙眼一邊仰視他
那簡直就像小動物一樣可愛的表情,瞬間就讓夏洛斯想要振作的心大大的動搖了
也許因為看多了同樣面孔擺出的冷淡表情,姐姐瑪娜讓人感覺格外的妖魅


『如果在這種地方被人看到了,會成為嚴重的事態阿...
『呼呼呼...那麼,如果不討厭的話..
瑪娜將手伸到夏洛斯的股間,輕輕的撫摸著
由於這個動作,夏洛斯的身體很快的就不由自主的擺動著
『王子殿下的那裡...從早到晚都想著色情的事情,不是嗎?
『那.. 那種事情才..
被瑪娜戳到痛處的夏洛斯,禁不住的將臉垂下

『我有點事,必須去某個地方
『王子殿下,不跟我一起來嗎? 要是那裏,誰都不會看到的。
瑪娜用挑釁般的笑容,仰視著夏洛斯

對這些言詞背後的淫亂意義,搔動了夏洛斯的心
應該聰明的意識也劍劍遍的朦朧,禁不住點頭了


瑪娜在一次浮起可愛的笑容,貼上夏洛斯的身體開始像前走
夏洛斯則一邊責備自己的優柔寡斷,被拉著的手臂也不由自主的跟上


走著走著兩人來到了位於庭園角落的小木屋
『這裡,是所謂的叫做倉庫的地方,嘿,對於王子殿下來說,不要說看,可能連聽都沒聽過呢
瑪娜體會到夏洛斯的疑惑表情,一邊解說著
一邊走過樸素的走廊,看到各式各樣的被用物品堆積著
兩旁也有幾個房間,不過因為幾乎沒有使用的機會,所以蜘蛛網和灰塵堆積著
對於過著上人生活的卡洛斯,這是極其新鮮的景象

走到了第五個房間,瑪娜打開門,將夏洛斯帶到了房中。
那裏被許多的木箱堆積,擋住了窗外的光。
而瑪娜把門關上之後,變成了只有男女二人留在昏暗的空間中。

被神秘的極境包圍的空氣當中,夏洛斯也不由自主的情緒高漲起來
目光望去,他簡單的觀察房間的情況
幾個桌子和椅子簡單的排列著
在側邊有幾張羊毛編織的高極地毯,看起來用幾張重疊著。


瑪娜一編哼著歌,一邊帶著悠然的表情坐在了一個椅子上
可是夏洛斯不明白該怎麼做才好,所以只有呆呆站著
為了解除這個尷尬的立場,他在腦海中搜索著言詞


『這..是哪裡?
『宮殿裡的東西是不是因為各種理由損耗呢? 為了這個原因,所以在這裡積蓄著備用品』
瑪娜一邊輕聲的答到,一邊看起來像是因為很熱解開了女傭服衣襟上的鈕扣。
夏洛斯瞬間就紅了臉,將視線從瑪娜的身上挪開
看見王子得害羞的舉動,瑪娜微笑了。

『但是阿...,這間倉庫並不常有人進出拿備用品呢,倒不如說...有其他比較特殊的使用方法呢』
『另外的...目的?
『是的,幽會』
『幽會?
對於聽都沒聽過的單字,夏洛斯感到疑問
觀察到夏洛斯困惑的樣子,露出侵略性的笑容

查覺到自己好像被愚弄了,夏洛斯臉上浮現出失望的表情
瑪娜查覺到夏洛斯的想法,馬上就到歉了
『對不起,稍微有點捉弄過頭了
『哼,說到...
夏洛斯剛說到這,瑪娜突然將夏洛斯靠在牆上壓住了他

『你打算做什?
『王子殿下,對不起,瑪娜是想要讓王子輕鬆一下才帶王子殿下到這邊來,想要單獨跟王子殿下相處...
瑪娜擺出溫樓的表情,用令人放鬆的聲音低聲向王子的耳朵說著
感受到女性氣息在敏感的耳朵處,夏洛斯的怒氣一口氣就消失了

她將綺麗的身體輕輕壓上卡洛斯,張開手指與他十指交扣
夏洛斯一點都沒有責怪她無理的舉動,思考完全被奪走了
不只如此,通過貼緊的嬌軀,夏洛斯更意識到眼前少女的魅力

時而惡作劇,時而逗弄,時而和善的變化無常的態度,讓人完全抓不到與她相處的要領
可是,這種多變得態度又是她的魅力
夏洛斯沒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已經無法討厭起她了

他放鬆了看起來略微生氣的臉
『你和艾那雖然看起來外表一樣,可是內心卻完全不同呢』
『呼呼呼,那不是當然的嗎? 我和艾娜從小時候就再不同的環境接受莉蒂亞皇后及五倍子小姐的嚴厲教導

『五被子小姐?
『是,她是我們的女僕長,對我們來說是僅次於莉蒂亞皇后第二偉大的人
,不過,為莉蒂亞寺奉的女僕,全部都接受她的教育


『這樣嗎?
『是,對於這個女人,我也很難去應對她...王子殿下也要注意,如果像王子殿下一樣可愛的男孩也落到了她的手上不知道會被怎麼調...不過我也想看看呢
夏洛斯半信半疑的聽著瑪娜的言詞,一邊理解到她也不喜歡這個人


『皇后,到底有什麼目的?
『是指什麼呢?
『別裝糊塗! 讓你和艾娜接近我,到底有什麼目的?
『那些....都是藉口呢。我呢...只是想讓王子殿下變的身心舒暢。
『什麼...? 嗚...?
瑪娜按住他打算抵抗的雙手,用濕潤的嘴唇重疊在夏洛斯的唇上

夏洛斯的瞳孔開始渙散
少女柔軟的嘴唇積極的吸附在他的唇上,並用滑嫩的香舌逗弄著夏洛斯的口內
與此同時,她將膝蓋抵住了夏洛斯的股間

『姆...!
至今都還毫無反應的那處,開始燃起了火花
瑪娜一邊用手抱著夏洛斯的頭,一邊使用大腿將夏洛斯的雙腿打開
轉瞬間就放棄了抵抗意識的夏洛斯,將身體完全交給瑪娜掌控

不久之後,瑪娜總算將臉離開了夏洛斯。
夏洛斯感覺全身像火燒過一般灼熱,用呆然的表情望著瑪娜
『呼呼...王子殿下,您真得很可愛呢..就像女孩子那樣
臉上浮現出陰謀得逞的笑容,對碰觸著夏洛斯的股間的膝蓋稍稍使力

『阿...!
夏洛斯禁不住大腿內側的刺激,輕輕的叫出聲來
隔著衣服,瑪娜用膝蓋時緩時急的摩擦著股間,讓夏洛斯的慾望也漸漸擴大
對於自己的那裏產生爆炸性的漲痛,血液集中往下半身去
由於沉溺在寺奉當中使不出力量,被瑪娜就這樣往地板下推倒。
瑪娜就這樣趴在他的身上,將柔軟的乳房壓在夏洛斯的胸膛上,在他耳邊妖魅的低聲私語
『王子..殿下,聽得到我的心臟聲..噗通..噗通的跳著
與王子殿下如此近的距離,令夏洛斯更加心跳加速

夏洛斯一邊拚命忍耐著從耳朵與股間傳來得妖異快感一邊打算取回理智
『在...王宮之內...做出這種事情
『在宮殿內,下人們幽會的地方..
宮內森嚴的規則對這種沒人會來得地方是不管用的呢。
『你..你怎麼會知道這種..

瑪娜笑而不答,取而代之的,伸出妖豔的舌,輕柔的舔拭著夏洛斯的脖子
夏洛斯的思考回路徹底中斷。
看到夏洛斯恍惚的神情,瑪娜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在夏洛斯的面前,用食指和中指做出做出棒狀,一邊又用著挑釁般的視線,將手指放入口中用唾液沾濕

夏洛斯被眼前的景像,大大動搖了心中對於必須脫離這種誘惑的冷靜心態
馬那一邊收縮口腔,一邊持續舔著纖細白嫩的玉手
用舌尖舔著手指尖,又將香舌將手指的另一側弄濕,而後又將手指放入口中包覆著用力吸著
並且特地讓唾液流夏,在手指的指縫間閃耀著的透明液體,一邊又凝視著夏洛斯的瞳孔
簡直像是自己的那裡被舔一樣,夏洛斯腦中幻想著這個場景
一邊感受著她的柔乳的跳動,夏洛斯也感到自己心跳加速
看著對方同恐中包含著魅惑的笑容,夏洛斯感到了一絲屈辱
那簡直就像是,嘲笑著因為看著她的嬌軀而入迷的自己。

做為立在萬人之上的夏洛斯,他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感覺
對關注的瑪娜的自己感到懊悔
對一個侍女如此著迷
可是,在這個懊悔的背後,有一絲絲雖然微弱但卻近乎快感的感情

『嘿,王子殿下,這樣舒服嗎?
『這..這個..
『如果舒服的話就好好說著 是 ,還是..希望我停止呢? 王子殿下?
『這..是!
『恩,好孩子,那麼,請把嘴巴張開
瑪娜精緻的臉孔上浮現出惡作劇的表情。
對於被當作孩子對待的自己感到悲哀,可是卻不想就因為違逆瑪娜而停下
夏洛斯張開了口

『那麼,請品嘗沾滿我唾液的手指
瑪娜將因為沾滿自己透明唾液的兩根手指放入夏洛斯的口中,讓他合上了口
『嗚..
『要多用點舌頭阿,請想想我剛剛用怎麼樣的動作仔細的舔舐
被瑪娜說的話影響,夏洛斯沒辦法只能照做
『黏滑的香甜氣息,擴散在口中。 是眼前這個像惡魔一樣的美少女的氣息,令人懊悔的同時股間也一瞬間就產生了反應。
瑪娜當然不可能沒注意到這點變化

『呼呼呼..一邊舔著我的手指變硬了...王子殿下,難道您是變態?
瑪娜一邊嘲笑著,一邊將手指放在夏洛斯口中攪拌
她的手指帶著侵略性的氣息摩擦著夏洛斯的舌,讓香味更加的擴散
夏洛斯一邊感受到背德的屈辱,一邊用著成為狗的心情持續的品嘗她的手指

瑪娜將手指從夏洛斯的口中取出。
夏洛斯一邊用粗重的呼吸看著瑪娜,瑪娜用挑釁般的笑容回望
她的裙子不知何時已經脫下,露出了裡面的,迷人的黑色

夏落斯張大了瞳孔
在那若隱若現的風景中,將女性最神秘的地方展現著
在精心整理過的陰毛下隱藏著淫亂的裂口
瑪娜用手指特意將那邊遮住,一邊擋住夏洛斯的視線

她浮起像小惡魔般的可愛笑容,坐在椅子上盤起雙腳
裙子的下擺被重疊的大腿遮掩,讓夏洛斯完全看不見了
那個誘惑的景像,一點一點的搔動著夏洛斯的慾望

在那個場合當中,夏洛斯首先投降般的開口道
『瑪..瑪娜
『王子殿下,想看瑪娜的那裡?
『恩...
『呼呼,雖然很高興,可是只有我裸著,王子卻穿著衣服..不覺得稍微有點狡猾嗎?
『恩..但是..要怎麼..
『也請王子殿下,將衣服脫掉吧

夏洛斯手足無措
在自己的房間及浴室當然沒問題,可是在這種地方...

『怎麼樣? 王子殿下。 不需要害羞的,不要緊。王子殿下也看到了我的裸體不是嗎?
觀察著瑪娜悠然的態度,夏洛斯也開始脫起褲子
雖然猶豫著,可是還是連內衣、內褲都脫光了。
於是,熾熱的陰莖昂然的指向瑪娜

『這就是王子殿下的勃起呢
瑪娜看著夏洛斯的下體竊笑,夏洛斯的胸中充滿害羞的情緒
只有上半身穿著衣服,下半身赤裸著
並且,被身為女僕得夏洛斯看著,笑著
那種情況讓夏洛斯的陰莖更加的熾熱、挺立

『那麼夏洛斯先生,這邊,在我面前蹲下來
瑪娜邊招手,夏洛斯只得乖乖的在她面前用膝蓋頂住地板呈現正坐
少女將雙腿往外側打開,讓少女最神秘的地方展現在夏洛斯眼前
『呼呼呼,怎樣? 這就是女性的女陰』
瑪娜的性器官連同纖細的腰,毫無保留的展現給夏洛斯
雖然已經有幾次性經驗,不過,如此近距離接觸女性的性器官還是第一次
桃色的淫唇,刺激得夏洛斯的心靈往淫亂的方向前進
『請把臉..靠近我的陰部..然後.. 深深的吸氣...
怎麼樣呢? 味道好嗎? 這樣感覺特別的色呢...
『呼..恩...

夏洛斯臉上茫然的表情,隨後前後的點著頭
儘管如此,他還是在瑪娜的陰部前重覆的吸氣、吐氣著
『呼呼呼...那樣..請將我的氣味深深的烙印在王子殿下的腦海當中,今後只要聞到這個氣味,不管是什麼
妖求都要無條件的去做

就像是施展了魔法一樣,夏洛斯恍惚著點頭
瑪娜俯視著夏洛斯飄飄欲仙的表情,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突然! 發出了 咚!咚!咚! 的敲門聲
…...............!
夏洛斯像是回魂般瞬間反映過來,在當下愣住了
『阿...有人來打擾我們了。王子殿下..好像什麼人來了。
『咕...該怎麼辦...如果在這種地方被人看到...

夏洛斯瞬間臉色發白。
認為是做了壞事的自己,因為罪惡感而第一時間考慮逃跑
可是這個房間除了一個入口外,只有被封住的窗
『王子殿下,請藏在那裡的木箱後面。後面因為有空間,請一動也不動的坐著。』
『哇,明白了』
『以及,帶著這個
瑪娜將黑色的內褲交到王子面前
『為..為什麼?
『如果,中途想要的話,可以回憶著我的氣味

門再次被敲響。

瑪那依舊保持著毫不緊張的笑容,不過現在的夏洛斯沒有反駁的餘裕。
夏洛斯握住內褲,急忙跑到木板後面。
在那裡蹲夏之後,夏洛斯發現自己下半身還裸著。
對著夏洛斯焦躁的表情,瑪娜露出陰謀得逞的笑容,將夏洛斯的衣服往反方向丟。
(那個傢伙,故意....)
夏洛斯心中怒火頓時燃起,不過現在什麼都不能做。

瑪娜稍微整理裙子,慢慢的靠近門
門外連續敲了三次,慢慢的推開門
出現了夏洛斯預料之外的光景

夏洛斯幾乎認為心臟要從口中跳出來了
他只能祈禱瑪娜對外面的人說裡面什麼人都沒有。
但是瑪娜的行動讓夏洛斯感到怪異。


木造的地板吱吱嘎嘎響起,一個腳步靠近
夏洛斯盡力隱藏在木箱後,冷汗流夏。

『是我,不好意思這麼晚還過來這
瑪娜撒嬌班的聲音,讓夏洛斯吃驚
可是,另一個聲音響起
『....抱歉。如果夏洛斯有來這的話請馬上通知軍議會議。

眼前的是夏洛斯麾下勇武的那人,與夏洛斯並稱智勇雙全
為什麼現在會在這?


來拿個東西
雖然夏洛斯與他接觸短,但他十分有才華及大局觀,但為何現在出現在這?

他將作戰指揮書交給瑪娜,但這是連夏洛斯都還不知道的情報。

要是作為親信都背叛...
『我..真的能被寬恕嗎?
『事到如今不是一切安好嗎?
『你...還打算繼續利用我嗎?
『沒問題的,只要你表現得好得話,上面的人也會認可你的
瑪娜噗哧一笑,抱住了僵住的dosrat
他口中上面的人,暗示的是皇后,夏洛斯馬上就注意到了

瑪娜與dosrat的純清清的接吻之後
『現在別去介意那些不安的事情,跟我一起做些快樂的事情忘記煩惱如何?

少女浮現出與她毫不相襯的妖豔笑容,慢慢的退下了裙子
dosrat看見她什麼的沒穿得下身,表現出吃驚的表情
瑪娜迅速的脫下裙子

遠方的夏洛斯十分難受
可愛的女孩做出淫蕩的行為
那輕飄飄的群下風景可以看見陰部
對于一個正經的男性來說也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瑪娜煽情的笑著,像邀請一樣的將身體靠向他
dosrat完全被俘虜,雙目迷茫的盯著她
『吶吶,騎士先生,瑪那來讓你身心舒暢唷』
她的行為讓王子心頭憤怒著
但與此同時,夏洛斯也想著那豔麗的舌頭的誘惑

嗎哪的身體漸漸變得柔軟,從遠方來看就能明白她的臉充滿著桃紅色的豔麗。
妖媚的面容,讓sharosu的胯股之間的東西開始聳立。
(ku……那樣的,身體隨意地……)
sharosu在禁不住用手指在硬了的陰莖上,慢慢地開始玩弄

從二人中,斷斷續續地聽見可憎的接吻的聲音。
總算兩人的臉分開,嗎哪整理亂掉的頭髮,臉頰粉紅的說道

「喂,騎士先生。好好地看著嗎哪」
嗎哪慢慢地在女傭服上搭上手,從上衣開始脫。
sharosu和DOSrat視線都被她的大膽的行動,吸住目光。
布跟皮膚的摩擦聲音暫時持續之後,嗎哪全部脫下丟開身上所有的衣服,
然後在旁邊的紡織品上面裸體的躺臥

sharosu到現在一直,淫亂的女性考慮全體不清潔。
可是,眼前的嗎哪的裸體身姿,推翻了那樣的他的所想。
象皓月一樣的白內的肢體和,女性特有柔軟的曲線。
那個躺臥的優美且肉感的景象,像繪畫一樣地美麗。
柔軟的乳房和柔軟的腹部和臀部。
漂亮地經過整理的陰毛,散發著淫猥的光澤。
嗎哪手臂若無其事的舉起,撫摸著背。
她光滑的腋下皮膚優美地被展現,背和屁股、大腿並列描畫美麗的線。

嗎哪看起來發軟的雙目,把暗示性的笑容轉向了青年騎士。
與騎士充滿的緊張的面貌對對照,她的表情為富餘。
包含那個誘惑的富餘,更加吹動男人的慾望。

「喂,怎樣的?不想與我做心情舒暢事?」
嗎哪張開濕潤的嘴唇,在耳邊象迴響在dosrat心中一樣的愉快的聲音說著。
只是聽了那個溫柔的聲音,sharosu的心就很大地顛簸了。
變成擴展在腦中,她說不管什麼都想跟隨她甜密誘惑的心情。

在嗎哪的眼前上呆立的DOSrat更受到那個影響,什麼都不說的接近她。
用他發抖的雙手打算觸及嗎哪的同時,嗎哪撲哧笑起來了。

穿那樣熱得難受的鎧甲?笨蛋先生」
「啊,u,抱歉……」
DOSrat被說以後,慌慌張張地開始取下鎧甲。
可是,也許因為過分驚慌嗎,取下金屬零件好多次都失敗了。
看他的手忙腳亂的姿勢,嗎哪更加笑起來了。

「對ufufu,騎士先生的,完全不是新兵那樣。
 請好好鎮定。在這裡除我們以外誰都不在」

DOSrat通紅滿臉,什麼也不能反駁,
全部脫下丟開,無言的讓身體赤裸。
平素英勇地立在戰場的他,現在簡直象無力的孩子一樣被嗎哪奴役。

「請騎士先生,快來品味嗎哪可憎的身體,」
嗎哪像貓輕柔的聲音,DOSra撲向嗎哪。
他像充滿慾望一樣地野獸,吸著白嫩的乳房。
「a是an。因為是冒失鬼」
嗎哪淫亂地微笑的話,像妖艷水蛇一樣地纏繞DOSrat的身體。

看見他們的淫靡的行為,sharosu開始上下自己傢伙。
耳朵聽得見的淫蕩的喘氣聲音,他的喉嚨開開始乾燥。
sharosu一刻也不能從嗎哪的身體移開視線,一邊追趕她飄飄欲仙的表情使慾望更加沸騰了。
在柔軟的紡織品上二人的男女激烈地衝刺,胯間交合著。

(ku,不夠……這樣,不夠!)
sharosu感到自己的慾望
想抱瑪娜的裸體。
想在她的那裡,注入赤熱的精液。
對比起DOSrat的活動,動著腰的嗎哪的身姿,sharosu有了這個以前沒有的慾望。
並且時常,嗎哪越過DOSrat的背,發送淫亂的笑容到sharosu在的方向。

明白對方挑釁自己。
可是,sharosu不能作出這些動作。
偶然,他的視線碰剛才從嗎哪脫掉的黑色蕾絲內褲。
那個時候,嗎哪象誘惑一樣的言詞在耳邊復甦。

(如果途中需要的話,想起我的氣味吧)

sharosu看那个黑色布料,一口气喘不上來。
被施捨的刺绣的柔絲,接触感觉非常好。
薄的布料,很轻地遮住穿的人的那里,心情大大地兴奋了。

不可作這種行为。
成为一国的王的人,做這類卑賤的事,他的自豪不容许。
可是,对现在的sharosu来说,向吗哪的欲望屈服比什么都富有魅力。
他慢慢拿起蕾丝内裤,让鼻子接近相当于她的阴部的部分,大大地吸了口气。
薄薄地酸甜的气味,渗透到脑中。

(haa……这个……吗哪的气味)
sharosu用左手拿内裤,用右手更强地捋了阴茎。
并且,他对交合中的男女注入了火热的视线。

「是a,浮起……啊a!」
「haa,a……」
「a是,好,骑士先生!更快、用力點、進攻吗哪!对我可憎的女阴,更加感到欲望!」
「u……so,那样的,勒紧……不行,已经快出!」
「a,是那个皮肤—me!」
吗哪一边笑,向DOSrat的健壮的胸脯用双手顶起,一边停止了活动。
在她的身体上香汗闪耀、發光,濡湿的背和乳房美丽地照映著。


「ku……,也已经不能忍耐……」
「请ufufu……那么骑士先生,听著。骑士先生,對我的事著迷?」
「啊,uu……,喜欢!」
「能发誓對我的愛,比谁都爱?」
「chi,发誓!我,……是世上最爱你的人!」

「那么,對我所說的話全部都聽從?
 无论怎样的,为了我,都忠实地去做?」
「a,ugu……发誓!今后,只要是你說的,我都照做! 快點,讓我出來....」


听他的言词的话,吗哪浮起了满足的笑容。
「ufufu,很好地说了出來呢。对聽話的孩子的奖赏,就讓你痛快的射出來!
 今后一直,请成为我的奴隶!」

吗哪的身体在DOSrat上腰像波浪一样地強烈起伏。
「啊,啊aaa!」
从DOSrat的口,充满快樂的哀鸣声傳出来了。

「那样!那样做,请記得我的身體!
 已经再也不能忘记,记得我身體的快感!」

吗哪把天真脸用以邪恶的笑容,在DOSrat上激烈地动了。
一边想象那个快感,sharosu很快地一边捋胯股之间的东西。
鼻子中充滿的吗哪的气味,向黑暗埋葬了sharosu的理智。
和瑪娜性交的错觉,他的那里也到達快感的終點。

「啊a,已经……不行!出,出!」
「an,好……請满满地在我體內射出你骯髒的精液」
吗哪嘴角上揚,扭動了腰。
对那个冲击,DOSrat發出了哀鳴。
而且从sharosu的那里白色的精液也噴發出。

「啊,ugu……uu!」
DOSrat咬紧牙齿,拼命往上顶起了腰。
「aan,好……为了在我體內中出,那么努力。
 啊an,出来……在我體內灌入满满的精液!」
吗哪发烧的表情,
她用双腿一边使之痉挛,一边也为了榨乾dosrat最後一滴精液,慢慢地上和下持续擺动腰。
那个動作持續給予快乐,DOSrat在發射後只能持续忍耐著這種快感。

那么,回去吧,返回军部,也当心不要被視破」
吗哪袋著嘲笑的语调,凝视DOSrat的腰和双腿。
「……明白」
DOSrat一邊明白情况,一边询问附近从房间一边离开了。

一边看著他的样子离开,sharosu发呆地一边凝视自己的下半身。
一边看别人的行为,对一边沉溺的自己感到无能。

「王子殿下,已经可以出来了」
吗哪一边支撑木箱,突然一边呈现了在sharosu一侧上。
「ma,吗哪!」
「怎样?是那个情况,王子殿下好象也充分地享受著」
吗哪一边看在sharosu左手里握住的内裤和胯股之间的狼藉,像嘲笑一样地吗一边俯视了他。

「ko,这个……」
「a,不必遮住。但是,我很高兴。
 王子殿下,一边看我做爱一边手淫之类」

吗哪拉sharosu的手臂,引导了他到房间中央。
「吗哪,你打算与其他的男人密会,故意在這邀请我!」
「没有那样的事。但是不是很好吗?有惊無险」
「那个没有——!」
sharosu拚命嫌恶打算引起她的表情。
眼前的女人有著不能憎恶的可爱,打亂sharosu的理智。

「ku……你,哦,你们到底图谋着什么?放入在军部的机密信息,打算做什麼」
「那么我這樣的基層,也不明白」
「装糊涂也徒劳。之后,如果我向DOSrat询问,全部都能暴露」
「另外,好」
「什么?」
「可是,如果听说那样的事,王子殿下偷窺,也將全部败露不是嗎」
「ku……」
「fufufu,反正就这样也,对于那个男人已经因为没有未来。他已经因为成为沉溺於我的快感。今後只能對我唯命是從
「什么……」
「喂e,那样的事……王子殿下,不想進入我體內的舒服一下吗?」

吗哪浮起淫乱的笑容,坐了在裸体身姿的那样椅子。
在她的美丽的裸体下,在白的精液上(里)沾满全身的淫裂夺走sharosu的视野。
开始溢出的粘粘糊糊的液体,顺著吗哪的大腿,慢慢地向地面下垂滴。
让那个过分淫猥的景象,sharosu一口气從喉咙發出呻吟。
刚刚被中出的阴唇滴落精液,引诱著他。
他跨下的分身,瞬間取回了刚刚的硬度。

「王子殿下,虽然有可爱的脸的。那里不是相當精神吗」
吗哪调戏著,用手指弹了紅肿的龟头。
碰到女人的手的性器官,马上显出了反应。
「说着ufufu……sharosu先生的那里,已经不能忍耐」
「ku……!」
sharosu突然抱住吗哪的裸体,撲上瑪娜的裸體。
他从上面一边看吗哪不抵抗的裸体,在心中理智和欲望激烈地一边作战。
可是,吗哪残酷催毁他的努力。
她亲自抱住sharosu,在他的耳边像恶魔一样地很甜地低声私语了。

「王子殿下,別發牢骚了...快進來……,吗哪可憎的女阴內。
 我被王子殿下充滿,沉溺於女人的身体的快感。
 已經對色情以外的事無法思考的,淫荡地沉溺於快感中的王子」

做出吗哪的恶作剧的笑容,吹动了他的心情。
看那个妖媚的脸,sharosu大大地打开吗哪的双腿,向她的阴道扎入一件东西。

「啊an!好……好!」
吗哪用胸拥抱sharosu的头。
她的阴道中粘滑地讓东西方便滑动。

「怎样,王子殿下?aan……刚才被另外的男人射出精液的女阴,
 深入小鸡的感觉……
真不象样呢,象王子殿下一样的高(贵)的身分
卻對女仆,
 而且是和剛剛交媾完的充滿別人精液的女僕,拼命挥动著腰。不害羞吗?
 如果现在的身姿被大臣和亲信们看,會变成怎样」

吗哪一边吐出热的呼吸,用少女特有天真烂漫的语调向(到)sharosu一边持续搭话。
她的言词像一字一句,锐利刀一样地刺剜sharosu的心。
「u,ku……,拜托……那样的事,不要说了!」
sharosu浮起了痛苦和快乐混杂在一起的复杂的表情。
吗哪叫的那样,刚刚和別人交合的女性和性交的自己令人懊悔。
可是,尽管如此他不能停下腰的動作

「ufufu……卑鄙。象王子殿下一样的聪明的位,为象我一样的淫乱的侍女喜歡著..」
「啊!」
对阴道包覆的感觉,sharosu提高了哀鸣声。

「a,现在的王子殿下,帶著美丽的面孔。与平通俗世男人一样,
 喜欢我喜欢的不得了的表情。但是,我對這樣的王子殿下,非常喜欢」
一邊說著一邊對sharosu夺去了吗哪身体主导权。

啊,nfu……啊aa!」
因为再次射精感往上冲,sharosu看起来痛苦地呻吟了。
但是他打算高潮的瞬间,吗哪立刻用手指紧握他的根源。
「……啊?」
吗哪就那样讓sharosu離開,像完全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地吗开始穿衣服。

「so,那样的……怎么?」
「是想在fufufu……我中在能射精也的?a,王子殿下,笨蛋那样!
 遗憾。我,让交易对方以外不中射精。虽说是王子殿下,在我中另外的男人和一样的东西。
 原本王子殿下被放入了的在(到)中,也服务那样的」
吗哪一边停住袖扣的按钮,可爱地吐出舌头,啊一边制作了罐be。

sharosu一边按住集中在胯股之间上的岩浆,一边记了这个以上没有的难过。
以后在一步的地方被迫限制尺寸的阴茎。
象蚯蚓一样的血管穿过表面,配合血液循环战战兢兢持续跳跃。

完全穿完衣服的话,吗哪挖sharosu的下巴,与嗯声音使之呻吟了。
「不a—之类,可爱的脸。完全像對主人请求小狗那样,ufufu……
 但是,遗憾。因为这是已經决定的事所以..」
吗哪用脚尖輕弱地搔愤怒的龟头,sharosu由于痛苦的声音喘息著。

拜托,吗哪……我,!」
「要是fufu,那麼,自己做不是就行了?……使用我的內裤!」
吗哪夺去从sharosu黑的内裤,放在sharosu鼓起的胯股之间。
「啊!」
丝的光滑地做的触觉在敏感的龟头时,弄起快乐的微波。
「喏,王子殿下。要我的女阴,经嚼地请做那里」
吗哪口裙子的下摆用手指拓宽了在精液上(里)沾满全身的那里。
那个瞬间,根据sharosu被搅拌的白液下垂了到下。

吗哪淫乱的模樣,就那样在sharosu脑内深深刻印。
sharosu一边凝视吗哪的那里,一邊用黑内裤隔着一边握住了阴茎。

「ufufu……是的是的,正好相当于我的女阴的部分,与王子殿下的小鸡重疊在一起。
 一边想象放入在我體內,一邊自慰著!」
「不ku……fu」
sharosu遵从吗哪的言词,通过蕾丝的内裤,变得入迷持续捋自己的胯股之间。
走到绝顶的快感。

「怎样,王子殿下?用我的內褲,拼命搓動小鸡儿的感觉呢。
 a,為了看得清脸,请转向我。
 讓我看你高潮時的表情,!」
「u……啊a!」

吗哪陆续放出的言词,搅拌了sharosu的屈辱心。
将堕落的快感给予了那个令人懊悔的心情本身,
在吗哪一边被看一边想象著景象,sharosu
胯股之间的一件东西像沸腾热水一样地沸腾,快感开始支配全身。

吗哪看到这样的表情,更诱惑sharosu玩弄自己神秘下身。

非常喜欢看「an……我,强的男人,帅的男人被诱惑输變成我的俘的地方。
 DOSrat也那样。开始的时候很帅地拒绝我,不过,现在,
 是只要是我的命令不管什么都听的胆小的男人。
男子氣概一點都沒有呢
 我的濡湿的體內……
喏看,王子殿下。现在 我的陰部滴着可憎的汁液」

吗哪的声音,持续挑衅sharosu。
被象那个恶魔一样的對話,sharosu一直没感到背德的快乐的

「u,uu,吗哪……i,iku!」
「沿着。那么,满满地使之浮起腰,拼命请挥!并且,全部吐出」
「啊……啊那样aa!」
sharosu双腿喀哒喀哒使之哆嗦,大量的刮起向(到)黑内裤中白的精液。

「啊……啊aa!」
sharosu禁不住向地板放下屁股。
把他的视线转向散乱和空中,身体中疲劳和快乐满溢出來。

接近sharosu地吗哪嘲笑著,
请那么請还我裤子。这个我因为喜欢,不能简单地送你。
 ……a~啊,弄那麼脏」
吗哪打開被精液弄得皱巴巴的內褲,而且通過了脚。

「an,那里与精液接触,粘滑地难受。这个也可以说是间接做爱?ufufu……」
吗哪穿濡湿的内裤,整体地准备了衣服。
她在竖起的sharosu一侧蹲下,把手指贴了到他的嘴唇上。


「如果今後,想王子殿下與我正式做的話,我準備想要一樣的東西。
 嗯,...譬如,這個國家的最美麗的寶石啦?大概那個,王子殿下有嗎?
 王室世世代代傳達的厲害的東西之類的」
「a,a……為何,知道……那個?」
「從riteia先生聽過。不管什麼都好,以前就很嚮往這個寶石,
 會和鄰國戰爭的嗎?我,無論如何想看那個寶石一下呢」

「so,那樣的事,能嗎」
「唉呀,那個遺憾。如果顯示,我為王子殿下更心情舒暢事被偷」
嗎哪用的的確確遺憾的面貌起來,從房間打算出來。
「ma,等等!」
「再見,王子殿下。如果考慮好,無論什麼時候來到我的房間。我,等候著您」
嗎哪最後留下這句話用快樂的笑容來到了房間外邊。
a1250423:Re: 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感謝囉
arrowcrz:Re: 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万分感谢
kongzhou:Re: 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第五话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啊……感觉这玩意好大一个坑
fqcc:Re: 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剧情很不错,但润色,楼猪你也太懒了点。
GP___02:Re: 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不知道这本是否已经完结了?总共有几章?真是很期待王子堕落后的~
l19900513:Re: 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後面懶了,而且小弟不是樓豬 路見不平鍵盤相助...撸完就不想潤色了。
tank988902:Re: 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这段相当不错诶!真希望有人润色
d7882091:Re: 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我看过第四章中文版的。。。。
315211:Re: 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好像是有第五话的
hdl7778862:Re: 魅惑の皇后 第四話 日文 跪求翻譯
我看过这个,好像断更了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