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文小说翻译~~~~~(16.12.1更新:男子中学生は女王様の便器)

weixiefashi:日文小说翻译~~~~~(16.12.1更新:男子中学生は女王様の便器)
以后翻译的统一发在这里好了~~

第二十四弹 High school B×B×B――black×blood×break

这个小说名老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一部动漫BBB——black blood brother……


0
魔都——东京。
夜幕下的偏僻街区是痴汉横行的危险区域,各种性犯罪事件层出不穷。
但是,在这样的街道上,却有一位令痴汉们闻风色变的“黑之制裁少女”。
容貌如陶瓷一样精致的绝世美少女,皮肤白皙,总是一身乌黑锃亮的及膝长靴、黑色裤袜、黑色水手服,再加上一套飘逸的黑色长发,对痴汉们而言如同黑色死神一般存在的残酷少女。

此刻,这位黑色的美少女死神正冷酷地俯视着脚下的虫子——那是一种叫做“男人”的可怜生物,既肮脏又卑贱,美少女的脚下是最适合他们的地方了。
“哼嗯嗯~~~哼哼哼~~~~”
美少女坐在椅子上,嘴里哼着轻快的曲子,不时旋转一下穿着黑色长筒皮靴的美腿,脚下的男人发出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唔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像是古代的囚犯一样,头部被首枷钳住,手脚也被铁链锁住。
与优雅地坐在椅子上的美少女形成鲜明对比,男人全身被剥得一丝不挂,赤裸的身体上到处都是被殴打留下的青黑色瘀伤,凄惨模样一览无余。
同样伤痕累累的屁股被高高架起来,少女的长筒皮靴就踏在屁股正中央,靴跟像长枪一样深深地插进了男人的肛门内,几乎整个都没了进去,不仔细看的还以为美少女穿的是平底靴。
美少女不停地旋转美腿,冰冷坚硬的靴跟在男人的直肠里蛮横地绞动,男人痛得一阵阵地杀猪般地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男人的惨叫声中,美少女笑得非常开心。
“怎么?痛吗?一定很痛的吧?但是,这是惩罚哦,给我好好忍着!平时你也是这样对待那些女孩子的吧?这就是因果报应啦~”
美少女操纵长靴向不同方向用力,男人的肛门在靴跟的拉扯下大大地裂开了,淋漓的鲜血染得男人的屁股一片暗红。漂亮的长靴靴底也染上了不少鲜血,使本来就非常靓丽的黑色皮革又增添了一层妖异的光泽。
“啊啊~~差不多该换一种处罚了~~”
少女说着,猛地把靴跟拔出来。
啪的一声响,黏黏糊糊的肠液夹杂着鲜血从肛门里喷出来。长筒皮靴的靴跟也露出了狰狞的全貌:全金属制成、又细又锋利、足足有十几厘米长,俨然就是一件人间凶器。而这件人间凶器刚才竟然几乎整个都插进了男人的身体里面,并且还不停地在搅动,难怪男人会嚎叫得如此疯狂。
“啊——”
靴跟拔出来的瞬间,男人感到仿佛直肠也被扯出了体外似的,不由又是一声高亢的惨叫。
“啊啊~~真恶心的声音呢,不愧是变态生物。”
少女轻蔑地说道。
刚侵犯了男人肛门的长筒皮靴狠狠踢在男人的腹部侧面,把男人的身体踢得翻转过来。变得正面朝上。
正面朝上的男人两腿之间露出了罪恶的肉棒。不可思议的是,明明受到了美少女如此非人的虐待,但男人的肉棒竟然反而高高挺立起来。
美少女更加鄙夷了。
“被我玩虐就这么兴奋吗?哈,果然是不折不扣的变态呢!不过,把虐待当成是享受的话,可是不能达到惩罚的目的呢……”
美少女的声音渐渐变得寒冰一样冷酷。
“也罢,差不多也该把你破坏掉了,让你再也没办法做坏事的、也没有办法修复的破坏……”
长筒皮靴慢慢移向男人的两腿之间。男人似乎意识到了少女将要做的事情,发了疯一样挣扎起来。他试图伸手护住股间,但是他手脚都被铁链锁住,动都动不了,只得绝望地看着黑色的长筒皮靴慢慢地悬到肉棒上方,就像是黑色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
男人眼泪都哭出来了:
“求、求求你……不、不要啊……”
少女嫣然一笑:“不行!”说着直接就一脚踏下去。
蓄势已久的黑色皮靴就像黑锤一样狠狠落下,啪的一声,红色和白色的汁液溅出来,洒得地面和靴边到处都是。
仅仅这一下跺击,男人半根肉棒和一个睾丸就被踩成了靴底的肉酱。
但这还不是结束,少女踏着血肉模糊的肉棒顺势就碾起来。密密麻麻的靴底花纹像石磨碾谷物一样无情地碾磨着男人的肉棒,男人痛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痛痛痛痛痛痛痛啊啊啊啊啊啊——快住手啊啊——”
“哈?还能叫得这么精神啊?那就继续……”
少女抬起腿,蓄势几秒钟后再次用力地踏下去。
“啊——”
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
每一发跺击都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和力度,红色的血水和白色的精液不断被踏得飞溅到空中,男人最重要的生理器官一点一点变成黑色长筒皮靴下的肉酱。
刚开始的时候,每次跺击还能听到硬物打在肉体上的声音,没过几下,声音就变成了靴底踏在肉酱汁上的水声了。第五、第六下下去,男人的肉棒几乎已经不存在了。
但是少女还没有停止,黑色的长筒皮靴仍旧一次又一次地狠跺在男人的股间和下腹,黑色和红色的血不断地炸裂出来。 “啪、啪、啪”,长靴踏击酱汁的水声、男人一浪又一浪的痛呼惨嚎、以及少女快乐的咯咯笑声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密闭房间里回响成一曲残忍的交响乐。

残酷而疯狂的踩踏持续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男人终于口吐白沫失去了意识。
这时他的下体已经不剩下什么了。股间周围只剩下一滩肉酱,身体的其余部分也有一下没一下地痉挛着,眼看就快要断气了。
“啊~~啊~~长筒皮靴又弄脏了……算了,换新的吧……”
处刑完毕的少女嘟哝着,就像是刚完成一件普通工作之后一样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她施施然从椅子上跳下来,看也不看在血泊中抽搐的男人一眼,直接从男人的残体上踩过去,迈着猫步向房间门走去。
哒、哒、哒……
带着黏黏杂音的长靴声音渐渐远去,只留下地上一行血脚印见证着刚才曾经发生过的血腥一幕。
weixiefashi:Re: 日文小说翻译~~~~~
1
“最近附近痴汉变多了呢,听说已经有不少女性被害了。”
学校内类似的传言越来越多,校方也贴出了告示,要求学生们外出的时候要注意安全。
“很危险的样子啊~~~光你也这么想的吧?”
黑色长发的少女在空教室里边看手机新闻边嘟哝道。
“是、是的,飞鸟大人……”
被称为光的少年,像是在害怕着什么,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飞鸟和光是同班同学,一般来说,放学后空教室中的孤男寡女应该是约会中的情侣关系吧?但是两人的样子却完全不像是情侣。
飞鸟优雅地坐在课桌上,裹着黑色长筒袜的修长美腿搭成二郎腿在空中微微晃动,而光却全身一丝不挂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同时飞鸟的脚就抱在他怀中,小心翼翼地按摩着。

从光的角度看过去,飞鸟长筒袜和制服百褶裙间的白皙大腿,以及百褶裙底下的美好风光一览无余——那是无论男女,光是看了就会着迷的、充满魅力的美丽风光。
但是,光连偷看一眼的念头都不敢有,只是全心全意地给飞鸟按摩着脚踵关节和肌肉。飞鸟的腿形态十分完美,没有半点多余的脂肪,但又没有到达肌肉虬结的程度,而是处于美型和结实完美平衡点。不夸张地说,飞鸟的腿可谓是造物主的艺术品。
“嗯,不错,技术越来越好了呢,小光。今晚有狩猎,要用心按摩哦。”
“是、是的,飞鸟大人。”

飞鸟赞许地点了点头,舒舒服服地享受着来自脚下的舒适。
这是准备运动,晚上清除害虫娱乐的前戏。

“嗯,好了,足够了!本来还想再好好调教你一番的,但是时间差不多到了,我走了。”
“请多小心啊,飞鸟大人。”
“嘿嘿,该小心的不应该是我吧?”
飞鸟自傲的笑了。穿着黑色水手服的黑发少女离开教室,走向夜晚的街道,开始寻找今晚的猎物。




补习班放学的时间是很晚的深夜。
因此回家的路上总会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特别是最近关于痴汉出没的传言越来越多,学校已经把深夜回家列为危险的行为了。
叮铃叮铃。
胖胖的少女骑着自行车离开补习学校,在一条偏僻的道路上行驶。
希望不要有事啊。
胖胖的少女有点惴惴不安,拼命地蹬着自行车,想早点回到家里。

啪嗒。
“呀!”
一个人影突然从拐角处冲出来,撞到了胖少女的自行车上。
“对不起对不起,请问有没有受伤?”
胖少女急急忙忙支住自行车,慌张地问道。
这时候她才发现,对方是一个穿着风衣带着口罩、身形肥胖的男人。
太可疑了。从头到脚都是可疑啊。
“……”
冲出来的男人转向胖少女,走近了两步。
“请问你是……”
男人突然拉开风衣,露出风衣下赤裸的肥胖身躯。
少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整个人愣住了。
男人甚至连底裤都没穿,因为是宅男的缘故吧,他的皮肤呈现不自然的白色,使得他看起来就像是被风衣裹着的一条白色的肥大虫子,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胖少女终于尖叫起来,转身拔腿就跑,连自行车都顾不上了,一边跑一边叫:“救命啊——痴汉啊——”
看着少女逃跑的背影,肥胖的男人哈哈大笑。

咔。
“呐,大叔……”
“!?”
背后的小巷子传来的长筒皮靴的声音。
“变态的大叔,要不要来玩些更快乐的游戏啊?”
男人回头一看,登时眼都直了。从背后走来的是一位偶像级美丽的少女,身穿黑色水手服,脚下是黑色的长筒皮靴,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随风微微飘扬,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
男人看得痴了,他刚想咽一口唾液说点什么,突然眼前一黑,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163900905:Re: 日文小说翻译~~~~~
终于又看到大师的翻译了,真是喜大普奔啊
liu57711262:Re: 日文小说翻译~~~~~
期待后续啊,真好
天衣无缝:Re: 日文小说翻译~~~~~
这个标题名字是恶搞High school dxd的吧
weixiefashi:Re: 日文小说翻译~~~~~
2
“还想睡到什么时候!”
啪!
“呜啊”
响亮的抽打声在男人的后背炸裂开了,男人感到像是被火烫到一样,痛得登时就醒了过来。
这……
哗啦哗啦。
“这、这是什么啊?”
男人发现自己手脚都被铁链紧紧锁住,头部也被一个类似古代首枷的刑具钳住。
“啊哈哈哈,你们这些社会的害虫,每个人的反应都是一样的呢。”
顺着戏谑的声音,男人看到了之前那位漂亮得像是偶像一样的美少女。美貌的美少女手上拿着sm表演中常见的鞭子,正坐在椅子上俯视下来,眼神中透着冷酷和鄙夷。
黑色的水手服、黑色长筒皮靴、黑色长发,美丽的黑色美少女。
“你是什么人?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叫警察了……”
“闭嘴!”
啪!
美少女的长筒皮靴狠狠踢在男人毫无防备的肚子上。
“啊啊——好痛——你要干什——啊——”
男人还没来得及抗议,飞鸟的长筒皮靴第二次踢了下去。
“你这种社会的害虫还想叫警察?睡糊涂了吧!像你们这种肮脏的痴汉,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权可言!”
飞鸟一边叫道一边继续向男人的腹部踢过去。
啪、啪、啪、啪……
“啊——你这——啊……不要……啊啊……”
在暴风骤雨般的疯狂踢打中,男人发出了断断续续的惨叫。手脚都被铁链锁住的他毫无反抗的可能,只能竭力蜷缩身子,尽量护住柔弱的腹部。
“哈哈哈,就像团子虫一样!果然是卑贱的虫子啊,动作姿势都一样!哈哈,给我死吧!死吧!死吧!”
飞鸟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更加疯狂地踢打男人的身体。
“呜噢噢噢……”
男人的身上青黑色的瘀伤越来越多,有些地方甚至被坚硬的长筒皮靴踢出血来了。因为腹部被连续踢打,男人忍不住哇地一声呕吐出来。
“呜噢噢噢……”
男人一边吐一边微微痉挛起来。闻到呕吐物的恶心臭味,飞鸟怒气腾地升起来,她登地站起来,长筒皮靴高高扬起。
“恶心的露出变态狂,给我去死!”
长筒皮靴从高高的空中落下,狠狠地踏在了男人的太阳穴上。男人的头颅碰的一声撞到坚硬的水泥地板上,迸出了点点鲜血。
猛烈的冲击让男人一阵晕眩,眼前金星四溅。
飞鸟顺势就将男人的头颅踩在靴下,用力地碾压起来。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男人感到头颅几乎就要被踩爆了一样,头盖骨在飞鸟皮靴的重压下发出微小的噼啪声通过骨头直接传到男人的大脑里,让男人陷入了恐惧的深渊。
他终于意识到,这位黑色的美少女绝不是开玩笑,不由得全身都开始发冷。
“饶……饶命啊……饶恕我吧……”
男人在皮靴下艰难地发出了哀求的声音。
但是飞鸟的脚却没有半点要移开的样子。
男人的屈服虽然飞鸟感到一阵愉悦,但还远远不能满足她的嗜虐心。嘿嘿,来让我更加更加满足,从骨髓到灵魂都屈服在我的皮靴下吧!飞鸟心中狰狞地笑道。
满怀着施虐的兴奋,飞鸟不自觉地射出舌头,慢慢地舔舐着嘴唇,就像是盯着猎物的毒蛇一样。猩红的嘴唇被唾液浸润,反射出晶莹的光泽,十分性感。
“饶、饶了……”
“嗯~~~~~?”
飞鸟拖长了语调嗯了一声,同时踏着男人太阳穴的皮靴慢慢来回转动。
“还不明白你现在的身份吗?哀求的时候连敬语都不会用吗?”
“啊、啊……是的、是的!我是渣滓一样变态露出狂,请、请原谅!请饶了我吧……啊——”
男人在皮靴碾压的痛楚和恐惧下什么也顾不得了,像小丑一样一个劲地痛哭求饶。
啊啊啊~~~~,屈服在我的长筒皮靴下,连做人的尊严都被我踩得粉碎~~啊啊~~~这种感觉真是爽啊!飞鸟在心里舒服地呻吟起来。
飞鸟浮现出得意的微笑,终于把长筒皮靴从男人的脸上移开了。
男人如释重负,一边大口喘息一边后怕不已。他一点都不怀疑,如果刚才飞鸟再继续用力,他的脑袋绝对会像番茄一样被踩得稀烂。
“呼呼呼~~明白了吧?像你这种变态的家畜,能和人类说话就已经是莫大的荣誉了,不好好用上敬语可是死罪的哦~~~~”
飞鸟一边说着,一边哒哒哒地踩着高跟靴走到密封房间的另一端,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拿来一根软管对准了男人。
“哼,对你这种变态家畜来说,用水来冲洗也实在太奢侈了。不过算了,就当是我的特别奖赏好了,给我心怀感激地收下吧!”
飞鸟捏细软管口并把水量开到最大,冰冷的自来水以极高的水压击打在男人的身上。
“好冰……好痛、痛……”
“呼呼呼~~~真是有趣的反应呢~~那么……”
飞鸟控制水流集中冲击男人的正脸。
男人试图伸手挡住脸,但是手脚都被铁链捆住了,一动不能动。而且因为被首枷钳着,男人的头部也几乎动惮不得,只能勉强左右转动一点点,而在飞鸟刻意的玩弄下,这点可怜的自由根本无济于事,高压水柱毫无阻碍地在男人脸上肆虐。高压水柱的直面冲击不仅仅是给脸部带来痛楚,还造成了呼吸困难。湍急的水流中夹带的空气十分有限,男人在半窒息的状态下痛苦挣扎,残留的体力迅速被消耗。
“啊哈哈哈哈,真是恶心啊~爽不爽啊?啊哈哈哈哈~~”
看着男人在水流冲击下徒劳地挣扎和痛苦不堪的模样,飞鸟心情变得舒畅起来,美丽的黑色瞳孔中绽放出闪闪的残酷光芒,漂亮极了。
过了好几分钟,男人的呕吐物都被冲洗干净了,飞鸟才恋恋不舍地关掉软管中的自来水。她拍了拍手,像是课间休息一样回到椅子上坐下,修长的美腿高高翘起来。
坐在高高的椅子上,脚下一边抽泣一边喘息的男人的悲惨模样一览无余。
男人在刚才的一顿疯狂踢打中已经遍体鳞伤,再经过自来水的冲击,伤口更是狰狞地可怕。不过,尽管身体已经破破烂烂的,内心却肯定还不是如此的吧。一旦有机会从这里逃出去,一定还会继续去祸害外面的女性的吧。
必须把你的一切、从肉体到灵魂都彻底破坏掉,让你再也不能对世上的女性做坏事。
飞鸟心中这样想着,矜持地向男人伸出了美腿。
美腿上裹着的长筒皮靴在昏暗的白炽灯下显得格外显眼,长筒、高跟、黑色的皮革,简直就是诸神的造物一样,美丽到了极致的长筒皮靴。当然,在男人的眼中,这美丽的长筒皮靴却是不折不扣的处刑工具。他身上的累累伤痕就是拜其所赐,他的生命也几乎一度葬送在了皮靴的底下。
男人对长筒皮靴的刻骨恐惧让他不自觉地移开了视线,但飞鸟却故意将长筒皮靴悬在男人的正上方。
飞鸟一边欣赏男人的畏惧表情,一边思考接下来的惩罚。
“怎么样?有好好反省了吗,你这变态家畜?”
飞鸟面带恶魔般的微笑,用天使般的温柔语气问道。
听到飞鸟虚伪的慈祥语气,男人忙不迭地叫起来。
“是、是的!我反省了我反省了!”
“想要我饶恕你吗?”
“请、请饶恕我吧,求求你了!我保证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
“呼呼呼,那么……”
飞鸟俯视着脚下的男人,身体因为兴奋而微微发抖起来。她将长筒皮靴伸到男人的嘴边。
“那么就舔吧。”
男人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想要得到我的饶恕的话,就舔净我的鞋底来表示诚意吧!”
“舔……”
男人呆住了。迄今为止所受的殴打和虐待虽然也充满了屈辱,但最多也只是肉体上的痛苦,而且都是被动的。
现在飞鸟的要求与之前的屈辱完全不一样。
去舔一个高中生年纪的少女的靴底!那是何等耻辱的行为。那意味着他的地位甚至比飞鸟长靴的靴底还要低,是彻底丧失做人尊严的行为!
而且还是要他自己伸出舌头主动去舔!
“…………”
男人光是想象着这样的情形就感到无比的屈辱。这几秒钟里面,飞鸟已经把长筒皮靴伸到了他的上方。
要、要舔这个靴底?
皮靴的靴底距离他的脸只有咫尺之遥,只要努力伸长舌头舔到是不成问题的,但是……
平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悬在上方咫尺之遥的靴底像山一样占据了大部分的视野,压得男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从这点距离看过去,靴底的每一个细节都看得清清楚楚。因为走过不少地方的缘故,靴底脏兮兮的,细小的防滑花纹间有许多尘土、垃圾和碎石头,还有不少皮肉,有些地方甚至还有斑斑血迹。
男人这才想到,刚才就是这一双长筒皮靴将他踢打得满身伤痕的,靴底下还留有不少自己的血肉呢。
要舔这样的靴底……
男人呆呆地看着几乎压到了眼前的靴底,实在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飞鸟对男人踌躇的原因了然于心,但却不会有半点怜悯。
“呼呼呼~~~看来自觉性还不够啊。不过不用担心,我会让你老老实实来舔的~~~”
飞鸟笑着,顺势一靴就踹在男人脸上,把男人踢得翻了一圈。飞鸟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早就准备好的东西,优雅地握在手里。
那是一根鞭子。
通体漆黑,散发出不详光泽,宛如驯兽师调教动物使用的鞭子一样。
鞭子的把手是黑色的,装饰着同样黑色的金属饰品,光是看就给人一种冷酷的感觉。鞭子一到手里,飞鸟就感到身体内部残酷的嗜虐情绪开始翻滚膨胀,几乎就要溢出外面了。
啊啊啊~~~~~~飞鸟在心里娇喘了一声。
真是神奇,光是拿着鞭子,身体就变得兴奋起来了……这种炙热的感觉……好舒服。
飞鸟纤细的手指轻轻拂过鞭身,动作轻柔地像是对待青梅竹马,然后她突然用力一挥。
啪!
鞭子击打在地板上,发出了爆炸一般响亮的声音。
旁边的男人吓得全身不由一哆嗦,牙齿开始格格打战。
飞鸟却是兴奋得全身一阵微微的颤抖。男人的反应令飞鸟十分满意。猎物的痛苦、猎物的恐惧,对飞鸟来说是至上的快乐。
真是愉快的游戏啊!
“就先来个五十鞭吧!这是对你迟疑的惩罚。打完五十鞭之后再给你一次机会~~~~”
“求求你不要啊——”
刚才的鞭击虽然没有打在男人身上,但那就在咫尺之外、几乎贴着皮肤的强烈的空气破裂声,以及鞭子打在地板上发出的爆炸一般响亮声音的击打声也足以吓得男人魂飞魄散。男人清楚地认识到飞鸟手中鞭子的恐怖破坏力,绝望和恐惧在脸上洋溢开来。
“求、求、不要……”男人徒劳地想发出哀求,但就连这点哀求也因为过度恐惧的情绪和打战的牙关而发不出来。
男人的恐惧和绝望令飞鸟陶醉不已。
太棒了!就是那个表情!飞鸟雀跃的心里,黑色的喜悦几乎要满溢出来了。那个因为痛苦和恐惧而扭曲到了极点的丑陋面孔,无论看多少次都不会腻啊!

飞鸟慢悠悠地走过去,尽管男人肥胖的身体已经被首枷和铁链束缚住了,但飞鸟还是一脚踩在男人的后脑上。
长筒皮靴将男人的脸压得贴到了地板上,男人恐惧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到地面上。
“呼呼呼~~~~~~打完五十鞭之前要是晕过去的话就全部重新开始计数哦,所以好好忍耐到最后吧!”
说着恶魔一样的笑语,飞鸟高高扬起鞭子。
那个架势,就像是处刑人高举着斩首的武士刀一样。
同时,另一只手拈住鞭子尖端,将鞭子拉成一个极弯曲的弧形——手臂挥动的力量加上弧形蓄势的力量,可以将鞭子的破坏力发挥到最恐怖的程度。
“嘿嘿,变态家畜,给我像猪一样嚎叫吧!”
飞鸟得意地宣告,同时无情地挥下了鞭子。
gulcz:Re: 日文小说翻译~~~~~
跪倒在格斗女皇的靴下~
gulcz:Re: 日文小说翻译~~~~~
Image
fff111jjj:Re: 日文小说翻译~~~~~
楼主终于又发文了,感动~~之前蒂法那篇没有后续了吗?好喜欢那篇的说
weixiefashi:Re: 日文小说翻译~~~~~
fff111jjj wrote:楼主终于又发文了,感动~~之前蒂法那篇没有后续了吗?好喜欢那篇的说
有倒是是……只是现在开的坑有点多了……上次那个扶她妹妹的也没填完的说……顾不过来了……
7991cde:Re: 日文小说翻译~~~~~
大神加油啊!必须支持!
weixiefashi:Re: 日文小说翻译~~~~~
啪!

可怕的爆裂声音在房间四周的水泥墙壁之间回荡。
“啊——”
男人发出了极为悲惨的尖叫。
他感到后背仿佛被剑刃猛拉了一长道伤口一样,痛得五脏六腑都打结了。
“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
男人边嚎叫边挣扎身体,但是飞鸟的长筒皮靴承着飞鸟的全部体重踩在他的后脑上,再加上四肢也被铁链锁住,因此虽然铁链被拉扯得哗啦哗啦响,但男人却一步也没法从飞鸟靴下逃开。
“啊哈哈哈,不错的声音呢!鞭子是不是很爽啊?啊哈哈,这是对你的惩罚,所以给我努力叫出声来,让我好好享受一下~~~~~~”
飞鸟残酷的笑声中充满了快乐。
她仔细观察第一击的效果。果然不愧是特制的处刑鞭,仅仅一发,男人的背后就浮现了一条粗大红色蚯蚓一样的伤痕,显得触目惊心。
……但是,这只是开始而已……地狱的路程还长着呢。
飞鸟再次把鞭子高举过头。
“还有四十九发……给我拼死忍耐住哦~~~~~”
娇红嘴唇弯成了性感的弧线,与空中鞭子划过的黑色弧线相映成为一道美丽而残酷的风景。
啪!
啪!
啪!
“啊——啊——啊——!!!”
“啊哈哈哈!好爽啊!啊哈哈、啊哈哈~~~~~”
男人疯狂的尖叫声、飞鸟开心的大笑声以及鞭子抽打发出的恐怖爆裂声,在密封的房间里此起彼伏,久久回响。
weixiefashi:Re: 日文小说翻译~~~~~
3
恐怖的五十记鞭击终于结束了的时候,男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背部、臀部、腿部后侧,被鞭子肆虐过的部位都印满了鞭痕。飞鸟的鞭击威力十分可怕,每一条鞭痕都几乎皮开肉绽,有几处甚至肌肉外翻、连骨头都露出来了。鲜血从深深的鞭痕里流出来,与之前残留的自来水混合在一起,使得周围形成了一片血海。


鞭击的过程中,男人几次都差点痛得晕过去。每当鞭子抽打身上,剧烈的痛楚都会瞬间传遍全身,男人感到肺里面都空气都要被抽干了。而且这一份痛苦并非一瞬而过,而是一遍遍在身体内部反复循环。而飞鸟显然对此非常熟悉,每次抽打完都会故意停下几秒钟,等待鞭击的痛苦在男人体内充分发酵过了、开始衰减的时候马上又瞄准时机抽下下一鞭。
这样的做法用意十分明显,就是要让鞭打的痛苦最大化,让痛苦最大程度、最长时间停留在男人的体内。
男人几次都感到眼前发黑,意识渐渐远去,但一想到如果失去意识,所有计数又要重新开始,男人就只得咬紧牙关死死坚持住。最后,他竟然奇迹般地熬过了飞鸟的五十下鞭打。

五十下鞭打结束之后,男人像垂死的猪一样趴在地上直喘气,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飞鸟看着男人悲惨的模样咯咯直笑。
“啊哈哈哈~~~~~~很顽强的忍耐下来了呢!好乖好乖~~~”
飞鸟踩在男人后脑的长筒皮靴像是抚摸脑袋夸奖一样来回蹭了几下。然后飞鸟把长筒皮靴从男人的后脑上移走,伸到男人的面前——因为男人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所以实际上长筒皮靴是强行挤进了男人脸部和地板之间。
刚刚从恐怖的鞭打中熬过来的男人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恢复,脑袋无力地伏在长筒皮靴的靴面上,看上去就像是在亲吻飞鸟的皮靴一样。
“那么,再问你一次,要舔我的靴底吗?家畜害虫?”
男人勉力侧了下脑袋,偷眼看了一眼上方的飞鸟。飞鸟脸上带着戏谑的微笑,一边俯视着他一边在手里把玩那根可怕的鞭子。漆黑的鞭子上染满了他的血迹,鞭柄的金属饰件反射着不详的冷光。
鞭子的影子一落入视线中,男人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身体也条件反射般地颤抖起来,大脑中就只剩下一个声音在狂叫:
不!不要!我不要再被打了!太可怕了!不要!

“怎么样,想清楚了吗?”飞鸟悠闲地问道,那语气就像是在日常闲聊。
男人哇地一声哭出来,嘶哑着声音哀求道:“我舔!我舔!呜呜……求求你不要再打了,我舔就是——”
“哦——”
飞鸟拖长了声调“哦”一声,不置可否,手上继续把玩着鞭子。
“看来家畜就是不懂得怎么请求别人啊……”
男人明知道飞鸟是在戏弄他,在逼他自己说出更屈辱的话语,但他毫无办法。恐怖的鞭打让他胆战心惊,为了避免肉体的痛苦他只能舍弃为人的尊严了。
“求、求求你!请您允许我舔您的靴底吧……呜呜呜……”
男人屈辱地哀求道。
“啊哈哈哈哈~~~~”
飞鸟哈哈大笑起来。
她充满嘲讽地对男人肆意侮辱:
“想舔我的靴?而且还是求我允许?啊哈哈哈哈~~~~~~连猪狗都不会下贱到舔人类的靴子,你真是下贱到了猪狗都不如了啊~~~~~~”

在飞鸟的肆意嘲笑声中,男人无地自容,一句话也无法反驳,也不敢反驳。——反驳的话,不知道又会被怎么样折磨了。
现在的男人,就像是一头家猪。一开始还能哼哼几句,但是在主人的不断鞭打调教下,最终还是屈服在了痛苦和恐怖之下,变得驯服起来。
可怜的、卑贱的家畜而已。
男人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心中充满了屈辱。他深深把头低到地上,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

飞鸟用长筒皮靴的美腿把男人翻了过来,把他变成了仰面朝天的姿势。
“啊,差点忘了。”
飞鸟拍拍脑袋,从旁边的包包里取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卵圆形物体。
那是一枚震蛋。一旦开启就会产生高频率的激烈震动,是女性自慰活动中最常用的一种道具。
当然,现在它的用途不是进入女性体内,但它仍然会以另一种方式为飞鸟提供快乐。

飞鸟又拿出一个安全套,将震蛋和男人勃起的肉棒一起套进了安全套里。
这样,男人的肉棒就和震蛋紧紧束缚在一起了。

“感觉怎么样啊?”飞鸟笑嘻嘻地问道。

很紧。
安全套本来就有很强的收缩性,现在里面又多放进了一枚震蛋,男人的肉棒被压迫得很难受。但是男人有苦不敢说,对他而言,惹飞鸟不愉快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这是我的礼物哦,感谢呢?”

“非、非常感谢……”
“好,好乖好乖~~~~”
飞鸟一边笑着一边扫视男人。男人的手脚都被铁链捆住了,脖子也套上了首枷,现在更是连肉棒都被安全套和震蛋紧紧束缚了。
准备完毕。

飞鸟坐在椅子上,悠然地抬起美腿。美腿上黑色的长筒皮靴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妖异的冷光,既美丽又残酷,充满魅力。
飞鸟把长筒皮靴移到男人脸面正上方,让男人清楚地看到靴底的每一丝细节。

坚硬、细小的防滑花纹之间夹着许多尘土和小石子,还有不少之前踢打男人身体蹭下来的皮肉。
现在,飞鸟就要男人把这些脏东西统统舔干净。
“霍拉,你哀求我让你舔的靴子哦,为了报答我允许你舔的恩情,要给我好好用心去舔。每一颗小碎石都要给我用舌头抠出来,所有泥土也要用唾液润湿然后吞下去。要是有一点点脏东西剩下,就证明你那是没用的废物舌头,知道废物舌头会受到什么惩罚吗?”
男人茫然,微微左右动了动头。
“没用的废物舌头,就要被这靴子的靴跟刺穿然后整根扯断下来!知道了吗?”飞鸟冷冷地说道。
长筒皮靴就悬在男人脸部上方,锋利的金属靴跟几乎是紧贴着男人的眼皮。冰冷的金属靴跟散发出逼人的寒意,男人牙齿不由战栗起来。
通过靴底旁边狭小的视界,男人清楚地看见飞鸟脸上冷酷的笑容。那是如同寒冰冻结一般、充满嗜虐期待的、真正女王大人的表情。
poiuytrewq1218:Re: 日文小说翻译~~~~~
法师大人的杰作!等了好久了
weixiefashi:Re: 日文小说翻译~~~~~
飞鸟的美足毫不犹豫地朝着男人的脸踏下。长筒皮靴前掌踏在男人的鼻尖和嘴巴上,把男人踩得后脑咚的一声撞在水泥地板上。
“我都这么好心把靴子送到你嘴边了,心怀感激地舔吧!”
男人啜泣着伸出舌头,舔向踩在嘴唇上的靴底。
“对,要把整根舌头都伸出来,每一个细节都要舔干净!不要只是舔同一个地方!”
但是男人的脸被长筒皮靴钉死在了地板上,脑袋动弹不得,而舌头所及范围又有限,根本不可能舔到靴子的每一个角落。
但是如果不舔干净的话、不舔干净的话……
男人又急又怕,泪水都流出来了。
飞鸟嘻嘻笑道:
“看你那个可怜的样子,让我来帮你吧!”
飞鸟慢慢把力量注入美腿,长筒皮靴以男人的鼻子为支点,开始左右碾磨起来。
坚硬的靴底花纹无情地刮磨着男人脆弱的嘴唇,男人疼痛难忍,但舌头已经伸出嘴巴外,而且被靴子踩住了,因此他连放声叫唤都做不到,只能发出一阵阵呜呜呜的低声悲鸣。
“唔唔唔——”
“啊哈哈哈!不错的声音呢!来!舌头舔得更积极一点!啊哈哈……”
“唔唔唔——”
飞鸟一边嬉笑一边打开手中控制器的电源。
嗡嗡嗡嗡嗡嗡——
安全套里的震蛋开始震动。强烈的刺激直接传到了男人的肉棒上,男人的肉棒一下子高高挺立起来。
“哼,家畜就是家畜,真是单纯的生物呢……这么一点点刺激就兴奋成这样子……”
飞鸟轻蔑地说着,一点一点把开关电源调大,震蛋的震动越来越剧烈,肉棒也越来越暴涨挺立。
“唔唔唔——”
男人拼命发出悲鸣的鼻音。
“啊哈哈,脸都快我被踩烂了,小鸡鸡还能变得这么粗大,男人果然都是下贱的变态生物啊!”
飞鸟开心地大笑着,更加用力地来回碾磨男人的脸部。就像是要蹭掉靴底的垃圾一样,长筒皮靴粗暴地在男人的脸上来回刮蹭。
“啊哈哈哈哈,爽不爽啊?爽不爽啊?”
男人的脸皮很快就被坚硬的靴底花纹刨得鲜血淋漓。鼻子破了,鼻骨折断了,嘴唇也被磨掉了整整一层。但即便如此,男人的舌头却丝毫不敢怠慢,仍然拼命地舔舐着长筒皮靴的靴底。因为他知道,一旦停下舌头,会有更恐怖的事情发生。
“不错不错,真乖啊!好,来,给你奖励——!”
飞鸟一口气把电源推到最大值,震蛋的震动猛增到最大,男人整根肉棒都随之剧烈摇晃起来。
脸上是长筒皮靴无情地踩踏,肉棒是上震蛋的强烈刺激,在痛苦和快感夹攻下,男人再也把持不住,随着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低吼,白色的精液从马眼中激射出来。
“哇哈哈哈~~~~~~被强迫舔女子高中生的长筒皮靴、被这样践踏着脸部——竟然还能高潮?真是恶心啊你这个变态!你还是快点去死的好哦,死变态!”
飞鸟一边嘲笑着一边站起身子,但是长靴美腿仍然踩在男人的脸上。这样就等于是飞鸟全身的体重都落在了男人的脸上了。男人嘴巴舌头都被踩在皮靴底下,痛苦的惨叫被踩成了呜呜低鸣。男人全身都剧烈挣扎起来,但是手脚都被铁链捆住了,他拼死的挣扎除了扯动铁链发出哗啦啦的响声之外一点作用都没有。
对于男人在靴下的痛苦,飞鸟当然毫不在意。她一脚踏着男人的脸,另一脚伸到男人的胸前,用金属靴跟玩弄挑拨男人的乳头。
“对你这种大变态来说,这样子被玩弄乳头应该很有感觉的吧?爽不爽啊?”
在金属靴跟的玩弄下,男人的乳头开始变硬挺拔起来。同时,刚刚高潮完的肉棒也由软绵绵的状态再次变得怒发冲冠。
“来,把你那肮脏的变态基因都吐出来吧!”
飞鸟美腿往下用力,金属靴跟猛地插入男人的乳房中,男人在长筒皮靴下的脸发出一阵苦闷的呜呜低吼。同时,伴随着全身的挣扎和铁链的哗啦哗啦作响,男人的肉棒开始了第二次射精。
这次的射精劲道和量远胜第一次,套着肉棒的劣质安全套竟然一下子被冲出了一个破口,白色的精液随着肉棒的剧烈摇摆弹跳射向各个方向。周围的地板上、男人的下半身,甚至飞鸟踩在男人胸前的长筒皮靴上都落下了白色的黏液。
“哇哈哈哈哈哈,射吧射吧!给我全部都射出来!看我把你这变态的低劣遗传因子统统都榨出来!啊哈哈哈哈哈哈——”
飞鸟放声大笑,金属靴跟一次次戳入男人的身体,男人在一次次痛苦冲击和肉棒上震蛋的折磨下,精液像流水喷泉一样一次次喷射出来,在胯下形成白色粘液的海洋。
天衣无缝:Re: 日文小说翻译~~~~~
终于更新了……等得望穿秋水了233
xiop:Re: 日文小说翻译~~~~~
谢谢分享,真好
wangzixiaoqing:Re: 日文小说翻译~~~~~
支持一个
weixiefashi:Re: 日文小说翻译~~~~~
感觉之前写得不是太好,决定修改一下。以下是修改版。


0
魔都——东京。
白天是一片繁荣的国际都市,入夜之后却是痴汉横行的危险区域,各种性犯罪事件层出不穷,是名副其实的百鬼夜行。
最近的一段时间里,痴汉界中渐渐开始出现“黑之制裁少女”的传言。
在传言中,那是一位容貌如陶瓷一样精致的绝世美少女,皮肤白皙,总是一身黑色装扮出现在人前。——黑色的飘逸长发、黑色的女子水手服、黑色的过膝长袜,再加上一双令人望而生畏的锃亮黑色长筒皮靴,宛如夜之女神一般存在的黑色美少女。
而令痴汉们感到不安的是,传言中这位黑色美少女喜欢狩猎夜间的痴汉和变态男人,然后将他们囚禁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并加以残酷的折磨。也就是说,对于痴汉而言如同黑色死神一般存在的残酷少女。


很多痴汉对于这种传闻嗤之以鼻,每天入夜之后仍然我行我素地在偏僻街道实施各种犯罪活动和变态行为。
他们中的很多人很快就对此后悔不已。但他们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黑色的美少女冷酷地俯视着脚下的丑陋生物。
那是一种俗称“男人”的可怜虫子,肮脏又卑贱,几乎没有任何生存价值。
如果硬要说这种生物有什么存在的理由,那就只有一个——
满足美少女的虐待欲望,用自己的生命为美少女提供快乐。
因此,美少女的脚下是最适合他们的地方了。

“哼嗯嗯~~~哼哼哼~~~~”
黑色的美少女悠然坐在椅子上,一边愉快地哼着轻快的曲子,一边不时旋转美腿上的黑色长筒皮靴。
每当靓丽的长筒皮靴扭动时,皮靴底下就会传来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唔啊啊啊啊啊啊——”
皮靴下的男人像是古代的囚犯一样,头部被首枷钳住,手脚也被铁链锁住。他全身被剥得一丝不挂,赤裸的身体上到处都是被殴打留下的青黑色瘀伤,凄惨模样一览无余。
与优雅地坐在椅子上的美少女比起来,一个高高在上,一个被踩在地下;一个美丽得令人窒息,一个丑陋到让人想吐,简直就是天使和泥巴怪一样鲜明的对比。
尽管身体受到各种束缚,男人还是竭力维持着屁股朝天的姿势。伤痕累累的屁股高高抬起,正对着黑色美少女。少女的长筒皮靴就踏在屁股正中央,靴跟深深地插进了肛门内部。皮靴的高跟也不知道有多长,几乎整个都插到了男人身体里面,不仔细看的还以为美少女穿的是平底靴。
美少女时不时旋转美腿长靴,冰冷坚硬的皮靴高跟在直肠里来回绞割肠道,痛得男人一阵阵地杀猪般地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男人的惨叫声中,美少女笑得像天使一样美丽和快乐。
“怎么样?感觉如何?痛吗?啊哈哈哈,一定很痛的吧?这是对你的惩罚,给我好好用身体记着!”
美少女大幅度地转动长筒皮靴,男人的后庭被靴跟拉扯得道道肛裂,翘起的屁股上一片血红。黑色长筒皮靴上也染了不少血,原本就非常靓丽的黑色皮革涂抹了鲜血之后更增添了一层妖异的美丽光泽。
“啊啊~~一直都是同样的惩罚你也腻了吧?差不多该换一种惩罚了~~”
少女以无聊的语气说着,猛地把靴跟拔出来。
啪的一声响,就像是酒瓶拔塞子的声音一样。
男人的肠道早就因为皮靴高跟的绞割而大量出血,加上肠液等东西,直肠里一直鼓得满满的,只是被皮靴和靴跟塞住了肛门,才全部堵塞在直肠里。靴跟猛地拔出来,里面黏黏糊糊的肠液血液混合物立刻泉水喷了出来。过了足足一分钟,肮脏液体喷出的势头才渐渐缓下来。这是,男人的屁股和股间已经被染得一片红色。
随着靴跟的拔出,黑色长筒皮靴的靴跟也露出了它狰狞的全貌:全钛钢制成,十分坚硬和锋利,上粗下尖,足足有13厘米长。在密室昏暗的灯光下,金属高跟寒光凛凛,令人不寒而栗。这样的金属高跟与其说是鞋具的一部分,不如说是一件人间凶器更加恰当。而这件人间凶器刚才整个都插进男人的肛门之内,并且还不停地来回绞动旋转!难怪男人会嚎叫得如此疯狂,难怪拔出的瞬间会喷出这么多血。
“啊啊啊啊啊——”
靴跟拔出来的瞬间,男人感到仿佛自己的一大段场子也被扯出了体外似的,不由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啊~~~~~~真恶心的声音呢,不愧是变态生物~~~~~~”
少女轻蔑地说道。
侵犯过男人肛门的长筒皮靴狠狠踢在男人的腹部侧面,把男人的身体踢得翻转过来。使男人由屁股朝天的姿势变成正面朝上。
男人四肢张开,凄惨地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在他的两腿之间,罪恶的肉棒毫无遮挡地暴露出来。
让男人感到羞愧和耻辱的是,明明受到了美少女如此残酷的虐待和嘲笑,他的肉棒却没有半点萎缩,反而硬得像铁棍一样,高高直立朝天。
美少女的表情更加鄙夷了。
“阿拉阿拉,相当有感觉嘛。被我的长靴玩虐菊花就这么舒服吗?哈,果然是不折不扣的变态呢!……不过,把惩罚当成是享受的话,可是不能达到惩罚的目的呢……”
美少女的声音渐渐沉下来,变得寒冰一样冷酷。

“也罢,差不多也该把你玩坏掉了……”
长筒皮靴慢慢抬起来,移向男人的两腿之间。男人似乎意识到了少女将要做的事情,发了疯一样挣扎起来,手脚上的铁链被扯得哗啦哗啦直响。他试图伸手护住股间,但是手脚都被铁链锁住,动都动不了。他只得绝望地看着黑色的长筒皮靴移动到肉棒上方,却又像猫玩弄老鼠一样不急着下一步动作。
在男人的眼睛里,乌黑锃亮的长筒皮靴就像是悬在肉棒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随时会落下的恐惧折磨得男人几乎精神崩溃。
男人流着绝望的泪水,呜咽着苦苦哀求。
“求、求求你……不、不要啊……”
美少女嫣然一笑,那笑颜就像所有女子高中生一样可爱。然后美少女发出残忍的宣告:
“不行!”
蓄势已久的黑色皮靴就像重重落下,那可怕的气势和力道,简直就像是断头台黑色铡刀一般。
啪的一声脆响,汁液四溅,有红色也有白色,洒得到处都是。
仅仅一下踏击,男人的一个睾丸就化为了靴底的肉酱。
但这还不是结束,少女踏着血肉模糊的精囊顺势就碾磨起来。密密麻麻的靴底花纹无情地碾磨着男人痛觉神经最丰富的部位,男人痛得全身剧烈痉挛,惨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好痛痛痛痛痛痛痛啊啊啊啊啊啊——快住手啊啊——”
“哈?还能叫得这么精神啊?那就继续……”
美少女抬起长筒皮靴,用靴尖踢踢地面,调整了一下之后再次用力地踏下去。
“啊啊啊————————————”
“啊哈哈,真是不错的声音!来,让我好好欣赏你最后的惨叫吧!再来!再来!”
第三下、第四下……
美少女在男人的肉棒和精囊上疯狂地猛跺,白色的精液在一次次跺击中被踏得不断飞溅起来,其中不少落在了美少女的长筒皮靴和过膝长袜上。
长筒皮靴是黑色的,过膝长袜也是黑色的,白色的精液落在上面,又汇成精液流流过黑色皮革和黑色棉布,形成一幅格外淫靡的画面。
在疯狂的跺击狂潮中,男人最重要的生理器官一点一点失去原来的模样,逐渐变成黑色长筒皮靴下的烂泥肉酱。
刚开始的时候,每次坚硬的靴底踏在肉棒上,还能听到类似铁棍敲肉的沉闷声音,几十下过去之后,男人的肉棒已经几乎不存在了。长筒皮靴踩下去,靴底是直接踏在一滩肉酱汁中,发出的声音也渐渐变成清脆的击水声了。
但是少女还没有停止,黑色的长筒皮靴仍旧一次又一次地狠跺下去。肉棒和睾丸已经烂成酱了,美少女就改在男人的股间和下腹继续跺。黑色和红色的血不断地炸裂出来,长筒皮靴的靴底沾满鲜血和肉酱肉碎。
“啪、啪、啪”,长靴踏击的声音、男人一浪又一浪的痛呼惨嚎、以及美少女疯狂的大笑,在隔音效果绝佳的秘密房间里回响成一曲狂暴而残忍的交响乐。

疯狂的踩踏持续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终于停下来了。但在那之前的很久,男人就已经口吐白沫失去了意识。
这时男人的下半身已经是支离破碎了。股间的肉棒和精囊只剩下一滩肉酱,稍上方的盆骨粉碎性骨折,膀胱也在踩踏中被挤压破裂,屎尿流的到处都是。在两条大腿上,几十个恐怖的血洞汩汩往外冒血,而罪魁祸首——两只皮靴下凶残的金属高跟到现在还在滴血。一条腿的膝盖更是被踢、跺得严重变形,小腿都向外折了几乎有一百三十度。
男人身体有一下没一下地痉挛着,气息越来越微弱,眼看就快要断气了。

“哎呀,已经玩坏了吗?……最近的男人真是的,一点也不禁玩嘛……”
美少女把目光投向长腿。
“啊~~啊~~~~皮靴又弄脏了……算了,再换新的吧……”
美少女低声嘟哝着从椅子上跳下来,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那个样子就像是刚在游乐厅长时间地玩了什么游戏一样。她看也不看在血泊中抽搐的男人一眼,直接从男人的残体上踩过去,迈着轻快的步伐向房间门走去。
“到哪里再找下一个猎物呢……”
哒、哒、哒……
因为靴底和靴跟都沾满了鲜血和肉酱的缘故,长靴敲地的声音不是很清脆,反倒是有一种黏黏的感觉。黏黏的长靴敲地声在密闭的地下室回响着,渐渐远去了。地下室里重新变得静悄悄的,只剩下男人凄惨的尸体和一行远去的血脚印见证曾经发生过的残酷一幕。
天衣无缝:Re: 日文小说翻译~~~~~
感谢大大更新

新年礼物GET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