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weixiefashi: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这是一场残酷的捉迷藏游戏。
一场永远没有尽头、绝望的捉迷藏游戏。
四处逃窜的男人双手被手铐锁在身后,全身都是汗和血,表情极度惊恐,一边拼命逃跑一边凌乱地大口喘息着。
昏暗的灯光,照亮两个人的身影。
前面的男人连滚带爬,像牲畜一样手脚并用,拼命地逃窜。后面的女人则骄傲地踏着长靴,不紧不慢地跟着,冷酷的高跟敲打出有节奏的死亡交响乐。
尽管男人竭尽全力逃命,但是两人的距离却永远无法拉开。在这样封闭狭小的地下室里,这是理所当然的。
地下室四周都是冰冷坚硬的墙壁,唯一的出口被厚厚的铁门锁住。没有窗户,没有任何外界光线可以进入,唯一的光源是一盏柔弱的人工灯。地下室很狭窄,沿着对角线最多四五秒钟就可以走到地面。
即使是在这无处可逃的绝望牢笼里,男人也不得不拼命挪动脚步。
脚步沉重,蹒跚,时不时还因为脚力不支倒在地上,不得不四脚着地地连滚带爬。
“霍拉~~~~~又要追上了哦~~~~~”
追捕者爽然的声音从后面传上来。脚步很轻,但是跟逃命男人的慌乱不同,女性穿着黑色高跟靴的步伐骄傲而充满节奏。
男人被吓得全身一哆嗦。追捕者就在背后。就算背后没有长眼睛,但是那恐怖的气息却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男人拼尽所剩不多的力气,连忙又向前爬出几步。
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没有路可以逃出去。男人早就知道这点了。但是男人万万不敢停下脚步,因为他很清楚,停下脚步意味着什么可怕的下场。
现在,男人再次感受了这一点。
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了,男人筋疲力尽地靠着墙壁瘫倒在地上。背后清脆的高跟靴敲击声和恐怖的气息不急不忙地逼近。
男人肩膀颤抖着,绝望地回过头,呈现在男人眼前的,是迫近在咫尺的,沾满鲜血的高跟靴尖……
“哇啊啊啊啊!”
啪咔的清脆声音,和男人野兽般的尖叫声在地下室内回响着。
男人的身体被踢得飞上了天,然后重重落在地板上。嘴角滴滴答答地流出血液。尽管全身像散了架一样,男人仍然不得不立刻撑起颤抖的膝盖,一边倚着墙壁一边努力迈开脚步,再次开始绝望徒劳的逃窜。





这个地下室位于庞大的国家情报中心地下深层。
最初的用处是审问,后来更多地被用来处刑……以及娱乐。


男人原先就是个在押犯人,后来又企图越狱被当场抓住,于是很快就被送到了这个地下室。
男人被带到地下室的时候,全身的一副都被剥了个清光,双手被反铐在背后,押解的两个警卫紧跟在后。地下室是个密闭的狭窄空间,光线昏暗阴森,一个高挑美丽的身影矗立在中间。
眼睛细长清秀,带着明显的东亚美女特征。长长的黑色直发修剪得很整齐,一直垂到腰间。嘴唇上涂抹着妖艳的红色,耳朵坠着绚丽的耳环,更加衬托了她的绝美容貌。白色基调的紧身上衣衬着许多奢华的蕾丝,一个黑色的蝴蝶结装饰在挺立的胸前。黑色的紧身裙很短,露出下面白皙晶莹的大腿肌肤,一双黑色的漆皮高跟长靴,包裹住长长美腿的大部分,一直延伸到了膝盖上方。
毫无疑问,这是个女人,而且是个极其漂亮的女人。
男人看到那美丽身姿的瞬间,性激素就开始大量分泌,身体也开始发热。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那身姿,不由自主地咽下一口唾液。当着押解警卫的面,男人脸上浮现出动摇的神情。
地下室的女性向前迈了一步。
“你。竟然想逃跑。”
地下室的女性用平静的语调说。但是男人已经看呆了,只是呼哧呼哧地喘息。他的这个态度让身后的女警卫眼角一扬,举起手就想揍下去。但是地下室的女性抬手制止了她。
“你们辛苦了。接下来交给我。”
女警卫立刻敬了个礼。然后另一个说:
“按照您的吩咐,监视录像都关掉了,作为代替,请用这个。”
她说着,递过去一个耳机型的无线通信机。地下室的女性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接过来,然后随手塞进了丰满美乳之间的谷底。两个警卫再次敬了个礼,倒退着离开了地下室。
安静的地下室里,冰冷的电子门锁声响了一下,整个房间变成了无处可逃的绝望密室。


当然,男人既不知道这是在地下,也不知道房间中的女性是谁。而且,在这个阴森的密闭空间中,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男人此刻也是万万想象不到的。
残酷绝望的捉迷藏游戏开始了。





男人不敢停下脚步。
因为一直在不停地逃窜,男人上气不接下气,喉咙中发出沉重的喘息声。而追在后面的女性神情悠闲,踏着轻快的步伐,不紧不慢地追赶着。钢铁手铐相互碰撞敲出冰冷的金属声音,男人的手臂渐渐被磨得血肉模糊。没有任何言语,在高跟靴的敲击声伴奏下,女性嘴角浮起笑容。
男人就像酩酊大醉一样东摇西摆地艰难迈着步子,发出呼哈呼哈的喘息声和摩擦声。就在男人脚步放缓的时候,女性悠闲地从背后靠近,后不留情地一脚踹在男人背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性的脚力非常强劲,男人被踹得飞了起来,发出凄厉的绝叫然后一头摔在地上。被高跟靴尖细靴跟扎中的地方留下了一个恐怖的血窟窿,汨汨地流出血来。
嗒!
再度逼近的恐怖高跟靴重重踏在离男人脚后跟仅有咫尺之遥的位置。冷酷的高跟靴声音吓得男人屁滚尿流,连忙再次开始逃窜。但是男人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和意志都没有了,只能像乌龟一样,手脚并用拼命向前爬去。高跟靴的冷酷响声不紧不慢地尾随着,每一下都敲击在他身后很近很近的地方。男人明知道女性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不停重复的“捉迷藏”和不停刺激脑海的高跟靴声让男人快崩溃了。
游戏持续了十来分钟,男人终于体力耗尽动不了了。女性踩着猫步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欣赏了几分钟,然后突然一脚猛踹在男人腹部。
“呜啊啊啊啊啊!”
女性移开过膝的长靴,欣赏着男人的惨样。男人痛得蜷缩起身体,在女性的长靴跟前颤抖着,从喉咙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
女性抓住男人的头发,把他提起来。男人感到头顶传来的剧痛,好像头皮都要被扯掉了。女性眼角下弯,嘴角却慢慢上扬。
“……捉住了。”
女性带着微笑,一边说一边把男人提起到适合的高度。
“住、住手……”
男人哀求着,声音嘶哑微弱。但是女性爽朗的笑容没有丝毫改变。
“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说话的同时,裹着漆皮长靴的膝盖狠狠撞击在男人的腹部。
“啊啊啊啊……”
男人的惨叫响遍了地下室。女性的膝盖深深突入了男人的腹部,内脏器官被压得变了形,直接膝撞带来的冲击在身体内回荡着。
“呜啊啊啊。”
男人悲痛地惨叫着。但是女性膝盖的撞击却一下一下继续着。
“不错的声音呢。”
他不知道她指的是他的惨叫还是长靴膝盖撞击腹部的声音。
“呜啊啊。”
“还想要?”
“啊——”
痛苦的惨叫不断在地下室回响着。男人在持续的殴打下,两腿无力站立,仅仅是靠被抓着的头发吊在空中。
很快,男人开始吐出胃液和鲜血,眼睛翻白。女性抿嘴笑了,松开了抓着头发的手。
男人像没有意识的人偶一样,面部朝下落在地板上。












女性高高地俯视着烂泥一般的男人,慢慢地抬起修长美腿,将长靴踩在男人的脖子上
长靴靴底凹陷的部分卡在气管上,锋利的金属靴跟温柔地来回刮着颈动脉。可以想象,只要长靴稍稍一用力,长靴靴底就奔涌出灿烂的鲜血喷泉。
男人没有任何抵抗,准确的说,是无法抵抗。他全身痉挛,不时呕吐出胃里的东西。
“这只长靴踩下去的话……你就完蛋了哦。”
女性玩弄着笑道。但是男人毫无反应,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想晕过去可是不允许的哦~~~”
女性往侧向稍稍抬起腿,然后猛地横向挥动!长靴侧面的靴帮狠狠地抽在男人的脸颊上,坚硬漆亮的硬质皮革直接就把男人脸上的一大块皮磨得飞了出去。但这还不算完,挥动到另一侧的漆皮长靴几乎瞬间又挥回来,再次狠狠地抽在男人另一边脸颊上。
这简直就是在抽耳光。只不过不是用柔软的手掌,而是用硬质漆皮的黑色长靴!男人的两边脸颊顿时鲜血淋漓,美靴上也染了不少血。
男人痛得醒了过来。
女性笑了。再次提起裹着长靴的美腿,悬在男人脸面上方。男人仰面倒在地上,看着女性长靴的靴底和冰冷的金属靴跟在自己眼前不到三厘米距离的上方晃着,心脏一阵一阵地抽搐。背影着天花板的昏暗灯光,眼睛上方的美丽漆皮长靴闪耀着黑色的光芒,金属制的高跟在靴底的阴影下也寒光四射,令人惊恐不安。
“呐~~是不是很可怕啊?不打算继续再逃吗?”
女性笑着招呼道。但是男人仍然一动不动,空虚的瞳孔中充满了绝望。
“……身体……动不了……”
“我就要踩下去了哦?你看这靴子的高跟,有十几厘米长啊,足够可以扎到你脑髓里面去哦。这样子被我踩死也不要紧吗?”
“逃……也会被杀的吧?”
“嘛,虽说的确如此……但是这就不好玩了啊……”
女性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稍稍思考一会之后——
“那么,就让我来帮你逃出这个地方吧?”
女性爽朗地说道。同时把在男人眼珠前晃动着的长靴重新踏回地板,就那样在男人身边蹲下。
男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真的?真的……咳咳咳……真的帮我逃出去?”
男人说到一半,从口中咳出几口混合着鲜血的胃液,但是一线希望让他强行把全身内外的疼痛都忍下去。
女性意味深长地笑了。
“相不相信由你。”
“可是到底……”
“赶快回答!”
男人的额头被汗水渗透,他偷眼看了看前面神气站立的女性,但是由于角度问题,进入眼帘的只有她膝盖以下的部分。也就是说黑色漆皮长靴的部分。皮革上闪烁的光泽让他心头一寒,赶紧收回目光。
“那个……请告诉我……”
“恩?”
“……为什么会说帮我……”
女性笑了笑。
“你听说过吧?关于这个地下室的事情?”
“是的……好像有听过传闻,但是具体的就……”
“知道为什么没有人知道这里的详情吗?”
“这个……”
“因为啊,”女性开心地说,“从来没有人能够活着走出这里哦。”
男人一下子僵住了。半响才颤颤地开口。
“那……果然我也要被……”
看着男人快哭出来的衰样,女性噗嗤地笑了。
“那么,我们来继续之前的话题。“
“对、对啊,您说过要帮我逃出去的!”
男人又燃起了希望。
“那……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既不是肯定也不是否定的回答,男人露出了迷惑的表情。女性继续往下说。
“你应该知道吧,这里就是罪人的处理场。”
“……是的。”
“同时也是我们的娱乐场。”
男人战栗起来。
“这里还有摄像镜头哦。”
“监视吗……”
“不……是转播。观众都是女性,她们都很喜欢看这种场景哪。”
女性顿了顿,然后舔舐着嘴唇说道。
“为了让观众们开心,我必须更多更多地欺负你,然后才能杀掉你。”
女性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汗水从男人的脸颊滑落,滴到地板上。
看清楚女性的表情后,男人更是全身发抖。女性,一边欣赏着男人恐惧的模样,一边一副很有趣的表情微笑着,那一双美丽的眸子中,分明散发着快乐和嗜虐的光芒。
“那、那么……我该怎么办……”男人绝望地喃喃自语着。
女性撩起飘柔的黑色长发,用指尖得意地弹了弹左耳上的耳环。
“如果你能从我这里抢走这个耳环,那就释放你出去。”
女性轻快地说着,取出钥匙,将男人反铐的双手解开。解放感在男人胸中不断膨胀,他长长吐了一口气,一边揉着血肉模糊的手腕一边确认。
“真的……如果把那个抢过来,你真的就能释放我出去?”
“在这里,我就是一切。”
女性高傲地说道,同时眼中闪着妖艳神秘的光彩。
霎那间,男人确认了。那分明就是饥渴野兽的眼神。



…………………………………………
…………………………………………
…………………………………………
…………………………………………
昏暗的灯光静静地照射着,投影出对峙两人的影子,是那么的天壤之别。
一方的影子,左右摇晃着,胸脯一起一伏,给人摇摇欲坠的感觉。而另一方的身影,挺立的胸部,纤细的腰部和翘起的臀部,几乎没有一丝微动。
对比强烈的两个影子,也显现了两人的力量尊卑对比。
“还想要试吗?”
打破寂静的,是冰冷不屑的声音。
“当然了,可恶……”
回答的声音有气无力,气喘吁吁,像是很艰难才从喉咙挤出来的一样。

一个是女性。
微微歪着脑袋,高傲站立着,冷淡的目光看向对方,像是在看低贱的家畜或者虫子之类的低等生物。表情冰冷,充满余裕,还挂着一丝得意的笑。
另一个是男人。
从脸到脚底,到处都是各种伤口;肩膀和膝盖不停地颤抖,就连站着也已经很勉强的样子;从喉咙发出的摩擦声音和呼吸的声音,低沉地鸣响着。



男人畏惧而又不甘心地绕着女性转圈,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眼睛死死地盯着女性左耳上的耳环。
女性悠闲地拨弄着长发的末梢,对虎视眈眈的男人不屑一顾,完全没有半点紧张的样子,一动不动地站着。
“啊啊啊!”
男人高喊着从女性侧后发动突进。他脚步蹒跚,但是在狭窄的地下室中,还是很快就靠近了女性。
女性不慌不忙,待男人冲撞到了半途,才开始显出一点点反应。
“呜啊啊啊——”
男人的惨叫在地下室中回响。
刚才的那一霎那间,女性以极小的动作轻轻地闪过男人的冲撞,同时优雅地转了个身,顺势一个回旋踢,长靴的靴尖精确地踢在了男人的跨股之间。从睾丸传来的剧痛几乎一下子抽空了男人肺里的空气,男人条件发射地夹紧双腿,双手捂着裆部,无力地跪倒在女性的漆皮长靴前。
女性抿嘴一笑。
“痛吗?是不是重手了一点?”
男性没有反应,或许根本就没有听见。睾丸的剧痛使得他只顾着捂着裆部,蜷缩着身体跪在地上,发出苦闷的低嚎。
女性长长的黑靴踩着猫步,不紧不慢地踱到男人背后,瞄准男人睾丸的位置狠狠一踢,坚硬的靴尖几乎要刺穿了男人的睾丸,男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喊出,第二下、第三下又连续追加了上去。女性的脸上,露出了嗜虐成性的冷笑。
“唔嗯……啊……”
沉闷的呻吟持续着。男人口里吐着带泡沫的血水,痛得全身蜷缩在地上翻滚着。但是女性连这点自由也不会给他。女性的长靴重重踏上男人的腹部,把他的身体固定在地板上,然后高跟靴后端稍稍一用力,锋利的金属高跟贯穿了男人肚脐下方一带。男人再度尖声惨叫起来。
女性用轻蔑的眼神俯瞰着男人。
“男人,还真是弱小无能啊。”
女性嘴角挂着微笑,脚下继续暴虐着。高跟靴的前端蹂躏着男人的腹部,同时以前端为轴心,十几厘米长的金属高跟在男人的肚子里狠狠搅拌着。男人的瞳孔放大到了极限,同时张大嘴巴吸着冷气,但却一点声音都呕不出来,只有在他扭曲的表情中才能看出,男人的下半身正在遭受地狱般的折磨。
“……而且还这么丑陋……”
女性继续以侮辱的语调说着,她的表情中看不到一丝一毫对脚下那卑贱生命的怜悯之情。
女性长靴的高跟在男人肚子里肆虐了好几分钟后,终于拔了出来。一条细小的血柱顿时喷涌而出,同时男人悲痛地惨嚎起来。女性没有给他任何休息的时间,继续在男人的腹部践踏着。锋利的、长长的靴跟一次次地扎入男人身体内部,将冲击和剧痛传达到男人的每一寸神经,同时也将快乐和得意带给高高在上的女性。很快男人腹部就被扎得一片糜烂,再也找不到可以继续扎刺的地方了。男人的下半身被鲜血染得全都红了,同时充满痛苦的叫声一阵接着一阵。
女性嘴里一边轻佻地说着“现在还不可以死掉哦”一边狠狠踢在男人的脸面上。
男人的身体被踢得在空中飞舞起来,几秒钟之后才重重落在地板上。





男人的身体开始痉挛。但是,尽管如此,男人还是拼命用伤痕累累的双手支撑起身体。
眼角、嘴巴、鼻子、额头都有伤口,鲜血在肿大的男人脸上流淌着,使得男人拼命挣扎的表情更加扭曲难看了。
仅仅是撑起身体这么简单的事情,双臂就已经不堪重负般地颤抖起来,肌肉抽动使得手臂上的鲜血更多地流出来。
女性对男人决死的挣扎连看都不屑看一下。她悠闲地拨弄着头发末梢,视线向上,看着自己的刘海。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艰难地驼着背站起来了,女性才懒懒地往那方向撇了一眼。
“啊啊啊啊——”
男人发出嘶哑的低吼,再次向女性冲过去。
“还在幻想吗?”
女性嘲笑道。但是男人仍然不顾一切地挥出手臂,抓向女性的左耳。
女性终于正眼看向男人了。
“现在是你在做鬼了啊。”(鬼ごっこ这个游戏中追人的那一方叫做鬼——好吧我废话了)
女性微笑着微微侧了一下身子,同时用手掌拨开男人的手臂。
“观众也感到很有意思哦。”
“啊啊啊啊——”
猛冲过了头的男人转过身体,再次愤怒地冲过来。
“嘻嘻,动作好迟钝啊。”
“可恶……”
“还能喘过气来吗?”
“别……别把人当……当傻瓜!”
“这样啊,那么就稍稍用点力气吧。”
女性说着,闪电般地捉住男人的两手手腕。男人拼命用力想挣脱,但却纹丝不动。女性微笑着,双手一点一点的增加力量,男人的脸色迅速青了下去,不久,男人尖声惨叫起来。女性松开手的时候,刚才握住的地方赫然多了两个凹陷下去的红色手印。男人双腕关节无力垂下,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
“真是软弱的身体啊……”
女性笑着调戏道。
男人急速喘息着,捧着双腕抬腿向女性踢过去。说是踢,但事实上更像是太极拳的动作,慢腾腾的,而且有气无力,在女性面前当然一点效果都没有。
女性叹了口气。
“喂喂,这是什么动作啊?”
男人的表情突然变成了恐怖的颜色。在他面前,一条腿型完美的修长玉腿,紧紧包裹着闪亮的黑色漆皮过膝长靴,高高地踢起,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而有力的弧线,向他的面部急速飞来。接下来的瞬间,随着男人的一声惨叫,男人的身体再次被踢飞到空中。
“……这才叫做蹴击吧。”
女性用教诲的口吻笑着说道,同时慢慢放下美腿,用靴尖踢了踢地面。清脆的敲击声伴着女性的轻声笑语在寂静的地下室中回响。
然后,女性再次迈开优雅有节奏的猫步,向男人走过去。
“呜啊啊啊啊啊——”
很快,男人的惨叫又在昏暗的地下室中响起来了。
长靴飞舞,男人的身体一次次在空中飞过,重重撞在坚硬的墙壁上。







男人已经快晕过去了。
脑袋低垂着,上半身靠着墙壁,下半身瘫倒在地板上。手臂无力的低垂着,全身各处的伤口依然不停滴落着鲜血。刚才被女性长靴踢中的手臂,不自然地弯曲着,好像多了一个关节似的从中间折断了。
欣赏着男人凄惨的模样,女性的眼睛中散发出兴奋的光芒。嘴角向上扬起,舌头妩媚地舔舐着嘴唇,连呼吸也有点急促起来。当然不是因为疲劳,而是因为兴奋——施虐的欲望在女性的体内空前膨胀着,女性妖艳嗜血的表情也表明了这点。
女性长靴敲地的声音不急不慢地接近男人。
“接下来,又轮到我做鬼了吗?”
女性像淘气的小孩子一样问道,眼睛像在看弱小的小动物一样俯视着男人。男人的嘴角抽动几下,似乎想说什么,但却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女性修长的美腿,静静地举起来了。







…………………………
沉闷的钝音,响彻了整个地下室。
“呜啊啊啊啊啊啊!唔……啊!啊啊啊啊!”
紧接着就是男人悲惨的声音和不知第几次喷薄而出的鲜血。

男人的身体像烂泥一样贴在墙壁上,女性双腿大大地张开,一双诱人的长靴美腿一脚踏地,另一脚高高抬起,笔直地压在男人折断的左胳膊上,尖利的金属靴跟透过肉体,把男人的胳膊牢牢钉死在墙壁上;同时长靴的前掌则来回碾压着。
“啊……啊……”
骨头折断的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着男人,但是男人已经没有多少力气惨叫了。仅有的几丝呻吟也显得有气无力。
女性收回黑色漆皮长靴,长长的金属高跟从男人胳膊和墙壁中拔出来,带出又一柱血柱。
男人的身体失去着力点,迎面倒在地上,脸面重重砸在地板上。脸部周围的地板很快就形成了一个血泊。
但是女性根本不会给他休息的时间,裹着漆皮亮靴的长腿马上又狠狠踢在了男人的侧腹,把男人踢得翻转过来,变成仰面朝天的样子。
男人的脸部浮肿得不像人样,可以被折断的部位都已经断了。嘴、鼻、眼、耳都流出了血,而且都完全变了形,从浮肿得睁不开的眼睛里,渗出了痛苦屈辱的泪水。
当然,女性可不会因此就会停手,相反,她眼睛中嗜虐喜悦的光芒越来越盛,全身都散发出暴力残虐的气息。
女性两条修长的美腿分开,居高临下地跨立在男人身体两侧,视线在男人身体上四处寻找着。慢慢地,女性的视线停在了男人折断的左胳膊上。男人注意到那嗜血的视线,吓得身体一哆嗦。他下意识地移动右手想去护住左臂,但是女性左脚的高跟长靴闪电般地踏在男人右手上,尖利的靴跟轻易穿透男人的手掌,把男人的右手钉在了地上。
“啊啊啊——”
男人悲惨的呻吟瞬间提高了好几度。以右手手掌为中心很快就流出了一圈鲜血。
女性“呵呵”地放声笑起来,再次看向男人因折断而无法动弹的左手。男人预感到了什么,全身开始颤抖。
“不、不要啊……不……”
满头大汗的男人拼了老命,总算挤出几句断断续续的求饶。但是这只会更加助长女性的征服欲和虐待欲而已。女性脸上浮出微笑,慢慢提起右腿的黑色漆皮长靴,然后在男人上方悬了几秒钟。看到男人的瞳孔因为对长靴的恐惧而收缩,女性才满意地将长靴移往旁边,然后对准男人左腕折断的部位,狠狠地踏下!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残存无几的生命力化成了声嘶力竭的痛嚎。
女性欣赏的视线在男人痛苦的表情和凄惨的左臂之间来回移动,同时玉足美靴继续在左臂上肆虐。
高跟靴的靴尖故意瞄准男人胳膊折断的部位踢打。本来就已经剧痛不已的骨折处好像尖锐的铁锥在猛刺猛扎,男人痛得几乎要晕过去了。但是事实上,如果男人真的晕过去了,女性也一定会生生将他踢醒过来的。
高跟靴的前掌则不停地猛踩胳膊的肌肉。坚硬的靴底加上女性长腿的可怕力道,简直就是一件杀人钝器。男人的胳膊很快就全都瘀肿起来,但是长靴踩踏的狂风骤雨仍然没有停歇,瘀肿很快又被踩得溃烂、被踩得血肉模糊。
最可怕的还是那高高的尖细靴跟。钢刺一般锋利的靴跟一次又一次地穿透男人的左臂再拔出来,手臂上密密麻麻全是恐怖的血洞,汨汨地淌着血。但是女性却偏偏避开主动脉,好让男人受尽煎熬却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太快。
男人的左胳膊因为瘀肿和毛细血管破裂而变得变态肥大,红色的伤口和青色的瘀块混杂成奇妙的色彩,看上去就好像僵尸的手臂一样,丑陋、没有活着的样子。同时,在女性狂暴的踩踏下,手臂上骨折的地方越来越多,到后来几乎已经没有一寸骨头还是连着的了。
女性尽情享受着。靴下的暴虐转化成体内嗜血的快感,然后又变成快乐的娇喘和欢笑。因为极度的快感和极度的虐待,女性的表情恍惚起来,在昏暗的灯光和飞溅的血滴映衬下,显得艳丽无比。
而男人,则悲惨地忍受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剧痛。连晕过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清楚地看着、感觉着自己左臂一点一点变成血肉、变成死物的过程。
恐怖至极的悲鸣,接近本能极限的痛嚎,在这个狭窄的密室中一遍一遍地回响着。




………………………………………………
…………………………………………
男人的左腕已经跟死人的手臂没有两样了。
狂虐了足足将近半个小时,女性终于停止了右脚的动作,同时左脚的靴跟也从男人右手手掌中拔出来。男人立刻条件反射般地翻过身来,用全身护住左手。一边呻吟,咳嗽不已;一边全身颤抖。试图夺取女性耳环以逃出生天的那一点点可怜的斗志,早已被痛苦的恐惧击溃得烟消云散了。他显现出的背影,实在是软弱和凄惨的象征。
呼吸一点都没乱的女性笑着开口问道。
“疼吗?”
男人连出声回答的余地都没有了。他只是蜷缩着身体,全身发抖。女性乐在其中地欣赏着男人的可怜样,美丽的长靴踏着猫步,不急不慢地绕着男人转了几圈,然后朝着背影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去。
砰。
连惨叫都无力发出的男人,低声呻吟着。身体在空中翻滚几圈,仰面落在地上,再也没有护着左手的精神和力气了。
女性一步一步走过去,看了几秒钟,然后轻轻地在男人的肚子上坐下。
“啊……啊……”
男人小声呻吟着,视线无意识地看向自己的左臂,然后又移回女性身上。当然,他根本就没有跟女性视线对接的勇气。
“已经……请你……饶了我吧……”
男人艰难地从喉咙挤出断断续续的几个词,幻想着女性还能够放过他。女性饥渴嗜虐的视线投向男人被折磨得凹凸不平的脸,脸上却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呐,你,仔细一看,还蛮可爱的嘛。”
因为女性出乎意料的言语,男人露出动摇的神色。女性的眼睛露出妖艳的光芒,双手手掌温柔地捧起男人的脸。
“我倒是不讨厌哦。”
女性凑到男人的耳边耳语道。然后,非常突然地,女性对准男人的嘴唇吻了下去。
太突然了。男人的眼睛中霎时充满了动摇和迷惑。好几秒钟之后,他才鼓起勇气看向女性。女性的脸颊微微染上了红色,眼中是读不懂的魅惑色彩。男人不知所以,但是在持续的深吻下,他也不知不觉恍惚起来了。
一时间,密闭的地下室变成了无声的世界。
女性的娇艳红唇像是在品尝味道一样,包围住男人的嘴唇。四片嘴唇相互摩擦,女性的妖媚长舌深入男人口腔内,缠绕住男人的舌头。在女性的舌技下,男人的眼睛逐渐变得空虚。
粘膜的交融持续着。
不知不觉,原来跨坐在男人身上的女性,渐渐侧开了身体。手指尖从男人的脸颊上慢慢下移,滑过颈部,拂过身体,移向男人全身最柔软的部位,将它温柔地握住。
男人的阴茎早已膨胀勃起。
女性的玉手轻轻握住那里,温柔地套弄起来。男人因为全身的剧痛,那地方反而异常敏感起来。像是要呼应女性的玉手爱抚一样,男人的身体开始微微痉挛,同时喘息急促起来。
不久,男人就射了出来。白色的浊液喷射在小腹上,还有几滴散落到旁边的地板。
嘴唇离开嘴唇,呼吸的声音打破了地下室的寂静。
男人的视线和女性相对,脸上再次充满了迷茫的表情,眼神也安然起来。
就在这时,男人浮肿的眼皮突然睁大,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低鸣。
那个是……





然后——
男人的尖叫惨嚎又一次响彻地下室。
男人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但是不是因为左臂的剧痛。而是因为另外的,比整条左臂都折磨得支离破碎的痛更加更加残忍的另一种痛。
男人仅剩的右掌紧紧捂住右眼,鲜血从指间流出来。男人的右手沾满了红色和黑色,整间白色的地下室也大部分变成了红黑两种颜色。
女性站起来,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在自己长靴跟前痛苦翻滚的男人。





就在刚才……
——绝好的机会。
那一瞬间,男人理所当然地这样想。
女性的脸与自己距离几乎为零,身体也紧贴了上来,左侧的玉手正套弄着阴茎,右边的玉手则托着男人的脸颊。自己唯一还能动弹的右手在女性的死角,而女性的耳环恰好就在左边——绝好的机会!
女性的脸靠过来,再一次吻了下去。男人眼珠子移向右侧,在视野的边缘,很勉强地看清了女性左耳耳环的方位。男人的右手微微发抖,开始向女性的左耳伸过去。
男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视野边缘的耳环上了,他没有注意到,女性的眼睛肿露出了恶作剧一样的笑意。不,正确地说来,是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在下一个瞬间,他就看不到了。
女性伸出的左手食指,猛地插入到了男人右眼的最深处!
柔软的芊芊玉指变成了残忍的凶器,它捅破男人的右眼角膜,破坏眼球的内容物。玉指一直插到了水晶体的最深处,眼房被挤压地变形破裂,眼房水猛喷出来。而紧接着眼房水喷涌出来的,则是大量的血液。
男人右眼光线失去的瞬间发出了惨绝人寰的惨叫,身体剧烈的摆动着。但是,女性的玉手却纹丝不动。从旁边看过去,女性一根食指插入男人的眼中,男人拼尽全力扭动身体,却也无法摆脱女性仅仅一根玉指的控制,只能以玉指为中心,痛苦地扭动着身体。
女性慢慢地转动着食指指尖,享受着鲜血的温度和眼睛内容物的触觉,在男人眼球内持续剜着。男人声嘶力竭地发出疼痛和恐怖的浑浊惨叫,但却更加更加增添了女性的快感和享受。
过了好几分钟,女性的玉指终于从男人的右眼中拔了出来。男人立刻疯了一样在地上打起滚来。
精致的耳环,沐浴了男人飞溅出来的鲜血后,更加绚丽辉煌地装饰着女性的左耳,使女性的绝世美貌看上去更加妖艳动人了。










在男人回响的尖叫声中,有节奏的高跟靴敲击声再次响起来。
女性在男人跟前停下来,一脚把男人踢得仰面倒在地上,用右脚的长靴踏住男人的头发,控制住男人脑袋的动作。居高临下俯瞰下去,男人卑怯而无处可藏的表情一览无余。女性的左脚慢慢抬起来,慢慢移动到男人的脸部上方。在男人恐惧的眼光中,锋利尖细的金属靴跟闪着寒光,对准了男人仅剩的左眼。
女性微笑着,一点一点地,非常缓慢地,将长靴踏了下去。长长的靴跟一毫米一毫米的进入男人的左眼。
男人决死的惨叫,再次覆盖了地下室。



…………………………………………
…………………………………………
男人的左手已经废了,双眼也瞎了,当然剩下的右手也伤痕累累。
这时候的男人,头脑中已经没有半点希望了。力量差距本来就如此悬殊,现在连眼睛也看不见了,从女性那里夺取耳环什么的,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了。
男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躺着,除了一点点微弱的呼吸之外,已经跟死人没有两样了。
当然,就算扔在原地不管,死亡也已经不遥远了。
——这样子的男人,就只是在等死而已了。
女性仿佛已经忘了男人的存在。染满血液的美丽酮体扭动着,双手在乳房和私处抚慰着,不时发出低声娇喘。在弥漫的鲜血气味重,女性的表情恍惚、陶醉,似乎是在仔细回味之前的快乐残虐一样。
等死的男人,尽情自慰的女性。时间一点一滴地流淌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女性终于回过神来了。
“喂!”
女性突然开口。但是,男人自然而然地没有任何反应。
“快点!”
女性平静地重复着。男人终于有了一点点反应:脚的指尖抽动了一下,同时额头开始沁出汗水。
女性的长靴踏着有节奏的猫步,绕着男人走了一圈。
“脚动了……不是还有一只手可以用吗?”
男人的呼吸稍稍急促起来。
女性停下脚步,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俯瞰男人。
男人看不见女性的动作,就连还能不能思考都不得而知,因此也不知道他到底还能不能听明白女性的话语。但是,从男人的微笑反应看来,至少声音还是传达到了。
“你知道的吧?”女性说道,“捉迷藏这个游戏啊,自己被捉住了就会变成鬼;捉到对方的话,对方就会变成鬼,就这样重复下去。”
在女性的声音中,男人继续躺着。
“也就是说,这个游戏是永远不会结束的。”
对女性的声音做出反应一样,男人的呼吸突然粗暴起来。额头的汗水加速渗透出来,流到地板上。就算说不出话来,这满头的冷汗也说明了一切。
“……所以你还要继续玩下去哦。”
女性说着,嘴角浮现出了冷峻的笑容。
停顿了一下,女性吸了口气,眼中射出凛冽的光芒,同时厉声说道:
“给我站起来!”
就像是呼应一样,男人的身体吓得一哆嗦。
女性再次命令。
“起来!”
奇迹出现了。濒死的男人,竟然慢慢地爬起来了。
蹒跚的脚步,摇摇欲坠的身体,放佛一阵微风都可以吹倒,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死掉。
简直,就像是在世间彷徨的亡灵一样——









男人艰难地蹒跚着。
“鬼先生,这边哦——”
对女性的声音做出反应,男人机械地转向声音的方向。
男人已经没有了人的思考力和判断力了。
回应着女性的声音和拍手声,男人无助地一步一步拼命前进着,动作极为缓慢。那,仅仅是本能的行动了吧。
女性开心地拍着手,引导着男人,然后又轻轻地从男人身边溜走。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冷酷和残忍,相反,女性的表情温柔,充满慈爱。
这个情形,看上去就像是母亲在逗弄蹒跚学步的小孩子一样。
“你看,走那么匆忙,摔倒了吧啊?”
女性这样说着。但是,对现在的男人来说,那仅仅是声音而已了。向着声音的方向,瞎了的男人再度迈开哆嗦的双脚。
“到筋疲力尽死掉之前都不可以停下哦~~~~”
女性一边拍着手一边快活地笑道。
话语中的意思,现在的男人已经不能理解了。
男人微弱地喘息着,偶尔还有一两丝呻吟。两脚僵直地朝着声音的方向移动,身体到处都是恐怖的伤口,大半个身体都被染红了。眼睛、鼻子、嘴巴、皮肤各处被靴跟踩出来的血洞都还在滴答着血。
女性充满爱意的眼睛注视着这样的男人,从心底享受着这个捉迷藏游戏。
在这狭窄封闭的地下室里,捉迷藏游戏持续着。
男人步履蹒跚,追赶着看不见的声音源头。他咳嗽不已,每一次咳嗽都吐出不少血来。男人不时撞到墙壁上,或是被自己的脚绊倒摔在地上,但是双脚一直都在动着。
男人再一次倒下去了。
女性停下了拍手,踏着悠闲的步伐走到男人的身边。注视着男人的瞳孔中,充满了圣母般的慈爱。
“谢谢你了,玩得很尽兴哦。”
女性意味深长地笑着,妖艳的眼睛肿闪烁着光辉。
漂亮的黑色漆皮过膝长靴抬起来,挥动,然后——
“再见~~~~~”
……沉闷的声音在地下室响起。

“犯人,区分号码‘D-EAD-5502’,处理完毕。”
女性对着夹在乳沟中的通讯器报告着。同时在她的长靴下,高高的靴跟整个没入了男人的喉咙。大量的鲜血奔腾出来,把女性美丽的黑靴染成了红色。

女性再不看断气了的男人一眼。
妖艳的舌头舔舐着被鲜血染得猩红的玉唇。
“下一个会是谁呢?呵呵,快点来吧……”
heymrdj: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感谢楼主翻译,作为奖励,下一个犯人就是楼主你啦。
wjd1985: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哦 哦 哦 很给力啊...


好吧,上面2位当犯人我没有意见。

恩,恩。
weixiefashi: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呃,这个嘛……这种重口味的看着觉得爽,但是自己去的话就有点,呃……
这算是叶公好龙否?
asukakazama: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楼上的几位去享受一下嘛,我这么弱小的身板可是吃不消啊。
doubleko999: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意境,赞!!!
fanyaping123: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看得鸡皮疙瘩都爽起来了。
shengduo00000: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非常非常刺激 这种残忍的感觉真是好
sikong: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文笔到位
sikong: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顶贴别沉
shiyanghaoyu1: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好一记洛阳铲
472606546: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看的好爽
hzjlglm: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真心不错,期待更新!
hzjlglm: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喜欢高跟皮靴嗜血杀戮,期待更新!
QBZ9501: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刺激带感
firstds: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很带感 不过楼主我好想看扶她逆插系列啊....
QBZ9501: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老铁666啊
hzjlglm: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喜欢高跟皮靴嗜血虐杀,期待继续!
叶天邪凌尘: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好 不错
huruisong:Re: 20120618 日文小说自翻第十四弹 地下室里的残酷游戏(仍然是血腥重口慎入)
不错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