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公主與奴隸 (7/19 更新:第二十八章)

阶级踩踏踩脸高跟鞋舔鞋致残report_problem连载中原创纯爱大小姐add

kevkev:【原创】公主與奴隸 (7/19 更新:第二十八章)仅镜像
這是我以前自己幻想故事時想的, 慢慢地寫成內容的,
時間邏輯可能有點問題, 需要修改, 看到各位大神寫得精彩內容 非常想要分享和獲得指教
有打算繼續寫, 希望大家能給些看法, 很想寫得好些.... @_@


主題: 公主與奴隸

角色:
小惠 (加洛琳 惠): 帝國年輕漂亮的公主,她年僅16歲,公主的父王因為年老已經退位,年幼的公主成為帝國最高的統治者。不稱呼殿下,直接稱呼陛下。
加洛琳皇帝陛下夫婦: 統治全世界的大帝國皇帝
小明: 主人公, 小熊村的一個不起眼男性
小明媽媽: 主人公的母親
小明爸爸: 主人公的父親
卡燕伯爵: 35歲英俊高大帥氣的皇族伯爵, 軍事統領能力強, 對帝國非常忠誠, 愛慕公主陛下, 不管被公主如何對待都心甘情願, 至今仍單身。
明智親王: 加洛琳皇帝的表弟,帝國皇位繼承順序第三位,僅次於公主陛下。
里加斯: 阿拉伯省起義軍首領, 奴隸出身, 外號騎凱因之毒蠍。
哈托爾: 約旦女子, 性格真誠活潑, 武藝高強, 外號沙漠野玫瑰, 抖S屬性, 對小明有好感

第一章: 失去記憶的公主

在遙遠的帝國裡,有一位年僅16歲的美麗公主,她的名字叫小惠。小惠擁有一雙迷人的玉腳,總是穿著一身漂亮的皮迷你裙套裝,搭配著膚色透明的絲襪,玉腳踩著亮黑鑲鑽的高跟鞋,展現著她無比的美麗。


就在某個晴朗的日子,小惠决定微服私巡,與帝國精銳衛隊一同探訪一個美麗的城市。
她悄悄地融入了平民的行列,品嚐著當地美食,享受著平凡人們的生活。
然而,正當她在河畔漫步時,不慎踏入了溪流。雖然帝國衛隊立即作出了反應,嘗試拯救她,
但溪流的湍急水流仍將她捲入其中。即使帝國衛隊奮不顧身地跳入水中,但水流的猛烈仍將她推向了深處,令人揪心不已。


在小熊村這片幽靜的土地上,住著一家平凡而勤勉的農家。我和我的父母依靠著勤勞的雙手,在這片土地上艱苦耕耘,過著樸素但充滿溫馨的生活。
有一天,我正在河邊辛勤地灌溉,突然間,一個身影在河流中漂浮著,似乎快要被湍急的水流吞噬。
我立刻毫不猶豫地跳入水中,奮力將那位少女拯救上岸。
我帶著她回到家,她昏迷不醒,我和父母一起傾注了所有的愛與照顧。
經過數天的精心照料,她終於醒了過來。她的名字叫小惠,但她卻不記得自己的身世和身份。
儘管如此,她仍然心存感激,感謝我們的救命之恩。
在小熊村的這片鄉間田野上,我們家是其中一個最貧窮的家庭。從小,我就因為家境貧困而被其他村民所嘲笑,沒有一個女孩子願意和我交流。
然而,我並沒有因此放棄,而是努力工作著,尋找著生活中的希望和光明。

在一天的農田勞作中,我休息時坐在地上,用一本破爛的字典摸索著書中的文字。我雖然認真,卻也因為字典中一些生僻的字而束手無策。
就在這時,小惠走到我身邊,她的甜美笑容如同陽光一樣溫暖,詢問我在讀書嗎?我害羞地點頭,卻坦承有些字看不懂。
她溫柔地示範著如何讀這些生字,我的臉頰因為她的親切而泛起紅暈。

漫長的日子中,我和小惠的關係逐漸加深,彼此間的情感也逐漸滋長。

然而,某個午後,村里的女孩子剛剛結束派對 歡樂地走出聚會場所 經過我所在耕田的地方
我被村裡其他女孩的嘲笑所困擾,
村裡幾個女孩子
茱蒂「妳看,那不是那個廢物小明嗎?」
溫妮 「小廢物,認真耕你的田,看甚麼看,本小姐是你有資格看嗎? 也不看看你家,那麼貧窮,還不快滾! 不要髒汙了本小姐的視線了!」
其他幾個哈哈大笑
茱蒂 「別忘了你的廢物爹媽還欠我爸十兩銀子,還不快努力工作,再過不了多久,你全家都會成為奴隸啦 哈哈哈」
她們以我為笑柄,嘲弄我貧窮無力、沒有女人緣。

眼淚不由自主地湧出,正當我感到絕望時,小惠恰巧經過,她看到我的困境,
毫不猶豫地走到我身旁,拉著我的手,堂而皇之地對那些女孩們宣告著 「謝謝妳們對小明的照顧喔,我叫小惠,是他的女朋友, 還請妳們多多指教」
宣告著我是她的男朋友。
她高貴的氣質、甜美的笑容、美麗的容顏、和自信的舉止讓那些女孩們目瞪口呆,相形見拙,那不是化妝品或者廉價的寶石裝飾所能代替的。
幾個女孩子瞬間沉默,四散離開

我感激地望著小惠,感謝她幫我解圍。「謝謝你,小惠,對不起,我讓你被捲進了這個尷尬的情況, 抱歉讓妳幫我圓謊。」我說,臉上紅著。
小惠看著我尷尬的表情,突然間笑了出來,她溫柔地拉著我的手,靠近我,輕輕地親了下我的臉頰。

「傻瓜,誰說我是假裝的呢?除非...你覺得我不配當你的女朋友,對吧?」

她的笑容如陽光般溫暖,我猶豫地搖了搖頭,難以置信她的話。

我臉紅得像熟透的蘋果,難以置信地望著她。小惠注意到了我的反應,用手指輕輕敲了敲我的額頭。
「嘿,小傻瓜,你在想什麼呢?是不是太開心了?」
「小明,你真的太可愛了。無論我的身份是什麼,我都想跟你在一起。」
她的話讓我感到無比的溫馨和幸福,我緊緊地握著她的手,心中充滿了感激和感動。

數日後的一個大雨天的晚上,
小惠因為早上幫忙耕田工作太累, 導致發高燒 ,
但我家只是貧苦的平民,並沒有錢到看城市的醫生,我爸只有把家裡所有的錢財拿出來,
爸爸跟我拖著板車,讓我跟他一起拉,把小惠帶到鄰近的小城市醫院,
拜託醫生才終於看到,小惠有一點肺部感染,幸好及早治療,但這一趟下來也讓小明完全破產 ,但這些我都不想讓小惠知道

小惠身體好了後,很感謝我們的照顧,特地將她頭上的粉色頭巾親手綁在我手婉上,
她柔軟白皙的手溫柔的握緊我的手 摸著綁在我手婉上的粉色頭巾,並說 「小明,跟我約好了喔,要永遠保護我,愛我喔」

那一刻,我心裡深深的感動,我知道,眼前的這個女孩,就是我一生唯一的愛。

第二章: 公主的身分

小惠陪著我耕田,小惠教導我讀書,我跟小惠說了很多農村裡的知識。她過得很開心。
不過隨著時間的過去,我父母跟我都覺得還是得幫小惠找到她的家,她家人肯定也很著急。

第二天,我帶著小惠來到大城市,想去行政機關的尋人資料來幫忙找到小惠的身世。
卻不料在路上被一群小混混擋住,他們想要騷擾小惠,我拼命保護小惠,抱著小惠 ,我卻被小混混一棍子打暈
不久小惠也被小混混推倒昏迷,就在他們接著要欺負昏迷的小惠時,
巡城衛隊看到並壓制了小小混混,衛隊長一眼就認出小惠是公主陛下,立刻通報皇室警衛隊。他們很快將小惠公主帶回皇宮修養,
並立刻將昏迷的我和其他五個小混混全都上銬鎖住,以大不敬罪暫定死刑,待公主親自決定如何判處我們。

在皇宮的寢室中,小惠陷入了醒來的迷糊中。周圍跪著一群大臣和衛兵,
他們向公主陛下磕頭,表達著極致的崇拜。
小惠仍頭痛難忍,她完全無法想起在小熊村的記憶,只記得她跌落河水後,到此刻在床上起來為止。

衛兵向她匯報了在巡邏時發現她和一名年輕人遭受小混混襲擊的情況,並將他們全都帶到了皇宮等待她的審判。

小惠換上了華麗的裝扮,穿著迷你短裙套裝,搭配低胸的洋裝,腳上踩著鑲鑽的細跟高跟鞋。
她坐在皇宮大殿的寶座上,舒適地靠在寶坐的沙發靠背上,高貴優雅地翹起玉腿,
衛兵將我們全都雙腳捆綁緊緊地,雙膝下跪, 額頭不斷磕頭,大家都緊張害怕的在大殿中央的地上等待她的決定。

此刻這些小混混心理是無比的後悔,它們已經知道下場是悲慘的,只希望不要太痛苦
我也被恐懼籠罩,不知所措,對於貴族的恐懼加深了。我只能不斷地磕頭,
顫抖地跟著大家一起呼喊「公主陛下萬歲,公主陛下萬歲」,期待公主能饒恕我。

公主冷冷地命令我們抬起頭,我戰戰兢兢地抬起頭,
看到寶座上坐著的美麗少女,定睛一看,我難以置信,坐在寶座上的竟然是小惠。
我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她的名字,「小惠... 我.. 我是小... 」但在我口中還未說完時,一旁的衛兵已經將我痛打了一棍
衛兵接著斥責我「大膽,直呼公主陛下的名諱,這是唯一的死罪。」

我急切地磕頭向公主她求饒,但她卻不以為意,只是舒服地將翹著的腳換一邊翹腳,玉腳上的高跟鞋很舒服地晃動下
她看都沒看跪在下面瘋狂磕頭的我, 淡淡的張開她擦著螢光粉色口紅的玉唇,
她高傲的看著跪在下面的我 「聽說你,擋住了小混混欺負我是嗎? 但你竟膽敢觸碰本公主的身體,這可是凌遲死罪,就給你(指著我)個賞賜,賜你絞刑吧。」

從小我們都受過帝國教育,知道當皇族賞賜我們懲罰時,一定要立刻磕頭感恩,我很委屈,但也只能無奈的磕頭感謝公主處死我,
就當衛兵強行將我拉著雙手拖出準備處死時,我手上綁著頭巾露出來
小惠眼角稍微看到 感到一陣頭痛,她的記憶在腦海中閃現 但卻怎麼樣都記不起來。
她看著被拉走的我,眼中閃爍著一絲迷茫和疑惑,
她搖搖頭 接著命令衛兵「等等,拉回來 算了,別處死他,抽他一百鞭子當作小懲罰就好。」

我感到一絲寬慰,雖然一百鞭子是殘酷的,但至少我活下來了。
在大殿上,衛兵粗暴地將我拉到鞭刑場,細細的鞭子打到皮肉上,把我打得皮開肉綻
但同時也感到一絲幸運,見到了小惠,至少她是安全的,至少我還有生還的機會。
而在另一邊,那五個小混混和它們的家人的命運卻注定在今天結束。

他們跪倒在地,瘋狂地磕頭,額頭被磕破,鮮血滲出,他們懇求公主的寬恕,
哀求她不要處以如此慘烈的刑罰。然而,公主的臉上毫無憐憫之色,她冷漠地俯視著這幾個罪犯,眼中只有絕對的權力和高貴。

「你們五個,處以剝皮死刑,每個人的家庭都夷三族,絞刑,三族以外全部貶為奴隸,立刻執行!」

公主的聲音平靜而堅決,她的每一個詞語都帶著無可動搖的權威。這個判決,簡單的一句話,超過上百人的人生到今天就此結束。
衛兵立即執行命令,將這五個罪犯拖到刑和它們的家人,不分男女老幼,立刻被帶去刑場處死。

當我被抽完一百鞭子後 衛兵將我帶回到大殿哩,我膽戰心驚地跪倒在地,全身顫抖地向公主陛下磕頭以示尊敬。
公主舒服地翹著腳,用那雙玲瓏的玉足輕輕踩動地面,仿佛在觀察一隻蟲子般。

她的眼神深邃而冷漠,好奇地盯著我,彷彿在思考著什麼。
許久,她終於開口了,聲音冷漠而堅定:「嗯,算了,我想我們得聊一聊。但是,你的身份如此卑微,嗯...這樣吧,本公主賞你為我的舔鞋底奴隸。」

我的心情複雜至極,我不敢有任何怨言,立即跪伏在地,頭低得更深,感謝她的恩賜。在小熊村裡,她對我如同天使一般般的美少女,
竟然是帝國最高統治者公主陛下。我們的重逢充滿了戲劇性,剛才我還差點被她直接處死,現在雖然逃過一劫,但仍被她宣布成為她的奴隸。這一切讓我感到全身無法控制的顫抖。

公主冷漠地看著我,她的臉上沒有絲毫的動容,只有絕對的權力和高貴。
她的話語就像是一道絕對的命令,無人敢有絲毫違抗之念。
我只能默默接受這個命運,成為她腳下的舔鞋底奴隸。

衛兵在旁邊告知我「 依照帝國法令,公主御用的舔鞋底奴隸必須瞎雙眼,以避免偷窺公主的絲襪腳和內褲,斬斷雙手跟雙腳,以確保舔鞋底奴隸永遠跪在地上,同時不會用手做不適當的事情,拔掉嘴裡的所有牙齒,以確保在舔鞋底時奴隸低賤的牙齒不會刮傷公主高貴的鞋底,剔寬鼻子,方便用呼吸道吸收鞋底的灰塵,並且將頭頂磨平,方便用頭頂擺放公主陛下的御高跟鞋。」

當衛兵一一唸出舔鞋底奴隸的規定時,我感到一股難以形容的恐懼籠罩了我,甚至不由自主地失禁了。
公主俯視著我,眼中閃爍著一絲奇異的情感,彷彿對我的憐愛與好奇同時存在著。

我被拉下去瞎雙眼、斷手腳、拔牙、削鼻的命運看似已定,但就在衛兵即將執行時,公主卻突然發話了。
她的聲音如同天籟般柔和,卻又帶著絕對的權威,「等等,本公主決定允許他不用瞎眼,也不用斷手腳,鼻子不用剔,頭也不用削平,就剃掉頭髮就好。至於牙齒...拔掉應該沒太痛苦吧。就這樣吧。」

她的話語讓我感到一絲驚訝和安慰,驚訝於她的仁慈,安慰於命運的轉折。公主對我眨眼一笑,彷彿對我有著某種特殊的情感,這種感覺令我難以置信,但同時又深深地感動著。
在公主的命令下,衛兵只剃掉了我的頭髮和拔掉了牙齒,其他的殘忍處罰都免去了。然後,我就被帶到公主的腳邊,成為了她的舔鞋底奴隸。
公主每年使用上千上萬個舔鞋底奴隸為她服務,
但從來沒有任何一個舔鞋底奴隸是可以不被瞎雙眼,斷手腳,削鼻子的,
這樣的命令讓衛兵也內心覺得奇怪,但奇怪歸奇怪,他們也不敢有任何質疑。


但儘管如此, 被拔牙剃髮後的我, 很快被衛兵帶走
我被關押在公主御房的地底下, 暗不見天日的跪著等待公主的使用。

第三章 重逢

在陰暗的地板下,我靜靜地跪著等待公主的命令。這是一個專門鎖舔鞋底奴隸的地方,暗沉的氛圍充斥著無限的絕望和恐懼。
一天 兩天 還是三天? 我不知道過了幾天
直到我頭頂上的地板突然打開, 是公主陛下來使用我了,她坐在華麗的沙發椅上,輕輕按動了一個扭,我的臉頓時從地板上冒了出來,出現在她優雅的高跟鞋旁。公主淡淡地看著我,我緊張得幾乎無法呼吸,卻又不由自主地被她的美麗所吸引。

她輕輕用高跟鞋的鞋跟戳了戳我的臉頰,「看來我還是應該讓你瞎雙眼的,是嗎?」
她的話語充滿了權威與嘲諷,我立即閉上了眼睛,生怕得罪了她。公主見狀,卻不禁噗哧一笑,「你真的好可愛。」

她抬起修長的玉足,輕輕將鞋底踩在我的嘴上,「來,舔吧。」我顫抖地開始舔著鞋底,雖然技藝生疏,但公主似乎並不在意。在我舔鞋的過程中,
她開始問起我們認識的故事,我盡力回答,卻不經意提到了我們曾經是她在小熊村男女朋友的交往故事。
公主聽到這話,立刻臉色一變,露出了不悅之色。她用力地將鞋跟踩進我的嘴裡,我舌頭被踩得破裂,鮮血直流。
她怒氣沖沖地責罵道:「你這低賤的奴隸,我怎麼可能跟你是男女朋友!看來你還是應該受點酷刑!」
她隨即下令將我送往酷刑牢房受苦刑。

我無言抗辯,只能默默地跟隨衛兵離開。在這一刻,我深深感受到了公主絕對權力的恐怖與壓迫。
在酷刑牢的陰暗空間裡,我痛苦地承受著火烤鐵烙印和鞭刑的折磨,每一次的痛楚都仿佛在撕裂我的靈魂。
公主舒服地坐在玻璃房的觀賞室中,坐在舒服豪華的沙發椅上,享受著涼爽的空調,她優雅地翹著絲襪腳,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我的痛苦。
對於公主而言,我的折磨似乎還不夠,她命令衛兵對我實施電刑,我被電擊的痛苦更是難以忍受。而就在這時,我右手腕上綁著的小惠的頭巾斷裂了。

那一刻,小惠突然想起了我們在小熊村的相識,她的記憶重新湧現,像一道曙光照亮了她的心靈。

公主怔怔地站在觀賞室中,直到聽到我在下面的尖叫聲。她心中湧起無盡的懊悔和歉疚,不再顧及自己的身份與尊嚴,

公主嬌柔的跑下她坐著的柔軟沙發椅,跑得很急促 跑的過程還掉了一隻她的高跟鞋,不顧一切地奔向下方的酷刑牢。
她完全不顧她高貴的身分, 蹲下來哭出聲來的抱著我, 她想起當時我從河水邊救了她, 及我曾經為了公主帶著醫生的點點滴滴,
但此時的我被酷刑折磨後, 我害怕的不斷懺斗, 嘴裡不停地重複「對不起公主陛下 奴隸罪該萬死」雙眼都是淚水 旁邊的士兵也不知所措,
公主毫不介意的半蹲在地上 她用她溫暖柔嫩的玉手緊緊的抱著我,淚水如泉涌般地流淌,
「小明,對不起,對不起,我...我對不起你...讓你受苦了,嗚嗚嗚...」
她柔軟的酥胸壓豪不介意的緊貼者我,我雖然剛承受了地獄般的酷刑,但此刻卻臉紅心跳的感到幸福。

她她的聲音充滿了深深的懊悔和歉意。
我被她的擁抱所感動,眼眶也不禁濕潤起來。公主毫不猶豫地把我抱得更緊。「小明,我真的對不起你...」她的淚水灑落在我被烙印過的皮膚上,溫柔而悲傷。

一旁的衛兵以為是我在欺負公主,大聲喝斥我道「放開公主陛下!」 更準備上前把我拉下去.
衛兵以為我冒犯了公主陛下,立刻伸手要將我拿下。公主看到嬌聲怒斥到「不准碰他!誰再傷害他,本公主誅殺他九族!」

衛兵們戰戰兢兢地磕頭請求寬恕,公主的命令讓他們心驚膽戰,
他們知道,違抗公主的命令後果是嚴重的,誅滅九族是常見的懲罰,這樣的後果是無法承受之重。
公主沒有理會衛兵,仍然緊緊抱著我,她的淚水滴落在我身上,
聲音中充滿了悔意與愧疚,「小明對不起,我不會再傷害你了,對不起...」她的聲音顫抖著,帶著無盡的歉意和悲痛。

我感到一陣溫暖湧上心頭,即使身受重傷,也感受到公主的關懷與擔憂。然而,由於受到的傷勢過重,我最終還是昏倒了。
公主的心情激動不已,她下令立即召來御醫,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確保我得到最好的治療與照顧。

第四章 皇宮裡的新生活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我終於在一個明亮而舒適的房間裡醒來。我慢慢睜開眼睛,意識到自己不再處於那個陰暗的酷刑牢裡。
我感覺到有柔軟的東西壓在我的肚子上,我小心翼翼地抬起頭,發現小惠竟然半趴在我胸膛上,她似乎是睡著了,她烏黑亮麗的長髮飄灑在我臉龐(好香的味道)
,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著小惠的臉龐,她真的好漂亮。
心中不禁湧起複雜的情感,
「她竟然為了照顧我而陪在我身邊,即使她是帝國最尊貴的公主陛下...」

就在我思索之際,小惠終於醒來了,她看到我清醒過來,立刻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雙手摟著我。「小明,你醒啦!(微笑)」
她的笑容好甜美,好可愛,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趕緊從床上爬起,跪在她的腳旁,開始磕頭。「小惠...不...公主陛下,我過去有著許多冒犯之舉,求公主陛下恕罪。」

小惠看著我不斷磕頭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輕輕地用她穿著絲襪的玉腳踩在我頭上一下,調皮地說道:「嗯,本公主恕你無罪,起來跟我說話吧。」

我有些猶豫,回答說:「帝... 帝國法令規定,賤民在皇室面前須叩頭,否則唯一死罪。」
小惠公主聽到這話,再度笑了出來,「哈哈,是啊,但帝國法令也有規定,違抗公主命令者同樣是唯一死罪哦。」她故意逗弄地看著我跪在地上的樣子。

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但她卻不等我回答,直接伸出她的手,將我拉了起來。「傻瓜,站起來啦。」我羞紅著臉站了起來。

這一幕讓我充滿了感激和困惑,心中對於這位高貴的公主充滿了複雜的情感。

她溫柔的將我拉起,我手上因為被鞭打過度,滿是血痕,有些傷口甚至還沒有痊癒,沾染了公主高貴的玉手。我看到連聲道歉「對,對不起公主陛下,我的髒血弄臟了您的手」,公主這才注意到,平常要換做別的奴隸,這奴隸早已被處死甚至滅族了,但她卻完全不在意,而是心疼的看著我的手說道「好慘,你被打成這樣,對不起啦,你對我這麼好,我卻這樣折磨你」,小惠溫柔的摸著我的手。我臉紅的不知所措。

就在公主開心的扶著我時,我因為腳上的傷一個不小心絆倒,啪的一下壓倒她,跌倒在床旁的絨毛地毯上。我的臉埋進小惠的酥胸上,雙手壓在她的絲襪玉腿。小惠頓時臉紅心跳。我竟然觸碰了公主陛下,這是非常嚴重的死罪,我害怕的顫抖不斷說「對不起對不起....」。小惠看我害怕的樣子,壞壞地欺負我說「嘻嘻,你個小壞蛋,欺負公主是要處以最殘酷的凌遲死刑的呢,你說怎麼辦呢?我該公正的賜你死刑嗎?」

我害怕的不敢回話,嘴唇不斷顫抖。
小惠看到我害怕的快哭出來。溫柔的勾著我的臉,親吻了我的臉頰
「傻瓜,嚇你一下而已,你真的好膽小」
「不過嘛...我看你也挺色的,看你的手,到現在還摸著我的大腿」

公主這麼一說,我才注意我的手仍放在她穿著超薄膚色彈性絲襪的大腿上。我害怕的立刻抽出雙手,正想要道歉,她卻用手指點了下我的嘴唇「傻.瓜.」
公主看我又臉紅發呆,輕輕地推開我「哎喲我的小傻瓜喔,你還打算把我壓著多久啊?」我一聽趕快起來。公主笑嘻嘻的也站起來。

突然聽到房間外面有磕頭的聲音,公主注意到馬上悄悄地跟我說「是太監來跟我彙報」然後示意我不要再說話,然後她淡淡的問道「什麼事情?」

房門外跪著太監,非常卑微的磕頭說道「對不起打擾公主陛下了,啟稟陛下,午餐已經備妥,是否用餐?」公主很隨便的回了句「嗯,本公主這就去」門外的太監立刻猛力磕頭並回到「遵命」然後跪爬的離開房門外。

我剛剛聽到小惠說到太監,我就好奇地問她「呃...什麼是太監啊?」小惠轉過頭,才注意到原來我不知道什麼事太監,她笑嘻嘻的說「太監啊...嗯...就是哪一天你再對我做壞壞地事時我就會賜你當我的太監啦,哈哈」「好啦好啦,不跟你開玩笑,太監就是皇宮裡一部分服侍我的人,他們已經失去永遠失去男人的那裡啦,唉...是有點殘忍,但這是帝國的規定,沒辦法」

公主本想直接帶著我去餐廳吃午餐,但又擔心我的身份會引起他人的好奇。於是她委屈地問我:「對不起小明,你...你能暫時當我的腳墊奴隸嗎?我保證不會傷害你。」

我微笑著跪在她腳前回答道:「我永遠都是公主陛下的奴隸。」

小惠看到我這樣,噗哧地笑了出來,拉起我,說:「好吧,那我收下你這個 奴隸 啦,記得要對我好喔。」 我們彼此臉紅,眼中充滿了溫柔。

接著,公主換上了迷你裙套裝禮服,我準備為她穿高跟鞋。因為從小受過帝國的教育 知道當貴族或皇族要穿鞋時 身為底層人民的我們, 應該主動用腦袋給他們當腳蹬。

所以我主動跪在她腳前幫她穿鞋,並將她的高跟鞋放在我頭頂上等待她的踩踏。小惠看到這一幕,蹲下來溫柔地說:「 以後沒有外人時,你用手幫我穿鞋就好,我的男朋友是給我愛的,不是給我踩的,笨蛋。」 我輕柔地將高跟鞋套在她的玉腳上,公主穿好了,我也準備好了。

她小聲地說:「對不起你,別忘了在皇宮裡你只能跪爬...」 我回答道:「能跪在小惠的腳下,我很開心。」 公主輕輕地敲下我的額頭,說:「你啊,嘴巴還真甜,嘻嘻。」 我爬在她的後面,她走在前面,我們前往餐廳。她眼神中有一絲擔心,輕輕地對我說:「如果覺得膝蓋痛跟我說,我會走慢點。」 我感到非常感動。

一路上,所有的衛兵、太監和奴隸都雙膝下跪向公主陛下磕頭,展現出對她的極大尊敬,讓我深深感受到公主的高貴身份。

來到餐廳,我爬在公主後面,稍微抬起頭,立刻被旁邊的衛兵訓斥:「大膽奴隸,在公主陛下面前隨便抬頭是唯一死罪!」
我嚇得心驚膽戰,趕緊將頭叩在地上。公主聽到衛兵的訓斥,立即為我出頭,對衛兵說:「是我要它抬頭的,誰准你這樣訓斥本公主的奴隸?哼,下去領一百鞭子!」

衛兵只能接受地跪爬下去,被抽打了一百鞭子。小惠看到我如此叩頭,輕輕地用穿著高跟鞋的玉腳溫柔地踩了下我的頭,
安慰道:「別怕了,我准你抬頭,別在意,他已經被我處罰了。」

然後公主指引我跪到她餐桌下的一個小凹槽裡,溫柔地說:「 如果被我踩痛要跟我說喔。」 我感動地跪在凹槽下,頭恭敬地朝著她的高跟鞋玉腳靠攏,等待著公主的踩踏。

小惠微笑著,完全沒有將腳踩踏在我頭上,用我當腳墊。我很不好意思。她開始用餐,御廚恭敬地將各種美食端到公主的餐桌上。公主優雅地享用美食,而我跪在她高跟鞋玉腳下,肚子卻咕嚕咕地響起。

公主突然想起我已經好幾天沒吃過什麼,於是趁沒人看到,輕輕地扔了一大塊麵包到桌下。但她太緊張,試圖踢麵包給我時,不小心踩在了麵包上,把它踩扁了。小惠感到羞愧,彎腰低頭向我道歉:「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再給你拿片麵包。」

我卻立刻舔食公主踩踏過的麵包,公主看了一笑,詢問我:「被我鞋子踩踏過的麵包你也吃那麼開心?難道我高跟鞋鞋底的灰塵那麼好吃?」
我誠懇地回答道:「 被公主陛下踩踏過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公主搖搖頭,感嘆地說:「 我真的服了你了,傻瓜。」

小惠非常溫柔地將牛排切成小塊,放在紙巾上,然後慢慢地放到地上。她溫柔地問我:「 要吃甚麼跟我說喔。」
我臉紅地磕頭不敢回應。小惠看了看我,覺得有趣,便開始戲弄我。

她抬起高跟鞋,慢慢地將放在紙巾上的牛排踩扁,肉屑跟肉汁都流了出來。然後她低頭對著跪在桌下的我說:「 賞你的,要舔乾淨喔,敢留一點髒污,呵呵。」
我緊張地開始舔食,盡力不讓我的嘴巴碰觸到她的鞋面或被絲襪包裹的玉腳,非常小心。不過因為我嘴裡的牙齒已經全被拔光 無法咀嚼任何食物 所以速度非常緩慢

公主認真地看著我 注意到我嘴裡因為她賞賜我當她的舔鞋底奴隸 而被拔光牙齒的嘴 心裡很是不忍心 都是我 害慘了了小明了
她把牛排很認真地切得非常小塊再丟到地上賞賜給我

她感受到我的認真,她滿意地笑了笑。我努力地將高跟鞋周邊的食物殘渣都舔完,
但一小部分被踩扁在鞋底下的部分卻無法舔食,只能努力將舌頭伸進去。
她感覺到了我的困難,想要挑逗我的心又興起, 故意將鞋底微微抬起,我以為她故意想幫我,我立刻伸出舌頭,卻被她狠狠地踩下來,痛得我發出慘叫。

公主調皮地說:「 嗯?我怎麼聽到有噪音呢?腳墊奴隸發出噪音是得被報廢(處死)的呢。」
我嚇得不敢再發出聲音,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下來,滴在她絲襪包裹的玉腳上。
她看到了,輕輕地抬起腳,安慰地說:「 別哭了,傻瓜,跟你開玩笑的, 我才不會處死你的啦。」

我尷尬地忍住眼淚,專心地舔食剩下被踩扁的牛排。感覺能吃到她踩過的食物,讓我感到非常幸福。

席間,另一個公主平常經常使用的腳墊奴隸被閒置在旁。他很忌妒我取代了他的位置,但其實我完全沒有想跟他爭奪的意思。

他不甘心的跪在遠處,不斷的磕頭希望能服侍公主。公主正在開心的跟我談天,卻聽到這個不識相的腳墊奴隸磕頭的聲音。
公主有點不悅,對著那個磕頭的腳墊奴隸說道「你,爬過來」,他以為公主要使用它了,很開心的跪爬到公主陛下桌前。

公主輕蔑的看著他「你吵什麼?」說著,公主將腳伸出桌外,狠狠的用鞋跟踹了它一腳,它應聲倒地,我透過桌巾往外看,
這個年紀可以當我爸爸的腳墊奴隸,他的雙眼已經瞎掉,手腳也被砍斷,完全就像一個活生生的腳墊。
它害怕的不斷磕頭,公主完全沒有理會它,很隨意的命令「來人,拉下去,剝皮處死」

它不斷求饒,但已經太晚了,為了內心嫉妒,卻遭到了死亡處罰的代價。
我跪在公主腳下感觸很多,原來我們奴隸,平民在公主面前的地位是如此渺小,她隨意的一句話就能決定我們的生死,若非公主對我的愛意,我大概也像他一樣了....

小惠注意到我恐懼的全身發抖,她很擔心的問我原因「小明你怎麼了?」
我膽戰心驚的跟她說「公主陛下對不起.... 我, 我是太害怕了, 他只是犯了一個小錯誤就得被剝皮處死.... 我.... 我...他好可憐」
小惠注意到剛剛自己確實太殘忍了,急著跟我解釋「小明你聽我說,我...我確實有的時候會報廢奴隸,但也不是經常,你剛也看到了,我跟你在聊天,他卻嫉妒你,這樣我怎麼能允許呢?」
我無法回話,只能磕頭在地上。小惠看了有點難過「對不起嘛,你別生氣啦,好啦好啦,我赦免它就是了」

隨即公主對衛兵說「去,把剛剛那個被我判處剝皮死刑的奴隸,改判成抽一萬鞭子後貶它為終生礦工奴隸」
衛兵立刻去刑場通報,所幸剝皮死刑才剛剛開始,他被救回來了,但仍要等著一萬下鞭子跟終生在礦場工作的未來。

小惠把高跟鞋脫掉,用絲襪腳趾戳戳我的臉頰「吶!我可是赦免它的死刑囉,我的大善人男朋友,原諒我了好嗎?」我臉紅又開心的看著公主。

公主吃完餐點後,她桌上的顯示屏幕要給腳底下的腳墊奴隸評分。她可以選擇輸入1到10分,或者完全不輸入。如果分數低於5分或者完全沒輸入分數,則腳墊奴隸將被處死。7到6分之間則是罰連續磕頭五天不得停止,只有8分以上算是優良,將給予火烙印的獎勵,即優秀腳墊奴隸的印記。小惠當然知道腳下的我表現的不怎麼樣,但還是給我10分滿分,她明顯的對我偏心。

然後衛兵請示她想將我拉下去火烙印,小惠高傲地說:「免了,它不用烙印,本公主現在立刻要使用它。」 說著,小惠命令我捧起她的雙腳

小惠壞壞的看著我笑「呵呵 你知道換做別的奴隸 他們哪敢本公主面前發表意見,你知道那可是冒犯皇室的罪,很嚴重的」

我害怕的又開始發抖,小惠看了嘴角微翹起來 「算了 不懲罰你,獎勵你捧著我的腳, 當我的腳蹬,可以...可以吧?」

我捧著公主陛下高貴的絲襪玉腳,跪在她面前,她看我前的虔誠的樣子,故意假裝睡著。我不敢偷看她的美貌,恭敬地高高捧著她的絲襪玉腳,老實地跪著頭叩在地上。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我雙手開始顫抖,因為一直捧著非常酸痛。但我內心一直反覆提醒自己,能夠為公主陛下捧腳是極高的榮耀,必須堅持。若在公主陛下面前失禮,那可是唯一死刑的重罪,我不能每次都倚靠她對我的偏心而一再對公主陛下失禮。

小惠此時偷偷張開眼睛,看著她腳下的我,雙手顫抖地仍然捧著她的美腳,小惠心裡甜滋滋的想:「小明這個小傻瓜,撐這麼久?換做其他奴隸應該也不行了,沒想到他這麼努力,嘻嘻。」

又過了二十分鐘,終於,我撐不住了,啪的一聲手癱在地上。但為了避免公主高貴的玉腳直接碰觸地面,我立刻把我的頭伸到她腳下去當腳墊。小惠故意裝作剛剛才醒,看到我在她腳下卑賤的樣子,調皮地說:「嗯?才捧本公主的腳這麼一下下就撐不住了?本公主應該依法處罰你嗎?」

我害怕地回應:「奴隸該死...全...全憑公主陛下決斷。」 小惠稍微用力地踩踏我的後腦,溫柔地說:「怎麼?你不願意讓我隨意處死你嗎?」

我終於崩潰,不斷哭著說:「奴...奴隸罪該萬死。」 小惠噗哧笑出來:「這樣啊,那我就賞賜你最痛苦的剝皮死刑吧。」
我不斷磕頭:「謝...謝謝公主陛下的賞賜。」 邊說邊流淚。
小惠看著我,笑著說:「嘻嘻,小明你真的是傻瓜呢,你都會幫其他奴隸求情,求我不要處死他們,但你自己呢?你怎麼就不幫自己求情?明明知道我是故意欺負你,你也稍微有點勇氣為自己說話啊,真的是。」

說著小惠抬起踩在我頭上的絲襪腳,溫柔地說:「我的大善人男朋友,麻煩你也要對你自己好點,你要是受傷我可是很難過的,任何人,包括我在內,要欺負你時,你要懂得權衡輕重,要懂得反抗,知道嗎?」

我感動地點頭。小惠溫柔彎下頭,伸出手溫柔的撫摸我的額頭,溫柔地說:「傻瓜。」


待續...

順道一說,我小時候第一次幻想故事時,是第一次玩FF9之後,特別是最後公主(Garnet Til Alexandros XVII)抱住主角的那一刻,
就很想跟我虐戀的情節連結在一起,
所以我心中的公主外表跟動作形象是FF9的公主.


micaishi:Re: 公主與奴隸仅镜像
好爱这种文啊,在没有外人时互相爱着对方,有外人时就要假装主仆的身份
micaishi:Re: 公主與奴隸仅镜像
有两个好的想法,在庞大的典礼上面公主不能丝毫泄露出她对奴隶的爱,只能把他当奴隶狠狠的虐待但内心依然爱他。或者是奴隶在机缘巧合下被蒙着面或者之类的让公主没认出来他,把他当成普通奴隶虐待了
kevkev:Re: Re: 公主與奴隸仅镜像
micaishi有两个好的想法,在庞大的典礼上面公主不能丝毫泄露出她对奴隶的爱,只能把他当奴隶狠狠的虐待但内心依然爱他。或者是奴隶在机缘巧合下被蒙着面或者之类的让公主没认出来他,把他当成普通奴隶虐待了
感覺很興奮 謝謝建議 我會加油改善的
想被魔法少女踩踏:Re: 公主與奴隸仅镜像
法令很有感觉,如果更多的法令就好了(不是)。公主可以纵容小明违反法令,然后以此为借口处罚别人,让小明见识到公主的威严
还有可以写写公主的落水不是突发事件,而是有人蓄意为之,这样就能处理一批人了
猴面包:Re: 【原创】公主與奴隸仅镜像
好色好棒,温柔又残酷最好了
old_dream:Re: 【原创】公主與奴隸仅镜像
好棒!
kevkev:Re: Re: 公主與奴隸仅镜像
想被魔法少女踩踏法令很有感觉,如果更多的法令就好了(不是)。公主可以纵容小明违反法令,然后以此为借口处罚别人,让小明见识到公主的威严
还有可以写写公主的落水不是突发事件,而是有人蓄意为之,这样就能处理一批人了
這個想法很好耶 感覺很有看點
kevkev:Re: Re: 【原创】公主與奴隸仅镜像
猴面包好色好棒,温柔又残酷最好了
謝謝 我會努力寫完整的
kevkev:Re: Re: 【原创】公主與奴隸仅镜像
old_dream好棒!
謝謝,這個論壇很棒,希望也能寫個能被到處轉貼的虐戀文章....
kevkev:Re: 【原创】公主與奴隸仅镜像
第五章: 午後

下午,小惠陪同我在她的辦公室工作,我幫她整理法條的書籍,其中一份文件讓我顫抖,是關於特等舔高跟鞋奴隸的法令。

帝國特等舔高跟鞋奴隸法令

第一條:特等舔高跟鞋奴隸是舔鞋奴中最高地位,享有最高榮譽的奴隸。
第二條:為確保特等舔高跟鞋奴在舔鞋時的穩定,奴隸的雙手雙腳將被切除,以保持平衡。
第三條:奴隸的牙齒將全部去除,確保牙齒不會刮傷公主的高跟鞋鞋底。定期彻底去除牙齒,任何刮傷公主的高跟鞋鞋底的行為,將被賞賜剝皮死刑。
第四條:奴隸的雙眼將被弄瞎,以確保不會偷窺公主的絲襪腳和內褲。違反者將賞賜抽腸死刑。
第五條:奴隸的鼻子將削平,安裝除塵塑膠蓋,奴隸可以用改造後的鼻子將鞋底的灰塵吸走。
第六條:奴隸吸灰塵時必須謹慎,不能發出過大的噪音,造成公主不悅的聲音將賞賜腰斬死刑。
第七條:奴隸必須學習用耳朵判別公主高貴的高跟鞋位置,並以最快速度舔鞋底或鞋面,端看公主的旨意。
第八條:特級舔高跟鞋奴可以在公主命令下舔高跟鞋的鞋面和鞋子內部,但仍然絕對禁止舔到公主的絲襪腳,違者處誅滅九族,剝皮死刑。
第九條:平常待命時必須保持清醒,公主踩踏腦袋時立刻恭敬高喊公主萬歲並請求為公主舔鞋,偷懶或睡著,賞賜電椅死刑。
第十條:特等舔高跟鞋奴隸應時刻以公主的需求為首要,始終保持順從、恭敬及迅速執行的態度。违者視情節輕重給予罰則。
第十一條:特等舔高跟鞋奴隸法令若有未盡事宜,依公主陛下旨意進行補充或修改。

小惠悄然地從我後面靠過來, 看我在認真的閱讀著帝國法令, 輕輕的戳了下我的臉 「怎麼? 你想當我的特等舔鞋底奴隸?」
我緊張得不敢回應, 小惠笑著歪著頭看我「笨蛋啊~ 比起這些事, 你都沒有其他事情要煩惱嗎? 我昨天聽聞內政司的官員跟我稟報,
你的家鄉小熊村因為遭遇土石流, 很多村民都流離失所, 活下來的也只能成為終生奴隸
我很擔心伯父伯母的安危, 我昨天就命令內政司, 我準備去一趟小熊村, 你可以我陪你去一趟小熊村吧?」

我這時才想起,我的父母不知道怎麼樣了,反而是小惠將他們放在心上,
低等平民的家庭在高貴的帝國皇族面前,應該是隨時可以隨意扔棄處死的存在,但她卻這麼擔心我們 ,我很歉疚也很感動。

第六章 無辜的腳墊

公主不想浪費任何時間,決定趕快帶我去小熊村,命令衛兵立刻準備轎車準備前往。
皇家警衛隊也待命準備,同時也通知了小熊村的村官,待命準備 ,並立刻嘗試找出小明的爸媽。

公主陛下牽著我的手,離開她的書房,優雅地走向她的超豪華轎車,一路上腳墊奴隸都已跪平在石子路上供公主陛下踩踏。
他們的背骨都被改造過,打斷肩骨同時將背部完全削平,拔除奴隸背部的吉椎骨突出的地方,以確保公主陛下踩踏時不會影響公主的腳感,並在上面經過除毛和消毒,再鋪上紅色的短毛地毯。
同時奴隸的手掌跟腳掌也都被砍斷,確保奴隸不會嘗試反抗(雖然反抗是死罪 但不能有任何意外)。

這些腳墊奴隸跪趴在石子路上,避免讓公主穿著高跟鞋的腳踩踏石子路不舒服。
這些可憐的腳墊奴隸,只能忍受的大太陽,努力承受滾燙的石子路的溫度和痛苦,而且不能發出任何聲音也不能有任何動作。

公主拉著我走時,我完全不敢踩踏這些可憐的奴隸,而是低頭走在旁邊的石子路,公主看了下我後搖搖頭,她理解我不想踩踏奴隸,她也不介意牽著我的手 我走在石子路上 而她則踩踏在奴隸腳墊上,跟我向前走向她的豪華轎車。走到一半時,她細跟高跟鞋的美腳踩在其中一個年老的腳墊奴隸身上。因為幾天前這位老奴隸感冒剛痊癒 身體虛弱 他忍耐不住地小聲地一聲叫「啊」,公主聽到後微微的皺了下眉頭 但因為不想讓我覺得她很殘忍 所以就不理會 但旁邊的奴隸總管發現,這個可憐老奴隸在公主上車後立刻被拉去腰斬處死。

公主繼續牽著我的手,準備上車。因為豪華轎車有點高度,所以必須踩踏一個專門的腳墊奴隸才方便公主上車。小惠毫不介意的直接將穿著高跟鞋的玉腳踩踏在在可憐的奴隸背上,他的背部立刻出現紅色的血印,但他非常堅強的完全沒有任何顫抖,更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活生生的人肉腳墊。小惠上車後,優雅的翹起玉足,溫柔的對我說「快上車吧」

我看了下腳前的腳墊奴隸,他的背上滿是血痕,好可憐,不敢踩踏這可憐的奴隸,避開他直接跨跳上車,但不幸的是,我在這一瞬間失足,撲倒在公主身上。

「好香。」我不禁發出這樣的感慨,公主臉紅地推開我。
小惠公主此時心裡卻是想著「笨蛋,笨蛋,小明你這樣撲倒我,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愛你愛你愛你這個小笨蛋。」公主滿臉通紅,但她嘴角緊閉不好意思不發一語。

我以為公主生氣了,於是急忙在車內跪下磕頭。公主聽到我的動作,看向我,她笑了笑,並用高跟鞋的鞋跟在我的頭頂輕踩,示意我停止磕頭。
然而,公主剛剛因為太興奮了,用力過猛,我竟然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叫喊。

外面的衛兵聽到我叫喊聲,立刻跪地向公主陛下磕頭,詢問是否要處死我。公主不好意思地命令道:「恩...處死吧」

我一聽 ,知道我的生命到今天為止,公主已經盡力保護我了,但這畢竟是嚴重的大不敬罪,即使她想救我,也很難吧。

就當衛兵準備將我拉下車時,公主微笑地補充「等等,我說的是車門外的那個腳墊奴隸,不是車內的。」

車門外的腳墊奴隸聽到公主的旨意,哭著磕頭向公主陛下說:「公主陛下冤枉啊,奴隸沒有叫出聲,是車上的腳墊奴叫出聲音的」
小惠舒服的換翹了下她美麗的絲襪玉腿,高跟上下晃動
「哦,這麼說,你是指責本公主說謊了 ?」
「奴隸總管,你也覺得是本公主說謊嗎 ?」

旁邊的奴隸總管一聽嚇的猛力磕頭,硬是把額頭磕出血來
奴隸總管害怕的不顧滿頭鮮血,指著車門旁的腳墊奴隸大罵到:「大膽!你這奴隸竟敢汙衊公主陛下,這是滅九族的死罪! 還不快立刻向公主陛下道歉請罪! 」

車門旁的腳墊奴隸一聽立刻知道被公主冤枉,只能淚流滿面的對公主磕頭感謝接受這一切,
不斷對公主磕頭還得不停的請求她處死自己全家。公主高傲地晃動高跟鞋,看著我,她為了保護我而委屈了其他奴隸,我心中感慨萬分。

車門外的奴隸說道「奴隸知罪,奴隸剛剛確實叫出聲了,誣衊公主陛下罪該萬死,懇求公主陛下赦免奴隸的家人」

公主對著車門外的腳墊奴隸「嗚嗚,你這低賤的奴隸,竟然污衊本公主,你知道你傷害了本公主脆弱的心嗎?」

門外的奴隸早已經嚇得魂飛魄散,只有機械式的磕頭和不斷求饒希望家人不要全被處死。

公主看了下這個可憐的奴隸,接著說「唉,本來呢,你這種大罪是要誅滅九族的,而且是凌遲死刑, 不過本公主今天心情好,就不重罰你了,誅滅你三族就好,腰斬。好啦,對你夠好啦,去受死吧」

衛兵們立刻將車門旁的腳墊奴隸帶走,他非常感謝公主減輕它本該受的刑罰,從凌遲死刑改成腰斬,誅九族變成夷三族,這是無比的恩賜。他儘管面對死刑判決,它不斷地高喊公主陛下萬歲,感謝公主花時間對它的罪惡進行判決,對公主的絕對崇拜無比明顯。

隨著腳墊奴隸被拉走處死後,我尷尬的不敢動, 磕頭在她腳下,
小惠看我忍耐發抖的樣子,有點不忍但又覺得好笑
她再次把她高貴至極的高跟鞋玉足踩我頭上,這次我完全忍耐住不敢叫出聲
她故意的把鞋掌翹起來,用鞋跟狠狠的鑽入我的頭皮,我再也忍不住的叫了聲「啊 ,公主饒命!」
看到我的反應,她調皮的對腳下的我說
「欸, 是你叫出聲的嗎 ? 我聽錯了嗎? 你不知道當本公主的腳墊是不能叫出聲的哦?」
「之前叫出聲的,應該是你,我冤枉個無辜的奴隸吧」
「哼,現在才記得跟我說謝謝,剛剛我救了你一命耶」公主說著

我這時才想起,趕快跟小惠連忙道謝 ,
小惠噗哧的笑了下把我拉起來, 伸出她的柔嫩的玉手, 拍了拍我腳上的灰塵「不玩弄你了,辛苦你啦, 傻瓜」然後把我拉到她旁邊坐下
公主說道「這一路過去應該要一個多小時的路途呢, 我還有好多事想跟你聊呢」
micaishi:Re: 【原创】公主與奴隸 (4/25 更新: 第六章)仅镜像
好棒啊,写的真好
old_dream:Re: 【原创】公主與奴隸 (4/25 更新: 第六章)仅镜像
写得真好+1
kevkev:Re: 【原创】公主與奴隸 (4/25 更新: 第六章)仅镜像
第七章: 重返小熊村

在車內,小惠跟我說了內政司司長向她稟告小熊村的情況。因為小熊村遭遇土石流和大暴雨,聽說很多人流離失所繳不出帝國嚴酷的稅金,小熊村半數村民被貶為奴隸。
我聽到了很擔心我爸媽的安危,但又深知道身為帝國底層人民,服從和奉獻所有是必須的,不敢表現出來讓公主煩心。

公主非常敏銳,一下就看出我的憂心,安慰我到「別怕,我陪你一起去找伯父伯母,結算他們真的被貶為奴隸我也會救他們出來的」我很感動的謝謝公主。

很快,公主陪伴我搭乘她的豪華轎車已來到我的家鄉小熊村。

村長從沒有見過帝國的皇室,更別說至高絕對獨裁統治的公主陛下,他聽到公主要來已經跪在村裡的聚會場合不斷磕頭,陪行的還有村裡剩下不到十個殘存居民一起磕頭,從昨天內政司帝國命令下達到小熊村時,就知道公主要駕臨,依照帝國法令,他們在收到命令後不論時間長短,都要立刻開始準備接駕, 還得一直磕頭直到公主陛下駕臨。

公主帶我回到家鄉,衛兵下跪的將公主的車門打開,門外立刻跪著腳墊奴隸供公主踩踏。
公主舒服的踩踏走下,看了下在磕頭的村長跟村民,他們的額頭都已經血肉模糊了。
衛兵很快將公主專用的寶座放在村子車旁,公主舒服的坐上寶座,將絲襪玉腿舒服的交叉翹起。淡淡的說句「恩,停止磕頭吧」
我跟著跪爬出車子 跪在公主的寶座後面

村長激動的高喊「公主陛下萬歲」,公主微笑的回應「呵呵,本公主今天來到這裡是因為想找小明他的父母」
村長一聽抬頭一看,驚訝的感嘆道「她不就是小明之前救助的美少女嗎? 難道? 難道小明綁架了帝國公主? 天啊 這是可以誅滅全村的大罪」

村長以為小明一家犯了什麼錯,馬上磕頭說道「公主陛下饒命,這個小明家一直是我們村裡的窮壞家庭,我們早就懷疑他們心懷不軌,是我們的村的壞份子,
之前他家母親已經因為繳交不出稅金被處罰為礦坑奴隸,小明的父親則是被發配阿拉伯沙漠地區當奴隸, 內政司下令要找尋它家人時,我就已經第一時間派出村里的兵丁去追捕小明了,但沒有抓捕到小明,我們一定抓到它」

公主很不悅地看著村長, 但還是故作可愛的說「喔~~~ 你好聰明喔 ♥ 誰告訴你要追捕小明呢?」
村長以為自己做對了,跪在地上得意地說 「稟告高貴的公主陛下,是 是奴才自己決定的(得意樣)」
公主歪著頭看著跪在她寶座後面的我,溫柔的笑了一下,我低頭不敢說話的話, 她直接伸手溫柔的把我拉起來,我很尷尬地低著頭站起來,像是罪犯一樣的不敢抬頭。

公主繼續說:「本公主找到小明了呢!」
村長震驚地看著,沒頭沒腦的說 「公主陛下已經抓到小明了?」
公主用力的踱了下腳,高跟鞋踏在地上發出「叩」的聲音 ,嬌柔又有威嚴的說道:「你隻蠢豬!! 我有叫你追捕小明?我的命令是要你們幫忙找小明的家人! 來人!! 把村長給我抓起來,砍掉它的手腳,瞎掉它的雙眼,待本公主找回他父母再來好好決定該如何接著”處理”你」

村長一聽淚流滿面的不斷求饒,可惜公主的決定是絕對的,除了公主沒有任何人能改變
我看著小惠,不知道該怎麼說,小惠輕輕地用她的玉指點在我嘴巴上「 小明啊,這件事你不要管,這村長一直很壞心眼,我在你們村里待著時就很清楚他的為人,它絕對不值得你去同情」


第八章: 礦場奴隸

公主下令衛兵帶我們先去礦場,找我母親。礦場奴隸的工作非常辛苦。衛兵將礦場奴隸工作規則給公主陛下看,公主翹著絲襪腳舒服的坐在車上觀看,她眉頭緊皺,讓坐在她旁邊的我看。

礦場奴隸法令
1. 礦場奴隸的工作時間表,早上5點到晚上11點為工作時間,期間12點到12點半為午餐和廁所時間,6點到6點半為為晚餐和廁所時間,其他時間必須全時間工作,如有偷懶或不遵守時間,最輕處以鞭打一萬下,最重處以剝皮死刑
2. 早上4點必須起床,並在5點前向公主玉照磕頭一萬下,未達成者,直接絞刑處死。
3.晚上11點工作完畢,在庭院集中向公主陛下的玉照磕頭一萬下,未達成者,直接絞刑處死
4.午餐跟晚餐時間為30分鐘,必須在這個時間裡上廁所,餐點為一顆硬饅頭,一杯泥水,一粒抗生素。超過時間沒吃完沒收食物
5.每個月每個奴隸將得到一塊銀幣的工資,記帳,每年需繳交十塊銀幣的稅金,無法繳交稅金者,處以腰斬死刑。
6.奴隸睡覺的地方為地下泥水牢,半身泡在泥水裡,跪姿,上面是鐵籠,無法躺著睡覺只能跪著。

我看了只感覺好殘酷,公主陛下晃動者她穿著絲襪的玉腳,她心裡其實並沒有太多感覺,因為奴隸的感受她感覺不到,如果不是因為是我母親被關押,這個條例她肯定是不會關心的。

來到礦場,礦場主管已經跪在公主御用寶座前磕頭,他後面是上千名手上銬著手銬跟腳鐐的奴隸,也跟著跪著磕頭。他們各個面如死灰,全身顫抖的磕頭,非常恐懼。

公主今天身穿一襲黑色迷你裙套裝,腳上穿著超薄透明膚色絲襪,腳上踩著亮黑細高跟鞋。她優雅的坐上寶座,寶座下方跪趴者一個腳墊奴隸,公主舒服的踩在他後腦上,並將腳翹起。

下面包括礦場主管和所有奴隸,不斷磕頭的高喊「公主萬歲」。公主並沒有在意,而是溫柔的質問礦場主管「本公主今天來是要找出他(指著我)的母親」礦場主管很害怕,以為我母親犯了什麼大錯。

公主嬌柔的補充「他母親是我的朋友,找出她」

礦場主管接下來命令所有男性跟女性礦場奴隸分開,男性繼續工作,女性則按年齡排隊。我看到一個男性礦場奴隸背上背著一堆礦石,不小心跌倒,就被衛兵不斷鞭打,旁邊的刑場更是掛著不少被絞死的奴隸,感覺相當殘忍。我雖然有憤恨,但更多的是害怕,要不是有公主對我的袒護,這些可怕的懲罰隨時都能輕易將我消滅。

接下來每個女性奴隸一個個向公主陛下跪拜,公主則溫柔的對我說「小明你別怕,嗯,陪我一起把你母親找出來吧」

奴隸一個個跪著向公主陛下磕頭,旁邊的衛兵提醒奴隸向公主行禮的標準是磕頭20下,第一個奴隸因為早上磕頭早已頭昏腦脹,公主從小熊村過來前礦坑總管又命令大家磕頭待命,直至現在,早已整個額頭都是血。公主翹著腳看著下面磕頭的奴隸,心中很是不捨,但表情仍得保持皇室的高貴,為了不讓奴隸太辛苦,她淡淡地命令奴隸跪到她腳前,奴隸怕到不行的慢慢爬過去,但仍不敢停止磕頭。公主低下頭看了仍在努力磕頭的奴隸,輕輕地將穿著高跟鞋的玉腳踩在他後腦上,說「嗯,你表現的很好,你叫什麼名字?」奴隸抬頭,並說了自己的來歷。

公主轉頭問我是不是我母親,我搖頭。公主無奈,只能下令讓這奴隸回去繼續工作。奴隸非常感動能被公主陛下踩踏,這在我們平民,奴隸甚至帝國從小的教育裡,能被貴族甚至是公主陛下踩踏,是極致的榮幸。

雖然赦免奴隸苦難也就只是公主隨便一句話的事,但帝國的精神支柱就是崇拜公主陛下到極致,包括所有人,包括貴族,平民,農民,奴隸甚至是死刑犯,都以奉獻自己生命討好公主為唯一生存意義,哪怕只是讓公主陛下踩踏後就得處死,也已經能讓家族榮耀的事。

連續讓超過五十名奴隸向公主跪拜,但仍然沒找到,公主有點累了。
本來公主之所以一個一個讓奴隸向她跪拜然後找出我媽,是希望不要讓我媽太過害怕,但實在太花時間。
沒辦法,只好讓剩下超過三百名女性奴隸全部一起向公主陛下跪拜。

公主端坐在寶座上,我跪在她寶座旁,公主溫柔的命令衛兵,衛兵隨即對所有奴隸說「小明的母親,請跪上前,公主陛下要親自審問妳」

下面奴隸們一陣騷動,良久,一個一隻眼已經瞎掉,失去了一隻手掌,另一隻腳掌泡水泡腐爛無法行走,只能爬行的骯髒奴隸害怕顫抖的爬向公主的寶座。這奴隸太過害怕,不斷的磕頭不敢抬頭。

公主走下寶座,用穿著高跟鞋的腳輕輕踩踏她的後腦示意停止磕頭,但這奴隸太害怕,仍不斷磕頭差點把公主摔倒。公主嬌聲的說「唉唉」旁邊衛兵馬上將奴隸抽打一鞭子,並且大聲怒斥「大膽奴隸,如此失禮當處以腰斬死刑」,公主聽到淡淡地對衛兵說「不要這樣嚇唬她,沒關係,你幫我讓她抬頭好嗎?」

在衛兵的壓制下,奴隸抬起她滿面滄桑的頭。公主轉頭問我「是你母親嗎?」我看到媽媽的臉的那一刻,淚流滿面,但不敢太大聲造成公主的困擾。公主一看我的表情,就已經很清楚了。公主不顧自己極致尊貴的身份,蹲下輕輕地伸出手,撫摸我母親的臉龐,
溫柔的說「辛苦妳了,妳養出的兒子很善良,對我很好,謝謝妳」,但我媽實在太害怕,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只有不斷顫抖。
kevkev:Re: 【原创】公主與奴隸 (4/27 更新: 第八章)仅镜像
第九章 : 救贖

公主命令旁邊的衛兵將我母親扶起,但已經失去一隻腳的她完全無法站立。公主看到很不捨,命令兩旁的衛兵將我母親扶上她的沙發座椅,並讓衛兵抬著座椅。衛兵們很疑惑,因為公主御用的座椅是不准任何其他貴族觸碰的,沒有公主特許,隨便觸碰都是唯一死罪,更別說讓平民甚至奴隸坐在上面,這是必須滿門處死的極重大罪。我也很擔憂,跪著跟公主說:「公主陛下...呃...我母親我可以用扶的,讓她坐您御用的御用座椅,或玷污您的。」

公主看了下我,「噗哧」一笑,小聲的在我耳邊說著「小傻瓜,她可是你母親,你又是我的...我的男朋友(小惠臉紅的說),我不照顧她該照顧誰?」

她不好意思的說,然後用手指敲了下我的頭。然後不顧我跟衛兵的驚訝,親手扶起我母親,扶著坐到公主御用躺椅上。我母親非常驚恐,公主站在座椅旁,親手握著我媽的手。「別害怕,有本公主親自在你身旁,你不用擔心。」我母親一陣驚恐與混亂不斷流淚,似乎是聽懂,又似乎是感到安慰,閉眼昏睡了。公主讓我陪伴著我媽。

隨即公主轉身命令礦場管理:「這些奴隸太辛苦了,本公主允許他們明天休息一整天,並給予他們烤雞肉和蔬菜,讓他們好好飽餐一頓。另外平日起床和睡前對本公主玉相磕頭一萬下,做不到就要絞死的規定,改成少磕頭一下罰抽一鞭子就好,不要處死。」然後公主眨眼的看我下,溫柔的問我:「你覺得呢?」我感到公主無比的溫柔,流淚的感謝公主。

公主接著轉頭陪著我回到車上,旁邊我母親被抬到另一台車上。上車前公主對跪在她腳旁邊的衛兵說道:「將她送往醫療室,幫她療傷清洗後再送來皇宮的客房休息,記得跟我隨時彙報。」

衛兵立刻磕頭表示遵命。公主陪同我上車,我真的很感動公主對我的愛,沒有她,我們早已被碾碎在這個極度不平等的世界裡。公主並沒有說什麼,溫柔拉著我的手,看我膝蓋上面沾的泥土,知道我剛剛一直跪在她寶座旁,她的玉手伸去幫我拍掉灰塵,溫柔的說:「小笨蛋。」

我心中滿滿的感激與溫暖,抬頭看著公主的臉龐,眼神中充滿了感激和愛意。

回到宮殿裡,公主勞累一天,倦意濃濃,她趴在沙發旁,神情疲憊。我看著她的樣子,心中充滿了憐憫和尊敬,便主動問她需不需要幫她脫鞋子。公主點點頭,微微一笑,表示同意。

我雙膝跪下,爬到她腳前,將頭叩到地上,嘴巴含著她高跟鞋的鞋跟,準備幫她脫下高跟鞋。公主看著我,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又一絲不解。她輕輕地拍了拍我的頭,說道:「傻瓜,你怎麼這麼喜歡當我的奴隸啊?」

我聽了她的話,臉上不禁泛起一抹紅暈,但我不敢抬頭,只是默默地遵從她的指示。公主看著我難為情的模樣,笑了笑,又繼續說:「算了算了,你想用嘴巴脫就用嘴巴吧,別忘了,其他奴隸給我脫鞋,是要先拔光牙齒的,別用牙齒刮傷我的鞋底和鞋跟喔。」

我聽了她的話,不禁感到一陣羞澀,但仍然順從地用嘴巴脫下了她的高跟鞋,小心翼翼地避免碰傷鞋底和鞋跟。公主這時注意到我嘴裡早就沒有牙齒 ,想起來之前下令我被拔牙的命令, 看著我如此卑躬屈膝地伺候她,心中又有一絲不忍。她不好意思的說「抱歉,忘了你牙齒早被拔掉了」。

當我輕輕脫下公主的高跟鞋後,她的絲襪腳呈現在我的眼前,散發著淡淡的香味,結合著她噴灑的香水、她自身的體味以及真皮高跟鞋的皮革味,讓我感到一陣心跳加速。公主看到我的臉紅,不禁調侃道:「嗯?想聞嗎?你真的好好玩,奴隸體制裡可沒有‘聞腳奴隸’呢。」

我被公主的話逗得更加羞澀,臉紅的不好意思說:「小惠的腳很香。」

公主聽了我的解釋,放聲大笑。「哈哈,你真的好可愛,聞我的腳腳都那麼多形容。不過你說得也有道理,難怪那麼多奴隸希望當我的舔鞋底奴隸,頂高跟鞋奴隸,侍寢奴隸,大概也是希望偷聞本公主的腳呢。看來以後我應該規定,你們這些奴隸都要將鼻子剔掉?不然你們這些奴隸都在想色色的事呢。」公主開玩笑地說道,我則是害怕的心裏一驚

看到我的反應,公主將她穿著透明絲襪的玉足慢慢地移到我臉上,輕柔地覆蓋我的鼻子,溫柔地在我臉上滑動。我感到一陣心跳加速,卻又有一絲安心,公主的言語中充滿了關懷和溫柔。「傻瓜,別當真。我怎麼捨得剔掉你的鼻子呢?你喜歡聞就聞吧,你不嫌棄我腳臭,我已經開心得不得了了。」公主臉上泛起一絲紅暈,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柔情和愛意。

當我沉迷地聞著公主穿著絲襪的玉腳時,突然間,沙發旁的顯示器亮起,一個衛兵在御房的門口恭敬地磕頭請示。根據帝國皇室法規,衛兵要向公主報告時必須跪在御房前不斷磕頭,直到公主回應為止。

公主看到了,輕輕地踢了我一下。「傻瓜,別聞了,起來吧,衛兵有事要報告。」我聽從她的話,立刻站起來,站在公主身旁。

公主隨手按了一下扭,御房的門緩緩打開,一名衛兵非常恭敬地磕頭並爬行到公主沙發前不遠處,將頭叩在地上,開始報告:「啟稟公主陛下,小明的母親經過醫療已無生命危險,但她的一隻腳已截肢,左手斷裂無法修復。她現在在客房有些驚慌,嘴裡不斷說著‘對不起公主陛下,求您饒了低賤的奴隸一家’這句話...」

聽完這個消息,公主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忍之色,她緊緊握著我的手。「我們去看看你母親吧。」她的聲音中充滿了關懷和溫柔。
old_dream:Re: 【原创】公主與奴隸 (4/27 更新: 第九章)仅镜像
顶!太棒了
micaishi:Re: 【原创】公主與奴隸 (4/27 更新: 第九章)仅镜像
更新速度好快啊,太给力了
kevkev:Re: 【原创】公主與奴隸 (4/27 更新: 第九章)仅镜像
第十章 母親成為奴隸

公主跟我來到客房,進到房裡,就看到我母親神智不清的跪在地上發抖。旁邊衛兵提醒我媽,公主陛下駕到,趕快行禮。我媽立刻不斷磕頭,嘴裡不斷重複「求公主陛下賜死,賤奴罪該萬死」

公主走到我媽面前,蹲下用手撫摸我母親的臉,我媽害怕的抬起頭,看到公主後面站著的我,看到我站在後面她趕快說道「小明你怎麼在這裡?還不快跪下,公主陛下面前站立大罪」我一聽趕快跪下。公主看我們母子的動作,噗哧的笑出來。轉過頭來跟我說「來,別跪了,幫我一起把你媽扶起來」

我跟公主一起將母親扶到旁邊的椅子,母親完全不敢抬頭,還想下跪。公主無奈只好用命令的說道「本公主命令妳坐者!別再跪了!聽到了嗎?不聽本公主的命令也是可以處死妳的喔」

我媽緊張的坐著,看著公主噗哧的笑出來「你們母子真的好像」,然後握著我母親的手,非常誠懇的對我母親說「嗯,剛剛在礦場太倉卒,這裡我想正式跟妳打招呼,伯母妳好(公主微笑的向我媽點頭),我是帝國的公主,妳可以叫我小惠,之前在小熊村時承蒙你們夫妻跟小明的救命之恩,我跟小明其實一直在交往,還請你多多指教」公主邊說邊臉紅的說。我在旁邊站立的聽著也臉紅。

我媽看得完全傻掉,無法想像帝國最高統治者,竟是之前小明所幫助的美少女,更無法想像女神般高貴的公主會跟低賤卑微的我交往。

這時奴隸總管跪在旁邊非常卑微的請示公主陛下「公主陛下,小明的母親身份仍是礦工奴隸,是否要讓她回礦工工作?」

公主一聽很生氣「你說什麼?不准讓她回去礦場!她要待在我身邊」

奴隸總管很緊張,但還是強忍可能觸怒公主的危險解釋「請公主陛下見諒,小明的母親是低等賤民的身份,如果沒有公主御用奴隸的身份,是無法待在宮裡的,而小明父母的身份,在帝國裡屬於最低賤的奴民,任何皇族或貴族都可以無條件將他們奴隸甚至是直接處死。」

聽了奴隸總管的話,公主也很煩惱,因為奴隸總管說的是對的。

我母親在皇宮裡的身份應該如何安排,依照帝國嚴格的階級分配,就算是貴族在皇宮裡見到她也只配跪下,更別說平民和奴隸了。
小惠難為的搖搖頭煩惱著「唉,我該怎麼做?」

我媽很自覺地立刻磕頭說道「奴....奴隸能有幸見到公主陛下,已是我們家三生有幸,如公主陛下不嫌棄,請收老奴為您的奴隸」

公主很難為的看著我,我也跪下低頭向她說「小惠...不...公主陛下,我們能遇見妳已經是榮幸了,不能造成您的困擾,我媽跟我都願意當您的奴隸,這是我們的畢生榮耀」(事實上,我跟我媽心裡都是真心感謝能夠服侍公主陛下,因為從小的教育讓我們打從骨子裡,非常崇拜帝國貴族跟皇族,更別說是站在一切的頂端的公主陛下)

小惠看了我跟我媽的誠懇,有點眼淚的點了點頭「嗯...你媽待在我身邊當奴隸應該會比在外面安全」

公主斟酌之後,考慮到我母親已經斷了一隻手又瞎了一隻眼睛,不太適合作揉腳奴,雖然很適合做廁所奴隸(廁奴)或地板奴隸等等,但那太殘酷,因此公主決定給她一個特殊的身份,即特等舔高跟鞋奴,這是舔高跟鞋底奴的更高階層。她深知我媽處境,便在決定之際溫柔地對她說:「伯母,我為你安排了一個特殊的角色,你將成為我的特等舔高跟鞋奴。放心,我會照顧妳的。」

我媽感動的磕頭謝恩。小惠再次蹲下,溫柔的擁抱我媽。

之後奴隸總管就帶我媽下去接受相關的準備,教育和改造。
micaishi:Re: 【原创】公主與奴隸 (4/27 更新: 第九章)仅镜像
那他的妈妈也需要砍掉四肢然后拔出牙齿嘛,这种拥有极致权力的角色总能给人带来极致的快感,爽,期待更新
eternalslaven2:Re: 【原创】公主與奴隸 (4/27 更新: 第九章)仅镜像
公主的残忍让人感觉如此高贵和自然。